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為了防止城防軍前來攪局,趙虎決定晚上在行動。當天晚上,在大家都熟睡之後,趙虎領著五百黑衣衛悄悄地來到了孫尚香住的地方。

趙虎蹭的一下爬到院牆上,認真地觀察起院中的情況,看到院子中沒有守衛后,他大手一揮示意上來幾個人,三名黑衣衛在得到趙虎的命令后快速的來到牆上,然後跳入院中悄悄地將院門打開,黑衣衛迅速地進入院子中。

趙虎看到大家全都進來后,輕輕地來到孫尚香住的地方,他用手指悄悄地在窗戶上弄出一個小孔,然後拿出迷香,向裡面吹了一下。其他黑衣人也都悄悄地來到其他的房中按照趙虎的指示將迷香吹入屋中。

很快屋內的眾人便因為吸入迷香而昏了過去,趙虎這才帶著眾人將孫尚香和黃蓋搬動院子中,在將兩人搬出后,數百名黑衣衛進入屋中悄悄地將劫匪全部殺掉,隨即眾人帶著孫尚香和黃蓋消失在黑夜中。

當天晚上,趙虎就趁著夜sè帶領眾黑衣人離開了麥城,他們來到城外將孫尚香和黃蓋扔進早已準備好的馬車中,然後快速的上馬向著襄陽城奔去,等天亮的時候,他們已經回到了襄陽城。 就在荊州百姓群情激奮的時候,遠在益州的劉協也接到了劉備的決裂書,他看著面前言之鑿鑿的書信,以及黑衣統領的人頭,心中哀嘆一聲,想不到自己千算萬算還是失敗了。。

隨即他心中湧出無限的怨恨,他恨張龍為什麼要卷進這件事情中,可是他卻忘了當初他派人前去劫掠孫尚香的時候,就是為了激起劉備、孫權還有張龍三人之間的仇恨,只有他們三個打得你死我活,他才能乘機而入再現大漢的輝煌。

名門婚謀

就在劉協暗恨張龍的時候,馬超和鍾繇急匆匆地趕到劉協的書房,鍾繇焦急地問道:「皇上,我們的人真得劫了孫尚香嗎?」

「不錯,這件事確實是我派人做的。」劉協聽到鍾繇的問話,平靜的回答道。

鍾繇和馬超看到劉協承認,兩人都嘆息了一聲,然後鍾繇無奈地說道:「皇上,這一次你是真的做錯了,要知道劉備和孫權結盟,我們就能夠更好的對付張龍,您為什麼要這麼做啊?」

「為什麼這麼做?哈哈,荊州有十幾萬大軍我能夠安心的讓劉備和孫權結盟嗎?要是有一天劉備他們真的滅了張龍,那下一個滅亡的會不會是我們啊?」劉協大聲地吼道。

鍾繇和馬超看著有些瘋狂的劉協,相互看了對方一眼,然後悄悄地搖了搖頭。

劉協發泄了一陣,心情漸漸地穩定了下來,他對著馬超和鍾繇微微施了一禮后,說道:「兩位,剛才我的情緒有點激動,你們不要見怪。」

鍾繇和馬超連忙擺手表示自己不會介意。

劉協道過歉之後,馬上鄭重地說道:「兩位,現在劉備已經脫離了我們,你們說我們應該怎麼做?」

聽到劉協的問話,鍾繇沉思了片刻說道:「皇上不要擔憂,雖然劉備脫離我們的控制,但是我們還有十幾萬大軍,我們根本不用害怕劉備的威脅。」


「可是益州的漢族人口太少,我們想要發展,就必須要和荊州開戰,而我們現在的勝算太小。」馬超在一旁皺著眉頭說道。

劉協和鍾繇聽到馬超的話,頓時皺起了眉頭。馬超曾經和劉備一起攻打過張龍,他對劉備的士兵戰力最清楚,現在他說自己的勝算很小,這讓兩人心中十分沒有底。

韓先生,我想請你結個婚 ,謹慎的問道:「孟起,依你看我們需要多少士兵才能打敗劉備的十萬大軍啊?」

「老師,我們士兵的戰力和劉備相差不少,如果想要吃掉對方的十萬大軍的話,我們最少需要十五萬大軍。可是我們國內現在的青壯年數量太少,根本不夠我們再次組建兵團的。」馬超嚴肅地說道。

兩人聽到馬超的話,在那裡沉思了起來。等了一會,劉協突然抬起頭,緩緩說道:「兩位,益州南部有不少少數民族,我們是不是在那裡招一些兵馬?」

「皇上不可。」劉協剛剛說完,鍾繇和馬超就異口同聲的反對道。緊接著鍾繇說道:「皇上,南邊的那些少數民族根本不是真心歸順我們,一旦我們將他們武裝起來,那益州將會大亂,到時候不用劉備等人來攻打我們,我們的士兵就會消耗殆盡。」

「不會啊,自從我們來到這裡,他們根本沒有反叛的跡象。」劉協不信的說道。

於是鍾繇和馬超苦苦的勸說,可是劉協根本不相信,最後劉協直接強制xìng的命令馬超在南邊徵召五萬士兵。

無奈之下,馬超只能哀嘆一聲,按照劉協的命令在少數民族中徵召了五萬大軍。很快五萬少數民族便在一個月的軍事化訓練中成長了起來,可是就在訓練結束的第二天後,五萬大軍攜帶武器衝出了軍營,消失在茫茫的田野中,隨後就傳出建寧幾郡dúlì的消息。

得知消息的劉協後悔莫及,他馬上命令馬超帶著大軍前往南方鎮壓叛亂。建寧等地太守率領五萬少數民族的大軍奮起反抗,雙方展開了慘烈的大戰。

就在馬超南征的時候,在南郡和趙雲對峙的臧霸得到了消息,他馬上派遣通信兵將這一消息送到劉備的手中。

劉備得到信息后,馬上興奮地召集眾大臣商議進攻益州的事情。

待劉備將益州的情況說完后,陳宮馬上站起來激動地說道:「主公,這可是一個好機會啊,只要我們能夠進駐益州,那諸葛軍師為我們出的對策就能夠實現了。」

「是啊,我們現在必須馬上出兵。」眾將領亦站起來紛紛說道。

劉備聽到眾將領的話,並沒有馬上做決定,而是將目光看向了諸葛亮和徐庶。兩人看到劉備看向自己,相視一眼后,全都大笑起來,之後諸葛亮微笑著說道:「主公,我們的機會來了。」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出兵,那我們後天就攻打益州,明天大家將需要準備的東西準備好。」劉備一掃幾天前的yīn霾,興奮地說道。

就在大家都興奮地時候,陳到站起來有點擔憂的說道:「主公,如果我們率領大軍攻入益州,那我們荊州的守軍就會減少很多,我怕張龍會趁機來攻打我們。」

劉備聽到陳到的話,心中也是一緊,他剛才只顧著高興攻打益州了,把張龍的事情給忘了。於是他再次將目光投向了諸葛亮、徐庶和陳宮三位軍師,希望他們能夠解決這個問題。

三人看到劉備將目光看向自己,全都沉思了起來,過了好一會,諸葛亮才站起來說道:「主公,你就放心的去,我保證在南郡堅守兩個月。只是不知道兩個月之內你們能不能將益州攻下?」


沉思中的徐庶聽到諸葛亮竟然能夠憑藉八萬人堅守兩個月,他心中十分震驚,雖然他知道諸葛亮有經天緯地之才,可是他的八萬大軍有五萬是剛剛才徵召的,戰力完全不能跟老兵相比。

而張龍那邊確實實實在在的六萬老兵,而且他們的軍師也並不比諸葛亮差多少。

徐庶有些擔心的問道:「孔明,你真的能夠堅守兩個月?」

「嗯,雖然龐統十分厲害,但是我有信心堅守兩個月。」諸葛亮兩眼放光的說道。

「好,既然你能堅守兩個月,我保證我們在兩個月內攻下益州,到時候我們會很快回援的。」徐庶看著自信的諸葛亮保證道,說完兩人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兩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天天剛蒙蒙亮,南郡軍營便傳來一陣緊急集合的號聲,隨即數萬大軍快速的來到點將台下。

劉備走到台上看著jīng神奕奕的七萬大軍,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大聲的喊道:「兄弟們,前段時間劉協派人劫掠我未過門的妻子,大家都知道這件事?」

「知道!」數萬人異口同聲的喊道。

「那你們說我要不要報仇雪恨?」劉備突然滿臉猙獰的怒吼道。

「報仇、報仇、報仇!」士兵們一連高喊三聲,要知道這個時代是一個君臣一體的時代,一個集團中不管誰受到侮辱,那都代表著這個集團受到了侮辱。這一次劉備的事情讓荊州的所有士兵都感覺到了恥辱,他們早就想用敵人的鮮血來洗刷恥辱。

「很好,大軍出發,我要向劉協討一個說法。」

在劉備說完后,七萬大軍在張飛和陳到的帶領下整齊有序的向著益州的方向進發。

劉備走下點將台來到諸葛亮的身邊,鄭重地說道:「孔明,家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放心主公,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諸葛亮嚴肅地說道。

劉備聽到諸葛亮的保證,點了點頭,然後和徐庶轉身向著大軍追去,很快他們的身影便消失在了諸葛亮等人的視線中。

待劉備走後,陳宮來到諸葛亮的身邊好奇地問道:「孔明啊,你到底想要用什麼辦法來對付張龍的進攻啊?」

「公台莫急,等他們來進攻的時候,你自然就知道了。」說完便搖著羽扇返回了自己的大帳。

陳宮看著還有心情賣關子的諸葛亮,心中的擔心徹底的放下了,既然諸葛亮這麼有信心,那肯定能夠抵擋住敵人的進攻,想到這裡陳宮也微笑著返回了自己的大帳。

就在劉備剛剛離開南郡的時候,在襄陽的趙雲就得到了消息,他馬上讓士兵將徐晃找來。很快徐晃就從軍營中來到了城主府,徐晃看著坐在那裡沉思的趙雲,急切地問道:「子龍,什麼事情這麼急啊?」

「公明,我剛接到消息,劉備率領七萬大軍正在向著益州進發,你看我們是不是趁機攻打南郡啊?」趙雲聽到徐晃的問話,回過神了緩緩地說道。

「什麼,你說劉備率領大軍前去攻打益州?」徐晃瞪著雙眼不敢置信的問道。

在得到趙雲肯定的答覆后,徐晃沉思了一會說道:「子龍,這件事情我感覺不太對勁。難道劉備不知道我們時刻準備著進攻南郡?」

「不會,我們僵持時間他能不知道我們的存在!」趙雲馬上否定道。

「既然這樣,那肯定是諸葛亮又有什麼詭計,我們還是趕緊將這個情況告訴主公,讓主公來拿主意。」徐晃提議道。

「好,諸葛亮這個人確實厲害,我們兩人根本不是對手。」趙雲聽到徐晃的話,嘆了口氣不甘的說道。

說完之後趙雲馬上取出紙筆將南郡的情況寫在紙上,然後將它綁在信鴿上放了出去。 張龍其實早就知道了益州發生動亂的事情,他也猜到劉備會趁機攻打益州,他也很想馬上出兵攻打南郡,可是他現在根本沒有多少士兵可以參加戰鬥,整個許昌城的守軍僅僅有三萬人,當然還有不少新兵在訓練。。

張龍接到趙雲的飛鴿傳書後,馬上召集眾位大臣商議這次的事情。

龐統看過書信之後,沉思了一會,說道:「皇上,諸葛亮既然敢讓劉備去攻打益州,說明他有辦法對付我們,可是在我們的猛烈轟擊下,我真的想不出他會用什麼辦法對付我們!」

「是啊,諸葛亮雖然厲害,但是他畢竟不是神,他不可能抵擋得了我們的手雷彈等武器。」眾將領也都大聲地嚷嚷起來。

「咳咳」就在眾人大聲討論的時候,一陣乾咳聲從戲志才的口中傳出,聲音雖然不大,但是大家卻全都聽到了,於是大家都停止討論將目光投向戲志才。

戲志才看到大家看向自己,無奈的說道:「諸位,根據情報南郡現在有八萬大軍,而我們襄陽的士兵僅僅有六萬多,我們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攻下南郡,而劉備一旦回援,那我們就完了。」

等戲志才說完,眾將領全都倒吸一口冷氣,他們剛才只顧著劉備的事情了,完全沒有理會自己這邊的情況。

「那我們怎麼辦,難道眼睜睜的看著敵人將益州攻下嗎?」關羽聽到戲志才的話,不滿的說道。


戲志才也沒有在意關羽的不滿,他微微一笑說道:「我們現在要做的不是直接攻打南郡,而是派人密切注意益州的情況,如果劉備能夠在短時間內攻下益州,那我們根本就沒有必要現在攻打荊州,如果對方在益州受到狙擊,那我們的機會就來了。」

戲志才剛說完,郭嘉、龐統、賈詡、沮授等謀臣全都點點頭表示同意戲志才的說法,而那些武將在沉思后也都表示同意。

張龍看到大家都同意戲志才的意見,於是他說道:「既然大家都同意志才的意見,那我們就暫時不攻打南郡,但是襄陽的士兵必須要做好時刻戰鬥的準備,另外今天散會後郭嘉和龐統你們兩人率領一萬大軍趕到襄陽,看看諸葛亮搞什麼鬼。」

「是主公。」說完眾大臣慢慢地退出了會議室。

就在張龍召開會議的時候,劉備、張飛、陳到、徐庶領著七萬大軍來到了白帝城外。

守城的士兵看到劉備率領大軍前來,立刻前去通知法正、雷銅和王平,三人在得到消息后,馬上就來到了城牆上。

王平看著城外整整齊齊的劉備大軍,心中暗吸一口冷氣,他想不到劉備的大軍竟然如此jīng良,於是他對著法正說道:「軍師,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法正現在也是十分煩惱,自己這邊的士兵不管是數量還是訓練度都比不上劉備,這場戰鬥可以說是相當的艱難。他聽到王平的問話,皺了皺眉頭說道:「唉,我也沒有什麼好辦法,現在天sè已晚我想他們不會攻城了,等我晚上好好想想再做決定。」

法正話音剛落,就見城外的大軍有序的向著後邊撤退,很快他們就消失在了法正等人的視線中。

就在敵人撤離后,法正聽到城牆上無數的士兵重重的鬆了一口氣,他微微搖了一下頭,劉備大軍的這次下馬威可是相當厲害,讓守城的士兵緊張地不行。

法正轉過身將士兵召集到一起說道:「兄弟們,劉備大軍雖然十分jīng良,但是我們有城牆可以依靠,而且我們身後還有無數的益州百姓,所以大家根本不用緊張,因為這場戰爭勝利的一定會是我們。」

眾士兵聽到法正平靜的聲音,心中的緊張漸漸消去,一名士兵紅著眼睛喊道:「必勝、必勝、必勝。」

隨後士兵們全都大聲喊道:「必勝!」聲音響徹天空,就連十裡外的劉備大軍都能感受到他們必勝的決心。

法正看到士兵氣勢大振,心中一陣高興,於是他激動地喊道:「很好,這次大戰勝利之後,我一定稟明聖上,讓聖上好好的犒賞你們。」

眾士兵聽到法正要給自己請功,全都歡呼起來。歡呼完后,他們再次認真地守護起城牆來,而法正和雷銅、王平則返回了城主府。

返回城主府後,雷銅臉sè凝重的說道:「軍師,這次竟然是劉備親自領軍前來,而且還有張飛和陳到這樣的猛將,我看我們很難抵擋啊!」


「是啊,劉備身邊的那個文人我也聽說過,他就是劉備的軍師徐庶徐元直,好像和諸葛亮是好朋友。」王平在雷銅說完后,也沉聲說道。

「這些我都知道,不過我們這裡有五萬大軍怎麼也得抵擋他們一兩個月,等馬超將軍勝利歸來后,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法正平靜的說道。

兩人聽到法正的話,心中的yīn霾漸漸較少,但是兩人對他們自己依然沒有太大的信心。法正也沒有再理會兩人,而是一個人坐在那裡沉思了起來。

想了一會,法正對著兩人說道:「兩位將軍,你們現在馬上帶人將東面城牆的一角弄成年久失修的樣子,記住要做的像一點。」

雷銅和王平雖然不明白法正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他們看著法正一臉自信的樣子,馬上就帶著不少人去弄去了。一個多小時后兩人灰頭土臉的回來報告任務完成。

法正看著滿臉泥土的兩人,微微一笑,然後就讓兩人回屋休息了,而他則快速的來到城牆邊上查看任務完成的情況。法正看著破爛的城牆,喃喃自語道:「希望明天你們能夠看到。」

第二天,劉備吃過早飯便帶著七萬大軍浩浩蕩蕩的來到了白帝城下,此時的城牆上法正三人已經早早的等待著劉備的到來。

劉備大手一揮示意大軍停下之後,陳到就策馬而出來到城下喊道:「城上的人聽著,劉協強搶我主愛妻,這一次我們來就是為了向劉協報仇,如果你們能夠出城投降,我主絕對不會為難你們。」

「陳將軍,你就不要白費口舌了。既然我們堅守在這裡,那我們就不會投降。更何況你說是皇上派人劫掠了劉備的愛妻,證據在哪裡呢?」法正站出來厲聲的喊道。

陳到沒想到對方竟然如此不識好歹,但是他沒有生氣,只聽他繼續平靜的喊道:「你們的大軍都去平叛了,就你們這些人能夠抵擋得住我們嗎,所以我勸你們還是不要頑抗了。」

法正對著身後的益州士兵喊道:「兄弟們,既然陳將軍不死心,那你們告訴他,你們願不願意投降啊?」

「不願意、不願意、不願意!」一連三聲不願意響徹天空。

劉備看到對方不願投降,馬上一揮手示意陳到回來。陳到回到陣營后,劉備繞著城牆轉了起來,他轉了三圈之後,然後緩緩地回到了陣營中。

劉備一回到大軍前面就開始命令士兵攻擊城門,可是在守城大軍的猛烈還擊下,劉備的大軍遲遲不能攻破城門。

大戰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攻城的士兵被打退了兩次。就在士兵們想要進行第三次攻擊的時候,劉備命令士兵敲響撤退的鼓聲,聽到鼓聲的攻城士兵如cháo水一樣迅速的退了回來,然後劉備便帶著士兵緩緩地向後退去。

就在劉備大軍撤退後,白帝城上響起一陣震耳yù聾的歡呼聲,所有守城士兵都在那裡慶祝自己的勝利,可是誰都沒有看到法正眼中一道jīng光。



lixiangguo

“一把小孩子玩的破弓箭就能嚇住我們?”乘風長老冷曬道!

Previous article

究竟又出現的這女人是誰呢?是敵是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