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證實了,這不是狂想,而是一種特殊的現實情況。我所在的這艘飛船中的外星人,就是這一超級陸軍獲勝論設想中的傑出代表。

。。。。

人們或許已經忘了,數年前有一群路過太陽系邊緣的巨大外星艦隊,對著這個無意冒犯它們的世界傾瀉了足以毀掉地球的超高速炮彈,然後就跑遠了。

我當時也奇怪怎麼這些人打完就跑了,他們應該趁機過來佔領這個星球不是嗎?於是我推測敵人應該是在逃命,他們在逃命的時候受到了來自太陽系的攻擊,可是又實在不想分心對付我們,就很象徵地發射了一輪炮彈,嚇唬我們一下,然後繼續逃命。

沒錯,能像趕兔子一樣把他們嚇跑的,就是我眼前的這些人。那些逃命的外星戰艦的武器很強大,但是對付他們不管用,這些外星戰士能硬扛直接命中他們的那種炮彈,最多就是被打飛了,而他們在太空戰鬥時就是用的我看到的那種繩索跟戰艦相連,戰艦具有足以扭曲空間的巨大能量,敵人的那種程度的攻擊根本無法命中戰艦。就算戰士被打飛,母艦可以一下子藉助空間扭曲把戰士給拉回來,或者根本不用管,切斷連接讓四個小的飛船把他們找回來就行了,他們之間互相有一種十分強大的直接聯絡能力,只是被打飛的話飛到哪裡都不會丟失。

然而外星人到底是怎麼做到從已經成為焦土的魔法大陸出現的呢?經過這裡的船長的講解,我大概明白了。

嚴格來說,這個由五艘戰艦跟不死戰士組成的外星艦隊其實是不折不扣的外星海盜!這些人因為各種原因走上了到處找事的道路,用搶的辦法直接掠奪資源跟領土,而且這只是主力部隊中的一支而已!

。。。。

時間要跳到五年前。

第二魔界被我用斯圖格成功切斷時,百分之九十九的部分化為失控的魔力衝天而起,然而我當時可不知道到底這代表了什麼。

這一股巨大的魔力,比任何火箭都飛得快,很快就飛到了超過任何人造飛行器最遠飛行距離的地方,然而不知道是不幸還是萬幸,這麼大的一股能量到底是讓到處找目標下手的海盜們發現了。

以他們的智慧程度,趕上並攔截正在飛速遠去的魔力流並不難,而他們也發現了這種力量中的奧秘。

唔……我們還是先了解一下這些外星海盜的能力吧。

他們的強大,幾乎完全來自覆蓋他們身體所有角落的這種金屬,或者說像金屬的物質,其實他們的身體構造跟水母很像,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液態金屬樣身軀,外帶一丁點兒應該被稱為智慧核心的複雜能量結構。他們的智慧核心具有幾乎不滅的特徵,能量十分強大,配合堅不可摧的金屬身軀跟同樣由這種金屬製造的飛船,就成了宇宙中最強大的海盜群體。

這種組合最強大的地方就是幾乎無法逃開的追擊能力,跟同樣幾乎無法被任何攻擊命中的防禦力並存於一體。他們的能量核心似乎就是空間扭曲的能量源,事實上這裡的所有人都能隨時利用扭曲空間的能力進行突襲或者跑路,我剛才描述的戰士被打飛的可能只是一種很少發生的極端情況。

強大到如此的海盜們對這種普通人用眼直接觀察看起來呈紫黑色的能量感到十分好奇。當然光好奇沒有用,女船長下令讓一個戰士接觸了這種能量。一開始,戰士就像所有經歷過和魔力發生第一次接觸的人一樣感到了莫大的痛苦,但是隨後他緩了過來,然後,他做了一個徹底改變了兩個世界的決定。

我估計他的舉動是無意的,下意識完成的,他們當時根本就沒有魔法的概念嘛。他突然打開了一道黑色的空間裂口,此舉嚇得大家甚至紛紛用空間扭曲離開了飛船,然後他很快就回來了。

海盜發現了魔力的根源。

他告訴大家,那裡到處都是這種神奇的力量,簡直取之不盡!於是很快地,這個艦隊的所有人甚至連戰艦都灌注了魔力,然後這幫人一下子玩大了!

沒錯,由於連戰艦都有了大量魔力,他們按照第一個人的方法由戰艦展開了空間裂口。

一瞬間,巨大的外星飛船一下子出現在連光都得跑很久才能到的另一個世界的一道連通魔界的空間裂縫中。不過他們隨後發現,這個入口可以通往魔界,也可以去另一端的另一個陌生的世界。他們對魔力的作用在短時間內就已經進行了相當程度的研究,一下子拓寬了埋在魔法大陸地層中的魔界入口的寬度,整艘飛船開始了通往另一個世界的旅行。與此同時,堅硬的飛船船體無情地擠開了堅硬的地層,如同破冰船摧毀冰面,當然後果就是導致了一場空前的地震。

外星人用魔法來到了我們的世界,事情大概就是如此。

後面的我就不用細說了,塔拉迪斯方面很快就由奧爾特發起了投降,而且這些海盜欣然接受,他們甚至連塔拉迪斯語都會了。對這些人來說,那實在太簡單了。

再然後,是遠征,目前整個世界的軍隊已經幾乎被收拾殆盡,畢竟這是一個戰士就能匹敵一個超級大國的海盜群體!

在這種敵人面前,幾乎一切抵抗都是徒勞的。

而我好像成了一個例外。按照這裡的老大的說法,她希望我能隨艦隊返回他們的母星,那裡有人想見我。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在這幫人說母星上想見我的人到底要讓我做什麼之前,我先打斷了他們的計劃,緊急回了紫幽。

要出事了,外星人可能會打入紫幽,然而我到了紫幽發現……一切安好,伊斯菲甚至還問我怎麼這麼久才回來,是不是遇到了問題。

一切正常得不正常,那些外星人沒來魔界,那他們去的是什麼地方?

這之後我仔細想了想,可能當初魔界與人類世界接觸時發生過斷裂,有一些小的包含魔力源泉的區域就此脫離了魔界,後來其中的一塊就飄蕩到了魔法大陸所在的那個地方,並且在地下穩定住了。而後,緩慢滲透到地上的魔力讓地面的生物發生了異變,緩慢而不容易察覺的異變,導致本來正常的地方成了魔法大陸。

於是千萬年後,外星人來到的就只是一處魔界的碎片而已。

對他們來說,那裡就夠大了,我隱瞞了紫幽的存在。我告訴他們,我去他們發現的地方看了看,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了,但我還有事情沒忙完。

在故地的大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我必須讓大家明白!

。。。。

大智者所說的新神,應該就是指這批外星海盜,我簡短地告訴了大家那些有金屬身軀和強大實力的外星人的入侵,以及我面臨的情況。我不保證和我一起前去外星海盜母星的人能活著回來,那裡一切未知,所以我只是想問問大家的意向。

出乎我意料或者完全在我意料之內的是,大家終於重新來到了外面,除了斯羽又讓凱拉尼爾給攔下了。凱拉尼爾很明確地告訴我,除非那邊表現出了足夠的友好,否則她堅決不同意斯羽跟我們一起出去。

於是我們只好跟斯羽暫時分開了,大家作為一個團隊一起來到了還在地球範圍內的外星飛船裡面。不過由於我的身體感覺很遲鈍,我似乎忽略了一個問題:外星飛船內的環境。

按照老傳統,由我先帶著光明進入船體內部,然後她再把大家一下子帶進來。大家剛進來我就注意到瑪麗蘇爾顯得十分難受,同時變得十分痛苦的還有塞琳納跟她的龍。

對我帶過來的這些人,海盜們表現出了詫異,我先請求他們改變艙內的環境,我的人不太適應。

於是我們被帶到了專門用來解決這個問題的艙,我姑且叫它適應艙好了。海盜們告訴我說適應艙能夠很好的模擬外面的環境,我強烈建議他們下降高度給模擬點更適合大家的環境。他們很快就照做了,雖然我不太明白是怎麼做到的,但是剛才還難受的幾個人一會兒就緩了過來。

到目前為之,外星海盜給我的好印象比壞的多一些,我對他們可能要讓我做的事情產生了懷疑。

大家逐漸適應了在適應艙外的環境之後,我們踏上了前往外星艦隊母星的征途。由於海盜們已經會用魔法打開傳送門,而且這幫人估計也沒想過關掉傳送門,從我們現在所處的地方到海盜飛船此前的泊位只是一小會兒的事情。我們所在的飛船先調整了船頭的角度,然後對著魔法大陸上大開的魔力傳送門一頭沖了過去。這幫金屬身軀的傢伙果然忽略了我們對加速度的耐受力,幸虧突然加速不是很快,不然當時我們中體質最弱的塞琳納可能會當場死掉。

伴隨著飛船內部重力的改變,我們在幾秒內已經來到了宇宙深處。此時飛船的外面已經變成了茫茫星空,從沒有見過這場面的大家頓時興奮起來,把剛才的不愉快一下子丟到了腦後。即使在太空中,飛船內的重力還是有的,我們並沒有失重,還做不到在裡面飄過來飄過去,但是可以確定我們的重量變輕了。

再隨後,我們眼前的星空開始變得有些怪異,好像是一張布畫被什麼東西狠狠地拽了一下,星星全都開始向前面匯聚,我們所在的飛船也開始向星星匯聚的地方前進,但是我們感覺不到速度的變化。

我倒是明白怎麼回事兒,畢竟這艘飛船最常用的飛行方法就是空間扭曲,它只不過在前進罷了。

。。。。

僅僅過了幾秒,空間扭曲停止了,飛船外面的世界很快恢復了原貌,一個巨大的銀色星球突然出現在我們眼前。

船長告訴我們,目的地到了。

我默默地看著不斷接近我們的銀色星球,跟飛船和海盜們完全是一個顏色,那裡幾乎是一個金屬的世界。不過後來我就明白了,其實我們只不過是看到了星球的一面而已。

飛船很快接近了銀色星球的金屬表面,星球的外殼上面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凹陷,於是我們就這樣來到了隱藏在金屬外殼下的世界。

用一個詞來形容這裡,那就是不可思議!是的,厚實的金屬外殼下居然是一個光輝燦爛的世界,我們誰也無法找到一個明確的光源,但是整個世界確實是沐浴在光亮中的!

後來我們就明白了,這是利用能量傳輸的辦法從星球的其他地方傳輸過來的光,他們和我們一樣也是十分需要這樣的能量。

此時,這裡的太陽就在金屬外殼這邊,所以這個星球的外層構造我已經有些明白了:一側廣布金屬,另一側有很多自發光礦物或者發光植物一類的光源。但是不管怎麼說,在金屬外殼下面的世界對我們都不會太友好,這裡跟地球畢竟差異太大了。

飛船緩慢地行駛在外觀規則有序的金屬建築之間,偶爾我們也會看到更大的飛船從其他高度飛過去。就像我此前得知的一樣,這艘飛船跟它的四個跟班只不過是這裡的海盜艦隊主力中的一小部分,僅此而已。

眼下四個跟班飛船都在地球進行維持佔領的工作,我只是希望別有人亂來,至少在我回去前別亂來。

。。。。

這個星球本身不大,保守估計也就比月亮大一些,我們很快就看到了代表最高權力的中心高塔:幾乎有五十千米高!

高塔的造型讓我想起了惡魔領域。飛船停在了高塔中部的環形泊位上,然後艙門打開,船長帶著我們幾個還有第一個跟我接觸的海盜一起走下了飛船。看大家的反應,外面的環境似乎比飛船裡面還好一點。

船長先在高塔入口前的一個圓環裡面站了一會兒,然後才開始領著我們往高塔中走。她解釋說這是為了讓她的上級熟悉我們那邊的語言,免得我跟那邊有溝通障礙。

她跟這裡的每個人一樣,都是星際海盜,卻有這樣的設施來抵消不同文明的交流障礙,這些所謂的海盜背後似乎有什麼其他的東西在等著我去發現。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我們所在的位置只不過是高塔中部的某一層,一個看起來比船長還高不少的金屬人早就等在了裡面。

那人確實用塔拉迪斯語跟我們這些外星來客問了好,他同時表示我們肯定有問題準備問他,他讓我們先把想知道的都問完,然後他再告訴我們到底他想幹什麼。

於是,我先發問了:「你們這個星球,是從一開始就變成了正常世界跟金屬世界兩個部分,還是因為某些事情變成這樣的?」

經過他一解釋,我大概就懂了。

其實,整個看起來像是地下城市的巨大金屬空間,是可以整體移動的!這就是一個能變形的巨型海盜船,他們攻佔一個他們覺得不錯的星球之後就直接用這個巨大的海盜船覆蓋在星球表面,這次也是,差不多一半的星球表面都被這個可以變形的巨大海盜船籠罩了。

我緊接著問他:「我們的星球也會這樣嗎?」

他很模糊地表示,這要看我們的所作所為了。

隨後我問了一下歷史問題,我很好奇他們到底是什麼來頭。換句話說,我起碼要知道這些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他們的過去是很重要的情報,直接影響到我將要下的決定。

。。。。

很遺憾,這夥人不像人類那樣有保存歷史的習慣,因為他們從過去到現在一直都處於存活狀態,所謂的歷史就是現在。

他們的本體就是被我稱為智慧核心的那個能量內核,通過將內核埋入其他的介質中就能改變自己跟介質的狀態而獲得不同的能力。從這點來說,他們跟那些所謂的神族或者魔族之類的異能生物沒什麼區別。而我最感興趣的就是,他們居然也是被追殺的目標!

他們曾經不是現在我們看到的這種樣子,曾經用過很多不同種類的介質充當身體。然而他們的敵人是如此強大,以至於他們不得不去尋找更合適的材料來作為身體,直到發現了這種特殊的類金屬流體。發現這種特殊流體物質的具體位置已經很難查到,他們就此獲得了能扭曲空間的強大力量跟幾乎不滅的身體,事實上整個大海盜船都是由這種物質組成的。

但是這些還不夠,他們為了尋找更強大的力量踏上了一條不歸路:用掠奪的辦法強化自己的實力!

這就是外星海盜的歷史,從中我只能讀出他們也是受害者的信息。姑且不論他們到底是不是在騙我,我大概明白到底我應該怎麼回答了。

不過我也得提條件,畢竟……我不想讓他們進駐那邊的世界。

就算已經被拋棄,卻仍然不想放棄,這可能就是納爾維特的宿命吧。

船長把我的情況告訴了這個目測是評議員的人,他對我們尤其是對我的興趣很快就更強烈了。仔細想了想前因後果,我說出了我的選擇:

「強大如你們,卻也會被追殺,如果連你們也被消滅了,我們的世界也早晚會被消滅,而那裡的人不會空間扭曲,那個世界不堪一擊。至少在消滅那個追殺者之前,我和我的戰鬥小組會跟你們進行合作。不過我希望在聯手消滅我們的敵人之前跟之後的時間,我本來所在的星球能夠保持它本來的樣子,你們不要去覆蓋它的表面。」

。。。。

沒有複雜莊嚴的儀式,沒有太多手續,我們已經跟外星文明達成了暫時的聯盟。但是作為關鍵人物的我,這次犯了一個嚴重的錯誤!

沒錯,我不慎忽略了時間,因為我感覺跟著外星人過來也沒用多長時間啊,但是我忘了飛船進行空間扭曲前進的速度有多快了。

這種現象,大致就是相對論現象吧。

事後證明我們這一走一回就是三個月,足夠做好多事情了。

盟約建立起來之後,我們達成了雙線作戰協議,我們回自己的世界,外星人繼續他們的海盜勾當,但是一旦追殺他們的人出現了,帶我們來的船長就立刻用魔力傳送的辦法來找我,我們將立刻開始戰鬥。

我們隨後由船長送回了地球,然而回來之後我很快發現情況不對勁:先是我驚訝怎麼走了這麼久,隨後我吃驚地發現我們著陸的魔法大陸上居然全是人!

眼下這些人看起來衣衫襤褸,都已經十分消瘦和虛弱,當他們看到突然從地下鑽出的飛船和隨後降落的我們時,他們突然變得興奮起來,雖然很快就被嚴重的虛弱取代了。

我沒有看過這場面,覺得無論如何還是得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但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人們已經開始拚命朝我們這邊撲過來了!

於是我當場進入了戰鬥狀態,當人們看到迅速湧出的饕餮護甲時,他們立刻停住了。

我直接利用魔力擴音喊話:「我們才剛剛回來,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大家會變成這樣?」

。。。。

於是,我終於明白了奧爾特的真面目,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野心家。

沒錯,幾乎可以肯定他也是異能者,雖然從我這邊看跟正常人差不多,但是他很可能是預言能力者!

外星人入侵前,奧爾特將我跟世界分隔開來。

外星人入侵之後,奧爾特率先倒戈,宣布投降,號召世界各地不要抵抗。事實上在我被隔離的五年時間裡,奧爾特已經開始秘密謀划他藉助外星人入侵統治世界的有關事宜了,比如大量安插一號機關的異能者到其他地區,利用種種手段迫使多國削減現役部隊跟開支,結果就是雖然很多國家不想就這麼投降,然而本身的抵抗力量已經被嚴重削弱了,加上被奧爾特派出的那些異能者奉命進行了各種協助外星人的行動,三個月不到的時間裡奧爾特已經在事實上統一了整個世界!

然而畢竟有人不想就這樣屈服於一個野心家,奧爾特就搞起了鐵腕統治,把這些人全都抓了起來。再後來,所有不服從他的人都被集中到了什麼也沒有的魔法大陸,這裡沒有任何生產工具,沒有住房,只有兩艘塔拉迪斯的補給船每兩周運送一次遠遠不夠所有人用的物資。到我們回來為止,這裡已經有數千人因為乾渴和飢餓而死了,活著的人也幾乎都處於死亡的邊緣。

不管怎麼說,我已經下決心要徹底清除奧爾特了。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我沒有能力一次解決幾千人的吃飯問題,但是我有辦法把所有人帶離這裡。幸虧外星飛船還沒走,我立刻讓光明帶我回到了飛船內部,找到船長讓她幫忙運送這些倒霉蛋。

船長很給我面子,就用了一次就把這些人全都送到了塔拉迪斯的領土上。我當然知道他們來自世界各地,但是眼下不可能把所有人一次都送到他們原來的國家,就只好就近找個國家再說。飛船很快就停在了塔拉迪斯東部沿海的一座海濱城市的郊區上空,由於這一帶的地面很平坦,樹跟地形起伏都幾乎沒有,我好不容易說服船長把船懸浮在距離地面不到五米的超低空,然後讓大家從艙門直接跳下去。

好吧,我承認了,我忽略了他們的虛弱程度,有數十人跳下去之後就再也沒站起來。還活著的人由我帶隊直接開赴小城,我央求城裡的居民無論如何請儘可能接待這些可憐的人們,他們幾乎都一口答應下來。

這些被奧爾特集中囚禁的人幾乎都是那些對外星人持抵抗態度的國家的高層人士,他們還保留著做人的底線,雖然已經快餓死了,他們還是努力克服了一擁而上的魯莽做法。我同時告訴他們無論如何克制自己想拚命吃東西的衝動,不然他們很可能會被撐死,但是後來的結果表明我的告誡只起到了部分作用:還是有那麼個別的幾個人被自己無法控制的拚命進食舉動給撐死了。

。。。。

解救了那些被奧爾特戕害的人之後,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滅了奧爾特。

我在徹底消滅奧爾特之前,把其他的小隊成員送回了故地,當然我自己也回去了一次。不過說起來故地本來就很難察覺到時間的流逝,凱拉尼爾對我們的晚歸併沒有太大的反應。我匆匆交代其他人給詳細解釋下,就出去了。

我眼下還有兩個地方沒有去,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知道奧爾特不過是個怕死鬼,我卻有些心神不寧。所以我還是得在行動前跟其他人把要說的話都說完再去。

這兩個地方就是人魚的群落和魔界,基本上我還是很順利地完成了和其他人說明我晚歸的原因這個任務,剩下的就簡單了:單刀直入,處決躲在烏龜殼裡的奧爾特!

我用魔族的翅膀一路飛到了本部附近,發現奧爾特把整個一號機關本部給弄得和鐵桶似的,用了三十層防禦結界和幾乎占塔拉迪斯全部剩餘量的塔拉迪斯陸軍裝甲武器進行密集防禦,從遠處看,此時的本部已經變得如同一個黑色的大碗一樣,毫無生氣可言,而這都是因為一個人。

對付這種敢做不敢當的渣滓,最好的做法就是當著他的面擊潰他賴以為生的一切。

「你以為用這種勉強可以抵擋戰略武器的措施就能保住自己的小命?那你可就錯了,奧爾特先生!」

。。。。

奧爾特應該明白的,沒有什麼能夠抵擋納爾維特的力量,結界也是,鋼鐵和各種建築材料也是。

所以我也很奇怪,到底這個理應明白做什麼都是徒勞的傢伙為什麼還是要這麼做。大概是個人都會有僥倖心理吧,總覺得自己只要有那麼點可能能撐過去就死撐,我是來打破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的。

我只用了半秒不到,本部外圍的十層結界就化為了四散的殘片,殘片很快就消失了。當我開始進攻一號機關本部時,部署在外面的塔拉迪斯陸軍機械開始向我開火,當它們開火的一瞬間我們就再也不是盟友了,於是十秒之內,所有軍械的武器身管跟任何可以發射的東西全都被我用本源力量摧毀了。

再然後,它們開始四散逃竄,我沒有趕盡殺絕,而選擇了旁觀。

當所有的塔拉迪斯陸軍部隊盡數逃竄之後,我繼續進行對一號機關本部的攻擊。開始的時候一切順利,然而當第三十層結界崩潰的時候,我突然感覺有些不對勁!

當我從一瞬間的不對勁中緩過勁來時,我已經看不見東西了,儘管身體各個部位都在,我卻無法活動分毫。不過我很快就明白了自己的現狀:我的雙眼被完全蒙住了,眼下自己正好仰面躺在一個跟我的體形完全貼合的凹槽里,從我脖子往下的身體全都被浸沒在一種奇怪的物質中。這種物質巧妙地奪去了我的行動能力,不過有一點我可以肯定:我這樣的處境,絕對是人為造成的。

。。。。

我從物理層面開展的自救行動全部失敗,在那種物質的包裹下,我根本無法使出一點力氣,無論怎樣也不能動一下。

我也知道這是徒勞的,不過我也明白,自己不裝作試圖逃離,幕後黑手是不會出現的。

過了好一會兒,我聽到了奧爾特的聲音:「睡得舒服嗎,我的月銘小公主?」

「公主?你這個……」

lixiangguo

「這麼好吃的甜瓜我還真是第一次吃,這口感簡直沒法形容。」

Previous article

「好,那就一起去。」李學浩自然不會反對,原本他就打算有時間的話帶澤井優子去話劇社看錶演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