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

沈明珠頓時垂眸無語。

能為什麼?

還不是被他窮追不捨的說讓她負責說的人都慌了,不避而不見難不成還要湊上去負責不成?但眼下,剛剛被他站出來挺身相護,沈明珠還是留了幾分餘地,

「只是這兩日身子略有不適。」

「對,剛剛太醫說你身上還有傷,如今怎麼樣了?我…我去太醫院幫你討一些上好的傷葯和補藥去……」

說完,他扭頭便跑。

一張臉上滿是擔憂的匆忙離去,也顧不得和她多說幾句話,將她一舉一動都放在了心上,端的是一番赤子之心坦誠無比的姿態,讓沈明珠頓時有些無奈的低頭。想到他一根筋的讓她負責,如今又站出來幫了她一把,著實讓她有些不知該怎麼還回去。

頭疼啊。

沈明珠略有幾分鬱悶。

回到房間內由著月牙幫她換藥包紮好之後,春華也行色匆匆的趕了回來,微微躬了躬身便湊到了沈明珠面前。

月桂適時的將月牙拉了一把,兩人頓時退出了房門。

春華頓時上前一步道,

「暗風之前所言說一切都已安排妥當,不論今日七皇子來或不來,都不會讓您和白家受到半分牽連,因為聖上指派的太醫是我們的人!」

「……」

沈明珠頓時一愣。

這才反應過來,不是雲傾塵醫術高超到那般地步,而是太醫早就準備好了說辭,只需說她身上的傷勢與張珏所言並非一致便可輕而易舉的解決眼下的情況,而七皇子的到來更是讓這一切順理成章在無半分詬病!

他早就安排好了?

「他早就清楚我的情況?」

「這倒也不是,因邊關路途遙遠,消息傳過去再傳回來也來不及,只是之前暗風曾說傅公子早就命令好京都的人全權以您為重,所以在前日您受傷之後,就已經準備好了應變之策,不論張家如何,皆早有應對之法,因您不想讓傅公子插手這些,所以…所以……」

「……」

她臉色一沉,

「所以早就安排好,卻一直瞞著我沒有說出來?」

「是…」

「……」

沈明珠頓時沉默。

幾分惱怒幾分無奈幾分感動,摻雜在一起頓時讓她有些百味交雜,止不住的想到那個遠在邊關的男人。

他一直關切著她。

縱然不在京都,卻早就安排好人護著她。

她心中微暖,語氣卻是微惱,

「暗風?」

「……」

身影頓時出現。

暗風站在房間角落中,看著神色不明的沈明珠,面色惴惴不安,咽了咽口水才小心翼翼的介面道,

「姑娘,屬下也是迫不得已啊,那日讓您受傷已經給是萬死難逃其責了,倘若您再出事兒那主子追究起來,我們也小命難保啊……」

他欲哭無淚。

身上的傷還隱隱作痛呢。

前日姑娘回來后他便被京都統領責罰一番,若不是顧忌著他要在姑娘身邊貼身保護,恐怕早就將他丟到暗房裡去了!

他太難了。

「慌什麼。」

沈明珠瞥了他一眼,看著他那副模樣倒也沒有繼續說什麼,反而話題一轉落在了商鋪上面,輕聲道,

「之前安排你的都做好了?」

「…都已經安置妥當了,不過那些葯還未曾依著全做出來,只準備出了少許,人手都已置辦齊全,只等開業了。」

「放出消息,每日只接待一位病患,專治疑難雜症,非疑難雜症不治。另外……可有輕功極好的人?」

「姑娘想做什麼?」

沈明珠聞言冷笑。

她被步步算計到現在這般地步,若不想法子報復回去,怎麼對得起沈棲梧的步步為營?

**

不過一日。

有關白四姑娘傳言便散的一乾二淨。

張珏之前口口聲聲說白四姑娘是對他下毒的人,但那日大張旗鼓的前去最後卻鎩羽而歸著實讓不少人都猜到個中內情,尤其事後又被白家父子拖到了朝堂之上被皇帝狠狠責罵了一番且賠了不少銀兩,而且還被命令閉門思過,如此這番才算勉強平息了將軍府的怒火。

而白四姑娘的名頭更盛幾分,且皇帝在聽聞她還『奮不顧身』救了七皇子之後,更是命人賞賜了不少東西,一時間更是風頭無二,令人驚詫!

此時。

張珏卻被關在張侯府內。

張侯爺自回來之後便勒令他呆在自己院子里不許出門,而東院那個小妾更是這個時候傳出了身懷有孕!

「這現在小郡王已經不能人道,那邊又傳出有孕,這若是個男子的話,那……」

「那日後必然是要承爵的,老侯爺總不可能將爵位交到一個不能人道的人手中吧!現在侯爺日日都在那邊,這以後辦事啊,還是要擦亮眼睛!」

「……」

議論聲在耳畔響起。

張珏的臉色更是刷的一下徹底沉了下去,接二連三的事已經讓他瀕臨崩潰,如今聽到小廝這般肆無忌憚的私下討論,腦子裡那一直繃緊的弦更是徹底斷了!

面無表情的上前,看著那幾個小廝驚慌失措的臉更是二話不說直接拔劍刺了下去!

「小郡王,不要啊!」

「……」

慘叫聲頓時從府邸蔓延開來!

幾個小廝滿身血跡橫屍當場,張珏滿身都是濺的血跡,看起來更是異常可怖,也讓剛剛走進來的幾個小丫鬟頓時當場嚇暈了過去,只站在門口的小廝瑟瑟發抖的跪在了地上,看著張珏那番模樣嚇得渾身顫抖。 臨近冬日,草原上寒風冷厲,婉妍除了去給太皇太后、太后、佟太后和皇后請安外,其餘的時間都龜縮在帳篷內,從不踏出一步,康熙念叨了好幾次,婉妍都拒絕了,連冬日的常服都被拿出來了,坐在軟塌上,都會蓋着白貂絨的被子,讓整個人能暖和起來的。

「婉妍,怎麼又坐着呢?你總坐在這裏,不難受嗎?」康熙進入了帳篷,發現婉妍又縮在了被子裏。

「阿諢,現在天氣這麼冷,你讓我怎麼辦?」婉妍微撅著小嘴巴,「連皇後娘娘都極少出來的。」

「皇后是在做小月子呢。」康熙對皇后徹底的失望了,赫舍里氏一族沒少在後面指揮。

太皇太后啟動了鳳衛,調查赫舍里夫人的事兒。

「阿諢,您說太后都被驚動了?」婉妍瞪大了眼睛,滿是驚訝。

「嗯,皇瑪嬤發現皇后流產與秘葯有關係。」康熙說道,「這種秘葯可能會導致孩子是怪胎的。」

話音落下,婉妍打了一個寒顫,若是被人下了這種葯,孩子的身體即便是健康的,還是需要湯藥養一輩子,大部分都是年幼時就夭折了。

此刻,她忽然想起,清史上的孝懿皇后,她是有一個女兒,卻在年幼是夭折,弄不好就與這個是有關係的。

「阿諢….」婉妍眼中的絕望和害怕,讓康熙心酸,趕緊把她攬進了懷中,拍着她的後背。

「婉妍,有我在呢,不會讓人傷害你的。」康熙溫柔的說道,「皇后的葯是赫舍里夫人送過去的。」

呃呃呃!

婉妍好奇,赫舍里夫人怎麼想的,居然想着對皇後下手。

如今,皇后是這一家子的頂樑柱,稍有偏差,這個頂樑柱不在了,赫舍里氏一族在後宮的地位就會不穩定的。

「今年選秀時,索額圖的小女兒會進宮,明面上是幫襯皇后,實際上,是為了皇后不在做準備的。」康熙交代婉妍,「以後,碰到類似的事情,我會提前告訴你的。」

二人膩乎在軟塌上,他瞧著炕桌上擺放着賬本,不免覺得有些好奇,這些賬本要做什麼?

「阿諢,內務府給我報承乾宮的賬本,我看着今年的花銷明顯要比去年的多了不少的。」婉妍直接說道,「你看這幾項,我可沒覺得自己用的分例要多的。」

康熙低首瞧著夏季冰塊的分例,有三分之二是要婉妍親自來付賬,康熙特意叮囑過李德全,給婉妍的分例都從乾清宮的分例中撥的。

「內務府的總管是有些過了,看來,海拉遜是被那些人給收買了,索額圖這段是一件沒少與海拉遜接觸的。」康熙告知給婉妍。

二人一言一語的溝通情況,皇后的身邊的秦嬤嬤再次來了,說是要見婉妍。

李德全臉色有些黑,一整日的時間,皇后都沒什麼動靜,非要等著康熙抵達了婉妍的院落時,這位的動靜來了。

秦嬤嬤瞧著李德全和鈴蘭不想通報,直接在帳篷的門口喧嘩起來,康熙和婉妍聽到后,對視一眼。

「進來!」康熙惱火了,值得起身坐在了另外一側,等待秦嬤嬤進來了。

秦嬤嬤行禮后,臉色有些難看:「萬歲爺,奴才過來是想讓貴主兒能去見下主子。」

婉妍指了指自己,狐疑起來:「嬤嬤,是讓我去見皇後娘娘?娘娘應該知道,我極少會在晚上出門的。」

「貴主兒,奴才醒的,主子那邊說是有十萬火急的事兒請您,因此,才不得已請您過去。」秦嬤嬤低垂著腦袋,都不敢看康熙的眼睛。

「阿諢,您陪着我去一趟吧。」婉妍看向康熙,在見皇后的事兒上,她更依賴康熙的。

「多大了,我在帳篷等你,幫你把事兒處理了,皇后那邊只是讓你問問話,李德全,隨着你家貴主兒過去。」康熙看向李德全吩咐道。

皇後派遣奴婢通知了宮妃們,惠貴人和榮貴人二人裹着厚厚常服,往皇后的帳篷走着。

德貴人一直守在皇后的身邊,很少會出去的。

婉妍聽到鈴蘭大概的極少,心中瞬間明了了,皇后最終目的,只是想讓康熙看到德貴人的好,是個細心照顧的。

皇后的這招算是可以的,能打死一船的人,讓眾人覺得,她和鈕祜祿與之相比,她們妒忌心更重的。

「鈕祜祿姐姐,又是鴻門宴啊。」婉妍和鈕祜祿貴妃在帳篷門口相聚,互看了對方一眼,無奈的說道。

二人進入帳篷,德貴人站在皇后的身側,恭敬的給二人行禮,今日,德貴人傳了一身粉色的冬常服,頭上居然佩戴着硃紅色的芙蓉石的頭面,這越了貴人的規矩的。

「德貴人,若是沒看錯,你頭上的頭面應該是硃紅色的。」榮貴人是從睡夢中被叫醒的,過來的路上,還被吹了一路的冷風,著讓她滿肚子的怨氣。

「榮貴人,本宮賞賜了德貴人這套頭面,這些都是年輕的女眷帶的,才顯得鮮亮。」皇后直接說道。

婉妍微蹙眉頭,皇后暗示她們都年長了嗎?

lixiangguo

因為本身外向型經濟的特點,再加上日本經濟從根本上還沒有徹底走出前幾年股市樓市雙雙崩盤的陰影,市場形勢依舊非常脆弱,稍有風吹草動就可能醞釀成一陣暴風驟雨,因此,哪怕西蒙不出席,日本股市也逃不過這一次大跌。

Previous article

Netflix大熱劇集《怪奇物語》第四季終於順利殺青,再拍不完孩子們都長的快認不出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