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異族的幼崽教育十分嚴格,不管是從前,還是現在,凜竟是從未反抗過他,程曉見小孩一臉嚴肅的看向自己,不由得心下嘆氣,改變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尤其是在養小孩這件事情上。

程曉將凜摟在懷中,躺了下來,將被子拉上,值夜什麼的,就交給成年異族吧,程曉親了親凜的臉蛋,淡聲說道:「睡吧。」


凜一動不動,卻瞪大了雙眼,這個人類……又親了他……

程曉覺得小孩的身體似乎有些僵硬,也許是因為還未從剛才的警戒狀態放鬆下來的緣故。

嵐站在一旁,沉默的看著兩人的互動,眼底不禁劃過一絲暖光,程曉最近似乎很親近凜,這個人類的確變了不少。

第二天,休息地的異族首領無意間看到嵐手中的戰刀,眼睛都紅了。


身旁的伴侶捅了捅他的腰,「看見沒,人家在秀恩愛。」

異族:「……」那小子是故意的吧,說給伴侶那絕對是借口!

一晚上之間,不就又回到了自己身上……果然年輕力壯,一晚上就能解決掉人類的需求了。

異族緩緩回頭,要是能量體給了自家的這位,估計沒一個半月,他都摸不到那顆珠子的一根毛,更別說想要使用了。

當然這個晚上的體力沒關係,主要是自家的伴侶不太容易忽悠……

那可是能量球啊,對面那個叫程曉的人類,就這麼捨得?聽說他風評還不好……

「果然人不可貌相,那傢伙,夠魄力。」異族的伴侶顯然很欣賞程曉的果斷,那種東西,放在人們的手中,起到的作用不大,除非是有一定的設備支持或者其他方向的使用模式,不過這些情況就要分出去兩說了。

而對於異族,這種能量球絕對是十分重要的戰鬥輔助物。

「哼。」雖然不知道自家伴侶是具體在說誰,但只要不是在誇自己,異族都不置可否。

作者有話要說:謝謝落花清月扔了一顆地雷

謝謝修羅扔了一顆地雷

么么親們~【遁走】 「程曉,這是路上的個人補給品。」安雲對之前對方遭遇危險時,自己沒幫上什麼忙感到十分愧疚,現在趁著有機會,便將給程曉的補給品多劃分了一些。

反正休息地那邊多給了他們隊伍許一些乾糧當做賠償物品之一,程曉本就該多得些。

「謝謝。」程曉沒有察覺安雲的小動作,抬起頭朝他笑了笑,接過那一半袋子烤好的野樹根。

「各位,前方就是主幹道,從這裡開始,我們要轉換行進模式。」京站著隊伍前方,大聲朝身後的隊伍吼道,他看了看距離自己不遠處的另外幾隻陌生隊伍,神情嚴肅,「路上大家多小心,能避開戰鬥就盡量避開,實在扛不住,至少要保證能及時發出呼救!」

現在就要進入以小家庭為單位的急速狀態了,希望能順利通過主幹道,抵達中心城市,京眉宇間有些擔憂,路途的凶獸眾多不說,再加上附近還有其他城堡的行進隊伍……

「怎麼了?」安雲趴在京的背上,他發覺自家伴侶似乎有些不在狀態。

「沒什麼,希望那幾支隊伍不要生事罷了。」京頓了頓,收起臉上的嚴肅之色,安慰人類道。至少,自己不能先慌亂了陣腳,以免讓人心浮動。

程曉見周圍的人都已經爬到了異族的背上,不由得將視線轉移到了嵐的身上,寬闊的背脊、結實的肌肉,看上去倒是很舒服……


程曉彎下腰,開始將褲腿繫緊,他並不想藉助異族的力量,人類也有自己的驕傲,但是這種時候,太過於特立獨行也不好,至少面對凶獸群,他覺得自己若孤軍奮戰,那被碾死的可能性趨於正無窮。

凜無須父親的幫助,他這樣年紀的異族,已經可以充當一定的戰鬥力,只要不離開父親的身邊,他就可以無所顧慮的展露出自己戰鬥的爪牙。

程曉看了看面容冷漠的異族,對方正觀察著另外一旁的幾支陌生隊伍,他們顯然也是打算採取同種模式行進。

雖然在最近,這名異族對自己的態度有所改變,但之前留在對方心裡的那種根深蒂固的惡劣印象,程曉可沒有自信在短短几天內就讓它徹底崩盤。

事物量變到質變,總得有個過程,程曉走到異族身旁,主動開口是一種禮貌,畢竟這也是要麻煩對方的事情。

嵐正仔細的判斷對方的戰力配備,眼角的餘光卻隨時留意著一旁的人類,見對方靠了過來,他便伸手攬過人類的腰身,那柔韌的感覺讓異族想起了昨夜在水中的那一晚。

嵐的眼底劃過一絲意味不明的暗光,將人類穩穩的放在了自己的背上。

程曉抿了抿唇,用手抱緊嵐的肩膀,將自己固定在一個較為合適的位置,並順便將原先準備好的請求之聲咽了下去。

這名異族,似乎並沒有想象中的那樣討厭自己,至少面上沒有表現得那樣明顯。

幾支隊伍同時開始往主道路上飛奔而去,群聚在一起雖然目標較大,但是在這種空曠的地域上,數量更多的異族和人類,多少也會產生些威懾的作用。

嵐的速度很快,在整個看起來有些浩蕩的隊伍中,竟是排在了前頭,程曉壓低了腦袋,盡量避免被厲風直接衝擊眼睛,身周氣流迅速波動造成的寒冷,是人類難以忍受的,但卻被異族身體的熱度所驅散開來。

除去有些體弱的會出現暈眩作嘔的感覺外,對於一直以來都靠著自己雙腿艱難行進的人類而言,這算是難得的適意享受。

程曉留心觀察著周圍生物的動向,他覺得自己的六感變得十分的敏銳,視力也可以在兩邊幾乎虛幻了的景象中,準確的捕捉到物體的移動。

幾頭凶獸正慢慢靠近,遠處也許還會有更多。

它們跟在隊伍兩旁,時而落後,時而趕上,卻保持著一定的安全距離,程曉計算著所能發現的凶獸數量,也許隊伍的後頭還吊著不少故意放慢速度的,他這個位置卻是無法看見。

異族並未減速,風中隱隱約約傳來幾聲哀嚎,也許是發現了凶獸的人類在驚恐的叫喊,程曉抿了抿唇,在這種時候開口,無異於喝西北風。

如果腦袋沒藏好,那舌頭都有可能被風力撕破。

一路上,大部分的人類還是保持著沉默,程曉趴在嵐的背上,開始微微眯上雙眼,日光□□能的損耗,必須儘快補充。

一天一頓飯,隊伍在中午時分,並不會停下了,許多人開始覺得自己快要被烤乾了。

程曉扭了扭頭,看了看正在嵐身邊,急速奔跑中的小孩,異族的體力,沒想到竟是這樣好,他估算了下時間,這樣連續奔跑已經超過10小時了,很快就要到傍晚,暫且能稍微休息一會。

嵐突然停了下來。

進入主幹道的第一天,往往是最為危險的時候。

異族的體力很強,所以在行進幾天之後,會慢慢的形成彼此的攻防默契,並不會因為體能的過度損耗而變得虛弱,人類更是能從一開始的多種不適應,變得情緒趨於平穩,能即刻的對外來攻擊做出防禦反應。現代全才穿古代

這是凶獸們不願遇見的,所以它們大多選擇在開頭的第一天就下手。

程曉發現耳旁呼嘯的風聲截然停止,他抬起頭,從嵐脖頸旁的空隙處,緊盯著眼前那一頭身體龐大的凶獸。

尖銳的獠牙吐出嘴外,渾身上下的黑色皮毛猶如鐵鑄一般緊實,多根鋒利的骨刺從凶獸的背脊一路延伸向下,直到尾尖。

程曉看了眼凶獸尾巴簡短吊著的那塊帶著數根骨刺的肉球,簡直就是個*巨錘。

食物缺乏的時代,爭鬥總是你死我活的進行。

凶獸恰好攔在了嵐的面前,同樣有其餘幾隻凶獸再意圖攻擊周圍的隊伍,此時,已經彼此都顧不上援助了。

「是骨獸。」京謹慎的挪動著身體,來到嵐的身旁,低聲說道。

「從兩翼出擊。」嵐冷冷的說道,卻並未將身後的人類放下。

同一個城堡的異族開始朝凶獸的兩翼緩緩逼近,嵐也抽出了腰間的戰刀,刀柄上還有一枚能量球波光流轉,引來了不遠處一些陌生的視線。

殺人奪寶,並不是什麼稀罕事。

程曉抓緊嵐的肩膀,微微皺眉,異族竟是不打算放下自己……他回頭看了看其他的人類,發現他們也都正呆在各自伴侶的背上,難道這是要協同作戰?

「程曉,你還好吧?一會要抓緊了!」靠得最近的,是京,而他身後的安雲看起來精神還算不錯,並沒有出現萎靡的情況,至少還有心力關心下自己答應要照看好的青年。

「嗯,謝謝。」程曉面對安雲的善意,露出一個淺淡的微笑,能笑得出來,說明還能挺住。

「凶獸的蹄子可不長眼,你小心些,必要時刻,得隨時拿起武器。」安雲嚴肅的告訴程曉需要注意的事項,身為京的伴侶,他總能從身經百戰的異族口中,知道許多外出必備的知識。

「我知道了。」程曉點點頭,凶獸的蹄子可不長眼,也許現在放下人類,無非是會將對方直接置於死地,倒不如並肩作戰,至少能保證更大的存活率。

凜跟在嵐的身邊,他們這些戰鬥力不如成年異族強大的幼崽,大多是負責解決掉那些伺機圍攻上來的小型凶獸。

體積雖小,但也經不住數量眾多,成年異族在戰鬥時也相當煩惱這些傢伙的騷擾。

骨獸似乎對這支異族數量並不多的隊伍,有些不太在意的樣子,它比較中意右邊那支看起來就肥美得多的獵物群,可惜,被一隻翼鳥給搶先了。

俗話說,地上跑的不和天上飛的斗,它雖然皮粗肉糙,卻也不想咬得一嘴毛,口感不好。

骨獸發現眼前的獵物們開始意圖反擊,正往它身體兩旁奔去,便直接一尾巴掃了過來,頓時捲起一片漫天灰沙。

「大家小心它的尾巴,速戰速決!」待異族們大致站好攻擊隊形后,京下了進攻的指令。

被吹了一臉沙的程曉在嵐的背脊上低頭蹭了蹭,以免沙子掉入眼睛,阻礙到視線。

剛才還好反應快,馬上閉嘴屏息,程曉發現有幾名人類現在都忙著往外吐沙子。

骨獸一時之間被異族的攻擊圍困住了,卻不妨礙他時不時的抽一抽尾巴,按照經驗,只要能將異族身上的人類打掉,那一口肉是跑不掉了。

程曉第一次近距離的靠近這種極具攻擊性的大型凶獸,才發現之前水源里遇見的那隻,並不算什麼。

骨獸已經打落了三名人類,失去異族的保護,掉落到正激戰雙方中的幾人,很快就被揚起的塵土給覆蓋,程曉也看不清那幾人的落地處。

「凶多吉少了。」安雲喃喃低語著,眼底流露出了悲哀,那幾人他是認識的,也是第一次出城。

耳尖的程曉沉著臉,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異族因為要護著人類,束手束腳,幼崽也不能對大型凶獸造成致命傷。

「我們從右側走,突圍!」見圍過來的凶獸越來越多,京同嵐對視一眼,果斷下了命令。

因為一起行動的隊伍很多,導致吸引過來的凶獸幾乎堵住了周圍的空隙,逼得異族一直靠前,這樣做很容易造成防禦上出現漏洞。

他們必須遠離這一塊地域,盡量朝前,如果實在跑不掉,才會選擇殊死一搏。


在野外,保命才是第一的,非狩獵時,最好盡量減免和大型凶獸發生衝突,避開受重傷的可能性。

嵐用戰刀在凶獸的脖頸處狠狠劃下,噴出的鮮血和突然的劇痛讓骨獸有些失控,它扭過頭,想要咬死這名看起來最為強悍的異族。

其他人看準空隙,一邊朝凶獸腿部攻擊,一邊加快速度,疾馳而過。穿越成為女兒身

到嘴的肉飛了!骨獸怒氣上涌,紅著一雙獸眼,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吼聲。

一尾巴將落後的一名異族拍落在地,那是一隻未成年的幼崽,並且沒有其他成年異族回頭救他。

是獨自行動的幼崽,程曉想起來,似乎隊伍中有一隻未成年的異族,並沒有雙親,只能孤身一人去參與成年禮。

城堡對於本地居民是有一些優惠的,所以那隻幼崽才能靠著自己,一直勉強活了下來,程曉遠遠的似乎看過對方一眼,瘦骨嶙峋的,就和以前的凜一樣。

但是現在,程曉也顧不上別人,這頭骨獸發現想要追擊的道路,被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型凶獸給阻斷了,差點一口氣沒吸上來,自作自受什麼的,骨獸可不懂,它已經開始進入了狂暴狀態。

身上的骨刺突然長出了原先的一倍長,尾巴橫掃的速度也加快了不止一倍,就連旁邊的那隻翼鳥,也稍微避開掉這隻瘋掉的傢伙。

負責吸引凶獸視線的嵐此刻已經逃不掉了。

京和幾名身強體壯的異族將背上的人類交給繼續前行的其他夥伴,打算先回援去找嵐,卻發現回頭的道路也被阻斷了,清掉這些小型凶獸,可不是一時半會能做完的事。

凶獸的突然狂暴,誰也料想不到。

嵐一個躍身,跳上骨獸的背部,對準對方的脊背,一刀直插入內,刀柄上的能量球暴漲出耀眼的藍光,那是能量在急速流轉的象徵。

被劇痛刺激得翻到在地的骨獸怒吼著,卻發現那把不長的戰刀,竟是能從背脊刺入后,將自己的肚子開了個洞!

這就是能量球的威力?程曉發現嵐手中的戰刀開始暗淡了下來,那枚能量球也漸漸變得毫無光澤,如同一顆普通的石頭似的。

骨獸不甘心的瞪大了猩紅的獸眼,它要拉著這隻異族陪葬!

「小心尾巴!」程曉眼角瞅見那突然襲來的巨大肉錘,不由得順勢單手拔出了匕首,有用沒用,刺了才知道。

他剛才注意到這隻凶獸的尾巴尖有一處相比其他部位,骨刺較為稀疏的地方,也許是之前受了傷,留下的未癒合傷口,由於位置偏下,所以很難被發覺。

剛好此刻他們站在凶獸的背部,那處疑似弱點的地方,暴露在了程曉的眼前。

他直直射出那把匕首,一刀釘在了那塊稀疏之地。

吼!

骨獸的尾巴無力的掉落在地上,捲起灰沙陣陣,周圍的凶獸都被驚得後退了幾步,乘人之危這樣高級的思想,暫且被這名異族的恐怖戰力所驚悚著。

儘管是有能量球的幫助,但是像這樣能瞬間秒掉一頭大型凶獸……其他城堡的隊伍成員私底下不由得面面相覷,給他們十個能量球,都辦不到啊!

程曉不知道嵐用了什麼攻擊方式,現在可沒時間停下了去看看骨獸肚子上的傷口,但是這免費的肉宴大餐,吸引了翼鳥的注意。

凶獸的肉,也是肉!

同類相殘可不是什麼高大上的理由,更何況,翼鳥從來不認為,它和這頭沒翅膀的是同類。

其他的小型凶獸也瞅准機會,一擁而上,企圖撈到一口肉。

嵐將凶獸尾巴上的匕首拔了出來,回頭斜眼看了看程曉,沉默不語。

你倒是說幾句話?程曉被看得有些發毛,雖然不小心射得准了點,但是人總是會進步的,人類,並不是軟弱的代名詞。

以前我只是不屑動武罷了,程曉用眼神告訴異族,他很正常。

嵐將人類從自己的背後扯下,在對方略帶訝異的目光中,異族把程曉打橫抱了起來。

「為何……」程曉話未說完,異族又開始飛奔了起來。

由於身體姿勢的變化,程曉一時有些暈眩,眼角瞅見身旁似乎有一個眼熟的物件,他眯起眼睛,是一隻幼崽,之前被打掉的那個小孩,正扒在骨獸的大腿處,面色陰沉的同幾隻小型凶獸對抗著。

但是被吃掉,也是遲早的事情,畢竟幼崽的力量有限,也沒有足夠的速度逃離。

程曉看了對方好幾眼,發現那名未成年異族,完全沒有想要朝他們求援的打算……是心知被拋棄了嗎?

異族的生存競爭十分激烈,除了血脈關係之外,鮮少會有異族會無故去關心其他陌生的同族。

不知道他們以前究竟發生了什麼,難道這是與生俱來的冷漠?程曉抬眼看了看嵐,他不確定這名異族是否會施予援手。

嵐自然是發現了那名落單的幼崽,他低下頭,對上人類的目光,清澈且明亮,沒有一絲乞求,卻讓異族抱住對方身體的手緊了緊。暴君啊,暴君!

嵐稍微偏移了下路線,將那名幼崽直接丟到自己的背部,繼續加速。

骨獸的屍體吸引住了大部分的小型凶獸,飛天走地,十分混雜,嵐用比其他異族更快的速度,從縫隙中急速飛奔,頃刻間,便脫離了戰團。

程曉伸出腦袋,其他城堡的隊伍有的也趁機逃了出來,有的還陷在裡面,不知最後能否脫困……但這些凶獸有了足夠的食物,一般情況下,不會再去冒險追擊行進的異族隊伍。



lixiangguo

夏薇安、尤妮絲、桑普……連番大戰,雖然幾近喪命,但唐恩也是受益匪淺。趁著這段難得的安閑日子。他開始不斷糾纏老管家,要求加強訓練。

Previous article

小屋之中,春光無限,葉恆倒是大飽眼福了,而且不老實的雙唇正無恥的靠近唐雪靈的臉頰,兩人面龐距離越來越近,片刻,葉恆的雙唇幾乎零距離的貼在了唐雪靈的臉蛋上,只要葉恆再稍微移動一點點,就能親吻到唐雪靈。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