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整個天辰大陸都在傳言,風府三公子,與雨宮少宮主遭到不明身份人追殺,生死不明。風起府主,風影衛之首影宙,與雨宮二宮主,正在滿世界的追查幕後之人。

此事,傳的沸沸揚揚,整個天辰大陸的人,都是人人自危,但是,也有些人認為事情的可信度不高,因為風府與雨宮,並沒有對外界放出有關此事的任何消息。

而遠在天辰大陸邊緣之地,靠近萬乾城的一處森林中,正在上演著一幕驚天大追殺。

「地獄,魔鬼,你們兩個無恥小人,準備受死吧!」

一聲驚天般的怒吼聲后,一男一女兩道身形陡然出現,而在兩人前方不遠處,兩名黑袍男子狼狽逃竄。

「影宙你為何苦苦相迫,真當我怕了你不成?」其中一人臉色鐵青,嘶吼道。

「地獄,你膽敢派人追殺我風府三公子,與雨宮少宮主,導致他二人現在都下落不明,你膽子當真不小。」影宙滿臉怒火道。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你二人不分青紅皂白,便對我傭兵團展開大屠殺,此等做派,無恥之極。」地獄大聲喝道。

「還敢狡辯。」旋即,影宙袖袍一揮,一條手臂陡然向著那地獄飛去。

手臂在手,那地獄臉色陡然一變,旋即,轉頭,狠狠看向了身旁另一人。

「魔鬼,你乾的?」地獄語氣冰冷,大喝一聲。

「大哥,我只是一時糊塗。」那魔鬼驚慌道。


「廢物,你一時糊塗,卻賠上了傭兵團數百條性命。」地獄暴吼一聲,拳嘎嘎作響。

「事已至此,我地獄無話可說,來吧。」見事情已成定局,那地獄自知狡辯無意,當下便不再多說什麼。

「受死吧。」

影宙大喝一聲,身形陡然開始閃動,直接便是向著那地獄攻去,雨寒也臉色一冷,手中寶劍一揮,頓時間,一道驚天般凌厲劍氣,便是向著那魔鬼席捲而去。

虛神境巔峰強者的戰鬥,可謂是驚天動地,而四人也是勢均力敵,那地獄也是一名虛神境大圓滿的強者,在與影宙戰鬥之時,竟然是絲毫不落於下風。

而那魔鬼在與雨寒戰鬥時,卻是有些力不從心,他雖然已經也是虛神境大成的強者,但是在雨寒半隻腳踏入虛神境大圓滿的猛烈攻擊之下,他是絲毫沒有勝算。

「影宙,你我誰也無法奈何對方,不如今日就此作罷,改日我必登門請罪,任憑發落。」地獄大喊一聲道。

「是嘛,你以為我只有這麼點本事么?」

下一霎,影宙的氣息陡然開始增強,一尊菱形寶鏡,陡然出現在他身前,菱形寶鏡光芒四射,周圍的空氣,瞬間便是被那菱形寶鏡釋放出的光芒所刺穿。

「什麼?」

地獄大叫一聲,影宙這股突然增強的氣息,使得他心神一陣悸動,這股氣息,已經是完全超越了虛神境大圓滿強者。

「你突破了?」地獄滿臉驚駭。

「沒有,不過,殺你足夠了。」旋即,影宙雙手陡然開始結印,一股股無法用言語形容,讓人窒息的氣息,陡然肆虐而開。

「神菱鏡,萬物滅。」

影宙暴喝一聲,旋即,自菱形寶鏡中無數道,水桶般粗的光柱陡然噴薄而出,直接便是向著那地獄爆射而去。

那地獄自然沒有束手待斃,旋即,雙拳緊緊一握,自其拳頭之上兩尊金色的拳套便是陡然出現,而後,對著飛射而來的數道金色光柱,狠狠轟出。

「噗嗤!」

金色拳套,瞬間被光柱洞穿,而後,未有任何停留便是轟擊在了地獄的身體之上,隨著一聲巨響,那地獄的身體,狠狠的砸落在地面之上。

與此同時,那魔鬼也是被雨寒的恐怖攻勢,狠狠的擊倒在地。

「死!」

影宙對著倒地的地獄,一拳轟出,恐怖的拳風,瞬間扭曲了空氣,帶著驚天般的波動,向著那地獄重重轟去。

然而,在拳風即將要到達之時,空氣忽然抖動起來,緊隨其後,一尊青色盾牌陡然出現在了地獄的身前。

轟!

一聲巨響,恐怖的拳風,直接轟在了青色盾牌之上。

「在我任萬乾的地盤殺人,也太不把本座放在眼裡了吧。」話落,一道肥碩的身影,陡然出現在半空之中。 唰唰!

緊接著,又是兩名面色枯黃的老者,陡然出現在那任萬乾身旁。

「原來是雨寒二宮主,影宙兄啊」,那任萬乾故作震驚,象徵性的抱拳道。

「任會主!」

影宙冷冷道,臉上絲毫沒有畏懼色,而雨寒並沒有開口說話,在那任萬乾一出現之時,她的臉色瞬間便是凝重了起來。

「地獄兄,魔鬼兄,你們怎麼會得罪他們兩位。」任萬乾皺著眉頭道。

「實不相瞞,我二弟因一時糊塗…」旋即,那地獄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向那任萬乾說了一遍。

「還望任會主看在以往的情份上,救我二人一命。」地獄祈求道。

「真是糊塗,你們這不是自尋死路么。」任萬乾大喝一聲,旋即,向著兩位面色枯黃的老者,使了一個眼色。

隨後,兩名老者直接快步走到哪地獄與魔鬼二人身前,將二人扶起,並且,將二人擋在了身後。

「任會主這是何意,難不成要保他二人不成。」影宙的臉色瞬間便是難看了起來。

「這二人曾經救過任某的性命,現在又在我的地盤有求於我,我實在難以袖手旁觀,而且,你二人已經屠殺了傭兵團數百人,想必也該泄憤了吧?不如賣任某個面子,此事就此作罷。」任萬乾語氣平緩,臉色極為自然。

「不過,我向兩位保證,只要他二人離開我任某的地盤,任某定不會橫加干涉。」

「哼。」

「看來,任會主是存心要與我們兩家為敵,即是如此,那便廢話少說。」影宙大喝一聲,直接便是向著哪任萬乾發起了攻擊。

砰。

兩者手掌狠狠轟在了一起,隨後,一股駭人的衝擊力,陡然爆射而開,而後,兩者的身體,也是分別向後極速倒退起來。

第一波的攻勢,兩人竟然是不分伯仲。

「影宙,你若再這般無理,休怪我手下無情。」穩住身形后,那任萬乾直接便是暴喝一聲。

「哼,那你便試試看。」說著,那影宙便欲再次發起攻擊。


「影宙大哥,別衝動。」這時,雨寒的身形陡然出現在影宙身旁。

「看樣子,那任萬乾存心要保他二人,今日,我二人若與之斗下去,定然討不著好。」

「而且,屠神幻境開啟在即,我們首要任務是找到天涯跟雨詩,那任萬乾與我們五大勢力,一向都是和平共處,今日他不惜與你動手也要保護這二人,這其中必有貓膩,看來,我們需要從長計議。」雨寒一下子把事情的利弊,全都小聲說了出來。


經雨寒一說,影宙瞬間便冷靜了下來,他雖然脾氣暴躁,但並不傻,當下便是把整件事情從新梳理了一遍。

「天涯與雨詩,跟地獄魔鬼傭兵團,並沒有任何恩怨,何況,憑他地獄魔鬼二人還沒那個膽子對他動手,定然有人主使,難道,是那任萬乾主使的?」影宙心中盤算著,旋即,意識到事情並不像表面那麼簡單。

「任會主,不日,我家府主會與雨宮主,會一同前來拜訪,任會長好自為之吧。」想明白一切后,影宙臉色陰沉道,旋即,頭也不回的與那雨寒,一同消失在了幾人面前。

聞言,任萬乾原本平靜的臉色,陡然凝重了起來。

一品新婚:軍少强撩妻

「帶地獄兄前去養傷,魔鬼,你隨我來。」扔下一句話,任萬乾直接轉身離去。

……

「真是廢物,讓讓你秘密行事,找好機會在下手,現在倒好,人沒殺死,更是把雨宮的人牽扯了進來,一個風起就夠麻煩的了,若是那皇甫昭與雨落在出來,你讓本會主如何應對。」一間密室內,任萬乾憤怒大吼。

「會主恕罪,我派出去的是整個傭兵團最厲害的組合,他們四人聯手,就連我也的小心應對,只是那小子手段層出不窮,更有厲害幫手相助,一番苦戰,最後,他們四人僅活著回來兩位,而且都深受重傷。」魔鬼語氣顫抖道。

「若是沒有那雨宮的小丫頭,他們早已得手了。」魔鬼補充道。

「沒想到那小子命那麼大,現在我兒任智的大仇還未報,事情便是敗露,以風起的頭腦,定然會想到此事與我有關,看來我要去拜訪下雷殿殿主了。」任萬乾輕嘆一聲,緩緩說道。

八零靚女調皮猫 你在此處好好待著,我還有用的著你的地方。」旋即,任萬乾袖袍一揮,向著密室外走去。

……

石洞中,風天涯穩穩盤坐,在其周身散發著濃濃的金色光芒,一股股略顯渾厚的玄力,極速的向著他的身體之內涌去。

在他身旁,有著一道白色的身影,白色身影靜靜地盤坐著,不同的是在白色身影周圍,並沒有一絲的氣息波動。

「時間快過去一月了,詩兒為何還不醒來。」隨著低語聲,風天涯的眼睛緩緩睜開了。

這時,自洞口處,一道嬌小的身影一閃而入。

嬌小身影自然便是小九,看其手中拿著的熱氣騰騰的肉塊,顯然是替風天涯外出尋找食物去了。

「回來了。」風天涯柔聲道。

「給。」小九直接將肉塊遞到了風天涯手中。

「她還沒醒么?」看了看依舊雙眼緊閉的雨詩,小九開口問道。

「沒有。」

風天涯搖了搖頭,小聲說道。

「真奇怪,你的傷勢要比她嚴重不少,你醒來這麼久,她還沒有動靜。」小九一臉疑惑道。

「也許是我經常受傷,恢復能力比她強吧。」風天涯開玩笑道。

「對不起啊小九,我恢復這麼快,完全是有鴻蒙之氣的存在,但是,現在還我還沒法告訴你。」看了看一臉疑惑的小九,風天涯暗暗想著。

「算了,傷腦筋。」旋即,小九直接便是走到了雨詩身前,和往常一樣,手指隔空一點,只見,一道道金色的奇特能量,便是陡然向著雨詩的身體之內涌去。

半個時辰后,小九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而這時,他的臉色也是顯得有些蒼白起來。

「辛苦你了。」風天涯關心道。

「跟九爺還這麼客氣。」小九戲虐道,旋即,又有些嚴肅的說道:「若不是她捨命相救,你已經死了,若是日後你敢對不起她,九爺第一個不饒你。」

「嗯。」

風天涯認真的點了點頭,他豈能不知道,他雖然昏迷,但卻記得,在危難之時,曾經不止一次,不顧一切擋在他身前的雨詩。

「嗡嗡!」

正在兩人說話之際,一陣嗡鳴之聲忽然響起,兩人連忙回頭,便是看見,雨神劍陡然出現在雨詩頭頂上方。



同時間,磅礴無匹的雄渾玄力波動,陡然自雨詩周身席捲而開,那雨詩原本平靜無波的臉上,也是開始出現了濃濃色彩。

「唰唰!」

忽然,雨詩緊握的雙手,猛然伸開,而後,一道道奇特印決,陡然自其掌中凝聚而成。

「別擔心,她要醒了。」看著一臉擔憂的風天涯,小九安慰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雨詩周身涌動著的玄力,也是越來越濃郁起來。

風天涯與小九二人,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雙手依舊在身前揮舞的雨詩,那種感覺,彷彿只要雨詩的情況發生不好的變化,他們便要立刻出手相救。




lixiangguo

見萬崆終於毫無保留地出手,林隕也沒有繼續藏拙的意思了。他眼中精芒爆閃,恐怖的精神力席捲而來,他這一次所施展的極曜爆神術,跟以往的可不同。

Previous article

結了帳,上樓,於小敏租的是一個兩室一廳的房子,估計是合租的,有一邊門上了鎖。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