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混混都傻了,那小子,那不是銘爺吧!!

昨天在夢之藍,他們剛領教銘爺風采,晚上做夢都揮之不去。

今天,陳波找他們來扁銘爺,這誰敢?他們表示動都不敢動一下。

陳波不知道,也沒有去關注這些混混的反應,眼中只有顧銘,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扁顧銘。

但是,他忍了,覺得應該先部署一下,免得等會手忙腳亂的。

他部署說:「等會我們過去,別廢話,直接把那臭小子拉出店狂扁,扁到他服為止,不服我們絕對收手,明白嗎?」

還是無人回答,陳波不高興說:「問你們話呢,啞巴了?」

黑衣混混回過神來說:「服,我服。」

陳波沒好氣說:「我不是讓你服,而是我們扁到他服,懂嗎?」

這時,陳波看到顧銘從店裡出來。

陳波怒了。

這太瞧不起他了。

剛才,他只有一個人,顧銘人高馬大,瞧不起他也就算了。

可是現在,他叫上兄弟,人多勢眾,顧銘具體還敢瞧不起他。

侮辱!!

莫大侮辱。

他惡狠狠說:「兄弟們,給我上,扁到他服。」

說完,他第一個沖了上去。

不是勇猛,而是等不急,同時料定,顧銘不會是他們九人對手。

他彷彿已經看到顧銘在他面前痛哭流涕、跪地求饒的畫面。

一步!

二步!!

三步!!!

頃刻間,他已經跑出七八步,距離顧銘只有不到三米。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情況不對。

人呢?他的兄弟呢?怎麼他身邊一個兄弟都沒有?跑這麼慢?

他準備回頭催他的兄弟們快點。

他回頭,一看,傻眼了,他的兄弟哪裡是慢,他們壓根沒有動過好嘛,還在剛才那地方杵著。

「這是幹啥?」

他沒好氣道:「愣著幹什麼?快來啊!別讓那臭小子跑了。」

混混:「……」

跑?銘爺會跑?別說他們只有九個人,乘十,銘爺也不會跑啊!!

現在,真正應該跑得人應該是他們。

黑衣混混提醒說:「波哥,該走了。」

「走?去哪裡?」

「回家。」

「回家?你逗我玩呢?忘記我找你們來這裡幹啥來了?」

陳波怒指顧銘說:「今天,不把這小子打服,警察來了我們都不走。」

黑衣混混哭著說:「可是,我們已經服了。」

陳波:「……」

【作者題外話】:第一更,求票,拜謝!! 陳波那叫一個生氣,嚴重懷疑他今天找的人腦子進水了,他是要他們服氣嗎?他是要那看不起他、挑釁他的臭小子向他屈服。

混混腦殘,他懶得再解釋,指著顧銘說:「其它話我不想說了,我要收拾的人在這裡,我就問你們一句話,今天你們打不打?」

「不敢!不敢!!」混混異口同聲說。

「不敢?八個人不敢打一個人?」

陳波瞧不起說:「原來,今天我找的是一群沒卵的慫包蛋,早知道你們這麼慫,我還不如在娛樂城找幾個娘們過來,說不定她們都比你們這群慫包蛋管用。」

黑衣混混苦笑說:「波哥,不是我們慫,而是眼前這位爺,我們得罪不起,你快趕緊向他認錯,然後跟我們走吧!!」

「我去,要我認錯?你們瘋了吧!!我怎麼可能向他認錯。」

「我們沒瘋,我們是認真的。」

「憑什麼?」

「憑他是銘爺!!」

「什麼?銘爺?他是銘爺?」陳波嚇了一大跳。

剛才,沈優稱呼對方為顧大師,他還在想對方是哪個顧大師,值得來頭不小的沈優如此看中。

現在,他又聽到混混稱呼對方為銘爺,他知道對方是誰了,顧銘,申海市最近冒出來的傳奇人物。

提起顧銘,那就不得不提一下顧銘頭上籠罩的光環,每一個都是普通人難以企及的存在。

賭石大師、神運算元,銘爺,一個比一個響,一個比一個嚇人。

當然,那是對普通而言,對於他而言,前面兩個名頭他壓根不懼。

他只怕最後一個,銘爺。

這不是吹出來的,而是顧銘靠一拳一腳打出來的赫赫威名。

上至道上大佬,下至剛出道的小混混,無論誰提起顧銘,都得豎起大拇指,誇一句,能打。

可笑,他居然找這種人麻煩,還威脅對方,簡直是不自量力。

想起道上有關顧銘的傳聞,想起顧銘的厲害,他忍不住就是一哆嗦,再看顧銘時,雙腿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再無半分挑釁之心,他認慫說:「銘爺,今天是我有眼不識泰山,衝撞了您老人家,還請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一般見識,饒我一馬。」

這個時候,三女正好出來,聽到剛才不可一世的陳波居然用這種語氣跟顧銘說話,那叫一個難以置信。

同時,陳波對顧銘的稱呼也讓她們忍不住笑噴出來。

銘爺,還老人家,顧銘有那麼老嗎?顧銘明明今年只有二十五歲好不好。

當然,這是玩笑,她們不傻,明白這是陳波在表達他對顧銘的敬意。

自豪感油然而生,因為她們都是爺的女人。

作為爺的女人,那就不能太肚雞腸,馮妍大氣說:「看在你這麼識趣的份上,今天破例,饒你一次。如果以後膽敢再犯,那可就沒有這麼簡單了,銘爺一定打得你連你~媽都不認識。」

「不敢!不敢!以後我肯定不敢再犯。」陳波點頭哈腰說,毫無剛才面對馮妍時那不可一世的模樣。

「不錯!!」

馮妍很滿意,揮手說:「滾吧!別在這裡礙銘爺眼。」

陳波:「……」

顧銘沒有發話,他哪敢走,忐忑的看著顧銘。

顧銘說:「妍姐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謝銘爺饒命。」

陳波大喜,轉身離去,不敢在此地逗留片刻。

顧銘眉頭一皺,不悅說:「妍姐說的是滾,你這是滾嗎?」

馮妍沒有原則說:「走也行。」

顧銘堅持說:「說滾那就必須滾,不能把你的話當耳旁風。他要是不滾,我就當他不服,找打。」

陳波苦澀說:「銘爺,我真的服了。」

「服了那就滾!」

陳波表示不想,因為周圍吃瓜群眾很多,都看著他,他這要是滾走,丟人丟大了。

顧銘冷哼一聲,卻是不打算這樣輕饒陳波,看著遠處那幾名混混說:「幫他滾,如果你們辦不到,一起滾。」

混混大驚,趕緊上前,七嘴八舌的說:「波哥,滾吧!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總比挨打好。」

「是啊!波哥,聽銘爺的,權當鍛煉身體,兄弟們會替你加油的。」

陳波臉皮不受控制的抽搐了一下,這是典型的站著說話不腰疼,不然大家一起?

他想不地道的拉混混一起下水,但想了想,忍了,做人不能太坑。

他選擇他滾。

陳波趴在地上滾起來。

嘩聲一片,路人都驚呆了,卻是不敢想,一個大老爺們,會選擇這種侮辱的方式離開。

可事實就是如此。

他們用畏懼的眼神看著顧銘。

三女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不敢相信今日的顧銘有如此威勢。

再看顧銘時,她們的眼神大不一樣,崇拜之情溢於言表。

同時,還有沈優。

她也在現場,跟在陳波屁股過後來的,本意是打算阻攔陳波報復顧銘。

可結果卻證明,剛才她的想法錯得有多麼離譜。

她嚴重低估了顧銘。

很快,陳波滾走,人群散去,沈優調整心情,上前,打趣說:「銘爺,好威風,小女子拜服,求罩。」

顧銘:「……」

他可沒有罩,想罩都罩不了,反到是沈優,今天穿著一件性感的白色半罩杯內衣,十分吸引他的眼球,令他過目不忘。

可惜,這些沒法對沈優說,他不好意思說:「讓沈總見笑了。」

沈優糾正道:「大開眼界才對。」

「呵呵!!」

顧銘傻笑,不接話,免得三女誤會他。

沈優也不想鬧出這樣的誤會,所以明智的沒有繼續找顧銘聊天,而是詢問三女,還繼續逛嗎?繼續逛的話,帶上她,她也想買新衣服。

當然,這是借口,明眼人都知道,沈優這是想加深與顧銘的友誼。

三女沒有拒絕,熱烈歡迎沈優加入逛街購物的大軍中。

眾女繼續逛,至於顧銘,乃怕是爺,也得跟剛才一樣跟著,充當苦力,並不時的刷卡結賬。

當然,沈優的賬單他不管,那不是他該管的事。

下午就這樣過去。

三女收穫滿滿,大包小包一人買了十幾樣。

顧銘也有收穫,兩套名貴西服,論價值不比三女的低。

晚上,沈優做東,美美的吃了一頓飯後,眾人這才分別。

開車回家。

路上,秦思雨邀請馮妍和劉羽欣去豪宅休息,理由很充分,時間太晚,顧銘辛苦一天,不能開車分別送她們回家。

二女求之不得。 眾人回到豪宅,一場走秀表演開始,表演者,三女,觀眾,顧銘一人。

時尚的衣服,配上三女魔鬼的身材和出眾的姿色,無疑是一場視覺享受。

顧銘享受著,毫不吝嗇讚美三女。

三女很滿意。

顧銘本以為,這樣就結束,卻是沒有想到,秦思雨去洗澡后,還有一場秀等待著他。

來了,出來了,馮妍和劉羽欣從房間出來了。

變了,風格大變,這一次二女,不是穿的她們新買的衣服,而是穿的她們今天新買的性~感睡衣。

至於有多性~感,深V包臀,比沒穿還誘人。

當二女擺出各種撩人姿勢的時候,那更是誘人無比。

「欣姐、妍姐……」

顧銘渴望的看著,想幹什麼一覽無遺。

「爺,想我們伺候你嗎?」劉羽欣挑~逗說。

「想。」顧銘眼巴巴說。

「咯咯……」

劉羽欣嬌笑說:「可是我想爺伺候我們。」

「這不都一樣嗎?」顧銘納悶說。

「不一樣。」

劉羽欣說:「快回答我,你願不願伺候我們?」

「願意!!」

顧銘毫不猶豫的說,因為他覺得,答案只能是這一個,沒有其它。

馮妍瞧不起說:「好歹也是當爺的人了,女人讓你伺候你就伺候,你不嫌害臊?」

顧銘:「……」

這有害臊的必要?

他理所當然說:「伺候自己女人,那是我份量的事情,這有什麼可害臊的?」

二女對視一眼,眼中露出滿意的微笑,她們就喜歡顧銘這體貼女人的樣子。

顧銘體貼她們,不因身份的改變而改變,她們自然願意給顧銘最美好的夜晚。

馮妍笑著說:「既然你願意,那我們就給這個機會。」

劉羽欣接話說:「晚上我們給你留門,能不能過來,看你本事。」

說完,她們回屋。

lixiangguo

看到曼兒嚇的身子連連向後縮。李愔也明白對方誤會了自己的意思,不過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於是步步緊逼,直到把她逼到牆邊退無可退,李愔纔在離對方不過十釐米的地方站定,低着頭輕聲問道:“曼兒,你的全名叫什麼?”

Previous article

小傢伙見了眼睛一亮,剛要伸頭去咬,就見黑貓跳過來,哇嗚一口咬住筷子,然後目光幽怨的看向陳浩。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