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燭陽果通體晶紅,和燭陰果沒有什麼兩樣,不過有些不同的是,裡面的果核是黯紅色的,還帶著一絲紫色,晶瑩剔透,散發著一股淡淡的香氣。

喻康澤,孔齊交完金木幣之後,便即喜孜孜地看著這枚靈果,片刻之後,才意識到不對。

這種場合,實在不適合欣賞,隨即,小心翼翼將其收在一個紅木道盒之中,繼續看起剩下的拍賣會來。

不過,得到這枚燭陽果,兩人願望已達,已是心滿意足,對於接下來的拍賣會,就沒有什麼興趣了,純屬觀賞。

倒是柳羿,想要的東西依舊沒有出現,仍舊精神百倍,靜靜等待,捕捉時機。

看到二人順利收下燭陽果,他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臉上微微一笑。

剛才,看到雙方價格不斷飆升之後,他還有些擔心喻康澤與孔齊身上金木幣可能不夠,因此給他們傳音,四十萬以下,儘管拍,不夠的他出。

沒想到,最終到了三十九萬的時候,那青布老者就退縮了,倒省了他一點事情。

而二人身上所有的金木幣加起來,已經足夠支付,也不用他插上一腳。

……

拍賣會繼續往下進行,剛才發生的事情不過一個小插曲,第十七件拍品很快出現,隨即是第十八件,第十九件……

一件件拍品呈上,越到后越珍貴,都是不輸於燭陽果之物,盡皆稀世奇珍。

而拍品的價格,也一路上升,很快突破四十多萬,最後一次,差點破了五十萬。

終於,第二十六件拍品,引起了柳羿的注意。

「下面要拍的,是一件罕有的幻器,紫血鈴,大家請看!」

隨著話聲,一名紅綢少女,手中托著一枚紫色,十分古老的銅鈴走了上來。

鈴鐺之上,斑駁縱橫,滿是風霜之意,還裂開了一道指甲長的口子,上面似乎有斑斑血跡,荒沉古老,明顯是一件舊物。

「幻器?」

柳羿一下子坐直了身子。

幻器,存世稀少,但是,願意使用幻器,會使用幻器的人,更少。

而恰巧,柳羿就是其中一個。

他盯著拍賣台之上,那名紅綢少女手中的紫色古鈴,神情鄭重,目光閃爍。

他在等。

等待別人的競價,以及,拍賣台上,那名黃衣拍賣師的介紹。

「紫血鈴,出自荒古,乃是千年前,紫魂王國,一個極奇特別的門派,幻音宗遺留下來之寶物。」

「此宗曾經盛極一時,後來不知為何,莫名毀滅。」

「幻音宗毀滅之後,此枚幻音宗的至寶『紫血鈴』,也就不知下落,直到四百年前,才由一名『無我道人』獲得。」

「無我道人本來不過修道界一個藉藉無名之輩,獲得這枚紫血鈴之後,卻迅速崛起,成為一方梟雄,便連八大宗門,也仰仗許多。」

「無我道人入滅之後,此鈴再次失蹤,復出現時,便落在我們修羅城拍賣會手上。」 「底價20萬金木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1萬現在起拍。」

「嘩!」

此語一出,眾人立刻嘩然。誰也沒有想到,這樣一件幻器居然能夠擁有這麼高的底價,要知道,前面所有的商品的底價都從來沒有超過10萬的,這次居然達到了20萬。

柳羿不禁皺了皺眉頭,老實說,他也想要得到這件幻器,但是底價都擺在這邊了,很難以想象接下來的價格會飆到多高的地方。

「二十一萬!」

在掙扎了一番之後,終於有一個人,站起來舉起手叫了一次價。

噗嗤!

聽到一陣猥瑣的笑聲,這個人不禁轉過頭來,看到了一個頭戴面具的青年。

「才加個一萬就糾結了半天,就你這種窮鬼居然還妄圖染指這等寶物,四十萬!」那人一揮手直接加了十九萬,語氣間既輕鬆而又霸氣。

「真是地主家的傻兒子啊」

柳羿見到此景不禁搖搖頭,年輕氣盛是不錯,但像這樣有一點兒錢就招搖過市,到處惹是生非的人,難道是怕自己的錢沒人搶嗎?有這麼孩子還真是不幸啊,柳羿不禁為他的父親默哀。

聽到這一聲喊價,底下原本想要出價的人全部都奄息旗鼓,都閉上了嘴,沒一個人發出聲音。

這一次性加十九萬之舉,的確是震懾住了絕大多數人。正當他得意的環視四周的時候,突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五十萬!」

這少年的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不禁望去,是一名身穿藍衫的青年,在它的兩側還坐著兩名面帶白紗的少女。

雖然臉部被白紗遮擋住,但是那若隱若現的俏臉依舊讓人看得直流口水。

「七十萬!」

少年聲音異常冰冷,讓人如墜冰窟,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斬月 「師父,要不就算了吧。雖然這紫血鈴很適合我,但是這價格有點超過它本身的價值了。」

「沒事兒,這點錢為師還能拿得起。」青年微微一笑,寵溺地看著七兒,輕輕地摸了一下她的頭。

「八十萬!」青年面不改色,報了一個新的價格。

黃尚安面帶喜色,像這種喜聞樂見的爭價反而更容易拍出天價來。雙方只要上點火氣,那他的提成就跟流水一樣嘩嘩的往上漲,到也樂得得看見這一幕。

柳羿聽到這價格暗暗咋舌,深深地看了那位青年一眼,這麼多金木幣可不是隨便什麼人就能拿的出來的。而且這價格已經相當於他身上的全部家當了。

雖然紫血鈴是一件很難得的幻器,但是本身的價格也就在六十萬左右,雖然很難得,但是沒什麼必要,好鋼得留在刀刃上。

聽到這最新的報價,那位頭戴面具的少年正欲繼續報價,但是卻被坐在他旁邊的同樣戴面具的一位老者拉住。

「少爺,不要衝動。我們這次來是為了競拍那件東西的,如果把錢花在這種不必要的東西上,到時候沒有錢拍下那件東西,陳宗主怪罪下來可不得了啊!」

聞言,少年瞳孔微微一縮,但是仍沒有想要放棄的打算。畢竟前面大話在先,如果這種時候坐下去了,反而會招人恥笑。他是個極為愛面子的人,如果就這麼簡單的放棄的話,那他以後還怎麼在門派立足。

「少爺,大事要緊啊!」老者再一次出言相勸,畢竟這東西關乎到門派的一件大事,可馬虎不得,要是出了什麼問題的話,受罪的可是他呀!

「那好吧!」少年不甘心的慢慢坐回座位上。

他這一坐倒是引來不少流言蜚語,雖然聽不到他們到底在講什麼,但是從表情來看,很明顯是在嘲笑他。 總裁的迫嫁新娘 這令他非常煩躁。

「那拍賣會結束后,你幫我把那些嘲笑我的人全部殺掉。」

「這當然沒問題。」 月影輕塵 老者鬆了一口氣。只是殺幾個不長眼的人而已,這對於他來說並不算什麼難事兒。

見到面具少年緩緩坐下不再競拍,黃尚安眼中微微閃過一絲失望,但仍面不改色,繼續微笑著主持競拍。可見此人城府與經驗可見一斑。

「二百三十四號出價八十萬,有沒有人想要加價的?這在我們修羅城這麼多場拍賣會上才出現的第一個幻器,十分的難得,無論是用於逃跑,或者困敵都是非常不錯的寶貝。」

黃尚安環顧四周,語音鏘鏘有力,再一次介紹著這件幻器,想勾起人們的購買慾。不過這一次倒是沒起到什麼多大的效果,畢竟這價格也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承受得起的。

「八十萬第一次。」

「八十萬第二次。」

「八十萬第三次成交,恭喜二百三十四號獲得了紫血鈴。」

話音落下,一名身穿紅綢的少女雙手拖著盛放紫血鈴的紅銅托盤來到了藍衫青年面前,交付完到錢之後繼續下一件拍品的拍賣。

「下一件拍賣的物品是一部風屬性功法。但是他並沒有具體的名字,而且只是一個殘篇,只保留了前兩層的修鍊口訣。可是,經我們鑒寶師鑒定是這是一部玄階六品的風屬性功法!」

「嘩!」

聽到這話,所有人全部驚訝的發出了聲音。這可是玄階六品呀!要知道,玄階以上的功法都是極為難得的,即便在這偌大修羅城裡也是非常少見的。

哪怕是把整個城池翻過來都未必能找到幾本,更何況這還是六品的功法,整個修羅城恐怕只有城主家才有可能藏有這種高等級的功法了!

「玄階以上功法的厲害,想必大家都知道。在此,我就不多作解釋了,雖然只是殘篇,但是運氣這東西誰也說不準,而且殘篇都有這麼厲害,很難想象完整篇會有多高的能力了。起拍價三十萬金木幣,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萬金木幣。」

在報出這個起拍價的時候,黃尚安心裡也是沒有底的。但畢竟起拍價不是他來定的,那些真正的高層怎麼想的他也不知道。

尋常的一本黃階九品的風屬性功法最終價撐死也就十萬金木幣,哪怕是玄階的功法最終成交價最多也就二十多萬而已,可是這一部功法的等級雖高,但也僅僅只是殘篇。

對於修鍊者來說,實用才是王道。更何況實力在化玄境之前,每個人只有一次更改功法的機會。花這麼大的價錢去買一個殘篇,到時候要是找不到後續的功法補上的話,哭都找不著地方。

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最多只能算是一種收藏品而已,要是運氣好的話就可以更改自己的功法,修鍊這部了。但是如果運氣不好的話,這也只能看看而已中看不中用。

而這30萬的起步價對於收藏品來說確實高了一些,能不能賣出去都還是兩說的事。

柳羿原本對這部功法也是頗感興趣的,畢竟他自己是很想修鍊風屬性功法的。可這三十萬金木幣的起拍價讓他略微有些猶豫。就像前面說的,三十萬金木幣買一個收藏品確實不值。

但柳羿並不是一個中規中矩的人,修鍊這種東西除了自身的努力以外,靠的不就是機緣嗎?與天爭與地斗,不斷爭鬥才能夠取得進步。如果能找夠到後續功法完善的話,完整的功法等級至少能夠達到地級以上!

「三十一萬。」

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響了起來,打破了所有人的沉默。

令原本正準備宣布流拍的黃尚安雙眼立馬亮了。

整個拍賣場,數千好人當中,並不是沒有那種願意拼一下機緣的人,有一個人帶頭,剩下的自然也就跟著競拍。

「三十二萬。」

「三十三萬。」

「三十四萬。」

……

零零散散的競拍聲不斷響起,但沒有一個人大幅度加價的,每次都只加一萬底價。這也從側面反映出,這些人實際上對這殘篇的功法看好度並不是特別大。能拍到就拍,拍不到就算。

「四十五萬。」

此話一出,剩下的那些還在競拍的人全部都閉上了嘴巴。

黃尚安深深地看了柳羿一眼,不知道他是傻呢,傻呢,還是傻呢。但他內心的吐槽並不影響他手上的速度。

「一百二十八號出價四十五萬,有沒有更高地出價了?」

「四十五萬第一次。」

「四十五萬第二次。」

「四十五萬第三次成……」

「四十六萬!」

突如其來的報價讓原本以為勢在必得的柳羿不禁皺了皺眉頭。

柳羿聞聲望去,與一對不懷好意的目光對視在一起。

出價的人正是前面與柳羿有過衝突的那位老者。

他本來是不想出價的,但是看到柳羿出價之後,他決定噁心一下柳羿,準備在他說出一個高昂的數字之後,直接「拱手讓給他」。

當然,他也是看準了柳羿對這部功法的興趣,要不然的話,他這麼做無疑是給自己挖了一個坑,而且還不得不跳下去,他可沒有笨到這種程度。

「五十萬!」

柳羿在看到是前面有過糾紛的那位老者出價的時候,他的臉色就立馬沉了下來。

在決定拍下這部功法的時候,他就抱著勢在必得的心思了。

就算是個「坑」,現在也不得不跳進去。 沒想到居然會在這種時候會有人橫插一杠,而且還是之前有過衝突的那個人,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想要,但看從他那陰險的表情上來看,搗亂的成分居多。

「五十一萬。」

天血老祖陰測測地笑著,斜撇著眼看著柳羿,眼中挑釁之意明顯之至。

這老頭還真讓人討厭啊。

柳羿心中這般想著,前面為了競拍蝕陽果居然還威脅起他來。現在競拍一個風屬性功法的殘篇他也要來湊熱鬧。我不拍你還就不拍了,存心跟我過不去是吧。

「六十萬!」

柳羿咬牙又一次加了一筆大數字,看的出來,他是鐵了心要把這部功法拍下了。畢竟,雖然目前能快速增加他實力的東西也就是配一把好的武器。

但這個拍賣行有點意思。它們不像其他拍賣行那樣先放出所有拍賣物品的消息,以此來吸引各地的修鍊者前來競拍。他是只放出那些最珍貴的拍品,其他的全都保密,倒是為這場拍賣會蒙上一層神秘面紗。

修羅城一年一次舉辦的拍賣會的規格雖然比不上那些高級城市的超級商會組織的,但在這附近也算是頗有名氣的一家,即便是其他的商會比之起來也要為之失色不少,可見其影響力之強大。

柳羿這次來雖說是為了配把好武器,但有沒有都還是個未知數,這次能碰上這麼高等級的功法已經算是天大的運氣了,雖說只是殘篇,但至少比起自己現在修鍊的天罡決要好上不少。

「六十一萬!」

天血老祖依舊不依不饒地像塊牛皮糖一樣緊跟著後面出價。

他每次都只出一萬,為的就是噁心下柳羿。他確實做到了,此時柳羿是真的被噁心到了,噁心到恨不得馬上衝過來給他兩耳光,要不是顧忌著拍賣行,說不定現在就已經動起手來了。

王天翔看著柳羿臉上陰晴不定,眼神之中,盛怒的火焰熊熊燃燒,但卻沒過來發難,這倒是讓天血老祖暗暗可惜。

要是柳羿搶先動手,他就可以出於『自保』好好的教訓教訓柳羿,讓他知道出門最好低調點,別以為有了錢就可以橫著走,有的人是你得罪不起的。

本來以他的精明,這一次的競拍本來是不想競價的,畢竟他也不看好這個東西。

lixiangguo

「你真不介意?」

Previous article

其餘三頭蠻荒皇者,也在同一時間,顯化本體。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