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仙劍給雷正希望和方向,讓雷正建立起修鍊的目標。

「那我應該怎麼做才能真正的成為一名像師父一樣的仙人?」雷正滿懷期待問。

「哼!以你今日的狀態,仙人,還言之過早,首先第一件事便是恢復仙靈之氣,重新回到修鍊者的心態。」仙劍冷哼。

「好吧!可是,沒有師父在我卻不知如何修鍊。」雷正虛心接受仙劍批評,

「所以我說你心性不行,你大概還沒發覺這個空間的異樣吧!」仙劍突然將話題轉移到水妖布下的結界上。

「這個空間的異樣? 聯盟之黃金年代 這裡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嗎?不就是在海底布置了一個結界?」雷正疑惑,在他看來這裡與普通的結界空間並無異樣。

「笨!你說說那個妖族的小娃為什麼要無緣無故花費那麼大的力氣在這裡建立一個隔離空間!」仙劍道。

「難道不是因為這裡比較安靜?」雷正只能想到這個原因,雖然他剛清醒不久時也覺得不可思議,不過,那水妖性格古怪,說不準人家就好這一口。

「榆木腦袋,自然是因為這裡有助於她修鍊。」此時仙劍心裡爽啊!總算把之前的氣給罵回去。

「修鍊?」聽到修鍊這個詞,雷正興緻勃勃。

「嗯!接下來聽我口令,我讓你感受感受這個特殊的空間的特殊之處。」

「好!」

「嗯!你閉上眼睛,平復內心,將呼吸調整到最佳狀態,對,就是這樣,與你以前修鍊之時一樣的狀態,接下來,內視心海,是不是發現一條細細的綠色線條在你的心海之中搖曳。」

雷正順著仙劍的話,閉上雙眼平復心情,將呼吸調整到最佳狀態,很快進入熟悉的修鍊狀態,當雷正內視心海,驚奇的發現一條綠色光線從外界鏈接入自己的心海,這條綠色光線不似仙劍口中細細的在心海搖曳的模樣,而是像一條圓圓的深綠色管道一般定定插入自己心海。

「嗯嗯!我看到了,這個綠色的管道是什麼東西?我接下來要怎麼做?」雷正興奮道,就像發現新世界的孩子一般。

仙劍詫異雷正為什麼叫管道,不過,這些都是小問題,隨雷正喜歡便是。

「這條綠色的線條是連接人元地核的通道。」

「人元地核?人元是什麼?像妖元,仙元,一樣的靈氣嗎?地核呢?地底核心?」雷正疑惑問。

「字體表面意思是那樣子,但,實際卻有些不同。仙靈之氣也稱作仙元,一種在神庭誕生的靈氣,仙元可以被任何生物吸收,正因如此,妖族才對神庭垂涎三尺。妖元則是妖星誕生的靈氣,一般情況下,妖元只可以被妖族吸收。由你們地球誕生的靈氣便是人元,他的相性和妖元相仿,是一種為人類而生的靈氣,而且人元誕生的時間不超過半年,差不多在妖族降世的那段時間裡,地核突然發生變化,開始源源不斷滋生靈氣,雖然靈氣的量非常小,但他確實已經在生產。那個妖族的小娃之所以留在這個地方,是因為只有在這裡她才能感應到人元地核的存在,通過綠色的線條,修鍊者可以與人元地核產生聯繫,從而吸取人元地核的人元來增進修為。」

「原來如此!」雷正恍然大悟,「不過,仙劍,你不是說人元是為人類而生的靈氣嗎?那木子雨呆在這裡又有何用?」

「呆瓜!如果不是我許諾給那妖族小娃好處,教她修鍊,她會救你?恐怕一早便將你拋屍大海。」仙劍罵道。

「額!這樣啊!抱歉,抱歉!仙劍哥如此為我,我卻不識好歹,真是慚愧慚愧!」雷正一本正經嬉笑道。

「得了得了!別裝模作樣了!接下來應該怎麼做不用我教你了吧!」仙劍也算看著雷正長大的,早以將他視為自己的後輩。

總裁的絕色歡寵 「曉得,吸納靈氣我還是有經驗的。」雷正高興點頭。

從這天起,雷正開始進入深度的修鍊狀態,除去修鍊,平日里一邊當野人,一邊等待瓊子回來給他送魚兒。 三年之後。

二一零三年,八月一日。

綠茵場上,紅藍兩隊正在焦灼激戰中。

此時比賽時間已經走到八十九分,僅剩一分鐘這場友誼足球賽便吹響結束的哨聲,而乍眼一看,比分卻是三比三。

「秦風!接住!」

眼見時間僅剩一分鐘,身處紅隊的葛三天以中場線的位置精準長傳突破多人將球送到隊友腳前。

藍隊對於這種慣用的傳球突破手法顯然早有防備,后場布置的防守球員更多,秦風即便順利接到球也沒法順利運球繼續突破。

然而,秦風很清醒的認知現在的狀況,想要贏球,由他帶球突破得分的概率僅為百分之十不到,而以他對葛三天的了解,傳球給他的目的只有一個,戰略忽悠。

秦風截下球后,表面看起來欲帶球突破,實際後腳便轉身將球往回踢,球再次送回葛三天腳下。

此時,葛三天的位置已經向後場移動一段距離。

球,定定地落入腳下。

遠望對方的門框,葛三天深吸一口氣,是的,他要射門,即便這裡距離球門還非常遠,但他依舊要射門,因為他有進球的自信心。

運球前行幾步,猛然加速,身體力量爆發,正腳背抽高射。

球高速起飛,從眾多球員頭頂越過,隨後以強有力的速度下墜,眨眼間飛到球門之前,眼見球快要入門,藍隊的守門員才做出起跳撲球動作。

在所有人驚呼的表情下,哐的一聲,球擦邊門框,彈出門外。

嗶!比賽結束的哨聲吹響。

「哇!」

場外觀看的學生群眾們發出可惜的嘩然聲,隨後又為比賽的隊伍歡呼鼓舞,在比賽最後還能看到如此精彩的瞬間,不虛此行。

紅隊是陸軍學校的校隊,藍隊則是中超有名的職業球隊,這是一場娛樂性的友誼足球賽,雖然只是友誼賽,但是陸軍學校的校隊讓人們大開眼界,特別是全場最為耀眼的葛三天,陸軍學校三球當中有兩球皆屬於他,另外一球與他也有直接的助攻關係。

「不愧是擁有世界級腳潛力稱號的葛三腳,令人大開眼界。」藍隊的隊長走過來與葛三天握手。

葛三腳是業內人給葛三天起的外號,因為他的爆發力非常強,對比他人,他就像多了一條腿。

「過獎,過獎,娛樂賽而已,你們踢的太隨意了,才讓我有發揮的空間。」葛三天笑著搖頭。

「有沒有興趣來我們俱樂部試試,我們老闆可是非常歡迎的。」藍隊隊長不以為意笑了笑問道。

「我還是比較適合陸軍學校,到了職業賽場可能沒多大用。」葛三天打哈回答,因為他現在並不想在足球的道路上走上職業,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嗯!等你回心轉意的時候可以隨時來找我。」藍隊隊長對於葛三天的回答已經習以為常,因為不止是他們,大部分的職業球隊都曾邀請過葛三天,但全部被葛三天拒絕。

「會的!」葛三天笑了笑。

「三天,你乾脆答應人家得了。」秦風笑眯眯的走過來。

「哈哈!我進的球與你有一半的功勞,他們怎麼不找你。」葛三天大笑摟住秦風。

「我這種水平,在職業隊中隨隨便便都有人做得到,根本就不缺,他們缺的是你這種能扛起隊伍大旗,在綠茵場上獨擋一面的球場英雄。」秦風誇讚道。

「英雄!嗯!不錯!缺的確實是英雄!」

提到英雄這兩個字后,葛三天的眼神明顯變了,像是在回憶,有像是在緬懷,又像是在激勵自我。

兩年過去,葛三天從當初的青澀少年成長成為一名出色的青年大學生,而且就讀的學校還是國內第一軍校,陸軍學校。

兩年過去,葛三天變化的不止氣質,身體體質也變了。高中時代的他身高僅有一米七,看起來稍顯單薄,現在的他不僅個子長到一米八幾,連肌肉也完全練出來,讓人一看就感覺是一個壯碩的小伙。

「走吧!到約定的時間了!」葛三天邊離場邊對秦風招呼道。

「嗯!」秦風點頭,表情嚴肅。 三年之後的世界彷彿重新恢復安定。

三年前,紅炎劍仙的出現使得妖族沉寂下來,而世界中部分的黑暗勢力因為失去妖族的支撐,孤掌難鳴,很快被各國剷除。當然,也僅僅只是部分黑暗勢力被消滅,還有許多的勢力依舊在暗地活躍,等待時機,用表面平靜內里暗流涌動來形容最為貼切不過。

八月一日晚,十九點,崑山市。

崑山市由於地處半月神州邊緣,為了防備妖族以及往後奪回上海城,如今已經將此地發展成為一座半軍事化城市,軍人和普通民眾共同居住,生活的城市。

崑山市分為兩個大區,一個是靠近半月神州的崑山軍事區,另一個是外圍的崑山民眾居住區。

三年前,魅將半月神州與地球隔離,直至三年後軍方才找到打破隔離的方法。

崑山民眾居住區,一棟民房內。

「小葛,你的人到了沒有!」

「還沒有,開哥您再等等,一會就到。」

「抓緊時間。」

「知道!」

民房內共有八人,並分兩伙,左邊一夥共五人,皆是精鍊的壯年男子,右邊一夥,兩男一女皆顯年輕,葛三天,秦風,方芳分別在其列。

三年過去,方芳完全變了一個模樣,原本頭髮還能紮起一紮小馬尾,臉上洋溢著青春笑容,散發活潑可愛的氣息。現在,不僅小馬尾沒了,還剪成不過眉,不蓋耳朵的男士髮型,站立牆邊,雙手交叉環抱,眼神冰冷,使人不敢靠近。

與葛三天談話的開哥名為董開,是一名退伍軍人,同時是左邊五人的領隊。

這時,民房門口闖入四名氣喘吁吁的年輕女子,乍眼一看,這不正是陸惜瑤,江玉,韓清暉,曾梓琳四女嗎!三年時間,曾經的少女們已然長大成為漂亮的大姑娘。

「呼!總算找對地方了!會長,你選這麼個偏僻的地方會面就不怕我們找不到地方嗎!」韓清暉累的彎下腰,雙手撐在膝蓋上。

「別說話,趕緊過來。」葛三天一見四女,眉頭一皺,趕緊招呼她們靠向自己,隨後小聲質問陸惜瑤,「不是跟你說過不許告訴她們三個的嗎?」

陸惜瑤把臉轉到一邊不說話。

「是我們自己硬要跟來的,你不要責怪惜瑤。」曾梓琳對葛三天說道。

「不行,你們不能去,闖入妖族的半月神州可不是開玩笑的,會死人的,現在趕緊回去,各回各家。」葛三天厲聲道。

「你能去上海城,為什麼我們就不行?你有不得不去的理由,我們同樣有!」曾梓琳絲毫不懼,眼神堅定不移瞪回去。

「梓琳,你……」葛三天明白曾梓琳的想法,所以他找不到反駁曾梓琳的理由。

啪!啪!啪!啪!一男子從董開身旁走來,並一邊拍手掌。

「小葛,你帶這麼多小妞,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們要去春遊呢!不過呢!我來告訴你們我們即將要做的事情是什麼!我們要做的事情是穿過軍事區進入半月國,你們還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吧? 邪性老公太霸道 這是犯罪,更有可能是叛國!」

男子名為郝仁,身高一米七幾,原本是一家武術館的教練。

「來,小妞,現在你告訴哥哥我你不得不去的理由是什麼?」

郝仁伸手欲搭上曾梓琳的肩膀,曾梓琳定定看著那隻伸向自己的手卻不知該如何反應。

突然,方芳上前一步,一把抓住郝仁的手腕,一招標準擒拿手將郝仁按倒。

郝仁掙扎一下,眼見擺脫不了后立馬變臉求饒大叫。

「疼疼疼疼!放手!放手!我認輸!我服輸還不行嗎!」

方芳將手一推,把郝仁推開。

郝仁甩甩吃痛的手腕,目視方芳,上下打量。

「你這娘們賊厲害的嘛!夠勁!我喜歡!」

「是不是我下手太輕! 都市巔峰高手 教訓不夠對吧!」方芳平靜回應。

「剛剛是我大意被你偷襲,現在我準備好了,小娘們,你抓不住我。」郝仁自信昂頭。 「好了!郝仁!你少說兩句!現在不是起內訌的時候。」

就在方芳和郝仁蠢蠢欲動之際,董開開口打斷兩人。

隨後董開面向葛三天,「小葛,你確定要帶這幾個女人去?」

董開指的是後面來到的陸惜瑤等四女,因為,陸惜瑤四女不像方芳,讓人第一眼便能看出是久經戰場的狠角色。

葛三天面露難色,眼神在四女臉上劃過,只見四女同樣望向他,眼中帶著希翼的光。

葛三天艱難開口:「開哥,把她們帶上吧!雖然她們打架的本事沒有,但,在一些技術方面都是能獨當一面的高材生。」

「你執意要帶去也可以,但是,她們的安全問題由你自己負責。」董開思考一會對葛三天道,意思是出了事情他一概不負責。

葛三天再次轉向四女,嘆口氣,「哎!我本來只是打算讓惜瑤幫個忙,由我自己進入半月神州,現在,你們把我的計劃全打亂了,妖族的殘忍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要去的地方可是他們的老巢,當,在那裡遇到困難之時不會再有人出現拯救我們,也許我們將面對比死還痛苦的事情,總之,我不能向你們保證一定帶你們安全返回。」

「我們不怕!我們網路實踐部無論做什麼事情都要在一起才有意義。」江玉道。

韓清暉,曾梓琳,陸惜瑤一齊點頭回應。

「我知道了。」葛三天內心十分感動,不止現在一次,還包括三年前,對於他來說最黑暗的日子,同樣是網路實踐部四女在支持他,鼓勵他。雖然葛三天嘴上說不保證,內心已經下定決心一定要帶四女平安歸來。

葛三天轉向董開,「開哥,她們已經做好覺悟。」

董開收回眼神,「既然如此,帶齊裝備發出!」

韓清暉悄悄靠上來,小聲問葛三天:「部長,我們還要帶什麼裝備啊?」

葛三天無奈翻白眼,「你當我們去逛街呢!還好我早有準備,(走到一張長桌子邊)過來這邊,你們每個人需要帶的物品我都放在背包里。」

四女跟過去一看,四個軍旅背包整整齊齊擺在桌面上。

「哇!一人一個大背包嗎?有點像那個,荒島求生一樣,嘻嘻,部長嘴上說不想讓我們去,其實心裡是希望我們去的嘛!」江玉嬉笑道。

「你想多了!我這是有備無患!防範於未然!」葛三天不承認道,男人好點面子很正常。他接著說道:「好啦!車在外面,背上背包出發!」

車是一輛小貨車,平日里專門給崑山軍事區運輸食品。董開和葛三天分別坐副正駕駛座,其餘人皆進入車廂。

秦風早便進入車廂,見陸惜瑤四女跨上車廂便笑臉相迎。

「你們好!我叫秦風,三天在大學里的好哥們,很高興見到你們。」

「哦!」

江玉好奇的打量秦風,接近一米八的身高,表情隨和,長的有點小帥。

「你們全部坐右邊好了!」

見只有江玉一人回應自己,秦風也不在意,笑了笑繼續說道。

葛三天在車廂后,等所有人坐穩,便將車廂關上,隨後跑回駕駛座,小貨車嗡的一下啟動出發,朝崑山軍事區行駛。 小車廂里僅有左右兩排座位,而且還是葛三天他們臨時加裝的。車廂里,一個小小的白色燈泡,負責起照亮整個車廂的任務。

方芳坐於車廂右邊最里的位置,進入車廂她便閉目養神,似乎什麼都不在意,也不想說話。在這一點上,董開帶來的四人也差不多情況。

曾梓琳坐落的位置最靠近方芳,此時她還沒認出坐在她身邊這位冷俊的女俠是她曾經見過幾次面的方芳警官。

不過,曾梓琳還年輕,記憶力非常好,第一眼沒認出來,多看幾眼定會生出熟悉的感覺,即使方芳形象大變,細節的相貌還是與以前一樣的。

「請問!您是方芳姐嗎?」曾梓琳面對閉目養神的方芳弱弱的問了一句。

方芳睜開眼睛。

「嗯,你叫曾梓琳對吧!曾海的女兒。」

「嗯嗯,是的,方芳姐喊我小琳就好,這麼久了方芳姐您還記得我的名字,倒是我,差點沒認出您。」曾梓琳有點激動道。

「都三年了,認不出也正常。」方芳道。

方芳也是因為雷正的緣故才記得這個曾經救過雷正性命的女孩,像陸惜瑤,韓清暉,江玉三女,她卻沒有記憶。見到曾梓琳,便想到雷正,方芳的心莫名的疼,三年過去,她不僅沒忘記雷正,相反的,她對於尋找雷正的執念越來越深。

「是啊!都三年了,也不知道雷正哥去了哪裡……」

與方芳一樣,曾梓琳見到方芳同樣想到同一個人,鼻子一酸,眼淚欲掉落,卻又被曾梓琳自己強行阻止。

方芳昂頭目視前方,「他肯定是在上海城和妖族戰鬥著。」

這句話不僅僅只是方芳安慰曾梓琳的話,也是方芳安慰自己的話。

車廂座位末尾。

江玉和秦風面對面相對而坐。

江玉觀察一會四周,發現大家都在各自自顧,於是小聲呼喚正對自己的秦風。

「喂! 萬法無咎 那個,你叫秦風對嗎?」

「是的!」秦風微笑,他對江玉頗有好感,因為方才她們上車的時候四女中僅有江玉回應他。

「我問你個事!」江玉偷瞄了前面幾人一眼發現沒人注目後繼續小聲問道。

秦風自然注意到江玉的小動作,頓時被逗樂了。

「當然!」秦風也順著江玉彎下腰靠近她壓低聲音回應。

江玉絲毫不在意秦風接近自己,反而很開心的與秦風聊了起來。

「你和部長是怎麼認識的?」

秦風自然知道江玉口中的部長是誰。

「我和三天的興趣愛好都差不多,所以比較投緣吧!經常一起踢球,訓練,久而久之就成為好朋友。」

「哦!你們踢球厲害嗎?我記得中學的時候部長都不踢球的。」

「三天厲害,我的水平一般般。」

lixiangguo

“悟空!是你嗎?”大雄低頭打量着盒子,其他人也是一臉的驚奇。

Previous article

巨蛇的可怕,之前的兩位道友用自身的隕落已經爲他們摸清了底細,只怕比那黑袍人和紅袍火鬼都可怕。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