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法師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她看著城主,用一種看透世事的眼神,問他道:「城主最近是否遇到了一位讓你心動的姑娘?」 沒有想到法師說話竟然這麼直接,他的眼神躲閃了過去,回答道:「我今天是派人救下了一個姑娘,怎麼了,法師?你知道那個姑娘是什麼身份?」

法師點頭笑了,她伸出手,放在了城主的手上:「那個姑娘名叫紫萱,是大地後裔族群之人,傳說中的大地之母。」

城主心裡一驚:「法師,您的意思是……」

「大地之母的後代便是大地之子,他若是城主您的兒子,便可以強大我們仙靈族群,守護我們的仙靈王城,讓我們仙靈王城永世不受侵犯。」法師的嗓音變得低沉起來,像是在訴說著一個美好的未來。

「法師,這樣做,豈不是……」城主雖然對紫萱頗有好感,但是他的心裡似乎不願意接受帶著這樣的功利心思去接近紫萱。

法師朝著城主的方向邁進了一步,她看著城主的眼睛,緩緩說道:「我從你的祖父開始一直輔佐著你們家族,一直到這幾年,我們城的勢力越來越薄弱,不僅外面的勢力在覬覦我們城的巨大資源,城內更有其他的勢力在暗中勾結,想要奪取你的城主的地位。內憂外患啊,這樣大好的機會,你怎麼能夠放過呢?」

法師眼中的光彩直直的照射進了

仙靈城主的靈魂深處,他在法師的眼中似乎看見了仙靈王城繁榮發達的未來,充滿無限生機和希望,而紫萱,和他一起,坐在城堡的最高處,俯視整個王城。

「好的,法師,我一定會盡我全力,將她留在我身邊。」

在夢中,紫萱正於漩渦的正中心,而眼前的關宇,正要朝自己游過來:「你快走!不要管我!」但是在水裡,自己的聲音就像是被吸進了一個無底洞一般,說出去的話連自己也聽不見。

就在關宇快要抓住自己的手的時候,一個黑影游過,關宇一下就失去了蹤影。

「關宇!」紫萱睜開眼睛,失聲叫了出來。

一直坐在紫萱床邊的丫鬟聽見動靜,急忙站起身來說道:「你醒了?我去通知城主。」

「你等等。」紫萱叫住了那個丫鬟:「這裡是什麼地方?」

丫鬟低下頭,乖乖地回答道:「這裡是仙靈王城。」說完,便跑了出去。

仙靈王城?關宇和小雪他們呢?自己在怪獸肚子被炸開洞之後就沒有了知覺,想到這裡,紫萱覺得腦袋忽然一陣疼痛,於是伸手摸了摸腦袋。

「你別亂動,小心自己。」一個好聽的男聲傳過來,接著,紫萱便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另外一個身體穩穩地接住,然後下一秒,紫萱重新躺回了床上。

紫萱看著眼前的男人,警惕地問道:「你是誰?」

男人滿眼笑意地看著紫萱,伸手指了指自己:「我嗎?我是仙靈王城的城主。」

紫萱搖搖頭,表示自己對這個答案非常不滿意:「我不是問你這個,我是問你,這個。」說著,紫萱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城主這才恍然大悟一般,笑著摸了摸自己的耳朵:「你是說這個啊,這是我們靈族的標誌,就像你們人族的耳朵是圓的,我們耳朵是尖的。」

紫萱的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我的朋友呢?他們在哪裡?」

聽見紫萱問起關宇和小雪,城主的心裡突然有一絲不痛快,他隱約覺得關宇和小雪將會是自己和紫萱之間的巨大障礙,特別是那個關宇,根據他的手下們帶回來的報告,他絕對不是一個善茬。

於是他下意識地撒謊了:「我的人在岸邊找到了你們,你們的傷勢很重,都昏迷了,他們的身體恢復得還沒你快,但是你別擔心,我已經派了專人在照顧了。」

紫萱的心裡閃過一絲念頭,但是又捕捉不住,這才點了點頭,算是相信了。

「你也沒有什麼想吃的?你昏迷兩天了,恐怕到這裡之前也沒有吃什麼東西吧?」城主關切地問道。

紫萱笑著對城主說著:「如果不麻煩你的話,隨便什麼都可以。」

「我們城能迎接到你這位客人,才是我們的榮幸。」說完,城主幫紫萱掖了掖被角,整理了一下她的頭髮,這才離開了。

兩天過去了,關宇和小雪還是沒有紫萱的消息,小雪坐不住了,她走到關宇的身邊,憤怒地質問他道:「關宇哥哥難道你都不關心紫萱姐姐嗎?她被他們抓起來了,找不到我們,而你卻坐在這裡悠閑地喝茶!」

關宇放下手中的茶杯,眼睛盯著裡面的茶葉道:「你覺得我能做什麼?」

小雪也坐在了凳子上,眼睛盡量和關宇平視道:「關宇哥哥你可以用你的那個很厲害的那個招數,我們從這裡逃出去,然後把紫萱姐姐找到,救她出來。」

關宇搖搖頭,眯著眼睛看著小雪:「你覺得是我們的動作快還是他們傷害紫萱的動作快?我們現在連對方究竟是什麼樣的目的都不知道,盲目地去行動,只會造成不必要的傷亡。」

小雪頹然地捶了一下桌子,杏目圓瞪,咬牙道:「你不願意就算了,今天晚上,我就算死,也要找到紫萱姐姐。」

「城主駕到」

二人的房門被打開了,一群護衛走了進來,分成兩排站在了門口,一個身著白衣的男子走了進來,幾天沒有直視陽光的二人被他帶進來的光刺到了眼睛。

城主伸出手,指著關宇說道:「你是關宇,」然後手指移到小雪的身上:「你是小雪吧。」

「你怎麼會知道我們的名字?」關宇一拍桌子,激動地站了起來:「你們是不是拷問紫萱了?她現在在哪裡!快帶我們去找她!」

說話間,關宇就朝城主靠近,一副要動手的樣子,而那些侍衛看見他的動作,馬上拔刀,擋在了城主的身前。

城主用手擋住了嘴,清了清嗓子:「你別激動,你們的事情,紫萱都已經和我說了,我知道你們這一路走來不容易,所以就在這裡休息一段時間吧,把身體調整好,這樣才能把接下來的路走好啊。」

小雪站在關宇的身後,她看著城主的眼睛,堅持道:「我們要見紫萱,不看到紫萱,你說什麼我們都不會聽。」

城主點點頭:「紫萱也早就想見你們了,只是你們的身體還沒調理好,怕你們一時激動做出什麼事情。現在你們都恢復得差不多了,也是時候讓你們見面了。對了,紫萱已經答應了我的求婚,婚禮安排在明天。」

「你說什麼?紫萱答應你的求婚?」關宇聽見他說的話,就像是聽見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

城主沒有過多解釋:「我現在帶你們去看紫萱,有問題你們自己問她吧。」

關宇和小雪對視了一眼,跟著城主在這幾天來第一次走出了房間。

「紫萱,你看我帶誰來了。」城主將他們引到一個小花園裡,對著正在給小白兔餵食的紫萱說道。

紫萱回過頭,馬上放下手中的東西朝關宇和小雪跑了過去:「關宇!」

關宇快步走到紫萱的身邊,拉住她的手就跑:「我們快走。」

紫萱沒有反應過來,來不及跟上關宇的腳步,反手拉住關宇:「怎麼了?」

小雪也跟了上來,拉住了紫萱的手:「紫萱姐,你不要和那個男人結婚,你都不了解他,怎麼能把自己的終身託付給他呢?」

紫萱回頭看了一眼城主,忽然想起自己對城主說過的話,於是她咬咬牙,停下了腳步,甩開了他們的手。

「我不想和你們走,我要在這裡生活,我決定了!」紫萱大聲對他們倆說道。

小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再次拉住紫萱的手:「紫萱姐姐,我們不能再在這裡耽誤了,如果我們再不找到能量來源,龍傲帝國就會越來越危險的!」

紫萱還是不為所動,是啊,就像城主說的,找到了能量來源又怎麼樣呢?到時候星憐公主醒過來,關宇還不是要乖乖娶她?自己能得到什麼呢?

紫萱轉過身,背對著他們:「看到你們沒事我就放心了,你們先回去吧,我先去休息了。」

「紫萱!」關宇想要追上來,但是被那些侍衛攔下了,紫萱就這麼被城主扶著,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

二人被侍衛抬起來,就這麼一路被帶到了城堡門口,把他們往地上一扔,說道:「我們城主答應了紫萱姑娘,會把你們順利送到通道去的,但是你們要保證,明天的婚禮如期舉行,不會生事。」

說完,還沒等二人說話,侍衛便把門關了起來。

「關宇哥哥,紫萱姐姐變了,她已經不是那個和我們一起出發的紫萱姐姐了。」小雪的眼睛里滿是傷心的淚水。

關宇慢慢的將她從地上扶起來,慢條斯理地整理自己的衣服:「紫萱,你覺得這樣我就會放棄嗎?你別把我想得太弱了。」

房間里,是背對著城主坐著的紫萱:「你答應我的,會把他們安全送到第五層的,對吧?」

城主走到紫萱的身後,伸手環抱住了她:「你放心,既然你做了對你來說最正確的選擇,那麼我就不會辜負你的願望。」

「城主,紫萱姑娘的嫁衣做好了。」

仙靈城主走到紫萱的面前,做出了一個邀請的動作,說道:「來,我的新娘,讓我們來看看你的嫁衣吧。」

紫萱僵硬地笑了笑,將手遞了過去。

自己將所有事情都和城主說了,要不是城主幫自己分析了一下利害關係,恐怕自己還是那麼迷糊地和他們一起去找所謂的能量來源吧。呵呵,這樣也好,自己以後的日子不用再為關宇的事情揪心了,就讓自己在這個地方過一輩子吧。 翌日。

婚禮舉行的時間已經是晚上,仙靈王城內燈火通明,按照舊日習俗,城主每每娶親之時,每家每戶都要點上兩盞燈,派人站在街道的兩旁,繞著仙靈王城最繁華的道路一周。

而城主和新任城主夫人便坐在轎子里,順著這條路走一圈,接受百姓們的祝福。


整片仙靈王城都是一片喜慶的氣氛,所有人都在談論著新的城主夫人,猜測究竟是怎樣的驚世容顏才會讓城主在認識她的三天之內就與她喜結連理。

而人群中隱匿著的二人,與這歡樂的氣氛有些格格不入。

「轎子來了,轎子來了。」人群突然一陣躁動,大家都在同一時間看見了穿著大紅色嫁衣的紫萱。

她站在高高的轎子上,和仙靈城主一起,接受百姓的祝福,和他們揮手示意。那一刻,關宇覺得,這才是她的生活,那些打打殺殺的日子,並不是她想要的。

「關宇哥,你在想什麼呢?就是現在!」小雪在他的耳邊迅速地說了一句,然後飛速穿越人群,擋在了轎子前面。

拉轎子的馬被嚇了一跳,馬車上的紫萱打了一個趔趄,險些從馬車上栽下來。

關宇來不及多想,急忙站在了小雪的身邊,對馬車上的紫萱喊話道:「紫萱!你別鬧了快和我走,不然我就要動手了!」

「我意已決,你不要再多說了,城主,你快找人把他帶走吧,百姓們等這麼久了,我們快點結束。」紫萱不敢直視關宇的眼睛,只好對一旁的城主說道。

城主飛身下了馬車,原本是藍色的眸子此刻竟然變成了紅色。

他狠聲對關宇說道:「紫萱的意思是要和我在這裡,昨天你還沒被她羞辱夠嗎?」

關宇沒有多說話,他開始在暗中運氣,周圍的光彩開始聚集在他的身邊,匯成了祥雲的模樣,圍觀的群眾都在驚呼,他們似乎在那團雲里看見了四條翻滾著的神龍。周圍的空間開始扭曲,大家都慢慢地看不清楚周遭的環境。

「住手!」紫萱跳下馬車,一把抱住了關宇的腰:「你這樣做會傷害到黎民百姓的,這樣做我會恨你一輩子,你想我恨你嗎?」

紫萱的眼淚落到地上的那一瞬間,關宇周圍聚集的氣一下就消散了,他氣喘吁吁地問紫萱:「那你願不願意跟我走?」

紫萱拚命點頭,她轉過頭,看著城主:「我還是過不了我自己的這一關,如果我嫁給你,我可能會恨我自己一輩子。我不想恨他一輩子,也不想恨我自己一輩子。所以,對不起了。」

城主凝視了紫萱很久,他的眼底滿是哀傷,突然他笑了,他手一揮,紫萱身上的嫁衣突然變成了那套她平日里穿的那件衣服。

「我要娶你的這件事情,其實我也是有私心的,如果你這一輩子因為嫁給我而不快樂,那麼我也會恨我自己。」城主說著,伸手往天空上一指,一道聖潔的金光出現在了他們三人的頭頂:「你走吧,你終究是自由的。」

紫萱看著仙靈城主,只是笑笑,然後說了聲:「謝謝。」

然後他們三個就在所有仙靈王城的百姓的注視下,緩緩消失在了天空中。

這時一片籠罩著朦朧的地方,看不清任何物體,每件東西都彷彿穿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正個空間都充滿著令人壓抑的感覺,寂靜的可怕。


關宇躺在一塊模糊的區域,臉上的表情在不斷的變化,時而安詳,時而痛苦,又突然有些傷心。

「我這是怎麼了?」關宇的意識模糊,此時的他感覺像是掉進了棉花里,全是有一股無力感,腦海中彷彿籠罩著一層厚厚的雲霧,昏昏沉沉的。

「孩子」一道彷彿虛幻的聲音自遠方傳來,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可它確確實實的環繞在關宇的耳邊,而且,關宇在這聲音中感受到了那麼一絲的熟悉和溫暖。

「是誰?你是誰?」關宇跌跌撞撞的爬起來,向著四周喊道,可是周圍入眼的是一片朦朧,甚至關宇連自己的回聲都聽不到。

「為什麼我會感到一絲熟悉?那是誰的聲音?」關宇自言自語,關宇努力讓自己的腦海變得清晰,可是,腦海中的烏雲彷彿擁有魔力一般,越來越密。

關宇掙扎著,沒有走幾步就跌倒,他全身發熱,這裡的一切都讓他感覺不自然,不真實,可自己卻找不到這裡的問題出現在哪裡,是自己的感覺錯誤,還是這裡本來就這樣?

「孩子」又一聲傳來,關宇迷茫的睜開雙眼,他試圖找出聲音的來源,因為那聲音中讓他感覺到了一種以前沒有的溫暖,好像有一種魔力一般的吸引著自己。

就像蜜蜂會聞著花粉而陶醉,魚兒觸到水中會沉迷,那聲音雖然虛幻,可是卻在無形中吸引著關宇,讓關宇有一種強烈的想要看個清楚的慾望。

關宇爬了起來,盡量保持自己身體的平衡,跟著自己的直覺向前方慢慢的移動,他感覺,他想要的就在前面,吸引他的就在前面!

關宇從來都沒有過這樣的感覺,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彷彿沉醉在真與假之間,他甚至覺得自己經歷的一切都是假的,第一層的巨蟒,第二層的樹妖,第三層奇異的琴聲,還有第四層巨怪和仙靈王城,那些都彷彿是自己的夢,好像並不存在,而自己現在所經歷的才是真實的,真是一種奇怪的感覺。

慢慢的,前方透來一絲絲溫暖的光,為什麼是溫暖的?因為這些光讓關宇感覺到了一種久違的溫暖,那一道道光照射在這裡,刺眼,但是眼睛並沒有感到不適,反而有一些舒服。

「那是?」關宇聲音顫抖的說道,眼神抖動的看著前方。

那是一對夫婦的背影,他們穿著樸素,相依在一起,無盡的光芒籠罩著他們,顯得那樣的唯美。

「父親!母親!」關宇激動的喊道,不知道為什麼,那對身影給關宇一種熟悉的感覺,讓關宇下意識的想到自己的父母。

「他們是誰?為什麼我會感覺到那樣的熟悉?」關宇自言自語,他抬頭看著前方,努力的想要使自己看的更清楚一點,可是,不管怎樣努力,他和那對身影之間彷彿隔著一層面紗,讓自己無法看的仔細。

關宇激動的向前走去,可是由於身體不穩,他直接摔倒,腦海中的烏雲又密了幾分。

「孩子,別怕,站起來,到這兒來!」關宇耳中傳來一種溫暖的聲音,細語一般的迴繞在自己的耳邊,彷彿一種美妙的旋律,讓人沉迷,陶醉。

「父親,母親!」關宇掙扎著,他心裡有種強烈的激動,彷彿多年未歸家的遊子在回家時的前一個晚上的激動,那是一種難以說出的感覺,它不是普通的酸、甜、苦、辣,也不是那種可以讓人感受清晰的疼痛、舒服。

關宇向前掙扎著,他彷彿看到那對身影在慢慢的轉過身體,朝著自己招手,就像父母在給跌倒在地的小孩子鼓勵,希望他們能自己克服這些困難。

「來吧!孩子,到這裡來。」又一道細語傳來,關宇彷彿感覺全身充滿了能量,更加努力的向前走去,這時自己父母的呼喚,是家的感覺,那對身影一定是父親和母親!

「父親,母親,我來了!」關宇喊道,這一刻,關宇彷彿著了魔一般,瘋狂的向前方爬去,他想要這種感覺,這時他自己內心最真實的渴望,現在的關宇,忘掉了自己培養多年的那種警惕的習慣,也對,在自己的父母面前,沒有什麼需要擔心的。

「來吧!孩子,留在這裡,留在這裡!」那道聲音不停的說著,好像真的像一對善良的父母在努力留下即將出走的孩子。

「父親,母親!我來了,我會一直的陪著你們的!」關宇下意識的回答道,慢慢的,關宇已經全身籠罩在那種光芒中,這一刻,他感覺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動,世界變得安靜,整個人都像是被一種溫暖包圍著。

好溫暖,好喜歡這種感覺,關宇默默的想著。

「我去,一會的功夫,這小子就陷入了幻境!」炎龍剛一醒來,看見關宇的狀態后頓時嚇了一跳。


「醒來!關宇!」炎龍喝道,一道道靈魂之音直接闖入關宇的腦海,擊在那些烏雲上。

沉睡中的關宇眼睛有了一絲抖動,他皺了皺眉頭,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把他從這種溫暖中拉走。

「這小子,定力怎麼那麼差!」炎龍氣的埋怨道,這也不怪關宇,這裡的空間有一種神奇的力量,把每個人內心中最渴望的東西都無限的放大,而且再加上關宇他們一進來的時候就全部莫名的昏迷,所以更是削弱了他們心中防線,所以才會造成這種結果。

「關宇!醒來!」炎龍再次喝道,這次它動了一些自己的力量。

腦海中的烏雲頓時劇烈的翻滾,彷彿暴風雨來了一般,雲霧中穿梭著閃電,像一根棍子在攪拌滾燙的開水。

「給我散!」炎龍喝道,只見籠罩在關宇腦海中的烏雲想遇到了剋星一般,像有意識的瞬間便逃匿不見。

「嗯!」關宇輕哼了一聲,眼睛慢慢的睜開,頭一陣疼痛,他好像做了一個夢,夢裡自己遇見了自己的父母。

「小子,你可算醒來了!」炎龍懶洋洋的說道。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關宇疑惑的問道?


lixiangguo

張朝昌輕抽口氣,粗獷的大臉似乎都隨着光頭亮了起來,瞪大了眼睛肆無忌憚的掃着紅蓮撤去黑衣後,露出的凹凸有致的嬌軀。

Previous article

終於,林封謹嘆了口氣,看著旁邊侍候的小廝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