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殺生丸這句話一出口,陽明都不知道那些地方該抽搐了——

就你大爺這超強的存在感,就是犬夜叉那種超級粗的神經也不能當你不存在啊!

“這個我真沒辦法。”

陽明哭笑不得地看着窗邊的殺生丸:

“只要你在屋子裏面,我的注意力就會不自覺地放在你身上。”

陽明這句話要表達的意思其實是很單純的,就是告訴殺生丸讓他主動出去,可是聽在殺生丸的耳中顯然意義變得不同了。

“只要我在,注意力就只能放在我身上嗎?”

陽明震驚地發現,一直冷冰冰的殺生丸嘴角似乎勾起了那麼一個微小的弧度,連他身上的冷氣好像都消散了幾分:

“我允許你關注我殺生丸,陽明。”

聽了殺生丸,陽明連嘆息的力氣都沒有了,到底是什麼樣的大腦回路,纔會把自己話裏的意思扭曲成這個樣子?

而且,殺生丸他不是已經知道自己是男的了嗎?怎麼對自己的興趣一點都沒有減少的樣子?

對於這隻固執的犬妖,陽明實在是沒有辦法了。

思索良久,陽明的視線四周掃視着,在看到某個東西之後,他的雙眼一亮,總算是有了個不算辦法的辦法。

“震坎兌離!”

拿起放在枕邊的神操機,陽明一邊揮動着一邊念出了召喚虎源太的印。

“白虎の虎源太,參上!”

隨着一陣靈力波動,虎源太被召喚出來了。

“要我對付那個犬妖嗎,陽明?”

虎源太一出來就摩拳擦掌着準備戰鬥了,陽明身上所發生的一切事情虎源太都看到了,可惜那時候的他是以靈的形態存在着,在陽明不召喚他的情況下,就算是再想幫忙也無能爲力。

現在,陽明終於召喚自己了,可把虎源太這個暴力的傢伙給興奮壞了。

“等等,虎源太!”

陽明連忙喊了一聲,如果不阻止,就算自己不結印,虎源太也會揮着拳頭上的。

“我叫你出來不是讓你和殺生丸打架的,你只要呆在這個屋裏就好了。”

是的,這就是陽明這不是辦法的辦法,反正屋裏有一個殺生丸了,那就再加一個虎源太好了,反正從簽訂契約這些年來,陽明早就熟悉了虎源太的存在,如果是他的話,陽明相信自己是能夠安然入睡的。

“什麼?!”

聽了陽明的話,虎源太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他一雙眼睛瞪得老大,狠狠地瞪着陽明,可惜陽明已經不理會他,安心地把雙眼閉上了。

瞪了陽明半響,見他根本就沒有睜開眼睛的意思,虎源太深吸了一口氣,最後還是雙臂一抱,盤膝坐到了地上,守護起陽明來了。

眼見陽明把虎源太給召喚出來,殺生丸身上剛剛緩和了一些的氣息一下子就變得冰冷無比,陽明這種不信任的態度,不得不說,讓向來冷心冷情的殺生丸覺得心裏有些不舒服。

於是,殺生丸看着虎源太的視線也變得不善起來。 陽明可不管殺生丸和虎源太到底在幹什麼,把眼睛一閉就睡過去了,雖然現在還只是半下午而已。

一覺醒來,陽明眼皮動了動,清醒過來之後,還沒睜開眼,他就感覺到了自己的屋裏有兩個呼吸聲。

除了睡前被自己召喚出來的虎源太……

陽明猛地睜開眼向窗邊望去,果然,穿着白色和服、一身清冷氣息的殺生丸仍然站在那裏!

又看了看窗外,確定已經是早晨了之後,陽明的心裏不知道是種什麼樣的感覺——

殺生丸他,真的在自己的屋裏站了一晚上?

看着臉色絲毫沒變,沒有一絲憔悴的殺生丸,如果不是陽明心裏知道,恐怕別人根本就看不出來他整整站了一晚上沒睡覺。

也是,憑着殺生丸的妖力,如果一晚上不睡覺就掛着兩個黑眼圈的話,那他還不如一頭撞死算了!

眼神複雜地望着牀邊的殺生丸,殺生丸的視線也一動未動地回視着陽明,四目相對中,莫名的曖昧之色的緩緩流淌。

這一刻,陽明覺得自己整個人好像要被殺生丸那對金色的眸子吸進去一樣,極力地想要移開視線,卻發現自己怎麼也做不到。

就在陽明覺得自己也許要和殺生丸對視到地老天荒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讓他一下子清醒了過來,屋裏的曖昧氣氛瞬間消失無蹤了。

然後,殺生丸的身上立刻冷氣四射,望着某個坐在地上的式神一臉的殺氣。

“唔……”

明顯剛剛睡醒過來的聲音在陽明的牀邊響起:

“你醒了,陽明?”

虎源太一邊打着哈欠一邊揉着眼睛轉頭望向陽明:

“我本來確實是一直守着你的,可是後來不知道怎麼的就睡着了……”

虎源太有點不安地望着陽明,生怕他因爲自己睡着了而生氣,神經大條到底他根本就沒有察覺到,真正生氣的其實另有其人,不,是另有其妖。

“做得很好,虎源太!”

誰知道,讓虎源太驚訝的是,陽明不但沒有生氣,反而一臉笑意地對他道,和顏悅色地讓虎源太感覺到渾身不自在。

倒不是說平時陽明對虎源太的態度有多麼不好,只是在他犯錯誤的時候,陽明向來比較嚴厲,畢竟虎源太擁有着強大的力量,爲了不讓虎源太濫用自己的力量,陽明向來是該嚴厲的時候就很嚴厲的。

然而,這一次,明明自己犯了很大的錯誤,因爲如果殺生丸是敵人的話,那麼陽明就非常危險了。

可是,陽明卻反而對自己笑得一臉溫柔,露出了只有自己立功時纔會露出的表情。

難道陽明傷到腦子了嗎?

向來單純的虎源太混亂了。

陽明當然不是腦子壞了,他之所以那麼高興,僅僅是因爲虎源太突然出聲,打破了自己和殺生丸的對視罷了,真沒有虎源太所想的那麼複雜。

在接連受到好幾個男人的告白之後,陽明的情商可以說以做火箭般的速度在攀升,所以,他已經察覺到了殺生丸對自己的感情不單純。

雖然陽明已經感覺到了,自己對同性似乎並沒有排斥,可是那也不表示自己每個和自己表白的男人都要接受啊!

所以,雖然已經知道了殺生丸對自己的感情,只要他不明白地說出來,陽明就決定當做不知道。

畢竟,他已經決定嘗試接受藍染了。

可是,剛剛的對視,讓陽明不但意識到了殺生丸對自己的感情似乎比自己意識到的要深,更重要的是,陽明赫然發現,那一刻,自己的心似乎在動搖!

那一瞬間,陽明震驚又不安地發現,對殺生丸,自己竟然並不是完全沒有感覺的!

那時候陽明的心到底有多麼震驚,當虎源太出聲的時候,陽明就有多麼慶幸,所以,對於虎源太陽明有的只有感激,自然不會去批評他。

“咕嚕……”

這個時候,屋子裏忽然響起了一個非常不和諧的聲音,同時,一犬妖一式神的視線一起匯聚到了發出聲音的地方——

某個人的肚子。

“那個……”

陽明的臉瞬間紅了:

“從昨天中午我就沒有吃飯,所以有點餓了。”

自己肚子這不合時宜的宣告自己的存在,實在是讓陽明有點抓狂。

望着因爲臉上染上了淺淺紅暈所以變得更加誘人的陽明,殺生丸的眼神不自覺地變深了幾分:

“我也餓了……”

殺生丸的聲音很低,低到正陷入自厭情緒的陽明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不過,虎源太倒是聽到了,他白了殺生丸一眼,在心底暗自道:

“活該!”

虎源太覺得殺生丸有自己的房間不去休息偏偏一定要待在陽明的房間裏,而且一呆就是半下午加上整整一夜,肚子餓了那是他惡有惡報!

殊不知,殺生丸的餓和陽明的餓,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單純的虎源太自然是完全不理解的,也許等到某一天他愛上了某個式神,纔會真正瞭解殺生丸的餓到底是哪裏餓吧!

殺生丸當然不會讓陽明給餓着,陽明一說餓,他馬上讓人準備吃的東西。

可是,當殺生丸準備讓僕人把吃的東西送到房間裏的時候,被陽明拒絕了,陽明很強硬地表示,自己已經好了很多,要出去和京極真還有柯南一起吃飯。

陽明的話讓殺生丸不停地飆着冷氣,可惜這一點都嚇不到陽明,在陽明完全不退縮的堅持下,最後還是殺生丸妥協了。

“你的身體怎麼樣了,黑崎桑?”

一見到陽明,京極真立刻關心地問道,同時在發現陽明的臉色比昨天紅潤幾分之後,眼底閃過一抹安心。

“我沒事,倒是你,昨天晚上休息地好嗎?”

陽明看看京極真,不知道這個性格堅韌的少年在妖怪窩裏到底睡不睡得着。

“如果換個環境就無法入睡的話,我這些年的訓練就全都白費了。”

陽明的關心顯然讓京極真很高興,雖然他表現地並不明顯,不過眼底的笑意還是被陽明察覺到了。

暗自搖了搖頭,京極真對自己毫不掩飾的好感,讓陽明有些無措,然後很快被他掩飾了過去。

我變成了一只金雕 “不愧是人稱‘蹴擊貴公子’的京極真,果然有過人之處!”

陽明嘴角彎了彎,誇獎了京極真一句,而京極真眼底的笑意一下子變得更深了幾分。 無意中偏頭看了眼柯南,陽明立刻被他那雙深重的黑眼圈給驚了一下,然後他馬上就想明白了爲何柯南會睡眠不足,嘴角不禁露出了一個揶揄的笑容。

也是,如果在親眼見到那麼多妖怪,而且被告知自己現在在戰國的情況下,柯南還能安然入睡,那也就不是名偵探柯南了。

“不是非常餓了嗎?還有力氣說那麼多廢話?”

這個時候,被遺忘的殺生丸開口了,而且一開口的話就彷彿帶着冰碴。

“昨天晚上你也沒給黑崎桑吃東西嗎?”

殺生丸身上無意中散發出的妖力讓京極真覺得身上好像揹着好幾百斤的重擔一樣,只是站着就已經很難受了,可是,在聽了殺生丸的話之後,他還是眉頭一皺,向着殺生丸質問道。

殺生丸昨天晚上沒有給自己飯吃,雖然餓得難受,卻並沒有覺得生氣或者怨恨。

本來自己和殺生丸就沒有任何交情,他讓自己留在這裏,留在黑崎桑的身邊已經讓京極真很滿意了,一頓兩頓不吃飯罷了,他能夠忍受。

而且,也許是出於男人的直覺,京極真看得出來,殺生丸對自己暗戀的女孩抱有的感情並不單純。

雖然殺生丸看起來非常冷酷,而且京極真一點都不想讓自己喜歡的女孩待在別的男人身邊,可是在戰鬥值相差太大的情況下,除了妥協,自己似乎也沒有其他的任何辦法。

更何況黑崎桑似乎也沒有反抗的意思,所以,即使心裏很不舒服,很難受,京極真還是忍下來了。

然而,當聽到殺生丸那句話之後,京極真心裏一驚,立刻聯想到了某種可能——

昨天晚上黑崎桑沒有吃晚飯,否則,一大早的,就算是餓,又怎麼能稱得上“非常”?

於是,京極真怒了,就算打不過殺生丸,就算頂着他渾身那彷彿要把自己壓碎的妖力,有些話,京極真仍然是毫不猶豫地衝着殺生丸說出來了!

殺生丸自然不屑於向一個人類解釋,而且還是一個一看就明顯對陽明有企圖的男人。

冷冷地瞄了京極真一眼,殺生丸連哼都懶得哼一聲,甚至都不用親自出手,直接一股帶着殺意的妖力向京極真襲去,這一下,就能要了京極真的命。

質問自己?一個區區的人類膽敢來質問自己?

殺生丸的尊嚴不容挑釁,自然是毫不猶豫地準備滅殺京極真這個讓自己不舒服的人類!

但是,別忘了陽明還在場,他當然不可能讓殺生丸當着自己的面殺了京極真,如果那樣的話,還不如讓京極真跟着犬夜叉一起離開呢!

“唰!”

陽明腳下一錯,身子在電光火石中擋在了京極真的面前,手一揮,一個靈氣罩把自己和京極真給罩住了。

“住手,殺生丸!”

陽明定定地注視着殺生丸:

“京極君是我的朋友,希望你不要傷害他!”

陽明沒有說“不準”,而是用“不要”,他知道自己沒有權利對殺生丸要求什麼,所以用了請求,而不是命令。

對上陽明真誠的雙眼,殺生丸即使再不願意,還是哼了一聲,向旁邊走了幾步,來了個眼不見爲淨。

至於那股可以置人於死地的妖力,早在陽明出現在京極真身前的一瞬間殺生丸就已經收了回去,沒有碰到陽明身上一絲一毫。

雖然如此,殺生丸的心還是忍不住微微顫抖了一下,一想到自己差點傷害到陽明……

“下次想死的話可以自己拿把刀剖腹,不要弄髒我殺生丸的手!”

冰冷的一句話讓陽明的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要想從殺生丸的嘴裏聽到一句好話,可能比犬夜叉變成真正的妖怪還要難。

不管怎麼說,殺生丸還是聽從了自己的請求,並沒有真的傷害京極真不是嗎?

可惜,陽明瞭解殺生丸的性格,所以不但不會生他的氣,反而很感激他的大度,可是並不表示其他人也和他的想法一樣。

聽到殺生丸說讓陽明去剖腹自殺什麼的,京極真一下子怒了,他想要捧在手心裏疼愛卻沒有機會的女孩,現在當着自己的面被一個妖怪給欺負了,怎麼能不讓京極真抓狂?!

京極真的氣息一變,馬上就被陽明給感覺到了,爲了不讓他繼續激怒被自己安撫下來的殺生丸,陽明立刻回過頭來準備再京極真也安撫下來。

一邊想着措辭,陽明一邊心裏苦笑不已,自己還是個病人好不好?怎麼一個兩個的就不能消停一點?

“昨天晚上我睡着了,爲了我能更好地休息,所以殺生丸纔沒有叫我起來吃飯,而且,對於我來說,幾頓飯不吃對身體是完全沒有關係的。

還有,殺生丸的性格就是面冷心熱,你不要在意他的話,畢竟他沒有真的傷害我們不是嗎?”

——面冷心熱?

聽到陽明用這個詞來形容殺生丸,所有聽到的人,包括殺生丸在內,嘴角同時抽了抽。

難道自己所認識的殺生丸和陽明所認識的不是同一個人嗎?“熱”這個字,無論如何都沒法放在殺生丸的身上吧?

不過,在對陽明對於自己的形容有些無語的同時,聽到陽明爲自己說話,不管內容是什麼,殺生丸仍然覺得心裏有種爽快的感覺,被京極真弄出的不快全都因此而煙消雲散了。

“好了,吃飯吧吃飯吧,你們倆也餓了吧,不要再浪費時間了!”

劍拔弩張的氣氛終於慢慢消散了,陽明趕緊招呼着京極真和柯南吃飯,夾在殺生丸和京極真的中間,真的讓人頭疼啊!

這一刻,陽明有點後悔讓京極真留在殺生丸這裏了。

陽明也顧不上主客之分了,招呼着京極真和柯南就在餐桌旁坐了下來。

京極真自然是要坐在陽明身邊的,本來柯南準備坐在陽明的另一邊,他也不是故意如此,只是比起京極真,柯南離陽明更近一點。

然而,屁股還沒捱到椅子上,柯南只覺得一股駭人的壓力猛地降臨到了自己身上,別說動一下了,連呼吸都有些困難。

——發生什麼事了?

柯南的心緊緊地縮成一團,緊張起來了。 “殺生丸,你不要欺負柯南了!”

柯南的耳邊忽然傳來了陽明帶着無奈的聲音,然後身上的壓力驟然一鬆,終於可以自由呼吸了。

使勁了深吸了幾口氣,柯南覺得自己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雖然自己並不畏懼死亡,可是如果莫名其妙沒有意義地死了,他也不願意啊!

而且,在聽了陽明的話之後,柯南聰明的腦袋就已經明白了自己剛剛之所以那麼難受絕對和殺生丸有關。

再聯想一下自己剛纔的舉動,柯南的嘴角抽搐了幾下,心下已經明白,殺生丸這是不滿意自己要坐着陽明身邊嗎?

有不滿你就明白地提出來啊,自己也不是非坐在那裏不可,如果自己就因爲無意中的一個座位死掉了,那還不如死在黑衣組織的手裏呢!

平穩了呼吸的柯南狠狠地瞪了殺生丸一眼,並沒有不自量力地找他算賬,而是轉了個彎,來到了京極真的身邊坐了下來。

果然,自己再也沒有受到殺生丸妖力的“洗禮”。

看着殺生丸施施然地幾步走到自己的另一邊坐了下來,陽明的眼睛眨了一下,心裏有些疑惑卻沒有問出口。

然後,就有幾個侍女把早餐送了上來,當然,那些侍女都是妖怪,而且因爲妖力和等級都和殺生丸差得很遠,所以妖化的程度也比殺生丸要大很多。

陽明擔憂地看了看京極真和柯南,果然,侍女們那額頭上的角、屁股後面的尾巴、身上多出來的胳膊之類的東西,讓兩人的臉色有點異常。

不過還好,對於她們送上來的食物兩人倒是沒有多少牴觸,吃得那叫一個歡。

lixiangguo

宋靜書並非冷血無情之人,即使周友安從未明確的對她表達過他的想法,但是她都能感覺得到。

Previous article

“這個問題……”紳士搖了搖頭沒再說下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