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獸人這一次還帶著兩個人,一男一女,歲數都比較大,當看到了這兩個人的時候,愛麗絲的臉色微微的變了變。

「愛麗絲呀,你怎麼在這六?獸人說你在這裡,我還不相信呢。」那個女人說完話,快速的走到了愛麗絲的身邊,伸手抓住了她的胳膊。

「原來是陳叔叔,陳嬸嬸兩位前輩,我來給您們兩位介紹一下,姬大東,章梵考,這是我的兩位長輩,我們門派的兩大長老,這是陳長老,這是陳長老的妻子,於長老。」愛麗絲說完話,對著姬大東和章梵考微微的點了點頭。

「這兩位我們已經是知道了,這一次來我們是接受了獸人的邀請,聽說你有一把寶劍,所以我們是特地來看看的。」陳長老說完話,很是嚴厲的看了一眼愛麗絲,好像是在暗示什麼。

「兩位長老,我不知道你們這一次來究竟是什麼意思,如果說是為了那一把寶劍,我就不能夠幫你們了。」愛麗絲說完話,走到了一邊,那樣子是徹底的不想管這裡的事情。

陳長老和於長老的臉色微微的變了變,不過有外人在,他們沒有說什麼,不過兩個人臉上的神色卻是把他們現在的心情徹底的出賣了。

姬大東站在一邊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心裏面卻是有一些感慨,看樣子愛麗絲為了自己竟然要和自己門派的長要失和。

「小子,你的那把寶劍呢,拿出來我們看看。」雖然對於自己門派的人不好說什麼,可是陳長老在和姬大東說話的時候,就沒有那樣客氣了,那樣子好像姬大東欠著他什麼一樣。

姬大東微微的笑了笑,看著陳長老說道:「抱歉,這位長老,我不認識你,好像沒有義務拿出來我的東西給你看。」

「小子,看樣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那我就教教你怎麼樣尊重老人。」陳長老說完話,拿出了自己的武器。

陳長老的武器也是一把寶劍,看到了他把武器拿了出來,於長老也把自己的武器拿了出來,這是一把比自己丈夫小了一號的寶劍,看樣子這兩個人修鍊的是雙修功法。

姬大東看著眼前這兩個人,微微的笑了笑,並沒有把自己的旃龍涎劍拿出來,只是雙手握成了拳。

「小子,雖然你打贏了獸人,可是不見得能夠贏了我們,你還是把寶劍拿出來,我們看看就走。」陳長老說完話,看了看身邊的愛麗絲。

愛麗絲還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站在那裡,對於眼前的一幕好像是根本沒有看到一樣。

「兩位,我的寶劍並不是任何人想看就能夠看得,既然你們想要看,那就先看看你們的本事如何吧。」姬大東說完這句話以後,直接的後退了一步,看樣子是準備要和眼前的兩個人打一場了。

不過既然姬大東沒有拿出來自己的武器,作為老一輩的陳長老和於長老兩個人自然也不好意思用自己的武器對他主動進行攻擊,所以兩個人又把自己的寶劍收了回去。

「兩位,得罪了。」姬大東說完話,主動地一拳向著陳長老打了過去,雖然對眼前這個人的影響不咋樣,可是姬大東這一拳卻是沒有用盡自己的力氣。

看到了姬大東主動地發起了進攻,陳長老也是直接一拳迎向了他打過來的這一拳,當兩個人的兩隻拳頭碰撞在了一起的時候,以聲巨響鑽進了所有在場的人的耳朵之中。

地上的雜草,石頭好像是被一股龍捲風給卷了起來,飄到了半空中,當一切都平靜了下來的時候,它們才落到了地上,這時候,原地除了多了一個大坑,一切都好像沒有發生一樣。

陳長老這時候的臉色微微的變了變,身體後退了兩步,臉上陰晴不定的看著姬大東。

姬大東還是臉上帶著微笑的看著陳長老,當然他也是借著這個機會,把自己有點紊亂的內氣調整一下。 「小子,看不出來還是有兩下子,我們再來。」陳長老稍微的喘了幾口氣以後,看著姬大東說道,同時他的拳頭再一次打了出來,不過這一次可是用足了自己的力氣。

姬大東冷哼了一聲,也是一拳迎向了陳長老的這一拳,不過就在兩隻拳頭即將要碰撞在一起的時候,他的拳頭突然變成了掌,向著陳長老的手腕抓了過去。

陳長老並沒有收回自己的拳頭,他的另一隻手卻是向著姬大東抓向自己的手掌抓了過去。

姬大東好像是已經知道了對方會來這樣一招,他的另一隻手也是變做了拳頭迎向了陳長老打過來的這一拳。

所有在場的人都是聽到了一聲比前次更加大的聲響,接著就看見兩個人的身形在瞬間分開了,姬大東的臉上還是帶著微笑,可是陳長老的臉色卻是變得很是難看,而且臉上也流出了冷汗。

於長老急忙扶住了自己的丈夫,看著他關切的問道:「怎麼了?」

「沒事情,準備兵刃,這小子厲害超過了我的想象。」陳長老說完話,順手拔出了自己的寶劍,惡狠狠的看著姬大東。

於長老也再一次把自己的寶劍拿了出來,兩個人兩把寶劍的劍尖同時對準了姬大東。

姬大東還是站在那裡微笑著看著眼前的兩個人,不過這一次他卻是沒有主動發出攻擊。

「小子,你的功夫是學習與那個門派的?」陳長老倒也是沒有急於發動攻擊,而是看著姬大東又問道。

姬大東微微的搖了搖頭,說道:「抱歉,這件事情我沒有辦法告訴你。」

「那你把你的寶劍拿出來,不然等會兒你可就沒有機會了。」陳長老說完話,又是惡狠狠的瞪了姬大東一眼。

姬大東還是沒有拿出來旃龍涎劍,而是看著陳長老說道:「沒事情,就算是後悔,我也不會把它拿出來的。」

「那好,小子,你狂妄的好。」陳長老說完話,手中的寶劍徑直向著姬大東刺了過來,而於長老的寶劍則是舞動起了一道劍氣,擋住了兩個人的要害之處。

姬大東的身體後退了兩步,躲過了陳長老的這一劍,接著他的手接連舞動著,頓時,一道道天雷好像是不要錢一樣的向著眼前的陳長老和於長老劈了過去。

看著眼前的這一道道天雷,陳長老和於長老手中的寶劍揮舞的更加的快了,一道道劍氣頓時從劍上釋放了出來,迎向了那一道道天雷。

天雷和劍氣碰撞在了一起,頓時一陣陣巨大的聲響鑽進了人們的耳朵之中,山石被炸的飛了起來,現場頓時成為了灰塵的世界。

當最後一聲巨響停止了的時候,現場還是什麼也看不到,不過這時候獸人和章梵考以及愛麗絲和石林幾個人都是後退了好幾步,免得這飛起來的山石把自己砸中了。

一切再一次恢復到了平靜,姬大東還是站在那裡微笑著看著對方,而陳長老和於長老雖然還是站在那裡,但是身上卻是衣衫不整,臉上都是灰土。

「我們走。」陳長老這一句話幾乎是從自己的牙縫裡面擠出來的,說完了這句話,他沒有理睬獸人,轉身直接走了。

於長老看了一眼姬大東,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她對著姬大東微微的點了點頭,轉身跟著陳長老走了。

獸人看了一眼姬大東,臉上的神色充滿了懊悔,很快的,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也走了。

現場只是剩下了姬大東和章梵考以及石林和愛麗絲,不過當姬大東深深的嘆息了一聲,走到了一邊坐到了一塊山石上的時候,他心中的想法也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我們現在回去嗎?」石林走到了姬大東的身邊,看著他低聲的問道。

「我們回去。」姬大東說完話,站了起來,向著自己的帳篷走去,就在他走了幾步還沒有走到自己帳篷跟前的時候,一股黑色的液體突然從地下面冒了出來。

姬大東的身體快速的後退了一步,躲過了這一股液體,可是還是有三四滴黑色的液體濺到了他的身上。

這液體在遇到了姬大東的衣服的時候,立刻是把衣服燒開了一個大洞,接著很快的就鑽進了他的身體裡面,消失不見了。

當姬大東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的身體的顏色突然變作了黑色,而且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的全身都是變作了黑色。

看著姬大東身體的顏色,剩餘的三個人的臉色都是紛紛的變了,而姬大東則是快速的讓自己的內力快速的流動了起來,想要把進入到自己身體裡面的黑色液體逼出來。

雖然現在的姬大東身體可以說是達到了一定的強橫的程度了,而且就算是一般的毒素也不會對他的身體造成任何的傷害,可是這黑色的液體竟然能夠肆無忌憚的在他的身體中流動,就算是他想盡了辦法也是沒有把黑色的液體逼出來,只是稍微的阻止了一下它佔領自己身體的速度。

「糟糕,這是黑暗毒素,怎麼會在這裡出現。」愛麗絲看著姬大東發黑的身體,有點焦急的說道。

「黑暗毒素?這是什麼?」章梵考看到了愛麗絲焦急的神色,急忙問道。

「這是我們這裡的一種毒素,據說是因為很多的冤魂在地下面因為自己的冤讎不能夠得到解決,所以他們就把全部的冤讎化作了一種毒素,這種毒素會讓中毒的人失去理智,讓人成為傀儡,接受他們的指揮,做出來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情。』愛麗絲說完話,又是很擔心的看了一眼姬大東。

「這樣厲害,那現在怎麼辦?」聽到了愛麗絲的話,章梵考焦急的問道。

「現在姬大東還在抵抗黑暗毒素的入侵,而且這種毒素在兩天時間之內才會發作,據說神山族有一顆珠子,叫做碧海珠子,這珠子可以解決掉暗黑毒素的毒,我們用最快的方法,應該可以在兩天內把他的毒素給解了。」愛麗絲說完話,臉上卻是很擔憂的看了一眼姬大東,看樣子她心中還有什麼話沒有說出來。

「行嗎?時間能不能夠來得及?」章梵考看了一眼愛麗絲,擔心的問道。

「應該可以,還有神山族欠我們這樣一個大人情,估計我們求他這樣一件小事情應該是沒有問題。」愛麗絲說完話,很是勉強的笑了一下。

「我們快點走,他已經全身都黑了。」石林在一邊焦急的說了一聲,當愛麗絲和章梵考看的時候,姬大東已經是全身都發黑了。

當愛麗絲再一次聯繫到了神山族的人的時候,這一次大長老又是親自來了,而且還帶著兩個人,神山族的呼延虎和呼延龍兩個人。

在看到了姬大東臉上都已經是變作了黑色的時候,大長老看了看跟著自己來的兩個人,對著章梵考幾個人說道:「這件事情還需要和他倆商量一下,因為解毒的珠子是屬於他們的。」

說完話,大長老轉身離開了,好像對於這裡的事情他不想要摻合一樣。

「這個,本來他是我們神山族的恩人,用一下我們的碧毒珠子,我們應該是沒有任何條件,可是現在我們真的是有事情需要他幫忙,所以你看?」呼延虎說完話,很是有點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愛麗絲。

「行吧,我知道了,你們先給他治療,至於你們的事情我答應了。」愛麗絲看了一眼呼延虎,淡淡的說道。

「行, 少將夫人很任性 。」呼延虎說完話,急忙把自己隨身攜帶的一個盒子拿了出來,看樣子那個碧毒珠子就在這盒子裡面。

愛麗絲沒有看呼延虎,轉身躲了出去,石林也跟著她走了出去,因為要是給姬大東治療,需要把他脫光了。

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姬大東全身的毒素就被治療好了,他的意識也清醒了,當看到了給自己治療的是神山族的人的時候,他楞了一下。

呼延虎和呼延龍兩個人也沒有給姬大東解釋什麼,甚至就連看他的勇氣都是沒有,就直接的走了出去。

章梵考一直是在治療的現場,在呼延兩兄弟走出了帳篷以後,就出去把愛麗絲叫了進來。

愛麗絲看到了姬大東已經恢復了正常,臉上也沒有過多的喜悅的神色,只是告訴他神山族有事情相求。

既然人家提出來了有事情相求,姬大東也直接答應了,逼近雖然自己把神獸給神山族找了回來,但是人家這畢竟是救了自己的命。

其實神山族的要求很是簡單,那就是希望姬大東和他們能夠去一出遺址,在神山族古老的傳說中,那個遺址之中有著很多的神仙遺留下的靈芝藥草,而且還有一顆延壽丹,據說這顆延壽丹就算是平常的人吃了以後,也會有著數千年的生命,現在神山族需要這顆延壽丹。

聽了神山族的要求,姬大東想了想,同意了,不過他還是讓大長老找了很多的關於那個遺址的資料,當他看完了這些資料,終於知道了神山族為什麼會選擇自己了。

在這座遺址之中,有著很多的黑暗力量,而且姬大東的上虞神雷決產生的天雷正好是這些暗黑力量的剋星。

既然答應了人家,姬大東於是開始準備了,他們在神山族休息了幾天,這一天,和神山族派出來的一百多人向著哪出遺址出發了。

神山族這一次派出來的人是有呼延虎和呼延龍兩個人帶隊,大長老也參加了這個隊伍,這些人對於自己以前的聖女石林,倒是很客氣,但是有一些神山族的人們在客氣之中,卻是隱隱約約的有著一些敵意。

哪出遺址距離神山族不遠,也就是幾百公里路,一行人在走了三天以後就到了這裡。當到了這裡的時候,姬大東的心中總是覺得有一種壓抑。 在場的所有人都和姬大東有著同樣的感覺,不過為了完成任務,就算是讓他們獻出生命,他們也會毫不猶豫的獻出來。

「姬少俠,你的天雷是這裡黑暗力量得到剋星,所以我想請你在前面給我們帶路。」大長老看了一眼姬大東,有點愧疚的說道。

「可以。」姬大東說完話,先進到了遺址裡面,而愛麗絲和章梵考以及石林立刻跟在了他的身後,至於神山族的人,則是跟在了他們身後。

當姬大東的一隻腳進到了遺址裡面的時候,他的眼前突然一黑,接著眼前就什麼也看不到了。

「小心,這是黑暗力量。」在姬大東的身後傳來了一陣叫聲,接著又傳過來了幾聲慘叫聲。

姬大東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旃龍涎劍,施展開了上虞神雷決,頓時天雷滾滾,而眼前的黑暗在瞬間也消失了。

「姬少俠,快點來救救他們,他們已經被黑暗力量侵入到了身體。」大長老的聲音這時候鑽進了姬大東的耳朵裡面。

姬大東停住了自己的腳步,轉身向後看去,但是他只是看到了愛麗絲和章梵考以及石林,而大長老和神山族的人好像憑空消失了。

「大長老,你們在哪裡?」姬大東大聲的吼叫了一聲,可是確實沒有人回應他。

「老大,他們消失了。」章梵考看了一眼姬大東,大聲的說道。

「我們前進。」姬大東說完這句話,又向著前方走去,而愛麗絲三個人則是緊緊的跟在了他的身後。

這遺址好像是古代的一個神廟一樣,雖然已經被歲月所侵蝕,可是還是有很多的遺留下來的神像,這些神像有的看上去好像是人形,有些看上去是動物的像,而且雕刻的是栩栩如生。

「老大,你看看這個。」章梵考突然停住了腳步,對著姬大東小聲的說道,而且在說話的時候,他還很是小心的看了看身後的兩個女孩子,好像害怕她們聽到自己說話一樣。

總裁有令,嬌妻帶球跑 ,這才發現,那裡竟然放著一個很小的美女的雕像。

雕像很小,但是保存的很好,最為主要的是這雕像的主人是一個沒有穿任何東西的美女,由於雕刻的很是栩栩如生,那樣子就好像是一個縮小版的美女再看這兩個人。

不過姬大東只是看了一眼這個美女雕像,立刻對著章梵考大聲的說道:「不要再看她。」

可惜的是姬大東的這句話還是晚了一步,章梵考的眼睛一直是看著這個雕像,臉上的神色也變得很是熱切,那樣子就好像是看到了自己的夢中情人一樣。

跟在章梵考身後的兩個美女這時候也是發現了這個美女雕像,她們在看了一眼以後,臉上立刻是飛起了一片紅霞,可是在聽到了姬大東的話以後,她們兩個人的臉色瞬間也變得很是難看了。

章梵考臉上的熱切越來越濃烈了,他的手伸了出來,向著那個雕像抓了過去。

「你這個臭小子,說了不讓你看你還看。」姬大東說完話,一腳狠狠的踢向了章梵考的屁股。

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聲,章梵考的身體頓時飛了起來,當他的身體落到了地上的時候,已經和原來站著的地方有著五六米遠的距離了。

不過章梵考慘叫聲結束了以後,他很是鬱悶的站了起來,看著姬大東說道:「我說老大,你能不能夠不要這樣,每一次都是莫名其妙的給我一腳。」

「得,你老大要是不給你一腳,不知道你現在在做什呢?」愛麗絲看了一眼章梵考,微笑著說道。


「是呀,你不知道你剛才做了什麼嗎?」石林也看了一眼章梵考問道。

章梵考很是迷茫的看了一眼兩個美女,搖了搖頭,沒有說話,不過他還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剛才做了什麼。

「哈哈哈,你們來了,我們已經等了你們很久了。」就在這時候,一陣恐怖的笑聲鑽進了四個人的耳朵裡面,接著在他們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七個人影。

「你們是什麼人?」雖然這七個人出現的很是莫名其妙,而且七個人身上都是散發出來了陰森的氣息,可是姬大東還是看著他們冷冷的問道。

「我們是七星,是專門來收取你們的生命的。」那個陰森恐怖的聲音有鑽進了幾個人的耳朵中。

「你們去死吧。」章梵考說完話,撲向了這七個人,看樣子他是準備把對與姬大東踢了自己一腳的怨氣出在這七個人身上。

七星很快的在哪裡移動著自己的位置,把章梵考包圍在了中間,可是章梵考這時候卻也是發動了自己的攻擊。

雖然七星竭力阻攔,但是章梵考還是很快的就突出了氣人的包圍,同時還向著七個人發起了反擊,看到眼前這突然變化的一幕,姬大東的眼睛裡面流露出了沉思的神色,也不知道他在想著什麼。

七星看到自己的圍攻不僅沒有效果,相反地卻是讓章梵考佔了上風,七個人互相看了一眼,同時發出了吼叫聲,隨著吼叫聲的增加,七個人的身上的光芒逐漸的茂盛了起來,同時七個人的腦袋上面逐漸出現了一個模糊的人影,並且這個人影逐漸變得清晰了起來。


看到眼前的這一幕,章梵考的雙手接連揮舞著,一道道如同閃電般的霹靂向著七個人轟擊了過去,而且目標就是七星腦袋上的七個人影。

雖然這閃電轟擊到一個人影上的時候這個人影立刻就變的虛幻了起來,但是剩餘的六個人影卻是快速的變得清晰了,當章梵考轉換了目標繼續轟擊另外一個人影的時候,前面被他轟擊的人影又是繼續變得清晰了,而且這時候就可以看清楚這每一個人影都和七星的長相是一模一樣。


雖然章梵考接連轟擊著七個人影,但是最終七個人影終於清晰的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這時候七星的吼叫聲停止了,七個人雙手合十,嘴巴中念念有詞,那七個人影突然融合在了一起,化作了一個巨大的存在,同時他的一隻手向著章梵考拍了過來。

感覺到了這一個手掌帶給自己的威脅,章梵考的面色也變得很是嚴肅,他的雙手緩緩地舉了起來,迎向了這個手掌,終於,三個手掌碰撞在了一起。

一聲巨大的聲音鑽進了所有人的耳朵裡面,就連姬大東也摟著石林的身體快速的退了幾百米遠的距離。

這時候,七星的身體和章梵考的身體就好像突然受到了重擊一樣,從爆炸的中心快速的向後退著,當爆炸聲停止了以後,眾人這才看到爆炸的中心出現了一個十餘丈深直徑有一百米的大坑。

七星等人的身體站穩了以後,七人的臉色變得蒼白,同時噴出了一口鮮血,不過章梵考臉色雖然很是難看,但是他站穩了身體以後突然又是向著距離自己最近的那傢伙撲了過去,右手化為掌刀,向著他的肩膀上砍了過來,看那樣子,是準備直接把他給擊斃了。

這傢伙看到撲過來的章梵考,雖然想移動身體躲過他的這一掌刀,但是他的身體卻是不接受自己的命令,沒有辦法移動一步,其餘的六個人這時候臉色也變了,而這傢伙這時候突然感覺到死亡距離自己竟然這樣近。

就在章梵考的掌刀距離這傢伙的肩膀不到半米的時候,另外一個傢伙身體又是神秘的出現在了章梵考和這傢伙身體的中間,揮手擋住了章梵考的掌刀的一擊。

章梵考的掌刀和另外這傢伙的手掌碰撞在一起的時候,他的身體卻是倒飛了出去,飛了有幾十米遠的地方才再一次站穩了身體,而另外這傢伙的身體雖然也是向後移動了幾步,但是很快就站穩了身體,站在那裡冷冷的看著章梵考。

章梵考的臉上露出了絕望的神色,雖然他知道自己後退了這麼多就是因為自己在和七星的戰鬥中消耗掉了自己太多的力量所致,不過現在看樣子自己要是想要贏得勝利已經是不可能了,他咬了咬牙齒,身體突然快速的後退著。

七星的臉色雖然都是很難看,但是他們還是把目光看向了姬大東,看樣子是準備要對他發起攻擊了。


lixiangguo

上了床,把她扳正,拘到自己的懷裡,她似乎已經習慣了抱著他睡,只要是抱著他睡,她就不會在轉過去,也不會再有那種睡姿了。

Previous article

最搞笑的是暗影狼王,這個天生就適合偷襲的傢伙,並不正面攻擊,梅梅隱藏在其它寵物或者人的身後,進行偷襲,前行中,抓住那些殘血的玩家,進行撕裂、突襲,一個個技能不斷地出現在那些空血玩家,轉之間,就幹掉了好幾個人。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