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無奈之下,羅無生終於接受了殘酷的現實。

「很好,第一關考驗任務,在三天時間內,掌握滅神梭的馭使技巧,初步達到熟練程度。」

只見屠老一邊說著,一邊伸手一指,擺放在金色座椅上的那梭形兵器就自動飛了過來,落到羅無生手中,看來此梭便是屠老口中的滅神梭了。

看著手中的滅神梭,羅無生把玩了幾下,然後問道:「我要如何馭使它?」

報告媽咪,爹地要騙婚! 屠老伸手一指,便有一道金色光點沒入羅無生額頭之中,然後便有一篇功法出現在他的腦海中,正是滅神梭馭使之法。

這時,屠老眉頭一皺,問道:「你的魂魄中為何會有詛咒之力存在?」

羅無生無奈地說道:「殺了一個大敵,被他臨死前燃燒靈魂之力給我下的詛咒。」

屠老瞭然地點點頭,然後再是一指點在他的額頭上,頓時就有一道極其犀利的金光進入他的腦海之中,然後飛到主魂身上,輕輕一旋,便將那詛咒之力給抹滅乾淨。

魂魄上的詛咒之力一去,羅無生當即就覺得整個人渾身上下都變得輕鬆起來,神思清明遠勝之前數倍,如此一來,他更有把握通過滅神宮的各種考驗了。

心中大喜,連忙向屠老深深一禮道:「多謝屠老施以援手,讓我後患盡去。」

屠老口中卻說道:「三天倒計時已經開始,到時如果你沒熟練掌握滅神梭,那麼將會被抹殺!」

羅無生一呆,然後立即盤坐在地,開始參悟那滅神梭的馭使之法。

與此同時,滅神宮其他地方,各宗修士陸續出現。

然而每一個人都是獨立出現在一片空間中,身邊並無其他人的存在,而這些空間中的地貌也各不相同,山地、沙漠、海洋、草地、丘陵、雪地、平原等等應有盡有。

唯一相同的卻是,這些空間中的靈氣都異常地充沛,遠勝外界十餘倍,便是那些超級宗門中的修鍊聖地也難以比擬。

同時,還有著各種天材地寶生長在這些環境中,且沒有任何強大的妖獸守護,完全是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

一開始時,不少人還以為這是幻覺或是陷阱,然而在進一步嘗試確認,並體會到自己修為的快速增長后,頓時大喜起來。

借著這裡的充沛靈氣和各種天材地寶,每個人心中都升起一股雄心壯志來,定然要藉助這裡的上好資源將自己的修為快速地提升上去。

當然也有人心中有所疑惑,此地不是滅神宮嗎,為何進來之後會出現在這樣一個顯得有些詭異的空間中,並且也見不到一同進來的其他人?

因此就有一些人視那些天材地寶於無物,開始探索起這片空間來,想要找到真正的滅神宮所在。

可是任憑他們如何努力,也始終難以找到這片空間的邊緣所在,似乎廣大無邊,有無窮無盡之勢。

無奈之下,他們最終只好暫時放棄找尋,將其歸結為時機不到的緣故,便安心開始利用這裡的資源修行起來。

三天時間轉眼即逝,滅神殿中,羅無生正目光爍爍地站在那裡。

在他跟前,滅神梭正靜靜地懸浮著,表面有暗色光澤不斷地流轉著。

「殺!」

隨著羅無生一聲令下,滅神梭驟然化作一道暗金光芒從虛空中一閃而逝,然後瞬間出現在百丈之外的一座金色石碑之前,轟然一聲,正中石碑中心處,在上面留下一道指頭大小的凹痕,片刻之後就立即恢復過來。

滅神梭一閃,就再次出現在羅無生跟前,似乎先前只是在原地閃爍了一下,根本就沒移動分毫。

在這殺令之下,滅神梭所表現出來的殺傷力簡直比羅無生掌握的那誅神神通還要強悍,他相信,同階之下,絕對無人能擋住滅神梭這必殺一擊。

那金色石碑顯然也是一件至寶,先前羅無生嘗試過,哪怕他動用撼星尺全力攻擊,也不過只能在石碑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痕迹,可見其防禦力之強。

跟著,羅無生繼續說道:「御!」

一聲令下,滅神梭突然分解,化作一個個細小的金色甲片,並瞬間組合成一件盾牌擋在羅無生跟前,此守御之勢,有著極強的防禦之能,至少擋下撼星尺的最大威能是沒有問題的。

隨著他心意一動,盾牌分解,然後又迅速組合恢復成了梭狀。

「遁!」

又是一聲令下,滅神梭突然放大,跟著梭身上打開一道門戶,羅無生立即鑽了進去。

然後放大的滅神梭則快速在大殿中飛行起來,速度之快,普通偽神境者根本連那一抹殘影都難以觀察到。

片刻之後,羅無生出現在原地,滅神梭也恢復到小巧的模樣。

「絞!」

話音一落,滅神梭突然分解變化為數十隻,然後當空盤旋飛舞起來,其飛行軌跡如同在編織一張綿被,顯得非常地有序。

然而,若是有人立於此處,則會在瞬間就被這數十隻滅神梭給絞殺成渣,此招用來對付群敵最是有效。

演練完此招之後,滅神梭又恢復如初,羅無生再次喝道:「隱!」

滅神梭一顫,就此從虛空中消失無蹤,且無半點蹤跡顯露出來。 欠條?

言泰眼皮子直跳。

姜雲卿卻不給他多想的機會,直接將先前言琨以血書寫的欠條拿了出來。

她也沒交給言泰,而是扭頭對著玉溪音道,

「今日大家都在場,還煩請玉公子和祝長老幫忙做個見證。」

玉溪音挑挑眉,倒是沒有拒絕,讓祝鴻儒將那欠條拿過來。

祝鴻儒拿到欠條之後,就看到上面所寫的東西,忍不住眉心跳了跳,卻是如實開口道:「這上面的確是臻境強者留下的血跡。」

修鍊之人不僅淬鍊筋骨,就連血液之中也會帶上一些靈力能量,言琨雖然死了,可是姜雲卿怕言家事後反悔,便將其存在了金蓮之中,以陣法和金蓮之力封鎖了上面的靈力流逝,所以哪怕時隔半個月,祝鴻儒依舊能夠感覺得到這血液上面的靈力,的確是臻境強者才會有的。

祝鴻儒感受了一下說道:「君夫人應該是以陣法封印了上面血液之中靈力的流逝,所以到現在還能感受的到,留下字跡的人是臻境高階,應該快要突破巔峰之人。」

言琨剛好就是這修為。

祝鴻儒將布條遞給了玉溪音后,玉溪音看了眼后,神色有瞬間的古怪,然後手一揮,半空之中便出現一道靈力影幕,而他手中布條上所寫的鮮紅字跡,也在那影幕之中浮現出來。

「這是我玉家獨有的虛影術,能夠呈現我目中所見,不可作假。」

玉溪音看向言泰,

「言九爺的字跡,想必言三爺是認得的。」

言泰自然也是知道玉家的虛影術做不得假,他心中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連忙抬頭朝著那浮在半空中的影幕看去,當看清楚上面那鮮紅血色的字跡所寫的內容時,只覺得眼前泛黑,險些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只見那上面寫著。

「言家與朱家世代交好,姻親相關,兩家不分彼此,今言家與君氏夫婦約定,承擔朱卓所欠二人所有債務,來日全數奉還,定不違諾。」

下面還署著言琨的大名。

言泰是認識言琨的字跡的,而且玉溪音和祝鴻儒也說過,那留字的人和言琨的修為完全一致,根本就推脫不得。

言泰哪怕再穩重,此時也險些罵出一句「蠢貨」來。

他簡直恨不得將言琨從棺材裡面扒出來,再狠狠將他鞭屍一頓,他到底長得什麼腦子,居然敢寫下這種東西,上面不僅沒有數額,還是以言家來承諾。

就算言泰想要借口這是言琨私人所為,將這筆欠債推掉都不可能。

言泰臉色僵青,而周圍那些人瞧著言家時都忍不住的有些幸災樂禍,這言家當真是禍不單行,要放在平日里,他們還能賴了這筆「欠賬」,可此時他們想要玄元丹,就得安撫了君家夫婦二人,而瞧著君璟墨和姜雲卿的性情,恐怕能將他們狠狠扒下一層皮來。

玉溪音一揮手,影幕上的東西全部消失。

姜雲卿朝著他道了一聲謝后,這才對著言泰說道:

「言三爺,這東西是你們言家九爺親手所寫,更有朱家、酆家甚至你們言家當日闖入蘅鄔清苑的那些人都能作證。」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想必你們言家不會狡賴吧。」 第六百七十七章極大收穫

「不錯不錯,能在三天時間內將滅神梭的馭使之法初步掌握,你倒也有些悟性!」

終極兵王 屠老的身形出現在一旁,微微讚歎起來。

羅無生輕輕一笑,滅神梭就出現在虛空中,然後他伸手一抓,滅神梭就再次消失不見,不知被他藏到哪裡去了。

滅神梭的馭使之法,主要便在這五道口令中,殺、御、遁、絞、隱,每道口令都有著不同的功效,而如果能將不同的口令相互搭配起來,所發揮出的威能將更加巨大,當然眼下剛剛入門的羅無生尚無法做到那般程度,還需要更多的練習才行。

「屠老,我這一關算是過了吧!」

「當然,如果連這一關也過不了的話,那你也不配這滅神傳承者稱號了!」

屠老肯定地點點頭,然後繼續說道:「不過雖說滅神梭潛力無限,但當前也只是一件偽神器,你以後必須要時刻注意提升它的品質及威能。」

「那麼要如何才能提升滅神梭的品質與威能呢?」

「有兩個方法可行,其一是讓它吞噬其他的偽神器,其二便是讓它滅神更多的同階修士,吞噬對方的神魂,乃至於以後的神格!」

聽到這殺氣凜然的提升方式,羅無生一呆之後,便苦笑起來,看來自己以後如果想要變得更強大,就註定要走上一條充滿殺戮的道路!

這是要將自己變成一代絕世殺神的節奏啊!

想到這一點時,羅無生突然意識到,這滅神二字,只怕有著很深的蘊意在內啊!想到這一點,他的靈魂突然微微一顫,似乎意識到了極為恐怖之事。

「屠老,這滅神二字,到底是何意?」羅無生小心地問了出來。

「你能意識到這個問題,非常不錯!不過,眼下你無須知道,還是先休息一日,然後準備第二關考驗吧!」

說完,屠老就消失不見,不過在他消失之處,卻留下了一張長案,案上擺放著各種事物。

得不到答案的羅無生甩了甩腦袋,盡量讓自己不去思考這個問題。

這幾日來,為了完成第一關考驗,他可是一刻鐘的時間都沒休息過,此時放鬆下來,頓時就覺得腦海中傳來一陣疲憊之感。

好在此地靈氣異常地充足,他從來都不用擔心真元枯竭之事。

再看那長案上,擺著的則是些羅無生不認識的奇珍異果,散發出一陣陣奇異而誘人的香味。

羅無生走上前去,隨手拿起一個赤紅色的果子就咬了一口。

頓時就有一股無比精純而龐大的靈氣從口中直衝腹中,然後就被他輕易吸收,成為自身的修為。

這一顆果子的功效,遠比他打坐三個月苦修的成果還要高!

幾顆果子下肚,羅無生就感覺自己已到了極限,便立即盤坐在地,開始消化腹中鬱積的龐大靈氣。

僅半天時間,羅無生的精力與精神就完全恢復過來,甚至修為還有了一定程度的增長,簡直不要太爽!

然後他一手拿著滅神梭,一手拿著撼星尺,開始考慮要不要將撼星尺送給滅神梭吞噬以及增加其威能,畢竟有滅神梭在手,撼星尺已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他這心意一起,撼星尺中就微微傳出一股求饒的意念,那是撼星尺器靈殘存的一點意識在察覺到危機后,向他求饒呢。

「好吧,看在你曾經救過我性命的份上,就放你一馬,以後有機會,再給你找個合適的主人!」

聽到他這話,撼星尺微微一顫,傳達出一股感激的意念。

安撫下撼星尺后,羅無生便繼續練習滅神梭的馭使之法,不敢有半點鬆懈。

又過了半天時間,屠老出現在他身旁,開口說道:「第二關考驗任務,修習九天神滅完整功法!」

說完,一點金光從他指尖飛出,進入羅無生腦海中后,就化作了整部九天神滅的完整功法。

微微一愣后,羅無生問道:「屠老,這一關的過關條件又是什麼?」

「沒有條件,你只需好生修習即可!」

咦,這前兩關的條件也太簡單了吧,如果所有考驗關卡都能這麼簡單,那可就太爽了,幸好自己先前沒有選擇退出考驗!

羅無生心情無疑是極美好的,然後便喜滋滋地開始疏理起九天神滅的整套完整功法,甚至想著,這樣簡單的關卡再來上十個八個也是沒問題的。

誰都沒曾想到,外面看著威勢滔天的滅神宮,其內部卻是一個無比詳和的修鍊聖地,不僅羅無生在努力修鍊著提升自己的修為,所有進入之人,無論是哪個宗門的弟子,皆沉醉在暢快的修鍊體驗中難以自撥。

特別是那些小宗門弟子,何曾享受過這等修鍊資源無比充沛的待遇,僅僅幾天時間,就有不少人的修為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裡面的情況,那些等在外面的長老們自然是不知道的。

在所有弟子都進入滅神宮后,那漩渦便緩緩消失,原地再次出現一片金光,滅神宮的虛影則在金光中顯現出來。

看到這等變故,各宗長老不由得面面相覷,心中是既期待又忐忑的,等了幾天見沒有什麼意外變化后,眾長老只好各自回到駐地中耐心等待起來。

又是幾日過去,屠老的身形再次出現在羅無生跟前,看著他問道:「這幾日的修鍊,可有收穫?」

羅無生滿意地答道:「收穫很大!」

有了九天神滅的完整功法,他不僅可以繼續修鍊下去,並且還發現自己此前修鍊的九天神滅功法中,竟然存在著很多疏漏之處,所幸現在已全部彌補成功,讓他的修為及根基得到了極大的鞏固,以後想要修鍊到更高深境界將容易得多。

「很好,那麼現在準備開始第三關考驗!」

「第三關考驗是什麼?」羅無生好奇地問道,前兩關那麼輕鬆簡單,第三關想必也不會太難吧。

「第三關是為實戰考驗,你需要達到同階無敵的境界才算過關!」

羅無生一愣,問道:「怎麼實戰?這裡也沒有對手啊!」 神祕老公太溫柔 言泰深吸口氣,沉聲道:「君夫人想要多少?」

姜雲卿挑挑眉:「言三爺這話可就說錯了,我又不是強盜土匪,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怎麼就成了我想要多少。」

「朱家欠我們夫妻二人的東西,朱卓最是清楚。」

「朱卓,你告訴言三爺,這賬目是多少。」

朱卓直接開口道:「當日在磐雲海深處,我曾從君兄手裡購買了一批海獸,以及一些海中靈植,共計一百六十萬靈晶。」

「不可能!」

言泰直接冷斥出聲,「朱卓,就算你與婉玉沒了婚約,可你也不該這般坑我言家,什麼海獸靈植,能值得一百六十萬靈晶?!」

朱卓見狀頓時笑道:「我就知道言三爺肯定不信,不過沒關係,我當時和君兄二人還只是初識,所以買賣是做了賬目的,而剛好先前買回來的東西也因為我們受傷的事情,才只處理了一小部分,大多數還都留在蘅鄔清苑之中。」

他抬頭朝外道:

「洪伯,你去將賬冊和東西全部讓人帶過來,讓言三爺過目,免得言家以為我們朱家也和他們一般卑鄙。」

外間朱洪聞言,直接帶著人離開,不過一會兒就領著一眾人魚貫而入,而他們手上則都是抬著東西,零零總總足足有數十個箱子,還有一些未曾全部刨開,用冰鎮住未曾解凍的海獸。

朱卓直接將賬冊拿過來,淡聲道:

lixiangguo

若他在宏運大隊時,則可全力保護眾美人。

Previous article

不是說寧忻是騙婚的,唐時簡根本不喜歡她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