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然而!

就在他準備動手的時候,深海魔鯨王的腳踹在這護衛的身上。

噗,噗,噗!

護衛連吐三口鮮血,重重跪在地上。

渾身經脈破碎,直接化作一個廢人。

「滾!」

深海魔鯨王將他踹飛,渾身骨骼全部斷裂。

深海魔鯨王在陸地上相當於聖主,

但防禦和力量都是無敵的。

哪怕是五大帝尊,都不敢站在原地讓他打,因為憑藉着無敵的力量,深海魔鯨王可以一錘就將帝尊打得半死。

帝尊鎮壓他的時候,也只是憑藉速度和他保持距離罷了,根本不敢近距離戰鬥。

當然!

如果是在海洋當中的話,那五大帝尊可是不敢嘚瑟的,畢竟海中風暴可不是鬧着玩的。

只要海洋風暴席捲而來,

甭管你是不是帝尊,都要死翹翹。

靜!

死一般的安靜。

隨着這位很強大的護衛,直接就被轟成廢人丟出荒海閣后,全場都陷入死一般的寂靜當中。

洪天魂也瞪大眼睛,無比震驚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啊,這,這……」

他震驚無比。

不敢不相信自己的護衛,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啪!」

深海魔鯨王一巴掌抽在洪天魂的臉上。

洪天魂吐出一口鮮血,鮮血裏面還夾雜着兩顆牙齒。

「哼,現在告訴我……你還敢嘚瑟嗎?」

「跟我搶三叉戟,你是真的勇敢啊!」

深海魔鯨王怒氣沖沖的說道。

周圍全都是驚呼的聲音,所有修者全都無比震驚的看着這裏,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天哪,這小傢伙是誰啊,好恐怖的戰鬥力啊。」

「那護衛領悟兩條極致大道,八條完整大道……可是在這小傢伙面前,卻是如此的不堪一擊,這也太強大了吧。」

「是啊,這看起來很小的歲數,卻有如此恐怖戰力,他肯定不是一個小孩……只是修鍊某種功法罷了。」

修者們紛紛驚呼著。

。 「呯!」

的一聲巨響,托尼重重的一掌拍在了會議木桌上,一個巨大的掌印頓時清晰可見,看的站立一旁的炸天幫成員心驚肉跳的,趕緊兩眼目視前方,腰背挺的筆直,生怕惹怒了這個殺星,給自己來上一巴掌。

發泄了一下,托尼心中的怒火稍歇,繼續說道

「但是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快一個星期,居然還沒有找到兇手!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我們炸天幫無能啊——我花了這麼些錢養著你們,不是讓你們天天吃乾飯的,下面我宣布,炸天幫全體成員,不論是誰,只要能找到兇手,查爾斯的位置,就由他來坐!這個承諾真實有效,這是我立的承諾書,上面有我的親筆簽名。」

說著,托尼從隨從的手中接過一張協議,經過大屏幕投影,在場的幾十個人都能看到協議的內容。

這一下,整個會議室沸騰了,剛剛還被訓的跟個孫子一樣的成員頓時鬥志昂揚,眼中都有熊熊烈火在燃燒!

他們的目光都看向了托尼旁邊的位置,那個原本是查爾斯佔據的位置,現在空了出來,原以為這個位置是tige

或者其他有能力的堂主繼任,又或者是托尼親自指派,但是沒有想到,老大竟然拿出了這麼一套方案。

無論你是誰,不論你的職位高低,入會的時間早晚,只要能找到兇手,那個位置就是你的!

這條消息,足以讓炸天幫的所有人瘋狂!

成王敗寇,是開賓士還是開馬自達就看自己的能力了和運氣了。

托尼好像用力過度,咳嗦了兩聲,身體的暗疾發作,臉上出現了不同尋常的潮紅,這是他強行激發身體潛能的副作用,對身體來講是不可逆的傷害,更何況他在脫離戰場后還強行拿著M60進行掃射,更是加深了副作用的危害,以至於現在連呼吸都困難。

「我的話講完了,散會!」

托尼揮了揮手,原本還濟濟一堂的會議室瞬間走光,大家都已經迫不及待要去工作了,他們的工作熱情從未如此的高漲,每個人的腳步都比平常快了好幾倍,甚至都開始小跑了。

此時,會議室只剩下tige

和華生兩個人,托尼看到兩人,心中略有寬慰。

說道

「三弟,華生,你們怎麼不去啊?小心被那些兔崽子捷足先登,爬到你們頭上了。」

tige

人雖然沒什麼腦子,性子也比較衝動,但是他知道誰對自己好,看到大哥氣若遊絲的樣子,滿臉的擔心說道

「大哥,你的傷勢真的不要緊嗎?我看你臉色不是太好,要不還是去醫院吧。」

托尼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說道

「沒用的,我這個病,醫院治不好,這是身體被透支了,除非有可以補充人體潛能的藥物,否則我估計我也撐不了幾天了,到時候,這個家就剩下你一個人了,以後炸天幫就交給你了。」

tige

的眼淚一下就流了出來,從小家裡生活就很苦,父親是個爛賭鬼,母親懦弱,全憑三兄弟敢打敢拼,在墨西哥貧民窟闖出一番天地,後來他們三人接受了九頭蛇組織的招安,來到紐約,又是一番廝殺,大哥和二哥為了他不知道冒過多少次風險。

就連二哥的胸口都有一個子彈留下來的傷疤,那是被遠距離瞄準槍打的,是為他擋下的一顆子彈,他們三兄弟同氣連枝,加上強尼,在紐約打下了這麼大的一份基業,本來他們已經準備洗手不幹,退出江湖,誰知道竟然被人打上門,先是大哥的女兒Ti

a死於非命,接著是二哥查爾斯和強尼被人用拳頭活活打死。

就這樣,他們竟然毫無頭緒,連對方是誰都沒有查到,這讓tige

的心中憋了一肚子的火,現在就連自己視為最大依靠的大哥居然也命在旦夕,這讓從小躲在兩個哥哥羽翼下的tige

有些慌了。

他從未想過這一天會到來,也從未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從心智上講,他只是一個還沒有長大的成年人,心智還像個小孩,他只會一件事,那就是殺人,除此之外,管理公司、管理屬下、打通領導,他全都不在行,所以他才這麼無助,這麼彷徨。

托尼看到痛哭流涕的三弟,心中更是難受,這個虎頭虎腦的弟弟是什麼樣的人他又如何能不知道,但是現在他已經沒有精力和時間了,原以為他和查爾斯兩個人無論哪一個犧牲了,剩下的一個都可以主持大局,但是現在時運不濟,他們同時遭逢大難,查爾斯更是被人活活打死。

後續的工作安排必須要提上日程了!

他的目光越過tige

,落在了華生身上,他朝華生招了招手,華生趕忙跑了過去,彎下了腰。

托尼抓住了華生的手,華生只覺得托尼的手冰涼刺骨,而且軟弱無力,只此一握,華生就知道這個在紐約叱吒風雲,威名赫赫的黑道老大命不久矣,頓時心中一陣感嘆,他說不清楚自己的心裡是什麼滋味。

雖然他是個卧底警察,初衷就是除暴安良,打擊犯罪,最好把像托尼這種人全都給繩之以法,把他們送到監獄。

按理說,托尼變成今天這模樣,他應該無比的高興才對,可是他竟然發現,自己竟然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但是人都是由感情的,人不是機器,不是你給她輸入一道指令,他就永遠按照程序行事,不跟人交流,也不懂人情世故,是非冷暖。

他在炸天幫卧底的這幾年,托尼三兄弟是壞事做盡,但是他們對華生的感情也是真的,半點也沒有假,更不用說tige

和自己那都快成了生死兄弟,兩個人都是為對方拼過命擋過子彈的過命弟兄,天天混在一起,吃喝嫖賭。

要不都說男人有三大鐵,一起同過窗,一起扛過槍,一起飄過唱。

托尼對他委以重任,不但把夜總會和獨品的聲音交給他打理,更是將自己的寶貝女兒Ti

a給他當女朋友,可以這麼說,托尼三兄弟給他的,比他幹警察得到的多的多的多! 聽完祁有音所講,沈昆回想自己,

沒有同甘共苦的合作者,倒是不用擔心日後翻臉。

但也並不意味着可以高枕無憂。

財產分割不是說笑的。

……

正思忖著,突然想起一個問題。

祁有音為什麼單單介紹這兩人給自己認識,

莫非有別的意思?

抬頭看了一眼,

兩人會視一笑。

祁有音:「小沈,我了解過,你沒做過金融這塊業務,倉促間想要找個信得過的操盤手不是易事,岑藍的公司正好對口。」

沈昆「哦」了一下。

祁有音:「當然,我只是建議,用不用,怎麼用,你自己決定。」

沈昆明白了,「嗯。」

岑藍現在一頭亂麻,

雖然把前夫趕下台,但想掌握公司,沒點外力相助是不行的。

只要價錢合適,拉她下水不難,

錢字當頭,無所顧忌。

祁有音害怕得罪董盛文,

岑藍可不怕,

或者說,怕也沒辦法,先過眼前這關再說,

祁有音:「郝從容那邊,我覺得可以讓她參一股,我倆認識多年,是個可以深交的人。」

沈昆笑:「你不是說過要和領導保持距離嗎?」

祁有音:「郝從容算什麼領導,她自己就是扯著虎皮做大旗,咱們就更隔了一層。」

沈昆:「看着她年紀不大,怎麼就是領導夫人了?」

祁有音笑了一下,「這就說來話長了。」

沈昆:「不急音姐,我們坐下慢慢說。」

兩人在沙發上坐下,祁有音慢慢開口,「從容之前是個記者,三十多歲了還沒結婚,後來經人介紹認識了現在的老公。」

「二婚?」

祁有音點頭:「是的,當時剛離異沒多久,兩人郎有情妾有意,認識半年就結婚了。」

沈昆:「怪不得呢。」

祁有音繼續道:「之所以介紹從容,不僅是我們以前認識,更關鍵是考慮到她老公的官聲可以。」

「清廉?」

祁有音搖頭笑:「政績平平,仕途無望,沒有貪腐的名聲。」

沈昆頓時明白了,

沒有貪腐的名聲,合作起來可以放心不會被對方連骨頭吞下去,

政績平平就不會有太多想法,雖然升不上去,卻也不會突然倒台。

祁有音:「當然,一切主動權還在於你,和誰合作,不和誰合作,我通通不管,這件事全部托給你,過幾天錢到賬,你就可以開始了。」

沈昆:「你不怕我虧了?」

也幸虧是祁有音有禮數,把錢交給他。

如果反過來,他可沒那個膽子,畢竟兩人才見過幾面。

祁有音笑:「怕,怎麼不怕,我這一千萬虧了,下半輩子要喝西北風了。」

沈昆自然知道對方開玩笑。

祁有音雖然因為離婚而導致元氣大傷,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lixiangguo

畢竟星辰體這種東西。

Previous article

「對,我是當兵的,這位姑娘,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李承轉向一邊看向那女服務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