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先便是一刺!

千足蟲身體蜿蜒,雖然是血盆大口欲要吞噬,卻忽然尾巴一甩,大量足爪就籠罩向東伯雪鷹,槍尖便和其中一足爪碰撞在一起。

「和我硬碰硬?」千足蟲心底嗤笑,他的黑色甲殼是最厲害的,要轟破極難極難。

「嗡。」

這一刺。

卻是洶湧無盡波動滲透進體內,並且這些波動在他體內一陣陣湧起,分成了足足三道浪潮波動,並且這些波動甚至匯合,越加恐怖。千足蟲身體都扭曲起來,他想要壓制體內這些恐怖波動,但是最終「轟』的一聲,它身體一瞬間就炸斷成三截,大量血肉鱗甲碎片亂飛。

「不,不。」斷成三截的千足蟲身體,迅速飛在一起合攏,但是明顯身體都縮小了一大截。

它都不敢變回人身,因為人身更脆弱,更難逃命。

「噗!」

又是一槍。

東伯雪鷹出槍何等之快,這一槍刺在剛身體凝聚的千足蟲身體上,千足蟲雖然逃,但是哪裡及得上東伯雪鷹的速度快?東伯雪鷹模糊的身影如影隨形,一槍刺中,那千足蟲身體再度扭曲著轟然碎裂,這一次碎的更嚴重。

「滅!」東伯雪鷹再次一刺。

這一次卻是出現了巨大的虛空氣泡,虛空氣泡包裹住了這碎裂的千足蟲每一份血肉,跟著迅速塌陷到黑點,在槍尖位置直接炸裂開來。

千足蟲湮滅!

只有些器物殘留。

整個戰場都完全安靜了,那四支同樣有神帝帶領的分隊,完全壓制御風峻山的那位『魔心會主人』,還有蝠山主等一眾不想陪葬的城內強者們,個個獃滯了!

說來緩慢,實際上太快了。

愛情的開關 東伯雪鷹一踏步,敵方神君拋飛!強大氣息也爆發!

再一邁步便是連續三槍,一位神帝初期級強者就完全湮滅!

「這,這是我師傅?」站在兄長旁邊的御風清音愣愣的看著,腦海中一片混亂。

****** 因為大荒中有無數荒獸,御風清音自出生以來,幾乎都是在峻山城內生活。作為城主的女兒,她是絕對是天之驕女,在峻山城內沒人敢陰謀對付她,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她卻沒有絲毫驕縱,而是心性善良。畢竟生活了漫長歲月,她自身幾乎遭遇不到黑暗面,可她卻『看得到』城內的黑暗面。

她懂得一切。

家族面臨前所未有的大劫,過去為她遮風擋雨的父親、大哥都為之惶惶,需要她做出犧牲,她也願意承擔!只是那『東木城』顯然沒將一個女子放在眼裡,不願摻和進來,她御風清音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看著最終劫難到來。

她能做的,就是和兄長一起,一同走向死亡!

法陣在破碎,恐怖的敵人『魔心會主人』帶著麾下眾高手殺來,死亡是前所未有的近。

可這時——

「師傅?」御風清音愣愣看著,她感覺自己在飄,飄乎乎,暈乎乎。

「我的天。」

「這,這,這……」

「這是飛雪神君?」

「瘋了!」

周圍旁觀者們個個驚呆。

「什麼!」在法陣力量重重影響下,依舊完全壓制御風峻山的那位雄壯老者『魔心會主人』卻在東伯雪鷹一踏步形成虛空浪潮震飛一群神君時,就心中一緊,跟著他麾下的刺風神帝竟然在短短剎那,僅僅三槍就被擊殺。

「怎麼可能這麼厲害?刺風神帝那一身甲殼之強,保命極強,便是我出手都要數十招才能斬殺他。這個白衣人,竟然僅僅三招就斬殺?」魔心會主人心驚,但是他也看出來,這白衣人爆發的氣息雖強,但也只是神帝初期級,而且東伯雪鷹長槍刺在千足蟲身體上時,千足蟲體表甲殼並沒破,而是身體從內部炸裂,「體表甲殼根本沒用,這白衣人的攻擊直接滲透進刺風神帝的體內!還有剛才他一踏步形成的虛空浪潮能震飛眾神君,顯然戰陣防禦也無用。」

魔心會主人心驚,這等對力量的運用實在厲害!

「大哥,這白衣人應該是情報中記載的飛雪神君!他是一個飛升者,可明明應該是神君中期實力。」

「神君中期?明明是神帝初期!而且還是飛升者。」魔心會主人明白了,一個達到神帝初期的飛升者,實力絕對能匹敵神帝中期! 離婚風暴:錯惹壞總裁 並且飛升者招數運用玄妙,並不像他們這些神界子民只會發揮血脈力量,經常會出現許多讓人驚嘆的招數。

魔心會主人心驚,對付御風峻山自然也就一緩。

御風峻山同樣關注下方子女命運。

「什麼,飛雪神君他……」御風峻山震驚了,和他實力相當的敵方『刺風神帝』竟然三招就被殺,「原來峻山城內實力最高的不是我,而是飛雪神君,不,是飛雪神帝!」

御風峻山此刻心底反而滿是狂喜!

能三招擊殺一位神帝初期!

這是一條粗大腿!

抱住!一定要抱住這粗大腿,他們御風氏命運完全能改變!

……

各方心思各異,可無一不為東伯雪鷹的實力而震撼。

「哼。」東伯雪鷹斬殺一位神帝后,卻是不停,目光一轉,便落在魔心會主人麾下四位神帝其中一位身上,那是一位面容醜陋體表騰繞著灰白氣息的灰袍男子,他原本正統領二十位神君形成戰陣,殺向御風氏高手們,在東伯雪鷹爆發后,這灰袍男子也情不自禁看過來。

嗖!

東伯雪鷹身影一動,再度施展虛空魔蟲身法,身影模糊不清,速度卻是極快,直接撲向那灰袍男子。

「不好。」灰袍男子臉色大變,毫不猶豫暴退。

「都退開!」遠處的魔心會主人見狀,也是大急,連喝道,同時傳音怒喝,「飛雪神帝,有膽色和我一戰!」

說著他連要去救手下。

畢竟他手下一共也就五個神帝,之前都被殺了一個,再怎麼被殺下去,這次就算能滅了御風氏,又有幾個神帝能活?且這個飛升者神帝,雖然只是神帝初期,明顯手段詭異莫測,對付一般的神帝初期,卻彷彿砍瓜切菜!

「想走?」御風峻山卻是竭力拖延,甚至操縱法陣力量全力壓制魔心會主人。

「怎麼這麼快?」逃竄的灰袍男子臉色難看,後方的模糊身影幾乎一眨眼就逼近了,太快了!

「呼。」

東伯雪鷹冷冰冰看著這逃竄的灰袍男子,剛準備出手,前方的灰袍男子體表騰繞的灰白氣息陡然大漲,無聲無息他身體就主動分散,化作濃郁的灰白氣息朝四面八方遁逃。這是魔心會主人麾下五大神帝中的『鬼焰神帝』,是殺性最重的一個,也最邪惡的一個,如今卻是被東伯雪鷹嚇得身體化作鬼焰之軀,欲要逃竄。

「滅!」東伯雪鷹卻是雙手舉著長槍,猛然就是一個怒劈!

轟!

怒劈下,前方的空間猛地壓扁了。

「這是——」化作灰白鬼焰四散遁逃的『鬼焰神帝』卻感覺周圍空間在急劇的變化,迅速的壓扁,從正常空間欲要變成二維空間,彷彿一張紙般!在壓迫中,無數鬼焰原本存在的『高度』被強行壓迫欲要抹殺,鬼焰神帝竭力掙扎著。

他有一種感覺,如果完全被壓成『一張紙』,他就死定了!

是的。

東伯雪鷹如今的境界,自然遠超他師傅南雲國主,這『美如畫』施展出來已經遠非當初了,且這一招東伯雪鷹並不是為了困敵,而是殺敵,自然毫不留情。欲要鎮殺敵人!

「轟轟轟~~~」無數鬼焰在掙扎,不斷被抹殺消耗。

終於瘋狂壓扁的空間終於威能殆盡潰散了!鬼焰神帝還殘餘不少『鬼焰』,心中一喜,便要逃出升天。

可是壓扁的空間在崩塌的同時,卻是一桿恐怖的長槍砸到了眼前。

「轟!」

前方一整塊空間,彷彿一塊豆腐般,整個被壓迫爆炸開來。

在這空間內部的鬼焰神帝殘餘的一些『鬼焰』,隨著這恐怖爆炸,便直接湮滅殆盡,渣都不剩。

這一招,便為『破蒼穹』!

美如畫、破蒼穹……乃是南雲國主成名招數,東伯雪鷹在這基礎上更加優化,這兩招也完美結合。一招鎮壓敵人困在一空間內,另一招直接讓整個空間破碎。兩招結合,威力更大!主要東伯雪鷹見這神帝身體化作灰白鬼焰,方才覺得這等小領域的兩大招數最是適合。

「又死一個!」

「天。」

「快逃!」

魔心會主人麾下的另外三位神帝真的嚇破了膽,關鍵是東伯雪鷹所殺的,一個是體表防禦最強的,一個是身體化作鬼焰保命最強的,一個是三招滅,一個是兩招滅!他們剩下的三位神帝自問,怕也在這位飛雪神帝手下走不過三招。

「這峻山城怎麼冒出這樣的高手,快逃,快逃。」這三位神帝朝不同方向,倉皇而逃。

「該死!」

一道憤怒的咆哮。

魔心會主人卻是主動沖向東伯雪鷹,他終於擺脫了御風峻山,奈何東伯雪鷹殺鬼焰神帝太快了,他沒能來得及。

「飛雪神帝,你有膽色和我一戰!」魔心會主人頭髮飛舞,狀若瘋狂,威勢滔天。

東伯雪鷹看了眼已經遠遠逃竄的三位神帝,轉頭看向魔心會主人,單手持著長槍,道:「如你所願!」

****** 聲音還在回蕩。

奶爸的異界餐廳 東伯雪鷹已經身影模糊,再度施展虛空魔蟲身法,朝上空飛去,手持長槍,迎擊那魔心會主人。

「來的好!」魔心會主人早就憋的一肚子火,此刻殺機滔天,他雙掌一伸,便是無盡寒氣朝東伯雪鷹籠罩過來,空間都被一寸寸凍結住,在魔心會主人體表都凝聚成了一層冰霜層。這冰霜力量……卻是比蝠山主要霸道多了。

東伯雪鷹還沒碰到便隱隱覺得不妙,覺得不能被『凍住』,當即手中長槍一旋。

嘩嘩嘩。

長槍槍頭旋轉,旋轉出一個個漩渦來,一層層旋轉的空間朝四周波及開,層層抵擋那恐怖寒氣!這比東伯雪鷹當初所創的保命法門『萬界遁行』已經要厲害多了,汲取了《無界》中的一些奧妙,加上如今的境界,方才創出如今這一招槍法。

那冰霜寒氣經過層層削弱,再波及到東伯雪鷹這,雖然依舊威力極大,可對渾源煉體且擅長虛化的東伯雪鷹而言,已經可以忽略了。

「什麼。」魔心會主人色變,這飛雪神帝竟然能頂著冰霜寒氣直接到他面前。

「嗖。」

殺來的東伯雪鷹,手中旋轉的長槍陡然一刺,刺向魔心會主人。

魔心會主人只感覺虛空都在搖晃扭曲,他有一種感覺,這一槍根本沒法躲:「我也不屑躲!給我滅!」魔心會主人一雙拳頭爆發出毀滅力量,甚至拳頭呈現暗紅色,轟然雙拳同時朝前方轟出,轟出時拳頭急劇變大,兩個拳頭彷彿兩座小山,轟隆隆碾壓向槍頭。

東伯雪鷹早清楚,這魔心會主人肉身了得,之前破開峻山城護城法陣,便是一隻手暴漲數里長,直接轟碎護城法陣。

可是,東伯雪鷹在峻山城修鍊至今,早就想要找個對手試試招了!

「轟!!!」

長槍刺在轟擊來的彷彿兩座山的拳頭上。

「嗯?」東伯雪鷹臉色一變,他只感覺一股兇猛無匹的力量透過長槍傳遞到體內,即便自己竭力虛化削弱,這股力量依舊一重重衝擊,彷彿兇猛的火山,東伯雪鷹被轟擊的情不自禁往後倒飛開去,倒飛數百米才停下。

他臉色有些難看,一張嘴,便是帶著血液的火焰噴出。

「我這肉身神帝初期,藉助招數玄妙,威力能發揮的更強。也能針對敵人缺陷施以殺招。對付同層次的倒是能輕易擊殺。而遇到神帝中期……即便他招數愚蠢些,可本就威勢夠強,硬碰硬,我還是要吃些虧。」東伯雪鷹暗道。

「嗯?」而站在半空一動不動的魔心會主人,同樣也不好受,東伯雪鷹那一槍施展是乃是對付『刺風神帝』的殺招,無視防禦直接傳遞到魔心會主人身體內部,洶湧波動在他體內席捲卻越來越大,且匯聚到極致還爆發!

像刺風神帝『千足蟲肉身』都從內部炸裂。

魔心會主人肉身更強,是內外一樣的強,內部的炸裂衝擊讓魔心會主人喉嚨一甜,一口血被他強行吞入腹內。

「我的冰霜護體竟然一點阻擋都沒有。」魔心會主人暗道,他體表冰霜層乃是他自身防禦最強招數,面對東伯雪鷹這一招卻一點用都沒。他算是感受到飛升者神帝招數的詭異狠辣了。

「再來。」魔心會主人咆哮著殺來。

「再來。」東伯雪鷹同樣殺上去。

這一次東伯雪鷹不會傻傻硬碰硬了,他施展著虛空魔蟲身法,身影模糊,詭異的環繞著魔心會主人,以身法的優勢一次次襲擊!各種虛空道招數接連施展,尋找著對這魔心會主人最有效的殺招。而魔心會主人也瘋狂迎擊,這次他麾下已經死了兩大神帝,不管怎樣,他都不能輕易罷手。

「轟轟轟~~~~」

魔心會主人狂暴無比,他周圍冰冷寒氣四散,可手腳身體任何一部位發出的攻擊卻有恐怖的熾熱力量。

「死!」

魔心會主人完全瘋狂了,他甚至化作十餘里高,猶如巍峨巨人,甚至雙掌拍擊向猶如螻蟻的東伯雪鷹,一次拍擊,一手掌是冰霜,一手掌是熾熱火焰。雙手一個合擊,產生的巨大聲響讓整個峻山城都在震動。魔心會主人也是被急瘋了,身體變大雖然他威勢能強上五成,可速度靈活方面卻明顯受影響,為了獲勝,魔心會主人也在想盡一切辦法。

……

「這,這……」

看著高空中那十餘里高的『魔心會主人』和東伯雪鷹一次次交戰,魔心會主人已經飛出御風氏府邸法陣之外,因為在法陣內,時時刻刻遭到法陣力量壓制。

整個御風氏府邸內的眾多高手們個個心顫。

「不愧是能名列神帝榜的實力。」御風峻山卻為之心顫,「如果沒有飛雪神帝,在魔心老賊手下,即便我有法陣相助,魔心老賊有法陣壓迫,我再支撐十餘個呼吸怕也要殞命。」

「這是飛雪兄?」蝠山主緊張,「我,我蝠山竟然曾派遣高手去襲殺過飛雪兄?」

他一陣后怕!

幸好後來挑戰飛雪神君,是在御風氏府邸內的戰台上,只分勝負不傷性命!幸好後來賠禮道歉!

「該死的鐵成柳。」蝠山主這時候都忍不住心中罵了句已經死去的鐵成柳。

lixiangguo

「快滾。」小靈預感到了什麼,心中惱火卻隱隱有些期待,這讓她很是煩惱。

Previous article

只是,誰都想不到他竟然這次將計劃都打到了金印帝國那麼遠的地方去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