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球打飛了。

摔了個嘴啃泥的齊策趴在草坪上看着從天而降落到球門後面的足球,翻起身,向庫巴豎起大拇指,隨後一口吐掉剛才啃到嘴邊的草屑。

這麼好的機會竟然被浪費了!

齊策有些懊惱,站起來拍拍身上,然後往回跑,繼續等待下一次機會。

諾伊爾心有餘悸的看了齊策一眼,剛才這個射門的位置太危險了,所幸齊策似乎不太擅長頭槌,不然這球可能就進了。

沙爾克04的球門球,諾伊爾將球放好,看看前面,然後大腳開出,亨特拉爾在和蘇博蒂奇的爭頂中搶到了第一點,他將球回給了身後的勞爾。

這個時候,馬加特的這個陣型還是有優勢的,就是爭搶第二點的球員足夠多。

在中場堆積人,除了看死對面的組織核心不讓舒服地出球之外,還有很重要的作用就是爭奪皮球的第二落點,好的話也能發動一次進攻。

亨特拉爾把球頂給勞爾,後者優雅的將球停下,連停帶過直接閃開了上來的本德,然後橫傳。

法爾范在旁邊接應,拿到球之後,秘魯人直接斜線突破!

施梅爾策攔不住他,法爾范兩下變向加速,就晃開了施梅爾策,不過最關鍵原因還是法爾范給施梅爾策上了點對抗,施梅爾策一時間失去身體平衡,狼狽倒地。

但主裁判沒吹!

法爾范繼續突擊邊路,胡梅爾斯馬上跟過去補防,但這次法爾范沒有給他近身的機會,而是起腳傳中!

也是一腳半高球,禁區里,蘇博蒂奇再次衝上前和亨特拉爾拼搶,荷蘭前鋒拼了老命伸出腳,他的腳尖碰到了足球,改變了方向。

足球直接從魏登費勒的身側飛進球門!

這個位置,和齊策剛才的頭槌的位置差不多,不過亨特拉爾選擇了一腳捅射,而齊策則是用頭。

看來亨特拉爾對搶點的造詣還是比較高的!

亨特拉爾非常興奮,他狂奔向場邊慶祝這裏進球,而看台上的藍色陣營也瘋狂了,終於是領先了多特蒙德!

克洛普眉頭緊鎖站在場邊,這場比賽的進程他是沒有想到的,就在之前他還感覺不錯,沒想到率先打破僵局的是沙爾克04,進球的是亨特拉爾。

這也是足球吧,即使實力,狀態,心態各方面佔據上風,未必該贏的就都能順利。

更重要的是,沙爾克04的求勝心更強。

不得不說多特蒙德有很多球員都把心思放在一周后的溫布利球場了,就連克洛普自己也是,這種心態是錯誤的。

至少這種心態對待這場比賽是錯誤的。

顧此失彼,更多隻會兩頭不能兼顧,最終只怕是這兩個冠軍都要丟了,更何況這是有把握的比賽,之後的巴塞羅那,任何一支球隊碰上都沒有把握。

自從巴塞羅那奪得五冠王后,每次在歐冠淘汰賽遇到的對手都被稱為是地球保衛戰,因為巴塞羅那太過於強大,球迷們稱其為「宇宙隊」,多特蒙德現在也風頭正勁,但克洛普自己也知道,碰到巴薩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而如果在這場比賽中不能拿下,去溫布利的時候底氣就更不足了,只是很多球員之前都沒有意識到這點。

場上。

齊策對丟球也很不滿,自己原來也有被打臉的一天啊!

就在剛才,齊策錯失了一次和亨特拉爾差不多位置的機會,而荷蘭獵手在禁區里機敏的搶點,巧妙地利用自己身體上的優勢來將球打進球門,如果說齊策在大部分能力上都比亨特拉爾更強,那麼亨特拉爾就是利用自己唯一可能比齊策更有優勢的地方進球。

他也將這粒進球視為自己在和齊策的對決中獲勝的表現。

「沙爾克04現在領先了!這對蒿俊敏來說會是一個好消息,不知道今天他有沒有機會出場比賽,這是德國杯決賽的大舞台。」

「哈哈,齊策以前代表美因茨拿下過德國杯的冠軍,應該說他以後還有很多機會拿冠軍,對蒿俊敏來說可能就不一樣了,有消息稱他今年夏天會離開沙爾克04,至於去哪裏踢球,會不會回國,還是一個未知數。」

「就我個人而言,我覺得蒿俊敏在沙爾克04踢不上球,回國也可以,起碼能踢上比賽。」

「像早期的齊策一樣,在水平低一點的歐洲球隊踢球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在德國一年半了吧?我覺得也應該會有球隊能有蒿俊敏的位置。」

「對,繼續留洋,在歐洲踢球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國內,德國杯決賽兩位解說員分別是段軒和陶偉,作為曾經出國效力過的球員,陶偉顯然對留洋是比較推崇的,在段軒說回國踢球也是一種選擇的時候,陶偉馬上說繼續留洋可能更好。

場邊,蒿俊敏也是一邊看着場上隊友們跑來跑去,一邊在思考自己的未來。

其實他原本是打算回國踢球的,但看到齊策成為多特蒙德的主力核心,率隊殺入歐冠決賽,現在在德國杯決賽和自己隊友們拼殺,心理還是有很大的觸動。

要不,在努力一下?

歐洲足球一直是頂級球員的夢想,哪怕是亞洲這片足球荒漠,踢出來的球員們也無不嚮往著歐洲。

此時,場上時間是四十二分鐘,還有三分鐘上半場常規時間就要結束了。

這一刻,多特蒙德將比分扳平!

進球的,還是多特蒙德的冰王子齊策!

眼見齊策從禁區里跑出來,跑向看台上的那一片金亮的黃色接受萬人朝拜,蒿俊敏這一刻心裏突然有了答案。

我還想繼續試試!

7017k 「楚帝!」

「楚帝,來了?」

李世民驚愕不已,環顧四周,不見楚帝蹤跡,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可儘管如此。

李世民依舊聞聲色變,楚帝在他心中就是一尊煞神,與其交鋒,非死即傷,眼下戰王墓尚沒有絲毫線索,決不能讓率先和楚帝交鋒。

他心裡明白就算合力斬殺楚帝,也只會兩敗俱傷,到時在這惡魔之森將寸步難行,更別奢望爭奪戰王寶藏,只能便宜了他人。

這樣賠本的買賣,李世民當然不可能去做。

念及於此。

李世民出言高呼,道:「青公子,雷公子,楚帝即將出現,為了保證大事不誤,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裡!」

「楚帝?」

「雷武女帝,今日先留你一命,再相見,本公子一定領教你,九絕寒體的威力!」

青封面露獰笑,狂傲之聲傳開,執劍向後倒飛出去,長劍歸鞘,真氣消散,身影已經出現在李世民身旁。

「我們走!」

李世民瞥了眼寒冰落,比蒙王兩人,雖心有不甘,但還是已大局為重,拂袖轉身離去。

驀然。

眾人離開不久,楚帝身影凌空飄落下來,周身上布滿血漬,好像剛剛經歷了一場殊死之戰。

其實。

楚帝的確經歷了九死一生,剛剛一不小心斬殺了百隻紫幽禿鷹,沿途出現的白骨就是它們的傑作。

紫幽禿鷹,聽名字就知道是翱翔虛空的凶獸,它們群居飛行,專門以吞噬人類或者其他凶獸血肉為食。

雖為禿鷹,但它們擁有鋒利的獠牙,吞噬血肉的同時,骨骼上會留下細長的牙痕。

可想而知,凡是被紫幽禿鷹攻擊者,他們在死亡過程中,遭受了多大的痛苦,簡直就是想死個痛苦,都難啊!

要不是楚帝以一己之力斬殺百隻紫幽禿鷹,李世民一行不可能如此安然離去,估計早就成為禿鷹攻擊的對象。

「陛下,你這是…………」

「無礙,途中遇到點小麻煩,不過已經解決!」

「你們都沒事吧!」

楚帝出言詢問,起身來到寒冰落身旁,眸子里擔憂之色消散。

「回陛下,之前剛剛進入惡魔之森,遭遇行一群禿鷹襲擊,兩名屠神死士受傷,其他人都平安無事!」

「你們遭受了紫幽禿鷹的攻擊,那沿途出現的累累白骨,你們可知屬於哪國勢力?」

「稟陛下,應該是龍唐帝國的玄甲軍,李世民曾留下三十名玄甲軍阻擊禿鷹,可他們一去不復返,應該就是陛下口中的累累白骨。」

比蒙王出言解釋,楚帝輕輕頷首,回身目光環顧,雄渾之聲響起:「此處就是傳聞中的惡魔之森,千年之前這裡便是凶獸的樂園,寶藏的聖地,時隔千年,這裡與世隔絕,眼下凶獸成長的愈發強大。」

「所以,此行尋找戰王墓是小,爾等的生命最大!」

「戰王寶藏有緣者得之,盡人事,知天命,能不能得到一切隨緣,但朕必須帶著你們活著離開這裡。」

「從現在開始,比蒙王,呂布探路,燕雲十八騎防禦左翼,屠魔死士鎮守右翼,朕和女帝斷後!」

「明白?」

「我等謹遵陛下聖諭!」

「我等謹遵陛下聖諭!」

在惡魔之森這種弱肉強食,殺戮縱橫之地,多少人已經被戰王寶藏迷失了心智和雙眼,他們為了寶藏無所不用其極,怎麼可能會去擔憂身邊人的安危。

楚帝如此做法,讓比蒙王,呂布,燕雲十八騎感受到聖恩浩蕩,他們受寵若驚,皆是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他們都可以死,唯有陛下不能有任何損傷,這是所有人此刻的心聲。

「陛下,末將對惡魔之森傳聞有些了解,這裡叢林山脈綿延萬里,戰王墓到底在什麼地方,一點頭緒都沒有,如此下去怕是會落於其他帝國之後。」

比蒙王開口說道,楚帝神情淡然,信心十足的樣子,並非他盲目自大,而是龍戒中擁有六枚戰王令,這就是他自信的原因。

就算其他帝國君王找到戰王墓穴又如何,沒有戰王令,他們休想進入其中,亦只能往而興嘆。

「比蒙王,冰落,朕這裡有半張戰王墓地圖,雖然只是半張而已,但卻可以看出戰王墓應該就在惡魔之森腹地中央。」

「腹地?」

「惡魔之森,千年前就被稱之為大陸最神秘之地,但凡叢林腹地必有強大領主級別凶獸鎮守,看來千年前戰王蚩泰選擇墓穴時,已經做了完全的準備。」

比蒙王神情憂愁,時隔千年,惡魔之森中擁有武神級別的凶獸都有可能,他們要是出現在其領地內,無疑就是死路一條。

「領主級別凶獸?」

「大家不用太過擔心,一切隨機應變,列國君王敢前往奪寶,朕豈能退縮?」

「先前往森林腹地看看情況,機會都是留給又準備的人,我們決不能望而卻步,就算是龍潭虎穴,朕也要闖一闖!」

楚帝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眾人紛紛出言高呼:「我等誓死追隨陛下,刀山火海,決不退縮!」

「決不退縮!」

「保持隊形,馬上出發!」

楚帝將龍戒中神獸白虎釋放而出,白虎乃是楚國鎮國神獸,擁有無上血脈,普通凶獸感受到它的血脈威壓,自當是望風而逃,退避三舍,這樣他們可以省掉不少麻煩。

一路前行。

時間飛逝,不知不覺夜幕降臨,無盡暗夜籠罩天穹,叢林之中寒風微涼,一陣陣凶獸吼聲回蕩。

霎時間。

給惡魔之森籠罩上一層神秘,恐怖的氣息,楚帝下令停止前行,決定找一處合適的地方留宿一晚。

因為很多凶獸喜歡在夜色下活動,它們似暗夜主宰,黑夜幽靈,可以在悄無聲息中奪走生命。

「陛下,前方地形高隆,古樹密集,是一處不錯的夜宿之地!」

「比蒙王,叢林生活經驗很豐富,前方的確是一處不錯之地!」

寒冰落美眸閃爍,讚許之聲響起,側目看了眼身旁楚帝,只見他神情凝重不已,凌厲的目光直視前方,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相公,難道是有何不妥?」

「麻煩來了,想要露宿,怕是先要將麻煩解決才行!」

「麻煩?」

聽到楚帝之聲,寒冰落,比蒙王,呂布,燕雲十八騎等人,皆是神情警惕,緊握手中兵戈,目光直視前方。 易有希看她情緒不對,只好率先開口:「其實我也是,還好現在都湊在一起了。沒事沒事。」她呵呵笑了兩聲。

張柏麗見狀也跟著這樣說著:「對啊,對啊,我也是,那些有錢人家的女孩兒嬌柔做作,我都不喜歡,所以一直也沒什麼真心的朋友。」

「是啊是啊。」

事實證明這個效果還算不錯,辛歡確實也從中得到了安慰。

「那你以前還欺負我?」辛歡假裝生氣的看著張柏麗。

聽她這麼一說,張柏麗陡然一下慌了,衣服都沒換好,就趕忙坐在了辛歡的身邊:「那是以前以為你和吳準是那關係嘛。所以你懂的嘛,再說了,我那哪叫欺負你啊,其實我一開始就覺得你太過溫柔了,看到你,我就覺得我得保護你!」

「噗嗤。」看著張柏麗急忙解釋又解釋不出所以然出來的樣子,辛歡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其實她自己也沒想到,友誼這個東西來的太過奇妙了,就僅僅是因為摔了幾跤,大家之間的關係好像就直接變了一個梯度……

太神奇了…

張柏麗換好了衣服,三個女生就一起下樓去了。

草坪的空地上,此時正有一大群年輕人聚在那裡。

lixiangguo

「對,我是當兵的,這位姑娘,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李承轉向一邊看向那女服務員。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