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汐風召喚出來的雨水具有強烈的腐蝕功能.只是林凡的體魄終究是非同一般.居然硬生生的扛了下來.但是周身的衣物卻是在第一時間化作飛灰.

「哈哈.不得不說.你是我見過的最出色的天才.只是你終究還是要留在這兒了!」

在兩人互相攻殺半響之後.汐風卻是猛然之間後退.而後緩緩的大笑道.

只是隨著他的大笑.在他身後的那個巨大身影居然睜開了眼睛.一雙約有丈許的眼睛直直的盯向林凡.在這雙目光之下.林凡感覺到自己彷彿立刻就要死亡了一般.

他體內的水分在這目光的俯視之下居然全部都造反了.要離開他的身體.這般詭異的事情.林凡還是首次遇到.彷彿這道目光可以控制他體內的水份一般.

「啊.」

在感受到體內的水份在逐漸的流逝之後.林凡不由得發出一聲大喝.立刻運轉道典開始鎮壓己身.但是這卻是沒有一點作用.水份依然在不斷的流逝.

很快.林凡的身體就乾癟了下去.皮膚更是失去了活力.彷彿即將乾枯一般.在到了現在的時候.林凡心中也是開始著急了起來.

但是他卻是不斷的暗示自己不能夠著急.要冷靜.只是等到他冷靜下來的時候.他整個人已經是宛如一尊木乃伊.身體裡面的水份已經流失了百分之八十.

「給我鎮壓.」

在隨後的時候.林凡就是咬了咬牙.而後直接運轉道典.將五種道力都瘋狂的向著體內灌入.五行道力在這一刻都各自守護一個臟腑.

將其鎮壓了下來.尤其是腎臟的位置.更是被林凡重點照顧.腎屬水.全身的水份都歸腎臟支配的.但是現在卻是脫離了腎臟的掌控.林凡不得不以道力相助.

「啊.」

而在隨後的時候.林凡就感覺到水份流逝的速度開始緩緩的減少.並且越來越慢.但是他的身體在這一刻卻是成為了戰場.兩者爭奪水份的戰場.

在這一刻林凡感受到了什麼叫做生不如死.就算是他經過了無數次煉體.承受了各種痛楚.但是在這一刻.卻都沒有這股痛楚厲害.

他身體的每一個細胞在這一刻都經歷著無邊的痛楚.而他和那巨大身影的拉鋸戰也是陷入到了僵持狀態.

「殺.」

只是在此時的時候汐風卻是再次殺了過來.那巨大身影乃是他召喚出來的.因此對於一切都瞭然於胸.此時在看到林凡居然阻止了水份的流逝之後.也是有些驚訝.

但是他卻是主動發起了攻殺.原本的林凡可以和他對抗.但是現在已經失去了大部分水份的林凡又用什麼和他對抗.

此時原本無法對林凡造成傷害的雨幕卻是讓林凡身上已經鮮血橫流.這足以說明一些問題.

「殺殺殺.」

在這一刻.林凡也是殺紅了眼睛.對方的手段層出不窮.彷彿無窮無盡一般.他已經有些承受不住了.但是他卻是不會認輸.

在這一刻的時候.他已經有了打算.一切就看接下來的了.

「殺.」

隨著林凡充滿殺氣的一聲大喝.他也是向著汐風衝擊了過去.在他的頭頂.太極圖前所未有的明亮.青白兩色光芒前所未有的熾烈.

「哼.」

汐風在看到林凡的面色之後也是臉色一變.他明白了林凡的想法.現在到了結束戰鬥的時候了.但是他又豈會畏懼.

「轟.」

在隨後的時候.汐風身後的身影直接超越了他.出現在了他的身前.而虛空中無盡的雨幕也是全部都消失不見.在這一刻.天地之間只有那個巨大的藍色身影.

「犯吾神威.賜予汝死亡.」

在這一刻.那個藍色身影緩緩開口.一道威嚴無比的聲音出現在了天地之間.同時一隻大手也是緩緩向著林凡拍了下去.

在這隻大手出現的瞬間.天穹深處的雲海居然不知不覺的轉變為黑色.雷電之力更是前所未有的狂暴起來.

「裝神弄鬼.」

林凡在看到那個巨大身影親自出手之後也是臉色一變.但是在隨後的時候他就是臉色一冷.不管對方是什麼東西.他都無所畏懼.鎮壓便是.

在這一刻.林凡周身道力不要命一般的向著巨大的太極圖案中灌入了進去.然後將太極圖緩緩的推了出去.此戰.要結束了. 「轟.」

那道巨大的身影在一瞬間出手.巨手封天.遮天蔽日.向著林凡拍了過來.

他的攻擊還沒有到達林凡的身旁.林凡就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壓力.在這股壓力之下.他渺小如微塵.

只是林凡卻也是絲毫不遜色.他在此時也是將自己全部的道力都瘋狂的向著太極圖之中灌注了進去.成敗與否.盡在此一舉.

而在他將道力灌入太極圖之中后.太極圖之上的光芒也是變得更加的璀璨.整個太極圖在這一刻前所未有的耀眼.在虛空中緩緩的旋轉著.給林凡一種十分安心的感覺.

「卑微的存在.消失吧.」

隨著那道巨大藍色身影的一聲恐怖的大喝.那隻大手也是猛然之間加速.直接將林凡籠罩在巨手之中.隨後就是狠狠的一把捏了回去.

「殺.」

在此時的時候.林凡也是大喝了一身.縱身而起.太極圖不斷的旋轉.向著落下來的巨手斬了過去.

「轟.」

隨著巨手的緩緩合攏.汐風的臉上也是出現了一絲絲的笑意.總算是解決掉了這個大麻煩.但是很快他臉上的笑容就凝固了.

因為就在一瞬間.一個巨大的太極圖居然直接斬碎了那隻藍色大手.並且在之後閃電一般的向著他斬了過來.

明顯可以看到.在那個巨大的太極圖之下.有著一個身材修長的身影面色冷漠的望著他.

「該死.」

汐風在看到林凡居然斬破了巨手的封鎖之後不由得臉色一變.但是在隨後的時候他就是臉色一冷.而後在他身前的那個巨大身影立刻就向著林凡迎擊了過去.

「轟隆.」

在那個巨大身影移動腳步的時候.地面立刻就開始顫抖起來.彷彿無法承受那股力量一般.而林凡在此時也是看到了汐風.

此時的汐風正盤坐在那個巨大身影的肩膀之上.在他的雙手之見.有著一道道淡淡的金光在閃爍.這股金光給林凡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信仰之力.」

在之後的時候.林凡就想到了金色神光的來由.汐風居然掌控有不少的信仰之力.只是此時那些信仰之力.卻是全部都被他打入到了那個巨大身影的體內.

「卑微的存在.你居然冒犯神威.真是死不足惜.」

在一道道信仰之力被注入到巨大的身影之中后.那道身影身上的藍色光華之中也是出現了一絲絲的金色.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更加的恐怖.

「神.你算是什麼神.如果你真的是神的話.那麼我今日說不得也要做這屠神之事了.」

林凡在聽到那道金色身影的話之後立刻就是大笑一聲.同時直接冷冷的說道.在說完之後他立刻攜帶著太極圖向著那所謂的神斬了過去.

「放肆.」

那個巨大的身影在聽到林凡這『大膽』的言論之後也是彷彿徹底被激怒了一般.怒喝了一聲之後立刻向著林凡合身撲了過來.

在這一瞬間.林凡和那個那個巨大的藍色身影都是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頓時一股股恐怖的力量向著四周橫掃開來.

在這股力量之下.所有的一切都灰飛煙滅.大地無聲無息的下降了數尺.山石土塊直接被這股力量生生的摧毀了.

「既然你想玩.那麼就玩一個大的吧.給我爆.」

在此時的時候.林凡臉上卻是出現了一絲冷色.他感覺到自己的承受力已經達到了極限.繼續下去的話平衡將會被打破.因此他立刻就直接引爆了這個巨大的太極圖.

「轟.」

在隨後的時候.這片空間就被一股刺目的白光籠罩在內.林凡更是在第一時間被一股恐怖的巨力直接擊飛.

在這一瞬間.林凡感覺到他好像要死亡了一般.在這一刻.他的的確確的感受到了一股死意.

在爆炸發生的時候.他也是處於爆炸的忠心.雖然他已經盡量的將爆炸的力量引導他汐風.但是他也是受創不少.

只是好在林凡早就已經有所準備.在爆炸發生的前一刻就已經運轉虛空幻影術.閃電一般的後退.才讓他保住了性命.

但是即便是如此.他也是直接被重創.失去了戰鬥力.此時在他的全身都是有著無數個血洞存在.一些地方更是骨頭都露在了外邊.看起來凄慘無比.

林凡在此時的時候.卻是露出了一絲笑容.因為在爆炸發生的瞬間.他看到汐風直接被炸飛了.當時他正好處在爆炸的中心.他相信對方絕對比他好不了多少.

等到煙塵散盡的時候.林凡立刻就向著遠處望去.但是在隨後的時候他就愣住了.因為此時出現在他眼前的是足足有數百丈大小的一個巨坑.

此時的他就躺在巨坑之中.不過卻是已經位於巨坑的邊緣了.在此時的巨坑中.除了他.再沒有別人.這才是他驚訝的原因.

剛才的爆炸雖然恐怖.但是林凡覺得應該殺不了汐風.但是現在對方卻是不見了蹤影.卻是讓他有些想不明白了.

「轟.」

但是就在此時的時候.在巨坑底部的地面卻是突然之間炸開了.隨後一道身影閃電一般的衝出.只是那道身影明顯也是受到了重創.在出來之後身體卻是顫抖了幾下才站穩.

「咳咳.沒想到我還是小覷了你.」

在站穩之後.汐風立刻就是慘笑了一聲.沖著林凡說道.

此時的汐風也可以說是凄慘無比.原先的俊逸神朗早就已經消失不見.現在的他全身焦黑.有些地方也是和林凡一般有著一些小血洞在流血.

更加凄慘的是他的一隻胳膊直接不見了.胸膛也是陷下去了一大塊.明顯是被重物所擊中了.只是他看起來凄慘無比.只是身上的氣息卻是在緩緩的恢復著.

「可惜啊.」

林凡在看到汐風如此強悍的生命力之後不由得心中也是讚嘆不已.但是他的嘴中卻是緩緩的嘆道.

「可惜什麼.」

汐風在聽到林凡的話之後卻是一愣.有些不解的問道.在他看來.只要他稍微回復一下.就能夠斬殺林凡.林凡卻是一點都不著急.這未免有些奇怪.

強寵天價蠻妻 並且他總是感覺有些地方不對勁.但是哪裡不對勁.他卻是想不起來.只是感覺很不對勁.

「可惜你要死了.」

只是他卻是沒有等到林凡的話語.而是等到了一個冰冷無比的女人聲音.同時這也是他所聽到的最後一個聲音.因為他的胸膛直接被擊出了一個大洞.心臟都被擊碎了.

「原來是你.」

汐風在聽到這道聲音之後立刻就是眼神一縮.他終於明白哪裡不合適了.之前是兩個人.但是剛才的時候卻是只有林凡一人在和他戰鬥.

他在連番的戰鬥中已經忽略了另外一個人的存在.卻是因此而葬送了性命.在生命的最後的關頭.他的頭緩緩的轉了過來.彷彿要看到夏映雪的樣子.

但是沒等他腦袋轉過來.他整個人就猛然之間炸開了.爆裂成為了滿天血霧.而在隨後的時候.在他炸裂開來的地方有著一道白光出現.將汐風的神魂捲起.而後直接破空而去.

「我們還會再見的.」

在汐風離開之後.一道淡淡的聲音出現在這方空間.讓林凡不由得苦笑出聲.

他累死累活的幾乎玩了命才算是幹掉了汐風.但是對方卻是滿狀態復活了.只是損失了探索秘境的機會而已.而他卻是幾乎掛掉.

「我要恢復一下.你幫我護法.」

在此時的時候.林凡卻是抬起了頭.沖著夏映雪說道.他的傷勢太重了.必須要儘快恢復.不然的話將會有後遺症留下.

「嗯.」

夏映雪在聽到林凡的話之後立刻點了點頭.然後立刻上前將林凡扶的坐了起來.然後取出幾顆療傷丹藥餵給了林凡.然後就退了開來.默默的開始護法.

「唰.」

那些丹藥也是入口即化.很快就化作一股龐大的藥力開始修復林凡滿目瘡痍的身體.夏映雪也不知道給他餵了什麼丹藥.但是那股藥力卻是前所未有的強大.

林凡在此時也是緩緩的閉上了雙目.開始調動道力來配合這股藥力治療自己的傷勢.此次的傷勢太重了.他還是首次遇到這麼嚴重的情況.

如果沒有夏映雪存在的話.恐怕他是真正的危險了.諦聽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在進入雷雲山脈之後就陷入沉睡.林凡無論如何都喚不醒.不然此戰也不會這般艱難了.

但是這也是給林凡敲響了警鐘.不管到了什麼時候.還是要提高自己的實力.只有自己的實力提升了.才是真正的好處.其他的東西.都是小事.

此次的萬宗大會乃是大秦皇朝組織的.因此在各大城池中.都有一個巨大的投影石將風火界中的一切都投放在各大城池之中.

當然.投放的畫面都鎖定在一些威名遠揚的存在身上.而在遙遠的一個地方.也是有著一個族群的投影石鎖定了汐風的身影.

在汐風身上發生的一切都讓這個族群中人看的清清楚楚.只是在他進入白老的陣法之中后.卻是什麼都看不到了.畫面中只有一片迷霧.

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讓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汐風居然死了.這無疑是一件大事.在這一刻.整個族群都發生了大地震. PS:這章補上昨日那章,今日的稍後獻上,

在大秦皇朝的都城天運城之中,有著一座府邸,名喚天運府,這個天運府就是林凡等人被傳送進去的地方,

只是此時在這座天運府之中,卻是有著無數人存在,在座的每一個人走出去都是名動一方的傳奇人物,只是他們此時的目光都是緊緊的盯著虛空中一個大屏幕之上,

在那個大屏幕之上,此時有著一個個畫面不斷的閃過,其中的場景,赫然就是風火界,而上面閃過的一道道人影,也赫然是進入風火界的一眾天才,

在此時,許多人的身影都是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面容表情,巨細無遺,

只是在一些人的身上,卻是只能夠看到一層層迷霧,這乃是因為他們的氣運之力自然蒙蔽天機,當然,這也僅僅只限於在他們進行一些特殊的事情的時候,比如大戰,

而在那個巨大的屏幕下方,卻是有著一個巨大的石台,約有百丈大小,在那個巨大的石台上,也是有著一道道奇怪的刻痕存在,那乃是一個複雜的傳送陣法,

只是在此時的時候,那個巨大的傳送陣法卻是猛然之間亮了起來,讓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射了過去,不因其他,只因這個石台關係重大,如果亮起來的話,那就說明有一個聖子級人物被斬殺了,

在進入風火界的時候,每個聖子級人物都被賜予保命玉牌,可以在他們被擊殺之後抵命並將他們傳送出來,而這個巨大的傳送陣在此時亮起來,就說明已經有一位聖子級人物損落了,

這由不得眾人不吃驚,風火界開放也是沒有幾日的功夫,居然會有聖子級人物損落,這也太過於恐怖了,

要知道所有人都知道聖子級人物擁有守護玉牌,非迫不得已,不會生死相向,不然的話將來出來就會引發出來一大堆問題,起碼得罪了未來一個恐怖的存在,

以往的時候,都是在爭奪逆天寶物的時候,聖子級人物才會生死相向,但是這次好像有些不同,

「唰,」

隨著那個巨大的傳送陣越來越亮,在最後的時候,直接有著一道身影出現在了傳送陣之上,而在這道身影出現之後許多人都是長吸了一口氣, 一世纏情:吻安,壞老公

lixiangguo

聞言月狐秀眉皺了皺:「想要鑰匙,你配嗎?不過你還真是命大,深埋地底都不死,但人啊不能自己找死。」

Previous article

在銀髮少女邁出的一霎那,沈雲腳下的禁錮光鎖也逐漸消散,洞窟外,李俊等人一個個呆若木雞,在他們的設想中,出來的定是一頭渾身布滿鱗甲倒刺,面容兇惡醜陋,獠牙畢露,張嘴就能噴出足以熏死人的腐臭氣息的可怕魔物,怎麼現在變成了一名魅惑無比的妖媚少女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