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江映寒冷笑。

「這都是安排好的,新聞出來李總就給公司的人施壓,不僅讓我滾還要賠錢。」

顧可彧背後嚇出一身冷汗,沒想到竟然是這樣子的套路啊,一切都是這李總安排好的,就是要讓江映寒身敗名裂,這根本不是巧合就是預謀已久的!

顧可彧雙手扣著沙發邊緣,愣是扣出兩個手印子,仔細回想發生的一切,確認這一切從頭到尾都是李總安排的,就是為了報復江映寒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兒讓他難堪,讓人不可思議的就是,公司竟然真的和江映寒解約了。

江映寒現在的處境,從一開始得罪高層到現在被陷害發新聞通稿,公司解約,賠償高額解約金,前途之路一塌糊塗,這從頭到尾的順序和上輩子顧可彧知道的那個男藝人所經歷的路程一模一樣。 「3萬瓶白酒,除了拆開了十瓶讓人品嘗,其他的全部賣光了…」李明高興的說道,他的話也讓李天和周蕊傻眼了。

李天多少還有一些預料,認為這個酒肯定會賣不差,但是周蕊就沒有任何的預防了,早上的時候周蕊也嘗了一點,因為平時都是喝紅酒和啤酒的,對於白酒這種東西不怎麼喝,所以也沒感覺到什麼味道,只是覺得頭腦清晰了一點。

整個早上,這邊的人流量就沒有減少過,單單是這邊的康王專櫃,一個早上就收了一百多萬的現款,而且還有很多人全額預定的,就等著下午把酒給拉來了。

「李經理,這是我們兩個小時收的預定名單,下午的時候至少要拉過來4萬瓶才行。」就在三個人談話的時候,那邊做事的小組長遞過來一份文件,上面是預定的數量和人員。

「跟酒廠那邊溝通過了嗎?」李天這個時候也嚇了一跳,這還僅僅是遠華的旗艦店,如果是加上其他的超市,總數將是十分驚人的,那個時候可別酒廠那邊掉鏈子了,這可是首發呀,要是真的掉鏈子了,對這類酒可是很打擊的。

「跟酒廠那邊聯繫過了,酒廠臨時雇傭了一百多名臨時工,但是還是有些不足,剛才周總已經把他建築公司的人給拉過去了,現在正在加班加點的裝車呢。」聽了這個話,李天算是鬆了一口氣,周總的建築工地上隨時都有上千人,讓他們過去幫忙應該是沒問題的,雖然熟練性上不怎麼樣,可絕對耽誤不了發貨。

旁邊的周蕊滿眼都是小星星,一天的時間能夠銷售10萬瓶,這絕對是一個奇迹了。

很多人都是成箱成箱購買的,在超市當中的零售價格是50塊錢,一箱就是300塊錢,但是今天是有活動的,每箱是280塊錢,而且購買兩箱還可以贈送兩瓶。

主要就是上午的試喝活動立了大功了,很多人都是嘗了一杯,然後立刻就下單了。

中午的時候,其他地方的數據也回饋回來了,今天第一天加上全額預定的,總共銷售在30萬瓶左右。

其中有11萬瓶是經銷商的囤貨,其他的都進入了老百姓家裡,也得益於這類酒沒有漲價,如果是超越一百元的話,恐怕就沒有這樣的銷量了,明天的銷量肯定會直線下降的,但是第一天已經是一炮打響了,以後這種酒肯定是非常受歡迎的。

跟李天這邊不一樣,張萌大伯家的那個店,今天可以說是冰火兩重天,早上冷的一個人都沒有,下午擠的直接進不去門。

早上的時候,連張家大伯都感覺自己虧本了,這個傢伙通過張萌的關係拿到了經銷商,今天整個店裡有一千箱,這數量已經是不少了,後來又套了套近乎又拿到了200箱,結果上午僅僅賣出去了不到30箱。

整個店鋪加上亂七八糟的東西,可是投進去了,將近50萬呢,要是賣不出去這些東西,最後可真是虧死了。

誰知道下午的時候人就開始多了,而且都是整箱的拿貨,其他地方一箱都是300塊錢,這傢伙以為自己這裡賣不出去,所以標價就是270塊錢,如果兩箱的話直接是500塊錢。

李天把批發價全部都降到了35塊,如果按照正規的零售價,每瓶的利潤在15塊錢,每箱的成本是210塊。

如果按照上午的零售價格,兩箱500塊錢,張家大伯真的是不怎麼賺錢,他這裡還有人工和房租呢,但是當時他覺得已經是無望了,能夠用兩箱500塊錢的價格全部銷售出去,這也是非常不錯了,至少這些錢能夠回來。

誰知道剛過中午12點就來了幾個人指名要買這種酒,其中有一箱張家大伯還是240塊錢賣的。

下午4點的時候,這傢伙恨不得使勁抽自己一巴掌,從2點到4點,這裡幾乎都要被瘋搶了。

等到四點過後,店裡就剩下打碎的一箱呢,其他的全部都賣光了,而且廠子那邊還沒有貨了,據說只能是先供應大的經銷商,他們這種小型經銷商明天只能拿到一百箱。

「老頭子,我們可真是發財了,這一天的純利潤可就是2萬多呢。」張萌的大伯母高興的點著錢,雖然一大部分還是貨款,但是他們也感覺到很高興了。

「誰說不是呢?怪不得周總這麼聰明的人,把自己的酒廠搭進去,就只要3%的股份,我看他要3%的股份也是多的,沒準給他1%的股份就行了。」張老大笑呵呵的說道。

這會兒渾身上下都被汗水濕透了,剛才搬酒的時候,他都自己上場了,可是一點兒也不覺得累,這一天就是幾萬塊錢呀,以前從來沒有這麼賺錢的時候,而且給的還全部都是現錢,省了要賬那一套了。

「剛才路過市場的時候,我買了一隻烤鴨和兩條魚,晚上你再去買點其他的東西,咱們去老二那裡吃飯,等會兒你提前給他打個電話,要不然叫他們到咱們家來吃飯也行。」以前這種話絕對不會從張萌大伯母的嘴裡說出來,但是今天直接就好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說起老二的時候嘴裡一點兒也不磕巴,就好像真的是很親一樣,要知道以前整整一年都不見他提起自己的小叔子了。

「這邊也差不多了,你回家去做飯吧,等會兒我開車去接老二他們一家三口,反正現在也是放暑假的時間,他們也沒什麼事情。」王老大高興的說道。

這個時候對弟弟只能是巴結了,早上就是提了提弟弟的名字,然後自己這邊多了200箱白酒,以後有些事情還得去找弟弟,比自己這個面子管事兒多了。

在宋經理和周總那邊,自己可是沒什麼面子的,但是弟弟那邊就不一樣了,那個面子可是大的很,明天有沒有貨物,全看今天晚上了,自己家老二那個心腸自己知道,幾杯酒下去就沒事了,都是親兄弟又沒有什麼隔夜仇的,現如今賺錢最重要。 康王酒廠。

「弟兄們都加把勁兒,今天每個人都有80塊錢的大紅包,晚上一個小時十五塊錢,受不了的就趕緊下去休息。」宋經理在酒廠這邊大聲的說道。

現在酒廠的工人大部分都是工地上過來的,白天的時候還有所不熟悉,但是經過了一個白天之後,這些人基本上也都熟悉了。

原本在工地上一天也就是一百多塊錢,而且比這裡累的多了,現在一個小時就是15塊錢,今天已經工作了將近十個小時了,加上80塊錢的紅包就是200多塊呢,上哪去找這麼賺錢的活去?

他們雖然不知道老闆賺了多少錢,但看宋經理臉上的笑容就知道,自己這些人一天都能賺200多塊了,宋經理賺的肯定更多,據說宋經理給他小舅子也弄了一個經銷商的身份,早上就拉走了兩車酒,看現在這個情況,肯定也賣的非常好。

酒廠這邊一天就把之前的存貨全部賣光了,明天只能是限量供貨了,要是還跟今天這個樣子是的,估計幾個小時就會沒有的,各大飯店和一些超市都希望能夠存一批,但是李天的話也傳下來了,先緊著自己的飯店和超市,餐飲集團和遠華集團都是李天自己的買賣,如果要賣貨的話,那也得自己的買賣佔先才行,沒道理把錢拿給人家賺了去。

遠華超市的零售價格是50塊1瓶,刨去各種各樣的成本,李天的純利潤要在35塊錢左右,飯店裡的價格是70塊錢,利潤就更加的高了。

酒廠這邊是宋經理盯著,周總全天都在發貨那邊看著,而且中間還得空去了一趟招聘市場,酒廠這邊至少還要招聘200多個人,工地上的這些人只能是臨時來幫忙,讓他們長期在這裡也不可能,他們很多都不是本地人,大部分都是外地過來打工的。

當天晚上11點的時候,這些管理層才算是在酒廠的辦公室當中聚齊了,李天看著一個個的都樂呵的,雖然今天透支了大量的體力,但是沒人喊累,這樣的銷量實在是太喜人了,之前他們也有過預測,但是絕對沒想到會是這個樣子,現在裝配那邊還在幹活呢,只要是裝滿一車,立馬就會被拉走,總共出來了200噸,眼下就要差不多沒了。

「李總,數據統計出來了。」周總拿著一份統計單子,高興的說道,這個時候,這傢伙是一個贏家,多少人都說自己腦子長泡了,拿一個那麼貴重的酒廠換來了3%的股份,現在周總就想著拿著這份成績單抽他們的臉,讓你們說老子沒眼光,到底看看咱們誰沒眼光,睜開你們的狗眼看看,一天的功夫就賣了351096瓶。

全天銷售額過千萬,這是以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以前的時候一個月能有這麼多就了不得了,但是現在一天就有那麼多了。

「成績還是十分不錯的,不過大家還是要繼續努力,尤其是要擴展我們的市場,現如今肥桃縣的市場也就這樣了,咱們下面的銷售肯定會下滑,根據我的估計,每天能有8萬瓶到10萬瓶的銷售,應該是一個長遠的銷售,今天這種情況不可能會複製。」李天的話也給大家潑了一層冷水,畢竟肥桃縣只有一百來萬人。

「李總放心,咱們的這個酒味道這麼好,酒香不怕巷子深,而且咱們還投入了那麼大的廣告,以後肯定會越賣越好的,我已經在組建新的銷售隊伍了,在一個月之內肯定會沖向全省,外地,對咱們的認知比較少,但是只要打進當地的市場,我們憑藉口味也可以做到一定的銷售量。」周總激動的說道。

喝酒這樣的事情有一種習慣,有些人認定了一個牌子,就一直喝這一個,其他的酒是很難再買的,所以要想改變他們的這種觀點,是一個比較長時間的計劃。

「大家說的都很對,今天大家辛苦了,明天讓工地上的兄弟們都休息一天,工資照開。」 律師老公寵妻上癮 李天看到下面正在搬貨的兄弟也都累了,這個時候應該到了,收買人心的時候,不能讓人家說咱們是喝人血的資本家。

周總也點了點頭,接下來這個傢伙的任務很重,要把第二車間和第三車間也打開,這樣才能夠增加產量,如果光靠第一車間的產量,那還是算了吧,估計沒兩天就能把這個車間給擠破了,現在的銷量幾乎是原來的好幾倍。

隨著人們口碑的影響,和咱們這種酒的人肯定會越來越多,以後的銷量會呈直線上升的,就算把這幾個車間全部都打開,將來也可能是一酒難求的局面,所以周總已經準備好了擴建計劃,只不過現在也不適合提出來,得等到發展一段才行,要是現在提出來的話,顯得自己太囂張了。

當天整個肥桃縣都被新的康王陳釀給震驚了,很多喝了一輩子酒的人都沒喝過這麼好喝的酒,各大飯店坐下的人就要喝康王陳釀,可惜老闆那裡存貨不多呀,只有李氏餐飲集團的理財有很多,這也帶旺了一波飯店。

如果李天沒有收服斧頭幫的話,恐怕會有很多的人過去找事兒的,開飯店的人多少都有點兒涉黑,所以他們想找人搗亂的話也非常容易,要麼在你的菜里放個蟲子,要麼就在你門口鬧點事兒,你的買賣想要紅火起來很難,可要是讓它跌下去,那就是非常容易的事情了。

不過因為斧頭幫的關係,這些飯店都沒有找到能給他們辦事的人,也只能是看著李家的買賣越來越紅火,看來以後能在這個城市混飯吃的機會越來越少了,這李家自從出了李天之後,日子過得是一天比一天好。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誰叫咱們沒有那個技術呢,要是有那個技術的話,咱們也能弄出一批好酒來,讓李家的飯店不能賣咱們的酒,讓他們眼睜睜的看著,可這個事情也就是夢中能想想了。 現在事發才兩天,事情還在發酵和討論階段,大眾目光還在這件事情上,如果江映寒這一方處理妥當還是有機會翻身的。

顧可彧雙手托著頭,眼睛直愣愣的盯著地上,恨不得看出一個洞來能給江映寒解決問題,她不允許這種悲劇在江映寒身上重演。

腦子裡一團亂麻的顧可彧真的是很心煩,但是沒想到江映寒非常淡定竟然真的泡了一杯茶,散發著茶的清香,遞給了她。

顧可彧什麼也沒想,端過來就喝了一口。

「啊!」

她喊了一聲,真的是太燙了。

滾燙的水溫度很高,就算是泡了茶也是人不能忍受的,顧可彧在自己不注意喝了一口這麼燙的水,嘴瞬間通紅。

江映寒握著她的手還有水杯,害怕水灑了再燙到顧可彧身上別的地方,江映寒也是眉頭緊皺,沒想到燙著顧可彧了。

「慢慢鬆開手,別再燙著,讓我看看你剛才燙著的地方。」

冥婚之鬼尊在上 江映寒慢慢蹲下,修長的手指溫度並沒有很高,竟然還帶著絲絲涼意,就這樣劃過顧可彧的嘴唇,讓她一愣。

兩個人都沒有說話,整個房間里沒有一點多餘的聲音,顧可彧視線上抬就能看到對面江映寒帥氣的臉。

江映寒眼裡全是關切,就那樣盯著顧可彧的雙唇。

現在這個場景實在太讓人臉紅了,曖-昧的氣泡在房間里到處都是,顧可彧臉唰就紅了,從臉蛋到耳根,江映寒也意識到顧可彧的變化了。

趕緊撇開視線,江映寒也有點不好意思。

「等下,給你冰敷一下。」

江映寒趕緊站起來去房間里找冰袋和冰塊,拿著冰袋蹲下來小心翼翼的貼上顧可彧的嘴唇。

顧可彧不想太用力說話碰剛才被燙的位置,只能口齒不清的說了一聲『謝謝』。

冰袋的溫度瞬間緩解了燙的刺痛感,冰冰涼涼的感覺很舒服,腦子裡現在也有了一些解決問題的想法了。

隔著冰袋,顧可彧表述著自己的想法和見解。

「江映寒,你聽我說,現在我們需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在微博上發布聲明,內容就是說新聞通稿的內容是胡編亂造的,你必須聲明自己是無辜的,給粉絲和大眾一個交代,他們是你發展的群眾基礎。」

然後顧可彧把冰袋拿下來繼續說。

「然後我們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湊夠違約金,解決眼前最大的困難,如果你的積蓄能夠付清就皆大歡喜,如果不能可不可以請求延緩日期,過一個季度再還錢。」

顧可彧又拿出手機打開便簽準備開始記錄。

「你再說說,你現在手上沒有結束的通告,仔細想想一條都不要落下,想好告訴我,我記一下。」

顧可彧這一頓嘰嘰喳喳說個不停,江映寒愣是一句話沒插上嘴,頭一次見她這麼能說像個鸚鵡。

說完這些顧可彧才看向江映寒,才發現面前的男人用奇怪的目光看著自己。

「你還愣著幹嘛,趕緊構思一下澄清聲明的內容,實在不行去花錢找人編輯一篇。」

邊說邊推了他一下,示意趕緊去別耽誤時間。

江映寒沒有動彈,就這樣看著顧可彧的臉,目光深沉又充滿溫柔,眼睛里還有一些顧可彧也看不懂的東西。

「為什麼?」

房間里一片死寂,過了好久江映寒才又出聲詢問。

「你為什麼要幫我?」

突然的發問讓顧可彧也呆住了,整個人尷尬的僵硬了,局促不安,不知道眼睛和手該往什麼地方放。

「你現在這樣其實就是說明我不是嗎?」

顧可彧大腦里瘋狂地運轉想要尋找一個合理的理由去給他解釋,好像算是是為自己如此衝動開脫。

獨家寵溺:帝少寵妻如命 「因為你對我真的很好,照顧我幫助我無微不至,朋友之間應該互幫互助的。」

江映寒已經站起來走到了窗邊,他還是看著顧可彧的身影,聽她說完了這段話。

他從來沒有移開過視線。

其實這番話,擱誰誰也不相信,連顧可彧自己都不會相信的。

她也根本沒有想為什麼自己千里迢迢,收到消息就立馬飛奔回國,自己的所有行李都沒有拿回來,就一心為了回來看到江映寒平安無事,想要為他解決問題。

就連本人也沒有時間來得去思考。

還有別的可能,就是不管是上輩子還是這一生,江映寒是第一個真心對待顧可彧的男人,用自己的溫暖關懷著這個需要愛的顧可彧,哪怕她一直在拒絕和躲避。

顧可彧自己本身其實很自卑,這種不自信的感覺從小到大都充斥著整個人生。

因為從小的生活環境和周圍人對她的態度,這種自卑的感覺是入到骨子裡的,儘管顧可彧又重活了一世,並且下定決心要努力的活,但這種感覺還是在的,不可能消散。

這一世,江映寒這樣一個娛樂圈頂級明星,竟然三番五次的出現在顧可彧的生活里,儘管兩個人的相遇不是那麼的愉快,江映寒也沒有區別對待,反而用自己的真心和認真對待顧可彧。

顧可彧有一種被別人重視和呵護的感覺,自己其實心裡是非常緊張和害怕的,害怕失去這種關懷。

江映寒眼神就沒有挪開過,還是那樣深情的看著顧可彧的眸子。

「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的,我們必須加緊時間努力度過這次難關,如果你還想繼續在這個圈子裡生活工作,你得現在就行動起來。」

顧可彧躲避他的凝視,語氣也是稍微有點煩躁想要轉移現在他的注意力。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又降低了好幾度,房間里剛才還曖-昧的氣溫升高,現在又跌入谷底了。

江映寒率先打破了僵局。

「違約金你不用擔心,我的錢是夠的,換完之後還會剩一些,日常開銷和生活都沒有問題的,但是微博上發聲明現在工作室官方微博發布的權利不在我手裡,那要我在自己的賬號上發布嗎?」

「還有,我只發清者自清這種話可以嗎?」

顧可彧見江映寒終於對她的話做出反應,也是瞬間放鬆下來。 第二天的銷售跟第一天比起來就沒有那麼強了,只有第一天的1/3左右,不過也算是非常不錯了,這也是預料當中的事情,第一天有很多人都買了兩三箱呢,足夠他們喝一段時間呢!

這也讓酒廠的周總感覺到非常高興,認為自己當初的眼光沒有看錯,就算以後平均一天只有10萬瓶,光流水也是350萬人民幣呢,白酒的利潤又比較大,純利潤要在200萬左右,屬於自己的,雖然每天只有6萬塊錢,可現在僅僅是一個肥桃縣呀。

以後等著新的康王陳釀賣到周圍各個縣市區,那可就完全不一樣了,那時候利潤會是現在的十倍以上,每天60萬塊錢,一個月就有將近2000萬,一年就是好幾億呀,比自己現在總資產還要多,每當想到這裡的時候,周總就感覺到自己太幸運了,竟然讓自己碰到了李天,要不然的話,現在還在工地上吃土呢。

宋經理也獲得了不錯的好處,周總全面盯著酒廠,工地那邊就全交給了宋經理,這傢伙也算是實際上的老總了,還給了他一部分股份。

至於李天,現在就跟黃毛充當技術人員,他們在用不同的神水去勾兌白酒,看看口味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接下來將要推出一星級,二星級,三星級的康王陳釀。

市場上的這種就暫定為一星級,二星級的批發價要定在100塊錢,三星級的要定在二百塊錢。

在口味上當然要有明顯的區別,而且三星級的一定要限量供應,至於更高級別的,現在李天還沒有想推出,畢竟他們的主要市場是在肥桃縣周圍,這周圍經濟都不是很厲害,所以批發價在200塊錢,零售價在300塊錢左右的白酒已經是頂級了,又不是每個人都是大富豪。

工廠里的幾個品酒師也過去嘗過了,他們算是喝了一輩子的酒了,從來都沒有喝過那麼好喝的酒,原本以為現在銷售的就是最好喝的呢,可當他們喝到二星級和三星級的白酒的時候,簡直都感覺到整個人升華了,這一輩子也沒有白活一回。

大部分的人都認為李天定價太便宜了,這個價格簡直就是大贈送呀,這種口味的白酒至少要上千塊才行,不過李天拒絕了他們的這個提議,同時也跟周總交換了意見,如果周圍要是跟長三角珠三角一樣的經濟發達要地,那麼定價過千應該是沒問題的,但他們這個地方跟那裡差遠了。

周總雖然也眼饞白酒的利潤,也希望能有一款高端白酒,要知道在市場上最賺錢的還是高端白酒,只不過不能一口吃成個胖子,而且周總十分清楚自己的定位,就是個幫忙管事兒的,股份只有3%,別以為這個酒廠還是你的,人家給你面子才跟你商量一聲,要是不給你面子的話,沒準直接就去辦了,你還能怎麼滴?

既然周總都沒意見了,酒廠這邊的其他人更加不會有意見了,他們能夠繼續留在酒廠,這已經是對他們最大的照顧了,誰的屁股底下也不幹凈,這兩天酒廠的買賣那麼好,以後肯定前途遠大,這個時候傻子才找事呢,只要是老老實實的在這裡做事兒,以後酒廠擴張的時候,絕對有自己的一片天地。

李天又交代了一些其他的事情,這邊也就算告一段落了,黃毛也跟這邊的人都見過了,以後添加神水的事情就交給黃毛了,在酒廠擔任副總,也算是給這傢伙一個營生,叫什麼名字不重要,反正黃毛現在非常滿足,走在肥桃縣的大街上,尤其是以前的那些混混兒,不管是斧頭幫的,還是在大街上混的,誰敢不叫自己一句黃毛哥?

想自己原來的時候就是南區的混混頭子,沒人把自己放在眼裡,現在那些牛逼的大哥看到自己還不是得低頭,他也知道這一切全部都是李天帶來的,所以在給李天辦事兒的時候更加精心,就怕出一點差錯。

經過長時間的觀察,李天也知道黃毛這個傢伙值得信任,所以也就一次性給他留下了不少的神水,包括給斧頭幫那邊,還有給酒廠這邊的,全部都夠一個月的,這也算是一大筆資產了,算是對自己眼光的一種考驗,也是對黃毛人品的一種考驗。

「李…李爺…這是要幹什麼呀?我都感覺我的心臟要跳出來了…」黃毛看著這一大桶的純凈水,足足20升呢,這就是李天給黃毛的,讓他按照比例進行分配。

「我要去省城一段時間,而且以後這些事情就是你的事情,所以從現在開始,我把權力放給你,如果你拿著這些神水走了,那也怪我自己眼睛不好,以前多少你也幫了我不少,這就當我給你送行的路費了,如果你能把這些事情都處理妥當,以後才算是真的夥伴。」李天笑呵呵的說道。

孰不知這一刻,黃毛的心裡都要炸了,原本他給自己的定位就是李天的手下,沒想到李天竟然想要培養自己當生意夥伴。

「我說你怎麼回事兒?挺大個老爺們兒的,從我認識你到現在就沒有那麼慫過,怎麼現在還哭哭啼啼的,跟個老娘們一樣,外面那麼多人呢。」李天想過了很多種的反應,但是唯獨沒想到這種反應,黃毛竟然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哭開了。

小區里雖然不是人來人往的,但一兩分鐘還有幾個人過去,大家都有些好奇的看著這邊,兩個男人在這裡這種糾紛,難免會讓人的心裡有其他想法,而且看李天的眼神也不一樣了。

一般來說,兩個男人有問題,上去直接打一頓,這是最好的解決方式了,可現在一個站著滿臉愁容,另外一個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這就有得想象了…

「滾,快點幹活去…」李天一腦門子黑線,踹了這傢伙一腳,黃毛一邊哭一邊笑的扛起了神水,比扛自己的兒子都盡心。 第二天早上的時候,李天就帶著周大國三個人出發了,本來是想要自己過去的,但是周大國他們三個非要跟過去,再說這一次是去看翡翠原石的,那東西需要人幫忙搬,帶著幾個人過去,也算是手下有人手。

泉城,是魯東省的省會,城內七十二泉明聞天下,算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城市,上輩子的時候,李天也經常到這裡來,只不過都是來去匆匆,對這裡並不是很熟悉,印象當中就是一座水泥森林,看上去比肥桃縣大不少。

這一屆的翡翠公盤是華夏玉石協會舉辦的,玉石,這種東西在南方比較玩的開,在北方還沒有打開市場,所以玉石協會準備把公盤放在北方,這也算是間接的撬開北方市場。

玉石協會的很多理事都在南方有自己的生意,北方市場被打開之後,他們也是最大的獲利者,要不然的話,也沒人花費大力氣去舉辦這樣的翡翠公盤,費時費力的事情得有足夠的回報,要不然都沒人去做,光是把這些翡翠原石給運來,花的運費和安保費就不是一個小數目了。

泉城市領導也非常配合,把省體育中心給空出來了,專門用來舉辦這次的翡翠公盤。

奧迪a6這樣的汽車在肥桃縣還算是比較不錯的,而且還能排到前列,但是到了省城來就不怎麼樣了,在省城到處都是高級車,奧迪a8都滿街跑,就更加不要說李天這樣的了。

李天觀察到周大國三個人對這個並沒有什麼驚訝,按說他們的家庭條件不怎麼好,對於這些豪車應該有一定的好奇心,但是看他們的表情,一點好奇心都沒有,這說明以前的時候應該見過不少,李天也對他們的軍營生活有了興趣,只是人家不說,咱也不能上趕著去問。

李天知道自己要是堅持的話,他們肯定會說出來的,但那樣就傷了大家的情分,所以李天一直等著他們主動說出來,現在看來就是火候還沒到,畢竟大家認識不超過一個月。

在華夏的國內,每年有大大小小十幾次翡翠公盤,可是在魯東省內這還是第一次,再加上機關單位的配合,這也是北方最大的一次翡翠公盤,全國來來往往的很多商人,規模可真是不小,在大馬路上都已經看到翡翠公盤的宣傳條幅了,這也是振興當地經濟的一種手段。

李天這個時候感覺自己錯失了商機,如果能讓康王陳釀跟這次公盤扯上關係,應該可以一舉打入省城,只不過這些廣告位應該早就被人買走了,現在想要插足進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只能是等待下次機會了。

說到底,自己還不是一個生意人呀,翡翠公盤的消息自己早就得到了,按說早就應該想到這一步,如果換了周蕊的話,那肯定可以安排的妥妥噹噹,怪就怪自己上輩子光去修鍊了,做買賣的事情不怎麼上心呀,也沒有多少經驗。

很快車子就到了他們預訂的酒店,省城最豪華的希爾頓酒店,並不是說李天要講什麼排場,而是這裡距離翡翠公盤的場地最近,只有不到一公里,以後溜達過去就可以,省城的交通實在是太差了,在全國堵車排行榜榜首,據說已經兩年都沒有換過位置了。

李天訂了一個商務套房,裡面有三間卧室一個客廳,正好可以滿足他們四個人用,原來要是四個大老爺們兒開一個房間,會有很多人側目,但是翡翠公盤期間,很多人都是這樣開的。

本來李天也想給小景訂一個的,但很可惜,房間全部都用完了,所以李天就跟周大國擠一間,反正每間房都有兩張單人床。

「這邊兒這邊兒說你們呢,這麼磨磨蹭蹭的。」省城的保安都高人一等,李天他們不熟悉這邊的情況,停車稍微慢了一點,一巴掌就給拍在了車蓋子上,疼得周大國了不得,這傢伙可是很愛惜車的。

「我說你能不能輕點兒,別人的車也不能這樣拍呀!」下車后,周大國沒好氣的說道。

「拍你兩下是看得起你,別以為到了這裡就了不得了,沒看見那麼多的車子嗎?哪有時間理你。」這保安也是挺橫。

李天他們順著這傢伙的手看了一夜,果然這輛奧迪a6在這裡算是低檔車了,周圍全部都是百萬以上的車,而且咱們掛的又是肥桃縣的車牌子,在這些保安的眼裡是外地人,就算是出了什麼事情也得忍氣吞聲。

「打電話叫你經理來,我要投訴你。」周大國他們不敢吭聲,因為自己是來打工的,不能因為自己的原因給老闆找麻煩,可李天就沒那麼好的脾氣了,老子的車是不如人家的,可也不是給你在這裡拍拍打打的。

「小子,別給老子在這裡沒事兒找事兒,要不然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老子可是黑虎幫的。」這話倒是讓李天另眼相看了,真沒想到一個停車場的保安竟然有社團背景。

「那就給我轉告黑虎幫的大哥,我替他管教一下,以後給我有禮貌一點兒。」李天一腳踩在這個傢伙腳上,同時一手抓住他的肩膀,讓他動彈不了,這地方可是有監控的,也就讓這個傢伙吃個暗虧,真打架那是不行的,咱又不是傻子。

這小子想要挪動一下都挪動不了,腳上傳來的感覺升騰,等他緩過勁兒來的時候,李天幾個人已經朝著大廳走去了。

lixiangguo

“就你這水平,也好意思自稱玉石專家!還是讓邱大師給你們上上課吧!”趙陽聽了郭倍毓剛纔說的話之後,臉上的神情更加不屑了,伸手指了指他身邊的白衣白褲老者。

Previous article

她平日里回老宅這邊的次數少,被馮梓雲欺負的機會也不多。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