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炸陣之人居然是戰無命,這讓岳凌山和鐵筆翁心都揪了起來,這個從不讓人省心的戰無命居然在斷絕了黑山老祖及莫家之人的退路同時也絕了自己的退路,從此役獸宗的人也沒辦法對其有任何支援,唯一慶幸的是還有祝千秋和祝萬年兩位老怪先一步追去,有這兩位聖者的保護,應該還有一線生機。

岳凌山的眼裡閃過一絲凌厲的殺機。

「嗷……嗷……」此時,遙遠的十萬大山深處,突然傳來一陣古老蒼涼的吼聲,彷彿萬古洪荒之中的王者陡然蘇醒。

此聲音遙遙傳來,那原本混亂的群獸突然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彷彿有種源於生命深處的威壓,讓其靜立於原地不敢稍動。

「獸神蘇醒了!」天禪子眼裡閃過一絲喜色。

岳凌山點了點頭,今日役獸宗之亂事發太過突然,役獸宗的獸神一直在沉睡之中,此時應該是感應到十萬大山的混亂,這才徒然蘇醒。可惜若是早一步,那麼這莫家之人沒有一人可以逃過,也不會造成今日這麼慘重的損失,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便是這黑山老祖。

對於敵人,岳凌山甚至不會十分痛恨,畢竟立場不同,但是對於內奸,他卻無比憎恨,今日這一切必然是這黑山老祖一手安排,若無黑山老祖的接應,莫家之人怎麼可能可以在獸神峰附近的山坡上悄無聲音地安上傳送陣法,若無黑山老祖的掩護,這些賓客之中怎麼可能會藏有這麼多莫家的殺手,甚至連刀聖越無涯都藏匿於人群之中。

所以,岳凌山認為,黑山老祖必須死!所幸戰無命直接毀掉了那傳送大陣,如果等到黑山老祖進入傳送陣,必然也會破壞掉傳送陣,以防役獸宗的追擊,但是黑山老祖算錯了戰無命的狠辣。這個代價就是他被留下來成為役獸宗發泄怒火的對象。

當然,被生擒的還有幻雪雙嬌,鐵筆翁終於還是聽信了戰無命的話,生擒二女。對於戰無命,竟然有種莫名的信服,今天戰無命的一切表現,都顯示出了此人將來的成就都是不可限量,若是今日不死,必會成為役獸宗的瑰寶。

戰無命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岳凌山和鐵筆翁的叫喊聲隱約傳來,伴隨著傳送陣的爆炸,他感覺得到身後一股混亂的亂流生成,不過這並沒有影響他的傳送。

「嘭……」戰無命感覺到身體猛地一震,頓時跌了個狗吃屎狀,不過他還是很快便回過神來,此時感覺虛空之中一股混亂的亂流擾動了這片天地的靈氣。

這是一片荒嶺,而在戰無命的腳下卻是一個巨大的陣盤,顯然是傳送陣的定位子陣。一時之間戰無命也不知道究竟在何方位,不過他看到了祝千秋和祝萬年。

祝千秋和祝萬年此時正在不遠處的一座山頭之上,與之對峙的正是刀聖越無涯,而在刀聖的身後、是靜立的算般翁和野樵翁。不過祝芊芊和柳婉如此時卻已被放置在一個巨大的祭壇之上。

不錯,那座山頭幾乎是整個被削平,唯一制高點是一座高大的祭壇,祭壇之上刻滿了一種詭異的血色符文,彷彿如活物一般遊走其上,戰無命甚至遠遠地感應到了一股撲面而來的煞氣。有而在祭壇之上除了祝芊芊和柳婉如之外,還有兩人,一載著鬼王面具的年輕人,和一面戴黑紗身材修長的女人,身體曲線有如天成,戰無命僅僅遠遠看了一眼,便覺得有種勾魂攝魄的魔力。

「想不到你真有膽量趕來。」算般翁看見那精赤著上身,僅穿一條蛟皮短褲的戰無命,微微錯愕,笑了笑道。

「你們這兩隻莫家的狗,有什麼資格和我談膽量。」戰無命好整以暇地找出一套衣服優雅地套在身上,而後向那祭壇上黑紗女子吹了個口哨,高聲道:「那祭壇上的小妞,可以把你臉上那遮羞布摘下來讓哥哥看一下嗎?覺得你身材不錯,估計長得也還行,哥看了有點心癢……」

戰無命的話讓眾人頓時錯愕無語,這小子第一想到的居然不是弄清楚眼前的形勢,而是開始調戲女人,而且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調戲的女人的身份……

「咯咯……」祭壇上的女人突然發出銀鈴般的笑聲,這一笑只笑得花枝亂顫波濤洶湧。

遠處的戰無命舔了舔舌頭,遙遙地向那女人伸出大拇指贊道:「你的胸抖動得好有型,姑娘可以告訴我你的芳名,可有婆家沒?」

「小弟弟,你想知道我的姓名,那可還得先問問我的男人。」那女人向身邊的鬼王面具年輕人指了指「咯咯」笑道。

「啊,有男人了,不過不要緊,我不介意。」戰無命無恥地笑了笑,緊趕幾步便到了祝千秋和祝萬年的身邊。對著那祭壇上的鬼面年輕人呼道:「喂,那…?不……沒臉見人的小子,你聽到哥剛才說的沒,我很欣賞你的老婆,今天哥要告訴你一件事,搶人老婆者,自己老婆人恆搶之。所以呢,今天哥哥準備用你的老婆做利息,反正哥今天還沒來得及洞房就被你們這些狗雜碎給擾黃了,所以準備晚上把你老婆一起帶進洞房。你沒什麼意見吧!」

戰無命的話頓時讓連刀聖越無涯的臉色都變了,那算盤翁和野樵翁也臉色鐵青,瞪著戰無命的目光里儘是駭人的殺機。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祝老,那見不得人的傢伙什麼來頭,怎麼這三隻走狗一臉要吃人的樣子,那是他老子和他們的老娘嗎?」戰無命扭頭向祝千秋問了聲,指了指刀聖越無涯。

「小子,我必會挖掉你的舌頭。」刀聖越無涯眸子里充滿了殺機。

「那小子就是命魔宗的魔王公孫治。」祝千秋低低地道。

「公孫治?呵,原來你就是魔王公孫治啊,不過我覺得你應該叫莫治才對。在你的身上我感應到了芊芊的命魂。想來,你就是莫長春不惜代價布置那樣一個噬魂靈陣的傢伙吧,沒想到上次斬斷你的命魂也沒有廢掉你!」戰無命突然臉色一凝,不屑地高聲道。

「果然是你!看來在鯤鵬海域之中玄王和靈王等人的死也全是出自你之手了!」那鬼面年輕人冷冷地道。

「完全正確,如果識相的話,那麼就把我的老婆放了,或許哥我心情好還可以饒你一命,當然,你的老婆我就笑納了。很期待她面紗之後究竟長什麼樣。」戰無命搖搖中指無比囂張地道。

「好個極品奇葩戰無命,果然囂張,你就不怕我直接殺了你的兩位千嬌百媚的夫人嗎?」公孫治冷冷一笑反問道。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你身下的那祭壇乃是千魂祭命之壇,顯然,你與你身邊的這位的美女命有所缺,還需要以芊芊和婉如的命將你們的命補全,可是這祭壇卻至少需要一千位至少戰王以上的高手之血血祭才能開啟。所以,現在,你根本捨不得殺她們,甚至你必須保證她二人的生命旺盛。」戰無命洒然一笑。

算盤子和越無涯的臉色也變了,看向戰無命的眼神里充滿了一絲驚訝和疑惑,他們沒想到戰無命的眼力居然如此之強,竟然認出眼前這個祭壇的來歷,此子果然不簡單。

「不過你們註定要失望的,因為哥在過這傳送陣的時候,已經把那頭的傳送陣盤給炸了,你們所謂的黑山老祖啊,幻雪雙嬌啊,還有一些可憐為莫家賣的死士們,再也回不來了,當然,你們也別指望役獸宗會有什麼高手過來成為你們的祭品,唯一有可能就是此時你們快速去準備一千個祭品而後回來開祭……」戰無命笑了,搓搓手一臉的傲然道。

戰無命的話頓時讓整座山頭的氣氛變得無比詭異,戰無命甚至已經感應到公孫治那突然暴發出來的濃烈殺機。他不由得笑了,笑得無比陰沉得意。

「很好,看來我們全都低估你了。」公孫治的語氣彷彿擾動一桶寒冰,生硬而寒意凜然。

祝千秋和祝萬年不由得眼裡閃過一絲驚訝,戰無命居然選擇了斷掉自己的後路,而且似乎對今日之局早已瞭然於胸。戰無命不擔心,他們更不必擔心,因為他們從未見過戰無命有算計遺漏過,這個年輕人有著遠超他這個年紀的心計和智慧。此時,他甚至覺得戰無命成為他們的主人,並不是一件壞事。

「你一個人對付這長得像頭狗熊一樣的越無涯,可以拖住他多久?」戰無命突然向祝千秋問道。

祝千秋一怔,頓時似乎明白戰無命的意思,不由得道:「半個時間辰之內可以讓他不可能分身去做別的事情。」

「好,有一個時辰足夠了。」戰無命一笑又向祝萬年道:「對付這兩個敗類戰帝,你只有一刻鐘的時間,我要你直接廢了他們倆,而不是殺了他。你可能做得到?」

「如果只是對付他們兩,我根本不需要一刻鐘!」祝萬年自信地回應了一聲。

「那還等什麼? 惹愛成癮:總裁大叔不可以 那兩個沒臉見人的傢伙就交給我吧!」戰無命一拍手大聲道。

刀聖越無涯的臉色頓變,他也感覺到了棘手,他一個人如果說面對祝千秋和祝萬年兩個,可以保持短時間內不敗,可是想要完勝他們之中的任何一人,那麼也不是短時間的內的事情,而且這還是在祝千秋和祝萬年兩人傷勢未能痊癒的情況下。如果祝千秋刻意死纏住他,那還真的可能讓他在半個時辰之內無瑕分身照顧其他的任何人。

算盤翁和野樵翁的臉色更是慘白,讓他們兩人面對一位中階戰聖,那隻怕真的是有死無生。「殺!」戰無命不再廢話,率先便向祭壇上衝去,破炎十王的力量他都接觸過,魔王公孫治或許隱藏極深,但是他卻無懼。

「嗷……嗚……」戰無命的身形才動,便放出了玄冥戰虎和和碧眼金睛獸,一人兩獸帶起滔天的凶威直撲上祭壇。

「錚……」刀聖越無涯出刀,化成一道虹光直斬向戰無命。

顯然想要打亂戰無命的節奏,不過祝千秋在戰無命發動的時候便已全力攻出一劍。

祝千秋的一劍,沒有防禦,只有攻擊,一劍出,天地分,彷彿直接自蒼穹之巔裂開一道巨大的裂隙。

祝千秋出劍,刀聖越無涯只感覺那一劍似已鎖定了他的命魂,無論他如何閃避都不可能迴避這一擊,他必須回刀迎擊。

「叮……」祝千秋的劍與越無涯的刀相交,劍罡刀芒四散激射,整片山嶺剎那之間彷彿被犁了一遍,林木盡毀,山崩石裂。

「哇,這是要拆山啊!」戰無命低呼一聲,但是卻沒絲停頓。

「哼,不自量力!」公孫治眼裡閃過一絲不屑,一個小小的戰王居然如此狂妄地想挑戰他,就算是加上兩隻擁有戰皇修為的靈獸那又如何。他不由得一聲長嘯,頓時氣勢瘋狂暴漲,一股詭異的天地能量頓時自祭壇之上升起,與公孫治的氣息相合,剎那之間,天地色變,暗雲聚結。

「好重的煞氣!看來這祭壇你們真是下了血本!」戰無命頓時微驚,他感覺天頂之上的暗雲如血,赤紅一片,無邊的壓力幾乎讓這片山巔之上的每個人都快要窒息。

「這就是你的底牌嗎?」戰無命長嘯一聲,猛然躍起,雙臂一張,天地之間頓時狂風大作,天幕之上都時開啟了無數的旋渦,那片血雲居然在剎那之間被撕成無數的碎片。而後化成數道血紅的水龍咆哮著沖向祭壇。

公孫治的臉色頓變,天地之間的氣勢似乎一下子被戰無命抽離,而突然這般逆轉他甚至都沒有弄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是感覺到戰無命身上似乎擁有無可比擬的元素之力,僅僅在一瞬間居然調集了天地之間的風水之力改變天像……

「天地之風,為我之翼,穹蒼之水,以我之命……」戰無命口中喃喃低語,眸子之中一青一藍泛起兩道奇光,直刺入那祭壇之上詭異的符文之中。

「嗡……」那祭壇頓時泛起一幕血光,彷彿有無數的冤魂在上面瘋狂躁動,天地之間的煞氣變得更加濃郁。

「天地之火、為我煉魂,九域之金、化我之矛……」戰無命的唱喏之聲突然變得高亢,猛然之間身形彷彿化為一道無堅不摧的精矛,重重地射入那血光之中。

「吱吱……吱吱……」無數的凄厲的慘嚎之聲,在這片天地之間回蕩起來,戰無命彷彿就像是倒入冰水的岩漿,那血光頓時化成紅霧四散而開。

「轟……」戰無命的身形無可阻擋地,重重地落在祭壇之上,一根粗長的鐵柱狠狠地刺入祭壇之中,那詭異的祭壇之上居然出現了一道道猙獰的裂紋。

「看來莫家的千魂祭法真的是失傳太嚴重了,這祭壇也真不經敲,居然這樣就裂了!」戰無命望著那以自己手中天辰棍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擴張開來的巨大裂紋,對著公孫治淡然一笑。

公孫治和那女人竟然獃獃地望著戰無命,有些失神了。

剛才的一切太過詭異,戰無命居然剎那之間,調動了天地之間的水火風金四種元素之力,更以這股純正而厚實的元素之力直接破除了他千魂祭壇的陣紋。這是從未有過的事情,而自戰無命的口中,顯然此人對莫家的千魂祭十分熟悉,甚至能夠看得出他這祭壇之中的破綻,這才一擊而破。

「我們全都低估你了!」公孫治深吸了口氣,目光之中泛起一絲奇光,盯著戰無命,長吁一口氣道:「想不到你的命數比任何人都要奇特,如果我能夠吸收你的魂元,必然能使我的命數達至大圓滿,這樣,我必然可以生下最完美的後代,以此祭通遠祖之靈溝通上界了……」

公孫治看向戰無命的眼神就像是一個飢餓了數日的乞丐看到了滿桌豐盛的大餐一般。

戰無命無懼,但是公孫治的那種眼神卻讓他背上冷汗直冒,如果換作是公孫治身邊的美女,他倒是十分樂意,可是他對男人實在是沒什麼興趣,更何況還戴著一個狗屁鬼臉面具。 惹上總裁:高冷嬌妻不好追 不過自公孫治的話語之中讓他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為何公孫治如此瘋狂地吸收眾多的命魂。

「想不到莫家居然有如此喪心病狂之人,吸收了這麼多的元魂,卻只是為了生下一個完美的嬰兒拿去獻祭給什麼狗屁遠祖之靈。」戰無命無語地搖搖頭,而後扭頭對公孫治身邊的女人道:「美女,這男人已經瘋狂了,跟他沒什麼前途,爬牆吧!哥願意收你做個暖床丫頭。」

「牙尖嘴利,別以為你破開了這片祭壇便能如何?讓你真正見識一下我公孫治的力量。」魔王公孫治大怒,他沒想到戰無命居然會如此無恥地挑逗和羞辱自己的女人,這讓他真的怒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輞 「轟……」公孫治身體之中彷彿有一種能量突然衝破了禁止,而後其修為彷彿坐著火箭一般躥升。

戰無命巋然不動,冷冷地看了公孫治一眼,卻徑直向祝芊芊和柳婉如走去。至於那個戴著面紗的女人,他看都不曾看一眼。

「轟……」玄冥戰虎的身子撲向公孫治,但卻被公孫治一拳轟飛。

「轟……」碧眼金睛獸巨掌卻被那黑紗女人引向了一旁,重重地擊在祭壇之上,頓時那已破除秘紋的千魂祭壇再現一個巨大的坑。

「一隻小爬蟲想攔我!」公孫治看也不看玄冥戰虎一眼,猛然攻向戰無命。

「巔峰戰帝!」戰無命眼裡閃過一絲訝然之色,公孫治的修為居然已經到了巔峰戰帝,再進一步便將是這片大陸之上最年輕的聖者,難怪能夠成為莫家的核心之人。不過旋又眼裡閃過一絲屑……

「轟……」戰無命想也未想,一拳揮出。毫無花俏,卻有粉碎一切阻礙的霸氣。

公孫治這次真的驚了,他沒有感覺到戰無命這一拳中蘊涵任何元素的氣機,但是卻發現這一拳之中似乎包含了一種無法道明的天地至理。

天地初生便為一,一分天地化為兩儀,兩儀謂陰陽,陰陽生三才……三生萬物……至簡歸真。戰無命這一拳,讓天地一切歸於簡單,以力破巧,無法勝有法。

「轟……」公孫治發現無論自己如何閃避,如何改變招式,最後依然無法迴避與戰無命這一拳相碰。

戰無命的腳步並未曾稍有停頓,一拳過去,所謂的境界,所謂的帝與王之間的區隔只是一個笑話。

公孫治感覺手骨欲裂,他覺得被戰無命無視了,可是他卻駭然發現自己所謂的驕傲就像是狗屁!

「所謂的境界和階位,那不過只是麻雀蛋和雞蛋的比較,他的本質依然只是一枚脆弱的蛋,真正改變本質的東西不是看你是聖者還是王者,只看你是鐵蛋還是雞蛋,可惜,你這雞蛋遇上了我這鐵蛋,註定悲劇!」戰無命輕蔑地望著公孫治,笑了。

「再接我一拳!」戰無命話音才落,又一拳擊出,而玄冥戰虎和碧眼金眼獸則自然地圍住那黑紗女人,倒不擔心此女有機會對祝芊芊和柳婉如下毒手。

此時祝芊芊和柳婉如似乎陷入了昏迷,根本就無法感知外界所發生的一切,二女似乎被困在祭壇的一個小小的結界之中。

公孫治的眼裡閃過一絲忌憚之色,戰無命的拳,依然如剛才那一般。但是公孫治卻感到彷彿在自己面前的那片虛空之中彷彿有一層層的空間被戰無命這一拳轟碎,而戰無命的拳突破層層空間悠悠然地沖向他的身體。

恍惚之間,這一拳彷彿是一顆天外隕落的星辰,帶著毀天滅地及衝破一切障礙的氣勢,讓人完全生不出抗拒的勇氣。

歸至簡至真,一拳出、天地裂……無命的拳!要命……

「轟!」公孫治選擇了退,他竟然沒有勇氣去硬接戰無命這一拳,而是掏出一根牙狀的怪刃刺向戰無命的拳,但是讓他驚訝的卻是,他手中的怪牙居然在戰無命這一拳之下化為碎片,而戰無命的拳面甚至連傷都不曾有。

怪牙刃碎裂,甚至都沒有真正地阻擋住戰無命這一拳,因為戰無命的拳隨身而進,依然不曾改變地撞向公孫治,只不過所展現的力道已不如剛才。

「轟……」公孫治的身形被震飛,他的手臂之上出現了一個漆黑的骨盾。終於是阻止了戰無命這要命一擊,但是他的手臂禁不住被震的顫抖起來,剛才這一擊,戰無命真的擊潰了他的自信和驕傲。正如戰無命所說的,無論是雞蛋還是麻雀蛋,其本質是無法與鐵蛋比較硬度的,無論你多大都沒有用。

「你究竟是什麼人?」公孫治無比驚駭地望著戰無命,終於開口問道。他知道戰無命剛才說毀掉了那邊的傳送陣法絕對不假,這半天都過去了,卻依然沒有見到任何人通過傳送陣傳送過來,他估計那黑山老祖此時已是凶多吉少了。

為了這次的計劃,公孫治確實是付出了很多,雖然命魔宗之中的高手眾多,可也經不起這戰聖死亡所帶來的損失,他沒想到因為這個戰無命他們居然死亡五名戰聖,這讓戰無命頓時成了命魔宗最可怕的敵人之一。事實上這也是他們為何會付出這麼大的代價也想殺死戰無命的原因,可惜這個傢伙從來都不是這麼容易對付的。

「所有莫家人的噩夢!」戰無命冷然一笑,他確實是要成為這片大陸之上所有莫家之人的最痛恨的傢伙!沒有之一。

「啊……」此時,祭壇之下傳來一聲慘叫,卻是野樵翁發出來的聲音,顯然祝萬年下手十分狠辣。一個中階戰聖對付兩個戰帝那確實是手到擒來。幾乎不怎麼費力地便重創了野樵翁,而此時僅剩一個小小的戰帝,若沒有什麼意外,在下一回合便是他戰鬥的尾聲。而在此之後,必須要他與祝千秋一起擊殺刀聖越無涯了。

戰無命的攻擊力出乎祝千秋和祝萬年的意料之外,一人二獸在祭壇之上,居然沒有人能阻擋片刻。甚至那擁有戰帝巔峰的公孫治也沒能阻擋片刻。

戰無命猛然擊在封印祝芊芊和柳婉如的結界之上,一股柔和的力量直接鑽入了結界之中。而後整個結界猛然一震。

「轟……」那結界的元素之力頃刻混亂,消散於無形。

「嗖!」二女竟然一下子被戰無命收入了空間法寶之中,此時,戰無命才長長地鬆了口氣,他感覺到祝芊芊和柳婉如的生命氣息十分穩定,只不過是昏迷過去了而已,這件事情終於是要告一段落了。

「想不到,你居然還擁有空間法寶。」公孫治驚訝地望著戰無命輕鬆地將柳婉如和祝芊芊收走,頓時明白戰無命身上必然會有空間法寶之類的東西,要不然大活人又怎麼可能被收入乾坤戒啊。

「你想不到的事情還有很多,這只是其中之一而已,而此刻,想必你應該會讓你最終的底牌揭曉了吧。」戰無命冷冷地打量著公孫治,深吸了口氣道。戰無命知道,公孫治絕對不會就這麼簡單的布置,因為這這座祭壇就需要上千名敵人的鮮血,那麼公孫治必然準備了可以滅殺數千名高手的布置。這絕對不是一座小小的祭壇所能做得到,那麼公孫治必然還有更深層次的底牌。

「既然你真的要找死,那麼,就讓你看看我為你們準備的底牌吧。」公孫治長長地吸了口氣道。

「想不到天下居然還有如此了解我莫家的人。小夥子,只要你願意成為我莫家的人,老夫可以送你一場造化。」一個虛無縹緲的聲音突然自虛空之中傳來。整片天地的靈氣剎那間變得黏稠起來,彷彿天地在剎那間被禁錮,即便是祝千秋和祝萬年及刀聖越無涯的攻擊也頓時停了下來,因為他們也感受到了一股讓他靈魂都為之震撼的威壓。

「戰神強者!」祝千秋和祝萬年的臉色突然變得蒼白,這才是公孫治最強大的底牌,一位戰神級的超級高手的存在,若役獸宗的高手們真的貿然闖入此地,只怕絕對會損失慘重,畢竟戰神擁有這世界之中最強悍戰鬥力。就算是有聖者過來,也只會是為這千魂祭壇多添幾縷殘魂罷了。

「看來莫家這次真的是花了血本,居然連戰神都用上了!」戰無命長長地吁了口氣,眸子里閃過一絲戲謔之色冷冷地道。

青面老者的出現毫無徵兆,便像是從來就不曾在那個位置挪動過,或者是說就這般憑空在山嶺的一角生長了出來。

戰無命看不透此人的氣息,就像是一個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老人,淡漠卻又有一種村夫般的質樸,望向戰無命的眼神里有笑,像是在欣賞一塊美玉,卻又像是欣賞一件玩物。

這青面老者就是戰神,地地道道的戰神修為。只是戰無命沒想到這莫家真的是出手大方,連戰神都輕易出動,不過看來這麼多年來,莫家雖然暗中發展,可是也確實是攢積了一股讓人心驚的力量,而這魔王顯然是命魔宗的重要人物,而命魔宗的實力本就不弱於玄靈宗和天玄宗等正道大宗,那必定也是有戰神支撐,這樣看來,莫家的戰神,只怕還不在少數。

「我曾為你批命,你的命格奇特,將克盡十王,若是將來至大成甚至都有可能克盡所有命格奇特之人。現在看來,你比我想象中的更要強一些。」青面老者悠然一笑道。

「你是十王口中所說的那個老頭子?」戰無命突然失聲低呼。

「看來你也曾聽說過我的傳言,不錯,十王之命全都是老夫所批所改,只可惜,十王未成,最後卻盡數折損在你的手中,我在你的身上感應到了他們之中一些人的氣息,可見你們的因果糾纏極深,他們的消失,那必然是死於你之手了,如果你願意成為莫家之人,那麼老夫願意送你一場造化。」那青面老者並無殺機,對於一個小小的戰王,他並不在意,儘管戰無命的命格十分奇特,但是他更在戰無命的身上看到了潛力。甚至有破開此域與莫家遠祖溝通的機會。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什麼樣的造化?如果真的夠吸引人,我也不介意考慮一下。」戰無命突然變得饒有興趣地問道。

「讓你的命數圓滿,甚至讓你突破此界進入元界……」青面老者悠悠地道。

「呵!你的話怎麼讓我聽起來就像是那些莫家人在忽悠他們想要奪其命魂之時說的一些神神叨叨的話,是不是聽了你的話之後,你就會像如控制十王一般,在他們的命魂之中種下禁制?哦,我錯了,應該是九王,真正的自由之人或許只有這所謂的魔王公孫治。」戰無命不屑地笑了笑,他突然覺得這老頭子居然有些天真,不過他話鋒一轉道:「我倒是十分好奇,你都已經是戰神的修為了,二十年前,你是怎麼樣才得以進入玄天秘境,更在其中控制了十王的。」

「其實告訴你也無妨,難得看到一個對眼的年輕人,你對莫家如此熟悉,那麼當知怨魂鎖境之法,只要我們願意,就算是戰神進入玄天秘境也不是不可能之事。」青面老者笑了笑,言語之中不無驕傲。

「怨魂鎖境!」戰無命頓時想到近日戰亂紛紛,而一群神秘人卻在不斷地收集戰場的死氣和怨念和殘魂,再與眼前此老的話語相結合,他完全明白,這些人之所以收集這些東西,便是想要讓莫家的一些重要人物的修為掩飾在戰王之下,甚至連天意和規則都能夠欺瞞。當然,修為越高的人,所需要的怨魂和死氣則越多,如此一來,想必每次玄天秘境開啟真正受益最大的人只有命魔宗了。

而最可怕的卻是,其他的宗門還一無所知,而莫家的老怪進入玄天秘境,必然想盡辦法控制一些各宗門之中天資最好的弟子,而那些不肯合作的對象,則直接滅殺,留下願意成為莫家棋子的人……反正那玄天秘境也並非什麼善地,進去也會有不小的死亡概率。

就如同十王一般,莫家只需要將這類的精銳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每一次玄天秘境開啟,都控制一批,久而久之,將會有多少宗門的天才為其所控,這真是難以想象。

戰無命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莫家的野心和力量,只怕此時各宗之中早有無數的精銳成了莫家的棋子而不自知了。

「現在,如果你依然願意成為我莫家的人,還有活命的機會,包括你的兩個女人,我也可以保證他們不死!」青面老者聲音驟變。

「不好意思,對莫家,我沒什麼興趣,」戰無命斷然拒絕。

「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青面老者臉色一變,頓時天地一滯,彷彿這一方虛空完全禁錮。

戰無命發現自己完全無法動彈,即使是祝千秋和祝萬年兩位聖者老怪也彷彿被束縛在一個巨繭之中。

這就是戰神的領域,絕對領域!凡在領域之中的生命都被其主宰。

lixiangguo

狐九靈連忙出聲問他,神情有些激動

Previous article

「殺不了他。」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