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這種性格是有兩面性的,要不超神,要不就超鬼。

白聖此刻怒火攻心,「好的很啊,殺我崑崙神宗宗主,今日此事,無論如何,你們都必須留下一個交代。」

「喂,白聖老雜毛。」這時,林凡抬頭喊道。

白聖凝神望去,臉上一臉陰沉之色,「小子,今日……。」

可是不等白聖的話說完,林凡直接打斷,「白聖老雜毛,你別說話,你張嘴,我就知道你想說什麼,不就是說讓我死翹翹,九天十地無人能救我們嘛,但是今天我要告訴你,崑崙神宗必須跪,還有,要打就打,別說太多的廢話,這世間有太多人都是死在話多上。」

總裁的清純小情人 「當然,太乾天你或許沒有放在心上,但是這個老雜毛,你感覺怎麼樣。」

這一刻,林凡直接將齊天老祖給拎了出來,齊天老祖此刻凄慘無比,哪裡還有大宗太上老祖的風範。

「如何?」林凡將齊天老祖拎在手中,朝著白聖問道。

韓君天看著眼前一幕,心中一顫,「林凡,緩一緩,別太激動。」

林凡笑道,「宗主,放心吧,我從來沒有激動過。」

崑崙神宗那些太上老祖看著眼前的一幕,心神也都憤怒了起來,此子這是在羞辱他們崑崙神宗啊。

白聖厲聲道,「如果你敢將他怎麼樣,你的死……。」

噗嗤!

白聖的話還沒有說完,林凡手起刀落,神秘的匕首直接捅在齊天老祖的身上,一刀破開一個洞口,鮮血嘩啦啦的流淌著。

被『九五大紅磚』拍暈之後,齊天老祖的法力,全部沉澱下來,根本不會保護自身,不然以齊天老祖的實力,這一刀能不能捅進去,還真是一個大問題呢。

「卧槽,這小子真捅了。」

「大夥趕緊離遠一點,這一場戰鬥絕對是避免不了的了,我們說不定也會被波及到啊。」

「恐怖,實在是太恐怖了,這小子莫非就不怕死不成。」

所有人心中震撼,一臉的不敢置信,在他們看來,這一切真的太恐怖了。

捅死太乾天的時候,他們就已經被嚇住了,可是如今直接捅了齊天老祖,這還讓他們說些什麼?

林凡拎著齊天老祖,隨後瞧了一眼白聖,「來,再說……。」

此時的白聖,早已經氣血攻心了,怒火焚天,他恨不得將這小子,狠狠的斬殺啊。

「你敢……。」

一聲怒吼響徹天地,無邊的威勢爆發了出來,整個天地都猛烈的震蕩起來,那些圍觀的強者,有的修為不夠強悍,直接被震的氣血翻騰,一臉慘白之色。

白聖是崑崙神宗的太上老祖,也是崑崙神宗的第一強者,可如今卻被林凡弄的快要氣瘋了。

這種人他從未遇到過,也從來沒想過世間會有這樣的人存在。

明明只是螻蟻,可是卻敢挑釁他的威嚴。

林凡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不管你有多麼的牛逼,不服就是對干,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要是看你厲害,就不敢跟你放肆,忍氣吞聲,那這人生還有什麼意思?

這以弱勝強的情況也不是沒有發生過。

噗嗤!

白聖剛說兩個字『你敢』,林凡又是一刀捅在了齊天老祖的肚子上,這種一言不合就捅人的性格,已經讓白聖徹底的怒了。

庚陽天一些太上老祖,此刻沒有說話,但是他們神識之間開始交流了起來。

他們這是在分配工作,等會誰跟誰交戰,又如何配合。

仙王之間的戰鬥,非同小可,必須分工明確。

一直懵比中的韓君天,突然收到了老祖們的神念,讓他退後,不要在前面,他剛剛晉陞仙王境,而且還身負重傷,如果被捲入這場戰鬥的話,恐怕根本起不了任何作用。

韓君天讓林凡自己注意安全,隨後微微退出戰鬥。

林凡現在站在那裡,心中雖然有那麼一點點緊張,但是更多的卻是興奮之色。

將齊天老祖捅死的話,自己這修為一定能夠晉陞的。

聖仙之上,便是仙尊。

捅死一個仙尊,在捅死一個仙王,這經驗絕對是夠了。

林凡朝著白聖吼道,「來,再說一句,我林凡今天就把話放這了,你以為你放狠話,咱們就能害怕你不成?要戰就戰,誰怕誰,這齊天老祖今天是完蛋了。」

白聖老祖閉口不言,他現在的心情比誰都急。

齊天老祖必須救回來,這可是一名仙王強者啊。

崑崙神宗想要培養一名仙王強者,那要消耗多少資源,需要多少時間,這根本不是丹藥就能積累上去的。

「不說話?」林凡眉頭一挑,隨後淺笑一聲,「就算你不說話,老子還是要捅他。」

噗嗤!

三刀結束。

世間變的美好了起來。

「叮,恭喜斬殺仙王境強者。」

「叮,恭喜經驗增加……。」

「叮,修為提升。」

「修為:仙尊。」

……。

這一刻,林凡全身氣息開始狂暴了起來。

「哈哈,白聖,你們崑崙神宗是不是傻了,還打不了打了。」林凡吼道。

「混賬東西……。」

這一刻,白聖徹底的怒了,直接一掌朝著林凡拍來。

林凡看到眼前一幕,立馬退後。

「老祖們,該你們了,這傢伙交給你們了。」林凡吼道。 庚陽天他們傻眼了,這小子也太賤了吧,不過現在這個時候,已經想不了那麼多了,這一戰是必打不可的了,逃避肯定是逃不了,況且這其中也不是沒有好處。

他們已經算過了,崑崙神宗損失一名太上老祖,這對崑崙神宗來說,有著很大的損失,這大戰起來,他們也不會吃太大的虧。

仙王對決仙王,一時之間肯定是分不出勝負,至於最後的結果是什麼,那是顯而易見的,自然是結束戰鬥,從今以後,崑崙神宗潛力大大降低,而天地宗則是穩賺不賠。

韓君天晉陞為仙王,這是對天地宗來說,便已經是一件好事了。尤其是現在這小子,所表現出來的能力更是詭異萬分。

白聖剛想將林凡斬殺,卻是被庚陽天給攔住了。

「你真要如此不成?」白聖怒吼道。

庚陽天現在也很無奈,但此刻,心中一團戰意猛烈的燃燒了起來,「要干就干,哪裡那麼多廢話。」

轟隆!

天地之間,皆是爆炸之音。

那些圍觀的強者,一個個都退開了,可別殃及池魚啊。

現在這情況實在是太狂暴了,狂暴的都快讓人害怕了。

兩大宗門最高層人物之間的戰鬥,非同一般,不是他們所能參與進去的,如果被波及到,就算死了,也沒法找人訴說啊。

林凡看著眼前一幕,心中大喜,開始分析起來,目前的情況很是狂暴,以自己的實力肯定是幫不上忙的,不過這『林氏牌肥皂』還有很大的用處,雖然只有兩次,但絕對能多坑幾個太上老祖。

不過嘛,現在不急,必須好好的賺一波大的才行,先讓兩方的太上老祖硬幹一波,自己最後好坐收漁翁之利啊。

這時,林凡將目光鎖定了崑崙神宗總部。

如今那裡自然是沒有強者了。

以自己仙尊境的修為,絕對橫推過去。

咻!

沒有多想,林凡直接遁入其中,朝著崑崙神宗趕去。

白聖自然是看到林凡的身影,他一直都在關注這個傢伙,如今見這小子朝著崑崙神宗趕去,心神頓時急了。

「白聖,你的對手是我,可別大意了。」庚陽天一手劈下,虛空破滅,他跟白聖之間的戰鬥,很難分出勝負,至於打下去,誰會贏,這還真的不好說。

在這很長的時間內,絕對分不出勝負。

同時仙王境的強者,底蘊相當,沒有誰強誰弱的說法,而此刻他也看到那弟子朝著崑崙神宗飛去,心中淡然一笑,看來這崑崙神宗總部是要倒霉了。

這小子修為雖然沒有仙王境,但憑藉現在的實力,崑崙神宗剩餘的那些傢伙,還真不一定是其對手啊。

至於那些仙尊境強者,說不定都要在這弟子手中吃下大虧。

此刻,對崑崙神宗的弟子來說,卻如同見了鬼一般。

「那個傢伙朝著我們來了。」

「快退,我們不是他的對手。」

「救命啊,誰來救救我們啊。」

剛剛的一幕,崑崙神宗弟子都親眼目的了,殘忍,實在是太殘忍了,那傢伙簡直就不是人啊。

他們的宗主就是死在了對方的手中,而且就連齊天老祖都死在了對方的手裡。

砰!

林凡從高空中落下,直接落在了崑崙神宗,周圍一些弟子,看到眼前這凶人,立馬驚駭一聲,猛的向後面退去。

如今,林凡身後那些仙器還沒有用完,密密麻麻的漂浮在後面,就這陣勢,一般人看了也絕對是被嚇傻樣了。

這傢伙簡直就是不是人。

林凡看著眼前的一切,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這就是崑崙神宗啊,如今這宗門所有太上老祖,都在跟天地宗老祖對拼著,根本沒有絕對的強者,能夠阻攔林凡去路。

「崑崙神宗不滅,我跟你拼了。」就在這個時候,人群之中,一名弟子,猛的朝林凡斬殺而來。

林凡瞧了一眼,並沒有放在心上,直接一巴掌將其給拍飛了,「看你還不錯,就不殺你了。」

這個時候,還能有弟子站出來,這不得不讓林凡佩服啊,自然是手下留情,沒有斬殺了。

況且,自己也不是殺人狂魔啊,只有真正的強者,才是林凡的目標,至於這些小蝦米,還是算了吧,讓他們好好成長,以後說不定又會出現一個強者呢,這還真說不定呢。

你好,我的上官先生 「崑崙神宗的藏寶之地在哪?誰跟我說一說。」林凡朝著周圍的弟子問道。

但是那些弟子,全部警惕的看著林凡,他們怎麼可能將宗門最重要的地方說出來,因此全部閉口不言。

「天地宗,欺人太甚。」

就在這時,一道長虹從天而降。

崑崙神宗弟子看到來人,頓時大喜,「刑天副宗主……。」

林凡定眼望去,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修為不錯,仙尊境,不過比太乾天要弱很多。

「喂,你別搞錯了啊,我們天地宗從來都不欺負人的,公平決鬥,懂不懂,我想你應該說一說崑崙神宗的藏寶閣在哪裡了吧。」林凡問道。

「做夢。」刑天副宗主怒吼道,他也是氣憤無比,沒有想到天地宗竟然如此放肆,竟然真的敢跟崑崙神宗開戰,而且如今的戰況還很激烈,崑崙神宗並沒有佔到風頭。

「哎,真是不配合。」林凡無奈搖頭,這些傢伙實在是太不配合自己的工作了,自己又沒有準備要他們的小命,可是呢,一個個都不知道好歹啊。

哎呦,哎呦……。

就在這時,刑天副宗主瞬間出手,直接斬殺到林凡的面前,一拳轟出,震破天地。

「死……。」

周圍那些崑崙神宗的弟子,興奮的大吼著。

「副宗主加油。」

「讓這個傢伙知道我們宗門的厲害。」

「沒錯,一定要為宗主報仇啊。」

「宗主死的好慘,那麼好的人,竟然被這人給無情的斬殺了。」

刑天副宗主眼中閃爍著無窮精光,他必須拿出最強的實力,他要為宗主報仇。

林凡看著在眼眸中不斷放大的拳頭,嘴角微微露出了一絲笑容。

「真奧義毀滅之腳……。」

這一招已經很久沒有施展過了,彷彿都快忘記了一般。

但是現在這情況,不得不使用啊,對方直接將兩腿拉開,露出了自身最為薄弱的地方,這是逼著自己使用這等絕技啊。

lixiangguo

只是楚風再次轉眸時,卻恰恰對上冷魅辰那略帶疑惑的正直直地望向她的眸子,她心中暗暗一驚,他剛剛明明那麼認真地處理著自己的事,怎麼可能聽到她的話,難不成,他還能一心兩用?

Previous article

但是,每當凌天賜喊出一個超級家族的時候,他們的心就會狠狠的震動一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