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現在也就只好先這樣了,於是童鳴一手攬住清河公主然後用手頂著清河公主的後背,童鳴對那群蝦兵蟹將說道:「不要過來,不然你們的公主就…」童鳴說著一掌打在牆體上面,那牆體立馬就打出一個洞口來,這下那些蝦兵蟹將被鎮住了。

「這個冰門,怎麼開?」童川問道,劉仁子使用自己的羅盤去試了一下,但是這個羅盤對這個冰門卻是沒有了作用。

童鳴把清河公主讓給了劉仁子抱著,然後童鳴來到了冰門的前面,童鳴打開自己的胸脯,在童鳴的胸口哪裡有一個鎮海牙形成了八卦圖案,童鳴決定使用這個鎮海牙的力量來把冰門打開,因為鎮海牙是炙熱的力量。

童鳴把自己的胸口頂在冰門上面,之間鎮海牙散發出光線來,那些光線在冰門上面蔓延開來,一會兒的功夫,冰門就支離破碎了。冰門打開,裡面是一團團的烈火冒出來,這火門的勁道就更加的強大了。 清河公主被童鳴他們挾持著,對面的蝦兵蟹將都不敢輕舉妄動,童鳴響起貝爺教自己打開這五扇門的方法,童鳴知道外力對這扇火門沒有作用,這扇火門從兩邊不斷地有火碰出來,誰要是想從中間哪裡穿過去,定然被這大火燒成燒鵝,童鳴走到那些蝦兵的前面,那些蝦兵以為童鳴要來打它們,趕緊後退了幾步,童鳴要求蝦兵給自己一根兵器,因為有清河公主作人質,這些蝦兵沒有辦法就只好把一根鐵叉給了童鳴,童鳴得到了鐵叉然後就跑回來。

劉仁子不解,這個鐵叉到底有什麼作用?

童鳴手裡面舉著鐵叉,然後對著火門的中間就甩了出去。只見鐵叉從火團的中間飛了過去,就像老虎跳火圈一樣。鐵叉扔過去以後,一陣煙霧冒出來,原來鐵叉飛過火門,然後插到了土門上面去,在童鳴鐵叉巨大的作用力下,那土門頓時就崩散離析,土門的土沙子,倒塌下來,就把火門的大火給撲滅掉了。

見到前面有路,童鳴他們立馬就帶著公主往裡面走。

水晶大王這個時候被人叫醒過來,他充滿地趕到了五門這裡,蝦兵蟹將立馬給他讓出一條道路來,水晶大王看到五門竟然被打開了,就斥責地說道:「為什麼不阻止他們?」

蟹將軍說道:「清河公主在他們的手上」

水晶大王說道:「別管什麼清河公主了,你們現在立馬衝進去,保護珍珠刀」

有了大王的命令,蝦兵蟹將舉起武器就往裡面一起沖了進去。房間裡面,四面都是金塊做成的碑文,屋頂上面裝的都是水晶燈,只見一塊白色的玉石擺放在中間的位置哪裡,一把晶瑩剔透的珍珠刀就插在石頭的上面。這把珍珠刀大刀刃有三分之二插到了石頭裡面去,露出來的三分之一刀刃,晶瑩剔透,就像是玻璃一樣,可以透過刀刃看到對面,那刀柄是貝殼的造型,貝殼張開大嘴,那刀就從貝殼裡面伸展了出來。

童鳴一靠近過來,那把珍珠刀就閃閃發亮,好似一條狗在迎接自己主人的時候招搖著自己的尾巴。

童鳴說道:「這把刀能夠拔出來嗎?」

童鳴的話音剛說完,那把珍珠刀就自己從石頭裡面拔了出來,珍珠刀拔出來的時候,光芒四射,好似那珍珠刀一直堵著一個光明的世界的一個小口,珍珠刀拔出來,光明世界裡面的光芒就都擁了出來。

劉仁子說道:「好生奇怪,這個珍珠刀好似聽你的口令」

童鳴接著說道:「飛過來」那珍珠刀果然就順從地往童鳴這邊飛了過來。童鳴一手握著了珍珠刀。為什麼這把珍珠刀如此順從地聽童鳴的口令呢?原來這都是貝爺的旨意,雖然船上的蝦兵蟹將都背叛了貝爺,但是這把刀不會,這船也不會背叛貝爺,貝爺在童鳴的手臂上面刻畫了一個符號,珍珠刀感覺到這個符號以後,就知道是貝爺下達的命令,讓珍珠刀聽從這個人的差遣。

水晶大王帶著人一同地沖了進來,他們把童鳴包圍了起來。

另外一邊,水晶大王讓手下把船從海底裡面升上來,大船上升的時候,整條船都在劇烈的晃動著。陽光普照在蔚藍平靜的海面上,四海之內,好似一塊藍色的玻璃,天空不時地有海鷗飛過,海面上滾起巨大的水波來,水波越滾越高大海好像鼓起一個包來,水都退下去,圓珠號就暴露了出來。巨大的船宮,船宮的兩頭是兩個木樓,在兩個木樓之間是一大塊甲板,就像一個廣場,那船才剛剛冒出來,船上都是濕漉漉的。

天空的海鷗看到這麼一個龐然大物從大海裡面冒出來,嚇得都飛走了,海面上的一些露出頭來的動物趕緊地潛回到大海裡面去。

童鳴握著珍珠刀隨便地揮灑了幾下,那珍珠刀頓時就引起大風來,吹得那些蝦兵蟹將頭上的龍鬚都要被拔掉。蝦兵蟹將舉著刀槍就要來打童鳴,童鳴手中的珍珠刀就像砍蘆筍一樣,把他們鋒利的部分都砍掉在地上,水晶大王這下才第一次見識珍珠刀這麼厲害,由於地方狹小,那珍珠刀的威力,把他們都逼退了出去。水晶大王那邊的人多,在狹小的空間裡面根本就施展不出來。於是水晶大王帶著自己的人就後退了出去。

他們一直來到了船體的甲板上面,蝦兵蟹將把四周都包圍了起來,童鳴帶著他們走到了廣場的中央位置哪裡,水晶大王站在童鳴他們的對面,水晶大王揮動著自己的水晶柱說道:「今天就要好好地讓你們見識一下我水晶柱的厲害」

說著水晶大王就用手旋轉起自己手中的水晶柱來,那水晶旋轉起來,瞬間形成了一個冰口,那旋動起來就像是北極的一個冰洞,外面的東西不斷地被吸到冰凍裡面去,看到自己的大王如此厲害,那些蝦兵蟹將都舉著自己的鉗子在周圍歡呼著。

童鳴手裡面運起一個冰球,然後甩出冰球就往水晶大王那邊打了過去,水晶大王的水晶柱打出一個水晶球,水晶球和冰球在中間哪裡相撞,兩個球碰撞到一起,那些冰塊和水晶碎片飛散在空中,打出了一個星系的感覺來,整條船都抖動了一下。

水晶大王順著力量舉著水晶柱就往童鳴這邊打過來,童鳴揮著珍珠刀去迎接,水晶柱和珍珠刀對砍了幾個回合,當水晶柱跟珍珠刀碰撞的時候,都打出無數的水晶出來,這個水晶柱的厲害之處就是總有打不完的水晶,這些水晶撞擊到人體就像子彈一般厲害,所以周圍的人都需要不斷地躲開水晶大王打出來的水晶,兩個人的決鬥打得跟戰場一般。

童鳴剛開始使用珍珠刀,他對這把珍珠刀也不熟悉,很多珍珠刀的大招也不知道如何運用。

大概是10個回合下來,水晶大王和童鳴各自退了回去。 水晶大王一鼓作氣,繼續對童鳴發動攻擊,他一杖擊打在甲板上面,一條水晶龍從地上竄了過來,一直飛到童鳴的腳下,童鳴舉起珍珠刀,一刀就砍在那條水晶龍的頭上,水晶龍頓時就灰飛煙滅,彷如煙花散開,沒有了影子,其實這條水晶龍並不是真正的龍,而是一條由水晶大王的靈氣凝聚而成的力量,現在被童鳴破除。

那水晶大王不服氣,舉起水晶杖就要來打,童鳴再次上陣跟他決個勝負。另外一邊蝦兵蟹將對著劉仁子他們就包圍過來,劉仁子再一次把清河公主給挾持起來,這樣可以暫時讓那些蝦兵蟹將不敢輕舉妄動。

童鳴使用那把珍珠刀,越發的有感覺,那珍珠刀也是在配合著童鳴,童鳴漸漸春風得意,好幾次水晶大王都被踢飛到一邊去,水晶大王漸漸覺得自己打的力不從心了。幾番下來,水晶大王的身體上面已經讓童鳴砍了幾刀,童鳴手中的刀像旋風一樣向著水晶大王的水晶柱上颳去,那水晶大王的手在顫抖著,手一抓不穩那根水晶柱,水晶柱就被童鳴給撩到在一邊,童鳴的刀緊緊地追過來,珍珠刀嘩啦啦地砍過來,水晶大王的眼睛都要看呆了,他身體上面的蟹甲被砍得像棉花一樣飄飛起來,水晶大王看著那珍珠刀就要刺在自己的身體上面,他立馬就往船的一邊跑去,童鳴在後面追他,這個水晶大王跳到大海裡面去,逃走了。童鳴收回手中的刀。

周圍那些手下見到自己的大王竟然被童鳴打得敗下陣來,然後跳到大海裡面逃走了,這下手足無措,不知如何是好。有些蝦兵也扔下武器隨著大王一起跳到大海裡面逃生去了,而一些不捨得離開這艘圓珠號,因為他們原本跟的人是貝爺,只是後來貝爺遇害了,才跟的水晶大王,或許是他們害怕回到大海裡面去無依無靠,留在這條船上還有一個棲身之所。

童鳴見水晶大王已經打敗逃脫,他收回那把珍珠刀。

那些手下趕緊丟下武器來跪拜童鳴。

童鳴對著清河公主說道:「如今我已經幫助你們把圓珠號給奪回來了」

由於水晶大王從船上逃脫了去,那貝爺身上的封印得到了解除,於是貝爺的靈魂從牢房裡面飛了出來,在眾人面前,清河公主對著下面的人說道:「水晶大王謀害我父親的性命才坐上這個船主的位置,如今童鳴幫助我父親報仇,同時把這艘圓珠號取了回來,他是我的恩人」清河公主於是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大夥都說了一遍。

下面的人知道事情的經過以後,都紛紛地指責水晶大王的背信棄義。貝爺顯身在眾人的面前,那些蝦兵蟹將看到是自己之前的主人,趕緊下跪,貝爺說道:「今天大仇已報,我的船也回來了,終於是可以安心離開了」

清河公主站在父親的身邊,貝爺轉過身體來對清河公主說道:「以後這條船就交給你負責了」

「爸」清河公主大聲地叫到,她想要去抱著自己的父親,但是貝爺是一個虛物根本就抱不了。

貝爺對童鳴說道:「這本珍珠刀跟你有緣,這把刀我就送給你了」

童鳴看著手中的珍珠刀,很是愛惜,童鳴趕緊謝過貝爺。

貝爺給大夥交代了事情以後,他的靈魂在空氣裡面就開始一點點消失,那些靈氣向著太陽的方向飄去。

清河公主看著父親飄遠,很是不捨得,童鳴站在身邊說道:「總有一別啊!」

清河公主轉過身體來對著下面的人大聲地喊叫道:「開船」

那些蝦兵蟹將得到了公主的號令以後,立馬興奮起來,紛紛奔向自己的崗位去。那大船再次啟動起來,出發了。

清河公主在船上設宴好好地款待了童鳴他們,這樣大家又在船上大吃大喝了一天,到了夜幕降臨的時候才散去。

童鳴端著一杯西瓜子站在甲板上面,他的臉朝著西邊,這個時候太陽西沉,海面上只有半個太陽的影子了,都是殘陽的光芒,天空上面是紅彤彤的雲霞。真是一道殘陽鋪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紅!

劉仁子和童川也端著一杯飲料走過來,三個人一起圍在船的偉桿上面看著日落。

「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以到達玉林大陸取得冰芒啊?」

劉仁子鼓勵著說道:「再堅持吧,一定會實現這個目標的」

三個人互相地鼓勵著,握住手,然後乾杯,喝下那些飲料,歡樂的氛圍馬上就回來了。圓珠號一直朝著落日的方向開去,漸漸就成了一個黑影。 萬江邊的風在靜靜地吹著,李逸坐在一間客房的廳子裡面,窗戶外面就是整個萬江的風光。燈紅酒綠,馬路上面的車輛也來來往往,城市的元氣已經恢復了一些,但是那種受過的傷恐怕是難以痊癒了,李逸坐在沙發上面,手裡面拿著一根香煙,他在等一個人。

過了一會兒客房的門被敲響起來,李逸站起身來去給來者開門。進來一個穿著黑西裝的人,他攜帶著一個黑色的皮箱。

李逸讓那個人進來在客廳裡面坐了下來,李逸滿眼渴望地看著來者的黑色皮箱。

這個黑衣來者到底是誰呢?他就是化學博士生張家明,張家明打開自己的皮箱,皮箱裡面有一瓶子白色的液體。

張家明把這些東西擺放在李逸的面前就說道:「這裡面的東西叫做佛西明,具有超強的爆炸力」李逸問道:「這個東西是用什麼做成的?」

張家明說道:「龍膽草提取汁液,加入天眼碧露還有海蓮寸心一起混制而成」

「好好好」李逸讚歎著說道。

張家明說道:「但是佛西明只有跟冰芒混合在一起才能夠爆發出巨大的威力來」

李逸說道:「這個不用擔心,冰芒我已經派人去找了,只要冰芒找回來,一切就大功告成了」

「現在的工作都進展得怎麼樣了?」

「只要冰芒回來,馬上就可以完成。

原來李逸讓下面的科學家製造一種叫住「龍膽草」的炸彈,而這個炸彈就是用來對付東瀛,一顆龍膽草投到東瀛島上面去,整個東瀛島嶼都會被夷平,島上的人沒有一個能夠活著逃離。

李逸一直在謀划著自己的報仇大計。李逸對東瀛恨之入骨,特別是對陸武川他們,那種切膚之痛還留在心間,李逸惡狠狠地說道:「之前在梁東解放戰爭的時候沒有能夠取得了陸武川的狗命,現在就要他們用一個國家的人來陪葬」

要是一顆炸彈可以把他們都炸死掉那就最好了,現在李逸就是讓下面的人在研製這麼一種炸彈。

張家明給李逸彙報了許多關於龍膽草的信息,看來龍膽草的炸彈研製成功就靠這個冰芒了。

張家明問道:「玉林大陸在遙遠的地方,他們一行人能順利地把冰芒給帶回來嗎?」

李逸托著腮部說道:「你的擔心也不是沒有道理的,玉林大陸路途遙遠,不知道路上遇到多少的艱險,能不能得到冰芒還是一個未知數」

李逸又問道:「有什麼東西可以代替這個冰芒嗎?」

張家明說道:「冰芒的威力巨大,是一個絕好的材料,要是我們自己研製的話,恐怕沒有那麼好的效果」

李逸說道:「那麼繼續完善這顆炸彈,也想一些辦法來研製出代替冰芒的材料來,不能全部指望童鳴他們可以把冰芒取回來」

李逸取出來一瓶紅酒來跟張家明碰了一杯。

張家明領了李逸市長的指示,就帶著自己的東西從李逸的房間這裡離開了。

李逸站在窗前自言自語地說道:「童鳴啊,童鳴你們現在怎麼樣了?」

秘方研究所裡面,幾十個科學家在研究所裡面走來走去,大大小小的試管裡面注滿了不同顏色的液體,一個如同保溫壺大小的炸彈擺放在一個溫箱裡面,這個長得跟保溫壺差不多大小的東西就是張家明他們在研製的龍膽草炸彈,根據張家明跟李逸彙報的時候說:這麼一顆炸彈就可以把整個東瀛島都毀滅掉,到那個時候東瀛島所有的人都會死掉而且被炸毀過的土地寸草不生。

李逸對東瀛人一直懷恨在心,恨不得馬上就拆掉他們的皮骨。讓他們墮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李逸已經擬定好了一個復仇計劃就叫做:海心獵殺行動。這個秘密的行動只有李逸和張家明阿七等幾個科學家知道,為了保正這個計劃不被外泄出去,李逸組建了一個保安隊,專門負責這個計劃行動的保密工作。包括秘方研究所的保密工作,張家明等科學家的生活保密工作。李逸做得可謂是處處小心。 圓珠號,如同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在海面上全速前進,清河公主答應童鳴他們會用這艘船把他們送到玉林大陸去的,圓珠號裡面的蝦兵蟹將同心協力,讓船的速度可以飛起來。

圓珠號經過了無數的小島,穿過不同的海峽,童鳴他們在船上度過了很美好的時光,每天都有人在伺候著,不用擔心吃喝的問題,也不需要自己考慮航行的問題,劉仁子手中的羅盤為大船指明了方向,感覺都不像是一趟爬山涉水的探險,而是一場精妙絕倫的旅行。

童鳴靠在船邊對著劉仁子說道:「照著這樣的速度下去,我們很快就可以到達玉林大陸了吧?」

「還早著呢?這個羅盤上面只是指明方向但是並沒有指出玉林大陸到底在何處」

劉仁子這樣的話難免打擊到了童鳴的心,不過看這個船的速度就讓人覺得興奮。總是讓人覺得玉林大陸是近在咫尺。

「兩位大王,你們的食物送到這裡了」一個蝦兵蹲著食物在一張桌子上面放下來,童鳴說道:「先吃飯吧」

就是這樣,他們的船又航行了幾天。

這天童鳴和劉仁子童川三個人在船裡面好好地休息著,忽然外面的人一陣慌亂,童鳴立馬爬起來說道:「出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

童鳴披上衣服就從客艙哪裡走了出去,後面劉仁子和童川也跟了出來。童鳴來到了船的甲板上面,這裡已經聚集了許多的蝦兵,剛好清河公主也在這裡,天空一片烏雲跟夜晚沒有什麼區別。童鳴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清河公主說道:「剛才這個天還是一片晴朗的,沒想到這麼快就變得跟黑夜一樣了」那些蝦兵都恐慌的不行,紛紛指手畫腳地談論著,大家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劉仁子從船艙裡面走了出來,他看著這個漆黑的天空,仔細的研究一下以後,劉仁子就對大夥說道:「大家不要害怕,這隻不過是日食而已,天空很快就會變好的」

大家都看著劉仁子,劉仁子說道:「日食是月亮遮住了太陽,等到月亮過去以後,這個太陽就會現身了」

劉仁子的這話鎮住了那些蝦兵的心,讓他們總算是安樂了下來。在日食的時候,海水鬧騰的特別的厲害,好像大海裡面有幾十條蛟龍在翻騰著,圓珠號的速度也減緩了下來,畢竟小心能駛萬年船。

過了半個小時了太陽還是沒有能夠掙破黑暗,重新現身,而海水翻滾得更加厲害了,就像是一鍋沸騰的火鍋。

不一會兒遠處冒出來一條擎天水柱,這條水柱在不斷地移動著,清河公主站在船邊,「那是什麼?」大家都指著水柱說道,這條水柱一直透到了雲層裡面去,讓人根本就看不到它的上面是什麼。

劉仁子也算不到竟然還有這麼一出,水柱越滾越大,越來越快,人們就在船上看著那條水柱,到底它是要到哪裡去,開始的時候人們不覺的有什麼,只是到了後來,那條水柱越來越靠近圓珠號這裡,「公主,它朝著我們這裡飛過來了「一個下人對清河公主說道。清河公主穩住大家說道:「不要急躁,慢點來」

清河公主再認真觀察了這條水柱以後,對著下面的人說道:「馬上轉舵,我們要避開這條水柱」

船上的蝦兵,立馬行動起來,原本圓珠號是朝著南邊前進的,現在清河公主命令馬上把船頭調向東邊,三個蝦兵在駕駛室裡面使勁地拔動著方向舵,然後在動力室裡面幾十個蝦兵不斷地朝著鍋爐裡面都放能量石,這些能量石其實是他們從大海深處開採出來的,看起來像是冰塊一樣,投放到鍋爐裡面去,能力十足,這下子圓珠號是加大到了最大的動能,夾起尾巴就跑的那種感覺。

童鳴他們三個人陪著清河公主站在甲板上面,天空不斷的有雨水飄灑下來,他們一下子身體就濕掉了,清河公主要站在這裡,看清楚這條水柱的動向,然後給下面的人指明行動的方向。

在天空飄來的雨水裡面還夾帶著一些魚,或者是其它的海類,都是被無辜卷進來的。

那些雨水中的雨霎時間就會飛過來,如果撞到了身體,那種傷害也是巨大的。童鳴抽出自己的珍珠刀了,只要有飛魚襲來,他馬上就用刀去把魚給砍掉。

無論圓珠號如何逃脫,那水柱還是來到了船的幾十米開外,它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是人們難以預估的。

水柱不斷地旋轉著,那水流不斷地朝著天空飛去,好像天上有個什麼東西把海水都往上面吸收上去。

圓珠號的船頭哪裡被水柱牽住了,船被吸住,往水柱哪裡就靠過去,船上震動著,人們都站不穩,到處亂撞。

童鳴拉著清河公主就往船艙裡面跑,外面實在是太危險了,巨浪一撥接著一撥地倒在船上,圓珠號不斷有地方斷裂開來,許多地方都進水了,最要命的是船體已經被水柱給吸住了,如此巨大的一條船在水柱的面前也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圓珠號隨著水柱一起旋轉著,做著最快的離心運動,但是水柱又不把這條船拋出去,也許慢慢的折磨才是最痛苦的。

一船人就像是掉落在洗衣機裡面一般,被攪動得都口吐白沫了。水柱在海面上肆虐著,水柱的頂上有一朵黑雲,現在大海是它獨自的舞台,待天空的日食消去,水柱和風暴就慢慢消去了,再過一段時間,天空總算是開明了,水柱也不見了,天空的黑雲也不見了。而圓珠號也不知道被水柱拐到哪裡去了。 一座高大的山脈上面建造著高大的城牆,城牆一直蔓延到了另外的山頭,在山脈之間有一個圓形的大湖泊,有幾百米大,湖泊的邊上有一座巨大的宮殿,宮殿是整個地區最高的地方,有俯視一切的氣勢。湖泊裡面的水流動下來,湖泊下面建造著一排又一排的房屋,都是用石頭做成的,湖泊的水在房屋的中間形成了一條河流,河流上面建造著大大小小的石橋,一些人正在河流的兩邊洗刷著衣服,河流上面不時地有人在撐著船。從這些聚居的地方出來就是大片的草地,整個島嶼懸挂在高空之上,這是一座天空之城。

童鳴劉仁子和童川他們三個被河水從湖泊裡面沖了出來,他們掙扎地在河流裡面遊動著,一條船從前面劃了過來,然後在童鳴他們的身邊停下來,船上是一個藍色眼睛綠色皮膚的人,他把童鳴他們從河道裡面拉了上來,綠色人救下童鳴他們以後,就把船停在了河邊的一個階梯邊,綠色的人讓童鳴他們從船上下來,於是他們從小船上面下來,然後走上了河邊的石階梯,從階梯哪裡上去到了一個小平台,平台旁邊是一間石屋,綠人打開屋子的門讓童鳴他們進來。屋子裡面都是石頭傢具,沒有一樣不是石頭做成的,在屋子的窗口哪裡看出去,就是那條河流,還有河流對面的民居。

綠人說道:「你們在這裡把衣服給晾乾了吧」

「這裡是什麼地方啊?」童鳴問道。

綠人說道:「這裡是石頭城,在南大海的天空之上」

童鳴問道:「你是說我們現在這座城市是飄在空中的嗎?」

「綠人說道:「沒錯,你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

童鳴說道:「我們原本是在大海上面航行,但是遇到了一條巨大的水柱,然後我們就被水柱給吸引住了,我們的船陷在水柱裡面,一直在水柱裡面旋轉著,都分不清方向,等我們有了反應的時候,已經到了一個巨大的湖泊裡面,那湖泊把我們又送到了這條河流裡面,接著就是被你救了起來」

綠人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

童鳴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綠人說道:「我叫水木,是這裡的普通居民」

童川悄悄地對童鳴說道:「我見過黑種人,白種人,黃種人,今天是第一次見到綠種人啊!」

「我也是,世界之大還有許多的奇異事件等著你呢」

整個石頭城,只有一條大的街道叫做九亭大街,九亭大街一直貫穿東西兩個城,街道上面跟普通市集是一樣的。民居之間錯落有致,形成了許多的小巷子,巷子裡面不時都會有人經過,城鎮出去就是荒野草地。隨著河流上去就是湖泊,湖泊邊上是巨大的宮殿,宮殿裡面住著城市裡面的貴族,也是這個城市的管理者。湖泊叫做雲來湖,整個城市的用水都是靠它。

水木在家裡面招待了童鳴他們。這個水木廚藝了得,他給童鳴他們做了苦瓜炒鴨肉,清蒸魚,還有豉汁排骨,那個味道真是沒得說。

「你家裡面的人呢?」童鳴問水木,水木抱著自己的飯碗說道:「我家裡就我自己一個人,沒有其它的人了」

「你怎麼會救我們,給你增添這麼多的麻煩」

水木說道:「剛好在河道上面遇見了你們就順帶地把你們打撈上來咯,舉手之勞而已」

童鳴看水木這個人,說話略帶天真,做事勤快,而且容易相信別人,是一個很容易相處的人。

童鳴他們在水木這裡住了幾天,因為膚色不對,童鳴也不敢隨便出去,萬一被外人看做是另類給抓了起來那還得了。

童鳴對水木說道:「你幫忙找找有沒有一艘大船也被吸收到你們這個石頭城上面來了」

水木說道:「放心交給我,我去幫助你們打探一下有沒有人撿到這艘大船」

lixiangguo

「這可是最後一粒了,別讓它浪費了效果。」

Previous article

鷹雪沉思間,幽影已經從入定中醒了過來,看他雙目有神,鷹雪知道他受益匪淺,鷹雪張了張嘴,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好作罷。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