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畫面之中,魔影似是聽懂了李長生所說的話,憤怒無比,再次將巨手探出。

天空之中,虛空不斷扭曲,暴戾之氣,渾渾而至,似是凝聚成龐大的威勢一般,滾滾而來。

李長生冷“哼”一聲,仰天長嘯而起,直衝魔影而去。

璀璨的神光,綻放開來,耀眼異常。

絢爛的光華,如霞光萬丈,照耀四方人間。

“轟!”

巨手擡起,再次朝着李長生拍來。

恐怖的威壓,震動天地,整個宮殿,搖搖晃晃,似是隨時都要被這股強大的力量給崩塌一般。那混沌巨掌,發散出巨大的威能,像是要將李長生拍得形神俱滅一般。

李長生一掌迎上,身後霞光四射而起。

澎湃的道門之力,如同大海奔騰一般,席捲而上,沖霄而起。

一時之間,瓊樓玉宇,似是演化而出,金蓮開放,焰火之光灼灼,熾盛至強。

“轟!”

魔掌之威,毀天滅地,卻被李長生一招化去。

魔影狂嘯不止,越發變得暴怒異常,鬼嚎之聲連連。

空中浮現的畫面,不斷搖顫着,畫面裏頭,那遍野的屍骸,像是被魔影的威力所召喚一般,恐怖的一幕驟然出現。

只看見,殘缺的屍骸,緩緩從大地之上,站起起來。

泥濘的土地之中,伸出了枯瘦的白骨手,萬物似是隨之凋零,寂寥成煙。

“我與道門,誓不兩立……”

巨吼的聲音,從魔影的口中發出,震盪在整個宮殿之中。

他乃是八部鬼王留下的一縷殘魂,自是擁有八部鬼王的一部分意識。

八部鬼王當年威懾蜀川,睥睨天下,無人能擋,原本高高在上,如同君王一般,可後來,卻被張道陵張天師所毀,數百年基業,旦夕之間盡數消失。

這等深仇大恨,怎麼能忍?

蓋世魔威,捲動風雲日月,攜帶山海之威,破蒼穹,崩萬物,渾渾而至。

暴戾之氣,似是從滿腔怒火之中,澎湃而出。

整座宮殿,仿若陷入汪洋大海一般的滾滾黑暗之力當中。

李長生面色冷峻,似是渾然不懼,震聲喝道:“一縷殘魂,也敢口出狂言?我道門以傲骨立世,屠魔衛道,斬盡天下妖邪……今日,即便是你八部鬼王重生,我也要讓你再死一次……”

話音落下,雙臂振起。

只見霞光,似是飛射而上,一時之間,絢爛漫天。

道門術法神通盡出,如七彩祥雲,籠罩世間萬物。

巨大的威能,令狂風呼嘯,令滄海怒嚎,令大地高歌,令山嶽震顫……

無盡聲威,如同人世之間,突然出現百萬雄兵,振臂高呼,一時之間,讓人熱血沸騰,激昂萬分。

“轟隆隆”

兩股強大的力量,不斷碰撞。

滔天的魔煞之氣,化作凌厲的功法,似是要滅盡世間萬物一般,然而,面對李長生這強大的道門之力,浩瀚如海,魔影的威勢,竟然像是被壓制住一般。

浮現的畫面之中,魔影似是驚駭萬分,不敢想象,這個無名的小道士,竟然如此厲害。

“去死……”

深淵一般的怒嚎,響徹而起。

浩浩蕩蕩的魔威,再次從魔影的身上發散而出。

畫面之中,陰森詭異,千萬屍骸,似是都被驚怒一般,不斷衝向魔影,融入了魔影的身軀之中。

魔影似是獲取了巨大的能量,越發變得高大,將蒼穹都完全遮擋住。

滾滾的魔威,瞬間爆裂而出,粗數十丈,一下子震盪在李長生的身上。

李長生整個人身形一晃,只覺得體內五臟六腑,都像是要被這股魔威給震碎一般,那股力量,足以讓人心神震顫。

“不……不可能……這不可能……”

小老頭已經快要窒息。

此時此刻的他,並未身處在戰場之中,但也能感受到,魔影的力量,強悍到了極致,不敢想象的地步。

這僅僅只是一縷殘魂。

一縷殘魂的力量,竟然也能發揮出這麼恐怖的威勢?

若非親眼見到,沒有人敢相信。

這種傳說之中的人物,當年竟然能被張道陵張天師橫掃?足以讓人想象,當時交戰的畫面,有多少壯闊。

李長生整個人驚駭萬分,狂風之中,威能暴漲而出。

當年的八部鬼王,若是存活至今,恐怕人世之間,要再多一名像至尊這樣的人物。 “轟”

滾滾的魔威,沉沉壓下,整座宮殿,似是陷入一片滔天的黑暗之中。

劇烈的聲響爆炸而起,大地硬生生被打出裂縫。

魔影威嚴萬分,擡手舉足之間,似是君臨天下一般。

畫面裏頭,傳出了淒厲的鬼嚎之聲,似是穿透地獄,讓人頭皮發麻。

黑光閃耀而來,若隱若現,巨大的威能,再次直朝着李長生壓去。

李長生念動法訣,整個人衣衫在狂風之中舞動,如天人一般,氣勢萬千。

一時之間,只看見從他的身軀之內,萬丈霞光似是衝涌而出,如驚濤駭浪,滾滾而至。

兩股威能,在半空之中碰撞,整片天地搖搖顫顫,幾欲崩裂。

百萬屍骸狂涌而入魔影之中,魔影變得越發強大,身軀高大,宏偉至極,滾滾的魔煞之氣,騰騰而出。

只見他狂吼一聲,似是憤怒無比,眸子當中,紅光閃耀,越發顯得詭異。

“咚……”

魔影一步邁出,令人驚恐的一幕,竟然出現在了眼前。

這一刻,莫說是小老頭了,就連李長生,也微微吃了一驚。

偌大的魔影,竟然從畫面之中走出,猶如魔神一般,高不可攀。

他振動手臂,仰天長嘯。

整座宮殿,陷入了嘶吼的聲音當中,那把“死亡神斧”,似是受到了召喚一般,不斷搖顫。

猛然之間,魔威烘托着“死亡神斧”,直朝魔影而來。

“砰”

“死亡神斧”被魔影握在手上,巨大的能量,似是與神斧融合一般,越發不可一世。

雄厚的威勢,山呼海嘯一般,席捲而至。

“給我去死……”

在這一刻,宮殿之中,蒼老的聲音響徹,如同穿越整個結界,直上九霄,撼動天地,在蒼茫的大地之上,不斷迴盪。

魔影雙手握緊“死亡神斧”,迎空劈斬而來。

巨大的魔神之力,似是不斷暴漲而出,滾滾的威能,化作數十丈長的天刃,斬滅衆生萬物,開山斷海。

“死亡神斧”劈斬而來,頓時浮現出各種奇異的畫面,虎嘯猿啼,萬獸齊鳴,沙場屠戮,無盡的魔威浩浩蕩蕩,似是捲起千層巨浪一般,越發洶涌。

李長生雙手烘托光霞,絢爛璀璨,迎身而上。

“轟隆”

巨響傳出。

整個宮殿,幾欲崩裂。

虛空不斷被兩人的力量所扭曲,似是隨時都要被撕裂開來一樣。

蒼茫的神力,不斷旋空而上,充盈在空氣之中。

兩人一招一式,皆引起宮殿一片震顫,一番激戰下來,直看得小老頭眉心緊皺。

八部鬼王所殘留的一縷殘魂,竟然能在這神殿裏頭,發揮出如此強大力量,難怪這神殿敢掛牌匾“鬼王神殿”,若換做是其他人,誤入這神殿之中,恐怕都要有來無回。

騰騰的聲威,悽絕千里,似是有夜鶯啼血一般,“死亡神斧”揮斬而過,半空之中,留下一道殘光,似是洞穿虛空,無盡的魔煞之氣,狂涌不止。

李長生面色越發冷峻,帶着不屈,彈指之間,風雲破滅,日月星海盪漾。

道門之力傾力而出,與魔影一時之間戰個不分勝負。

“天生人道,皇天萬物生。朝行三天上,龍神分路行。雷神通天起,風伯吹布雲。雨師灑甘露,霹靂震天庭。五龍來降雨,九江奔雨行。五湖行大霧,八風倒海行……摧山倒嶽,萬物齊生。上清有救,不可久停。急急如律令。

咒語響起,宛如洪鐘大呂,似是天音,貫穿蒼穹,淹沒所有淒厲的鬼嚎之聲一般。

悠悠深邃的聲音,震盪在整座宮殿之中,磅礴的氣勢烘托而起,如日月之光,普照四方。

一時之間,半空之上,奇景紛呈而出,瓊樓玉宇震天地而落,借萬物之勢而生,一股渾渾的威勢,宛如天雷之怒,萬道彩光飛濺而來,破滅星河。

衆生彷彿感受到這股巨大的威能,同跪而拜,煌煌之威,綻放萬里霞光,鋪天蓋地,無盡山河,似是被彙集在這強大的力量當中。

“皇天滅魔斬妖技?”

魔影此時此刻,身形微微一滯,閃耀着紅光的眸子當中,似是露出了一絲驚恐的神色。

他不敢相信,眼前的這個小道士,竟然能施展出這樣強力的神通。

道門三十六神技之一,皇天滅魔斬妖技。

神通一出,斬妖滅魔,威不可擋。

七彩神芒,從高空之中的瓊樓玉宇裏頭,閃耀而出,無盡的威勢滾滾凝聚,天地似是都被這絢爛的光霞所照亮一般,所有的黑暗如同被白晝驅逐,一瞬之間,李長生整個人的聲音,也像是被這無盡的虹光所完全淹沒融合在了一起。

風雲翻涌,光彩借神威而行。

氣勢浩瀚,山海破長空萬里。

九星霸體訣 世間萬物,所有的力量,仿若在這一刻,都如滄海一粟一般,變得渺小不堪。

小老頭此時此刻,已經看呆,整個人的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身軀竟然不自覺地顫抖起來。

這神通的力量,強大到令人窒息。

“不可能……這不可能……”

魔影發出了低沉地聲音,似是也不敢相信。

他不相信,竟然有人,能夠發揮出如此強大的術法神通。

他不相信,如今在這末法時期,還有人能斬滅自己。

即便他只是一縷殘魂,但他的本體,也曾傲視八荒,睥睨天下。

巨大的咆哮聲,從魔影的口中發出。

只看見他雙手不斷揮動着“死亡神斧”,浩瀚無邊的魔氣,從他的身軀之中狂涌而出,越發雄厚。

一時之間,百萬屍骸成山的畫面,再次在他的身後浮現而出,渾渾的魔威綻放千里,似與蒼天比高,與蒼茫大地比遼闊。

“死亡神斧”的威勢一出,撼動天地,似是有萬鬼齊鳴,同聲伴奏一般,橫掃八方,滅盡萬物。

WWW _Tтkǎ n _c o

滾滾聲威,盪漾而來,在天際之上,與那瓊樓玉宇分庭抗禮,不弱分毫。

在這八部鬼王留下的“神鬼圖界”當中,鬼道之術,能發揮出兩倍以上的威勢,而魔影手握“死亡神斧”這等魔兵,力量更是雄厚無比。

重重的魔威,旋繞而至,如同龍捲風一般,在整座宮殿之中,拔地而起。 恐怖的威壓,渾渾而至。

無限威能,似是澎湃萬千,如山呼海嘯一般,席捲轟鳴不止。

半空之中,金光閃耀的瓊樓玉宇,剎那之間橫壓而來。

整片虛空,寸寸崩裂,混沌之氣,浩浩蕩蕩衝涌而出。

“殺……”

魔影狂吼着,揮動“死亡神斧”劈斬而來,力拔山兮氣蓋世,一時之間,魔影黑髮倒豎,眸子之中,電光閃耀,浩瀚的魔威滾滾而出。

“轟隆”

巨大的聲響,頓時傳出。

只看見萬丈霞光一閃而來,一瞬之間,將高大的魔影,完全籠罩住。

一時之間,小老頭也驚呆了,倒吸了一口涼氣。

滾滾的威勢,重重疊疊,似大海一般遼闊,讓衆生顫慄。

……

鬼王神殿外頭,朝着這裏趕來的鬼王宗一行人,似是也感受到了這股浩瀚的神力,一時之間,也都怔在原地。

整座宮殿,不斷晃動,整個神鬼圖界,似是也要被崩裂一般。

這股力量,浩浩蕩蕩,驚顫了所有人。

“發生了什麼事?”

邙山鬼王臉色一變,連忙開口問道。

“不好……一定是那兩人,觸動了鬼王神殿之中的魔兵,此時此刻,怔在與老祖宗的魔影交戰呢!”青山鬼王震驚地說着。

通天鬼祖聽罷,冷冷一笑,說道:“就憑他們兩人,也想取走神殿之中的寶物不成?老祖宗的魔影,擁有本體的三成威力,強悍到了極致,我看這一次,不需要我們出手,這兩人便要葬身與神殿之中。”

“倘若真當如此,倒是爲我們省去了不少的事情。”一旁的夜行鬼祖沉吟片刻,也開口說道。

這神鬼圖界,乃是鬼王宗的重要之地,平日裏頭,沒有鬼祖們的允許,即便是鬼王宗的四大鬼王,也不能擅自進入此地。

如今,進來到這個地方,三大鬼王一時之間都暗暗吃驚。

“鬼祖,這鬼王神殿裏頭,只有‘死亡神斧’一件寶貝嗎?”

邙山鬼王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看向一旁的兩名鬼祖。

偏執大佬的暗黑新娘 鬼王神殿乃是這個結界當中,禁忌之地,四大鬼王雖然知曉這神殿裏頭的東西,但也從來未曾進去過,如今,既然來到了這裏,自然是想要問個清楚。

通天鬼祖冷冷一笑,說道:“當年老祖宗,將‘死亡神斧’封存在鬼王神殿當中,就是爲了掩蓋住這把魔兵的戾氣,不讓那道門祖師尹喜發現,後來……老祖宗見自己縱橫蜀川無敵手,於是便沒有再將這魔兵取出來,不過……據說這把魔兵,乃是由老祖宗親自分出一縷殘魂守護,厲害無比。”

夜行鬼祖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殘魂擁有着強大的力量,再配合‘死亡神斧’這一把魔兵,足以撼動人世之間一切大成修煉者,不過……這鬼王神殿之中,卻不僅僅只有這些東西。”

“噢?”一時之間,三大鬼王都怔了一下,臉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通天鬼祖冷笑道:“在鬼王神殿之中,死亡神斧、魔影,這些東西,都微不足道,唯有一件寶物,纔是老祖宗最爲看重的,也是當初老祖宗會在此處,設下神鬼圖界的原因。”

“這……”

lixiangguo

「噗……大石前輩。」和大石並排在另一邊坐著的越前轉過身子正好看見前輩的表情:「你不會這會開始緊張了吧?」

Previous article

“五穀豐登糧滿倉,要不要?”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