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甚至會質疑他們凌家,是否準確的將消息傳達之類的。

但結果卻是他多慮了,神侯帝尊什麼都沒有說,就這樣離開了,而且沒有表現出任何的不滿和不爽,這屬實讓他感到意外啊。

因為這跟他想的完全都不一樣。

這也和平日里,神侯帝尊的做事風格太不相符了。

這使得他一頭的霧水,搞不懂神侯帝尊到底在搞什麼鬼。

「他這是什麼套路啊?」

「我說葉殿主不見他,他竟然沒有絲毫的糾纏,直接就如此爽快的離開了,這不太正常,這樣不太對勁啊。」

「這啥情況,啥情況啊?」

「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啊,難不成是在耍花招,他還有其他的招數要施展嗎?」

凌天陽皺著眉頭,喃喃自語。

患得患失啊。

現在的凌天陽,完全的患得患失。

其實這事很簡單就能想明白,但就是因為他的患得患失,使得他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此事說的直白點就是。

神侯帝尊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能夠第一次來拜訪,就可以見到葉天傾。

畢竟!

這葉天傾和深海魔鯨王。

可是超強的人物。

天豹,雷豹都扛不住魔鯨王的一擊。

現在全城都在猜測,這魔鯨王乃是九品帝尊。

像是這般人物!

這豈是相見就能見到的那?

神侯帝尊在來的時候,就已經做好被拒絕的準備,也已經做好連續來拜訪的準備。

想著三顧茅廬。

只是因為凌天陽自己患得患失,這才開始變得多疑,覺得事情有古怪。

但實際上!

此事沒有任何古怪,純粹就是他自己想多了。

「哎!」

嘆息一聲,他患得患失的返回福邸。

時間一晃!

轉眼便是五日過去。

這五天的時間裡,葉天傾就在凌家內沒有離開,每天都是修鍊和參悟,想要今早的突破帝尊境界!

現在他是半步帝尊。

撐死就和五品帝尊一戰。

這還是因為罪血之地的帝尊不夠強,所以才可以語氣一戰。

如果和外界的帝尊戰鬥。

三品帝尊,葉天傾就不是對手了。

但如果他突破帝尊境界,那一切就不一樣了。

他若是能夠突破的話。

身體就會發生質的變化,到時候他就可以藉助更多的雷碑之力,皆是九品帝尊都不是他的對手。

到那個時候!

也就有真正的神功和神兵的五大帝尊,還可以戰勝他!

至於其他的帝尊,

沒有神級功法加持,也沒有超強的神兵,他們絕對不可能戰勝葉天傾的。

到時候只怕會被輕鬆滅殺。

因為知道自己突破帝尊後會產生質變,所以他便是迫切的想要提升,想要達到帝尊境界,成為真正的強者,擁有無敵的自保之力。

故而!

這幾日他刻苦修鍊,一分鐘都不敢懈怠。

至於深海魔鯨王,這和葉天傾完全的相反,

他這幾天玩的可開心了。

每天都是吃喝玩樂,凌霄則是帶著他在黑魔城內變著法的帶他玩耍,深海魔鯨王也是看凌霄順眼,隨手就從儲物空間里,取出一些武器丟給凌霄。

當時凌霄都激動的直接跪下了。

因為這些在深海魔鯨王看來,全都是破銅爛鐵的玩意。

每一件。

都比當初雷豹的那些武器,強大數倍。

雷豹的武器在罪血之地,就已經是神兵利器了。

深海魔鯨王的這些!

比他的還要強大數倍,凌霄拿著這些無敵,帝尊一品的境界,就可以對戰帝尊三品了,而且勝算還很高。

在這些武器裡面。

還有兩柄神劍。

這兩柄神劍。

凌霄將其交給凌天陽。

凌天陽得到神劍之後,便是激動的老淚縱橫。

因為有這兩柄神劍,他將會更加強大,現在的他面對帝尊七品,他都是無所畏懼了。

深海魔鯨王則是壓根就不將這些兵器放在眼裡,

因為這都是他儲物空間里的破銅爛鐵罷了。

當然!

他也知道,這些破銅爛鐵對罪血之地的繼續著來說意味著什麼。

時間一晃!

兩個月過去!

其實在第十天的時候,深海魔鯨王就玩膩了,想要離開。

結果發現!

葉天傾頓悟了,陷入一種空明的狀態。

深海魔鯨王知道這不好打斷。

畢竟頓悟可遇不可求啊,便是想著等葉天傾蘇醒過來再說。

可誰知道!

這一等就是兩個月啊。

兩個月後,葉天傾終於是從頓悟當中蘇醒過來。

而現在的葉天傾,距離帝尊的境界,就只差頭髮絲的距離了。

隨時都可以突破。

這使得葉天傾自己都很興奮,很開心。

。 他對她做過最殘忍的事情,無非的欺騙和禁錮。

而他的目的,卻是跟她在一起,長長久久的走下去。

她對他做過最殘忍的事情,卻是誣陷和算計,目的是為了分開。

他這個人,還有他對她的愛,她絲毫不肯留戀。

霍錚的嘴角,勾起一絲自嘲:果然,女人一旦狠起來,令人髮指。

樓下餐廳里,傭人們早已經準備好了精緻可口的早餐,琳琅滿目擺了一大桌子,但是誰都沒心思吃。

霍長亭臉色鐵青著坐在沙發上,霍夫人陪着葉琳坐在對面的雙人沙發上,兩人都沉默不語。

葉琳也一夜未眠,臉上掛滿了倦意,眼睛哭得通紅,她終究還是欺騙了霍錚。

她昨晚上跟霍長亭說:她原本想回到房間去換身衣裳,經過他們房間的時候,聽到裏面有異常響動,擔心他們出事兒,所以想進去看個究竟,結果霍錚喝醉了,就把她給……

這樣的謊言,霍長亭是相信的。

即便不信,他也可以說服自己去相信,然後藉著這個機會,順理成章的拆散了霍錚跟那個姓傅的,好把葉琳推到霍家少奶奶的位置上。

他的這點心思,傅清寧早就摸透了,不然也不會出此下策!

「爸,媽,小琳……」

霍錚一邊說着,一邊下樓。

傅清寧跟在他的身後,沉默不語。

眼下的場面,是他們父子倆的主場,她只是一個陪襯,不用說什麼,也不用做什麼,安心等待霍長亭給她那個預料好的結果就好。

霍長亭抬起頭,看着徐徐走下樓來的兒子,冷哼了聲:「你還有臉下樓來,有臉面對我們!」

霍錚的步子微微一頓,隨機回過頭,朝着傅清寧伸出手去。

即便他們兩個已經走到了窮途末路,但是,霍錚的骨子裏就不是那麼容與認輸的人,他還是想要拼一把。

萬一,萬一僥倖能夠保住他們的婚姻呢?

拼一把,就有一線生機。

不拼,等待他們的,就只剩下離婚這條路可以走了。

傅清寧卻避開了他的手,先一步下樓,走到靠窗的單人沙發上坐下來:「伯父,伯母,葉小姐……」

霍夫人抬眼淡淡看着她,眼神裏帶着某種複雜的,晦暗不明的情緒。

葉琳瑟縮在霍夫人的懷裏,不敢與之對視,生怕自己的目光,會泄露出恐慌和心虛來。

成敗在此一舉,她絕對不會允許自己在霍長亭夫婦面前露怯。

不然,就功虧一簣了。

霍錚有些失望的站在台階上,隨後,他才朝着客廳里走去:「爸,媽,我知道你們想要說什麼,但是很抱歉,這個責任,我沒有辦法擔負起來!」

霍長亭陡然抬起臉來:「你說什麼?」

「我說,我現在沒有辦法跟阿寧離婚,也不想娶小琳為妻!」

霍錚的語氣平平,像是在說着一件與己無乾的事情:「我從小跟小琳一起長大,在我心裏,她是霍家的女兒,也是我的妹妹,一輩子都是妹妹!」

葉琳倏然閉眼,心底的那點融融愛意,瞬間凝結成冰,遍體生寒。

妹妹——

他始終都把他當成妹妹,會很喜歡她,很維護她,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她。

但是,這不是男女之愛。

所以,這輩子跟他最親近的人,永遠不會是她,永遠都有另外一個女人,在他的心裏佔據着根深蒂固的位置,讓她無法撼動。

無能為力,然後,便是絕望。

「昨晚的事兒,是我對不住她。我可以對她做出任何補償,唯獨不能夠娶她,那是對她的傷害,也是對自己的不負責任!」

霍錚說完,又往葉琳的臉上看了看,繼續道:「我可以把霍家繼承人的位置,讓出來給小琳。以後,霍家的責任我繼續擔着,而霍家的權利,全部都給小琳!」

lixiangguo

這一刻,蘇蔓再次清楚的意識到,只有她真的強大起來,那些人才不能再傷害她,看輕她!

Previous article

蘇衍有些錯愕,他看向面板上面的論壇版塊,上面已經零零散散的出現了不少帖子。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