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此時始作俑者已經被嚇懵了,外面衝進來一個人還不算,頭頂上又掉下來一個人,這到底是什麼情況?來不及思考,恐懼就已經籠罩住了大腦,他本能地回頭逃竄,根本不敢看兩個人的臉。

一連串急促的腳步聲之後,飯店後門被大力打開,然後狠狠關上,響得整個小巷似乎都跟著震動了一下。 「笨蛋,你怎麼進來了?」

「嗚嗚嗚!痛死我了!小蒙,快看它有沒有事!」

是小遙的聲音,帶著哭腔,小蒙急忙快步跑過去,把人扶起來,只見小傢伙臉上蹭得都是灰土,雙手手腕帶著血痕,連膝蓋上的褲子都蹭破了。

「你怎麼回事?不是讓你在外面等嗎?」小蒙沖著他剛吼了兩句,小遙就哭得更厲害了。

倒是弄得小蒙慌了神,他怕被人看見誤會,只能捂住小傢伙的嘴巴,匆匆把他拉出小巷。

這時,飯店小門不知道被什麼人輕輕打開一條門縫,有一個黑乎乎的腦袋探出來,朝兩位少年的方向看了一眼,看到他們跑出小巷,才縮回去重新關上門。

小蒙把小遙拉到大街上,找了個沒人的角落停下腳步。

一站定,他心裡的火氣就噌噌往上竄,看著依舊在抽抽搭搭的同伴,小蒙想要壓制住脾氣,但他原地躊躇了好一會兒,還是沒忍住,吼道:

「別哭了!男子漢大丈夫摔一跤哭什麼哭?!」

「我才不是因為摔跤哭呢!」小遙虎著通紅的小臉懟回去,「是因為你罵我!」

「啊?我,我罵你?我什麼時候罵你了?!」小蒙指著自己的鼻子反駁。

這小傢伙從來就不講道理,每次遇到什麼事情,總把責任往他頭上推,小蒙也是被他氣笑了,扶著額頭『生無可戀』,不想再說下去。

空間里暫時安靜下來,片刻之後,見小蒙一直沒有反應,低著頭假裝生氣的小遙才感覺有些不對勁,他偷偷瞟了同伴一眼,發現對方居然在彎腰查看小貓的傷勢。

「你……你不管我了?」小心翼翼問道,小遙故意舉起自己擦傷的手腕在小蒙眼前晃了晃。

小蒙連眼皮都沒有抬一下,反問:「管你幹嘛?」

「我的傷比它重。」

「你怎麼知道?你又沒給它檢查過。」

「我,我猜的!」

「猜的不算。」

「可是……可是……我手腕上都出血了,你沒看到嗎?」

「那個一會兒貼個創可貼就會好,不用擔心。」小蒙從小遙手裡拎過黑貓的身體,把受到驚嚇瑟瑟發抖的小東西抱在懷裡安撫著。

他將近一米八五的大個子,像抱小孩一樣抱著比嬰兒還小的黑貓,看上去違和極了,可又讓人說不出到底哪裡不自然,小遙就這樣獃獃地盯著他看了好幾分鐘,連繼續抱怨都忘了。

最後還是小蒙先忍不住,開口問:「你看著我幹什麼?」

「……我沒有,」小遙撇過頭去假裝不理小蒙說:「我只是覺得它很可憐。」

「還行,小傢伙沒有受傷,只是被嚇壞了,不過它還是蠻信任我們的,你看!」

小蒙抱著小貓繞到同伴面前,給他看,小遙就像被打敗似的垮下肩膀,伸手摸了摸貓咪的腦袋,嘟起嘴巴說:

「你愛叫我小傢伙,把它也叫做小傢伙,我都分不清楚你的話是在說誰了。」

「只要我自己分清楚不就行了?」小蒙扯起笑容,一手抱著小黑貓,另一隻手拉起同伴的手,大踏步朝街道另一頭走去。

小遙問:「我們不去飯店後面了嗎?」

「今天還怎麼去?人家都已經有所防備了,先給貓咪找個安置的地方,然後我們回旅店休息。」

「哦,好吧。」也許是不想再吵架,這一回小遙很聽話,他乖乖跟在同伴的身後,被抓握住的那隻手不經意間,反過來緊緊握住了覆蓋著它的大手,好似生怕對方突然之間鬆開一樣。

盲眼睿心 街道兩邊並沒有可以收留小貓的寵物店,兩個人不知從哪裡淘來一個紙箱子,把黑貓放進去之後,放置在一處樹蔭背後的草坪上。

他們也只能做到如此了,臨走時,小遙最後打開紙箱看了一眼蜷縮在裡面的小貓咪,擔心地問:「它會不會半夜被野狗叼走?」

「不知道,不過我看了一圈,這附近好像沒有野狗,希望它明天早上能被好心人抱走吧。」

「它身上真的沒有那個的味道嗎?」

「我聞過了,一點都沒有。小遙,我還是那句話,你不要太鑽牛角尖了,一般普通人家不可能有那種東西的。」

「可是……」

「別可是了,快走吧!」

他們站起身來,一前一後朝著住宿的旅店方向走去,不多一會兒,就消失在街道上,等到他們消失十幾分鐘之後,才有一個慌慌張張的男人找了過來。

「在哪裡呢?到底帶到哪裡去了?」男人嘴裡嘟囔著,臉色慘白,冷汗不斷地從額頭上掛落下來。

他的目光四下搜索,草坪角落,灌木叢裡面,樹影背後,每一處地方都不放過,直到看見放置在草坪上的紙箱子,才停下腳步。

紙箱子里發出沙拉沙拉的聲音,一聽就是有小動物在裡面抓撓,男人三步並作兩步跑過去,猛地打開紙箱蓋子,力道大到差點把紙箱掀翻。

等到看清楚紙箱子里的東西時,他不由得歡呼出聲,但下一秒,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環顧周圍,確定沒人看到他之後,迅速將黑貓從紙箱子里拎出來,逃也似地離開了草坪附近。

可他的行蹤還是暴露了,因為明明已經遠離的兩個少年,此刻正站在馬路對面的電線杆旁邊,好整以暇盯著這裡。

小蒙把雙手抱在胸前,靠在電線杆上問同伴:「看清楚了嗎?那個男人的臉。」

「看清楚了,非常清楚。」小遙回應,一臉的得意,他是遠視眼,越離得遠就越看得清楚。

小蒙轉頭看到他的表情,不僅戲弄心起,調侃他說:「你得意什麼呀?又不是你發現了跟蹤的人,是我才對。」

「是,是,沒畢業的刑偵警察先生,我甘拜下風行了吧?」

「哈哈!小傢伙,你不哭的時候還挺帥。」

農門丑婦 「呸!我什麼時候都很帥,比你帥多了。」小遙回頭就走。

小蒙急忙跟上他,嘴裡說著:「紳士可不會這麼粗魯。」

「紳士是不會,但沒名氣的小傢伙就會,等我拍電影出了名,再當紳士。」

「好,我等著那一天,小傢伙。」

兩個人根本沒有打算去追,而是有說有笑的朝著旅館方向回過去,因為他們很清楚知道,那個男人帶著小貓一定是回到了飯店后廚。

至於對方的身份究竟是誰?那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就這樣,未來刑警和任性偵探的第一次冒險暫時告一段落,在我們了解他們接下去的行動之前,先來回頭看看羅芸的狀況。

——

時間轉到羅芸離家出走的第二天,也就是小蒙和小遙夜晚探險之後的隔天早晨,她吃過早飯,幫著老闆洗完碗筷,才回到院子里。

抬頭看了看天色,羅芸躊躇著要不要去兩個少年屋裡道歉,她把雙手手指交叉在一起,貼近胸口,偷偷靠近少年們居住的屋子。

可她剛剛走到離房門口幾步遠的地方,門就突然打開了,把她嚇了一跳,猛地挺直身體站在原地。

小蒙從屋子裡走出來,他看到羅芸,問:「小姐姐,你有什麼事嗎?」

「我…那個……」羅芸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說。

倒是小蒙自己反應過來了,說:「是早飯的事情吧?我們給你帶了早飯,你等一下,我去拿。」

「不是的,我不是來要早飯的。」羅芸趕緊攔住小蒙,解釋道。她一著急,說話也順暢了不少。

「我是來跟你們道謝的,剛剛我已經在旅店阿姨那裡吃過了,想起你們特意幫我帶了早飯,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才想過來打聲招呼。」

「啊,不要緊的,小姐姐,你不用放在心上。」小蒙收回腳步,一邊鎖門,一邊微笑著說:「如果你沒有別的事,那我就先走了。」

他急著要去找小遙,不想跟羅芸多說,但羅芸卻好像還有話沒講完,依然攔在小蒙面前。

出於禮貌,小蒙勉強停留在門口等待羅芸的下文。這時,旅店女老闆也從窗口探出頭來,聽兩個年輕人的對話。

仗著自己過來人的『經驗』,這位女老闆總覺得兩個少年對漂亮的羅芸有那麼點意思。

羅芸頓了頓說:「請問你的同伴是叫小遙嗎?」

「是啊,怎麼了?」小蒙問道,奇怪地看著羅芸。

「早上,他到我這裡來說了一些話,我哭了…我想,可能你跟阿姨都有些誤會,那個…我哭並不是因為他說的話有什麼不妥,而是因為他讓我看到了自己沒有發現的…嗯……沒有發現的心意。」

「沒有發現的心意?」

「是的,我離開家之前,有個弟弟,我很愛他,卻覺得自己對他來說並不那麼重要。」羅芸努力組織著語句,她說這些的時候,臉色泛紅,帶著羞怯。

「可是小遙告訴我,在我的每一件物品上,都有一個很愛我的人留下了印記,他說的那些印記,都是我弟弟留下的,聽到他的話,我才意識到,原來我愛的人也很在乎我,所以我才會哭。」

羅芸說話的樣子讓小蒙察覺到了某些異樣,他試探著問:「你……愛著你的弟弟?」

「我們不是親姐弟……」

「哦。」

「所以,請你幫我謝謝小遙,謝謝他告訴了我弟弟的心意,讓我不再那麼難受。」

「呃,好,好的,我一定告訴他。」

「抱歉,耽擱了你那麼長時間,實在不好意思。」羅芸說著,讓開身體,憔悴的臉龐努力朝小蒙擠出笑容。

對於早上發生的這一系列事情,小蒙還有點消化不過來,他嘴裡說著沒關係,機械般地邁開腳步,朝院外走去。

身後女老闆見沒有想象中的事情發生,撇了撇嘴,縮回了頭顱,順便關上窗戶,開始打掃屋子。 羅芸目送小蒙走出旅店,才回到自己屋子裡去,我們不管她的行為,來看小蒙這邊。

剛走出院子大門,小蒙就被靠在牆壁上的小遙嚇了一跳,他脫口而出,「你沒走遠吶!」

「哼!你就願意我離開,一個人自由自在。」從昨晚回來開始,小遙的心情就時好時壞,小蒙也是很無奈。

他走過去,把人拉到身邊,拍著他後背上的白色牆粉說:「我當然願意跟你在一起,好了,別生氣了,行嗎?」

「切!」又是一聲氣音,小遙瞥過頭去,表現出滿滿的怨氣。

小蒙湊過去看他的臉,表情帶著玩味,他又將頭轉回來,再次避開,小蒙的頭顱跟著他移動,兩個人就這樣把頭轉過來又轉過去,僵持了好久。

最後,小遙實在憋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聲,這種無意義的運動才總算終止。

小蒙問:「氣消了?」

「沒有!」

「你都笑了,騙誰呢!」

「騙你!」

「啊?別人不騙,你來騙我這個老實人?太過分了吧!」

「你老實嗎?哈!哈!哈!哈!哈!」小遙拋出出疑問,刻意地笑了五聲,推開小蒙轉身就走。

「喂!」小蒙喊他,站在原地沒有動,反而把雙手環抱在了胸前。

十幾秒之後,走出大概五六步的小遙就自動背朝他退了回來,等退到兩個人肩並肩的位置,踮起腳尖說:「好吧,我承認你是老實人,那麼老實人先生,走,肯德基,請客吧。」然後再次朝前走去。

「喂!」這回小蒙的聲音比剛才大了許多,人也快步追了上去。

他一把扯住小遙說:「我們屋子裡的早點還沒吃完呢,去什麼肯德基?有你這樣浪費糧食的嗎?!」

「請不起啊!未來刑警先生!」小遙挑眉看他,一點沒有示弱的打算。

「不是請不起,一頓肯德基能有多少錢?可你要吃,剛才就不應該讓我去買早點,現在浪費那麼多,怎麼辦?而且我還買了三人份的,小姐姐也不吃了!」

「嗯?她為什麼不吃?不喜歡吃嗎?」

「不是,她在老闆那裡吃過了,剛剛我出門的時候,她過來跟我打招呼說的。」

「那就待會兒把早點當午飯吃。」

「等到中午都涼了,不好吃了。」小蒙辯駁。

小遙說:「讓老闆幫我們蒸一下唄,我早上看見他那裡有蒸籠,還自己做包子呢。」

「那你幹嘛讓我出去買,直接買老闆的不就行了?」

「煩死了,你怎麼那麼多問題?」小遙甩開小蒙的手,不耐煩地問:「一句話,屋子裡的點心當午飯,你現在陪我去吃肯德基,願不願意?快說!」

「你說話算話嗎?不要等到了中午又不吃了,讓我一個人消滅。」

「算話!」

「那好,我們走。」小蒙一攬小遙的肩膀,帶著他朝附近街道走去。

小遙卻露出了奸計得逞的笑容,他的一隻手藏在背後,手心裡捏著小蒙上衣口袋裡的皮夾,偷偷塞進了自己褲子口袋,心裡想著:『哼!讓你懟我,待會兒沒錢付賬,我急死你。』

可是不到五秒鐘,他剛剛放皮夾的位置,就被小蒙狠狠拍了一巴掌,隨即,頭頂上也傳來同伴調侃的聲音:

「我說你,想算計人,手段也要高明一些,而且要看對象,逮小偷這種活,我們的實踐經驗是很多的。」

「……」

「怎麼?不說話了?」

「我,我只是想幫你付賬而已,沒有算計你!」小遙耍賴。

「好——你付賬。」

拖著長調,小蒙笑嘻嘻拉著小遙穿過馬路,他的手機已經定位到了最近的肯德基,但走過去太費力,需要到馬路對面去攔計程車。

——

時間如同大海的洪流一樣飛速穿梭,同樣是在上午,也同樣是在街道上,已經見過一次兒子的羅意凡,帶著羅毅筠在肯德基坐定,問他:

「你想吃什麼?自己點。」

「我不知道,媽媽從來沒買過,這個好吃嗎?」羅毅筠反問,小小的,屬於學齡前兒童的包子臉高高揚起,等待答案。

羅意凡忍不住捏了一把他的臉頰,說:「好吃,爸爸帶你來吃的東西怎麼可能不好吃?不過,吃完你要幫我做一件事,行嗎?」

「什麼事情呢?」

「你媽媽最近是不是去過一次小商品市場?」

「對啊,媽媽告訴我說,那裡有個老闆不做了,有一批賣不出去的貨,打算送給她,就是要她自己去拉,媽媽費了好大力氣才帶回家,現在全都堆在屋子裡,連走路都不好走。」

小孩子不會有太多質疑,羅意凡一說,他就竹筒倒豆子般的把事情都說出來了。

羅意凡問:「你媽媽要那些幹什麼?」

「媽媽不准我說的。」羅毅筠低下頭去,咽口水,手指在桌面上胡亂移來移去,還不時偷瞄旁邊。

原來是有人端著肯德基坐到了鄰桌,在托盤頂端,放著個好大的雞腿,羅毅筠大概饞了,才會有這種表現。

暫時停止話題,羅意凡站起身走到櫃檯前,給兒子點了份帶玩具的套餐,端回來重新坐定,然後從袋子里拿出一個同樣的大雞腿,包上餐巾紙遞給羅毅筠。

小傢伙看了看父親,接過雞腿狠狠咬了一大口,瞬間小臉更像包子了。

羅意凡微笑著等兒子把食物咽下去,幫他擦擦嘴角,才繼續問:「好吃嗎?」

「好吃!不過,媽媽做的更好吃。」

「為什麼?」

「媽媽只要身上有點錢,就會到菜場去買一點肥肉和三個大蘑菇,嗯……就是那種很大的,像這樣又長又粗的蘑菇。」羅毅筠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劃著,手裡雞腿的脆皮掉落下來,被羅意凡接住,順便塞進他的嘴裡。

「然後再到家附近的麵包店去,那裡的店員會給她一些從麵包上掉下來的碎渣。媽媽把這些東西拿回家,把蘑菇切成片,肥肉切成小塊,麵包碎屑放在盤子里,嗯……」

羅毅筠努力組織語句,吃也沒停下來,羅意凡很耐心地聽著,眼神溫柔。

「然後媽媽把肥肉放在鍋里炸,炸出油來,再把蘑菇片放進醬料里,等蘑菇片上沾滿醬料,再放進麵包屑里,最後再放進鍋里,等她拿出來的時候,我就可以吃了。那個可好吃了,就像肉片一樣,我們家很少買肉,所以我最喜歡吃那個了。」

羅毅筠的表情很開心,還在繼續往下說,但羅意凡臉上卻漸漸染上了悲傷,他偷偷跟著羅毅筠去過羅芸現在住的地方,那間屋子,比他放汽車的車庫還要小,卻住了三個人。

羅芸、羅毅筠和羅芸的母親,姐姐是怎麼找到親生母親的,又是怎麼生下羅毅筠的,他還不知道,但光是看到那間破舊的小出租屋,他就可以深刻感受到姐姐這些年來過得有多麼不容易。

他本想立刻接走姐姐和兒子,可是羅芸卻將他拒之門外,甚至不承認認識他,羅意凡想不通這是為什麼?他又不敢硬來,所以回去跟梁泳心商量了一下,準備這次送回羅毅筠之後,去找以前的孤兒院院長打聽一下,可能的話,請她幫一把自己。

父子倆的談話在繼續,羅毅筠問:「爸爸,你要我幫你做什麼?」

lixiangguo

當不上公司總經理,他身上又沒多少存款,想瀟洒還得身手問女兒要錢,那多沒面子!

Previous article

「兄弟,快點吃,吃完早點回家吧,那趙六可不是咱們這些人能夠得罪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