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江守來了后竟然在這偏殿里靜靜等著,而王音卓來了后的各種事……兩相一對比,王音卓真的發現自己哪怕只有二十齣頭就成為了半步,可剩下的壽元對他來說恐怕也只能是殘生了。

「我這就去通知老祖。」許敬懷同樣沒理會王音卓,自從看到江守后,他對王音卓就徹底無視了。聽了江守這話直接就想向內城飛遁,但剛起身時許敬懷卻發現自己動不了。

反倒是江守笑道,「懷絡前輩還在閉關,而且是緊要關頭。在下略等一下也無妨,不用刻意打擾。」

「……」許敬懷愣了,愣了半天才一臉緊張的道,「你到底有什麼大事?不會是讓我家老祖去死?」

輪到江守翻白眼了。但看了看左右發現連許世前都猛地緊張了起來,他才無奈的道,「我只是想借許前輩的分神鼎一用。之前剿滅魔液族一戰得到的戰利品太多,眾多寶葯連魔陽宗內不少精通丹道的長輩都無力辨認。」

他真的很無語,自己只是本著為人原則,來求人幫忙時自然態度很客氣,許敬懷這是哪根筋搭錯線了?竟然懷疑他會讓許懷絡去死?對方這是哪個星球的思維啊。

許敬懷徹底恍然。


他真的沒想起來,他們許氏沒什麼強者,也沒什麼好東西,但許懷絡的分神鼎的確有著玄妙的難以形容的副作用。

明白后許敬懷才道,「這不是事,等老祖出關就行,裡面請,八叔也真是的,竟然讓您在這種地方候著。」

還被江守攙著的許世前直接快吐白沫了。

一是被江守的真實身份嚇得,二是激動的,江守竟然攙扶著他?現在他都有種衝動,正被江守抓著的外衫,等回去以後得好好珍藏起來。

江守也有些無奈,換不換地方對他沒影響,可現在被許敬懷那麼誇張的驚呼他的名字,消息已經傳了出去,那若是還在這許氏出入口的接待偏殿等著,恐怕也不合適了,比如他現在就感覺到了,偏殿外附近偏殿里那些等待接見的來客,或者鎮守這一代的許氏子弟,都在激動的滿臉充血的想向這裡湊,想看看這裡的情況卻又有些不敢。

「那行。」無奈后江守才點了點頭。

許敬懷恭敬的轉身,更對許世前道,「八叔,我來接待江前輩,你去通知其他長輩。」

許世前飄飄然又急沖沖的走了,許敬懷恭敬的陪著江守一起入內,但走著走著許敬懷又一愣,事情不對啊,他可是抱著衣錦還鄉,榮歸故里的心思急巴巴回來的,現在怎麼完全沒那種感覺和期待感了?


還有,剛才江守已經明言他晉陞了武聖,但許世前和其他出入口許氏子弟好像都沒聽見似的?

一想到這裡,許敬懷才又驀地看向江守,眼中多了一絲幽怨。

他的衣錦還鄉,榮歸故里呢?怎麼就這麼被毀了?(未完待續。。) 「許前輩,你這話說錯了,我是來借分神鼎,不是搶奪啊,……」

「我沒說錯,就是要把分神鼎送給你,不是借。」

「我親自來真不是索要,真的是『借』!」

「江守,你也不用推脫了,你若讓其他人來,哪怕是讓秉承過來,我都可能誤會你是想索要分神鼎,只有你自己來才沒有那種誤會,因為你若是想索要,就沒必要親自來,但我也沒說錯,你出現在我許氏一次,至少能保我許氏百年平安繁榮,是至少百年,而分神鼎在我許氏內也沒大用,它不能煉丹就失去了最主要功效,甄別寶藥方面,老朽一輩子都發現不了幾株好些的寶葯,反不如給你,才能讓這寶物發揮最大能力,也算我償還你保我許氏百年平安繁榮的恩情,你若是不收就該老朽慚愧了。」

…………

幾個時辰后,許懷絡還是從閉關場所內走了出來,這當然不是他閉關時限抵達,是被許氏內部的武者用傳訊玉簡叫出來的。

哪怕江守已經說過幾次,他沒急事,等等就行,可許氏武者還是有人偷偷通傳了許懷絡。

許懷絡走出閉關凈室后,見到江守先是客套一番,更很快拿出了分神鼎,言明要將此寶送給江守,江守當場就苦笑了,他來是借不是搶,為此強調了幾次借字,許懷絡還是堅持要贈送。

江守不是什麼都不懂的獃子,他也知道以他如今的地位實力,若想向哪個一般武聖借一件寶物,對方九成九會送給他。

既然如此為什麼他還親自來?親自來只是向許氏表明謝意么?

那不只是想向許氏以前的幫助道謝,更是想表明自己的立場是借。

因為他若不親自來,讓中間人來反而更容易發生誤會,就算是現在的蘇秉承和江守之間也已經很少往來,一年見不上一次面都正常。主要是雙方實力差距太大,不管是修鍊、歷練等等,根本沒有共同交流的機會。

人與人之間若長期無法接觸交流,彼此會產生生疏感是很正常的。

以江守如今的地位,好比一個凡俗間掌握一切人生死的帝王,向麾下某個臣子「借」東西,若派了一個中間人去借,不管是臣子還是那長期沒接觸過帝王的中間人,稍微來一點誤會,比如猜錯帝王心思會錯意。就能把借變成真正的索要。

江守親自來,才是不給這種誤會發芽的土壤,順便謝謝許聖以往的幫助。

一如許懷絡所說,江守真要索要分神鼎,哪有親自來的必要?以他的身份,隨便說一句話就有人把一切辦的妥當,許氏也不會有絲毫反抗,需要屈尊降貴?

江守也以為強調幾次不是索要是借,就能解釋清楚。打消許懷絡心下各種誤會,卻沒想到許懷絡要送給他一件寶物,也能說得這麼振振有詞。

江守親自來許氏一事,至少能保許氏百年平安繁榮?這猛一聽去連江守自己都愣了。愣了幾息他才明白許懷絡所說是什麼意思。

他這個大陸之王來找許懷絡幫忙,來了後知道許懷絡在閉關,還寧可安安靜靜在外等候半個多月,都不去打斷許懷絡的閉關。那麼這樣的事若是傳揚出去……許氏周邊的各個勢力,絕對會能對許氏多熱情就有多熱情,短期內也不會有任何武聖敢找許氏麻煩。

就算原本有打算找許氏麻煩的。哪怕是生死大仇也會在這樣消息下偃旗息鼓。


現在的江守,在大陸上有這種影響力!

說百年,那還是指的是從此以後江守會走出大陸,從人前消失的情況下,他的名望餘威能保許氏百年平安繁榮,若江守一直呆在大陸上,這件事傳揚出去后,就不止是百年平安那麼簡單了。

所以許懷絡說的是至少百年。

至於這件事怎麼傳揚出去?那不需要江守傳揚,也不需要許氏傳揚,就說那個被江守嚇尿了還嚇暈過去的王音卓,那傢伙清醒後會不會返回林海國把事情告訴他背後王聖?只要王聖知道了,會不會打探許氏和江守的關係?

對方打探,不可能直接找江守打探,應該也不敢來找許氏,剛得罪過許氏,之前雙方也沒有往來,那八成就要找中間人說情……只要他一找中間人事情就會傳開。

所以許懷絡才會說把分神鼎送給江守,是謝禮!

不送這個謝禮他反而會沒法做人,會愧疚。

和許氏一族百年平安繁榮比起來,分神鼎算什麼啊?他擅長丹道,分神鼎也是丹爐,可這玩意是破損的,神級強者以下基本沒能力修復破損神器,這丹鼎在他手裡就是廢物,不止無法煉丹,以他的眼界閱歷也沒能力發現貴重的寶葯,分神鼎遇到極品寶葯最高九震,許懷絡一輩子拿著也只遇到過寥寥幾次引起寶鼎四震的。

用這樣一個在他手裡既是廢物又很浪費的破損神器,能換來許氏一族至少百年平安繁榮,簡直不要太划算了。

反而平白接受那百年平安繁榮,他才會不安。

隨後不管江守如何拒絕,許懷絡一力堅持要把寶鼎送給江守而不是借,卻也讓江守一陣無奈。

他以為自己來了能避免某些會錯意,誰想到又加劇了「奪鼎」,還打擾了許懷絡的閉關!

怎麼推都推不掉,一開始也只是許懷絡說送,後來他的一個個熟人許敬懷、許世奇都也加入了勸說,各個恭敬的無法形容,都口說著江守保了一族百年平安,若一點小利都不收,許氏都很難有臉抬頭做人什麼的,只差要給江守跪下求他收鼎……

江守不止無奈,甚至有些想撞牆了。

「這樣,鼎我可以手下,但也不能白收,之前打擾前輩閉關,這裡是7度逆神之力,只要前輩服下就能在一兩天內把火之領域凝聚到圓滿,順勢突破武聖五重巔峰的修為。」實在推脫不下了。江守才苦笑著收下了分神鼎。

這件神器的價值也真不好劃分,說它有用,它失去了最主要的用途,說它沒用,那甄別寶葯貴重性的副作用卻玄妙的讓人驚嘆。


江守真不能白拿,畢竟在許懷絡心目中所說的什麼至少保許氏百年平安繁榮,那只是一個意外。

拿出七度逆神之力后稍微介紹了一下功效,江守就把逆神之力送給了許懷絡,「前輩也不用拒絕,我打擾你的參悟這是應該的。」

這句話江守說的很肯定。語氣毋庸置疑,倒也讓許懷絡不敢再拒絕了。

他的火之領域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是大成,這些年裡雖然沒到圓滿,但也距離不遠了,比如剛大成的火之領域,從這個程度推演到圓滿都需要54度逆神之力,江守感應下許懷絡只需要七度就能圓滿,足以說明許懷絡的大成進度。

這七度就是他補償許懷絡提前出關的賠禮了。

「對了,許前輩。如今許氏內20歲以下最傑出的天才是哪些?說五個。」補償過這個后,江守才突然發問。

許懷絡本能就回道,「要說五代的天才,就是青青。言行、言積、言重和許沫他們幾個。」

回答后許懷絡才疑惑的瞪直了眼,沒有多問,只是驚疑不定的盯著江守,江守沒有回答。而是閃身消失在了當地。

許懷絡愣了,許世奇許敬懷一樣愕然不已。

等他們衝出接待江守的大殿後,卻再也找不到江守去了哪裡。等他們四處尋找許青青、許言行等一批五代天才的下落時,一樣絲毫找不到。

「怎麼回事?江守他要做什麼?」

「我哪知道,但肯定不是壞事,難道青青他們要遇到大機緣了?」

…………

各種緊張疑惑, 負仇

江守再次帶著五個少男少女出現在人前時,許氏內卻當場驚的數十上百人都集體吐血。

因為江守一行剛出現,許懷絡就驚叫了一聲五個武聖?!

幾天而已,許氏內一群最傑出天才全部成了武聖?許懷絡還能感覺得出,這五個新晉武聖各個都是領域小成的武聖!而不是領域初凝。

好,6度逆神之力給一個單系通靈九重,直接凝結領域,9度逆神之力能讓初成型領域直接小成。


就算這五個天才里有兩人是參悟的雙系靈體,還有一個三系靈體,但所有加起來都沒讓江守消耗多少逆神之力,一百多度而已,這對於接收了中陸東陸幾十處寶地的江守而言,什麼都算不上。

五個新晉的少年武聖,才是江守對於許氏贈送分神鼎的報答,他沒有提前說而是直接做,就是怕許氏又不肯接受,懶得扯嘴皮子了。

「許前輩,江某告辭了。」在許氏眾人各個激動的欲仙欲死時,江守才閃身消失。

許氏人群卻嘩啦啦跪了一地,有這五個新晉武聖,其中還有一個壽元四百載的三系武聖,那對許氏來說何止是保百年平安繁榮?

一地激動的想哭的許氏武者在跪拜道謝片刻后,許懷絡才熱淚奔騰的起身,一一走到幾個還茫然不已的新晉武聖面前,一個個抓起對方雙手,一次次大笑著說好。

其他許氏武者一樣紛紛圍了上來,都是對這些新晉的武聖恭賀道喜。

但卻沒人注意到人群之外,一道身影不止淚流滿面,那淚眼中更多了無窮悲痛欲絕,「江守,我恨你!!」

從旁觀江守和何輝一戰後就大受刺激,回到許國直接辭掉太子之位,一直在外遊歷磨難,磨礪那麼多年後終成武聖,許敬懷意氣風發,帶著衣錦還鄉的榮耀感返回家族的,可……可直到現在,家族不止沒有一個人留意他成為武聖不說,族內還呼啦啦的就因為許懷絡一句話蹦出了五個新晉武聖?那五個小輩都是一臉茫然,似乎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成了武聖??

今天的事,對整個許氏一族來說都像是做夢一樣的夢境,好的不能再好了,但對許敬懷自己,他只想找個地方好好哭一場,那傢伙是故意的?(未完待續。。) 「用一百多度逆神之力來換取分神鼎,對我來說還是賺大了啊。」

十多天後,魔陽宗明陽峰,隱身於殿宇內的隨身洞府,江守逐一整理完手中數千株並不認識的寶葯后,心下也升起一股感慨。

或許對許懷絡而言,分神鼎這神器即算是廢物又沒多大用處,江守拿回來后只是十來天就又為自己確認了不少好東西。

哪怕不認識,但感受一下分神鼎會有幾震就能判斷一株寶葯的貴重程度,這個太便利了。

以前的江守沒走出景國時,所遇到的最好寶葯就是能形成殺戮領域的千目引,那東西能引起分神鼎四震。

江守在魔陽宗經歷過血路試煉獲得不少寶葯后,又用分神鼎區分,從而得到了第一株能引起六震的聖葯,那聖葯就是虛靈木,能幫武者凝結任何一種假域的至寶,虛靈木的作用,也不亞於千恩池反哺或行聖天聖魂液了,那已經是七品宗門內最頂級的寶地資源。

這一次江守拿回來分神鼎后,第一時間並不是去辨別手中那數千株不認識的寶葯,而是拿出被魔陽宗武聖整理好的,記載過其功效和玄妙的寶葯來判斷更高層連震的水準。

比如江守手中有寶葯幾株羅靈枝,這寶葯煉製成九羅丹功效簡直嚇人,那就是武者吞服一顆九羅丹,可以在體內凝結九根靈枝,一根靈枝能幫武者儲存一身巔峰修為,九枝九倍,等你消耗之後九靈枝就會潰散。

一術鎮天

正常六重武聖巔峰,一身修為耗空,就算服用星空範圍內最頂級的恢復性丹藥,也要一炷香時間才能恢復圓滿,有了九羅丹。哪怕只是一次能儲備十倍修為,武者不管在作戰廝殺還是探險的過程里,很多時候都能起到逆轉乾坤的功效。

江守在神王級試煉中,為什麼別人一二十天才能走完的路程,他只需要十多個時辰?不就是修為耗空后能立刻滿溢么……

這樣的羅靈枝寶葯,是七震。

還有江守曾經從長老會購買來的神葯,能煉製絕神丹的神葯奇荒草,這是神葯,但介紹奇荒草給他的明皇宗方域深也直說過,奇荒草是一種較為容易培養。成長周期也比較短的神葯,在神葯里是屬於較為廉價的。

這樣的神葯放在分神鼎周邊,引起的也是七震。

能引起寶鼎八震的寶葯江守也有,比如他從庄榮軒和萬公純手中購買的七靈草,能幫他一步步凝練七彩靈骨的至寶,那只是八震。

還有江守誅滅魔液族之後,兩大聖地和五大九品勢力,不止主動把戰場上的戰利品交給了他,把千塵宗等各依附於魔液族的宗門寶地送給了魔陽宗。他們自身也拿出了不少東西送來,比如一定數量的堪比逆神之力的星痕淚、元休神力、魂河匹練等等。

拿長老會的話說,江守滅殺應舞血等,千塵宗遺產本就該是他的戰利品。各個依附於魔液族的七品宗門,既然投誠之後也是被江守擊殺的,所有寶地自然還是江守的戰利品,那些長老會送過來不過是跑下腿。

星痕淚、元休神力等等。才是長老會為了感恩江守拯救大陸而給出的酬謝報答,這話也不算錯,如果沒有江守橫空出世掃平魔液族。長老會要不了多久就是魔液族麾下的佔據地了,各種能誕生極品至寶的寶地也是外人的了……

江守幫他們保住了基業,他們贈送酬謝報答是應該的。

不過那個時期的長老會此類寶物也有限,兩大聖地、五大九品宗門、十多個八品宗門加起來,只送來相當於兩千多度逆神之力的至寶,再多的他們也沒了,經過功勛戰爭,經過幾年大陸內部的戰爭,各種家底早被折騰光了,那平均下來一家最多拿出一百來度。

因為這些太少,他們還送了一批其他較為珍貴的寶物,比如神葯輪迴草,輪迴草這神葯江守也聽過,那還是他剛剛抵達中陸九雷城,查看九雷城裡功勛能兌換什麼寶物時,在介紹玉碑上看到過,一株輪迴草當初就價值一百萬功勛,可以幫一個第一次使用延壽丹藥的武者延壽二百年!

六震虛靈木。

七震是羅靈枝、奇荒草等等。

八震是七靈草、輪迴草等等。

九震……

江守從頭到尾把自己收藏的已知藥性的各種寶葯全檢驗一番,竟沒發現一株九震寶葯。

確認了六七八震寶葯的大概意義后,江守才拿著分神鼎去檢驗那數千株無人認識的寶葯,結果從裡面發現了一株八震寶葯,十多株七震寶葯。剩下的數千則全是六震及以下了。

可就算如此,江守也知道自己賺大了。沒有分神鼎,他不可能從數千株自己完全不認識的寶葯里分辨出哪一株最有價值,哪些可以無壓力的去使用吞食的。

就算很多寶葯你不認識,從其靈氣波動判斷就能大致判斷強弱,但那只是大部分情況,並不代表全部,江守用分神鼎找出的十多株七震寶葯,就有一株靈氣波動極為微弱。

「這樣的分神鼎,不知道是曾經哪個年代的神級強者煉製,也不知道煉製他的是半神、真神亦或者主神,但就算不知道,現在看來它也不止能在大陸上用,放眼全星空,一樣是能分析出大部分寶葯的貴重程度的。」

感嘆后江守又是一喜,七靈草這種神葯他是在參加完神王級試煉后,在神源城從萬公純手中買來的,那種縱橫星空的強者手裡收藏的極品寶物,分神鼎也只是八震,足以說明這東西能適用於全星空。

靈武大陸也輝煌過,也是有過主神級強者,就算是現在,一個生命星系內能有一兩個主神已經是強大的生命星系了。

如果分神鼎是神話時代某個主神麾下真神煉製的,以那個時期武者的見識能力,能鍛造出適應星空的神器很正常。

最強王妃,暴王請臣服 。包括分神鼎后,江守才又陷入了思索,那就是他要不要走出大陸走向星空。

「如果我還想進一步提升實力,恐怕只是沒落的大陸,真無法快速提升,只有進入星空才能有機會。」認真思索后,江守才發現這個問題很簡單。

如果他還想進一步變強,那局限在大陸這個小舞台,難度只會無數倍提升。

他在景國時,靈胎果都是傳說中的東西。更別提像是能形成領域的各種聖葯了,再至於千恩池、逆神之力等更貴重的至寶,那完全是聽都沒聽過。

假如他在景國晉陞半步階段后,就一直留在景國那個小舞台,可以肯定江守還是有希望晉陞武聖的,就是他晉陞武聖之後,需要多久才能提升到武聖巔峰。

如果拋開在魔陽宗和中陸得到的各種資源至寶,江守別說33歲就成為半神了,就是133歲他都未必能提升到武聖六重。

沒有那麼多至寶。他參悟推演領域之力靠時間去感悟,那蘇秉承、許懷絡就是最好的證明,那兩位武聖都是一百七八十歲時,連單一的某一系領域都沒能推延至圓滿。

現在的情況也是一樣的。他已經成為了大陸最強,成為了半神,但晉陞半神不是重點,是一個新的起點。在已經沒落到今天的大陸上,基本沒什麼能對半神有幫助的資源寶地了,如果只在大陸靜靜參悟推演。他想把四系法則都推延至圓滿,恐怕五百年都未必夠。




lixiangguo

「我終於找到你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