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獨孤傲點了點頭,目光卻沒有離開前方。

山藥和連翹連忙上前幫助蘇鶴廷暫時找個地方安頓村民,時不時往林子的方向看去。

「小姐一定會安然無恙的,別擔心。」山藥也擔心蘇瑾瑜,卻還安慰連翹。

連翹點頭。

這時,村民陸續一個接著一個,順著藤繩從瘴氣林中走了出來,獨孤傲始終站得筆直,目光落在了出來的每個人身上。

終於,當蘇瑾瑜出來的時候,他的目光倏地一下變得明亮,幾步上前,握住她的手,將她拉到了一邊,仔仔細細地看了又看,隨後還搭上了她的脈搏,直到確認她無礙后才鬆了口氣,「幸好,你安然無恙。」

蘇瑾瑜被他這突然的舉動驚得有些發懵,她剛想抽回手卻發現被他握得緊,抬頭看他,只見獨孤傲盯著自己看,那目光灼灼,弄得她一頭霧水。

這時,一道強勁的風劈空而來。

「登徒子,放開我三妹!」蘇鶴駿劈頭就給獨孤傲一拳,逼得他鬆開了手。

蘇鶴駿擋在了蘇瑾瑜的跟前,盯著獨孤傲,眼裡滿是戒備,「男女有別,你懂不懂!」

往後退了一步,獨孤傲站定后看向他,聽到他喊蘇瑾瑜三妹時,原本有些動怒的神情瞬間變得溫和,笑道,「原來是二公子,失敬。」

「少跟老子套近乎,我可告誡你,以後離我家三妹遠點!」蘇鶴駿說著,伸手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獨孤傲的眼睛。

獨孤傲依舊淡笑道,「二公子誤會了,我方才只是在為她把脈。」

蘇鶴駿一臉,我不信你的表情。

蘇瑾瑜咳嗽了下,「二哥,他真的是在為我把脈。」

蘇鶴駿還想說什麼,隨後出來的蘇夫人上前就給了蘇鶴駿一拳,「混小子,獨孤公子跟前你也這般胡鬧!」

「哎呀……」蘇鶴駿被母親狠狠打了一拳,捂住腦袋,哀怨地看著自己的母親,「娘親,我可是在保護三妹!你打我作甚?」

「這是獨孤公子,他怎會欺負你三妹,還不跟人家道歉!」蘇夫人早年曾行走江湖,對獨孤傲知之甚詳,對他的為人和品行也較為賞識。

「獨孤公子就了不起啊!」蘇鶴駿依舊一副頑劣的姿態,蘇夫人伸手作勢要打,他這才服了軟,連忙伸手拉住母親的手,「娘,我曉得了,曉得了。」

隨後他轉頭對獨孤傲道,「方才是我心急了,還望公子見諒。」

獨孤傲自然不會與他計較,拱手道,「誤會而已。」

歐陽烈抬眸,經過獨孤傲身邊時,瞥了一眼,隨後往前走去。

蘇賻儀和蘇鶴廷一起與獨孤傲將村民都扮成了前往大慶國經商的人,幾人隨著馬車,順利過了邊境。

……

將村民解救出來,接下來的問題接踵而來——要如何安頓這些村民。

蘇夫人建議在福林村的西北角開闢出一塊空地,專門安頓這些村民。福林村西北角是原來村民的舊址,幾乎都是一些低矮的房子,那些老村民在大軍駐紮這裡之後,便由原來的舊址遷出到了如今的新住地。

他們覺得靠近軍營會更安全些,這裡就留下一間間的舊瓦房,年久失修,有些破敗。

「娘,村民今晚要落腳在何處?」蘇鶴廷看著這些瓦房,想著要修繕好這些房子,估計要花費上一些時日。

這些村民將近百來號人,他們今晚要如何安置。

「我們先回營地,騰出幾個帳篷,讓他們暫時先安頓下來,待明日再想辦法。」蘇賻儀伸手拍了拍蘇夫人的手背,「還是要勞煩夫人與瑾瑜一起幫忙。」

「你別擔心我,我的身子骨好著呢。」蘇夫人含笑點頭,轉頭看向女兒,「倒是瑾瑜……」

蘇瑾瑜上前,「我也沒事,我幫二哥去準備食物,回頭我們軍營見。」

獨孤傲的眉頭微微皺了皺,一旁的歐陽烈則開口道,「蘇將軍此去軍營,恐怕有麻煩。」


他這話,驚醒了眾人。

「我來的路上,傳聞蘇將軍帶著二十萬大軍投敵叛國,因此皇帝陛下派了太子與我一起前來查明真相。」獨孤傲將此行的目的簡要地告訴了蘇賻儀,「因此,我覺得蘇將軍若是此刻回營地,只會被當作叛黨捉拿。」

「胡說八道,顛倒是非!」蘇鶴駿極為惱火,「都是那個杜明宇搞得鬼,要不是他謊報軍情,我們怎麼會帶著親信前往峽谷救人,結果反中了敵人的埋伏!」

獨孤傲問道,「你如何證明是杜明宇謊報軍情,可有人證,物證?」

------題外話------

更新的時間說明下:早上12點左右,晚上20點左右!

每天二更,求收藏,求追文!穩定更新,字數多多!

情節加快,求支持!求留言! 這下子,難倒了蘇賻儀,杜明宇算是蘇夫人的侄兒,他做夢也想不到杜明宇會這般陷害自己,他搖頭,「隨我們一起去的親信軍,全部遇難,若不是歐陽公子及時趕到,我們恐怕早已……」

蘇瑾瑜略微吃驚地看了一眼歐陽烈,卻見他眉色如常,一副淡然的模樣。

「你也別自責,若不是為了救我,你和孩子們也不會中計。」蘇夫人一旁勸解自己的丈夫,「當時我正在村裡為村民義診,你聽到杜明宇來報說有人帶兵想偷襲村落,才不顧一切帶兵前往救人。」

歐陽烈眯了眯眼,「杜明宇既然敢陷害將軍,那必定是有后招。將軍如今回去只怕凶多吉少。」

「是我的錯,我就該負起責任,這樣才對得起那些死難的弟兄。」蘇賻儀沉了一口氣,對獨孤傲道,「這次還勞煩獨孤公子,將我綁了前往軍營,一切過錯全由我承擔!」

「父親!」蘇鶴廷上前,站在他身邊對獨孤傲道,「我是副帥,我也是應負責。」

「我也是。」蘇鶴駿也上前,站在父親和哥哥身邊。

蘇夫人眼眶紅紅。

歐陽烈擰眉。

蘇瑾瑜皺眉,站在一邊低頭思索。

獨孤傲抿了抿嘴,思量再三,「這事還得等太子殿下到了才能定奪,我先卸了你們的兵器,你們暫時由我看押,也算是個交代。那杜明宇自然也無話可說。」

沉默會兒,蘇賻儀點頭,「那一切就依獨孤公子。」

獨孤傲點了點頭,目光掃過蘇瑾瑜,落在了蘇夫人身上,「我帶將軍兩位公子一起回去,有勞蘇夫人和三小姐帶著村民一起前往軍營,我也好暫時安頓他們。」

「好……」蘇夫人掩了臉上淡淡的愁容,心裡擔心著夫君和兒子們,又不想讓他們知曉。


蘇瑾瑜上前,握緊著她的手,「娘別擔心,父親和哥哥忠肝義膽,忠心報國,老天爺定會保佑他們平安。」

……

杜明宇瞧見獨孤傲帶著蘇賻儀父子還有一批村民返回時,那臉上的表情活像是見了鬼一般,張大嘴巴良久才回過神,連忙上前拱手,「下官見過獨孤公子。」那態度恭敬,言罷抬頭看了一眼他身後的蘇賻儀父子三人,「蘇將軍三人乃叛國之人,公子這是?」

獨孤傲瞥了他一眼,淡淡道,「蘇將軍是否通敵叛國,還得等太子殿下到了之後,詳細嚴查後方可知,杜參軍怎可武斷,莫非杜參軍比太子殿下更有威信?」

這麼一大頂帽子壓下來,杜明宇只覺得額頭都滲出了汗珠,他訕訕笑了下,「豈敢,一切聽從獨孤公子的吩咐。」

康莊大道上 ,「我的人會先看押他們三人,直到太子殿下到來,你派人清理出幾處帳篷,好好安置這些難民。」

「下官遵命……」杜明宇低頭,直咬牙,這個獨孤傲果如傳聞中那般難纏,如今他派人監看蘇賻儀三人,那根本是怕有人謀害他們三人,可自己又無權干涉,畢竟獨孤傲可是當今聖上跟前的紅人,連太子殿下見了他都要禮讓三分。

……

蘇瑾瑜幫著蘇夫人將難民安置妥當,又讓山藥和連翹準備吃食,給那些村民。

一切妥當后,她扶著一臉疲憊的蘇夫人進了帳篷。

「娘,你煩心吧,有獨孤公子的人在,杜明宇不敢對父親和哥哥們怎樣。」蘇瑾瑜扶著她坐下,吩咐山藥去準備熱湯,「娘,您也操勞了幾天,先喝口熱湯,再沐浴休息。」

「我睡不著。」蘇夫人搖頭,被困在山谷的這幾天,她有夫君兒子陪伴在身邊,即便思念女兒也不曾感到這般疲憊。

「娘既然不困,那女兒就陪您說說話,或者去瞧瞧父親和哥哥他們。」蘇瑾瑜調皮地笑了下,「母親只要見到父親,一定吃的下飯。」

「你啊……」蘇夫人被女兒逗樂了,伸出食指點了下她的眉心,「怎地變得這般的油嘴滑舌。」

「哦,難不成娘還喜歡女兒榆木一般呆傻?」蘇瑾瑜反問道。

提起過往,蘇夫人嘆氣,「娘對不起你,當初要不是娘輕信了……」

「娘。」蘇瑾瑜打斷了她的話,「都過去了,女兒如今能在娘跟前,娘應該高興。」

「是,都過去了。」蘇夫人含淚,摸了摸女兒的臉,「以後,娘絕不輕易相信那些人的話,想要娶我女兒,他們就得拿出真心來!」

「娘,女兒不想嫁,女兒要一直陪在你和爹身邊。」蘇瑾瑜暗道,這個時代的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要她嫁過去宅斗,想都別想。


「哪有女兒不嫁人的……」蘇夫人慈愛地笑了。

蘇瑾瑜將頭輕輕地靠著母親的肩上,「誰說沒有……」她就當那第一人又如何!

兩人在帳內的談話,一字不漏地落到了歐陽烈的耳中,他抿著嘴角,淡淡地笑了,這個蘇瑾瑜倒有些意思。

「歐陽公子有事?」

一道霸道的冷氣隨著聲音直逼而來。

歐陽烈感覺到了敵意,他緩緩轉身看去,只見獨孤傲正朝他走來。

那眸子,如同琥珀般,冰冷而通亮,卻隱隱藏著劍鋒。

他笑道,「蘇將軍如今被看押著,不方便前來,便讓我前來看看蘇夫人。」

獨孤傲走到他身邊,看向了帳篷放向,「正巧,我也是來探望蘇夫人,一起吧。」他看著歐陽烈,此人眉目深沉,眼波如潭,彷彿化不開的濃墨,讓人一眼看不到底。

「好!」歐陽烈淡淡一扯嘴角,做了個請的姿勢。

獨孤傲雙手負背,邁出一步。

兩人身形一個如竹,一個如山,各有千秋,卻又平分秋色。

------題外話------

更新的時間說明下:早上12點左右,晚上20點左右!

每天二更,求收藏,求追文!穩定更新,字數多多!

情節加快,求支持!晚上還一更!

大家多多點擊,收藏,留言吧,數據多了好了,才能上架,不然我都沒動力寫了! 蘇瑾瑜瞧見兩人一起進來,便起身吩咐山藥和連翹兩人為二人沏茶。

歐陽烈向蘇夫人詢問了一番后,他便告辭,連口茶都沒喝。

蘇瑾瑜送獨孤傲出了帳篷,兩人一起往前走。

「你對歐陽烈有疑心?」蘇瑾瑜發現獨孤傲看著歐陽烈的眼裡有著警戒的意味。

獨孤傲點了點頭。

「為何?」蘇瑾瑜不解。

獨孤傲道,「當初你父親去村裡尋人,據聞此人可以屏住呼吸來回自由穿梭瘴氣森林,你可知那人是誰?」

蘇瑾瑜看向他。

「歐陽烈。」

「是他!」蘇瑾瑜一驚,「那他為什麼還在村子里不走?」

獨孤傲搖頭,「我還未想通。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

蘇瑾瑜點了點頭。

……

相安無事地過了一夜,翌日,大家便開始忙碌。

首先是如何在福林村靠西北的方向的舊村落里建設新家。

面對破敗的房子,村民和蘇夫人原本的熱情有些低落,這裡缺乏建造用的磚瓦,木材,之前的村民們建造新村落的時候,建材幾乎耗光。

修繕也罷,建造也罷,首要缺乏的是建材。

蘇瑾瑜想了想,她將自己晚上想到的辦法與母親說了一番,「我記得靠近西北邊境是一片竹林,我聽聞這些村民以往也曾有編織竹簍等竹製品的手藝,不如結合他們的手藝,就地取材,利用竹子來作為修繕建造的主要建材,豈不是很好。」

「竹子?」蘇夫人想了想,「他們平日里只是編織一些小玩意,用竹子來建造房子這麼大的事兒,恐怕有點難度。」

蘇瑾瑜遞上了設計圖,「這些是我昨晚想的,大家可以一起參考一番。」當初她隨軍在一個小城鎮里駐紮的時候,那裡的村民中有一個建築學畢業生就曾用竹子以環保建材為理念,建造了一間間雅緻,實用的竹房子。那時她也非常欣賞,曾去討教過建築的方法,要領。

她有著超好的記憶力,那時的建築圖紙及建造方案還依稀記在腦海中,連夜趕了出來。

歐陽烈上前拿起圖紙,看了一番,當看到那些詳細的建造方案時,原本暗沉的眸底瞬間流轉過一抹光,隨即再度消失在了漆黑的眸底,「蘇小姐是從哪裡得到這些建造方法?」她一個閨閣中的女子,如何得知這利用竹子建造房子的奇思妙想,還有這般繁複的建造方法。

蘇瑾瑜笑了笑,並不回答,反問道,「歐陽公子覺得這樣可行嗎?」

歐陽烈一愣,隨即點了點頭,「的確可行。」

「聽說歐陽公子也曾在村裡呆上過一段時日,想必對竹子鍛造的工藝也有所了解。」蘇瑾瑜笑了,眼底卻有著警惕。

歐陽烈自然也聽懂了她的話外之意,卻不點破,淡淡笑了笑。

接著,蘇夫人便開始分配工作,將村民分成幾撥,有的負責烘烤,浸泡,有的負責加工,有的負責建造。

「大家都這麼熱情,我們也來幫忙。」

不知何時,他們身後站了蘇賻儀,蘇鶴駿,蘇鶴廷,獨孤傲和冷九。

「父親。」蘇瑾瑜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獨孤傲。

只見他笑著道,「我負責看押他們,只要在我的看押下,他們都可以自由行動。」




lixiangguo

「小子,敢殺我兄弟,我要殺了你!」王利合還沒有開口,他身邊的一個達到了中級大帝境界的侍衛雙眼赤紅怒吼著朝王劍衝殺而來。

Previous article

姚躍能夠認得出這中年人,正是早在多年前在虛無空間內尋找慕香雅的人之一,名為彭中!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