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歧舌看到這一切,在遠處暗自後悔:哎,自己怎麼就沒發現這個寶貝呢!如果我能吞噬了這龍蛋,功力還不知道要增長多少!

「這龍蛋應該如何孵化?能孵出什麼?」龍誠欣喜的抱著懷裡的巨蛋側過臉問大長老。

「這。。。我們也不知道,我們只知道守護著它直到交給青龍太子的後人。」大長老為難的說。

龍誠抱著這個蛋反覆琢磨了半天也沒有結果。

往蛋中注入龍力等等方法都沒有效果,那龍蛋紋絲不動彷彿根本感受不到外界的變化。

這時候二長老突然一拍腦袋說:「是不是還得舉行祭祀儀式才會有效?」

「怎麼舉行儀式?」龍誠問道,現在不管是什麼方法都得試一試了。

「祭祀龍神的正式儀式必須要在月光的照耀下舉行,龍誠大人。」二長老恭敬地回答道。

「那待會天黑后立刻舉行儀式!這蛋裡面一定有大秘密!」龍誠揮了揮手斬釘截鐵的說道。

兩位長老雖然還有不少話想要問青龍傳人,但此時也只得鞠了一躬退到一邊,吩咐起自己的部族去做該做的事,畢竟祭祀儀式是很繁瑣的。

「歧舌,三首,你們倆先退開吧!我們青龍族要開始祭祀了。」龍誠對著兩位巨蛟甩了甩手說。

兩位巨蛟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默默的轉身離去了。

周圍一眾青龍族人全都看傻了眼:如此恐怖的蛟龍居然在龍誠面前話都不敢說就走了?!

沒多久過去,天就黑了。

等到月亮升起時,青龍族的祭祀儀式也正式開始了,所有族眾全部被召集在了一起,由兩位長老用遠古龍族密語祈禱,借取月光的力量朝龍神請願。

龍蛋被放到了所有人的正中心,皎潔的月光剛好能全部照到。

兩位長老通過漫長的密語祈禱,將原本淡淡揮灑的月光逐漸凝聚成了一束束光華閃爍的凝銀色,照射在龍蛋上面,月光彷彿是流動的水銀,在白色的蛋殼上緩緩流淌著。

旁邊站著的龍誠十分緊張的看著龍蛋一動不動。

時間在一點點流逝,直到下半夜,所有的族人們都開始哈欠連天了,那龍蛋還是紋絲不動。

二毛早就躺在一旁的石頭上睡起了大覺,這時只有它是最無憂無慮的。

龍誠站在樹下,看著龍蛋發愣。

終於,連他也忍耐不住了,他狠了狠心,舉起手中的神劍就朝蛋殼上拍了過去。

龍誠也不敢使勁,他只是期望這柄劍激發出的強勁龍息能刺激一下這枚「懶蛋」。

這一拍,異變突生。

「砰」的一聲,蛋殼猛的炸開了!

二位長老大驚失色,全都跪倒在地,口中拚命的叫嚷著一些聽不懂的遠古龍語。

龍誠也驚了,他自認為沒敢太用力的。

就在他提心弔膽之時,一團白色的柔軟身影裹著一陣撲鼻的花香撲進了垂頭喪氣的龍誠懷中。

他微微一楞,低頭看了看,嚇了好大一跳。

懷裡撲進來的,居然是一個漂亮的小美女!

這也就罷了,偏偏這小丫頭渾身上下都是全裸的,偏偏她身材還發育的極度完美。

龍誠的雙手下意識的一個摟抱,入手一片綿軟滑膩,正扣在了女孩柔軟而又極具彈性的臀部上,他低頭一看后立刻渾身焚起了一團燥火。

龍蛋的外殼已經破為兩半,這女孩顯然是從蛋裡面蹦出來的,龍誠徹底傻了眼。

他連忙緊緊的抱住了懷中的女孩,奮力扭頭對大長老喊道:「快點,拿衣服來!」

龍誠抱著女孩的姿勢非常尷尬,他微微的撅著屁股,以避免自己某個不雅的部位暴露出來。

大長老略微一楞后趕緊脫下自己的長袍,快步上前緊緊將這個神秘女孩給裹住了。

所有的青龍族人們在一旁都驚呆了,他們剛好就在龍誠身後,全都看見了女孩那快速掠過的小臉蛋,已經被女孩的美麗徹底給震傻了。

這女孩有著一頭罕見的黑髮,臉蛋清純美麗的就象一塊完美的水晶,皮膚滑膩白皙,還帶著一種透明的反光,尤其是她的一雙黑眼睛,始終像是飽含著眼淚一般,水汪汪的攝人心扉。

二位長老也驚呆了:這明明是一枚千年龍蛋,為什麼會孵出來一個貌似十幾歲的清純小女孩?

緊接著他們看到女孩兩條修長的美腿上所帶出的完美曲線,也理解了龍誠大人為什麼要撅起屁股。

龍誠懷疑自己仍在夢中,他抬手聞了聞自己的手指,指頭上面還有著一種膩膩的潤滑感,鼻子中回蕩著一團淡淡的花香,熏人慾醉。

「尊師在上,我是徒兒苗苗。」清純女孩眼波流轉著看著龍誠,一雙漂亮的眼睛幾乎容納著深邃的星空。

龍誠趕緊把捻動著的手指背到了身後,他禁止自己再想剛剛撫摩著的那個完美無暇的臀部—自己怎麼就莫名其妙成了師父了。。。

「您不必奇怪,我雖然在蛋中,不過什麼都知道。」苗苗的話音就像是在唱歌。

「你知道我的名字嗎?」龍誠傻獃獃的問道。

「沒有人能瞞得住我。」苗苗皺了皺小鼻子:「我的眼睛能看透一切,龍誠老師。」

龍誠這下真的呆住了,他傻站著不知道說什麼。

就連裂開龍蛋中飄出的白色霧氣已經罩住了他的身體也沒有意識到。 「等一下,苗苗。。。」龍誠撓了撓腦袋說:「為什麼我會是你的師父?你怎麼剛出來就懂這麼多事情?」

小美女對著他眨了眨眼睛,這才張口說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從我有意識開始就只知道自己要認佩戴龍銘劍的青龍傳人做師父。至於說你的名字嘛,我在蛋殼內就聽到了。」

「難道你就是青龍太子留下來的珍寶?」龍誠的眼角在抽搐,他一直期盼著這龍蛋內孵出一頭超級巨龍打手呢。

「怎麼?師父你不滿意嗎?」苗苗委屈的嘟起了嘴,眼眶發紅的說:「這蛋裡面蘊含的無數精氣可都給你了啊,我一點沒留呢!」

龍誠這才發現自己已被淡淡的白色霧氣籠罩了全身,其他族人全都面帶敬畏的後退了下去。

緊接著這些霧氣開始瘋狂的往自己衣服裡面鑽,他很快就感覺到無數道純凈無比的龍力開始在體內縱橫流動。

龍誠額頭上的汗水無法遏止的「刷刷」往外冒著,他只有拼盡全力才能控制住身體,否則就可能被這股強大的龍息震成白痴。

他終於意識到自己白撿來的這個蘿莉徒弟是什麼樣的怪胎了—這分明是青龍太子遺留下來的上古真氣!

以前他體內的龍息都是依靠著神劍作為來源,而從現在起,他終於獲得了真正純粹的本源龍息!

這股浩大澎湃的力量就連他自己都感到震驚,直到這時候龍誠才真切的體會到了青龍太子的強大之處。

也正從這一刻起,龍誠才真正的覺得自己配得上青龍傳人這個稱號!

過了一會,已經後退數十步的兩大龍族長老也開始嘩嘩冒汗了。

剛才看起來很普通的白色霧氣,居然進入龍誠體內后就迅速轉化為強大無比的上古龍息,這股力量就連見多識廣的兩位長老都覺得恐怖。

趁著龍誠竭盡全力消化體內龍力的時候,閑不住的苗苗已經開始蹦蹦跳跳的觀察四周了,她很快就發現了呼呼大睡的二毛。說來也怪,剛才那一聲爆炸居然都沒驚醒二毛,也不知道它是沒感覺到敵人的威脅還是睡得實在太死。

苗苗用白皙的小手摸了摸二毛的紅屁股,咯咯嬌笑道:「這小猴兒真是有意思,睡覺睡的口水都流出來拉!」

這下二毛可算是醒了,它一臉迷茫的瞪著苗苗,做了個自認兇狠的表情,但卻絲毫沒有嚇住女孩,只是吧她逗的咯咯笑起來。

正當這時,龍誠猛然睜開了眼睛,沖著遠處的灌木叢沉聲說道:「別藏著掖著了,你倆都出來吧!」

霸道總裁偷偷愛 灌木叢晃動了幾下后,體型縮到只有普通人大小的歧舌和三首走了出來,表情十分複雜。

「躲在旁邊想要偷襲嗎?我吸收龍力的時候也一直做好了防守架勢,可不會輕易露出破綻!」龍誠嘿嘿冷笑著說:「不過你們剛才如果硬上,也是頗有幾分成功機會的,只不過現在嘛。。。猶豫不決的你們已經沒機會了!」

「您果然聖明。」歧舌用很嚴肅的口氣說道:「尊敬的青龍傳人,我和三首現在已經很難是您的對手了,所以我們倆有個請求。」

龍誠面無表情,等著它繼續說下去。

「我和三首都想成為您的手下,這是我們倆共同的心愿,就以我們的實力絕對是能幫得上大忙的。」歧舌巨蛟看著龍子大人說道:「前提當然是您也要帶我們一起出去!」

「為什麼?」龍誠冷冷的問。

「您的實力增長太快。。。我怕再這樣發展下去您會殺了我們倆。」一旁的三首巨蛟實話實說:「我覺得您似乎已經在考慮這件事了。」

「我只需要一個蛟龍做手下,你們倆之中誰願意成為我的戰士呢?」龍誠狡黠的一笑,反問道。

「龍誠大人,請您記住一句話:我們倆即使是一同戰死,也絕對不會受你的挑撥而自相殘殺的。」歧舌招牌式的怪笑又響了起來,但這一次,它的笑聲中帶著無盡的蒼涼。

「老實說,你吃了我這麼多族人,我很難同意你們的要求。」龍子大人揚了揚眉毛說:「但是呢,你們也是為了生存,有自己的無奈和苦衷,所以倒也能諒解。這樣吧,解開這個海島的禁制之後,你們倆用自己擅長的龍捲風法術幫我將這些族人一起帶回大陸,咱們的帳就一筆購銷,你們愛去哪去哪,我才懶得管。」

「不能放了它們,讓它倆跑到外界后,你再想抓它們可就難了。」大長老悄悄的提醒著龍誠,卻沒有得到絲毫回饋。

三首蛟龍忙不迭的點頭同意,歧舌卻在搖頭。

「不要再騙我們了,我可沒那麼單純!」歧舌巨蛟苦笑著說道:「您的眼神中有欺騙,這可瞞不了我。如果您不用龍神的名義發毒誓,我和三首寧可現在就戰死!」

一旁的三首楞了一楞,兩個僅存的腦袋趕緊又是一陣點頭。

「這你也看的出來?」龍誠有點驚訝了。

「我已經說過了,挑撥和心機都沒有用,如果您不想收我們做手下的話,那我們只好拚命自保了!」兩大蛟龍已經開始施展出護盾法術,緩慢的向後退卻,臉上滿是戒備。

龍誠輕蔑的笑了笑,抽出神劍。

二毛大搖大擺的站了出來,小爪子上攥著精鋼狼牙棒,虎視眈眈隨時準備出動。

龍誠先動了,他以驚人的速度攜著劍氣直撲向兩大巨蛟。

看到惡狠狠扎過來的神劍,歧舌下意識的打算閃開,此時的龍銘劍整個劍身都爆發著強烈的龍息,絕不是它敢於正面抗下的。

畢竟剛才動過手,歧舌對自己躲過這一招還是有自信的。

只是它沒想到這股鋒利劍氣的殺傷範圍突然猛增了十倍不止!

伴隨著一聲凄厲的喊叫聲傳出,整個海島都開始微微震顫了,緊跟著又是一聲骨頭的脆裂聲,龍誠迎頭一劍劈砍在了歧舌的腦袋上,歧舌巨蛟的人臉眉心中一條巨大的豁口一直破到上嘴唇處,半截法咒還沒念完就草草結束了。

「好。。。好強的劍氣!」腦袋已經被劈開的歧舌居然仍能吼出聲來:「但是我不明白!為什麼我一個堂堂的上古巨蛟甘心做你的手下,你都要拒絕?」

「因為你不配!」龍誠冷笑著回答了這個問題。

周圍的青龍族人根本就沒有實力插手,躲在遠處看得津津有味,這種大場面可不是隨便能看到的,二位青龍族長老一邊嘖嘖稱奇一邊私下密語著。

這場戰鬥實在是太快了,歧舌一上來就身受重傷,哪裡還有還手的能力,更加靈活的龍誠總在錯身而過的時候,給歧舌巨蛟的身上留下一道道巨大的創口。

旁邊的三首巨蛟更是追不上龍誠今非昔比的幻影身法,只能怒吼著扭動自己的軀體。

就在遍體鱗傷的歧舌巨蛟感覺走投無路打算跟龍誠同歸於盡的時候,它的眼前突然一黑,剛剛自己勉強癒合起來的蛇頭已經被一個大到誇張的狼牙棒砸成了肉泥。

「二毛還是你賊,這一下夠狠的!」龍誠哈哈大笑。

緊接著,龍誠手起劍落,凌厲的青色劍氣將歧舌巨蛟的軀體攪成了碎片。

甜蜜嬌妻:總裁請接招 三首巨蛟迅速反應了過來。

「現在就剩我一個了!我沒歧舌那麼多心眼,就讓我做您的部下吧!」三首巨蛟一邊大喊一邊膽怯的盯住了那可怕的暴力猴子,這個小流氓已經開始揮舞著狼牙棒準備下一次偷襲了,還活動了一下脖子,一連串骨節錯位的脆響,暴力特徵非常明顯。

一道純白色的光環突然從天而降,籠罩在這隻傷痕纍纍的巨蛟身上,三首巨蛟突然感覺如釋重負,心中所有鬥志全部消失。

「龍神在上!居然是傳說中的奴僕契約!」青龍族兩大長老忍不住驚呼出聲:「龍誠大人您居然還會這門上古絕技?!」

「不是我!」龍誠翻了翻白眼:「我是想一劍砍死它的。。。」

「啊?」二位長老十分詫異。

「是那個小女孩!」三首巨蛟哭喪著臉說道:「我堂堂蛟龍,居然認了一個小女孩做主人!」

「我的天。。。」二位長老彼此張大著嘴看著對方,全都覺得不可思議。

這奴僕契約可是十分霸道的龍族秘笈,被契約束縛后的奴僕根本不能有絲毫反抗主人的心思,否則就會馬上爆體而亡。

「苗苗你怎麼生出來就會奴僕契約?這也太離譜了吧?」龍誠楞楞的看著三首巨蛟說道。

苗苗俏皮的仰起了光潔的小臉蛋,笑著說:「人家想要一個威風的大寵物不行嗎?我看這傢伙笨頭笨腦挺有意思的,就勉強收下了!」

龍誠咧咧嘴,他拿這個可愛的女徒弟毫無辦法。

「先收了歧舌腦中的靈珠,然後我們準備離開這個島!」龍誠轉過頭去,朝著一眾族人高聲喝道。

所有族人喜笑顏開,齊聲歡呼了起來。 夜更深了,月色沉寂如水。

這座島嶼上的禁錮法陣就設置在山洞深處,所有的青龍族人在兩位長老的帶領下正在全力運作停止法陣的運轉。

龍誠在一堆熊熊燃燒著的篝火旁邊出神的思考著,根據大長老的說法:狡猾的老龍王早有設置,這法陣停止運轉至少需要半天時間,而只要青龍族人不再維護法陣運轉,龍宮那邊就能立即得知異狀並馬上派人來圍剿。

當然,現在的龍誠自然是不會懼怕這些早已腐化的「龍二代」們了,光靠苗苗手下的三首巨蛟就夠他們喝一壺的。

一條足有一米半長的碩大海魚被洗剝的乾乾淨淨,叉在一根細長木棍上被篝火烤得「滋啦滋啦」作響,淡黃色的魚油在白色的肌肉紋理上鼓著小泡,慢慢的崩裂,順著魚肉一點一滴地墜下,惹的火苗躥動不已。二毛坐在潮濕的大石頭上不停的轉動著手中的木棍,它烤的全神貫注,彷彿一切都與它無關。

龍誠就坐在旁邊,還在思索著未來的打算。

苗苗趴在他的膝蓋上不停的打著呵欠。現在的苗苗身體還處於十分嬌嫩的階段,很容易疲憊,她只是給自己的頭髮編了十幾根小麻花辮就累得不行了。

不得不說,這些麻花小辮散在長發中間非常適合苗苗俏皮的模樣,青春洋溢。

三首蛟龍聞到了烤肉的香味,兩個腦袋上的四隻眼睛全都瞪得賊亮賊亮,規規矩矩趴在火堆前,死死盯住那塊肥美的魚肉。

它此刻早就沒了反抗的想法。

現實是殘酷的,在霸道的奴僕契約之下,三首蛟龍任何一個小心思苗苗都能清晰的感知到並隨時可以強令它自毀。在上古契約面前,三首無力反抗主人的任何要求,所以也就乾脆認命了—無論如何生存才是永恆的真理。

這時候,四周樹上突然驚起一些「撲楞楞」的飛鳥。

lixiangguo

從那以後的日子裡,我開始更加細緻地觀察盛情園的園野之中,我漸漸地發覺原本上百之多的從那日的天寒地凍絕境雪夜裡面僥倖存活下來的女子們裡面,有越來越多的人消失了蹤影。我當然是詫異,做事更加地小心,我感覺盛情園中應該是在發生著什麼事情,只不過發生得比較含蓄,或者是有些悄無聲息而已。

Previous article

旁觀者清,在眾人眼裡,此刻的正施展著劍法的林立方圓一丈之內都籠罩在一片劍影之中,由於施劍的速度太快,在陽光的反射下,形成一片光幕,格外刺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