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海東最後的宣告也標誌著今日比賽的結束,這一日的戲劇性結果足以說上半天,而帶來的深遠影響也必將讓整個雷瑟行省震動。

「哼,好一個山貓學校。」弗瑠西基尼再一次將目光瞥向後方的觀眾台。

普朗克神色微變,平淡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冷笑。

歷史向來都是勝利者書寫的!

競技場外。

「你們得小心些了。」派拉斯與海格力並排行走,兩人互相交流著。

「我們一直很小心,畢竟有太多人看衰我們。」海格力撇撇嘴。

「你們情報系統還沒有建立完全吧?需要我把他們的資料傳給你們嗎?」派拉斯嚴肅道。

「你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海格力挑眉道。

「我可沒跟你開玩笑,格里!」派拉斯停下腳步道。

海格力調笑神情一收,格里是他的姓,一般在非常鄭重的場合或時間人們才會互相稱呼對方的姓。

「你放心,派拉斯,明天我們一定會幫你們報仇雪恨的,老夫可是很想看看那幫人失敗后的臉面。」下一刻海格力又開始說笑起來。

這一回派拉斯反倒是鬆了一口氣,做了二十多年的朋友,他會不知道這混球的性子?

「到時候別陰溝裡翻船就行了,丟我們雷瑟行省的臉面。」派拉斯也恢復了往常的性子,白了一眼道。

「我做事從來沒翻過船。」海格力得意洋洋道。

「得了吧,凈吹牛!」派拉斯呵呵一笑。「說句實話,你們萊爾瑪吉斯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讓他們這樣對付你們?」

「我們可沒做什麼,想想我們崛起的歷史,你就明白了。」海格力一攤手。

派拉斯眼睛一轉,笑了起來,「那倒是,你們還真是他們的剋星,難怪他們往死里弄你們。」

追妻36計:萌寶幫幫忙 「不過這也只是一方面罷了。」海格力在心中道,他銳利的眸子如同盤旋在藍天的鷹隼,他明白事情遠沒有表面流露的那麼簡單。

「聖凱爾,希望局面不會往你預料的方向發展,希望當初倫貝斯特給出的死亡訊息並不是那樣理解。」

······

加瑪帝國帝都龍頓,學院祭典委員會駐紮地,某辦事處。

噠噠噠!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讓裡面的老人蹙起眉頭。

「進來吧。」

吱嘎!

大門被打開之後,一中年男子小步走了進來。

「莫多福?你來這裡幹什麼?」老人微微驚訝。

「弗利議員,我有重大發現!」名為莫多福的男子激動道。

「什麼發現?」老人依靠在皮椅上,手中的鋼筆緩緩放下。

「十幾天前來自於雷瑟行省的萊爾瑪吉斯學院對曾經委員會判處的倫貝斯特一案進行上訴,我們部門也受理了,根據我這一段時間的調查發現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證據可以證明倫貝斯特無罪。」莫多福侃侃而談。

老人眯起雙眼,審視著莫多福,然後淡笑道,「既然沒有證據,那就宣判上訴無效吧。」

「不不不!事情還沒有結束!就在上午我發現了一個秘密!」莫多福鄭重道。

「秘密?什麼秘密?」弗利側耳傾聽。

「當初曾審核那一個魔族艾麗卡的審核官在事件結束后的半年內離奇失蹤,而更令人感到驚訝的是當初破除魔法封印的時間根本和艾麗卡到達的時間對應不起來!這很奇怪!」莫多福正色道,「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倫貝斯特一案還有不少疑點為解決,那時候的判決過於草率了!」

「所以你同意繼續上訴了。」弗利微微一笑。

「對!委員會公正的所在!決不能讓他沾染污點!」莫多福點點頭。

福利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怎麼了?弗利議員?」 蜜吻999次:喬爺,抱! 莫多福奇怪道。

邪王狼妃 碰!

下一秒,一道黑影襲來,莫多福在毫無防備之下被人擊昏過去。

「哼!」弗利冷哼一句,「真是個愣頭青,非要尋根究底。」

「怎麼辦?弗利。」黑影瓮聲瓮氣道。

「我希望明天可以聽到一個消息,委員會調查小組組長莫多福因疾病突發死去!」弗利森然道。

「明白了。」

「還好今年我成為了司法部的部長,要不然這愣頭青非得壞了我們的大事!巴托,讓他們最近都給我收斂一點!還有盯緊了委員會那群不安分的人!同時去和泰雷茲他們聯繫,明天的議會上我們必須將這件事情壓下去!」

「還有,去把他找到的資料儘可能都銷毀了!」

「是!」

碰!

隨著大門滾逼,弗利閉眸在昏暗之處,他自言自語道。

「失敗過一次,就絕不能失敗第二次,我就不相信還有人可以阻止我們!」

「委員會不行!萊爾瑪吉斯也不行!」 ?第四日。

「觀眾朋友們,萬眾矚目的一日到來,我是你們的朋友海東!」控台內海東大聲道。

天頂大都競技場座無虛席,哪怕是過道上都擠滿了前來觀戰的人。

巨大的屏幕之上轉播著場內的畫面,喧鬧的氣氛染成了火紅,聲音直衝雲霄。

與此同時,候場區域內。

「你們看到消息了嗎?」扎西坐在位子上大喊道,臉上滿是驚愕。

「什麼消息?」一旁的卡西淡淡道。

「這!這!」扎西指了指聯絡器上傳播的消息。

「今早八點二十,加瑪帝國學院祭典委員會調查小組組長莫多福暴病身亡,具體情況仍在調查中···」

「剛才就看到了。」納菲插嘴道。

「這個調查小組之前不是受理了我們的上訴嗎?」但丁疑惑道。

「對,這個節骨眼上小組組長竟然死了?」艾克眉宇間滿是陰雲,他覺得事情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好好準備比賽吧。」阿拉貢適時道。

眾人一聽盡皆鄭重的點點頭,今天可是角逐冠軍的日子,其他任何事情都沒有他重要!

「咚——請萊爾瑪吉斯學院與山貓學院做好準備進場,比賽將在十二點準時開始。」

寬闊的休息區域內傳盪著魔發喇叭的通知,在艾克的帶頭下,萊爾瑪吉斯代表隊整齊有序的通過過道,前往競技場中心。

「要開始了!」

此時場邊小看台上也聚集起了來自於雷瑟行省各處被淘汰的學院,這些看台是臨時建造的。

「他們出來了!」肖恩眺望著。

「學長,你說誰會贏?」海默茨盯著另一邊的山貓學院問道,臉上的不甘還未散去,顯然對昨日的比賽不滿。

「說不準,希望萊爾瑪吉斯能贏吧,若是讓那三個傢伙贏了,那可真是把我們雷瑟行省的榮光給丟光了!」肖恩咬牙切齒道。

「仔細分析,其實山貓學院真正有實力的就只是那三個人罷了,而萊爾瑪吉斯,他們可以說是一座深潭,深不見底!直到現在還有不少人未出過手。」傑尼托著下巴分析了整個局面。

「看比賽吧。」派拉斯的話語終止了這一次談話。

老混球,就讓我看看你所誇讚的實力吧!

咚!!

比賽的鐘聲敲響,嘈雜的環境終於安靜下來,所有人都在等待著,他們好似一座壓抑著即將爆發的火山!

「請雙方學院代表隊就位。」阿格列尼與賓托兩人異口同聲道。

這一場冠軍爭奪戰將由兩人聯合裁決。

「好的,在大屏幕中,兩個學院準備就緒了。」海東介紹著。

「出來了!出來了!」

萊爾瑪吉斯鳳凰大道,通天柱!

寬闊的草坪上,三三兩兩坐著人群,或老或少,眼眸盡皆注視著畫面。

「終於走到這一步了。」胡安寬慰道。

「不,這只是一個開始。」凱爾淡笑著,臉上的鬍子一顫一顫,可以看出他心中的高興。

「一定給我贏啊,臭小子們!」帕羅洪亮粗放的大嗓門震得人雙耳刺痛。

「給我乾淨利落的打敗他們!」迪瓦沒有像平時那樣與帕羅作對,而是應和似的大吼。

「加油,孩子們。」帶著半張面具的弗利薩在心中默念。

同一時間,所有在外的萊爾瑪吉斯的孩子們都在關注著,母校永遠都是割捨不斷的情結。

咚!

「請雙方準備第一戰人選。」賓托一如既往冷漠道。

「你們猜,他們第一個會派出誰?」扎西提溜著眼珠子。

「我去吧。」艾克忽然出聲道。

「你想要動手了?」扎西嘴巴微張,作為艾克身邊親密的兄弟,他可是知道這傢伙的實力有多麼可怕!

「他們派誰都沒事。」艾克淡笑著,可身上湧出的強烈自信心感染著所有人。

他,有這個資格這麼說!

「可以。」阿拉貢沉穩的點點頭,「這的確是個很好的選擇。」

「沒意見。」但丁、納菲等人附和道。

「那我們更沒有了。」莫納與豪斯相視一笑,這一次與其說是參加學院祭典還不如說他們是來湊數。

真正的助力還是艾克等七人,以他們現在的實力當之無愧!

「嗯。」雪莉輕輕嚶嚀一聲,小鹿般清澈的眸子瞥向了艾克,讓後者心中一凜。

艾克可不是當初那個愣頭青了,他能感受到雪莉身上散發出的淡淡情愫。

「那好!」艾克將心中的念頭壓下,直接輸入自己的名字。

「嗯,準備完畢。」阿格列尼道。

咻!咻!

隨著兩聲后,大屏幕上的畫面直接變為界面,兩個名字赫然浮現。

萊爾瑪吉斯學院艾克·雨果!

山貓學院隱者!

哦!哦!

在看到艾克名字出現的剎那,山呼海嘯般的聲音便層層疊疊蕩漾起來。

作為萊爾瑪吉斯代表隊的隊長,艾克除了在第一日考核時出手過外可就再也沒上場了。

昨日布奇的出手也讓艾克成為了這一屆選拔戰唯一一名還未經歷戰鬥的隊長。

啪嗒!

站在厚實的金屬比斗台上,聽著耳邊高分貝聲音的轟炸,艾克的心沒由來的平靜下來,生出的思緒百感化為一腔戰意!

隱者一言不發,眯起眼盯著艾克,身上的氣勢一變再變。

兩者尚未開戰,勢頭就已經交鋒起來,摩擦齣劇烈火花!

「小師弟終於出場了。」巴爾達特哈哈大笑。

帕薩科饒有興趣道,「這一位就是派克先知的親傳弟子,如今在學者界聲明正隆的艾克大學者?」

「是啊,小師弟的天賦可比我好多了,在他這個年紀我才是一名學者呢。」巴爾達特感慨道,本是少年怒馬鮮衣,轉眼便已白髮染鬢,歲月當真不饒人呢。

「那我要好好看看這一場比賽了。」帕薩科留下一句話后全神貫注的望著比斗台。

「作為隊長應該有幾把刷子吧。「弗瑠西基尼撇撇嘴。

「你不認識他嗎?」貝塔眉頭緩緩一挑。

「我可是剛從前線回來,這裡的人百分之九十九我都不認識。」弗瑠西基尼鄙夷的望了一眼貝塔。

貝塔訕訕一笑,而後道,「他可是引動了這個加瑪帝國,不,是整個埃爾洛的風雲!」

「什麼?我沒聽錯吧?」 寵愛入骨,首席的意外新妻 弗瑠西基尼一臉的不相信。

lixiangguo

雖然剛剛第二十枚還沒有完全舉起來,但青木覺得自己其實是有能力舉起來的,只是一下子體內的超能力膨脹了太多,他無法熟練的使用和掌握。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