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水墨冷然一甩衣袖,傾城絕色的面容上滿是冰冷無情。

他抬頭仰望著天上那輪彎月,唇邊一點點露出冰冷地笑意,「這是天道對七國大陸的考驗,我也不能阻止。」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這是根本的生存之法。」

水墨從來不是一個心懷天下,事事以天下百姓為重的王尊。

他會出手阻止萬惡之源,那是因為這都是他應該做的,這是他的責任。

但他不會因為天下百姓而改變他的做事方法。

水墨是涼薄的,人族百姓於他來說也不過是螻蟻而已。

「既然他想要鬧大,那我就跟他玩!」

一片黑沉當中,只能看見男子完美如同雕刻般的面龐,卻又是帶著上位者的無情冷淡。

看來,這一次,真的是要大戰了。

白銀眸光閃爍了下,腦海中瞬間閃過數個念頭,卻都被她壓了下去。

水墨曾經兩次封印住萬惡之源,這次也會贏得。

一出小巷,又進入了另一個天地。

街道上人聲鼎沸,燈火通明,沒有人注意到兩道輕靈靈的銀光在天際劃過。

……

三日後,冰城外五十里。

一座雪峰矗立在皚皚白雪之中,周身環繞著純白色的流雲,氣勢恢宏如同是通天之路。

雄偉壯闊的雪峰山腳有幾道渺小的身影,皆是身罩黑袍,唯有最前方的兩人一身紫袍,氣氛極是嚴肅。

面前的高聳入雲的雪峰,幾人的氣場卻是絲毫不減,周身帶出的凌然之氣甚至比冰雪之氣還要寒冷。

「動手!」

男子如水般的聲音淡淡響起,嗓音沉冷,帶著不可抗拒的威勢。

身後幾人皆是面色一冷,齊刷刷伸出右手,手中黑漆漆一把利劍,劍刃上還縈繞著黑色的劍氣。

「走!」

月末當先沖向雪峰,體內透出磅礴冷然的銀光,銀色仙力映襯著刀刃的黑沉光澤,甚是沉冷。

幾人幾乎在同時釋放出磅礴的仙力,帶著鋪天蓋地的煞氣,轟然沖向雪峰。

眼見著幾人的仙力已經包圍住雪峰,水墨白銀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道冷光。

水墨眼眸緩緩眯起,腳邊瞬時颳起凜冽狂風,輕紫華袍在風中獵獵飛舞,帶著肆意冷然。

修長的手掌輕輕推出,掌中銀光吞吐不定,帶著威勢煞氣。


水墨抬頭看了一眼已經被銀光包裹住的雪峰,目光中閃過一道清冷,食指中指在空中連連點出。

指尖劃過的地方皆是有金光流走,一閃而過。

水墨眯了眯眼睛,雪峰面積太大,月末等人撐到現在顯然已經有些撐不住了,全都是面色漲紅,握住黑色劍刃的手在不停顫抖著。

「去!」

水墨手下的動作忽然加快,瞬間就寫出了無數個金色大字,字形紛繁複雜,看不出是什麼意思。

水墨喝聲一出,在空中飄忽不定的金色大字立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沖向雪峰。

白銀目光一直緊緊盯住雪峰,看見金色大字已經貼到了雪峰上,當即一聲輕喝!

就是現在!

白銀右腳重重跺在地上,千鈞之力全部落到了堅硬的冰面上。

「喀嚓!」

只聽見一聲冰塊碎裂的聲音,白銀腳下瞬間裂出了蜘蛛網一樣的大縫。

藉助了如此中的力道,白銀白皙的小臉上滿是沉靜之色,看向雪峰的目光帶著些許決絕煞氣。

嬌小的身形在空中化成了巨大的狼身,尖利的爪子在日光下閃著冰冷的光澤。

巨狼帶著凌厲的煞氣狂飆向不遠處的雪峰,那種氣勢,讓人心悸。

白銀微眯了眯眼,爪子抬起,凌空一劃。

一道巨大的光刃轟然撞到了水墨先前貼到雪峰上的金色大字上。

「轟隆隆……」

「轟隆隆……」

似是天地震動的聲音響在白銀耳畔,身邊的一切都在搖晃,好像整個世界都要在這一刻垮塌。

仍舊停留在半空的月末等人對視一眼,當機立斷遠離雪峰。

事成了,他們要儘快離開!

白銀化成巨狼,前沖的勢頭太猛,再加上剛才那一下幾乎耗盡了她全部的力量,此時根本沒有辦法離開。

雪峰已經開始垮塌,大雪如同滾雪球一樣從山上滾落下來,那種威勢,幾乎要把腳下的一切都填平掉。

… 水墨神色淡漠地看了一眼對面轟然倒下的雪峰,身形飛快地沖向已經控制不住自己身體的白銀。

銀光先一步進入白銀的身體,白銀只感覺渾身一熱,緊接著又變回了人形。

身體還沒有開始下落,身側便伸過來一隻手,攬住了她的腰肢,兩人風馳電掣地衝出雪山崩塌的範圍。

耳邊是呼呼的風聲,白銀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雪峰。

白茫茫的大雪如洪水般籠罩住了整個山腳,還在以飛快地速度向前沖。

如此龐大的雪海,幾乎在瞬間淹沒了整個山區。

冰城的百姓能夠躲過去么?

就算是她們擁有比七國更加強大的力量修為,但那些老弱婦孺……

「放心,冰之王不會讓他們死的。」

水墨眼風掃到白銀的表情,瞬間就猜出她在擔心什麼,當即開口說道。

白銀愣了一下,眼前又閃過那日所見到的情景,心中忍不住搖了搖頭。

「冰之王已經背叛了對天道的承諾,還會去救冰城百姓么?」

「她當然會。」

水墨涼薄的唇瓣掀起一抹疏淡的笑,冰之王不僅會去救她們,還會盡全力救她們。


他並不知道冰之王因為什麼違背承諾去吸收了荒原石地力量,也不管她是不是稱職的君王。

但不論如何,她都不會放棄冰城的百姓。

如果她已經被萬惡之源控制住,在沒有做完萬惡之源吩咐的事情之前,她定然不會讓冰城百姓死在雪海之中。

若是她良心未泯,更加不會棄百姓不顧。

水墨輕輕眯起眼睛,漆黑瞳眸中閃過一道流麗的光。

但不管她怎麼選擇,都會給他得到荒原石的機會。

他的時間不多了,一旦萬惡之源的陣法完成,七國大陸上的所有人都會消亡。

他只有取捨,出其不意才能壓制住萬惡之源。

「月末。」

水墨和白銀靜靜站在半空中,目光在腳下奔騰的雪龍身上游移著。

月末手中的黑色劍刃已經裂開了大口子,那是雪峰的壓力所造成的。

雖然已經碎裂掉了,月末還是緊握住黑色劍刃,表情沉滯,「主子有什麼吩咐?」

「去將雪峰崩塌的事情告訴王儀涵,讓她去稟告冰之王。」

「是!」

月末領了命令,轉身就走。

「等等,」水墨挑了挑眉頭,漆黑深邃的瞳眸中閃過一道莫名的光。

「你們都去,盡最大力量協助王儀涵疏散百姓。」

「是!」

眼見著月末同月清等人消失在空氣中,白銀眼眸閃爍了下。

舍小取大,不能怪水墨太過無情,置萬千百姓的性命於不顧。


只是事情分大小,水墨乃是人族王尊,需要以大局為重。

白銀輕輕瞄了一眼水墨,他仍舊是雲淡風輕的模樣,漆黑深邃的瞳眸中閃爍著深沉莫名的光。

這個男人,從來不會把自己的情緒露於人前,就連她也從來沒有見到過水墨情緒失控的時候。

白銀慢慢伸手握住了水墨的手,目光輕柔地看著他。

就算是有人幫助,也定然會有許多百姓在這場大難中喪命。

而這些業障,只怕都會算到水墨的身上。

但都不要緊,就算是失敗了,她也會一直跟在他身邊的。

感覺到手中的溫度,水墨沒有轉頭,卻輕輕握緊了白銀的手。

微微加重的力道帶著些許安慰之意。


他兩次封印住了萬惡之源,這次也不會失手的。

白銀順著雪龍前進的方向一起走,雪龍的龍頭已經衝到了冰城不遠處,眼看著就要淹沒冰城了。

整個冰城,就在白銀和水墨的注視下,開始慌亂了起來。

「真的是雪崩!」

「雪崩了!」

「大家快跑!」

「……」

駐守在冰城門口的士兵們只能看見不遠處一道雪線轟隆隆沖了過來,所過之處淹沒了一切。

冰城裡的士兵百姓們慌成了一片,街道上狼藉一片。

想逃,又不知道往哪裡逃。

「水墨,你不愧是人族王尊。不論什麼時候都能保持冷靜,心也夠狠。」

有些滄桑的嗓音忽然響在白銀耳側,說著聲音看過去,就看見烏蒙面色深沉地站在他們旁邊。

就算這是唯一能夠解決掉萬惡之源的辦法,水墨未免也太果斷,太冷靜了。

已經到了冷血的地步。

面對烏蒙帶著控訴的話音,水墨只是淡淡挑了挑眉頭,雲淡風輕道,「過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難道烏蒙先知想要看到整片大陸被萬惡之源毀滅?」

烏蒙皺起眉頭,雖然他不是什麼心懷天下的人,但他到底做過人族先知,不想要看到大陸屍橫遍野的情景。

水墨此舉太過無情。

「你可以不用這麼極端的法子,照樣能封印掉萬惡之源。」

水墨諷刺一笑,看向烏蒙的目光中帶著輕嘲。

「晚輩的解決方法太沒有人性,前輩又為什麼不出手阻止呢?」

白銀的話聲也適時響起,」既然先知有本事,那就請先知去解決掉萬惡之源,不要在這裡斥責水墨的方法極端,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烏蒙被白銀噎了一下,蒼藍色的瞳眸中閃過一抹尷尬。

「不是我不想幫,只是我乃是過往時代的人,不能冒然插手人間的事情。」

白銀不屑地切了一聲,不就是怕惹禍上身么,還找借口,真是虛偽!

水墨對出來指責的烏蒙沒什麼大反應,最後就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我從來不做沒把握的事情,烏蒙先知放心好了。」



lixiangguo

長孫霸宇的巨魔法相再度出擊,蘊含無盡魔氣絞殺向楚玲兒。

Previous article

< 她甚至早已做出了犧牲自己清白的準備,現在有這麼多人幫她,她已經很感激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