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為什麼一下子死了這麼多人,甚至還包括有兩位長老!

縛靈宗議事大殿之內,三位宗主,坐在石椅之上,而下方兩排,則是坐著十餘名長老……

「應長老,怎麼沒過來?」

縛靈宗宗主看者其中空著的石椅,不由得皺眉道。

「宗族,應長老十天前出山門遊歷去了,短時間內,怕是回不來了……」下方一名長老起身道。

實力達到洞天境,可以活上近千年,漫長的生命里,他們自然不會一直呆在同一個地方,出門遊歷,一去就是數十年,甚至上百年都是很正常的。

比如他們的太上長老,已經有三十多年沒有回來了,若非看到他的魂燈還在,恐怕連他的生死,都無法知道……

「出門遊歷?嗯,金長老和崔長老都事情,你們都知道了吧……」縛靈宗宗主道。

「宗主,我剛剛出關,還不清楚,老金和老崔到底去執行了什麼任務,竟然死傷如此慘重?」

下方一名不明所以的長老起身問道。

「圖長老,這些日子,你在閉關,並不清楚,金長老的那個獨子前些日子剛剛突破到元丹境界,並且成就了六品元丹……」一名之情的長老開口道。

「六品元丹?資質很好,未來很有機會進入洞天境界!」那圖長老聞言不禁驚喜道。

核心弟子之中,大多都是四品元丹,五品元丹之有兩成,而六品元丹更是不超過一個巴掌,現在又多了一個,倒是讓他很是高興,畢竟,元丹品級越高,突破的機會就越大……

「是啊,六品元丹,那小子資質不錯,只可惜,剛突破不久,就在莽荒城附近被人給殺了……」那長老聞言不禁苦笑道。

這可是一名非常有前途的弟子,只可惜,出師未捷身先死……

「什麼?何人膽敢殺我縛靈宗的天才弟子?莫非這與老金和老崔之死有關?」圖長老問道。

「確實如此,那人不止殺了金長老的兒子,還有兩名同行的核心弟子也慘死於此人手中,而後此人竟然大搖大擺的進了莽荒城,金長老氣憤不過,邀請了崔長老一起,並且帶著百餘名弟子一起入城,想要布下困天陣法,強行擊殺那人,最後的結果……」

那位長老不再說話,因為後面的話根本不需要說,光看那些魂燈就知道了,全軍覆沒!

「到底是何人,竟然能同時殺死老金了老崔兩人,老崔的實力也就罷了,一身的本事都在陣法上,可是老金已經凝出了異象,並且進階到了洞天境中期,他一身實力,在我們諸多長老之中,恐怕也能排在前三了,誰有這個本事,能殺了他?」那圖長老皺眉道。

「圖長稍安勿躁,我們現在也在等消息……」高處石椅上的縛靈宗宗主輕輕搖頭道。

「宗主,不管此人是誰,一定要為老金和老崔兩人報仇,同時也要震懾其他勢力,讓他們知道,我們縛靈宗不是好欺負的!」那圖長老義憤填膺道。

「這個請圖長老暫且安心,不管此人是誰,他都死定了!」縛靈宗宗主的雙眸之中,閃現出一絲凌厲的神色……

膽敢殺死他們縛靈宗的長老,還有這麼多弟子,真當他們縛靈宗是泥捏的嗎?

「宗主,城內有消息傳來!」

就在這時,門外大殿進來了一名縛靈宗弟子。

「說!」縛靈宗宗主沉聲道。

「金長老帶著一眾弟子先行進入了那白衣秀士的院子,而後那院子突然散發出一道白光,崔長老就不見了蹤影,同時,白衣秀士的院子直接被一層霧氣給蒙了起來,裡面具體發生了什麼,我們不得而知!」

「因為外面有崔長老布置的困天陣法在,我們看不到,也聽不見裡面的情況」

「不過,一個時辰之後,那院子里出來了三個人,正是那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隨後一具具屍體,被扔在了院子附近的大街上,那些屍體,全部都穿著有我縛靈宗的服飾,想來應該是之前進入院落的弟子……」

「各種屍體,殘肢碎片,幾乎摞成了一座小山,最上面的就是金長老,我們不敢暴露,最後還是那白衣秀士出手,直接打出一團火彈,將所有的屍體全部點燃,最後燒成了灰燼……」

「事情的經過,就是如此……」那縛靈宗弟子聲音顫抖道。

「挑釁,這絕對是對我們縛靈宗的挑釁,宗主,我建議馬上啟動大隊人馬,把那什麼白衣秀士的院子,直接踏平!」圖長老憤怒道…… 「圖長老,不可如此冒失啊,我的意思,應該要先查查那人的底細,還有,金長老和崔長老,以及上百精銳弟子,進去了那院子,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這麼多人,死亡的如此之快?」另外一名長老皺眉道。

「袁長老說的對,能夠如此輕鬆擊殺金長老和崔長老,還有那麼多精銳弟子,此人起碼是洞天境後期的存在,甚至可能是超越了洞天境,和太上長老一個級別的存在……」

「兩位長老說的沒錯,還是好好查一下的好……」

「……」

眾多長老討論起來,他們對於金長老和崔長老莫名其妙的死亡有些心悸……

修行到洞天境界,哪個不是活了幾百年的老傢伙,一個個惜命的很,哪裡肯為別人去死?

「諸位長老,無需再查了,那人叫葉擎,具體來歷未知,但是他的修為,絕對是元丹境界,而且是剛入元丹境不久!」石椅之上的縛靈宗宗主道。

多喜一家人 「宗主何以如此確定?」袁長老問道。

「眾所周知,進入元丹境界要經歷雷劫,雷劫煉體之後,所有的雷劫能量並不會直接消失,而是會潛入人體之中,慢慢吸收,這個過程一般需要三五個月的時間。」

「而那葉擎的身上,就有著明顯的雷劫氣息,這一點,已經不止一個跟蹤過他的人彙報過了,所以他一定是剛度過雷劫不久的元丹境修士!」縛靈宗宗主道。

「元丹境,而且還是初入元丹?宗主,哪怕上品元丹中的九品元丹,在初入元丹的情況下,也不可能擊殺金長老和崔長老兩位吧……」袁長老皺眉道。

「是不可能,所以,那葉擎肯定是使用了什麼特別的手段!」縛靈宗宗主道。

「會是什麼呢?」圖長老喃喃自語道。

「我想,應該是陣法……」縛靈宗宗主道。

「陣法?宗主何以有此推斷?」袁長老道。

「簡單,之前那弟子彙報情況的時候層說,金長老帶著百餘名弟子進入了院子,而崔長老在外面主持陣法,可是在金長老他們進去之後不久,院子竟然發出一道光芒,把崔長老也捲入了進去!」

「而且,近日,那葉擎曾經去過珍寶閣,雖然我們不清楚他在珍寶閣購買了什麼東西,但是我們跟蹤他們的人卻發現了一個意外情況,一個走進珍寶閣的客人,在出來的時候,說自己真是倒霉,珍寶閣竟然沒有上品和極品的陣旗,還得去一趟四海閣……」

「諸位,珍寶閣內所有的上品,乃至於極品法器級別的陣旗,雖然用的不多,但一直都是有庫存的,怎麼會突然間沒有了呢?」

「再結合那弟子觀察道的情況,可以知道,那葉擎,應該就是使用了陣法之力,擊殺了金長老和崔長老連個人!」

「正常的手段,對這兩位來說,都不大,唯有陣法,可以做到越級殺敵,甚至如果陣法足夠強的話,跨越幾個大境界殺人,都不是問題!」縛靈宗宗主道。

「宗主分析的很有道理,既然那白衣秀士的府邸中有陣法守護,我們可不能去自投羅網,只能等他們出來,才能下手了……」袁長老聞言點頭道。

「宗主英明,只要我們不主動去那小子的陣法範圍之內,殺死一個元丹,還不簡單……」圖長老沉聲道。

「可若是那小子,一直呆在院子里不出來,難道我們就要一直等著嗎?這會兒,怕是城內四大家族,還有另外兩大宗門都已經得到了消息,正在看我們縛靈宗的笑話呢……」一名長老面色陰沉道。

「先等兩天看看,如果他出來,那就不用客氣,直接下手!」縛靈宗宗主道。

「可是,大庭廣眾之下下手,莽荒城主那裡,怕是不好交代吧,莽荒城主一向強勢,對我們宗門勢力不太友好,若非顧忌太上長老的存在,恐怕早就開始打壓我們了……」袁長老皺眉道。

「莽荒城主那裡不用擔心,自然有我去交涉,此人必須要死!」縛靈宗宗主道。

「可是,宗主,若是他不出來應當如何?」圖長老道。

「不出來,不出來,那就逼他出來,他不出來,他的那三個手下還不出來?」

「不管是誰出來,如果是那葉擎出來出來,優先活捉,若是難度太大就直接殺了,若是他那三個手下出來,就全部活捉,然後帶回宗門!」

「那葉擎的實力,我們把握不準,可是那白衣秀士不過是五品元丹中期,蒙氏兄弟跟只是三品元丹而已,圖長老,袁長老,沈長老,吳長老,你們四位同時出手,我想應該不會失手吧?」縛靈宗宗主道。

「當然,對付幾個小小的元丹,我們若是還能失手,那可就沒臉坐在這裡了……」

被點到名字的幾個長老聞言,一個個不禁笑道。

「好了,幾位現在就出發吧,潛藏在那院落附近,一旦看見目標人物,直接伺機抓捕,記住,若是能夠不鬧出動靜的話,盡量不要有大動靜,否則的話,莽荒城主那個老傢伙,恐怕會以此為借口,敲詐我們一大筆的!」縛靈宗宗主道。

動靜越小,他們縛靈宗需要付出的代價就越小,相反動靜越大,代價越大……

莽荒城主那個老傢伙可不是什麼好東西,黑著呢……

「是,宗主!」

四名長老同時點頭道。

天色漸漸亮了起來……

這一夜,葉擎依舊沒怎麼休息,因為,他還整理寶貝……

是的,整理寶貝!

之前,葉擎整理出了數百個百寶囊,而這次他整理的則是數百個千寶囊,而且收穫不菲!

千寶囊立馬的東西,自然要比百寶囊里的數量更多,而且還更加雜亂!

幾乎每個千寶囊里,都有那麼一兩件品質不低的法寶,上品,乃至於極品法器就更不用說了,靈石也有不少,幾乎每個千寶囊里都有過萬快靈石,多的那個甚至有接近十萬塊,妥妥的大款……

而材料類的,葉擎在這裡,不止是發現了大量煉製法寶的材料,還有不少用來煉製靈寶的材料,每一件都是價值不菲!

光是這千寶囊,都給了葉擎如此之大的驚喜,那麼萬寶囊呢?

又會有什麼樣的驚喜等著他?

迫不及待的葉擎,今天根本沒有出去的打算,他想要將手頭上的萬寶囊也全部整理一遍!

至於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因為昨天晚上發了一大筆,今天自然是要出門,找人,將手頭上的材料,法器等等,兌換成靈石…… 葉擎在內院之中,痛苦和快樂並存著,萬寶囊中的收穫極大!

這些萬寶囊的原主人幾乎都是各大神山聖地中最優秀的弟子,身上的財貨自然也不是下面的那些人可以比擬的,簡直是讓葉擎大開眼界!

靈石都是以堆計算,最低都是中品,不少屬於上品,至於下品靈石,根本沒有。

材料方面,幾乎都是用來煉製靈寶的材料,少數是用來煉製上品,或是極品法寶的材料。

成品的法寶,最低都是上品或是極品,同時還有幾件可以在元丹境界過度使用的極品法器。

丹藥更是五花八門,九成以上的丹藥,葉擎連認識都不認識,只能庫存起來……

在這些萬寶囊之中,偶爾還可以看到一些威力強大的符篆!

毫不客氣的說,幾乎每一個萬寶囊,都是一筆巨大的寶藏,一筆可以讓人瘋狂的寶藏!

拆開這些萬寶囊,葉擎不禁感慨,這裡的貧富差距之大,簡直要比他那個世界還要誇張了……

低等級的修士,類似白衣秀士,蒙氏兄弟,為了幾十上百塊靈石,都要拿命去拼!

而這裡,隨便一個萬寶囊之中,中品靈石都有數百上千,上品靈石過百,而價值更高的顯然是萬寶囊中的那些材料,成品法寶,甚至靈寶,這些東西拿出來,葉擎都不敢估算到底能價值多少靈石……

之前,自己在珍寶閣隨意拿出幾件從百寶囊中找到的煉製法寶的材料,都讓珍寶閣的人大為震驚,若是這萬寶囊中的東西拿出來,怕不是會嚇死人……

就在葉擎興緻勃勃的檢查萬寶囊的時候,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三人悄悄的出了門……

昨天那些來犯之敵,留下了不少戰利品,葉擎只拿了其中的一小部分,其餘大部分都被三人分了,東西放在手裡,不變成靈石,對他們來說也是無用,自然是要去找相熟的人,出手手中的物品。

而三人不知道的是,在他們出門之後,兵分兩路,身後則是跟著幾個尾巴……

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各自有各自的圈子,他們也都有自己的朋友和熟人,知道應該怎麼銷贓,各自朝著相應的目標而去……

「長老,目標已經出現,那葉擎還在院子里,出來的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

一直蹲守在白衣秀士院子附近的四名長老,很快得到了門下弟子的彙報……

「再等等,看那葉擎出不出來,把他們三個也全部監視起來,看看他們要做什麼!」圖長老沉聲道。

他的目標就是葉擎!

「是,長老!」

蒙氏兄弟和白衣秀士今天非常高興,那些宗門弟子的身上果然是富得流油……

在主人搜颳了一部分戰利品的情況下,他們分到的東西,居然還賣了差不多四萬靈石!

三個人加起來,那就是十二萬,這還不算他們手上留下的一些精品!

也就是說,這些宗門弟子的身上的東西,平均都價值過千靈石!

在以前,蒙氏兄弟兩人的全部身家,加起來也就才幾百靈石而已……

大發了一筆,三人自然十分高興,卻不知危險已經降臨……

葉擎一直呆在院子里沒有出來,那些長老們則已經等得不耐煩了,尤其是在通過耳目,知道了他們三個去幹了什麼之後,更是各個憤怒不已……

這些傢伙,竟然在售賣他們縛靈宗弟子的遺物……

於是,三名長老親自出手,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降低了警惕性的三人,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就直接被生擒活捉……

而此時,房間內的葉擎收拾完萬寶囊,將目光定在了儲物戒指在之上……

儲物戒指,葉擎的身上一共有五個,一個是來自老祖宗,另外四個則是從那神秘的死城之中獲取的。

其中有兩枚來自門外的守衛,葉擎還在他們那裡獲取了兩桿長槍,其中一桿,正是被葉擎昨天用來擊殺來犯之敵的。

而另外兩枚,則是來自與那大殿之中同歸於盡的兩人,同時,葉擎還愛他們的身上獲取了一柄小劍和一柄小刀,也被葉擎藏在儲物戒指之中。

這四個戒指,可都是來自於絕世高手之手,其中的好東西定然不少!

然而讓葉擎意外的是,自己拿起其中的一枚戒指,輸入法力之後,那戒指竟然沒有絲毫反應……

也就是說,憑他現在的發力,竟然沒辦法打開這戒指……

不甘心的葉擎試驗了另外一枚戒指,結果同樣打開,緊接著第三枚,第四枚……

四枚戒指,對於葉擎輸入的法力,根本沒有絲毫反應……

「看來,現在自己還打不開這幾枚戒指,只能等以後再說了,不過這些千寶囊,萬寶囊之中的收穫,也已經很不小了,而在那死城之中,自己可是還藏著數以萬計的法寶……」

剛出道,自己就成了財神爺啊……

「嗯,有人想要闖入陣法?」

心中正思量的葉擎,突然感覺到他布置的陣法波動,不由得眉頭一皺……

「是你?珍寶閣的人?呵呵,還要多謝你昨天的情報!」葉擎笑道。

來著不是別人,正是昨日那個給葉擎送情報的珍寶閣之人……

「是我,奉命過來通報你一個消息……」那女子聲音清冷道。

「什麼消息?」葉擎詫異道。

難道又是跟縛靈宗有關嗎?

「你那三個手下被縛靈宗的人抓走了……」

那女子道。

「什麼?你是說,白衣秀士和蒙氏兄弟三人?」葉擎聞言,不禁眉頭緊皺道。

「沒錯,就是他們三人,真是不明白,你為何要讓他們三個單獨行動,不過區區元丹實力,面對洞天強者,根本毫無反手之力,就被生擒帶走了……」那女子輕輕搖頭道。

「不是吧,他們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動手?」葉擎皺眉道。

「洞天境強者親自出手,根本沒造成多大影響,估計縛靈宗應該是和莽荒城主這裡達成了什麼協議……」那女子道。

「該死,是我大意了……」葉擎聞言,不禁苦笑著搖頭道。

是的,大意了…… 想著他們晚上行動,加上陣法瞞天過海,動靜小點,白天應該不敢行動,結果應該是昨天自己把他們打疼了,這些傢伙,已經開始不顧一切了……

「我們家小姐讓我把消息告知與你,此時,縛靈宗的太上長老並不在宗內,還有一名長老外出遊歷,只剩下三名正副宗主,和十名長老,若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可以來珍寶閣!」那女子說完,直接轉身離開……

他們家小姐?

對自己這麼好?

莫不是,看上我了?

葉擎輕輕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臉,隨後搖了搖頭,也不知道這珍寶閣有什麼算計,不過白衣秀士他們三個人是要救回來才行啊……

嗯,太上長老不在家?

這樣的話,那些傢伙,應該沒有誰能夠真正威脅到自己吧……

直接打上門去嗎?

貌似是個不錯的注意……

不過十幾個洞天境一起的話,自己還真不是對手,昨天擊殺那金鴻,都使用了一些身體行的禁術,本來還想養兩天,等待自己好轉,現在看來是不行了,還是使用信仰之力直接治癒了吧……

信仰之力……

lixiangguo

可就在這個時候,遠處傳來一聲爆響,即便是他們這裡也聽的清楚,萬木林見多識廣,一聽就是臉色一變,對柴良說道:「是炸藥的聲音,聽這動靜可不小!」

Previous article

屈進下意識吞了一口唾液,他雖是不曾親見,卻可以想象得到是怎樣的屠殺場景,現今船上最高修為不過鑄體境初期,其餘全是初元境的小嘍啰,怎麼對抗得了這個凶神?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