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倒好,還得是靠他來救人。

鑽進樹林,梁樹躲在一株大樹之後,立刻激活了狼鱷之牙和黑石硬化皮膚,化為十五六米的狼鱷形態,然後邁步向外走去。

咚,咚,咚!

梁樹走的很慢,每走一步,地面都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相比於狼鱷之鱗,黑石硬化皮膚讓梁樹的體重起碼增加了一倍。本來的他的身體就移動緩慢,如今體重增加,速度就更加慢了。

這讓梁樹很無奈,不過有得必有失,獲得了超強防禦,便不能兼顧靈活。

此刻,眾人看到森林突然出現這樣一個巨大生物,全都一愣,還以為又冒出了一隻荒野生物。

不過,雲秀看到梁樹之後,瞬間喜極而涕:「鱷大少,是你嗎?救救我姐姐,求求你救救我姐姐!」

這麼一眨眼功夫,雲部長已經連續三次衝上去阻擋鑽地蟲,然後被連續三次擊飛。她有兩條狐尾還被鑽地蟲的鐮刀爪子割到,變得血淋淋一片。

梁樹一步步走上前,冷聲道:「廢物,滾一邊去,別礙事!」

雲部長臉上頓時露出屈辱之色,可想到自己把整個五部帶入危難,卻又幫不上忙,不是廢物又是什麼?

她咬著牙,拖著受傷的尾巴,一步步向後退去。

雲秀衝上來,一把扶住她,哭道:「姐姐,你怎麼樣,你沒事吧!」

雲部長咬著嘴唇:「我沒事。」

這時,曹天星也快步從遠處走過來,冷哼道:「雲部長,你別和這種人一般見識,他以為他是誰,說不定上去之後會被打的更慘!」

「給我閉嘴!」

雲部長冷喝一聲,道:「現在,立刻帶人返回燈塔!一刻不要停!」

「是,是,我馬上走。」

曹天星被罵的頭皮發麻,他還從沒見過雲部長發這麼大脾氣。不過應下之後,他忽然意識到什麼,道:「那,部長你呢,你不走?」

「把別人扔下,我逃走,那你覺得我還配當這個部長嗎?」雲部長臉色冰冷,道,「帶這雲秀一起走,路上保護好她。如果她傷了一根汗毛,回去我絕饒不了你。」

雲秀一聽,立刻道:「我不走!」

「你必須走!」

「我絕不走!剛才我上去幫忙,你把我擋回來,現在難道連讓我留下都不可以嗎?」

雲部長看著雲秀倔強模樣,忽然嘆息一聲,然後對曹天星道:「你帶人走吧,雲秀跟我留下。」

曹天星還想說什麼,不過看到雲部長冰冷神色,頓時把話咽了回去。

然後對眾人喊道:「都別看了,想死嗎!現在所有人,整好隊形,跑步返回。記住跟上隊伍,絕對不能掉隊!」

原本眾人都在傻傻的看著梁樹與巨型鑽地蟲戰鬥,如今聽到曹天星大喝才如夢方醒。他們在看什麼?兩個如此恐怖的存在戰鬥,他們在這麼近的距離觀戰,簡直就是找死,只要對方翻滾過來,直接就能把他們壓成肉餅!

於是眾人匯聚成一個隊伍,快速向遠處奔跑。

不過,奔跑過程中,有人還不忘回頭再看看,每人眼裡都帶著震撼與敬畏,鱷大少,那就是鱷大少啊,沒想到人類原來也有這麼強的一天!

人們覺得梁樹厲害,梁樹卻感覺打的非常惱火。

巨型鑽地蟲的戰鬥方式,與之前和雲部長戰鬥時完全就是兩個概念。

和雲部長打時,它根本連躲都不躲,直接碾壓。可現在和梁樹打起來后,它不但身體靈活異常,身上那三十多把鐮刀更是快的讓人頭疼,他連續的咬擊,竟然都被一堆的鐮刀生生擋住,最重要的,它還有翅膀,時不時的飄然浮空,讓梁樹榦瞪眼沒辦法。

雖然梁樹也有翅膀,可是開啟黑石戰甲皮膚之後,體重劇增,兩對黑鐵級翅膀只能夠讓他勉強離地,根本起不到閃轉騰挪的作用。

當然,巨型鑽地蟲也拿他沒辦法。

它最強大攻擊手段就是肚皮下面那三十多把鐮刀,這些鐮刀的確鋒利非凡,不過梁樹黑石戰甲皮膚卻更恐怖,砍在梁樹身上,也就只能砍出一些輕傷。梁樹花費不到10點青銅基因元就修復了,完全沒有生命危險。

不過梁樹卻不想和他糾纏,這樣會不停浪費青銅基因元。

於是找了一個機會,梁樹直接激活鳥類翅膀,發動了烈羽千擊。

鑽地蟲的雖然靈活,卻沒有黃狗那種恐怖的速度,再加上它八十多米的巨型身軀,如何能躲得過羽毛攢射?

六十多根紅色羽毛瞬間射到鑽地蟲身前,雖然它用鐮刀擋住了十多根,但是仍然有五十多根扎在鑽鑽地蟲身上。

隨著一聲悶響,五十多根羽毛全部沒入鑽地蟲身體,連看都看不到了。

鑽地蟲一聲尖叫,身體瘋狂扭動起來。

不過鑽地蟲體型實在巨大,羽毛的數量和體積又太小,雖然扎入身體,卻沒能要了鑽地蟲的性命,痛苦之下,鑽地蟲扇動翅膀,飛上半空,竟然轉身要逃!

打到現在,明顯要到手的獵物,梁樹怎麼可能讓它逃了。 梁樹立刻點擊修復翅膀,結果出現出現一條新提示:黑鐵基因元不足,花費68點青銅基因元修復翅膀。

這梁樹頓時大喜。

沒想到,黑鐵基因元不夠了,竟然可以用青銅基因元抵債,這樣他就更不怕了,現在他最多的就是青銅基因元,多達3600多點!

當即選擇修復翅膀,然後,梁樹取消狼鱷之牙和黑石戰甲皮膚,轉而開啟狼鱷之鱗,讓身體變輕之後,梁樹直接飛上天空,對著正在逃跑的鑽地蟲又是一輪疾射。

鑽地蟲疼的身體一顫,差點從空中掉下來,不過它還是咬牙煽動翅膀,再次飛起來,目標是它飛出來的那個地巨型地洞。接著,梁樹又射出了第三輪,鑽地蟲滿身都是血洞了,淡綠色血液一路滴滴答答,不過它終於還是逃到了洞口處,頭一紮就準備鑽地。

然而它才進去了一小半,梁樹卻再次化身狼鱷,十米的巨口直接咬在了它身上,把它生生拉在原地。

鑽地蟲體型八十多米,卻是細長型,類似蜈蚣,只有七八米粗細,整個身體都被梁樹咬在嘴裡,再加上它有一小半身體鑽入洞中,結果就是,它想向天上飛不行,往地下鑽也不行,想扭動身體甩開梁樹也不行,它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撓動一堆鐮刀腿,想努力往動里爬。

可惜,梁樹就這麼卡在洞口,任它怎麼掙扎都是白費力氣。

旁邊,雲部長和雲秀已經看傻了。

尤其是雲部長,鑽地蟲的強大她深有體會,面對它,她只感到絕望。可如此恐怖的生物,現在竟然被這位鱷大少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看目前情況,很可能馬上就要被殺掉。那些人類中聲名赫赫的所謂十大新星,和他比起來簡直就是笑話。

或許和她比起來自己真的只是一個物,雲部長暗暗想到

傳的蟲在掙扎了十多分鐘之後終於不再動彈。

這讓梁樹心頭一喜,費了這麼大勁總算把這隻鑽地蟲消滅掉了,接下來就該是收穫的時候了。

梁樹直接把鑽地蟲拖出洞外,準備開吃,不過看到雲部長和雲秀在旁邊,吃肉的事情只能暫時放放,還是得先把這兩個人打發走了才行。

來到二人身邊,梁樹對二人道:「你們看夠了?看夠了還不走?「」

雲部長上前道:「多謝閣下相救,這個恩情我雲瀾一定會報答。」

梁樹呵呵冷笑:「救你?你覺得我是在救你?我是在救那一群差點被你坑死的人,你這種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廢物,我救你做什麼?

雲部長聽了牙齒緊咬,眼淚都要掉下來,不過最後她還是強忍著說道:「是我的錯,是我自不量力把大家帶進了危險之地,我會回去好好反省。閣下怎麼說也救了我的性命,這個恩情總有一天會報的。不過我雲瀾不是廢物,我發誓我絕對會變強,絕不會再把我的人帶入這種絕境,閣下可以好好看著。」

梁樹擺擺手道:「以後別再做這種白痴事就好了,你們走吧,我還有事。」

雲部長和雲秀轉身離開。

臨走時雲秀還深深地看了梁樹一眼,似乎想要說什麼,不過看到梁樹的表情,她嘴裡的話瞬間又咽了回去,攙著林部長向燈塔方向走去。

兩人一走,梁樹直接開吃。

鑽地蟲提供的絕大部分都是青銅基因元,只有一少部分是黑鐵基因元,大概有七比一的比例,這說明鑽地蟲的等級應該在青銅七八階左右。青銅七八階竟然可以砍傷黑石戰甲皮膚,說明鑽地蟲那一堆的鐮刀的確非常不凡,梁樹一邊吃一邊心裡在盼著得到這一天賦。

突然,滴的一道提示音響起:獲得基因天賦手刀。

竟然真的得到了!

梁樹滿臉驚喜,顧不上再去吃剩下的那些血肉,楊樹直接激活了手刀天賦。隨著天賦激活,他手掌開始飛速拉長、變窄、變黑,最後竟然變成了一把黑色的彎刀。

梁樹活動了一下,發現手掌變成刀以後,感覺就像握了一把刀一樣。唯一的區別就是要比握刀更牢固一點。

「得學一門刀法才行了。」梁樹滿意一笑。

由於沒有黑鐵基因元,梁樹沒辦法升級手刀,就沒有實驗手刀了鋒利性。 愛你入骨:總裁請放手 之前反正也親身體會過了,只要升到青銅級,手刀絕對是他的攻擊利器,說不定狼鱷之牙還重要。不過現在他首先得弄到青銅躍遷基因核,不然黑鐵級的手刀對現在他的來說已經起不到多大作用。

梁樹將鑽地蟲剩下的一半身體也全部打掃乾淨,一共獲得了1200點青銅基因元和360點黑鐵基因元,可惜的是,竟然沒有獲得青銅躍遷基因核。那手刀的升級只能繼續往後推一推了,他現有的那一枚青銅躍遷基因核還是要先升級羽毛強化。

烈羽千擊才是他目前最強的殺手鐧。

吃完之後梁樹又在土丘上敲擊了一陣,把之前逃走的另外一隻黑鐵級鑽地蟲給震了出來,殺掉以後,獲得了1800點黑鐵基因元。這樣算了算,黑鐵基因元還是不夠,他現在有羽毛強化、鳥類翅膀和手刀三個黑鐵級天賦需要升級,黑鐵基因元缺口很大,必須要繼續尋找獵物。

於是梁樹繼續在森林裡轉悠起來,一直轉了五天,獵殺了十幾黑鐵生物,一隻青銅一階生物,這一此捕獵之後他的黑鐵基因元多達16000點,青銅基因元也有3800多點,可以夠他升級一波了。

鳥類翅膀,羽毛強化、手刀,梁樹全部升到了頂級,花費12740點黑鐵基因元,然後使用青銅躍遷基因核,把羽毛強化進行躍遷,原本的羽毛強化,變成了鐵翅鴨之羽。接著梁樹有花費1260點青銅基因元把鐵翅鴨之翅膀升到了7級,剩餘2560點青銅基因元。他沒敢升太高,因為後續使用烈羽千擊,還要用青銅基因元修復翅膀損傷,他必須攢夠足夠的彈藥才可以。

至此,他狀態已大幅變樣。

梁樹:人類,狀態(良)

本命天賦:獵食者之胃(由獵食之果改造的強大胃器),狀態:良

牙齒基因天賦:狼鱷之牙5級(青銅,顯性,狀態良)、鐵翅鴨之牙1極(青銅,待激活,激活條件:青銅躍遷基因核躍遷,狀態良),可融合。

皮膚基因天賦:狼鱷之鱗5級(青銅,顯性,狀態:良)、黑石裝甲皮膚1級(青銅,隱性,狀態:良),可融合。

翅膀基因天賦:昆蟲翅膀9級(隱性,狀態:良)、鳥類翅膀9級(顯性,狀態:良),不可融合。

基因天賦:鐵翅鴨之翅7級(青銅,隱形,狀態:良)

基因天賦:疼痛毒素9級(顯性),狀態(牙齒附著)

基因天賦:腳蹼8級(隱性),狀態(良)

基因戰技:烈羽千擊1級(瞬間高速射出一千隻翎羽進行攻擊)。狀態(已激活)

黑鐵基因元:3260點

青銅基因元:2560點

白銀基因元:1點

青銅躍遷基因核:無 不知不覺,竟然已經積累了如此多的基因天賦,就是有一些用處不是太大,倒是可以找機會嘗試融合,看看是不是會有驚喜。不過即便融合,他也得找兩個用處不是太大的進行嘗試,像黑石戰甲皮膚,他是絕對不會輕易拿來消耗的,萬一融合出垃圾,他哭都來不及。

這一波收穫也差不多了,是該回雪峰燈塔了,正好看看能不能返回地球,順路去找白霆算算之前的總賬。

梁樹讓黑青蛙進入假死狀態,然後把它裝進吞魚的胃袋。

這就是改造生物的好處,進入假死狀態后,幾乎不需要消耗能量,也不需要空氣,可以直接放入吞魚的胃袋。也幸虧可以這樣,不然梁樹還真要發愁怎麼處理它。

處理好黑青蛙,梁樹一路開啟鳥類翅膀飛翔,沒用半天就回到雪峰燈塔。

回到駐地之後,看到張元正蹲在門口。

看到梁樹,他眼睛頓時放光,愁容一掃而空:「李兄弟,你,你又迷路了?」

「對啊,又迷路了,轉悠了好幾天才回來。」

「……」

張元徹底無語了,此刻看梁樹感覺就像看怪物。怪不得別人都死絕了,他一個人也能夠活下來,簡直幸運之神附體。以後自己完全就沒必要再為他擔心了,就算別人都死了,估計他也一點事沒有。

「你們這一路怎麼樣?沒人受傷吧。」梁樹問道。

聽梁樹一問,張元頓時興奮起來:「老弟,我看你當時老早就跑沒影了,後面的好戲你沒看到。太他媽的刺激了,簡直就是傳說啊。知道鱷大少吧,就是之前雲部長用一隻基因強化藥劑換信息的那個人。你是沒看到啊,那位鱷大少變身一隻渾身漆黑的大鱷魚,竟然青銅級的鑽地蟲大的毫無還手之力!據說,咱們回來之後,那隻鑽地蟲還被他殺了!」

「還有,你沒看雲部長,被他罵的差點哭了!太霸氣了,沒想到咱們雪峰燈塔還有這樣的人物,可惜,沒人知道他的身份,真想看看他到底長什麼樣啊!」

張元一副興緻勃勃的樣子,就像打了雞血。

梁樹懶得理他,道:「行了,別那麼多廢話了,我有件事要你幫忙。」

「啊,什麼幫忙不幫忙!什麼事老弟你儘管說!」

「我準備回地球一趟,有什麼辦法借用一下雪峰燈塔的傳送陣嗎?」

張元道:「咱們特事部的拓荒者都有探親假期啊。不過回去一次要簽訂一系列協議,回去還要受人監視,而且也只有三天時間。」

「三天不夠用,起碼要半個月,而且我不想受到監視。」

魅少的笨笨妻 張元想了想,道:「這倒是也有辦法,只要肯花積分,特事部還有一個積分探親假。這個假期最長可達兩個月,也沒有活動限制,就是有一些條款要求,一旦違反,將直接由特事部安全組處置。」

「你等會。」

梁樹轉身出門,片刻之後,他拉著一隻三米多長的荒野生物屍體從外面進來。

張元瞬間傻眼了:「你,你,你又撿到了屍體!」

「怎麼樣,這麼一隻屍體夠嗎?」

張元瞪眼看著梁樹:「夠,這絕對夠了!不過,老弟,你實話告訴我,你真的不是進化者?這真是你撿到的屍體?」

梁樹一本正經道:「算了,告訴你好了,我的確也是進化者,不過我是撿到了一隻不知名藥劑獲得的血脈天賦,這種血脈沒有任何戰鬥力,說明上講,這是從一種叫做好運獸身上提取的。進化后我的運氣也的確變好了。」

張元聽得一臉懵逼。

「好運獸?真有這種血脈?靠,要真是這樣,老弟你豈不是要逆天!」

「逆天不至於,就是多撿了幾隻荒野生物,每次都能活命。」

「怪不得,怪不得你敢拿荒野生物燉肉吃啊。」

張元感覺自己什麼都明白了,當即道:「好,咱們先去兌換積分,然後我帶你辦理積分探親假。」

有積分在手,探親假辦理的非常迅速。

lixiangguo

「放屁,你丫一共才贏了我兩分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

Previous article

周芷嵐那裡更是直接就迎上了那龍世子,還有那兩名年輕女子也都同樣聯手龍世子向周芷嵐攻擊過去。她們也是因為嫉妒周芷嵐,所以才選擇對周芷嵐出手的。因為在她們出手的過程中,可以直接對周芷嵐下重手,最好就是毀掉了周芷嵐的容貌,毀掉她的身段。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