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五皇子逼問了,呂世浪不敢不說了。五皇子在諸多皇子之中,算得上心狠手辣之一了。如果呂世浪還不說,結果必然好不到哪去。

「五皇子,事情是這樣的,那日……」呂世浪不敢有半點隱瞞,把當日怎麼激將偷襲老國師和周寒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了出來,最後呂世浪又哭喪著臉補充道:「五皇子,當日我真的不知道那小娃子就是周寒啊,不然我們無論如何都不敢惹他們的啊,五皇子,你仁義之心,給我個機會吧,給我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五皇子,這呂世浪差點殺死了大運老國師,這可是大忌啊,必須把他綁給大運武盟處置去,不然我們這裡怎麼結交周寒啊。」徐忠連忙說道,這呂世浪要是折在這裡了,對於徐忠這一干從軍隊裡面爬起來的王侯可是一個天大的福音了。

「五皇子,不要啊,我一直都和你站住一起,從來沒有異心啊,五皇子……」呂世浪哀求的鼻涕和眼淚齊流,他當初可是把對方侮辱的不輕,做的行為也很令人寒心。

如果真把他綁去了大運武盟,就算他不死,估計也會被廢掉丹田,從此淪為一個廢人不說。夢幻帝國皇室也會馬上撤銷他的封侯,從此以後,呂世浪就從高高在上的世襲貴族變成了他嘴裡經常念叨看不起的賤民了。

「呂世浪,你應該明白,任何阻擋在我五皇子走向太子之位的絆腳石,我都會毫不留情的剔除,哪怕是我的血親手足。」五皇子語氣冰冷,話雖然沒有說的太明顯,但已經宣布了呂世浪的結局了。

呂世浪一聽,整個人頓時灘成了爛泥。

夢幻帝國的九皇子和七皇子,曾經就是因為太明顯的不滿五皇子染指太子之位,於是遭到了五皇子的暗中報復,死的不明不白,其中暗中幫忙下手的人就是呂世浪。

呂世浪知道,他沒有任何的選擇了。

他的兩個護衛面面相覷,也都很識趣的沒動。

呂世浪這擺明了要完蛋了,他們要是再傻傻的效忠,那也會跟著完蛋不說,連他們的家人也會受到牽連。 大理國師聽了楚雲天轉達大運老國師的意思之後,幾乎是沒有任何的遲疑,立即同意了,連夜將大理武盟的精幹人馬全部帶到了大運武盟總部。

大理國師見著老國師的實力達到了真氣境五段,當場驚的說不出話來。前面楚雲天由真氣境兩段實力蹦到了真氣境四段,這已經令大理國師吃驚了。而現在大運老國師居然也從真氣境三段蹦入了真氣境五段,這簡直太可怕了。

怪不得大運武盟敢直接支援他們大理武盟兩名真氣境高手,原來大運老國師的實力突破了,老國師的實力超越了元武,他一人就能夠收拾元武了。

「行了,別詫異了,咱們來商議一下明天的一些細節地方。」老國師料到對方會驚訝,一副言歸正傳的樣子。

「好好好。」大理國師止住心中的激動,連連點頭。

在老國師在和大理國師正在做著一些具體小細節的商議的時候,周寒歸來。

「周寒,你沒事吧?」老國師見著周寒歸來,立即停止了和大理國師的商量,上下打量著周寒,發現周寒沒什麼外傷,才鬆了口氣。

「沒事。」周寒隨口說道,看著大理國師和老國師:「你們兩人繼續商議吧,我先休息了。」

「等下。」老國師叫住周寒,「你在仙醉樓遇著中等王朝的人了嗎?」

「夢幻帝國的五皇子,他說他們根本不在乎武陽城的鐵礦份額,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還是假,不過他們派來的人實力最高也就真氣境三段,只要我們防著點兒,他們奈何不了我們的。」周寒淡然說道,雖然他沒有具體搞清楚五皇子的話是真還是假,但那五皇子的話也不無道理,怏怏夢幻帝國疆域浩瀚,的確是看不上武陽城的鐵礦。

或許五皇子真是來結交的吧,但現在周寒沒有空搭理他們。

「夢幻帝國的五皇子?」老國師和大理國師面面相覷,表情都是顯得驚訝。

夢幻帝國十五個皇子之中,這五皇子算得上是其中最有潛力奪得太子之位的人選之一,他居然來到了武陽城。

幾乎就是瞬間,老國師便是猜到了五皇子的來意,八成是和南宮雲博一樣,想要結交周寒。

要知道,周寒根本沒有什麼世外高人師父,這一切只是他杜撰出來的而已。

「那你是怎麼跟人家說的?」老國師連忙問道。

「還能怎麼說,就直接告誡他們別壞我們的事情,不然就讓他們好看!」周寒輕描淡寫說道。

「什麼,你還敢威脅他?」大理國師一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周寒居然敢當面威脅對方,這真是老虎頭上拍蒼蠅啊。

夢幻帝國的國力可是比明月帝國還要強,五皇子在夢幻帝國的勢力非常的大呢,一般人誰敢威脅他?!

「那他的態度怎樣?」老國師倒是覺得沒所謂,只要周寒的那假身份不戳破,暫時就不會有什麼危機,相反或許別人還會覺得周寒既然是世外高人徒弟,那麼就應該有這樣的脾氣。

「態度沒怎樣,好像就是有點不死心吧。」周寒想起最後丟給對方的那句話,如果對方真有誠意,那麼就把呂世浪和常安德這兩個混蛋綁來。其實這也是周寒順便丟出的一句話,根本沒抱什麼希望。

「那就好。」老國師點著頭,看來是周寒的假身份繼續威懾著對方,對方沒生歹意就好。

還好我有神級賬號 「報告國師,周長老,夢幻帝國五皇子在外面求見。」守衛在大門口的人員匆忙跑來報告。

「讓他滾蛋!」周寒直接說道,這人還真是不死心,居然找到武盟總部來了。

「可他說他把呂世浪給綁來了。」那人說道。

「啥,把呂世浪給綁來了?」周寒一愣,這五皇子的效率可真夠高的,這麼快就把人綁來了?莫非那藏起來的人,就是呂世浪?

估計是這樣,不然那人怎麼可能突然一下子避開自己藏起來了,肯定是呂世浪看見了自己,然後找了理由避開。

「呂世浪是誰?」老國師有些不解的問道。

「呂世浪就是那日在洗禮之地外面逼迫我們賭戰並侮辱打傷你的其中一個人。」周寒給老國師解釋道,老國師當時昏迷了,並不知道對方的具體名字。

「竟然是他!」老國師的態度頓時顯得憤怒起來,看著周寒:「周寒,你怎麼處理這事情?」

很顯然,老國師定然想要狠狠的教訓這個呂世浪,但還是要徵求一下周寒的意見,畢竟今天晚上是周寒和他們接觸的,怎麼處理這個呂世浪,周寒具備最佳發言權。

「那就讓他們進來吧。」周寒點著頭。

「是!」那人連忙跑了。

「國師爺爺,這個呂世浪你想怎麼弄就怎麼弄,不需要顧忌什麼。」看著老國師那情緒爆發的樣子,周寒說道。這個呂世浪當初那般對待老國師,決定不能便宜了他。

「嗯,我知道。」老國師點著頭,臉上的怒意更加的盛了。

大理國師見狀,很是識趣沒有多問,只是靜靜的站在一邊。心中卻是狐疑,看樣子老國師要處理夢幻帝國的人,而且還是毫不留情的那種,這可是令大理國師詫異了,什麼時候大運武盟的底氣變得這麼強大了?!

他們只不過多了周寒一個真氣境高手,還有就是老國師和楚雲天的實力突破了,這等條件在下等王朝之中也許算得上是霸主了,但對方可是中等王朝啊。

沒多久,夢幻帝國五皇子和徐良兩人押著五花大綁的呂世浪快速的走了進來,進來的只有他們三個人,五皇子和徐良的護衛都在外面沒有進來,這顯示了他們的誠意。

呂世浪的手腳被捆綁的結結實實,嘴巴也被堵上了破布條,看著老國師和周寒兩人,他的眼睛裡面流露出哀求的神色。

老國師和周寒兩人見著這個呂世浪,表情都是一致的惱怒。這個混蛋,當初那般欺負人,覺得自己是中等王朝的人,高高在上,就可以任意欺凌下等王朝的人。

現在落了難,就特么哀求哭可憐,尼瑪當初怎麼對待那些哀求可憐的下等王朝的人的,你面對他們的哀求,你就發了慈悲嗎?

徐良將呂世浪往周寒和老國師面前一丟,就像丟一條死狗一樣:「周少俠,這就是呂世浪,常德安沒有跟我們一起來,不過你放心,五皇子保證過不了多久,也會把常德安給你綁來。」

「周少俠,現在你相信我的誠意了吧。」五皇子看著周寒,表情顯得很友好,沒有半點在夢幻帝國皇子的威嚴跡象。

「我當時說了,呂世浪和常德安兩人要一起綁來,我才會相信。」周寒語氣淡然,心中略微鬆了口氣,這五皇子既然把人綁來了,雖然只是一個,但這也足夠說明他的來意了,或許真是為了結交,而不是覬覦武陽城的鐵礦份額。

「你放心,我已經向帝國內發了訊息,過不了多久,那常德安就會綁來的。」五皇子補充道。

「那就等你把常德安也綁來再說吧。」周寒語氣還是淡然,「五皇子,你是知道的,我們武盟眼前事情多,怕是沒工夫招待你,你還是……」

很顯然,周寒不想給對方近一步接觸的機會。就像當初對待南宮雲博一樣,有距離,對方才會更加的期待,也更加方便周寒的忽悠。

「好吧,那我就告辭了。」五皇子的臉色有些難看,他連夜把人綁來了,對方居然還是如此的冷淡,這讓他那高高在上的皇子威嚴受到了打擊。

但五皇子還是壓下了心中的不滿,只有真正的高人,才不會輕易的接洽他人,如果這個周寒現身就對五皇子非常友好了,這才是有點不對勁呢。

看來只有再把常德安一併綁來,再來拜訪了。

五皇子帶著徐良立即離開了,老國師想要送,被周寒阻止了。既然已經採取了高姿態,那麼又何必壓低姿態去送。

五皇子和徐良一離開,呂世浪的神情變得更加的惶恐和緊張,老國師走到呂世浪面前,將他拎了起來,噼里啪啦十幾個耳光打了過去。

呂世浪的臉腫如煮熟了的豬頭,滿臉的鮮血,鼻子也歪倒在一邊,嘴裡的牙齒掉了七八顆,這是徹底的破了相。

呂世浪的嘴巴裡面的布條被打掉,發出了惶恐的求饒聲音:「饒命,饒命啊……」

「當初你可沒想過要繞我的命呢!」老國師不為所動,又是幾腳剁了過去,呂世浪再次發出了慘叫。

老國師的下手很有分寸,全部避開了要害部位。一下子弄死這個呂世浪,也太便宜他了,要慢慢的折磨死他。

「來人啊,把這呂世浪關到地牢去,把大刑都給他上一遍。」老國師招來了人。

「是!」那兩人正要動手,周寒開口了,「等下。」

「怎麼,周寒,你還有不同的處置他的意見?」老國師看著周寒問道。

「我突然有一個更加不錯的辦法。」周寒點著頭,然後說道:「我們還不知道明日那元武和西門強壯究竟搞什麼鬼呢,所以我們需要一個炮灰來幫忙我們打頭陣,這個呂世浪真氣境三段實力,是一個不錯的炮灰啊。」

「對對對。」老國師一聽,連連點頭,這個辦法不錯。到時候若是元武和西門強壯真有什麼陷阱,那麼就讓這個呂世浪去試。呂世浪遭難了,那是他活該,若是這傢伙不死,後面再慢慢給他上刑折磨不遲。

說罷,老國師就拿出了一張符籙,朝著呂世浪的後腦勺猛然一下子拍了下去。

符籙發出一陣光芒,沒入了呂世浪的腦袋,然後呂世浪的那哀求緊張惶恐的神情就消失了,變成了一張木訥的臉龐。

表情獃滯,木偶一般,他的神智已經被符籙控制了。只需要老國師一聲令下,呂世浪就是一具沒有思想的戰鬥機器。

大理國師看著這一幕,嘴巴動了動,終究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這畢竟也算是大運武盟內部的事情,自己還是不要干涉了。自己需要關注的重點,應該放在明日的計劃上面來。 天邊地平線慢慢開始亮了,光明開始重新爭奪這個被黑暗降臨的世界。

新的一天來臨了,這對於武陽城來說,也是一個新的歷史開端。

即使灰暗還罩著整個城池的上空,但城內卻是一片燈火輝煌。來自武陽城周邊的諸多勢力,他們通宵達旦,議論著,等待著。

甚至不少人已經在武陽城大運武盟總部大門口的四周等著了,他們的目光時不時朝著那寂靜卻又非常不安定的大運武盟總部大門裡面看上幾眼,表情充滿了看熱鬧的興奮。

「還有一個時辰天就亮了,就是大運武盟和西岐武盟戰鬥的時候啦!」

「是啊,數百年的王朝更迭,數百年才有一次機會見到,這一場戰鬥必然是精彩異常,若是錯過,這一生都再也沒有機會了。」

「這大理武盟的所有人馬都聚集在大運武盟了,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是怎麼打算的。」

「這還能是怎麼打算,顯然是把所有力量都集中起來,這樣打出去的拳頭才有力量。 軍長老公別亂來 雖然西岐大楚武盟精幹長老都死的差不多了,但元武和西門強壯都還活著呢,西岐大楚武盟在武陽城經營了幾百年,能說滅就能滅嗎?大運武盟和大理武盟就算能夠得手,戰況肯定也異常的慘烈!」

「所以這樣才更有看頭嘛。」

……

隨著天色慢慢的亮了,武陽城的騷動變得愈發的激烈了,萬人空巷,無數人守候在四大武盟的總部大門口,還有人呆在礦地的地方,等待著精彩戰鬥的來臨。

雖然大運老國師下令武盟所有人休息,以養精蓄銳迎接第二日的惡戰。但整個大運武盟包括大理武盟的人在內,卻沒有一個人能夠真正睡得著。

不少人躺在床上輾轉反側,心情激動的很。數百年的爭鬥,今朝終於要結果了,這誰還能睡得著?

於是乎,當大運老國師和大理國師把兩個武盟的所有人員都召集起來的時候,大部分人居然都是黑眼圈。但他們雖然是黑眼圈,但個個神情激蕩,摩拳擦掌,精神的很。

尤其是大理武盟的人,他們見著大運武盟如此多的真氣境高手冒出來,全部都驚呆了。

八名真氣境高手啊,不知不覺之中,大運武盟竟然強大如斯。頓時間,大理武盟的人都有種慶幸,幸好大運武盟和他們是盟友,不是敵人,不然今日大理武盟也許就不復存在了。

「各位,我們大運王朝和大理王朝數百年的抗爭,今朝終於有結果了。只需要我們最後一擊,然後就可以收穫果實了。」老國師的神色也是非常的激動,聲音異常的洪亮。

老國師話音一落,全場歡騰。

「我現在代表大理武盟說句話,武陽城的鐵礦份額,我們大理武盟只要十分之一!」大理國師的聲音蓋過了全場的歡騰聲音,原本見著楚雲天實力突破,大理國師就想要五分之一,但楚雲天說大運老國師給五分之二,對此大理武盟感激涕零,而隨後大理國師見著大運老國師的突破接著又是大運武盟其他真氣境高手一露相,這徹底的震撼了大理國師。

大理國師知道,這場戰鬥,大理武盟只不過是配角了,大運武盟才是真正的主角,於是,五分之二的鐵礦份額,大理國師是決計沒有臉要的,於是他只要十分之一。

也許十分之一都有點多了。

「什麼,只要十分之一?」所有人都驚住了,大理武盟的人倒很快就反應過來了,大理國師這做的對,大運武盟如此強大的陣容,他們的確不具備和大運武盟談鐵礦份額的條件和資格了。

「呵呵,我之前已經說過了,給大理武盟五分之二那就是五分之二,對待朋友,我大運武盟從來不會虧欠的!」老國師樂呵呵再次表態,看著大理國師:「如果你還把我大運武盟當盟友,那就接受五分之二。」

「老頭,這……」大理國師激動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大運武盟這般強大了,竟然還如此的厚道。大理武盟的人,也是激動的個個熱淚盈眶,對大運武盟有種肝腦塗地的衝動。

大運老國師這一句話,徹底的將大運武盟和大理武盟兩個武盟的人團結融合了起來。

「南宮雲博帶人來了。」這時候,有人給老國師通報道。

「周寒,你去接待一下吧。」老國師對周寒道。

「嗯,好的。」周寒點著頭,南宮雲博來捧場,主要還是看在自己的顏面上。

周寒暫時離開老國師最後鼓舞士氣的廳堂,在一個偏廳接見了南宮雲博。

「南宮前輩,謝謝你的捧場。」周寒的態度較之前顯得溫和了一些,畢竟現在大運武盟和明月帝國因為殺死九幽婆的事情成為了一條繩子上的螞蚱了。

「呵呵,舉手之勞,何足掛齒。」南宮雲博笑了笑,然後就直接步入正題:「周大師,眼前大運武盟和大理武盟聯手,如此強大,結果勿容置疑了,我這錦上添花也只是檯面行為而已。我這裡有兩件事情要和你說一下。」

「嗯,說吧。」周寒點著頭,他知道南宮雲博來意主要是談事。

「這第一件就是關於操西岐的事情,消息已經打探出來了,操西岐被送入了丹宗,現在已經是丹宗重點培養的苗子了,恐怕他暫時回不來了。」南宮雲博的表情有點複雜,他不知道這對於大運武盟來說,究竟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畢竟操西岐被重點培養,不到出師之日,基本上沒有下山的可能。這期間之內,不管大運武盟發生了什麼事情,操西岐都沒有機會下山。

而現在是大運武盟最關鍵的時刻,雖然說大運武盟有了不少高手,但多一個人總是多一份力量啊。操西岐不能回來,大運武盟就失去了一個強大的力量,據說那操西岐的實力已經飆升到真氣境六段了。

真氣境六段實力,這對於下等王朝意味著什麼!

「這消息確定嗎?」周寒大吃一驚,心中狂鬱悶,沃妮馬,操西岐這胖子竟然成為了丹宗的重點培養對象,那豈不是會和周亮那混蛋一樣,在丹宗裡面平步青雲?

如果消息真是這樣的話,那對於大運武盟來說可是一件大好事。將來操西岐出師了,大運武盟也算的多一個強大的靠山。

反正眼前大運武盟有著諸多高手,操西岐回來不回來意義不大。

「嗯,非常確定,操西岐的實力已經晉入了真氣境六段,據說還在瘋狂的升級之中。」南宮雲博非常肯定的點頭。「

「額……」周寒傻眼了,真氣境六段實力了,這操西岐胖子真特么變態啊。周寒剛剛還在想,操西岐回來不回來意義不大,現在尼瑪哪裡是意義不大了,真氣境六段實力,這對於大運武盟的意義可是太大了。

不說幫忙掃蕩西岐大楚武盟,單單有著操西岐這個真氣境六段實力的高手牌子放在這裡,那對於大運武盟的未來擴張都是有著強大影響的,也許還能夠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

「那第二件事情是什麼呢?」周寒壓下心中的驚訝,現在那操西岐已經成為了丹宗的重點培養對象,一時半會回不來了,自己也懶得想了。

只要操西岐沒有性命之憂就好,況且南宮雲博也應該不會欺騙自己,因為他沒有理由。

「這第二件事情就是關於幽蘭谷的,幽蘭谷派出的人手雖然被明月國師暗中派人攔截了,但還是有一個人漏網了。」南宮雲博擔心說道。

「漏網了一人?」周寒一愣,這可不是好事。

「那這人……」不等周寒詢問完畢,南宮雲博便是搖著頭,「這個人是男是女,多大了,長什麼樣子,我們都不知道。因為這個人當初是單獨行動的,而那些被攔截的人全部都死了,查不到任何一點關於這個漏網之人的資料。」

「那你的意思是……」

「我們明月國師看你有沒有秘法可以監控整個婀娜國甚至婀娜國周邊數個王朝,一旦發現任何可疑的人,立即盤查,絕對不能讓這個漏網之人查到真正的內幕。」南宮雲博說道。

「這個嘛……」周寒又愣住了,立即在腦海裡面詢問祭靈:「祭靈,你能查探到那麼大的範圍嗎?」

「查探整個婀娜國沒有問題,但周邊的王朝區域太大了,我的源力不夠,查探範圍不足。」祭靈道。

lixiangguo

「沒有但是!難道你想我走也走得不安心嗎!」妮娜咆哮道,再也無法壓制住內心的苦悶。

Previous article

誰想把洪佳欣帶走,別的勢力都不會允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