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淺虛隨即對着雷動抱拳施禮,而後右手在空中划動了幾下。

腳底下的飛劍隨即將淺虛帶入空中。

而另外的幾人也是和淺虛一樣,對着雷動抱拳施禮後,向着淺虛的方向飛去。

而雷動只能硬上了,反倒因爲今天第一次用魂羽飛的時間這麼長。

這次魂羽一動後,雷動居然少了一份吃力的感覺。

身形飛向上空的時候,反倒感覺輕鬆了不少。

“小子,等等我,我陪你一道去!”

就在雷動飛起的那一瞬間,身後居然發出一道女人的喊叫聲。

回頭一望,雷動看到那個毒王的妻子居然也跟了過來。

“玉姐,你什麼情況。難道你也替別人看病嗎?”


雷動無奈的望了望身後的顏如玉一眼,無奈的道。

只是雷動楞然的是那顏如玉的後背居然長着一雙金黃色的羽翼,彷彿是從別的妖獸上取得而來的。


“嘖嘖,這顏如玉居然有內尚師的實力。”

雷動心中也不禁的讚歎一句道,看來那次比試,自己還真的是錯怪人家了。

若是這顏如玉真要動自己,那自己肯定是非死及傷了。

“咳咳,這個,讓你大叔和你說吧!”

顏如玉瞥了雷動一眼,輕聲道。

隨即也不管雷動了,居然身形速度加快,追上淺虛一行人。

“額!”

雷動無奈的輕吟一聲。

而後身形也是一動,體內的內氣隨即翻滾起來。

雖然自己的速度趕不上這顏如玉快。

但至少跟上淺虛他們是不成問題的。

而且那牌魂還在一直爲雷動提供着內氣能量。

所以雷動此刻只需要裝着,就算自己在吃力,不讓別人看出來自己逞能的樣子就好。

說實話,要不是雷動在落神之都上方飛過,他根本不會知道,這落神之都居然有這麼大。

而且說實話,上次尋找那博朗夜市,完全是雷動運氣好。

要不然吶,怎麼從這麼大的落神之都找到夜市入口。

許久之後,落神之都至北。

雷動幾人先後落地,看着眼前蓬蓽生輝的大門。

雷動真感覺自己像個土農一樣,沒見過世面。

本以爲沃斯特家族算是大了的,可眼前的莊園讓得雷動以爲這是皇室的了。

大門門柱,包括那門頭都被人刷了一層金漆。

而且特別是門頭處高高掛着的牌匾上刻的“劍吔宗”三個字特別的醒目。

好像是一種特殊的金屬雕刻上去的。

“兩位前輩,這就是我們劍吔宗的宗門,次七去稟告師傅,我們來了。兩位前輩,請!”

淺虛見身後的雷動正在打量着宗門的大門時,心中也是微微有點驕傲的,對着雷動和顏如玉二人恭敬的說道。

隨即雷動點了點頭,幾人緩緩踏入了宗門內部。

這劍吔宗宗門內部,就沒有雷動想象的那麼奢華了。

反倒像自己在龍錫學院時,龍錫學院內的擺設。

有點簡約了。

路邊隨意種着的幾顆大樹,還有一座極爲醒目的石雕。

可能是這裏面最爲顯眼的了。

看着石雕,雷動感覺挺好的。

一隻獅子摸樣的妖獸,手中叼着一把劍。

而獅子的身旁又有一個帥氣的年輕男子,手持另外一把相似的劍。

在互相打鬥,好像是人與人之間的切磋一把。

“前輩,這是我們劍吔宗的創始人,劍吔先生,當年宗主在一處山脊碰到一隻神獸,仙玉獅,而那神獸還賜予宗主一把劍,還教他武技。後來有一天,神獸消失了,宗主只能回道人世,就用烏金石雕刻這尊雕像,創立了我們劍吔宗。”

見着雷動狐疑的樣子,淺虛立馬走上前去,對着雷動輕聲解釋道。

聽完淺虛的解釋,雷動心中此刻也是明白了。

這劍吔運氣也太好了,居然有神獸教他武技還傳給他一柄劍。

這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至少聽起來還是挺羨慕人的。

順着殿堂向上的長長的樓梯踏步緩緩走着,一會之後,雷動終於走到了殿堂的門口。

“兩位前輩,請做。家師馬上過來!”

淺虛指着前面早已擺放好的兩張巨大的椅子輕聲說道。

隨後身形一動,緩緩走向殿堂的裏面。

“玉姐。走吧!”

雷動擺了擺手,隨即對着顏如玉輕聲說道。

顏如玉也沒應一聲,就筆直走了過去。

身形就向着椅子上一座,二郎腿一翹,讓的雷動真的是汗顏。

“玉姐真霸氣。對了等下你可千萬別拆我的牌子!”

雷動舉了舉大拇指,對着顏如玉輕聲說道。

聽聞雷動這麼一說,顏如玉只是嘴角一斜,對着雷動笑了笑,居然連一句話都不說。 看着顏如玉那陰暗的笑容,雷動渾身的雞皮疙瘩真是要掉落一地。

這女人實在讓雷動嚇了一跳。

也不知道等下會發生什麼事情。

“兩位前輩就等啊,在下劍吔宗現任宗主劍吟,沒能去迎接,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突然大門口傳來一道男子渾厚的話語聲,隨即一個身形比較健壯,但是外表卻是非常帥氣的男子緩緩從門內走了進來。

“呵呵,宗主,客氣,客氣!”


隨即雷動立馬起身,對着劍吟抱了抱拳,笑聲說道。

可那顏如玉卻依然一動不動的坐着,翹着二郎腿,好像不把這個劍吟當做一回事一般。

雖然雷動對他示好,可是居然有人不給他面子。

這也是讓劍吟略微有點不爽了。

“不知兩位前輩貴姓啊,江湖上是否有響亮的名號。說出來聽聽,也讓我劍某長長見識啊!”

劍吟隨即做到了殿堂中央最裏面的一處寶座上,對着雷動二人輕聲問道。

被這麼一問,雷動倒是有點鬱悶。


自己的真名雖然沒什麼事,但是怕惹了是非,到時候別人找自己可方便多了。

而那董磊的名字呢,也讓別人知曉了。

可能現在已經被人打探的,整個落神之都的勢力應該都是知道的。

“呵呵,什麼前輩不前輩的。在下雷動。江湖上可沒我什麼名號。山間野人一個!”

突然雷動雙眼眸子轉動了一下,對着劍吟輕聲說道。

“哦?你就是雷動?”

聽聞雷動這麼一說,那劍吟突然想到了什麼,隨即臉色一變,輕聲問道。

“哈哈,說實話,那個雷動小子還真厲害。居然把我這個名字鬧的這麼大名氣。我跑到哪裏,若是報上我的名號,那羣人都是臉色一變。宗主,你難道也這樣?”

雷動大聲笑了兩聲,隨即諷刺的道。

說實話,雷動在想了很多方法無果後,居然採用了一個最笨的方法,

但這個本方法,的確是十分管用的。

讓人根本探不清,雷動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雷動話語一完,突然劍吟身後的那名男子在劍吟耳邊輕輕的唸叨了兩句。

隨後那劍吟臉色又是一道鉅變,立即轉身,走向雷動。

“嘶,這位雷動兄弟,是我劍吟瞎眼了。到時候請別忘記帶我向陳琦公主問聲好。”

而後跑到雷動身前,對着雷動恭敬的說道。

聽完劍吟這麼一席話語,雷動心中鬆了一口氣。

原本還以爲那淺虛看出什麼來了,原來啊,自己住在那陳琦公主那。

讓劍吟是直接嚇了一跳啊。

“呵呵,好的!一定轉達。”

雷動輕笑兩聲,淡淡的道。

“不知,這位姑娘貴姓。說出來個名號,也好讓劍吟我有個數啊!”

雷動這邊很順利的就讓劍吟信服了,可是顏如玉卻連一個字都不吐露。

讓得那劍吟心中有點很癢癢的。

“呵呵,劍吟,難道真要我報出名號嗎?”



lixiangguo

「滾一邊去,你剛打了一架,體力肯定跟不上,讓我來。」莫曉生慢慢解開被稱作烏龜服的綠上衣的紐扣。

Previous article

「娜曼姿!」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