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當下,他再顧不得調戲宮墨月,神識一動,直接侵入玉碟當中,查看信息。

靈宗之前,修士的探察手段,叫做「靈識」。

突破靈宗,凝聚人魂,靈識也跟著蛻變,變成了神識,威能,探察手段更加玄妙,效率也更高。

玉碟之內,蘊含著的訊息龐大無比。然而孟星元只用了三息,便完全接收完畢。

三息后,他睜開眼睛。

手上的玉碟卻是「咔!」地一聲,化為了齏粉。

「這算是……投桃報李?!」將玉碟中的情報吸收完全,孟星元呢喃了一句。

玉碟里,正是關於太陽城黃金世族羿家的一切訊息。

大到羿家每一位有頭有臉成員的身份,信息,小到羿家的勢力,分佈,布署,以及戰力評估,那玉碟當中都有。

將玉碟中的情報信息吸收完畢,孟星元對羿家的了解,馬上從一無所知,變成了無所不知,狂喜的同時,他也意識到,這份玉碟的價值有多麼恐怖!

「我自已去找冒險者公會的情報組織請求幫忙,付出積分,恐怕都不一定能得到如此詳盡,如此周密的信息吧?這風武木,到底是什麼意思?!」

每晚都在大佬夢中 這份情報的價值,無疑是巨大的。

因為它包含了羿家的一切信息,只要公布出來,哪怕什麼都沒做,都羿家的打擊都是巨大的。

這種東西,根本不可能輕易地流傳出來。

哪怕孟星元知道,自已達到了高等日級冒險者之列,有許可權可以通過冒險者公會的情報組織,獲悉羿家的情況,卻也不可能如此詳盡。

這簡直就是將羿家的一切,都暴露在自已眼皮底下。

若非玉碟被設置了禁制,在自已知曉的情況下,無法向第三人轉述,單單這份情報,都足以對羿家造成重大的打擊!

「這真是有心插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了。原本我有六成把握,可以將姐姐帶出來。如今……我有九成把握,一定可以讓這羿家妥協!」他眸中突然有精光驟閃。

九成,還是往小了說。因為他不敢說得太滿。

黃金世族,畢竟是黃金世族。即便風武木給他的這份情報,已經極致詳盡,幾乎是將羿家的老底都翻了個底朝天。

但孟星元相信,但凡黃金世族,不可能這麼簡單就被查明白的。

即便冒險者公會的情報組織確實獨步天下,冠絕中洲,也不可能。

只是想想自已一直以來的努力和目標,居然是通過這樣一種途徑達成,這讓他不禁苦笑,頗有些哭笑不得的意思。

「那風武木,應該是誤會了什麼。不過……管他呢,反正我也要走了,這金鷹城的事情,與我再無關聯。」

孟星元哂然一笑,直接站起了身來。

「是時候,前往太陽城了。」

與中洲其他大城比起來,金鷹城,還是地處偏僻。

太陽城,才是真正的大城。那裡,才是群英薈萃的天驕之地!

「宮少主,我走了,別太想我哦。」 夜。

金鷹城燈火通明。

整座浩大的城池,此刻歡聲一片,載歌載舞。

所有人都沉浸在勝利的喜悅當中,慶賀,飲酒,緬懷死去同伴的同時,也在慶幸自已存活了下來。

這一日,金鷹城萬家燈火,光輝璀璨。冒險者公會裡,更是歡聲笑語不斷。

因為公會兌現了它的承諾,只要在這場戰役活下來,人人可以得到提升!

孟星元步入這座建築,沿途,所有人都朝他點頭問好。

「孟道友。」

「大人。」

「孟星元大人……」

「孟宗師您好,我是……」

「孟兄弟,哈哈,又見面了,我是……」

……

一位位自由冒險者如走馬觀花在他身旁,哪怕孟星元此時衣著樸素,看起來非常地低調,然而他一出現,還是立馬成為了場上最為耀眼的人物,得到了所有人的吹捧。

只是待在城中,等待戰爭結束的這些時日,孟星元早就被這種人搞得煩不勝煩,自然不會對這些人有什麼好臉色。

他漠然走過,直接步入殿中。通過冒險者公會的一座大型傳送祭壇,直接離開了金鷹城。

「什麼?走了?!」

有剛進來的,鍥而不捨地想繼續打通好關係,聽到這則消息,當即目瞪口呆。

在這人之後,傳送祭壇周圍又湧進來一大批人,聽到孟星元通過傳送祭壇離開了金鷹城的消息,也是錯愕了半天,許久,這些人才回過神來。

「不是吧,我聽說過這位孟道友性格似乎頗為桀傲,但今夜可是戰勝之夜啊,作為此次戰役,冒險者公會團隊積分榜中,排行第一的存在,理應享受這份榮耀,與我等一同歡慶,怎麼……就走了?!這位孟道友,到底什麼毛病啊!」

「是啊,今夜可是戰勝之夜,無數弟兄在瘋狂享受這來之不易的勝利果實,他倒好,轉身就走了?這麼瀟洒?!」

「搞什麼,是有什麼急事要辦,還是另有隱情?不應該啊,我還打算拉他進我們兵團呢……」

「拉倒吧,人家有那個實力,一個人都可以頂一整支天鷹兵團,你那兵團,比鷹天狂的天鷹兵團還厲害?!就算僥倖讓你得逞又怎樣,你又能給孟道友什麼位置?團長?還是副團長?!」

星辰之主 「拉攏還是算了,人家又不是初出茅廬的小鬼,合作倒是可以。不過現在,別說合作了,人影都找不到!有誰知道孟道友通過傳送祭壇去了哪裡?天外秘境?還是某座上古遺迹?!」

不得不說,孟星元的那番戰績公布出來,著實是震撼到了一大批人。

也不是沒有人質疑冒險者公會的統計出了問題。但因為先前,連冒險者公會的一位大人物都親自出面,降下神魂分身確認無誤,想找借口,找理由都不行了。

他們不得不信,就是有人這麼彪悍!

人就是如此,越搞不懂,便越是好奇。

既然戰績是真,那麼一切都好說了。

三十二億七千八百萬的公會積分,身為自由冒險者的他們簡直太清楚,太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哪怕不能拉攏,搭上關係,純混個臉熟,以後也是有大用的。

與這種猛人相交,無論從哪一方面看,都不是一件吃虧的事情。

這也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強者對孟星元熱衷的緣故了。

只可惜,孟星元顯然沒有那個打算,與這些人結交。

非橙勿擾之大嫂很正 甚至是這些人送上門來的見面禮,他都懶得收。

羿家情報一到手,他立馬轉站,要前往太陽城,營救姐姐。一分鐘,他都不想再耽擱!

有人去盤問,馬上得到消息,獲悉了孟星元的去向。

「太陽城?!那可離著咱們這邊好幾座大城的區域啊,他去哪裡幹什麼?!」有人疑惑道。

「太陽城……太陽城最近沒發生什麼大事啊,沒有什麼神兵利器出土,也沒聽說有什麼巨寶出世,至於遺迹之類的,就更不可能了,他這樣心急火燎地趕過去,為了什麼?!」又有人道。

「橫跨數座大城,這可不是開玩笑的,若沒有什麼大事,誰願意冒這個風險?更何況公會的傳送祭壇,也無法將他直接傳送到太陽城,那還要再中轉幾站的。每一回動用傳送祭壇的費用,可都不便宜啊。」

「難不成是有什麼消息我們不知道的?但也沒必要這麼急吧,戰勝之夜,本應歡慶。連各大公會的分會會長都到場了,這小子居然先跑了,這也太奇怪了吧?」

「嗨,算了吧,非常人行非常之事,興許人家真的是有什麼急事呢。」

「得了,別瞎猜了,既然請不到人,那就先回去吧。」

「算了,走了,也說不定人家是不稀罕與我們結交呢……」

攻城守衛戰的大勝之夜,排名第一的大功臣卻消失不見。消息傳出,無數人不禁愕然。

一座輝煌宮殿中,一位中年聽到這則消息,先是眉頭輕輕一挑,旋即臉色便緩和了下來。

「那小子……還算識相……」

他悄聲低喃,卻被旁邊一位公會會長聽到。

這人回首,當即看到這位中年,詫異道:「武木,你說什麼?」

風武木輕笑,回道:「沒什麼,有隻覬覦我家鮮花的小蟲爬開了而已……」

……

黑龍城。

黑龍城彷彿永遠沒有白晝。

明明跟金鷹城不過是一城之隔,隔的,卻是整片天地。

金鷹城那裡,雖然也是默認,但天空好歹有星,有月亮,有光亮。

但黑龍,就是一片黑暗。

頭頂,是一片黑色罡風,無時無刻不在吹撫著這裡。即便事先有過了解,看到眼前這一景象,孟星元也不禁嘖嘖稱奇了片刻。

不過,黑龍城畢竟不是他的目的地。他只是經過這一片地帶而已。

通過黑龍城本地的冒險者公會傳送祭壇,他再一次踏上前進的道路,消失在傳送祭壇的空間波動里。

這一次,他要連跨兩城,直接前往離火城。

而離火城,已經無限接近於太陽城。

因為離火城的下一站,便是太陽城! 到達離火城的時候,很不巧,通往太陽城的「道路」壞了。

傳送祭壇這東西,也是需要維護的。

孟星元這也是趕巧了,一百年才一回的傳送祭壇維修,讓他趕上了。

「沒有辦法快點?」他凝眉,看向眼前的工作人員。

那名工作人員連連鞠躬,語氣抱歉道:「真是不好意思,大人,傳送祭壇的維護至少要一到兩年。從這裡,到太陽城,距離不短。若是貿然繼續使用傳送祭壇,可能會出現事故,非同小可,還請大人諒解。」

孟星元皺眉半天,卻不得不點頭離開。

傳送祭壇的事故,還是非常可怕的。

一旦落入空間亂流,除非是那種精通空間大道的大能者,否則一般人,哪怕是肉身強大如他,也沒可能在空間亂流中存活下來。

就算是僥倖他沒被狂暴的空間亂流絞殺,他最終也要葬身於其中。

因為不算空間奧妙,他只能被困在虛無里,徹底迷失。

除非有人願意出手拯救,否則等待他的,只能是死亡。

這種險,孟星元當然不敢冒。

「還好這是最後一站。」

他慶幸道,「傳送祭壇的道路不通,看來,我只能通過老方式,前往太陽城了。」

一兩年,太長了。

無限血核 離火城離著太陽城本就不算太遠,雖然途中應該不會太平,但以孟星元的速度,兩三個月,或者小半年,肯定是能夠到達的。

既然傳送傳送不過去,孟星元只能選擇用腿走過去了。

不過如今有上億殺戮點傍身,他巋然不懼。真正的龍潭虎穴,他也敢一闖。

只要不是太倒霉,碰上尊者級別的存在,他便完全無需顧忌太多。

「路上,還可以再提升提升我的血脈力量。」

如今孟星元已經明白,他的血脈力量的成長方式,似乎與一般的妖族人完全不同。

妖族的三大血脈形態,在他這裡完全不適用。

他的血脈成長,主要看兩大類。

第一類,想提升血脈境界,就要提升功法【吞食天地】的等級。

第二類,想提升血脈的等級,就要靠【萬獸圖錄】提供的異血。

血脈境界,對應著他的血脈天賦技能數量。

而血脈等級,則對應著他能使用多久的血脈天賦技能。

換而言之,境界關乎他的技能,而等級則關乎著他的血脈力量源泉。

不像妖族,血脈的濃度,直接包含了一切。

在孟星元這裡,這兩樣東西,是完全被分開的。

十五重天的【吞食天地】,短時間內他是不打算提升了。

反倒是才剛剛進入【成熟期】的血脈等級,還有巨大的成長空間。

就目前而言,血脈天賦技能,一直是被孟星元當成殺手鐧來使用的。

有因為在人族世界,不能明目張胆使用的緣故,但更因為血脈力量這東西,一旦消耗,很不好恢復。

體力,靈力,消耗殆盡了,他可以依靠丹藥力量,依靠功法,迅速地補充。

但血脈的特殊力量,他卻找不到特殊的補充方法,只能是靠著自已的身體慢慢回復。

lixiangguo

「你告訴我……」她額上青筋直跳,「這個問號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Previous article

段一言來得比較遲,進了宴會廳,想和傅欽原等人打了招呼,就帶著段一諾朝他走去,「顧淵。」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