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沐靈夕也不管他,直接朝他扔過去一把金珠,然後走人。

當然了,那一把金珠可不是沐靈夕自己的,而是她從男子懷中拿地圖時順手摸走的,否則她才不會這麼大方呢!

一出門,沐靈夕不斷的大聲跟這個男子說話,那男子有力氣了就回一句,他也知道沐靈夕這樣是為了他好,主要是為了不讓他喪失意識,因為中毒之後,一旦意識喪失,是非常危險的事情。

所以,在一個有心要救,另一個非常配合的情況下,兩人之間的交流非常的順利。

這中間,沐靈夕知道了他叫辰,他不喜歡藍色,討厭啰嗦的女人,厭惡說話隨意的女人,更痛恨對男人動手動腳的女人。

沐靈夕在最後對他的喜好做了一個非常中肯的總結,那就是他非常討厭厭惡痛恨那個穿著藍衣服說話隨意非常啰嗦又愛對男人動手動腳的女人,而且那個女人叫沐靈夕。

辰在沐靈夕嬉笑玩鬧的過程中發現,自己原本以為自己會撐不到沁雲山莊就會昏迷,但是,現在他卻發現,自己的精神雖然一直迷迷糊糊的,但是卻從來不曾無法支持。

雙眼迷濛中,辰看到了沁雲山莊的大門。

沐靈夕憑著自己超高的認路技能和無法匹敵的人品,終於找到了沁雲山莊的地點,這一路上穿大街過小巷的,七繞八拐的還好總算到了。

抹了把頭上早已淋漓如雨的汗水,沐靈夕扶著身上冒著陣陣冷氣的辰,敲響了沁雲山莊的大門。

沉重古樸的紅木大門吱呀一聲從裡面打開,從門裡出來一個文質彬彬的青年男子。

那男子一開門,先是看到了一身藍衣的沐靈夕,然後又看了一眼頭戴紗帽的辰,然後淡然的問道:「二位何事造訪?」

辰一聽見那男子的聲音,費力的抬起了自己的胳膊,掀開了頭上的紗帽。

「辰?怎麼是你?」那男子在看到辰的情況后,驚訝出聲。

「清遠,瀾軒在嗎?」辰的語氣有些微弱,顯然寒毒對他的影響非常嚴重。

「大師兄在雲閣整理藥材呢,你們快隨我來。」清遠連忙上前扶住辰,快速向山莊內走去。

清遠的加入使沐靈夕深深的鬆了一口氣,也跟著那個叫清遠的男子一起將辰扶了進去。

沁雲山莊從外面看起來不甚起眼,但是一進到門內,才發現這內里確實別有洞天。

先不說這裡的面積廣闊如原了,光說這入眼清一色的白玉裝飾,就夠讓人眼饞了,地面是白色的玉石,牆壁是白色的乳石,精美的雕刻在玉石上活靈活現,廊柱間雪白的輕紗飛舞,其間是如雪的絲絛隨風搖曳,一切都飄渺的好似仙境一般。

沐靈夕一邊走著一邊感嘆著,眼睛早已被這其中的美景所吸引。

不知道走了多久,直到清遠在一個閣樓前停住腳步,喊了一聲「大師兄」,沐靈夕才從自己的震驚中清醒過來。 葉天看著周珊那有些奇怪的表情,當即卻是感覺自己渾身難受。

那種燥熱到內心深處的感覺讓得此時的葉天恨不得將渾身的衣衫全部脫去一般。

旋即葉天也是有些疑惑的盯著周珊問道:「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聞言,周珊少見的一臉靦腆的看了看葉天,旋即有些羞澀的輕聲說道:「催……催情散……」

「什麼?」

周珊那小道只有她自己能夠聽到的聲音,葉天卻是並沒有聽清楚,旋即葉天便是將身子往前傾了傾,再度豎起耳朵問道。

然而這一傾,葉天卻是嗅到周珊身上傳來的一陣陣少女體香,旋即便是感覺那股燥熱之感更濃了一分,而後葉天小腹處便是升騰起一股熊熊邪火。

葉天感覺不太對勁,當即便是努力剋制著自己的身體,然而手臂眼看著就要不聽使喚的對著周珊的身體摟去。

周珊此時也是不知所措,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再度說道:「這是……催……催情散……」

然而周珊的話音剛剛落地,葉天的手臂便是絲毫不聽使喚的落在了周珊的手臂之上。

周珊的身體被葉天狠狠的攬入懷中,周珊卻也是並沒有掙扎,只是感覺渾身也是有著一股莫名的感覺湧起……

然而葉天此時感覺自己眼前天昏地暗,金星直冒,眼眸之中也似乎只能看見面前的周珊一人,周圍的所有東西全部都被葉天直接忽略而去。

旋即,葉天的身體便是不聽使喚的對著周珊湊得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最後,葉天感覺自己的臉龐上有一股熱氣忽隱忽現,那正是周珊急促的呼吸導致的。

此時的周珊呼吸也是加速,小心臟砰砰砰跳個不停,整個身體也是感覺到一陣酥麻,那被葉天緊緊攬著的身體也時不時有些細微的顫抖。

而周珊的這個狀況,卻是讓得葉天那『催情散』的藥效直接發揮到了極致,原本就難以抵抗誘惑的葉天現在感受到周珊這樣的舉動,當即便是徹底失去了控制,頓時便是對著周珊的側臉吻了上去!

溫熱的嘴唇貼在周珊的側臉之上,周珊也是感覺渾身那股異樣的感覺頓時再度升騰,此刻的她竟是有著一種欲拒還迎的感覺湧現!

「揍我!」

然而此刻親吻著周珊側臉的葉天心中卻還有一抹弱弱的意識,當即他便是輕聲的在周珊的耳邊努力的說道。

然而周珊卻是感受著葉天在自己耳邊輕輕吐出的陣陣溫熱的呼吸,頓時讓得周珊渾身的顫抖再度加劇了幾分,二人當即便是陷入一陣火熱的感覺之中。

此時的周珊雖然有意識,但竟是不願推開葉天,似乎是很享受此刻的這種感覺。

「快!揍我!」

葉天努力的剋制著自己那股難以壓制的邪火,卻是努力的在周珊的耳邊喊道。

然而葉天越是喊,周珊身體之上那股異樣的感覺就越是明顯,也是讓得二人頓時都是有一種手足無措的感覺。

此時此刻,月黑風高,二人在小樹林之中正發生著一幕幕難以描述的畫面。

勾火總裁,老婆吃你上癮 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葉天體內那股邪火也是愈來愈烈,此時此刻的葉天竟是將那攬著周珊手臂的手掌緩緩向上移動,最後落在周珊那裸露出來的脖子之上。

少女滑嫩的皮膚讓得葉天手掌的觸感極好,而隨著葉天的觸摸,周珊的身體也是猶如被電擊中一般,發出一陣劇烈的顫抖。

然而葉天卻是遠遠不止滿足於此,緊接著,葉天的手掌再度往下滑去,眼看著就要落在少女那高高聳起的兩座山峰之上!

少女此時也是完全喪失了反抗的能力,渾身酥軟的她根本就沒有多餘的力氣去推開葉天的身體。

此時此刻的周珊,甚至已經想到了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一切事情,但她還是不願將懷中的葉天推開,說是不願,到更不如說是不能,因為她此刻已經完全癱軟在葉天的懷抱之中。

最後,眼看著葉天的手掌馬上就要落在少女那雙峰之上,但就在此時,葉天那被憋得通紅的臉龐之上頓時漏出一抹痛苦的表情,旋即突然仰天大吼一聲!

隨著大吼,葉天脖子上的青筋高高的凸起,而後,葉天強行克制著自己那不聽使喚的身體,狠狠地對著地面之上倒了下去。

見狀,渾身酥軟的周珊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是對著倒在地上的葉天撲了上去。

「葉天?你沒事吧?」

周珊的身體蹲伏在地上,一隻手摸著葉天的手臂,聲音嬌柔的問道。

然而葉天卻是緊緊地閉上雙眼,旋即緊咬牙齒說道:「你走開!離我遠點!」

周珊看著葉天這痛苦的樣子,臉上卻是莫名的湧現出一抹失落,但她最後還是尊重了葉天的選擇,自己緩緩往後退去,和葉天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此時此刻,周珊臉上那抹失落之色沒有人知道是為什麼,也沒有人知道她的內心究竟是怎麼想的,更沒有人知道,她對葉天剛才的做法,究竟是喜歡還是不喜歡。

但是,當她站在遠處看著那越來越痛苦的葉天的時候,她臉上的失落之色終於是緩緩有所變化,最後徹底變成了心疼之色。

她知道葉天定力很強,但是能夠強的過『催情散』的定力,也是讓得她極為震撼。

她心疼的望著那在地上打滾的葉天,恨不得直接撲上去,滿足了此時葉天的需求,但是她卻又不願違背葉天的意願,當即也是陷入了兩難境地。

時間分秒流逝,周珊的身體緩緩蹲伏在一棵樹底,她的雙手交叉在自己的膝蓋上,尖尖的下巴放在雙手之上,一副楚楚動人的少女模樣卻是與她往日那大大咧咧的形象有著不小的出入。

然而,此時沒人知曉,少女心中那神秘而又出人意料的想法,也沒有人知道,少女從之前那大大咧咧的形象,突然轉變成現在這樣的小女人形象,正是因為剛才的她體會到了做『女人』的感覺!

雖然她只做了一半的『女人』,雖然她只做了短暫的『女人』,但是那種『女人』的感覺,她這輩子都不可能再忘記…… 眼前是一座獨立的閣樓,三層結構,正門前掛著一塊牌匾,上面寫著「雲閣」二字。

不一會兒,閣樓的大門從裡面被打開,一個一身白衣的身影從門內走了出來。

沐靈夕不知道如何來形容面前這個男子給自己的感覺,清淡如仙,氣質高潔,墨發高結如流觴,眉若清風掃淡香,沉眸深遠化星海,雲華疊嶂作鼻光,膚同碧水雲凝玉,唇盈子夜月上霜。

只一眼,她就被這名男子身上那種淡雅高遠的氣質迷住了,心中即傾慕又害怕,傾慕他的高雅,同時又怕自己的靠近會讓他染了自己的俗氣。

那名男子在發現她的注視之後,略一轉頭對上了她的眸子,星海般的眉眼間,浮上一絲清淺的笑意,那純凈的感覺,像是要凈化掉她的靈魂。

沐靈夕略顯尷尬的也笑了笑,然後就見清遠已經扶著辰來到了,那個被叫做瀾軒的男子身前。

「大師兄,辰公子中了寒毒,現在意識已經不太清醒了。」清遠扶著辰,表情嚴肅的對墨瀾軒說道。

「這次確實比較棘手,他又遇到了什麼人,用的毒倒是一次比一次厲害。」墨瀾軒只是伸手在辰的手腕上搭了一下,就得出了結論。

清遠見墨瀾軒似乎有辦法解決,心裡也是鬆了口氣,將辰慢慢的放在了大廳中的一個躺椅上,見墨瀾軒問他,他也是茫然的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清楚,他是被這位姑娘送過來的。「

沐靈夕見清遠提起了自己,只好出來自我介紹道:「我叫沐靈夕,機緣之下送他來求醫,至於具體發生了什麼,你們還是等他醒了再問他吧!」

墨瀾軒見沐靈夕如此說,也沒多說什麼,只是讓清遠帶沐靈夕先去偏院休息,他現在要幫辰療毒治傷。

沐靈夕本來也就累了,再加上一天都沒吃飯了,現在是又累又餓,現在能休息她當然不會推辭了。

與墨瀾軒禮節性的告辭了一番,沐靈夕轉身之際,又悄悄的看了一眼那白色的高雅身影,然後心滿意足的跟清遠走出了雲閣。

一路上沐靈夕滿腦子都是那清逸脫俗的白色身影,他的一舉一動,都深深的讓她著迷,從來不為男色所動的她第一次發現自己的心跳開始變得不太一樣了,難道這就是暗戀的感覺?

首席,借我生個娃 一路上一會愁,一會笑,一會呆的,看的清遠還以為沐靈夕也中了毒,忙不迭的要給沐靈夕也把把脈,最後在沐靈夕的強烈拒絕之後,終於作罷。

清遠將沐靈夕帶到了一處離雲閣不遠的院子中,這個院子不大,院門上的牌匾上寫著「幽苑」。

「沐姑娘!你先在這院子里休息片刻,有什麼要求可以跟院里的下人說。」清遠將沐靈夕送到院中的主廳后,對沐靈夕說道。

沐靈夕看著周圍清幽的環境,滿意的點了點頭,不過最後像是想起什麼似得,連忙對清遠說道:」你們什麼時候吃飯啊!我現在有點餓!「沐靈夕話還沒說完,肚子里就配合的響起一陣咕嚕聲。 葉天此刻依然是痛苦難耐,但是他之所以這般強行克制自己,是因為他不想就這樣失去了自己的童子之身,也不想就這樣讓周珊失去了童子之身。

一方面是因為葉允,葉天感覺自己如果和周珊那樣的話,就對不起葉允對自己的表白,另一方面也是因為葉天內心的真實想法,在這樣的情況下,兩個人那樣的話,都不算是真情實願的,那並不是葉天想要的。

所以,葉天方才這般努力的剋制著自己的感覺。

最後,再度過了半刻鐘之後,葉天終於是感覺自己的那種感覺好多了,當即葉天方才是緩緩從地上站了起來,而後對著那樹底的周珊緩緩走去。

看到葉天走來,周珊也是緩緩站起身子,旋即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將自己之前那抹失落之色徹底掩飾起來,而後漏出一抹笑容說道:「你好了?」

葉天點了點頭,旋即有些尷尬的乾咳了兩聲,再度說道:「剛才……抱歉了……」

「沒事……」

在葉天的話音剛剛落地后,周珊便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回道,然而剛剛說出「沒事」兩個字,周珊方才感覺到自己太過急躁了,旋即也是尷尬的抿了抿嘴唇,雙手交叉在一起,漫無目的的揉著衣角。

「那……咱們走吧?」

葉天再度抬頭看了看天上的月色,感受著此刻尷尬的不能再尷尬的情景,當即也是再度看了一眼那嬌羞模樣的周珊,旋即說道。

周珊點了點頭,目光卻是漫無目的的盯著葉天身旁的草地,似是不敢和葉天相互對視一般。

說完之後,二人便是再度邁起腳步,旋即緩緩走在這小樹林的草地之上。

走了良久,二人卻是誰都沒有說話,他們的身形保持著一定的距離,那距離中間的虛空彷彿有著一道障礙物一般,將他們的身體遠遠的隔開。

「咱們現在去哪裡?」

再度走了許久,周珊終於是抬頭看了看眼前的景象,旋即對著葉天問道。

「先回葉天一趟吧,我要跟父親說一下這件事。」

葉天嘆了一口氣,旋即看著自己哈出來的陣陣寒氣,旋即手掌放在一起搓了搓,說道。

「哦……」

周珊點了點頭,輕輕的「哦」了一聲,當即便是不再說話。

然而就在此時,葉天卻是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唦唦」聲,旋即葉天便是回頭看去,卻是並沒有任何發現。

「怎麼了?」

周珊問道。

「我感覺咱們身後有人跟著我們!」

葉天目光凝重的看著夜空之下的小樹林,語氣凝重道。

聞言,周珊也是轉頭看去,她懂得雕靈之術,精神集中力遠遠超乎常人,然而此時此刻,她感應了半天,也是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當即便欲再度對著葉天說話。

然而葉天還不待她張嘴,便是緊緊捂著她的雙唇,旋即便是強行拉著周珊趴在了地上。

葉天目光環視四周,找到了一處草叢較高的地面,而後和周珊一起趴在那草叢之中。

而與此同時的周珊也是緊張了起來,雖然她並沒有感受到什麼東西,但是她卻願意選擇相信葉天的感覺。

二人趴在草叢之後,葉天和周珊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他們感受著彼此的溫度,卻是沒有閑心陷入這份濃情當中,因為此時的二人,都是感覺到一抹危險的感覺。

葉天豎起自己的耳朵,仔細傾聽著周圍的動作,片刻之後,那股「唦唦」聲再度出現,旋即葉天便是猛然抬頭,而後目光盯著自己的正上方!

周珊見狀,也是抬頭看去,卻只是看到一輪圓月,以及那在夜色之中隨風擺動的樹梢。

重生空間嬌嬌女 然而,片刻之後,周珊看著那輪圓月好似突然出現一個缺口,而緊隨著,便是有著一道黑影從那輪圓月之上猛然呼嘯而過!

與此同時,葉天當然也是看見了那道黑影,當即葉天便是緊張的屏住呼吸。

良久過後,這片小樹林再度恢復了一片平靜,那陣「唦唦」聲也消失不見,葉天此時方才是小心翼翼的從地上爬了起來,旋即看著葉家的方向,臉龐之上當即便是漏出一抹驚慌的表情。

「怎麼了?」

周珊看著葉天那緊張的神色,當即也是問道。

「剛才過去那人,是秦家的秦傲天吧?」

葉天有些不太確定的看了一眼周珊,旋即問道。

聞言,周珊也是仔細的回憶著剛才看到的黑影,片刻之後說道:「感受著那抹氣息,像是他。」

周珊話音剛剛落地,葉天當即便是緊緊拉著周珊的手掌,拔腿就跑!方向正是葉家!

剛才的葉天從上空的那道黑影當中感受到一股濃濃的殺意,而那黑影如果正是秦傲天的話,那麼他到了葉家必然會暴怒無比,到時候,葉家自然就遭殃了。

而想到這裡的葉天當即便是將速影的效果發揮到了極致,拉著周珊的身形,便是對著葉家飛奔而去。

夜色之中,周珊被葉天這驚人的速度所震撼,那一陣陣凜冽寒風吹在周珊的俏臉之上,也是讓得她俏臉生疼。

然而周珊的一雙美眸之中卻是泛起一陣堅定,因為她早已經在心中打定主意,不管葉天何去何從,她都會追隨葉天!

有著速影效果的幫助,葉天在夜色之中的移動速度得到了極大的提升,僅僅是半刻鐘的時間,葉天便是清楚的看到了葉家院落。

lixiangguo

不過陳若風心裡還有一個疑問,這處竹舍只有他和心腹手下知道,多福又是怎麼知道這裡的?便問了多福。

Previous article

在最前面放著一張桌子,而在桌子上面的牆壁之上,掛著一幅畫。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