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奈,秦仁對著小白龍拍了拍手做出了要抱它的動作。

當秦仁對著小白龍張開了雙手,

小白龍繼續眨了眨眼睛,嘴巴張的老大老大的,然後將頭繼續埋在了秦仁的衣服里。

秦仁無奈的說道:「我就說嘛,它也不會讓我抱的。」

突然,小白龍猛地抬起了腦袋眨巴眨巴著眼睛騰空的一下竄到了秦仁的手裡,沒有一點點的防備。

「爹爹。」

眾人傻眼,秦仁望著手中喊著自己爹爹的小白龍差點嚇的要把它從自己的手裡扔走,還好被葉桑末及時的阻攔住了,但是被人喊做爹爹可真是不太喜歡昵,這喜當爹的節奏來的太快,讓他一點防備都沒有。

「誰是你爹爹啊,不要亂喊。」秦仁沖著手中的小白龍喊道。

「你是我爹爹啊。」小白龍眨著眼睛歪著腦袋發出清脆的聲音。

「我不是你爹爹……」秦仁皺了皺眉說道,然後將小白龍放在了地上。

「爹爹抱抱。」小白龍繼續眨著眼睛伸著兩隻爪子對著秦仁喊道。

秦仁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沖著小白龍擺了擺手,堅決不要喜當爹的回絕道:「算我求求你了,千萬別再喊我爹爹了,我可真受不起。」

小白龍見秦仁一臉很不待見它的樣子,在地上蹲坐著縮成一團,眼皮下垂著眨啊眨的,四隻爪子在地上,四隻爪子在自己的身體前相互的搓來搓去,就像是一個被拋棄的小孩,樣子十分可憐。

「秦仁,它只要你抱,肯定是喜歡你啊,你就收留他吧。」宇文元詡提議道。

「我不喜歡龍,我對龍有陰影。」秦仁回絕道。

「秦仁,你就收留它吧,你看它多可憐啊,拜託拜託啦。」葉桑末央求著說道。

秦仁回頭看了看葉桑末央求的表情比小白龍還要惹人疼惜,於是沖著小白龍無奈的說道:

「好了好了,我收留你啦。」

說時急那是快,小白龍猛地抬了頭迅速的竄到了秦仁的肩膀上:

「謝謝爹爹。」

「可以喊我哥哥嗎?」

「謝謝哥哥爹爹。」

「什麼鬼,算了隨你怎麼喊吧!」

「爹爹。」

「……」

秦仁聽完,無奈的怒火便洶湧澎拜的被激發了出來,眉頭緊蹙,嘴角不停的抽動著,似乎是要發火,似乎是在發火的邊緣。

等了半天,他一字一句的抽動著嘴角說道:「我忍。」

見到這一幕,葉桑末跑到秦仁的身邊對著他肩膀上的小白龍說道:「別理你爹爹,你爹爹就是這個臭脾氣。」

小白龍將頭一撇:「你是誰?不許你說我爹爹的壞話。」

見桑末靈機一動的說道:「你猜?」

小白龍轉了轉腦袋:「這裡只有你們三個,只有你一個女孩子,你一定是娘親。娘親,抱抱。」

噗,

葉桑末一聽趕緊躲回了宇文元詡的身旁,死死的拽著宇文元詡的衣角。

秦仁此時眉頭漸漸的舒展開來對著葉桑末說道:「現在知道我內心的拒絕了吧。」

葉桑末吐了吐舌:「好好照顧你兒子。」

宇文元詡莞爾一笑:「對啊,好好照顧你兒子。」

小白龍又將頭轉到宇文元詡的方向,直勾勾的眼睛盯著宇文元詡:「你又是誰?為什麼我的娘親要拽著你的衣服不拽著我爹爹的衣服呢?」

葉桑末探了探頭出來說道:「他啊,是我的未來夫君。」

小白龍不樂意的吐了吐舌:「娘親,你不要我和爹爹了嗎?」

絕妙江山 秦仁捂著嘴偷笑,葉桑末沒好氣的對著秦仁吼道:「秦仁,快管好你兒子,不要讓他胡說八道。」

秦仁一臉得意的說道:「散養。」

小白龍在秦仁的肩膀上搖著尾巴道:「爹爹,你怎麼不把娘親搶回來啊,你怎麼能讓娘親跟著別人走啊?」

秦仁無奈的說道:「別鬧,那不是你娘親。」

小白龍不依:「爹爹騙我,她就是我娘親,我睜開眼睛第一個看到的女孩子就是她,她就是我娘親。」

啪!

秦仁一巴掌輕輕的拍在了小白龍的腦袋上:「再胡說我打死你。」

小白龍哇哇的大哭了起來:「人家還是個孩子啊。」

三人不約而同的搖了搖頭,真是一隻磨人的小白龍,可是這小白龍跟琉璃鑰匙又有什麼關係呢?

想到這裡,葉桑末從口袋裡將琉璃鑰匙掏了出來,跟著宇文元詡一起走到了小白龍的跟前,將鑰匙遞到小白龍的面前:

「小白龍,你認識這個么?」

小白龍看了看葉桑末手中的鑰匙,用他的小鼻子嗅了嗅,一把搶到了自己的手中,緊緊的用自己的小爪子握住:「這不是爹爹的鑰匙嗎?這上面有爹爹身上的味道,娘親都不要我和爹爹了,鑰匙自然要還給爹爹。」

葉桑末無語,撇了撇嘴。

宇文元詡笑了笑,撇了撇嘴。

二人,最後只好將目光投向了更加一臉無奈的秦仁。

秦仁咬了咬自己的唇,轉頭跟小白龍說道:「這個戒指外面有結界,你知道怎麼打開嗎?」

小白龍語氣自信的說道:「我當然知道啊,這個是琉璃鑰匙啊,我當然知道怎麼打開結界啊。」

聽到小白龍說知道可以打開琉璃鑰匙結界的方法,三人都特別的高興,秦仁也深深的唏噓了一口氣,終於這個魔人的小白龍還是有一點用處的。

「既然你知道的話,你就趕緊把鑰匙還給他們,然後告訴他們怎麼破結界吧。」

「鑰匙是爹爹的,爹爹為什麼要還給他們,而且結界只有我可以破除,爹爹我還沒有名字昵,鑰匙爹爹給我起個名字的話,我就幫你破除結界。」

秦仁無奈,聳拉著一張臉說道:「你要是不把鑰匙還給他們,我就把你扔掉,你要是不幫我們破除鑰匙的結界,我就不給你起名字。」

「好吧好吧,爹爹不要生氣,我給他們就是了。我幫你們破除結界就是了,那爹爹要先幫我起名字。」小白龍將手中的鑰匙遞還給了葉桑末然後說道。

「就叫小白吧。」秦仁隨口的說道。

「小白,小白,好聽好聽。」小白龍一邊自言自語的嘀咕道,一邊猛地從秦仁的肩膀上竄了出去一頭撞在了葉桑末手中的琉璃鑰匙的鋒利處。

頭破血流。

毋庸置疑。

我是關隴老秦人 小白龍的頭上鮮血直流,流下來的鮮血順著鑰匙的鑰槽貫穿了整個鑰匙。

三人傻眼般的看著一頭血的小白龍。

「小白,你幹什麼?」

「小白,你有什麼想不開的?」

「小白,你疼不疼?」

小白龍有些昏頭昏腦的恢復了幾秒鐘,一邊舔著流到自己嘴邊的鮮血,一邊得意的說道:「大驚小怪,不是你們求著我要破琉璃鑰匙的結界的嘛,等著吧馬上琉璃戒指的結界就可以破了,我的血就是破結界的方法啊。」

三人繼續傻眼,望著沒有半點反應的琉璃鑰匙以及舔著自己從額頭流下來的鮮血的小白龍。

葉桑末小聲的說道:「小白,你確定你的血是破琉璃鑰匙的的方法嗎?那其實可以讓我們幫你破個口子放點血就可以了啊,你這樣不是浪費了很多血嗎?」

小白龍傲嬌的眨了眨眼睛:「我血多,我任性。」

葉桑末無語,對著秦仁說道:「真是你兒子,跟你一個德行。」

「怎麼就跟我一個德行了?我可是精靈國的王子,小白他……還不知道是誰家的孩子呢?」

「爹爹,你怎麼能說這樣的話呢?我是你的孩子啊!娘親不要我,難道你也不要我嗎?」

「小白,我是精靈!你是龍!」

「我不管,你就是我爹爹,爹爹抱抱。」

秦仁抬手對著小白龍擺了擺手說道:「不要過來,我謝謝你全家。」

小白龍不依呢,撲騰的一下就竄到了秦仁的肩膀上:「爹爹不抱我,小白好傷心。」

秦仁斜著頭朝著他白了一眼:「說好的破琉璃鑰匙的結界呢?你都沒有破掉,喊什麼爹爹!」

小白龍委屈的盯著葉桑末手中的琉璃鑰匙,遠遠的吐了一口黑氣:「你們看,等一會琉璃戒指的結界就會破了。」

三人將目光集中的望向葉桑末手中的琉璃戒指,突然葉桑末手中的琉璃戒指從她的手中飛了出去,懸空的狀態出現了一小塊幻境,幻境之中除了有琉璃戒指以外,還出現了之前秦仁在山洞內打開的那把巨鎖,只是體積上有了變化。 東皇無極笑道:「你既然很清楚這一點,那不就得了。以後無夜小子夜皇傭兵團,你這一個做師伯的也好好幫幫忙,你看這小子也累瘦了,我心疼啊!」

大長老的臉都要氣綠了,還要他幫忙?

瘦了?他怎麼沒看出來。

之後大長老再也沒有來嘰嘰歪歪了。

夜皇傭兵團傳來了一個消息,他們在夏洲接到了一個s級別的任務,即使如今夜皇傭兵團的規模壯大,一旦接到s級別的任務,還是要向凰無夜彙報的。

這一個s級別的任務是夏洲的軒轅家族的大小家在迷霧禁島周圍失蹤,完全找不到行蹤,邀請他們夜皇傭兵團前去營救。

因為迷霧禁島很危險,任務目標失蹤的很詭異,所以這一次任務被定人了s級別的任務。

凰無夜的道:「凰一,通知下去,這一次任務小爺帶隊。準備好最強的精銳,準備出發!」

「是!」

玄墨本來也想一起去的,洛妖血不答應!

「本尊去就好了,你一個王靈師能幫得上什麼忙?還是等你修鍊到皇靈師在說吧!」

洛妖血的刺激人的話玄墨一點感覺都沒有,洛妖血覺得很沒勁。

凰無夜道:「師兄,這一些日子麻煩你了,你還是繼續收集消息,我和妖精去就好了。」

「那師弟小心!」

「嗯!」

凰無夜去夏洲的軒轅家族領取任務,並且拿到了軒轅大小姐的畫像。

畫像上是一個溫柔的女子,凰無夜問道:「軒轅家主,軒轅大小姐為什麼會去那麼危險的地方?」

接任務的不是玄墨而是夜皇讓軒轅家主有些失望,不過凰無夜同樣是東皇無極的寶貝徒弟,他自然也不敢輕視。

「都怪我,要不是我逼著她嫁給長孫家的少主,她也不會一氣之下跑那麼遠。這孩子被我給寵壞了,太任性了。」

凰無夜道:「原來是因為逃婚才跑那麼遠啊!那她身邊應該也有護衛跟著吧!」

夏洲的軒轅家族雖然比不上靈滄九洲的第一大宗門東皇宗,其勢力可不小,僅次於皇室。

軒轅家主道:「她身邊有兩個暗衛跟著,都有皇靈師的實力,按理說就算是進入了迷霧禁島也不會有生命危險,但是這麼久都沒有消息,我懷疑是出了什麼事情了,還請你們儘快的把人給找到。」

凰無夜打聽完了想要知道的情報之後,點頭道:「好!我們立刻出發!」

如今夜皇傭兵團也算得上是有錢有人,用了最快的飛行靈獸,前往迷霧禁島的區域。

空中的霧氣越來越濃,他們只能降落,步行。

「全部都跟緊我,一個都不能掉隊,知道嗎?」

「是!團長!」

「遵命!老大!」

這迷霧不但可以阻攔人的視線,連同人的精神力都可以干擾。這麼大一片的地域找人,無疑是大海撈針。

「白攸! 冷少的億萬新娘 看來只能靠你了,去跟這裡的靈獸打聽一下。」凰無夜把白攸給抱了出來。

白攸嘆氣的道:「哎!我白攸大人竟然淪落到只能用在找路上,實在是太打擊人了。」 凰無夜道:「小白白你也很厲害。」

「比起那一隻死鳥還是差很多,啊啊啊!」白攸被氣得炸毛了。

有白攸去到處打聽,凰無夜在這裡找到了一些人路過的痕迹,還有一些戰鬥的痕迹。

凰無夜道:「這一些痕迹沒有留多少時間,他們就在附近,找!」

夜皇傭兵團的人雷厲風行的找到了軒轅大小姐的下落,並且聽到了前面有戰鬥的聲音。

「轟隆隆!」

一個看起來很溫柔聽話的女子,此時卻非常彪悍的跟一頭髮狂的靈獸站在一起。

lixiangguo

姚秘書走過來幫腔道:「王鄉長沒有解決不了的事。」

Previous article

無當聖母將丹丸放進孩子嘴裡,孩子吞下肚裡,片刻后,已變成一個完整的孩子。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