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此其一,其二,見鬼是講究時機的。普通的鬼魂都是怕光的,根據《幽冥問答錄》的記載,普通的鬼魂一般都在下午四點左右,太陽將要落山的時候出來,而且他們基本上都是靠路邊行走的。所以,現在我說一句題外話,正所謂“人有人途,鬼有鬼道”就是告誡大家,在這個時候,千萬要走大路,切不可靠邊行走。如果有人執意要在路邊行走,在溽熱的夏天的午後,突然就打了個冷戰,那麼恭喜你,你撞鬼了!

俗話說:“人怕鬼三分,鬼懼人七分”,鬼魂本來都是人死後所變,也是苦樂衆生的一部分,是非常可憐的。人屬陽,鬼屬陰,它和你撞上了不僅你不舒服它也不會舒服。那爲什麼還會撞上呢?前面說過了,你不走人途,非要走鬼道,難道還要來問我?

題外話說完了回到正題,普通的鬼魂是怕光的,那麼那天在大白天的醫院走廊裏,我爲什麼就偏偏看到了那個所謂的“黑煞鬼婆”?

前面講過了,她是利用了這家醫院的煞氣,我從走進這家醫院的時候,特意看了一下,這家醫院雖然是市立醫院,建築非常之豪華,但位置不好,出門就是高架橋,而且那橋的彎曲面正指向醫院的大門,這就叫反弓煞;

雖然醫院非常氣派,但與周圍的電視塔和高層住宅相比還是略遜一籌,受到這麼大高大建築的壓制,這就叫形煞!

並且,那些高大建築表面全部都是那種落地的大玻璃窗,在陽光的反射下,那些雜亂的光線全部指向醫院,這就叫光煞!

此外還有車水馬龍噪音所帶來的聲煞!建築拐角等帶來的箭煞等等,多煞合一,可見這裏真是塊窮兇極惡之地!而所謂的煞就是“氣”,這些兇惡的氣場本來就於凡人不利,卻讓那鬼婆的惡靈利用和吸收,在醫院裏能夠不分白天黑夜優哉遊哉地來去自由!

我又回想了一下,當時見到鬼婆的場景,起初我只是感覺到一陣陰冷的風貼面而過,在那溽熱而密不透風的婦產科走廊裏,那很難察覺的意思陰冷讓我起了懷疑,既然看到了那鬼婆,不料卻讓她有所察覺,步步緊逼,甚至將那一張鬼臉貼在我面部來試探我是否看到了她。 卜石兔、白彥台吉、埃不哈等右翼蒙古各部的首領,在豐川的聯軍大本營內,聽到了明軍大本營參謀官員對戰場的選擇之後,都提出了反對意見。

雖然他們同樣很少有這種大戰的經驗,但是身為常年在草原上游牧的民族,他們也是很快就發現了這塊草原作為戰場,對於聯軍的不利之處。

作為整個作戰計劃的擬定者,茅元儀自然是清楚這片丘陵草原作為戰場的不利之處的。但是,唯有選擇這裡,才不渝林丹汗避而不戰,玩騷擾戰術。

右翼蒙古諸部的駐地被林丹汗突襲之後,只帶出了少部分的牲畜和一些隨身財物。是以,明蒙聯軍騎兵的更換馬匹遠遠不足,且這些馬匹因為這些部落一直被察哈爾部所追趕,都已經變的疲憊不堪了。

而反觀察哈爾部奪取了右翼蒙古諸部的草場和營地后,獲得了大量的馬匹,雖然他們也一直在征戰中,但是因為有大量的更換坐騎,反倒是擁有更為充裕的行動能力。

參謀部的眾多參謀們經過認真的研究討論,認為如果林丹汗採用襲擾的戰術,疲憊了聯軍的騎乘兵力,然後再發起突襲,獲勝的可能性反而更高。

而明蒙聯軍如果退往大同邊牆,林丹汗只要分出一部分兵力駐兵關外,把察哈爾各部分散在右翼蒙古各部的草場上,就能勉強撐過這個冬天。

大同邊牆扼守住了蒙古人南下的腳步,但是同樣也擋住了明軍沖入蒙古高原的通道。失去了草場的右翼蒙古各部,先不說會不會同大明離心離德,就是給養這麼多部落的人口,也能生生拖垮大明的財政。

所以聯軍最好的選擇,還是在大同關外同察哈爾部來一場決戰,甚至都不要取勝,只要能夠打成平手,林丹汗也不得不向聯軍求和了。

因為林丹汗自己也受不了,把所有部族都聚攏在一起的,那種龐大物資的供給,除非他能得到大明的市賞。

但是如果不能消滅這片土地上的右翼蒙古各部的抵抗主力,林丹汗也不敢四處分散自己的部落,最後被這些右翼蒙古部落各個擊破。

作為大元的正統繼承人,蒙古帝國的大汗,他天然擁有統治蒙古各部的名分。雖然用武力壓迫右翼蒙古各部,讓這些蒙古部落重新直轄於他的汗帳之下做法,並不是什麼好辦法。

但是按照蒙古的傳統,力勝者為王,並不能算錯,只不過不能讓諸部心服而已。

對林丹汗來說,這點瑕疵並不算是什麼大問題。不過如何擊敗這些右翼蒙古部落,才是一個問題。

最好的方式,莫過於一場乾脆利落,而毋庸置疑的勝利,如此一來,這片土地上的大小蒙古部落,自然就不會再質疑,他作為大汗的權力。

參謀部的參謀們討論之後,認為如果給定一片有利於林丹汗一方的戰場,那麼為了證明他是當之無愧的,神中之神全智成吉思隆盛汗,林丹汗一定會接受這場挑戰的。

因為蒙古各部可以容忍一個殘忍而強大的首領,但是絕不會認可一位卑鄙而怯懦的大汗。

林丹汗面對后金國的挑戰已經逃亡了一次,如果面對聯軍的挑戰再逃亡一次,恐怕連屬於察哈爾本部的部落也要生出異心了。

而參謀部所挑選的這片戰場,雖然對聯軍不利,但是也並不是一無是處的。如果計劃得當,這場戰爭未必會輸。

但是右翼蒙古諸部同察哈爾部雖然現在處於敵對狀態,但是他們之間的羈絆,卻不是一個簡單的敵對關係可以解釋的。

茅元儀並不能確定,如果把參謀部擬定的全部計劃告訴這些蒙古部落首領,不會有人偷偷的把計劃透露給林丹汗。

在一番激烈的爭論之後,這些蒙古部落首領終於屈從了明軍設定的作戰計劃,不過明軍這方也作出了讓步。讓卜石兔、白彥台吉、埃不哈等首領率領的部落聯軍,防守全軍的右翼。

最終雙方商議出了一個最終方案,全軍背靠大青山及飲馬河列陣。右翼蒙古各部聯軍3萬1千人位於全軍右翼,以卜石兔為主將,白彥台吉、埃不哈為副手。

孫承宗親自坐鎮中軍,袁崇煥、茅元儀作為其副手,統領4個車騎營,2個步兵營,共三旅1萬8千人,另外還有一個騎炮兵中隊及一個步炮團。

此外,代表鄂爾多斯部加入聯軍的薩囊徹辰,帶著2000鄂爾多斯騎兵,還有1000附庸於鄂爾多斯部的部落騎兵,主動要求接受明軍的指揮,被茅元儀安排在了中軍。

這位薩囊徹辰年僅25歲,是濟農袞必里克墨爾根的後裔。自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十一歲承襲了「徹辰洪台吉」的稱號,十七歲便「位列大臣之職,任以政事,大加寵眷」,是現在鄂爾多斯部濟農額璘臣的親信。

他一向親近明朝,因此是聯軍中極力主張同明朝聯手抵抗林丹汗的鼓吹者,這也使得孫、袁等明國大臣和他關係比較密切。

而聯軍的左翼,則是以曹文詔為主將,吳懷為副將,計有騎兵萬人左右。

這片戰場的北面地方最為廣闊,聯軍的左翼兵力看上去最為薄弱,而這也是大本營參謀部希望給對方看到的機會。

崇禎元年10月5日,林丹汗率領的大軍抵達了這片草原。雙方在經過了2天的小部隊接觸后,終於各自進入了戰場擺出了陣勢。

林丹汗這邊,只是在軍陣後方扎了一個簡單的宿營地。而早就嚴陣以待的明軍,卻在出陣的地方,紮起了三座用木頭柵欄修建的方城,其中以中軍所居的那座方城規模最為宏大。

在這兩天的小部隊接觸中,林丹汗手下的哨探,基本上摸清了大半個草原的地形,也略略了解了聯軍的兵力分佈。

而聯軍這邊得到的情報顯然更多,更為詳細,因為聯軍派出的哨探,都配備了一支單筒望遠鏡。

讓林丹汗有些得意的是,在這兩天的小部隊接戰中,察哈爾部都是勝多敗少,這讓他有些看輕了對面聯軍的戰鬥力。

總裁的小野貓 不過有一點他倒是承認,雖然聯軍派出的哨探騎術不精,不過裝備倒是很齊全,因此失敗之後,往往都能逃回去。

對於這一點,林丹汗自己也覺得很無奈,雖然他認為自己麾下的察哈爾勇士,是騎術精熟,最為饒勇善戰的。

只可惜草原上的民族,冶鐵技術實在是太差,除了最為勇猛的戰士才能穿上鐵甲。其他人最多也就是用生牛皮做一個護甲,大多數人則只能穿著老羊皮作戰。

看著自家哨探殺死明軍后帶回來的鎧甲,林丹汗都覺得有些唏噓。明軍連這些普通士兵都能穿上甲,但是他部落中大多數的勇猛戰士,卻只能靠簡陋的武器同對方搏鬥,這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不過林丹汗隨即下定了決心,他一定要擊敗這隻聯軍,然後從明國拿到足夠的物資來武裝自己,待到時機成熟了,再打回老家遼東去。

從這些哨探口中拼湊出戰場的全貌,和明軍的布置后,他便叫來了兩個妹夫,和手下的愛將開始商議作戰計劃。

比起此時明軍繁複的作戰計劃,林丹汗召集大臣重將后,三言兩語就把作戰方案定了下來,可謂快速非常。

林丹汗的計劃便是,讓袞楚克台吉帶著右翼蒙古諸部的降兵2萬8千人列陣於左翼,拖住明蒙聯軍中的騎兵主力,他認為右翼蒙古諸部組成的騎兵集團才是聯軍的騎兵主力。

他自己帶著察哈爾本部人馬坐鎮中央,牽制對方移動不便的步兵集團。而貴英恰帶著2萬5千附庸部落的人馬列陣於右翼,務必在開戰後儘快擊敗,明軍單薄的左翼,然後同他合兵擊破對方的中軍。

林丹汗的作戰計劃,察哈爾部的各位部落首領都認為可行,而貴英恰更是拍著胸脯向林丹汗保證,他會在一個時辰之內擊潰明軍的左翼。

貴英恰之所以敢如此保證,一來是他的兵力超過了對方的一倍以上,二來則是林丹汗調撥了800披甲精騎給他。

貴英恰認為,以這800披甲精騎,加上他手中的近千親衛,一向都以騎兵不出色而聞名的明軍,是無法抵禦蒙古騎兵的衝鋒的。

10月7日,凌晨大霧,兩軍都在大霧之中進入了各自的陣地。在經過了幾天接觸之後,兩軍的陣地已經相距不到10里了。

當大霧散去之後,雙方的軍隊便分為三個部分,緩緩而進了。從表面上看,明軍排列的整齊一些,但是前進的速度較慢。

而各蒙古部落組成的部隊,則顯得比較雜亂無序,有些部隊走的很快,有些部隊則顯得拖拖拉拉的。這種情形不管在右翼蒙古部落聯軍里,還是林丹汗直屬的察哈爾本部人馬,都很自然的出現了。

當兩軍前方的游騎後撤時,雙方的前鋒已經變得肉眼可見了。按照明軍參謀人員的估算,雙方前鋒部隊之間的距離約為3里有餘。

在這個距離上,明軍首先停下了腳步,開始重新整理隊形,防止騎兵數量眾多的察哈爾部進行突襲。

很快林丹汗也下令軍隊停下了腳步,對部隊編製進行最後一次整理,準備進行接下來的大戰, 我思來想去,當時能夠看到鬼婆的條件有這麼幾種:一是走廊是密封的,可能光線並不是很強烈。 裴公子,吃完請負責 txt全集下載/[看本書最新章節請到畢竟是婦產科,住院的都是孕婦,陽氣弱。 倚天之屠盡群雄 三是她有煞氣護體,不懼常人。四是我想這個老鬼是能夠控制自己的身形的,也就是說我身上畢竟有着修道者和過陰人的特殊氣息,他敏銳地嗅到了這種氣息,但並不肯定,故意現形來試探我的。有的童鞋可能要問,她故意現形爲什麼別人看不到,而獨獨你看到了!

這就是鬼神的可怕之處,你看那些影視劇裏演的,那些鬼魂獨獨纏着一個人,可以讓身心俱疲,甚至迷惑了心智做出自殺的行爲。一方面,見鬼無非就是兩個原因,一是天生的體質,第二,那就是你的因果了,你是它們的冤親債主,它們能夠讓你看到的原因其實很簡單或思念,或仇恨、或者你揹着它的人情債!

你看,多可怕,它們是可以有選擇的控制的。那天,我之所以能夠看到那鬼婆,一是因爲我天生的體質和拘魂者的身份,第二,那就是像神祕人白化所講的,我那天狙殺的鬼嬰前世是她的兒子!

她是來報仇的!

我當時以強大的意志力控制着恐懼,假裝沒看到她,再加上那畢竟是光天化日之下,她也不好下手。我才能夠暫且躲過一劫!

各位看官,見鬼的條件,兩條均沾,你說我豈有見不到她的道理?

可問題是,那天是躲,今晚,我卻親自找上門來,說句難聽話,基本上就相當於送死!這麼猛的黑煞鬼,我一個編外撲街道士兼新任陰司華北區總探長,怎麼可能是她的對手?

況且,我壓根就沒有什麼辦法能夠對付她。最新章節全文閱讀

而這個該死的白化給我留了紙條說讓我深夜子時樓頂見,可已經到了這個時候了,他的電話仍然是關機,這該死的混蛋,用半強迫的手段拉我踏上了陰探這個行當,卻這麼不講信用。

我的電話已經快打沒電了,仍然聯繫不上他。看來,這件事只能我一個人去做了!

爲了我的小師妹,我唯一的親人,我必須這麼做,哪怕粉身碎骨、魂飛魄散呢。師傅對我有恩,十二歲舞勺之年後,若不是他老人家收留我,我說不定早就被那些惡鬼吞噬殆盡了,哪裏還能好端端地過上現在的生活?

我其實是個普通人,並不偉大,我做這件事除了普通人的正義感以及作爲陰探的基本職責,最讓我難以放下的恐怕就是親情了。

所以,我決定,無論如何都要保護她,我的親人!

????????????????????????????????????分割線????????????????????????????????

多說無益,現在天已經黑了,我告別了白髮的老院長,懷着忐忑的心情來到了婦產科住院部的樓道里。我嗅了嗅鼻子,說實話,不好聞。我本來就對醫院裏的味道挺反感,況且是婦產科?空氣除了尿液、衛生用品的味道,還充斥着一種難以言表的特殊氣息。

那些白班的醫生護士在沒有人接班的情況下都準備下班回家,他們一個個從我身邊路過,都報以友好的笑容,我頻頻點頭,把自己搞的跟個人物似的。

一個長得挺好看的女大夫笑盈盈地走過來,掏出一把鑰匙對我說:“您就是鄭奕邪鄭先生吧?院長吩咐的,要我把值班室的鑰匙交給你!您拿好了。[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穩定很多更新還快,全文字的沒有廣告。]”

我對她報以感謝式的微笑,她轉身走了,不出兩米的距離,她竟然給我來了個回眸一笑。艾瑪,太銷魂了,要說這女人還是穿制服的好,特別是這身白大褂真有一種特殊的魅力,我原來還不相信,果然是這樣。

不過,各位童鞋千萬不要由此想起島國片裏的情節啊,那種露骨的表演真的不適合我們這種文藝青年欣賞。我說的是女人味兒,關於這個朱自清有一段精彩的描寫:“女人有她溫順的空氣,如聽蕭聲,如嗅玫瑰,如水似蜜,如煙似霧,覆蓋着我們,她的一舉步,一伸腰,一掠發,一轉眼,都如蜜在流,水在蕩……女人的微笑是半開的花朵,裏面流溢着詩與畫,還有無聲的音樂。”

瞅瞅,這才叫品味,像小哥兒我這樣具有文藝範兒的神槍陰探,就特麼要的就是這種細節上的美感,那一舉步,一伸腰,一掠發,一轉眼,對了,還有特麼的一回眸,都能撥動人的心絃,彈動了人的心尖尖。

不要說邪惡,這是一種對美的欣賞,是一個男人正常的審美情趣。

不過,此刻我真的沒有太多的心情去感受這回眸一笑百媚生的美好。我突然想起什麼來似的的說:“呃,大夫,你等一下!”

她那張俏臉立刻就皺起了眉頭,大概以爲我是個輕薄之人?這樣的女人大概平時不乏追求者,司空見慣,不過我從來沒有跟人家的生活有什麼交集,這一點讓她疑竇頓生?

我見她沒回答,就整了整衣服很正經地說:“我是想問,我求院長準備的東西是否已經準備妥當?”

她聽我這麼說,才把那微蹙的眉頭舒展開來道:“這個我真不知道,院長沒有跟我說,不過我可以幫你問一下。”

正這麼說着的時候,一個穿着工作服的後勤人員提着一個塑料袋子走了進來,一嗓子就捅了進來:“誰叫鄭奕邪?”

他這麼一嗓子弄的我好緊張,慌亂之下竟然舉手道:“我!”

那漂亮大夫撲哧一下就笑了,掩着嘴道:“真是說曹操曹操就到,既然你要的東西都已經送來了,那我就先走了啊。”

我微笑着點頭目送她的背影消失。

那大嗓門的後勤工人走過來,滿臉壞笑着說:“你就是鄭奕邪啊,你是法師嗎?”

我知道這種事情要想完全瞞得住人是不可能的,只要看看我要的這些東西就能知道個大概了。

我伸手接過他手裏的東西,面無表情地假笑了一下,並不回答他。

沒想到這傢伙是個話嘮,根本沒把我這個送客的表情放在眼裏,臉上帶着一種無所不知的訕笑湊到我跟前說:“那娘們是不是勾引你了?”

我有點兒憤怒地說:“不懂你在說什麼!”

沒想到這傢伙居然死皮賴臉起來,把一張臭烘烘的大嘴湊到我耳邊說:“就剛纔那個大夫啊,你別看她長得那麼清純,實際上比誰都騷!”說完就往嘴裏塞了跟煙,嘻嘻地壞笑着。

我不是看不起工人,但是工人階級裏的敗類確實非常多,比如眼前這位,典型的小混混,看着咋咋呼呼的,實際上膽小如鼠。

小哥兒我吃陰間飯的,還特麼治不了你?其實,人家流氓不流氓跟自己一點兒關係都沒有,只是小哥兒我從小就是這眼裏不揉沙子的個性!

看着眼前這位的混蛋樣兒,心裏暗道,乾脆嚇唬嚇唬他,也讓他知道小爺我的厲害!

我心裏這麼想着的時候,臉上已經裝出賤賤的表情道:“是嗎?那你說來聽聽?她怎麼個騷法?”

這傢伙見我主動問他,神情變得更加洋洋得意起來,渾身上下都透着一種難以名狀的賤,好像全身每一個細胞,每一塊肌肉裏都傾注了一個好色的冤魂。

他激動地說:“要說這娘們啊,在我們醫院裏那算是一等一的美人兒,學歷也高,還是醫科大學碩士研究生。剛來醫院那陣子,艾瑪,驚豔全院啊!特清高,走來走去都有一種看不起人的吊樣兒!你猜後來怎麼着?”

這讓我想起了賀天蓉,她也是個美女啊,特麼在這家醫院裏不知道有多少色狼盯着她、背後議論她呢?

我沉吟了片刻,掏出一支菸咬住,一邊點菸一邊說:“猜不出來,你說後來怎麼着?”

他神祕地笑了一聲說:“後來又來個大美女,叫賀天蓉??????”

我聽他說起我女朋友賀天蓉,心裏就一驚,猛地擡頭道:“賀天蓉?賀天蓉怎麼了?”

他大概不知道我跟賀天蓉的關係,毫無忌憚地說:“那叫一個漂亮!”他說話的時候故意把漂亮的“漂”字說得非常具有爆破力!特麼的噴了我一臉骯髒的唾沫星子。

我壓着心裏的怒火,用低沉的聲音問:“嗯,然後呢?”

“哈哈,”這傢伙大概一說起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就能夠快速進入lol的意淫狀態,哈哈大笑一聲後,不夾煙的右手還往自己褲襠的位置捏了一把,真特麼的噁心到了極致。

他繼續說:“後來,弟兄們就又把賀天蓉當成了擼啊擼的對象!”

這小子還在沉醉的時候,我一拳就朝他的腮幫子掄了過去,我特麼揍死你這賤貨! 明蒙聯軍和察哈爾部的接戰,最先開始於南面的戰場。相比較明軍和林丹汗之間的小心翼翼,蒙古右翼各部聯軍從戰爭一開始便變的興奮異常。

剛剛被林丹汗奪取了草場駐地時,不管是土默特部,還是土謝特部,都處於人心惶惶的處境。

上層的部落首領自然是對林丹汗深惡痛絕,但是中下層的牧民卻陷入了混亂的狀態。

按照傳統,他們應當遵從於出身於黃金家族的蒙古大汗,但是被林丹汗摧毀了家園的牧民們,又無法在感情上繼續認同這位蒙古人的共主。

在獲得了明朝的援助,又在那些來自明國的喇嘛宣揚下,把右翼蒙古各部聯手明軍的行動,確認為阻止蒙古人之間的兄弟相殘,而不是對於黃金家族血脈作為蒙古大汗傳統的反對。

使得這些混亂的中下層牧民,終於找到了一個向著蒙古大汗揮刀的理由。也許這個理由很是勉強,但是已經足夠麻醉這些部落戰士打完這場戰爭了。

因此當戰爭一開始,右翼蒙古各部的聯軍就出動了5個千人隊,在近20里寬的戰場上,這個數量的騎兵剛好可以遮蔽整個戰場正面了。

對於右翼蒙古各部的輕率舉動,袞楚克台吉也不得不作出了應對,同樣派出了5隻右翼蒙古各部降人組成的千人隊,上前阻擋對方的進攻。

原本氣勢洶洶壓上來的右翼蒙古各部聯軍,在接觸到對面的軍隊后,頓時遲疑的放緩了進攻的步伐。

因為他們已經認出了,對面軍隊中有不少相熟的面孔。原本他們高昂的士氣,頓時陡然的低落了下來。

他們手中高舉的武器,也有些無力的放低了下來。同樣,由右翼蒙古各部降人組成的軍隊,也沒有什麼興趣同原本是同族的兄弟和親人作戰。

兩隻部隊從一開始氣勢洶洶的相對衝鋒,很快就變成了繞著圈子,互相追逐的混戰。

這片草場除了河邊區域,大多屬於半乾旱性的草原,雖然有著沒人小腿般高的各種牧草,但是在上萬騎兵的來回踐踏之下,很快就變得塵土瀰漫,很難分清敵我之間的隊形了。

到了這種地步,雙方的主將都失去了對這些部隊的指揮能力,也無法進行有效的干預,只能等待這些部隊分出一個勝負出來再說。

於是最先接戰的南路戰場,反而成了兩方最為敷衍的交戰場所。

而在聯軍中陣這邊,當他們停下腳步的時候,已經非常靠近中部的小山崗了。

當部隊重整完畢之後,茅元儀便帶著一營步兵搶佔了山崗頂部,而左良玉則帶著兩營車騎營,在山崗北面擺出了一個六千人的空心車陣。

這種以偏廂車放在外圍作為城牆,火器兵守在陣內的作戰方式,是無數明軍用生命證明了的,對草原部落最好的一種作戰方式。

林丹汗自然是明白這種戰法的利害的,因為後金國對付他的作戰方式,基本就是脫胎於明軍的戰法,只不過後金的部隊沒有這麼多的偏廂車,而女真騎兵配合步兵的戰術更為犀利。

他派出了4個千人隊,三個千人隊在外圍壓制明軍的空心車陣,而另一個千人隊則奪取戰場中部的那片小山崗。

林丹汗試圖奪取了那片山崗之後,居高臨下的攻擊車陣內部,從而導致明軍車陣的崩潰。

在他的記憶中,明軍的器械雖然眾多,但是質量參差不齊,而士兵也缺乏堅韌的作戰勇氣,一旦處於不利的地位,往往就會莫名其妙的崩潰掉。

因此他非常有把握,當自己的軍隊佔據了那片小山崗之後,山崗下方的明軍車陣就會陷入混亂之中。明軍的車陣雖然防禦出色,但是一旦展開之後就難以移動。

用騎兵對付車陣固然是難以取勝,但是如果明軍自己從這烏龜殼一般的車陣出來了,這種所費不靡的車陣就成了無用之物。

林丹汗的謀划並不差,但是部下執行他的命令時卻遇到了麻煩。雖然這片小山崗並不艱險,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用土堆起來的土檯子。

但是土檯子的側翼被下方的明軍空心車陣所牢牢保護住了,南方的一面又過於陡峭,因此林丹汗的部隊所能攻擊的,只有山崗正面2里寬度左右的陣線。

這片小山崗上並沒有什麼大樹,但是卻有著半人多高的灌木叢,灌木叢中有著數條可容納一匹馬通行的小路,但是卻沒有大批人馬上去的通道。

幾乎在這隻千人隊的少數騎手登上山崗頂面的同時,明軍的前鋒部隊也登上了山頂。

青春不韶華 和沒有準備的察哈爾部不同,明軍不僅早就對這座山崗做了詳細的偵查,還在西面的山坡上修築了三條可以容納四匹馬并行的通道。

只不過,明軍修好了這三條通道之後,又把砍伐的灌木重新放回了通道上,遠遠望去似乎這面山坡似乎毫無異樣罷了。在之前的哨探戰中,明軍死死的護住了這片區域,不讓察哈爾部的哨探接近,因此察哈爾部的蒙古人並不知道這個情況。

當察哈爾部這個千人隊騎術最出色的幾個騎手,循著東面彎彎曲曲的小路衝上了山崗頂面時,明軍登上山頂的卻是一個小隊的編製。

失去了速度的幾名騎兵,很快就被人多勢眾的明軍長矛手趕下了山崗。當明軍登上山頂的數量越來越多,幾個上山的通道也被封死後,率領這個千人隊的蒙古貴族,終於放棄了直接衝擊山頂的作戰方式。

他隨即號令三個百人隊下馬清理灌木,其他人依次做好衝擊的準備。在這位蒙古貴族看來,只要清理出幾條上山的通道,幾條長矛是擋不住他麾下騎兵的連續衝鋒的,只要能夠衝破明軍的防線,這些明軍就無法再擋住他這個千人隊了。

這位叫做伊日畢斯的千夫長想的很不錯,但是他唯一弄錯的便是,他的部下並沒有想過自己上戰場還要干砍伐的工作。

三個百人隊戰士,一臉心疼的拿著往日愛如性命的武器砍伐灌木,這個速度自然是非常緩慢的。

在他們砍伐清理灌木的時候,佔據了山崗頂面的明軍,同樣開始修起了工事。和山下的蒙古人相比,這些明軍士兵就有組織,有準備的多了。

一些士兵,拿著特製的砍刀,把山頂上突出的灌木一一砍伐了去,把山頂清理出了一個方圓2里左右的空白區域出來。

這些灌木都被小心的安置在了東面和東北面,形成了半人多高的屏障,把山崗上的情形遮蔽的嚴嚴實實的。

lixiangguo

在這個關鍵時候,他們絕不允許華夏武道界出現亂子。

Previous article

韓宇:“……”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