未分類

白凌璇伸手接過去,可在看到上面的內容后愣住了:「學長,我,我不是獸醫……」

上面的內容,竟然是讓她去獸醫那邊旁觀學習!

學長冷笑了一下:「讓你幹什麼,你就幹什麼!學習還挑挑揀揀的嗎?獸醫怎麼了?有些動物也會給腦子開刀,這是讓你去看看人和動物大腦的區別!」

白凌璇:「……」

明知道對方是胡言亂語,可她現在除了聽話,還能怎麼辦?

南卿姐那邊已經很麻煩了,她不想因為自己,再給她惹上什麼麻煩。

她拿起單子,往獸醫那邊的科室走了過去。

學長見她走了,這才進入了實驗室,就看到劉主任在更衣室那邊,正拿著手機,看到他后,劉主任開了口:「你們先準備一下,我現在就給Anti打個電話,告訴她她這個學生到底幹了些什麼!」

學長點頭:「好的,老師。」 病房中!

宋娉婷穿著白色的病號服躺在床上。

她悠悠醒來,然後就坐在了床邊的陳寧。

她牽強的笑了笑,無比虛弱的道:「老公,我還活著嗎?」

陳寧調整了一下情緒,安慰道:「當然,我們說好一起到白首的呢!」

宋娉婷伸手,握著陳寧的手,感受著陳寧手掌的溫暖,輕聲的說:「我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跟清清了,沒想到最後關頭,你果然還是出現了,沖近火海救了我。」

「老公,醒來之後第一眼見到你,真好。」

她說著,把陳寧的手放在她臉頰邊,格外依戀。

但是,她很快又察覺到一些異樣,陳寧似乎有心事。

她抬起頭,望著坐在病床邊上的陳寧,忍不住問:「怎麼了?」

陳寧輕聲的把情況告訴了宋娉婷。

宋娉婷聽說肚子里的孩子有可能保不住,醫生讓他們有心理準備。

她眼淚忍不住落下來了!

她忍不住掙紮起來,直接抱著陳寧哭起來。

陳寧輕輕的安慰:「不要難過,醫生說了儘力保胎,保不住有轉機呢。」

宋娉婷更咽道:「情況應該非常不樂觀,不然的話,醫生不會提醒我們要有心理準備。」

「老公,你們的孩子好可憐呀!」

「如果它真的離我們而去……」

陳寧安慰道:「那小天使它肯定會在其他人家庭誕生,我會告訴自己,世界上有另外一對夫婦因此而獲得孩子,因此而幸福。」

「不過,我相信命運不會如此坎坷,我也相信好人會有好報,咱們的孩子一定會留下來的。」

宋娉婷緊緊的抱著陳寧,更咽道:「嗯!」

一個小時之後,宋娉婷終於在陳寧的柔聲安慰中,慢慢平復心情,慢慢睡著了。

陳寧出來,讓岳父岳母跟童珂進去照顧妻子。

並且讓前來探望宋娉婷的各位親友們先回去,他自己則跟秦雀等人過去外科室,處理了一下傷勢。

剛剛處理完傷勢,典褚就來了,低聲道:「少帥,有些事需要跟你報告。」

陳寧示意周圍的人退下,房間內只剩下典褚、秦雀跟八虎衛。

陳寧道:「說吧!」

典褚道:「從中海軍事基地起飛的那架直升飛機,三名機組人員都在墜機時候犧牲了。」

陳寧道:「給三位犧牲的戰士申請一等功,撫恤金跟慰問英雄家屬的工作都要做好。」

典褚道:「是!」

「另外,還有一件事。」

陳寧道:「說!」

典褚道:「墜機時候有人聽到現場有槍聲,同時專家組人員也初步檢測了事故原因,初步斷定當時有人朝著直升飛機開槍,導致直升機墜毀。」

陳寧聞言臉色沉下:「當時我就覺得不對勁,不過當時心繫夫人的安危,而且又事發突然,沒有時間多想。」

「沒想到,真是有人從中作梗。」

典褚道:「還有,孤兒院失火,初步判斷是有人縱火導致。」

「屬下猜測,縱火的人,還有暗地裡對直升機開槍的人,有可能是同一伙人。」

「他們是沖著少夫人,或者是沖著少帥您來的。」

陳寧眼睛閃過一抹殺機:「大概是我跟妻女團聚之後,手段變得柔和,大家都忘記我的殘酷了。」

「傳我命令,嚴查此事,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絕不姑息。」

典褚道:「遵命!」

少帥震怒,後果非常嚴重。

多個部門連夜徹查此事,就連國安方面,也派人協助調查。 地球靈力稀薄,同樣也不適合鬼魂的生存,更不要說修鍊了,除了那些機緣巧合或者被修道者強行煉製的魂魄,

其他的很難保存下來。

茅山向來是跟鬼打交道的,紀松倒是不奇怪岳趙恆擁有這樣的手段,但他的注意力並沒有在鬼身上,而是落在了羅盤上:「裡面還有個更厲害的吧,塊放出來吧。」

岳趙恆眉頭緊皺,面露猶豫:「如果你願意和解,咱們沒必要繼續動手下去,要是我真將黑鴉放出來,就沒有半點轉圜餘地了。」

紀松冷笑,這個道士,到現在還沒搞清楚事態呢。

「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岳趙恆見狀不再猶豫,雙手掐訣,嘴裡念念有詞。

「啊-」壓抑的怒吼聲響起,羅盤開始劇烈的轉動起來。

旋轉期間,股濃密的漆黑的煙霧升起,剛到半空中便凝集成了個粗狂大漢,大漢宛如坐堂羅漢,怒目圓睜,虯筋盡顯,讓人望而生畏。

這魂魄品相倒是不錯,至少比岳趙恆厲害點。

紀松臉上終於露出了絲笑意,饒有興趣的看著。

壯漢魂魄浮在空中,抱胸環視周,而後猛然朝紀松沖了過來。

「黑鴉,留他性命!」岳趙恆連忙道。

那可是足以和練氣期相比的魂魄,是他輕易絕不動用的底牌,沒想到紀松只是張張嘴而已,就給徹底壓制住了。

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什麼來歷!

岳趙恆只覺得頭皮發麻。

對付他這個先天巔峰的人手指頭都沒動下,對付練氣中期的人也張張嘴而已,要是岳趙恆還覺得紀松只是個運氣好的少年天才,那他就太天真了。

難道他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岳趙恆突然想起紀松之前的豪言壯語,心中發寒,但他隨後便用力的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如今的地球,根本孵化不了那種級別的強者。

他卻不知道,黑鴉鬼物雖然厲害,但對於有無數手段應付他的紀松來說,威脅甚至比不上岳趙恆自身。

岳趙恆越想越不對勁,臉色變了又變,突然翻過羅盤,單手掐訣,嘴裡念念有詞。

股巨大的撕扯力出現在黑鴉背後,想要將他拉回羅盤。

「不!」黑鴉憤怒的吼叫起來。

但前有壓制,後有束縛,哪怕他有了點道行的魂魄,也根本無力抵抗。

紀松的目光落在羅盤聲,冷哼聲,突然伸手拍了過去。

青光乍現而逝,岳趙恆手中的羅盤直接分為,掉落在地上。

岳趙恆也被靈力波及,蹬蹬蹬的往後退著,看著地上碎裂的羅盤,臉上儘是肉痛和驚恐。

羅盤掉落之際,濃濃的黑煙從中冒了出來。

這是鬼氣,魔道修行經常會用到的力量,也是孕養魂魄的根本。

黑鴉狂喜,哈哈大笑著朝著黑煙飛了過去。

紀松冷哼聲,手伸向黑鴉,手伸向黑煙。

黑鴉不由自主的朝著紀松飛了過去,散向面方的濃煙也形成個漩渦,朝紀鬆手心湧出。

黑鴉怒吼連連,想要擺脫,卻根本無計可施。

紀松的手直接探進他的腦袋中,打了個響指,道金色符文出現,直接印入其中。

隨手甩,黑鴉墜落地面之上,開始捂著腦袋哀嚎起來。

紀松不再管他,專心的收集鬼氣。

不過數秒的時間而已,羅盤中再無絲鬼氣,紀松掌心青光凝聚,形成個玻璃珠大小漆黑小球。

岳趙恆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切,嘴巴里能塞下顆鴨蛋來,而他整個腦袋都是懵的,久久無法回神。

紀松的切手段,都是他聞所未聞的,但每個看上去都如此隨意。

收集和封印鬼氣的方式,控制黑鴉的方法……

那個羅盤,可是他們師門耗費了幾年才做成這樣的,而那個黑鴉,每次放出來都需要耗費他不少的天材地寶才肯罷休。

但在紀鬆手里,他們就像孩童樣,沒有任何掙扎的能力。

岳趙恆欲哭無淚。

這種人,他竟然還想用武力讓對方屈服?岳趙恆終於明白自己有多淺薄。 凌淵:「與普通的奪舍不同,阿爾巴只能奪舍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

赤瞳:「這個阿爾巴是真的噁心到我了,將自己的後代淪為自己永生的工具,這究竟得多麼喪心病狂。」

韋勒斯拉納:「不可否認,那女人身上有着諸多的線,粗略看去,奪舍了已經有十幾代了。」

卡塔莉娜:「好,好可怕!」

她被嚇住了。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坐在高台上的練玉艷。

明明是一個美麗的人,為什麼心腸會那麼歹毒!

紅炎意識退出群聊,看着坐在高位上的練玉艷,沉默不語。

lixiangguo

他一口拒絕,「不行。」

Previous article

他說道:「你是如煙珠寶公司的,雖然我沒有聽過你的這個公司名字但是聽你的聲音,我覺得你這個人還是不錯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