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男的留下,女的出去……

她很無奈,很想幫助可憐的女孩兒。要想幫助女孩兒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那個克隆體女孩。可要是找到克隆體女孩,還是不能解決根本……

她秀眉緊鎖,快步對着病房走去。就在幾秒鐘間,她暗自做了一個抉擇。 都市無敵神醫 從她堅毅中帶着幾分倔強的目光中,不難看出這次拼了命也要出去的決心。受夠各種壓力和屈辱,是時候應該反駁一回。

蔣蓉在極力阻擋外面那些形同殭屍的‘人’衝進屋裏來,賀鵬飛則不厭其煩的唸叨那狗屁不通的經文。這些形同殭屍的‘人’不知道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近距離嗅聞着來自他們身上的惡臭味,就讓人有一種想嘔吐的衝動感。

看他們呲牙咧嘴,露出來一顆顆尖利就像鋸齒一般的牙齒,就會情不自禁的聯想到鋸齒在撕裂皮膚那種痛楚感。就足夠讓人害怕得難以復加。就更是不敢想象這些東西在接觸到他們時,究竟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件。

賀鵬飛閉眼唸叨着經文。

蔣蓉左右兼顧,時刻提防。

最終,那腐朽的木板門,禁不住外面的巨大沖擊波。‘咔’一聲碎裂的巨響,房門豁開……蔣蓉見狀,腿肚子一哆嗦,拉住呆如木雞的賀鵬飛就跑……

他們倆是捨棄被沖垮的破門,跑到另一間屋子的門前,拉開房門不要命的撒腿就跑。那些殭屍似的人羣,行動究竟沒有他們倆敏捷快速,當他們倆跑出門口,經過那懸吊在半空的乾屍,跑出院壩門口時,那些殭屍才慢吞吞的扭轉身子,張牙舞爪的追隨而來。

害怕啊!蔣蓉心裏默默唸叨:媽媽救我……

趴伏在女人身上的女孩,口裏呢喃道:“媽媽救我。”女人深知,克隆體女孩此刻的處境,那些因爲實驗失敗的廢物新生人類體在追逐他們。

一旦克隆體女孩斃命,那麼趴伏在肩膀上的她,也會死亡!她們的基因相連,各種信息和思維幾乎一致。女人眼裏噙滿淚花,想要跑……無奈肩膀上有重負,不能跑……只能輕聲安慰道:“媽媽來了,孩子你要挺住。”

前面就是小樹林,蔣蓉充滿希望的看着小樹林。賀鵬飛吭哧吭哧,累得夠嗆!此刻他才知道,這丫頭的厲害。她可是賽跑亞軍……

跑進樹林,光線更暗,一丈遠的距離都看不清楚狀況。他們倆只能說是,手拉手,不敢鬆開,一步步試探着進入樹林。

女人是走的捷徑先兩分鐘進入的樹林,她只能躲避在這裏,等克隆體女孩的來到。因爲在樹林外,有天羅地網般的紅外線磁力感應器。

終於聽到細微的腳步聲,女人欣喜的扶住趴伏在肩膀上的女孩,帶着希望的目光看向遠處。

剛剛爬上半山腰,缺少鍛鍊的賀鵬飛,一個不小心,失足踩空……連帶蔣蓉一起滾動而下,一陣跌跌碰碰滾重新滾落下樹林邊緣。

賀鵬飛和蔣蓉在滾動時,各分東西!

蔣蓉晃晃悠悠的睜開眼,看見一個模糊的影子在眼前晃動,嚇得她呀一聲再次暈厥過去。

賀鵬飛醒來時,發現蔣蓉就在身邊。他苦笑一下,伸出手指,彈掉她鼻頭上的塵土。奇怪的是,他們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在山洞裏了。

這這一刻,賀鵬飛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活化石的門嶺村莊和那座白色的建築,都位於兩座高山的峽谷之間。兩座山峯相互搭篷,就像一線天那種,下面就是極陰寒之地。只有在晨曦初出時,下端纔有一絲兒微微的光亮,過後幾乎都處在暗黑中。

蔣蓉手腕纏繞着紗布,賀鵬飛輕輕的托起她的腰部,摟住慢慢離開了洞口。

白色建築裏,女人默默無語的守候在病牀上,還沒有醒來女孩的身邊。就在幾分鐘前,她把她腦海的記憶全部清除,讓她給另一個女孩的聯繫紐帶自動切斷。

她輕輕俯下身,吻了一下女孩的額頭,心裏說:謝謝你,好女孩,媽媽會一直愛你。就徑直開門走了出去,她要去搭救另一個朋友。 018 技高一籌

會議室。大屏幕畫面裏。蔣蓉和賀鵬飛一起逃跑的情景。都一一被在會議室的幾個人看到。鷹鉤鼻不動聲色。複雜的眼神。目睹兩個孩子勝利大逃亡的整個過程。

佝僂老頭。面露微笑。掩飾不住的欣喜之色隱藏在那溝溝壑壑的皺紋裏。乾枯筋裸的雙手。神經質的抖動着。畫面裏逃亡的細節。他是一絲不苟的看完。可以用克隆體昇華逐漸衰竭的生命。已經不是祕密。不過在他心裏卻有另一個不爲人知的打算。

在樹林裏。有他的人。不需要大費周章。就可以手到擒來四代新生人類體的活版本。他卻忽略了。之前進來的搭檔男女中。那位女人最後去了什麼地方。目前他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新生人類體迴歸大本營這件無比激動人心的大事中。其他事暫時擱置。都不是很重要關注目標。

他深陷的眼窩。細小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轉動。不易察覺的掃視了一眼兩個合作伙伴。一位是專攻基因學臨牀研究醫學界怪伽袁野。另一位。就是那位鷹鉤鼻。白種人約瑟夫。也是神祕組織的頭目。他今次來加入研究克隆體組織。是有目的的。

s國人種在走向衰敗。低劣期。雖然他們的領導。對此作了相應的對策。嚴禁身體有缺陷的男人。女人結婚生子。可還是屢禁不絕一些畸形的新生兒。以及一些智障兒誕生。

曾幾何時。接生的醫生。在接到上級密令一旦發現這些不正常的新生兒出現。就採取非常措施讓他(她)夭折在萌芽期。殘忍了扼殺了無數來到人世間還來不及呼吸一口新鮮空氣的嬰兒。並且被棄之在臭水溝。荒山野嶺等偏僻區域。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s國領導眼睜睜的看着。人口驟降。人種將要面臨滅絕期。一個個心急如焚。不得以花高薪聘請有能力改變這一切的能人異士來想辦法。聘請的範疇。不分國籍。反正是能者多勞。

約瑟夫有着睿智精明的頭腦。對於生物的新陳代謝頗有研究。 極品妖孽養成系統 爲了名利。金錢。他毅然應聘s國高薪應聘計劃。

s國悄悄對全世界的人種。種族進行暗地調查。調查範疇。體質。精神。膚色。文化涵養等……結果這一查下來:a國屬於開放性種族。有艾滋病氾濫的趨勢。b國人種太雜。不適宜基因配對。c國人太過暴力。光是恐怖組織就把國家搞得烏煙瘴氣的。最後。s國終於看中cn國人種。

cn國人種堪稱世界人口繁殖率居高位。第一時間更新因爲國策嚴格。人種最乾淨。無論是膚色各方面都給s國比較接近。也是最具備基因配對。

可是cn國怎麼可能答應這一過分的要求。s國頭腦。苦思冥想最終擬定出一個自以爲是天衣無縫的計劃。那就是。新生人類體基因配對計劃。

賴老就是那位佝僂着腰。滿臉皺褶的老頭。也就是誌慶他們在活化石門嶺村莊看到的那個人。只不過那個不是他本人。而是新生人類體的第一代產物。也就是他們的失敗品。蔣蓉克隆體是第四代。看她的適應週期。都是他們所期待。也是令人無比振奮的好兆頭。

物以類聚。各有所求。賴老有錢。害怕衰老病死。一次偶然的機會。認識了來自s國家的約瑟夫。並且間接認識了那位怪伽奇才。

誌慶的猜測沒錯。賴老就是偷竊罕見礦石發的跡。因爲事關重大。他不敢回到家鄉。只能躲藏在遠方默默思念家人。直到有一天。他偷偷潛回老家時。才發現那裏已經變成一片廢墟。他只看見快要倒塌的房屋。卻怎麼也找不到妻兒的蹤影。

他也想到死。就在縣城購買了一副棺木。弱斃在棺木裏。卻被無意間來門嶺村莊的新生人類體第四代蔣蓉克隆體攪擾了計劃。

無奈何。他只好把棺木拖到別處。連夜返回白色建築裏。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此刻。他面對被捆綁在木板凳上的誌慶。冷眼旁觀……

誌慶已經到了不惑之年。所以他的基因已經是衰老階段。不適宜配對。要不然也不會被囚禁在這一間密室裏。

約瑟夫和怪伽去查看回歸的四代新生人類體。

賴全忠想要出誌慶口裏探得在丟失那幾塊礦石之後。國家有沒有采取強硬的措施。(槍斃什麼的)

陰森森的走廊。昏黃的燈光。四處都是陰暗的陰影。在燈光的映照下凸顯出強烈的視覺反差。恍如來到地獄一般。

狼性總裁強索歡 因爲長期缺乏光照。生活在白色建築裏面的研究人員。一個個還真的就跟殭屍那般沒有區別。白森森的臉。連手指都白得就像泡在水裏久了有些浮腫那樣子。

賴全忠終於等到誌慶的神智清醒。

想動動。卻發現繩子勒得夠緊。幾乎不能動彈一下。微微擡起頭。眼前站着一個矮小。有些畸形的佝僂老頭。再定睛一看。丫的。這不就是那位接待他們的怪老頭嗎。

“放開我”誌慶低聲咆哮道:“你這個鬼。放開我。你們把我養女給那個男孩子怎麼樣了。”

賴老頭。饒有興味的看着他。一聲不吭。完全就像在欣賞一隻困獸那般。

“賴全忠。你這個敗類。卑鄙無恥的小人。爲了名利。金錢。你居然置家人生死不顧。躲避在這裏偷偷摸摸過一生。算什麼男人。”

賴全忠漠視的神態。端坐在椅子上。一手杵着柺杖。一手端起旁邊的那杯茶。有滋有味的抿一口。

看着他這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誌慶氣得乾瞪眼。倏然。他眸光一閃。恍如看見門上方玻璃處有人影一晃。房門隨即輕輕一彈。鎖舌彈出。

一纖細的身影。猛不丁的一把掐住賴全忠的脖子。並且低聲在他耳畔說道:“賴老。對不起了。我要借用你一下。”

“你想作死。敢打我的主意。”賴全忠沙啞的嗓音。實在是難聽。聽得志慶渾身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活脫脫就像聽到鬼哭狼嚎似的那麼滲人。

誌慶認得這個突然出現的女人。她就是冉琴。

“冉琴啊。”誌慶硬嚥着。看見冉琴。他就覺得自己對不起她。居然不小心把蔣蓉給弄丟了。莫名的愧疚感。折騰得他心如刀絞般難受。鐵骨錚錚的漢子。眼淚水就像絕提的洪水嘩嘩流淌下來。冉琴見狀。暗叫不好。這個時候可不是哭的時候。得想法出去纔是。 019 人性極致

約瑟夫和袁野以及那位還沒有透露真實姓名的男人,一起去了si病房。si病房是專門用來觀察成型有過外界經歷,各種條件比較優秀的新生人類體觀察室。

世間萬物都存在一個不能避免的弊端,即使你可以攻破新陳代謝的難關。卻還是無法禁止它整個身體機能在過度付出腦力,勞力之後出現的疲勞,倦怠症狀。

s1病房轉彎就到了,病牀上躺臥着太過勞累和過度消耗體能,需要休息的克隆體四代‘蓉f4’。記憶緩存器,慢慢轉動着,無聲的在搜索她所經歷過和所去過的地方。

灰白色9英寸的屏幕上,除了幾個跳躍閃爍的白點外,沒有其他……

約瑟夫對於這邢體都不感興趣。他感興趣的是,袁野在研究和臨牀試驗所留下的記載和各種數據。數據以及其他新生人類體的研究在約瑟夫認爲,應該屬於他個人的私有財產。他會以此和s國達成共識,從利益,權威等各方面有利條件下,成爲所有新生人類體的慈父。

袁野卻不這麼認爲,他覺得既然是合作關係,那麼就得三人均分這種成果。他想用此數據換來更多的利益,想成爲賴全忠那種一夜暴富的雹戶。

賴全忠不動聲色,暗地裏卻在打着另一個如意算盤。新生人類體第四代的成功,意味着他不會老去,也意味着他的家族會在不斷繁衍中。而且沒有那種十月懷胎的麻煩和週期轉換,只是簡簡單單的利用袁野記載的各種數據,就可以延緩生命。他自私的想;這種數據應該是一個永久性不爲人知的祕密,應該屬於他賴姓家族。在以後的日子裏,他會成爲萬萬歲,甚而至於不止這個年輪。

佇立在一旁,一言不發的男人,冷着臉。心裏卻在想着另外一件事,這件事讓他有些心煩意亂,不能安靜下來關注‘蓉f4’四代的記憶掃描。

勉強的牽扯出一絲僵直的微笑,歉意的口吻對約瑟夫說道:“先生,我去衛生間一下。”

約瑟夫的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過記憶掃描器,只是眼角微光閃動了一下。從喉嚨裏滾出一個在簡單不過的字“嗯。”連正眼都懶得看着這個十分虔誠的門徒一下,繼續專注的盯着儀器等待振奮人心的那一刻來臨。

賴全忠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平日裏看是弱不禁風的女子給挾持。他顫巍巍的被對方掐住脖子,不敢動彈一下。

誌慶終於可以活絡手腳,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冉琴,你看見蔣蓉他們沒有?”

冉琴眼神暗示,別提那事!面子上卻一本正經道:“先生,你認錯人了。”她不能告訴誌慶,自己在這裏代號是蝙蝠千代。改名字是約瑟夫規定的,凡是拜在他蝙蝠社團的,名字裏都得帶上一個蝙蝠名稱。

她是在得知蔣蓉不是親生女兒後,悲痛欲絕,無可奈何答應了丈夫的要求,一起來加入這個邪惡組織的。在這裏,她可以親自看着女兒長大,可以給她關心和母愛。可就是沒有機會救她出去,初來這裏時,得不得起碼的信任。

她想的是,潛入這個組織,等有朝一日揭發和曝光他們。可是事情,根本就不是想象中那麼簡單,可以自由出入。進來這裏,就得換上他們組織特別製作的跟蹤辨別熱量工作服。

工作服是根據你錄製下的體能熱量量身定做,無論你走到那,你的一切行蹤都在他們的掌握中。這鞋先進科學技術產品,都拜約瑟夫所賜,包括新生人類體所需要的構件和配備設施都是他靠空運送來這裏。

據國目前的條件,還不具備發明這些產品。所以約瑟夫在這座白色建築裏,最具權威性和發言權。

袁野跟老牛似的在實驗室,成年累月的勞作,研究!

賴全忠來來回回行走在白色建築和他精心設計的門嶺村莊中。他妄想在以後的日子裏,可以用自己製造出來的新生人類體填塞滿,門嶺村莊空蕩蕩的屋子。

他把自己的克隆體放在門嶺村莊,讓他自生自滅……他還得繼續期待,袁野能幫他完成最後一個願望,那就是靠四代新生人類體,版本‘蓉f4’與自己的基因配對,誕生出一個新生期的賴全忠來。

要想挾持賴全忠保護誌慶離開這裏,就必須得經過新生人類體的觀察室。雖然她早就安排好一切,把一具還是雛形,沒有思維,沒有能量的克隆體放置在女兒原來躺臥的病牀上。但是時間不宜過久,久而久之就會被人發現。

果然,在她挾持賴全忠,身後緊緊跟隨着誌慶,經過這裏要到出口時。丈夫蔣帥,突然從病房裏退了出來。 一胎雙寶:總裁大人請溫柔 一眼就看見她,頓時惱怒的直視,定住在原地。

四目相對,各持己見。冉琴倔強的傲氣,是不容忽視的。

蔣帥不死心,想要用感情招數打動她“琴,別這樣,你看我們馬上就大功告成。你不能胡鬧,胡鬧下來就功虧一簣了。”

“哼!你做你的白日夢吧!是你成功?還是他們成功,我想你比誰都清楚。忠告你一句話,不管你愛聽不愛聽,你將會是他們的傀儡。”

“你瘋了,琴,賴老不會生氣的,你先放開他。他可是我的義父,我的義父也就是你的義父,義父曾經答應要把他所有一切都無條件的贈與我們的。”

被掐住脖子的賴全忠,強忍怒氣。故作沒事狀對蔣帥的話,投以一抹讚許目光,鼓勵他繼續遊說下去。

冉琴很淡定的樣子,對於丈夫的話,嗤之以鼻。不輕不重的口吻說道:“蓉蓉的親生父親,就在附近。你應該清醒的面對和反省一下,這麼多年來,你所做的事,所走的路,都是背道而馳的,是要遭到報應的。”

蔣帥覺得冉琴是在故意拖延時間,但是讓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她應該想法儘快離開這裏纔對。又怎麼會故意拖延時間呢?莫非她……驀然,他想到一件事,不由得緊張的看向病房。病牀上那個女孩,一直保持原有的姿勢,沒有動彈一下……天!

“你把她送那去了?”

“她去了應該去的地方。”冉琴露出勝利者纔有的微笑道。

,! 020 難辨真僞

是啊。這麼多年來。她一直想偷偷嘗試想要救出女兒的計劃。可是每一次都不告而終。每一次的計劃都夭折無法實施。

在最近這段時間。有可能是她安於現狀的狀態。讓他們徹底的對她放鬆了警戒心。開始信任她。讓她接觸一些新生人類體的臨牀試驗。也在這個時候。她沒有繼續穿上那件讓人十分窩火的高科技防備衣。

“你把她送哪去了。”蔣帥最終失去耐心。大聲咆哮道。他的聲音。在幽暗的走廊裏傳得好遠好遠。

誌慶笑了。笑得很開心。他從他們倆的對話中。好像明白了什麼。那就是蓉蓉已經被救出去了。沒有了後顧之憂。那麼就勇敢的面對一切吧。來吧。讓暴風雨來得更猛烈一些。

賀鵬飛抱住這個輕飄飄幾乎沒有什麼分量的女孩。感到奇怪。她可是在校賽跑亞軍的。體重怎麼可能怎麼輕。再定睛看她的面龐。皮膚白的透明。一點血色都沒有。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不知道怎麼回事。先前還給蔣蓉玩笑的他。在看見她這一副病西施的模樣時。 草木一秋 心莫名的酸楚起來。鼻子酸溜溜的。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幸虧的是。蔣蓉體重很輕。走走停停的也不覺得累。在陰暗的山洞裏冷幽潮溼。山洞外。卻是一片豔陽天。

當賀鵬飛看到外面一片光明時。委頓的情緒霎時高漲……就在這時。受到陽光刺激的蔣蓉倏然醒來。第一時間更新啓開蒼白得看得見毛細血管的眼眸。虛弱的動了動淡紫色的嘴脣。探究的目光看着賀鵬飛。極力掙扎想要下來。

“你是誰。”聲音柔細。跟蚊子聲音兒似的。聽得賀鵬飛心裏又是一酸。輕輕把她放在地上扶住。

“蓉蓉。以後我不欺負你了。別假裝不認識我好嗎。”

蔣蓉眯眼躲避太陽光。手搭涼棚。眨巴着眼睛。扶住洞口冰涼的石壁道:“我真不認識你。”然後看向山下。納悶道:“這裏是什麼地方。”

聽對方這麼一說。再看她不是撒謊的樣子。賀鵬飛心裏一冷。暗自道:“難道這就是陳叔叔說的洗腦。”想到這兒。他苦笑一下。回頭張望一眼深邃的山洞。擔憂的眼神對蔣蓉說道:“咱們得儘快離開這裏。”

“哦”對於突然獲得的自由。蔣蓉有一種難以置信的感覺。她幾乎沒有希望到會從那間可怕的禁閉室出來。第一時間更新此刻出來。是媽媽安排的。眼前這位是誰。她都一無所知。不過之前在媽媽帶她出來時。附耳告訴她。如果可以離開。無論如何都要遠離那白色建築。否則她的一生。都會葬送在那裏。成爲他們永久性的試驗品資源能。

賀鵬飛對這裏不是很熟悉。那一晚莫名其妙的追逐到這兒。此刻還是得一路觀察才能順利下山。也不知道在半途。會不會遇到什麼不好的事情。

蔣蓉很感激這位胖嘟嘟的男生。她主動伸出纖細。白皙得透明的手。蒼白的面龐。努力擠出一絲笑意道:“你好。我是蔣蓉。請問你是。”

‘噗’“我知道你是蔣蓉。我是你學長賀鵬飛。那丫的。你真的記不得我是誰了。”賀鵬飛仍然不放棄最後的希望。期待的反問道。

蔣蓉迷惘的眼神看向遠山之處。心裏激動萬分。這就是大自然的空間。微微閉眼。享受模式。貪婪的呼吸一大口新鮮空氣……

賀鵬飛看得癡了。好純美的女孩兒。雖然臉色蒼白得可怕。可是她的一顰一笑依舊那麼動人。

下山倒是順溜。順溜得賀鵬飛有些質疑。看這個神祕的山洞。也不是像是沒有人踩踏過。爲什麼他們倆在山洞就沒有遇到其他人。

攙扶着蔣蓉。進入樹林。賀鵬飛倏然想起在山洞那邊。那些如同和灌木叢基本相似的畸形樹木。它們長期沒有吸收到充足的陽光和露氣。還沒有這裏的灌木叢旺盛。

下山的路凌亂不堪。幾乎沒有踏足之處。只能拉住樹木一步步的下移。這腳下。鞋子早就粘滿的黃褐色的泥巴。跟草鞋蟲似的。每提一步就感覺很沉重。

賀鵬飛漫不經心的擡起頭一掃。眼珠子突然定住。他看到一抹身影。第一時間更新很迅速的閃避在一顆樹後面……心咯噔一下。有些緊張的對蔣蓉說道:“小心。前面好像有人。”至於是什麼人。他還不敢肯定。不過這裏應該比山洞那邊安全點。

警惕的慢慢蹭下去。視線胡亂的瞄。想要看清楚那個躲避在樹後面的是誰。不知道是賀鵬飛盯着那個地方。讓躲避在樹後面的人。無法脫身。還是別的什麼原因。他居然自動走了出來。這一走出來。賀鵬飛就欣喜的大叫道:“鍾叔叔。”

走出來的原來是鍾奎。這可是賀鵬飛沒有想到的。

蔣蓉很奇怪。低聲問道:“誰。”

“鍾奎。你大叔啊。”

“我大叔。”蔣蓉蹙眉。細細思量。爾後擡頭狐疑的看向走過來的鐘奎。

“你們好啊。孩子們。”鍾奎大馬金刀的走到他們倆面前。笑嘻嘻的喊道。

賀鵬飛覺得好奇怪。鍾奎叔叔可是從來沒有這麼笑過……“你是誰。”

“嗨。”鍾奎故作生氣道:“你不就是賀鵬飛嗎。還不認識我了。”說着一下子就拍打在他肩膀上。很親暱的樣子又看向蔣蓉道:“蓉蓉。你沒事吧。”

蔣蓉不知道對方問沒事是關於那件事。她模棱兩可的敷衍道:“沒事。”

這下好了。有鍾奎叔叔幫忙。賀鵬飛可以大大鬆口氣。三人相互攙扶下山。容易多了。不一會就到了山腳下。

賀鵬飛說要去小解。

留下鍾奎好蔣蓉在原地等他。

蔣蓉依舊很虛弱。靠在樹杆上實在是不想動彈一下啊。

鍾奎忽然露出一抹怪笑。對着她走來。並且一邊走。視線木木的盯着她看。看得她心裏發毛……

“你想幹嘛。”

鍾奎嘴角一勾。嗨嗨一笑道:“我是來請你回去的。”

瞬間。兩個體力懸殊的人扭打在一起。蔣蓉唯一的辦法就是伸出長長的手指甲抓扯對方。這是媽媽教授她的防身術。

東拉西扯一陣子之後。蔣蓉駭然看到。在這個鍾奎的胳膊上有一個與白色建築那些新生人類體相同符號的黑色圈子。圈子中央是一隻邪惡的蝙蝠圖案。她明白了。這個人不是什麼鍾奎。而是新生人類體來的。

就在蔣蓉體力不支。快要被攔腰抱走時。小解的賀鵬飛趕來。看着這一幕大吃一驚。是說鍾奎舉止言行有些怪異。感情他不是真實的鐘奎。

看他欺負蔣蓉。眼冒怒火的他。不容分說拾起地上一塊石頭。對着他後腦勺砸去。 021 險中求勝

賀鵬飛舉起一塊石頭就想要給這個假鍾奎砸去。沒想到,恐懼的一幕在電光火石間很立體的出現在他和蔣蓉面前。

假鍾奎的後腦勺好像有眼睛似的,能在短時間感覺到危險襲來。就在賀鵬飛的手還沒有砸下去時,嘩啦一聲酷似什麼東西迸裂開似的,他只覺得眼前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呼啦一下子撲面而來。

他下意識的伸手去摸,臉上驚秫般粘滿黏糊糊貌似稀泥的玩意……驚恐之極的蔣蓉嚇得大張嘴,卻是吼不出聲音來。

黏糊糊的玩意把賀鵬飛的面孔全部覆滿,甚至於連呼吸都困難,他最先撕開嘴巴上的黏糊物。張口出氣的功夫,對蔣蓉大喊道:“快跑。”話音剛落,他感覺到假鍾奎就在面前,順勢撲倒,一把抱住這廝的腳,目的讓蔣蓉儘快脫身。

賀鵬飛在對抗假鍾奎時,爲蔣蓉爭取了脫身的時間,就在他大喊出口,一把抱住對方的腳杆時。她已經小跑到一丈遠處,她噙滿眼淚,依依不捨的回頭瞥看着惡狠狠想要甩脫賀鵬飛的壞蛋,一顆芳心嚇得‘突——突’狂跳。

一路跌跌撞撞,搖搖晃晃跑下山坡。看見前面有一間破茅房。她不顧一切的跑過去,矮身藏在茅房的門邊一動不敢動的蹲在那。

茅房是山民臨時搭建來灌溉果樹什麼的,所以不算寬。蔣蓉捂住嘴,抵制茅房裏面那股特殊的氣味,一邊膽戰心驚的蹲着……

一陣窸窸窣窣的凌亂跑動聲,一抹暗影突兀出現在茅房門邊。門外的探頭,皺緊眉頭,嗅聞着茅房裏那股惡臭。眼眸兇光一閃,掉頭就走。按照人工輸入的邏輯思維,一個弱不禁風的女孩子,應該跑不遠,但是也不可能鑽進這個臭氣熏天的茅房裏來。

也不知道蔣蓉蹲在原地有多久,只覺得外面的光線越來越暗。已經習慣在暗黑,分不清白晝還是黑夜的她,無所謂是否是天明還是晝夜。她一直不敢動彈,腦子亂糟糟的不知所云。想移動一下腿,只覺得腿麻木得不停的顫抖。不知道是害怕引起的顫動,還是腿部神經在蹲的姿勢不正確的狀況下,導致血液不能循環的緣故,反正在她顫巍巍的站起身時差點摔倒。

就在她要摔倒時,身邊忽然有一種奇怪的支撐力,讓她平衡了搖晃不定的身子。仔細定睛一看,一個比自己矮小的女孩,有着一對烏黑的眼珠子,嘴微張正好奇的看着她。

嚇!第一時間看見小女孩的一剎那,蔣蓉有些糊塗,也有些驚慌“你是誰?什麼時候來的?”

小女孩抿嘴一笑道:“我是鬼丫,剛剛來,姐姐,走我帶你去家裏。”

姐姐!家裏?蔣蓉疑惑不解,一頭想起那位胖嘟嘟救了自己的男生,急忙對鬼丫道:“外面有怪物,要吃人的那種,你看見沒有?”

鬼丫使勁的搖搖頭道:“沒有,走吧!我保護你。”

lixiangguo

“謝前輩,你要是能治好我三哥,我給你做牛做馬都行,”這是殷梨亭的脆音!

Previous article

顧銘微微一笑,立馬將所有人都收入了納戒之中。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