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畢竟星辰體這種東西。

幾乎是能夠模擬真正的人類的。

諾亞唯一有些納悶的是,這麼多的人,難道就他們兩個看出了不對?

周圍可是還有不少教主護衛存在的。

文森特還有卡特琳娜兩人,更是在隊伍最前方。

仰望着台階上的皇帝。

那空艇現在已經充氣完成。

假皇帝的演技,雖然是假貨,但是講台詞的功底卻和真的一樣。

至少如果只是光看表面的話,完全看不出破綻。

特別是現在這裏,不少的人,還是那種沒有親自接觸過皇帝的。

而艾登和諾亞之前都是有秘密授勛儀式。

會見過那位的。

加上他們的本來就知道這些事情。

所以只要皇帝有一點反常,他們就會在這個人身上找到很多的蛛絲馬跡。

但是一般人回去懷疑嗎?

諾亞默默的在心裏對自己說道:

「說到底人還是有思維慣性,不可能像是機械一樣。」

「看不出,或者下意識的忽略掉細節。」

艾登對諾亞這時候壓低聲音說道:

「今天他越正常,就是越不正常的表現。」

「可惜沒有其他人看出來。」

不過就算是有人看出來了,就比如他們,也不敢說的。

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

「我們確實沒想到,皇后竟然用這招,強行破局。」

諾亞和艾登兩人朝着角落處慢慢挪動。

諾亞一邊給艾登小聲的說道。

現在參與的人,基本上都到齊了。

諾亞他們這局反而被皇后直接破了。

假皇帝的演講,已經到了最後關頭。

諾亞對艾登說道:

「事已至此,待會兒飛艇上跟緊我,如果發生什麼變化,第一時間用你能夠將人癱瘓的龍語魔法。」

艾登點點頭。

兩人隨後將目光投向皇后的車輛上。

這時候,假皇帝按照流程,已經演講完畢。

從助手的手裏接過名單。

開始點名。

點到的人,就會先到皇帝腳下單膝跪地行騎士禮儀。

在周圍照相的人拍照后,然後登上飛艇。

最先點到的人,是聖光教廷的一批。

畢竟是五大教廷之首。

他們的人也是最多的。

看着一個個人上前單膝跪地,對着假皇帝行禮。

照相機的閃光一下下晃動。

艾登在諾亞耳邊吐槽道:

「搞的就像是真的一樣。」

諾亞看着假皇帝的表演,頓了頓,然後回應道:

「現在所有人都認為他是真的。」

「那麼他就是真的。」

「只是不知道真的那位,現在到底怎麼樣了。」

「我現在甚至懷疑皇宮裏,已經全是星辰體了。」

艾登摸著鼻子,看着大哥文森特率先上台。

在進入艙室的時候,還對諾亞他們揮了揮手。

他吐槽道:

「就連文森特這種細緻的人都沒看破,你說的全皇宮都是星辰體,我覺得也不是沒有可能。」

……

聖光教廷的人完畢后。

就是銀月教廷的人了。

沒想到第一個人,就是諾亞。

他被喊道后,微微一愣。

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遠處皇后所在的車輛。

帶着荊棘手環加上烈陽主神祝福的眼睛,他看到那邊的精神力,明顯出現了高能量的波動。

看來對方確實將他當做是心腹大患。

就連聽到名字,精神力波動都高了不少。

諾亞上前,配合著星辰體的假皇帝走了一套流程后。

也進入到了艙室里。

發現這裏竟然是上中下三個隔層。

除了這個巴士一樣的結構。

進入飛艇后的第一個感知。

就是發現四周的金屬牆體上,有不少的魔法符文。

他們密密麻麻的刻寫鑲嵌在金屬上。

看樣子有些是加速的,有些是加固的。

至於看不懂的,諾亞神格也沒反應。

不過他明白。

這些東西都針對內部的。

諾亞發現裏面的座位有些類似於前世飛機的經濟艙。

而且像是為了保證艙室的硬度。

還在裏面用鋼鐵隔開成了數個區域。

諾亞進去后就被引導到了中間的艙室里。

在這裏,他透過玻璃朝着外面看去。

看到還有不少的人在朝着這裏走來。

今天的年輕精英少說也有四五十個。

這都是臨時加人的功勞。

等到艾登上來后,諾亞對着他招招手。

然後兩人起身,朝着后艙室走去。

找到了和文森特在一起的卡特琳娜。

他們正在和幾個熟人打招呼。

諾亞和艾登兩人看到他們后,沒有說話。

而是對着他們打了個眼神。

這兩人一愣。

看到兩人來找他們。

這兩位站了來。

並離開座位,和他們走到一起。

找了周圍沒有人的空位子坐下來。

「怎麼了?」

文森特對着艾登問道。

而卡特琳娜看向諾亞。

臉上帶着詢問的表情。

諾亞對着艾登打了個眼色。

後者埋下頭,悄悄的觀察了一下周圍。

然後對着這兩位小聲說道:

「你們看出來沒有?」

文森特和卡特琳娜一臉懵逼。

他們對視一眼后,對着艾登問道:

「看出什麼了?」

艾登指了指窗外正在朝頂上那層走去的皇帝,然後壓低聲音說道:

「陛下是假的。」 看助理把門給關上了之後,某人從口袋裡,取出他已經帶在自身上多到的飾盒。

長指輕輕地推開,裡面那條精緻的項鏈,仍安靜地躺著。

「送禮物嘛,要出其不意,還得在她正開心的時候送,那樣的話,就是錦上添花,她會更開心的,並且會記住你的好,情緒要是高漲的話,還是主動摟住你,不停的親吻……」

那天晚上,歐陽澤那傢伙的提議猶在耳中。

然而可笑的,他還真的信了歐陽澤的邪。

只不過,最近他每次跟顧汐獨處時,覺得情緒到了、氣氛到了,卻老是被打斷……

想要哄他女人高興,給她一個驚喜就那麼難嗎?

他這點小驚喜,還沒有送出去,倒是給了他一個「大驚喜」,安漠離就是漠年。

這件事,顧汐知道嗎?

霍霆均想起那天,他和顧言希提起要翻漠年「老底」的時候,顧汐欲言又止的反應。

或許,她早就知道了,安漠離就是漠年。

為了證實自己這個無聊的猜想,霍霆均竟然無聊地給顧汐打去電話,想要求證。

電話響到最後,正當他以為,她正在忙,沒空接聽時。

「喂,霍霆均,怎麼了?」她柔柔的聲音,響在他的耳畔。

聽聞她這溫柔的腔調,霍霆均心情平白好了那麼一點。

lixiangguo

孔方的眼中有着說不出的羨慕,城裏,這個字眼,彷彿就是生命的保障。

Previous article

然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