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炎天就這樣在凳子上一直坐着,不管是上什麼課,或者下課,都在沉默着,一樣的動作,堅挺而頹廢的身子,一直注視着門口,深藍色的眼眸一動不動,只停留在一米左右寬的班門。

莫名的整個班級都是蔓延着沉重的氣息,不管是男還是女,都在不經意間看看炎天。

一上午的時間,就在這沉悶的狀態下過去了,隨着優美而激昂的旋律響起,卻在這個時候,顯得那麼的沉重。

下學了,一些女生都零零散散的走出了班級,可是男生卻都沒有走,走站起來注視着的炎天,注視着還坐在座位的炎天。

此時的一班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人,都已經聽說了炎天已經被放了,各個系的扛把子,都來到了一班門口。

坐在在一邊的巨人看到這個情況,立刻對發呆的炎天說道:“大哥,我們走吧,外面有很多人等你。”

巨人話說完,炎天沒有說話,沉默了片刻,便緩慢的站起了身,看向了班級看向自己的人羣,看向了站在門口的衆人。

英俊的臉龐浮現出了一絲笑容,可是人們看到的笑容,卻不是快樂的,不苦澀的,是沉重的。

炎天緩慢的向着門口走去,巨人和司徒刃見到後,鬆了一口氣,緊跟着炎天向門口走去。

其他一班的人,也是快速的聚集,準備跟着炎天走出班級。

站在門口的人們立刻給炎天讓開了一條道,炎天緩慢的走到了樓道中,便發現本來很是寬敞的樓道,現在卻是異常的擁擠,幾乎滿滿的都是人。


看到這個情況的人,突然心中涌出了莫名的激動與感慨,漸漸的想要發泄自己,發泄自己的心情,而能讓炎天發泄東西就是戰鬥,與誰戰鬥炎天早已經想好,早已經明白。

只等着大戰拉開序幕,讓所有人明白炎天不是好惹得,是有仇必報的。 樓道中的所有人,見到炎天走出來後,立刻默契的齊聲喊道:“天哥,平安歸來。”

一時間整個樓道,整個校園響徹起了這震耳欲聾的聲音,此時的每一個人的臉龐都是浮現出了激動之色。

炎天聽着這驚天動地的聲音,英俊的臉龐浮現出了淡淡的笑意。

這時炎天開口了,看着人羣淡淡的說道:“新生還有多少個班級沒有解決,或者歸順?”

這時站在離炎天追進的狼傑憤憤的說道:“天哥,昨天一天已經有一些班級歸順了我們,但是以工程系爲首的大部分班級,沒有歸順,而是由着工程系霸王,帶領着十幾個班級已經給我們下了戰書,今天中午要準備決戰,要分出誰是大一新生的老大。”

“他也是見大哥你不在了,想在我們天炎會沒有龍頭的情況下,給我們致命一擊,幸虧大哥你回來了,我們現在就去幹死他,媽的。”

此時站在炎天身邊的巨人,憤怒的說道。

“對,乾死他。”狼傑又接着大聲的喊道,滿臉的激昂憤怒之色。

聽到狼傑的話,衆人羣立刻默契的齊聲大喊起來,“乾死他,乾死他……

整個震耳欲聾又激昂的聲音,立刻在樓道中響徹起來,聲音的浪潮此起彼伏,一陣高過一陣。

一些正準備要放學回家的學生遠遠看到這個情況,看到已經堵滿整個樓道的人羣,立刻驚嚇加震撼的向着別處走開了。

這時一個男老師走了過來,看到了這個情況,男老師一看就是要聚集打架鬧事,立刻憤怒的想要過來制止。

正在處於激昂狀態的人羣,根本就沒發現這個此時竟然顯得有些渺小的老師,實在是人羣在過龐大,整整十幾個班級,不下五百號人,全部都聚集在這個寬敞而又卻顯得狹窄的樓道。

此時男老師跑了過來,大聲的喊叫着,“你們這是要幹什麼?趕快散了。”

而正處於激動時刻的人們,立刻全都看向了這個帶着大度數眼鏡的老師,而且每個人的眼神都是惡狠狠的,就像凶神惡煞一般注視着眼鏡男老師。


每個人都浮現出了猙獰,可怕的笑容。

被500來號人看着的眼鏡老師,感覺自己頭皮直髮麻,後背還有些發涼。

而且所有的人,竟然在慢慢的向着眼鏡老師移動着,眼鏡老師看到這個情況,立刻憤怒的大罵起來,“你們這些流氓學生,混蛋學生要幹嗎嘛?”

邊說邊身體不由自主的後退着,連身體都有些微微顫抖,可以看的出來這個所謂的眼睛老師,是個文化人,是個膽小的文化人。

站起人羣中的炎天,看了眼鏡老師一眼,然後便向着眼鏡老師走去,人們見到後,也是跟着炎天向着眼鏡老師走去。

當眼鏡老師看到浩浩蕩蕩的人羣,向着自己走來的時候,額頭上的汗水已經瀰漫了不算寬大的額頭。

可是炎天當走眼鏡老師面前的時候,並沒有停留,而是直接走了過去,巨人等人也是一樣,可是後面的人羣就不一樣了,有的惡狠狠的看着眼鏡老師,有的故意去觸碰眼鏡老師的身體,眼鏡老師單薄瘦弱的身體立刻被淹沒在了人潮人海中。

過了一會兒,人潮散去,便直留下了呆呆站在原地的眼鏡老師,現在的他,眼鏡已經不是正常戴着了,已經是歪歪扭扭的掛在臉龐,連衣服都是有些不整潔,緩慢的轉過身注視着消失的人羣,臉上滿是震撼之色。

此時的炎天帶着幾百號人,向着樓下進發,炎天緩慢的走在前方,巨人,司徒刃,楊學習,塊頭,自然而然的走在後方,在後方就是浩浩蕩蕩的人羣。

整個安靜無比的樓道一時間,變的嘈雜起來,不管是稀稀拉拉的腳步聲,還是激昂的大笑聲,全都響徹在了這個乾淨的沒有一絲塵土的樓道。

每個人的臉龐都是浮現出了激動之色。

很快炎天帶着衆人便走到了樓下,而這時巨人走到了炎天的身邊,對着炎天說道:“大哥,那個所謂的霸王,寫的戰書說是在校外。”

“好帶着我去,解決掉了這個麻煩,先統一了大一。”炎天淡淡的說道。

“大哥,聽說這個霸王,高中時候就是一霸,而且認識華大的老生,肯定會尋找幫手,我們的人估計會不夠,用不用叫飛車黨的弟兄?”

巨人有着擔憂的問道。

這時炎天邊走着邊擡起了頭,疑惑的看着巨人,莫名的說道:“大傢伙,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婆婆媽媽,膽小了,不要廢話,帶路就是,我倒要見識見識這個所謂的霸王,名字起的真霸氣,看看實力夠不夠霸氣。”

說完便轉過了頭,深藍色的眼眸注視着前方,眼眸中沒有一絲波動。

聽到炎天的話,巨人有些羞愧的饒了饒了頭,沒有在說什麼,而是帶着炎天向着校門走去。

而此時的他們,已經成了校園裏面一道靚麗的風景線,無不引人停下腳步注視,無不使那些走他們前面的人,連連讓路,躲開。

而這時還有一夥人,走在炎天等人羣的前面,全都是穿着一色的服裝,而這些人就是北冥輝的人,此時的北冥輝走在最前方,走在旁邊的那個在吃飯的時候,被炎天擊敗的飛少,好像是傷養好了,看到了後面走來的人羣。

連忙對着北冥輝說道:“大哥,那個炎天來了,還帶着一羣人,看樣子不下500人。”

一提起炎天的名字,北冥輝的拳頭就不自覺的握的緊緊的,上午得知炎天竟然出來了,北冥輝立刻暴怒了,同樣也震撼了,就像現在一樣,從前那副讓人厭惡的臉龐,此時滿是浮現着憤怒之色,猙獰之色。

但是北冥會卻忍了下來,淡淡的說道:“不用理他,他不是找我們麻煩的,是和那個叫霸王的傢伙去決戰的,聽說霸王請了一些大三的老生,給他助陣,炎天這幾個人,還不是被滅。”

北冥輝話語一落,後面便傳來了辱罵北冥輝的聲音,而且是此起彼伏。

跟着北冥輝的五十多人聽到後,立刻憤怒的停下了腳步,轉過了身,憤怒的注視着已經快要走來的炎天人羣。


也是開始叫罵起來,聽到罵自己的聲音,北冥輝也是緩慢的轉過了身,一臉的奸笑的看着走在最前面的炎天,眼神之中流露着憤怒的意味,與之臉上的笑容完全不符。

而此時的炎天也看到了北冥輝,深藍色的眼眸冰冷的注視着站在不遠處的北冥輝,英俊的臉龐浮現出了一絲邪笑,在這中午狠毒的陽光照射下,顯得那樣的妖豔迷人,只能用這樣的詞語來形容。

這些路過的同學們看到了即將相遇的人羣,都是浮現出了震撼之色。

“哇,那個就是大四的北冥輝,還有那個穿着藍衣服,扎着辮子的是新晉一霸,大一炎天,這下有看頭了。”

一個穿着潮流服飾的男生激動的說道。

不只是男人,立刻間所有看到的人,都開始議論起來,停下腳步,遠遠看着即將遇到的倆夥人,只是人羣和人羣的差距太過懸殊。 蔚藍的天際,加上有着莫名怒火的太陽,憤怒的將全身的爆發出的火焰,燃燒了整個大地,秋風寂寥,落葉悲哀。

此時的人羣已經相遇,北冥輝緩慢的走過人羣給他讓開的道,走到了炎天的身前,一臉奸笑的看着炎天。

雖然是在笑着,但是炎天可以從北冥輝的笑容發現想要殺死自己的憤怒,炎天一臉邪笑的看着北冥輝。

開口了,淡淡的說道:“北冥輝,我謝謝你的好意,我一定會還給你。”

說完便饒過北冥輝,並且碰了一下北冥輝的肩膀,向着華大門口走去,後面的人羣,看到炎天走了,立刻囂張無限的緊跟着炎天走去。


而且立刻把北冥輝淹沒在了人海中,站在北冥輝身後的幾十人,還想要阻攔炎天,可是很快巨人等人便帶着人羣,沖垮了幾十人的防線,同樣被淹沒在人海中,一眼看去,沒有冥輝會的人,全都是天炎會的人。

遠處觀望的人們,看到了這個情景,全都浮現出了震驚之色,他們知道大一的炎天必定要與北冥會一戰,而且會空前的宏大。

很快人潮人海散去,留下了真的有些狼狽的幾十人,北冥會握緊倆只雙拳,緩慢的轉過了身,看向了漸漸消失的人羣,臉龐之上在也沒有了什麼笑容,相反全都是憤怒的,猙獰的神色。

憤怒的低聲說道:“炎天,真是自不量力,我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差距,什麼是新生和老師的差距,什麼是天炎會和北冥會的差距,還有就是你與我的差距。”

話語一落,便迅速的走向了校門,已經整理整理了衣裝的人羣,趕忙給讓開了路,每個人都喊着輝哥。

衆人的意思,北冥輝清楚的很,停下腳步只是淡淡的說了一句,“不要着急,遲早都會滅了他,讓他在我面前跪地求饒。”

“還有那個林雪兒在哪裏,今天怎麼沒有見到。”北冥會接着說道。

這是飛少走都了北冥輝的身前,恭敬的說道:“不知道,好像是沒來學校。”

聽到林雪兒沒有來學校,北冥輝神色也是有些黯然,再次邁開了步伐,向着校門口走去。

此時的炎天已經帶着浩浩蕩蕩的人羣,走向了去往約定地點的路上,走在路上,浩浩蕩蕩的人羣立刻引來了行人的關注,當然每個人都心知肚明,這是要去幹嘛。

這是狼傑快速的走到了炎天的身邊,恭敬的說道:“天哥,我們在一家店了藏了很多板凳腿,我們去取出來。”

“好,去吧。”炎天平靜的說道。

狼傑聽到後,立刻帶着幾十號人,去取板凳腿去了。

炎天站在路邊,注視着來來往往的車輛,和擁擠的人潮,想要尋找林雪兒蹤跡。

此時的炎天並不知道,此時有一個有着完美容顏,冰冷神色的女生在遠遠的注視着他,自從炎天一回來,東方寒雨的目光就再也沒有離開過炎天的身影,一直後面默默的跟着,或許是想看看炎天,或許是擔心炎天,只是在那冰冷的容顏上已經有了傷感的痕跡。

很快狼傑帶着幾十人將幾百根板凳腿拿了出來,一人抱着十幾根,然後快速的分給了其他的人。

一些扛把子卻沒有拿,巨人等人也沒拿,或許是對自己實力的肯定,或許是板凳腿不夠了吧。

炎天看了看人羣的每一個人都拿上了板凳腿,英俊的臉龐也是稍稍有些詫異,他在想這麼多板凳腿是去哪裏弄來的。

真的很難想象一個老大,在大戰來臨的時刻,卻還在想着這些事情。

炎天便繼續向着即將發生血戰的地方走去,當然有着巨人給領着路。

此時走在扛把子身邊的楊學習竟然沒有戴着他那600度眼鏡,仔細一看,原來楊學習是戴了隱形眼鏡,估計是爲了戰鬥的方便吧。

楊學習的臉上在也沒有了唯唯諾諾的神色,相反此時的他要比任何一個來的更激動。

就這樣浩浩蕩蕩的人羣,在路人的關注下,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而且空地很大,戰上個幾千人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首先炎天和巨人走到了空地,看到了遠遠已經恭候多時的人羣,炎天略微的看了一下,就估計人羣有自己的一倍多,將近一千多人,而且也都拿着板凳腿。

此時炎天又在想着,這些板凳腿到底是什麼來的。

很快炎天身後緊跟的人羣也來到了空地,整齊而沒有任何聲音的站在了炎天的身後,在這一刻只能聽到,秋風的寂寥聲,枯黃樹葉的飄落聲,還有人們激動緊張的呼吸聲。

站在不遠處,大約100米左右的人羣,一個站在最前面的領頭人,看到了炎天已經到來,立刻大聲的說道:“炎天沒有想到啊,昨天剛剛被抓,今天就放出來了,也正好,我霸王好好會會你這個與我爭鋒天下的人。”

這個男人就是霸王,卻是人如其名,長相就其中的霸氣,滿臉的橫肉更是增添了他的肅殺之氣,還有那一道大約10釐米長的疤痕,更是讓人過目難忘,加上魁梧的身材,一米八左右的身高,真的對應了霸王這個名字。

站在霸王身邊一個長相很是平凡的男生,一臉淡漠之色,一身的白衣,有着難言的孤寂,而且身體卻特別的瘦弱,卻不能讓人小瞧於他,這個人男生,就是霸王請來的外援,大三的孤獨月夜,一個人人都不敢去忘記,去招惹的強者。

站在孤獨月夜身後的人羣,全都是一身白衣,宛如皎潔的月亮那裏的白,個個都是一臉的不屑意味,好像面前的人羣,都是一些弱者,一些放在他們口邊的肥羊。


可是此時的孤獨月夜卻在認真的注視着炎天,不由自主的氣勢爆發出來,淡漠的臉龐浮現出了激昂之色。

而此時站在最前方的炎天卻很是平靜,只是一臉的邪笑,手指不停的磋磨着龍頭戒指。見炎天不說話,站在後面的巨人卻忍不住了,對着霸王就大罵道:“尼瑪的,就你還想與大哥會會,你也不看看你幾斤幾兩,有我巨人就幹掉你了,根本就不用大哥出手,尼瑪的。”

顯然霸王是個暴脾氣,聽到巨人的話,立刻間臉上便發現出了憤怒加猙獰之色,倆只碩大的拳頭便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不管是炎天身後的人羣,還是霸王身後的人羣,都已經是摩拳擦掌,已經是迫不及待了,一隻手提着板凳腿,一隻手緊握的拳頭,只能着自己老大的一聲令下,便就去衝鋒陷陣,揮灑熱血,踏過別人的屍體,擊碎別人的頭顱,即使是自己流血受傷也要爲心中的那份期待,那份熱血去戰鬥。

所有的扛把子都已經是嚴陣以待,準備開始這人數懸殊的戰鬥。

正在這時一片被淒涼秋風吹動的落葉,飄向了天空,慢慢的緩慢的不捨的要飄落大地。 所有的人都默契的注視着在人羣中間,快要落下的枯黃樹葉,炎天和孤獨月夜,巨人和霸王都不例外,目光都在注視着即將落葉歸根的樹葉。

每個人的拳頭都握的緊緊的,只見樹葉悄然落下,霸王大喊一聲,“給我殺,掄碎他們。”

炎天卻沒有說話,只是高高的揚起了手掌,快速的向下一放,站在身後的人羣便吼叫着瘋狂的衝向了霸王人羣。




lixiangguo

叮鈴鈴看著兩人猥瑣的交流,鄙視的說「呸!兩個不要臉的東西!」

Previous article

將至少價值一千兩黃金的長命鎖押到一場必輸無疑的賭局之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