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六塊血海圖錄雖然分在六大家族之中,但其實最終這六塊血海圖錄要放在一起,才能知道這通往諸神領域的秘密的。

究竟應該有誰來決定這最終六塊血海圖錄由誰來拼,自然就成了這六大家族中最大的心事了。

後來連年的內亂之後,隨著一些雜姓家族漸漸的強盛了起來,六大家族家主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便開了一個極為秘密的會議。

內容大家就很難知道了,但卻產生了一個新的決定:每隔六十年,六大家族就會進行一次決鬥。

這次決鬥中,每個家族可派出十位本家族中的頂尖高手應戰。

最終的獲勝者,將在這六十年間,倘若有機會進入諸神領域,便由這個家族來拼六塊血海圖錄的碎片。

這個決定權也就意識著一旦可以進入到諸神領域的話,那麼最終掌握拼圖的家族,就會擁有絕對的權力,令自己家族進入諸神領域的人員更多一些。

因此,雖然說自從設立了這個六十年一戰的規定之後,各大家族平常的時候就安穩的很多,也就慢慢的重新控制了隱秘之地的重要地位,令那些較小的雜姓家族終不敢試圖搶奪那六塊血海圖錄的碎片。

但也同樣的,一旦開戰,必然是面臨著一場空前的浩劫。

畢竟這六十年來,誰也不知道哪一個家族會修鍊到什麼樣的程度,因此,這六十年期間,往往每個家族對本族的弟子們十分的苛刻。

當然也有一些忍受不了的人會做出一些叛逆的行為,這就意味著只有死路一條。

但凡任何一個家族中有人犯有叛逆行為,往往都會被拉到大街上公開處決。

處決的結果是極為慘忍的。認罪態度較好的,就會當眾給活活打死。稍微多說幾句的,便往往會被拉到萬蛇穴去,直接丟進去喂蛇。

很多人一看到那些蛇就直接給嚇暈了過去。而且死狀異常的慘烈,即便是下了地獄,那也會受到下面的眾鬼們的欺凌。

因此,在這個隱秘之地其實是極少有叛逆行為發生的。

偶爾有之,必然會成為各大家族的樣本。

今日這壯漢分明就是為了豎立這個樣本。因為不但是鳳家的人,其他一些家族也紛紛出來查看。

「許老六!你在幹什麼?」

忽然間,一個極為寒冷的聲音出現,接著,一個皮膚極為白凈的姑娘出現在齊天飛的面前。

齊天飛打量了過去:靈體境七層,年紀卻只有二十來歲,眼神中明顯的帶著一股殺氣。

鑒寶王者在都市 ,整個人都感覺不好了,但看了一眼齊圍有很多人,立刻挺了挺腰,底氣不足的說道:「陸大小姐,此人是我許家的叛逆,我怎麼處理他自然不必讓陸大小姐操心了。」

陸雅潔臉上一絲殺氣閃過,毫不猶豫的走到許老六面前,一把拉起倒在地上的那年輕男子說道:「表哥,你傻了? 夜虎 ?」

原來這年輕男子居然跟這陸雅潔還是表兄妹呢。

其實這六大家族也有一些麻煩在這兒。畢竟這隱秘之地最多不過十幾家,而其中一些家族人丁相當的稀少。

最為關鍵是的是,能進入這隱秘之地的男丁多一些,而女人卻很少。

所以這生育問題就成了一個大問題。畢竟要傳宗接代的。

所以這也往往會成為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而一些家族中的年輕子弟們,往往會不避諱家族中紛爭而聯結成姻。

只是聯姻之後,往往女人這方面是很吃虧了,一旦嫁入到男方家庭中,便永生不能再回到自己娘家去。

陸雅潔的母親便是如此。她本是許家的一位小姐,後來因戀上了陸家的一位公子,不顧家族的反對,執意嫁了過來,此後便一直沒有回去過許家。

隨著陸雅潔的長大之後,她的戰魂竟然是雪蓮。

雪蓮其實是一種特別沒有攻擊力的戰魂,可它卻具有一種極高的短時間內可以恢復的能力。

因此,哪怕是遇到高於自己的對手,無論受傷多麼的嚴重,只有沒死,陸雅潔都可以抓住機會迅速的恢復自己的修為。

所以說這也算是一個逆天的存在了。

十二歲的時候,陸雅潔意外得到諸神領域中一神人相助,賜予她一部天階下品之《冰雪無形劍》之秘技,陸雅潔頓時其修為迅速的得到了提高,在短短的十幾年裡,迅速的從凝血境修鍊到靈體境七層!

再加上了雪蓮本身的快速修復的能力,一般人很少願意成為她的敵人。 陸雅潔完全不管那許老六的臉色如何,直接走到那年輕男子面前,輕輕的扶了他起來。

許老六臉色鐵青,怒目而視。他很清楚,這個陸雅潔非但本身的修復功能很好,而且如果她願意的話,自然也可以利用自己雪蓮這個獨特的戰魂來為眼前的這個倒霉小子來修復的。

雖然陸雅潔很厲害,想要秒殺許老六那是簡直是太輕而易舉的事情了,但對於整個許家來說,那卻也不是輕易可以惹得起的。

畢竟這許家可算在整個隱秘大陸上號稱第一的存在了。

有這樣的一個強硬是的後台,許老六雖然很怕陸雅潔,但還是咬了咬牙,硬著頭皮上去說道:「陸小姐,這是我們許家的事情,希望你多擔待。」

陸雅潔一向是獨來獨往的,而且在整個隱秘之地也沒什麼人敢惹她,因此,此時她一手扶著那年輕男子,一面要跟許老六說話似乎很不方便。

扭頭看了一眼,看到的是齊天飛, 無敵拳王 :「幫我照顧好我表哥。」

齊天飛有些尷尬,甚至還來不及說什麼,那年輕男子已經歪倒在自己身上了。

正好那清瘦者就站在齊天飛的旁邊,見此情景,低聲吩咐道:「這是她自己推過來的,你儘管照顧她這個人就是了,對我們有好處的。」

聽了這話,齊天飛這才踏實了下來:畢竟自己初來這兒,很多的規矩不懂,沒必要為了一個毫不相識的人搭上自己的性命。

畢竟這隱秘之地的外面還有母親在日日夜夜的盼著自己回去,家裡還有隻有兩個月性命的爺爺在等著自己的解藥呢。

不過,既然是清瘦者自己說了,齊天飛也也就理所當然的扶著那年輕男人了。


許老六顯然是看到了眼前的這一幕,立刻高叫了一聲:「鳳猴子!那小子是我們陸家的叛徒!你敢讓你的人扶著?」

想不到這清瘦者叫鳳猴子,齊天飛肚子里想笑,臉上卻綳得緊緊的。這個人應該大約是知道自己的身份的,必須得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此時卻聽鳳猴子揚聲說道:「哈哈,許老六,你可是親眼看到的,這人可不是我們要出手相幫,而是陸姑娘推過來的。我的人還是原樣站在這兒的。」

許老六氣得哼了一聲說道:「鳳猴子!你這是擺明了今年想跟陸家搞在一塊兒對付我們許家了就是了,不用那麼多的借口。」

鳳猴子聽了,聳了聳肩,似乎有些無奈的說道:「你要這樣說的話,我也沒什麼辦法了。」

這話顯然確實是有想要跟陸家結成一條戰線的意思了。

那陸雅潔卻不顧這些,直接走到許老六面前,陰冷的口氣說道:「許老六,我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條是現在就滾,另一條是……」

一個「死」字還沒說出來,許老六已經拔腿就跑了。顯然,他是怕陸雅潔真的對自己動手的,一面跑,還一面大叫著:「陸雅潔!你等著,我會回去向家主報告的!」

陸雅潔揚了揚頭,不屑的說道:「隨你!」

說完,昂首挺胸的走了回來,用一種蔑視的眼神對鳳猴子說道:「這個人借我用一下。」

說完,鳳雅潔指著齊天飛說道。

齊天飛有些意外,但鳳猴子似乎對陸雅潔的一些奇怪形為早就習慣了,馬上打著哈哈說道:「陸姑娘,這個人是剛進來的,不懂事,我還是幫你換兩個人把你表哥送入府中好了。」

這本來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而且齊天飛現在又是鳳家的人,自然要聽從鳳家的安排。

哪知陸雅潔眉毛一挑,沉聲說道:「怎麼?我要用誰還要你來幫我挑嗎?就是他了!要麼現在就讓他幫我把人送回去,要麼我現在就打死他!」

這話說的!

齊天飛氣得臉色鐵青,直瞪著陸雅潔,冷聲說道:「對不起,陸姑娘,我想你搞錯了。我是鳳家的人,我應該聽從鳳家的安排。」

啪。

一個巴掌直接就打了過來,扇的齊天飛一個暈頭轉向,分不清東南西北。

陸雅潔哼哼了一聲說道:「好小子!想不到一個世俗中的人竟然是靈……」說到這兒,忽然間頓了一下,居然是凝血境九層!了不起!真了不起了!不過,小子,你一個區區的凝血境的人,我想要取你的命那是分分鐘的事情,要麼跟我走,要麼死。」

說完,根本不理會齊天飛的話,反而自己大踏步的往前走了,好像知道齊天飛必然會將自己表哥送回府中一般的。

齊天飛氣不打一處來,真想把那年輕男子一下子甩開。

倒是清瘦者皺了一下眉頭,看了一眼陸雅潔,眉角跳了跳,忽然微微一笑,拍了拍齊天飛的肩膀說道:「既然這樣,你就幫一下忙,把她表哥直接送到陸府吧。」

齊天飛雖然也想暫時離開這個鳳猴子一下,自己好想清楚接下來應該怎麼辦。但想要殺了他,那顯然是不可能的,畢竟他可是靈體境六層的。自己才不過是靈體境一層而已。

雖然玲瓏玉塔是超神級戰魂,在某些時候,是完全可以越級而戰的。


可是面對這樣強大的對手,那顯然是不大可能的。

只是他也絕不想成為那陸大小姐的跟屁蟲。

可鳳猴子既然命令自己這樣做,齊天飛也不得不暫時的聽命於他,一臉不情願的表情:「是。」

倒是有些剛進來的人則一臉羨慕的看著齊天飛,竊竊私語:「這小子可是交了桃花運了!一進來就被這麼漂亮的姑娘給看上了!」

「閉嘴!」鳳猴子可是靈體境六層,雖然那些人是竊竊私語,但怎麼能瞞得過鳳猴子呢?

他厲聲令那些人閉嘴之後,冷哼了一聲說道:「凡是在隱秘之地喜歡過陸姑娘的人,沒有一個人是全屍而亡的。」

這話可是嚇壞了所有人:這意思很明顯了,在這個隱秘之地,是斷斷不能喜歡這位陸姑娘的。死是一定的,但死得有多難看可就不一定了。

原來充滿了羨慕目光看著齊天飛的人,此時卻向他投去了同情的眼神兒。

齊天飛忍不住開口說話了:「鳳執事,你既然知道她是那樣的一個女人,為什麼還要我去呢?」

鳳猴子帶著淺笑說道:「這可不是我要讓你去,我可是替你說過話了的,不過,別人去了一定是死的,你卻不一定啊,你的名字可是叫做風清揚的啊。」

鳳猴子把鳳清揚兩字咬得特別的重,彷彿要故意提醒齊天飛似的。

齊天飛聽話知音,再看他那表情,便心下明白了:當著這麼多的人,他顯然是不想說出自己真正的身份來的,但他這樣的提醒自己,也分明在嘲笑自己:當年你父親能把我們的鳳家大小姐弄走,你搞不好也一樣會把這陸大小姐搞定的。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倒也未必會說出你的身份來呢。

齊天飛能夠明白他的意思,哼了一聲,扶著那年輕男人往陸家方向去了。

隱秘之地雖然只有十幾家,而且除了那陸鳳等六家之外,其他的幾家也都很小的,但這隱秘之地卻是極大的。

因此,齊天飛一直扶著那年輕男子走了很久,也沒找到陸家到底在哪兒。

齊天飛鬱悶死了:看起來這陸家大小姐真的牛叉叉啊!難道要讓自己扶著這該死的小子累死嗎?

正想著,一輛華麗的馬車直衝著他奔了過來。

看到那馬車來的飛快,似乎就要撞上了一般的,齊天飛正在想這要自己逃走還是要帶著這小子一起逃呢。那車夫卻一甩鞭子,那看起來飛一樣的馬車立刻就穩穩的停在齊天飛的面前了。

齊天飛一下子就驚呆了:這隱秘之地的馬也這麼的不一般啊!居然可以在瞬間停下來!

那馬車夫卻冷眼打量了他一眼,沒好氣的說道:「小子,看什麼看?汗血寶馬沒看到過啊?」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汗血寶馬啊!

齊天飛一陣狂汗!這馬長得真是那個帥呆了,而且看它這奔跑的速度,絕對不亞於前世的那種四個輪子的寶馬!

最為關鍵是這:這馬吃的可是草,而前世的那四個輪子的寶馬一年光保養費得多少錢啊?

齊天飛心中忽然間閃出一個可笑的念頭來:我應該把這汗血寶馬帶一對回去生它一群群的,肯定就發達了!

啪。

正當齊天飛肚子里得意的笑時,那車夫一鞭子就照著他臉上甩了過來。

齊天飛完全沒有想到,臉上立刻就火辣辣的一片,伸手摸了一把,竟然有血!

齊天飛憤然間就怒了,剛要動手,忽然間想到這兒說不定還會有鳳家的人,萬一自己這靈體境的身份被人看穿,那肯定是麻煩大了。

其實還有一層就是:這車夫竟然也是個靈體境三層的傢伙!就算自己用本身的戰魂的話,也未必是他的對手呢。

想到這兒,齊天飛心裡頓時就冷了一下,伸手摸了一把,沒奈何的自嘲了一句說道:「幸好這不是一個看臉的時代,而是一個看實力的時代,只可惜我這英俊瀟洒的臉上就要留下疤了。」

「嘰嘰歪歪的說什麼呢?」那馬車夫不客氣的說道,「再不上車,我把你右臉也來一道!」

齊天飛聽了,立刻二話沒說,扶著那年輕小子就跳上了馬車。


鳳猴子看到那馬車載著齊天飛絕塵而去,臉上流露出一絲古怪的表情來。 齊天飛隨著那車夫往陸府疾奔而去。

這隱秘之地大多是山路,極少有很平整的道路。

然而,無論是這駕車的車夫,還是前面正在奔跑著的汗血寶馬,似乎對這些崎嶇的道路十分的不在意,跑起來如履平地一般的。

車廂里的年輕男人居然在心情安靜下來之後,安安穩穩的睡著了,好似完全不在意這外面發生了什麼似的。

齊天飛有些鬱悶:這馬跑在這山路上居然都這麼平穩,看起來,這隱秘之地果真不一般啊,只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平安的走出去呢,更不用說要想辦法進入鳳府偷取解藥了。

正在胡思亂想之際,馬車忽然間放慢了速度。

齊天飛抬眼看去,只見前面似乎是一座宮殿一般的,遠遠的看著,便是一片連著一片的宮殿坐落在一座山頂之上。

好雄壯!好威武!齊天飛不由得心中讚歎道。

車夫已經停了下來,沒好氣的對齊天飛說道:「行了,你下來吧。」

齊天飛哦了一聲,馬上就跳下馬車來。

立刻就有人走了過來,看了一眼裡面的人,顯然是認識的,露出驚訝的表情來說道:「原來是他啊。」

然後沖著自己後面招了招手,後面馬上就過來幾個人將那年輕男子帶走了。

看到自己已經將那年輕男子送到目的地,齊天飛微微的鬆了一口氣,便打算按原路返回去。

想要馬車是肯定不可能的了。不過這些山路雖然看起來很崎嶇,對於自己來說,也不算什麼的。

所以齊天飛就打算自己回去算了。

身形一動,剛要離開,一根長鞭向他兜頭卷了過來。

齊天飛本能的躲了出去。

那車夫一驚,見他那速度極快,完全不是什麼凝血境九層的步法,立刻大叫了一聲,再次向齊天飛甩了過來!


lixiangguo

「有時間聯繫我。」科洛莫瑞茲隱蔽的往楊廣手中塞了一張紙條,眨眨眼,就退到了一邊。她也知道楊廣這是要馬上離開了,但她這邊還有約會,而且這麼多記者跟著也不方便,所以直接交給楊廣一個聯繫方式。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