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然,他可不像是沒有靈力的人。

凰無夜對國師道:「我一直對國師很好奇,實在是太想見國師了,才讓陛下請你主持我的封王儀式,國師不覺得麻煩吧!」

「不麻煩!」國師回道。

凰無夜笑道:「我還以為國師是一個老頭子呢!比帝君還要老,沒有想到國師竟然長得真好看,而且人還那麼好那麼溫柔。」

帝君臉色一沉,他老,這小子!

而其他人面面相覷,凰無夜這態度也太輕挑了吧!這可是國師啊!國師!

一想到凰無夜有斷袖的喜好,他……他不會是看上國師了吧!雖然國師長得很好看。

此時妖血都要氣炸了,雖然知道小夜兒是故意這樣說的,但是聽到他誇獎別人長得好看,依舊超級生氣。

凰無夜也感覺到了某隻妖精的怨念,但是不得不把這一場戲給演下去。

國師溫和有禮的道:「夜王秒贊,一是要開始了,可不要耽誤了良辰吉時。」

儀式很順利,凰無夜成為了滄瀾大陸第一位最年輕的異姓王,也是唯一沒有立過大功的異姓王。

沒辦法,他的父親,凰王立下的功勞,都足夠家族十幾個人封王了,奈何凰王只有這一個子嗣,自然只能落到凰無夜的頭上。

「微臣見過夜王殿下!」

「參見夜王殿下!」

「……」

等到儀式結束了之後,國師道:「夜王殿下,帝君告訴我,夜王殿下已經可以修鍊了。要不讓我測試一下你的實力還有資質,如何?」

其他人也愣住了,「什麼?夜王殿下能修鍊了。」

「要是真的能修鍊了,那簡直是雙喜臨門啊!」

「恭喜夜王殿下,賀喜夜王殿下。」

凰無夜笑道:「好啊!沒問題。」

國師手裡測試實力和天賦的玩意可是好東西,最終凰無夜測試出來了,一品皇靈師。

以凰無夜的架勢,他的身份地位,這樣的實力其實已經算的很低了,但是之前凰無夜是一個沒有任何修為的廢柴,有這個實力卻讓人驚奇不已。

「是真的!」

「真能修鍊了,一品皇靈師!」

「……」

大家表現的都很驚訝,至少不是一個毫無修為的廢柴了。

至於資質,卻表現的一片混沌,測不出來。

國師的臉上都帶著詫異之色,「看來夜王殿下看機緣巧合能夠修鍊,但是資質卻不是常人能看透的,但是我覺得夜王殿下前途不可限量。」

凰無夜非常驕傲的道:「那是當然,國師也不看看我父王是誰?」

「夜王殿下性子真直爽!」

「國師的性子也不錯,以後我要是有什麼問題想要求問國師,不知道能不能去找國師聊聊啊!」凰無夜笑嘻嘻的道。 凰無夜這一句話,真的讓人目瞪口呆。

要知道國師的住所,任何人都不能過去,除了帝君和他的僕人。

夜王殿下這是看上了國師的美色不說,竟然還想私下裡去找國師,國師一定會拒絕的。

滄瀾帝君開口道:「夜兒,你就別胡鬧了!國師一向喜歡清修,不喜歡人打攪,你不要無理取鬧。」

「小爺長得這麼好看,我想國師大人一定不會拒絕的,是吧?」凰無夜小的很燦爛。

眾人都有些無奈了,夜王殿下,你能不能要點臉啊!

本以為夜王殿下能修鍊了,也許會有所轉變,然兒他們想多了,紈絝依舊是那一個紈絝。

「夜王殿下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凰王殿下啊!」國師道。

「我老爹天天要練兵,而且那裡有國師那麼厲害啊!國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才是學習的好榜樣?」

凰無夜要胡攪蠻纏堅持做的事情,國師的段位都難以擺脫掉凰無夜。

反正凰無夜現在的架勢,要是國師不答應的話,那麼今天就要說到國師答應了為止。

滄瀾帝君是想要幫忙來著,結果被凰無夜給懟了。

凰無夜道:「帝君,這是我跟國師的私事,我是真崇拜國師的,有國師的教導,我一定會改變那一些紈絝的惡習。父王還有帝君一定會很高興的。」

滄瀾帝君在心裡腹誹著,不不不,你做一個紈絝我更加樂意。

最終國師沒有辦法了,只好答應。

「夜王殿下有什麼不懂的,可以來問本國師!」

「我就知道國師人最善良最好了。」凰無夜笑嘻嘻的道。

儀式結束之後,夜王大人自然跟著凰王回府了,後面還跟著一條尾巴,那就是聖少主。

他們對於這位聖少主不回聖境反而在滄瀾大陸溜達已經習慣了,而且這位少主還是一個醋罈子,今天夜王殿下當著他的面調戲國師,估計這醋罈子要翻了。

凰無夜可是被酸了一路,走進了凰王府道:「妖精,吃什麼醋啊!小爺至於對一個比我老爹還要老的老頭子感興趣嗎?披著一張年輕的皮而已,骨頭都老了,小爺可沒興趣。」

「小夜兒的意思是說,如果他的骨頭是嫩的,小夜兒就敢興趣了?」妖精淡紫色的眸子之中閃過了危險之色。

「絕對也不會!」

「小夜兒要證明。」

「咳咳咳!」看到兩人打情罵俏,凰王實在是看不過去了。

「小夜兒,別搭理他,談正事!你真的要跟這一個老不死的接觸嗎?」凰王很清楚,在他來滄瀾大陸的時候,這位國師已經在這裡了。

不是老不死的是什麼?

凰無夜道:「當然要去試試,這位國師真的讓人看不透啊!他已經是頭號懷疑對象了,一定要揭穿他的真面目。」

「小夜兒去可以,但是我必須要跟著。不然那一個老東西對小夜兒用妖法對付小夜兒就不好了。」妖血道。

「好!我自然帶著我的妖精去會一會那老狐狸。」凰無夜笑著道。 停歇了幾天,眾人覺得凰無夜應該沒有按一個膽子去找國師大人,結果之後就被打臉了。

夜王殿下真的去了!

不但去了,還帶著他家男人,帶著他那一群狐朋狗友一起去了。

那一些狐朋狗友們其實有些害怕的,國師大人可是連他們老爹都不敢得罪的主,連帝君都不敢得罪的主,他們去不會要了小命吧!

「慫什麼慫,有小爺在,有誰敢動你們,真的當我們凰王府是吃素的嗎?」凰無夜無比囂張的道。

「夜王殿下說的對!天下還是凰王最厲害,國師也就是做點裝神弄鬼的事情而已,凰王才是干實事的大人物!」

「夜王殿下如今已經封王了,以後也一定能成為跟凰王那樣的大人物!」

「我們一定抱緊夜王大人這一條大腿不放手。」

「那還等著做什麼?走!」一行人大搖大擺的來到了國師的府邸,結果一進門就被人給攔住了。

「國師的府邸,任何人都不能進入,各位請離開!」國師府邸護衛,一個個僵硬的像是殭屍一般。

凰無夜道:「小爺可不是別人,你知道小爺是誰嗎?小爺可是夜王,你們國師親口答應我可以來找他的。」

「我們並沒有收到這樣的命令!」

「那一定是你們國師忘了,讓開!」

地方就是不讓,凰無夜怒了,「小爺就不信,這帝都還有我進不去的地方!皇宮小爺想進就能進,更何況是這一個國師府!」

凰無夜無比的囂張霸道,但是對方卻不服軟半分,凰無夜冷聲道:「這國師府的護衛實在是太不長眼了,我看是國師宅心仁厚不忍心機教訓你們,才讓你們這樣的無法無天,不過沒關係!小爺挺喜歡國師的,那就幫幫他。」

無論凰無夜說什麼,這一些人卻依舊沉默。

凰無夜揮手道:「來人啊!把這一些攔路的傢伙給我丟到一邊去,連我的道都敢攔,簡直活膩了。」

小祖宗一發威,凰衛自然不敢不行動,他們雷厲風行的動手。

而國師府的這一些人也是一些硬茬子,死都不讓,雙方開始!

凰無夜他們後退,拉著那一群狐朋狗友們道:「傻愣著幹什麼?後退後退,可不能傷及無辜。」

有人低聲的道:「夜王殿下,要不我們算了,這裡好歹是國師府,這樣不好吧!」

「沒有什麼不好,小爺說好,那就行!」

本來他們都是紈絝界的翹楚,但是見到這位爺了之後,他們覺得以前他們多麼安份聽話啊!這才是真正的紈絝,誰都敢鬧。

凰衛在跟國師府的這一些護衛交手,凰無夜和妖血對視了一眼,功夫路子跟那一些黑衣人完全不一樣,氣息也不一樣。

不過也正常,以那樣小心的人,自然不會讓自己那麼快就暴露了。

護衛畢竟是護衛,哪裡是身經百戰的凰衛的對手,所以他們全部都被凰衛給解決了。

凰無夜道:「嗯!國師府邸的護衛不少,要是再有人擋小爺的路了,全部都丟開就好,一定要保證我見到國師大人之前的路是暢通無阻的,聽到沒有。」 「是,主子!」凰衛門回道。

之後是遇到了阻攔,但是凰衛門非常上道,全部都清理了。

有人急匆匆的去找國師大人,「國師大人,國師大人……」

國師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夜王殿下來了,我們的人不肯放人,他就帶著凰衛打進來了,這夜王殿下太囂張了,國師大人,我們該怎麼辦?」

他侍奉國師大人那麼多年,第一次見到這麼大膽的紈絝子弟。

此人囂張無法無天,更加讓人無可奈何的是,對方身份背景也很高。

「凰衛的實力你也清楚,我的人是攔不住的,讓他進來吧!」

「可是這凰王特別的過分,他不但自己來了,而且還帶來了一群狐朋狗友。」

國師的臉色微微一沉,道:「讓他們進來!」

「是!國師大人。」

之後就沒有人攔路了,凰無夜找到了國師所在的地方,看到國師跑了過去道:「國師這府邸非常的不錯,靜雅,小爺很喜歡。」

國師問道:「夜王殿下,你今日來找我,都不知道有什麼是要請教?」

凰無夜問道:「是有一件事情,我一直決定不了,還請國師大人給一點意見。」

「夜王大人請說?」

「國師大人,你說你這院子這麼大,是適合躲貓貓呢!還是適合捉迷藏,還是適合野炊,還是斗蛐蛐……」

國師大人不愧是一個能人,即使凰無夜說出這般話,他依舊淡定自若。

「偌大的一個帝都,有更多的地方適合夜王殿下來,夜王殿下怎麼就看上我這小地方了呢!」

「因為小爺喜歡啊!國師大人你快點給點意見啦!你看我的小夥伴都依舊等不及想要玩了呢!」

凰無夜那一群狐朋狗友那是等不及的表情啊!他們完全是崩潰的,夜王殿下真敢說,要知道國師大人可是滄瀾帝國出了名的喜歡安靜,然兒這位爺竟然想在他這兒玩遊戲,而且還是玩這麼幼稚的遊戲。

國師大人道:「夜王殿下所說的事情,我不甚了解!所以沒辦法給意見。」

「我還以為國師大人真的是神算,天下事無不知呢!沒想到……」

「不過沒關係,小爺可以抽籤決定,一天玩一樣就好了!看國師大人也沒玩過,要不要一起來?」凰無夜問道。

「我身體不好,不宜太過折騰!夜王殿下跟你的朋友們玩的開心一點。」

「好啊!那你就看著我們玩吧!也很有趣哦!」

說干就干,第一天這不跟他們玩躲迷藏。

抽到抓人的自然不是他,凰無夜拉著他家美人兒這不開始在這偌大國師府找好地方躲藏,順便把國師府的每一個地方對給查了一遍。

靈魂力散開,隱藏在暗中的人凰無夜都能感覺到,並沒有熟悉的氣息。

「找機關暗器還有陣法!」

「好!聽小夜兒的!」

這一天,國師府的畫風有些不一樣,國師府的僕人都很生氣。

「夜王大人太過分了,仗著凰王和帝君的喜愛,竟然敢在國師你的府邸這樣吵吵鬧鬧!」 國師溫柔的笑道:「無礙!我的國師府已經很久沒有人氣了,這樣也很不錯!」

「大人……」那個下人慾言欲止,好似他們大人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一般,大人脾氣太好了,好到竟被一個紈絝給欺負。

鬧騰了一天,凰無夜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對國師道:「國師,我們告辭了,明天才來拜訪國師大人。」

那一些狗腿子都要驚呆了,明天還來,明天還來!

他們真的不想來,但是卻不敢說什麼?

lixiangguo

蘇泠風只會了四個字:「死傷不論!」

Previous article

賈大仙的大眼睛一瞪,大嘴一張一合:「放屁,你得為領導挑擔子,多給他送財寶,唉!不要心疼錢,讓各位相師多加把勁,送去的就能賺回。動腦筋給足他面子,他要打罵,你忍著。但一定不能透露我和天師參與了此事。假如你透露消息,你將墜入十八層地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