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正在她焦頭爛額之時,屋子被打開的聲響吸引了她的注意,緊接着是不斷慢慢朝她走來的腳步聲,隱隱約約好像還有什麼但是一時間她確定不下來……

其實,進來的只有一男一女,女人走在最前頭,一身黑色緊身超短裙,擦着血紅色的口紅,在見到軟在角落的辛研時,美豔的臉龐驟然猙獰起來。

她身後的男人是一個黑種非洲男,厚厚的嘴脣,壯士的身軀,手裏牽着一條跟藏獒差不許多大卻比藏獒更壯更可怕的的狗。

奇怪的是,這條狗不知道什麼原來,自進屋後,鼻子一直在嗅着什麼,在聞到辛研所在的位置後,開始奮力的哈着氣掙脫着牽制着他的男人。

辛研警惕的朝後靠去,直到聽到女人一聲鄙夷的嗤笑,“怎麼?開始害怕了?以前仗着樑逸羲的寵愛不是挺能的麼!”

“syl是你!”辛研驚叫一聲,又想除了她還能有誰,索然穩下心來,想辦法逃出這裏。

“怎麼?你很驚訝?”syl嫌惡的瞥了眼見到辛研後開始流口水的醜男,抱着雙臂揚聲問道。

十幾輛奧迪A8護着一輛豪華Vrsa LP640高調的飛馳在馬路上,又出乎意料的停在一塊被政府廢棄了好些年歲兒的電子場外。

沒過多久,從車內走下來三位無論是長相還是氣勢均爲上乘的男人,尤其是走在前首渾身散發着冷冽氣息的男人,那從容睥睨的眼神,讓人不自覺的仰望,令人心生敬畏。

男人一步不作停留的急速前行,身後的莫天羽阿興緊跟着,再後頭是十來好幾的弟兄。

“老大,那人停留的地方衛星掃不到信號的地帶只有兩個,一個是這裏,另一個是一地下油廠,你怎麼就確定一定是在這裏?即便是在這裏,我們也該排幾個弟兄過去,確定了沒有才放心啊!”其實剛纔在樑逸羲下決定的時候他就想問了。

“不會在那裏!”樑逸羲肯定的道。

阿興也好奇起來,“爲什麼?”

樑逸羲冷冷一笑,“難道你們忘了……syl聞不得柴油的味道!”

莫天羽神色複雜起來,“老大,說不定不是syl……”

樑逸羲加大了冷笑,“當然……不是最好!”

他們幾乎是用跑着向千米外廢棄的房屋而去,跑了沒幾步,莫天羽好似看到了什麼,臉色驟然大變,他快跑幾步抓住了樑逸羲,沉聲道,“老大,你最好做好心理準備,但願……但願……”

樑逸羲心底一沉,劈手揪起他的衣襟,“但願什麼你快說啊!” 總裁愛你上癮

胸前被狠戾的力道緊緊揪着,莫天羽沒敢怠慢,擡手指向不遠處被拴在樹上的兩隻狗。

樑逸羲順着男人的方向看去,瞳孔不可置信的瞪大,墨染的重眸瞬間佈滿血絲,平素從容淡定的王者竟朝後踉蹌了幾步。

阿興只覺得有勁風擦過,再看向樑逸羲時,人已經瘋狂的跑離了他們好遠。

“seyl,你這麼漂亮又能幹而且樑逸羲那麼器重你,好言奉勸你,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終生的事情來。”

辛研儘量說好話拖延時間,她相信樑逸羲知道她不見了一定會想辦法找到她。

“後悔終生的事?”seyl覺得好笑極了,“我是有非常後悔過,後悔自己以前爲什麼不在老大認識你之前就跟老大表白!現在豈會有你得瑟的這天!”

辛研心裏不住的嘆息,愛與不愛哪會是提前後續就可以決定的事情!

Seyl不知辛研心裏所想,依舊還沉浸在回憶裏,“那時候真傻啊!老大性子冷,又不近女色,想他這種人怎麼可能會對什麼女人鍾情?他一句噓寒問暖就感動的我跟什麼似得,那個時候自傲的以爲老大隻對我一個女人這樣,所以就傻傻的覺得老大是喜歡我的,早早晚晚都是我的!”seyl笑啊笑啊,笑出了眼淚,“可是我錯了啊!老大他不是沒有鍾情的人而是那個讓他鐘情的沒有出現……!”

“怕她知道他殺人如麻的身份會嚇着她,瞞着她,爲了她每個週末假裝窮小夥子去見她,不管有多忙、多爲難,都會陪着她過每個週末……”

Seyl目光空洞的望着前方,說着說着,淚滾滾而落的越發厲害。

“他可以忽略自個兒剛捱過刀傷,目的就是爲了完成一個不懂事的女人無理取鬧的要求,情那個女人的狗屁朋友吃大餐!”她頓了頓,目光狠毒的盯着辛研,“你這個賤人倒是說說!還有什麼比讓我知道這些更讓我後悔終生的!”

辛研爲這些她從來不知道後背事情給呆住了,她張了張嘴,還未說及一字,眼淚收不住的奪眶而出,全都勻染上了蒙在眼上的紗布。

四年前是有一次,本來是與他說好請她宿舍同學吃晚餐的,可她們等了他那麼久,她給他打電話都打暴了,他都沒有回她,直到11點左右,他打過電話來說不能來了,她當時非常生氣,掛了他電話再沒理會她。

沒想到他竟然來了她學校,不管宿舍管理員的吼叫,站在她樓下,一聲連着一聲的喚她,直到引起了好多人的注意,甚至有男生宿舍的男生都給吸引了過來跟着他起鬨。

她當時怕鬧出什麼事來,極不情願的擺着臉子下來的,她是有記得他當時蒼白的臉色,可沒有想到……

今天若不是seyl說出來,她什麼都不知道,他什麼都沒有跟她說!

爲他的傻氣,心痛頓如刀絞!

現在想來,他竟然是受着傷來找她,她竟然還任性的,大半夜了不許他回去,讓他帶她與她全宿舍所有人大半宿的找地方吃飯!

Seyl越說越不能自已,“老天垂憐我啊,給了我機會,你竟然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呵呵,我以爲我終於有了機會,我迫不及待的向他表白,他竟然把我送到了意大利!四年了,我終於等到了他回心轉意叫我回來的時刻,沒想到他竟然還沒有忘記你,而且是整整四年全都活在你給他的記憶裏!”

嫉妒發狂的女人越說越激動,猝然朝着辛研大吼,“你說,你滾都滾了爲什麼還要回來破壞我們!你這個該死的賤女人!”

辛研咬着脣,還在心疼着四年前的樑逸羲,根本沒有搭理seyl的意思。

Seyl收了分怒氣,佯裝無所謂的笑了笑,“沒關係……沒關係,一切很快就會在今天結束了……”

說着她朝身後男人使了個眼色,那黑種男人對這辛研的絕色容顏從進來那刻開就就沒停止過猥瑣想法,收到seyl的眼神後心底大呼可惜,嚥了咽口水,搓搓手,用辛研聽不懂的語言討好的道,“seyl小姐,這麼漂亮的小妞,讓蒂爾先糟蹋可惜了,不如讓我先嚐嘗滋味……如何?”

Seyl冷哼,“既然你這麼喜歡,等蒂爾幹完之後再接着上不就行了麼!”

男人看了眼他手上牽着的哈拉着舌頭興奮不已的蒂爾,摸了摸鼻子,訕訕的收了聲。

辛研眼睛被蒙着,雖然耳朵是能聽見的,然而兩人說的不是國語也不是英文,甚至她連他們說的是哪國語言都不知道,根本無法從中尋出一絲線索,心裏忐忑着seyl會把她怎麼樣!

這麼蒙着眼睛終歸是沒有安全感,辛研嘗試着用百分之零點一的希望說動女人,“seyl,不管你要對我做什麼,我又跑不掉,你先給我解開眼睛上蒙着的紗布好不好?反正也礙不着你們的事,我只是這樣蒙着有點不舒服。”

能並肩站在樑逸羲周邊的又怎麼會是一般人,Seyl在社會上混了那麼久又怎麼會看不出辛研的小心思!

她可不想多生事端,樑逸羲隨時都可以找到這裏,這裏根本不可久留,想到這,她愈加的用眼神催促黑種男人,男人有些不捨的看了眼辛研,最終還是鬆開了狗繩。

辛研只覺得有陣疾風朝她的方向帶來,果然不出幾秒,慣性的條件下,她感覺一股毛茸茸的大力將她撲倒,耳邊有狗的嗚咽聲她才驚覺出是一條狗撲倒了他。

她隱隱約約聽到狗鼻嗅東西的聲音,還未容她想下去,迫於一種壓力,她感覺到好像一個熱乎的東西在蹭着她的下身,她驚呼出聲,下意識的朝後挪去。

然而手腳並綁着她根本挪不上勁,沒退幾步就已經抵住了牆。

褲襠被撕開的那瞬,她才絕望的發現抵在她下身的……竟然剛纔那隻狗!seyl竟然要讓條狗來-強-奸-她! 總裁愛你上癮

辛研心裏一陣毛骨悚然,這女人是有多變態!!!

Seyl知道她感覺出來了,陰測測的哈哈大笑着,“小賤人!這次我倒是要看看,被狗上了的女人,他樑逸羲到底還願意不願意再上了!哈哈哈……”

辛研後背升起一陣寒意,她想冷靜下來,可惜那狗不給他冷靜的機會,看來已經不是第一次,它巧妙的撕了她褲子又開始攻擊她-內-褲-,她咬着壓使出全力並緊雙腿。

似乎有點用,那狗極力的嗅着鼻子開始嗚咽叫了。

她急出一身汗,驀然耳邊又想起了淫穢的男人笑聲,辛研下意識的打了個冷顫。

黑種族男人盯着辛研的緊閉着的花叢看了一眼,吞了吞口水,開始急不可耐的解辛研腳上被系的緊緊的麻繩。

辛研感到腳上的束縛被除掉,正準備發力一腳踹開男人,可還不等她使力,雙腿已經被一股大力劈到最大。

頓時大驚失色。

感覺到一隻遊走在她腿上的手,和發情的狗,她一陣反胃,翻身嘔吐了起來,因爲肚子裏沒東西,乾嘔了一場也沒吐出什麼東西!

耳邊是無休止的女人笑聲,感知裏清晰的感覺到越來越靠近她下體的手,和撲在她胸前的狗爪,她開始絕望,絕望的想要立即死掉!

恨意猛升遞長,她現在恨不得殺了這個笑聲不斷的女人!這一輩子,她從來沒有這麼恨一個人,甚至於樑逸羲的母親她都沒這麼恨過!

爲什麼要糟蹋她!恨意越涌越多,她鼓了一口氣朝着seyl的方向不管不顧的大吼,“seyl,我辛研現在恨不得殺了你!你,千萬別讓我活着走出這裏!”

Seyl抱着雙臂,睨着地上“楚楚可憐”的女人,眸內佈滿譏諷,“難道你與他在一起的時候他沒有向你提起我?我爲他爲仲翼付出過的,你真以爲樑逸羲會爲了你而殺了我?呵呵……真是自負過人!”

“是,你說的對,我不會殺你!”

一聲陰沉戾極的男音過後,門被大力的推開。

一連串的聲響,腳步聲,抽泣聲,低罵聲席捲而來。

不出十幾秒,辛研覺得身上的壓力頃刻間消失,緊接着一件帶着熟悉味道的衣服罩住她全身,下一刻她已經被人拉近了一個堅實的胸膛。

辛研瞬間想泄了氣的氣球,呼出一口氣,冷汗順着她的後背依舊冒個不停。

樑逸羲顫抖着撫了撫辛研的頭髮,帶着她站了起來,將她身上所有的重量都移到他的身上。

單臂抱着她,眼睛這才攫上了seyl。

Seyl被男人遂滌了狂怒的眸子嚇了一跳,她極力穩住心跳,弱下了聲喚,“老大……”

樑逸羲陰鶩的盯着她不語。

場面瞬間安靜下來,辛研看不到東西着急啊,不明白樑逸羲爲何不先給她鬆綁,“樑逸羲,給我解開手上的繮繩,還有眼睛上的紗布啊。”

樑逸羲將目光移到懷中的女人身上,神色也跟着柔了一分,低下頭來脣幾乎是貼在她臉頰上說話,“你乖,再忍一會兒,咱出了這屋子我再給你鬆好不好?”

辛研不解,不過這個時候她也沒打算違揹他的意思,“那把紗布先從我眼睛上弄下來啊,這樣覆着,好難受!”

樑逸羲無奈的笑,見小女人沒有那個地方不妥,心裏頓時鬆了口氣,親了親小女人的臉,“都讓你乖一會兒了,不準討價還價!”

阿興被這樣的樑逸羲差點雷倒,剛要開口說一句酸話,被莫天羽一個眼神給驚了回去。

不知道樑逸羲是有意還是無意的當着衆人與辛研做出這麼親熱的動作,但確實是氣煞Seyl了,這樣的樑逸羲她再也看不下去。

胸口起伏着,正要轉身走,樑逸羲眼眸一厲,喝住了她,“幹出這麼豬狗不如、沒人性的事來就打算當沒事人般轉身就走?seyl我以前容你幾次,你還真當自己是太上皇在哪裏對誰都可以爲所欲爲了?”

Seyl轉身,可能是不服,她第一次挑戰性的對上樑逸羲的雙眼,“要怎麼處罰,我都認了,但我覺得我自己沒錯!”

“你還挺有理!”樑逸羲給氣笑了,驀然笑臉一轉,厲聲厲色的指向手下按着的那位黑種男人,沉聲一字一句的用維語道,“你,不管用什麼方法讓這隻犬給我上了這女人,連帶着外面的兩隻,一起給我上!呵……這麼大的狗膽想碰我樑逸羲的女人!剛纔你不是還挺興奮的麼!你他媽的給我老老實實呆着,狗上完了你給我接着上!”

場上只有seyl跟這個外國男人能聽到維語,seyl聞聲,不可思議的瞪向樑逸羲,用國語一字一句的連尊稱都一併省去,“樑逸羲,你是要讓狗來-強-奸-我?”

Seyl一語而出,莫天羽抿着脣沒反映,阿興更跟沒事人似得,唯有辛研,她倒抽一口氣,被麻繩拘在胸前的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一時間所有的怨氣好像消去了一些。

“何必這麼驚訝呢?剛纔你不是笑的很開心嗎?”樑逸羲譏誚一笑,見黑種男人哆嗦着腿不動,眉輕挑,脣輕言,“怎麼還不去?你……是想死麼!”

明明一句輕言輕語的話,男人卻聽出了一番嗜血的味道,當場屁滾尿流的跑了出去,身後好幾個弟兄跟着他走了出去。

“樑逸羲,我爲你爲仲翼付出那麼多,你欠我什麼你心裏清楚,難道這就是你報答我的方式嗎!”Seyl嘶聲裂吼,不,他樑逸羲對誰狠下心來也不可能對她狠下來的!他樑逸羲雖狠戾卻不是個沒良心的人!

樑逸羲沒有說話,而是將辛研輕輕推給阿興。

辛研心裏隱隱覺得不安,在他將她推給阿興之前,用捆綁住的雙手笨拙的扯住他的衣袖,忐忑的喚,“樑逸羲……” 總裁愛你上癮

樑逸羲輕輕捏了捏她白嫩的小臉蛋,柔聲哼她,“你乖,出去等我一會兒,一會兒就好。”

說着他猛朝阿興使眼色。

阿興上前拖着辛研走,辛研不肯掙扎着非要留下來,阿興眼看着老大沒一絲猶豫,狠狠心,半抱半拖着帶着她走了出去。

昏暗潮溼的廢棄場內瞬間安靜了下來,接下來,莫天羽終於明白,老大支開辛研到底是爲了什麼了。

他看着老大目光無一絲溫度的盯着seyl,從胸口掏出一支手槍,對準自己的肩膀,滿眼的不在意,脣一張一合的說出讓人驚心的話,“爲我擋過槍,位置是肩膀對嗎?”

Seyl愣愣的看着樑逸羲,不知道他做出這動作,說出這樣的話來是什麼意思。

莫天羽暗叫不好,不等他上前,只聽着‘嘭’的一聲槍聲,樑逸羲剛纔還完好無損的肩膀上猝然開始往外開始涌血。

“老大……”莫天羽第一時間上前爲他包紮,樑逸羲卻推開了他,奈何莫天羽乾着急,嘆了聲氣,不知如何是好!

樑逸羲嘲笑的看着臉色已經泛白的seyl,手裏的槍又指向了自己右腿的方向,“這個位置曾經爲仲翼捱過槍對麼?”

他尾音將落,“嘭”的又一聲,這一槍後就連司空見慣鮮血的莫天羽都遂變了臉色,更別說底下的弟兄們了。

樑逸羲這偏激的行爲,seyl終於知道了他要表達的意思,再也受不住,搖着頭顫着雙腿跌落在地上,心頃刻間如死灰。

樑逸羲忍着肩上和腿上的痛,槍口又對準到了腰上,臉上的血色已在慢慢褪去,“這個位置你雖只傷了點擦傷,權當是利息……我也送你!”

扳手還未及扣上,槍被人大力奪了去,樑逸羲踉蹌了兩步,看去。

莫天羽拿着槍無懼的對着自己的腰,目光一片凜冽,“若要還誰的情,身爲仲翼的一員,莫天羽自然不能少這一份!”

說完,他絲毫不懼的按了下去,一聲槍響過後,因爲他所傷的位置在腰部,一陣穿骨的痛疼之後,莫天羽頓時失去了重心。

其中一個弟兄眼疾手快的接住了他。

幾乎是同時,場子裏樑逸羲十幾個手下居然紛紛掏出了槍支,有對着自己手臂的也由對着自己腿的,卻沒有一個退縮的,他們毫不猶豫的拉下扳手。

頓時,廢棄場內驚秫的迴盪起“砰砰砰——”的槍聲。

可想而知,場面如何的驚心動魄了。

那黑種男人剛巧回來,看到這一幕,他是驚呆了,難道這就是中國男人們口中絮絮不斷的,‘義氣’麼?

一陣冷風吹來,他打了個冷顫,直到感覺到下體的溼意後,他低頭看去,自己竟然沒意識的小便了!

樑逸羲的兩處傷口開始不受控制的往外溢血,然而他整個人卻似未覺,仍舊一步步穩穩的走近seyl,蹲下身,用那隻沒有受過肩傷的大手無情的攫住這玉般的脖子,嘴角扯開嗜血的微笑,“現在你說……我樑逸羲倒是還欠不欠你什麼了!”

Seyl驚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死都沒有想到樑逸羲會用自殘的方式來償還她一直以來最有利的籌碼,她痛苦的望進眼前這雙沒有溫度的眼,試圖讓男人心軟,又絕望的發現男人掐着她脖子的手越加在收緊。

“說,欠不欠了!”

男人還在加力,seyl漲紅着臉,眼球已經開始漲白,她想搖頭說不,只是多餘的動作已然成了無力的掙扎。

樑逸羲眸內佈滿譏誚,皺了皺眉,嫌惡的將她甩到了牆角,“放心,我怎麼可能這麼輕易的讓你死掉!我欠你的都已還清,而你欠我女人的,接下來我們慢慢來算!”

Seyl被樑逸羲凌空飛了出去,後脊樑骨重重的撞在了摔在牆上,發出砰地聲巨響後,又從牆上彈落了地上,打了幾個滾,才落定了下來,她像是痛極了,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樑逸羲置若罔見,轉過頭去冷凝向嚇尿褲子的男人,厲聲啓脣,“你在等什麼,還不放狗!”

被點到的黑種男人被樑逸羲斥的一驚,戰戰兢兢的上前,從兜裏不知掏出一瓶什麼藥水來往seyl身上撒着。

令人匪夷的,不出幾秒鐘,男人手中牽着的怪犬循着氣味後開始興奮了起來,男人鬆開牽制它們的手,三種犬開始朝着seyl一擁而上!

Seyl的後背因爲被樑逸羲摔在牆上痛意還沒有消失,又看到越來越靠近的三隻瘋犬,瞪大了雙眸,那眸子似乎能滴出血來!

“不——!”一聲驚空遏雲的尖叫聲驚起了廢棄場外樹林裏的鳥羣。

已經隔着廢棄場挺遠的車裏裏,辛研禁不住的打了個冷顫,她踢了踢身旁的阿興,“阿興,你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唔?沒有啊!什麼聲音?”

阿興懶洋洋的倚在豪華座椅上,聞聲歪着頭看向辛研,被車外的太陽射得有些發紅的臉蛋因他這不經意的動作襯托的更加的精緻動人。

辛研想起剛纔異常冷靜的樑逸羲心裏越發的不安,她想跑進廢棄場裏找她,奈何即使出來了阿興依舊不給她解開麻繩也不給她抹下擋住眼睛的紗布!

辛研心裏這個氣啊,自然阿興成了她的出氣筒。

只見她下足了勁,猛踢了一腳阿興的小腿肚。

阿興嗷嗷的鬼哭狼嚎之後,聽到辛研咬着牙低吼,“居然敢這麼耍我,樑逸羲,等我手腳自由了看我怎麼對付你!還有你,何振興!我非讓樑逸羲第一個辦了你!”

阿興忍不住打了個冷顫,他確實相信辛研有這個能力,當下委屈的湊近辛研,抱着辛研的手臂來回的搖晃,“妍姐……我這也是聽老大的吩咐辦事的啊!你怎麼能對我這麼殘忍。”

辛研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故意放重了聲量,“哼,你若是現在放了我跟我一起去找樑逸羲,我保證你會安然無恙,你若不聽我的,哼哼,後果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總裁愛你上癮

阿興連考慮都沒考慮直接爲辛研鬆了麻繩,摘開眼罩,帶着辛研馬不停蹄的趕往廢棄場。

阿興是十分清楚的,莫天羽的經驗告訴他,那就是違背老大的旨意比違背研姐的更爲可怕。

廢棄場裏女人歇斯底里的吼叫並沒有使得一人不忍,唯有那個黑種男人,這種本來就是提供給有錢人達成某種目的而養的獸犬,此時此刻看着被三隻獸犬上的幾乎已經半休克的女人他竟然會禁不住的打了個冷顫。

他偷偷觀望了幾眼周圍這羣面癱的男人們,這種情況下,他冷汗淋淋的想,待會兒讓他上被獸犬上過的女人,他的分身是否還能立的起來!

仲翼的弟兄們稍微爲自己簡單的包紮了傷口後開始爲莫天羽小心的包紮,只是給樑逸羲包紮的時候他卻給制止了。

“我的身體我清楚,你們不用管我,我要親眼看清傷我女人之人是怎麼爲自己的行爲而付出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代價的!”不然他不保證自己會不會失手殺了她!

辛研與阿興趕來的時候,眉頭因這淫穢的畫面緊緊蹙起。

“啊!”她還沒反映過來,阿興尖叫的朝莫天羽那裏跑去。

她疑惑着,卻在看到男人身上那刺眼的鮮紅後再也顧不得什麼淫不淫穢,也瘋了般的跑到了男人的跟前。

她慌着手腳卻不敢近他半步,他蒼白的俊臉,讓她瞬間溼了眼眶,聲音更是哽咽到不行,“我就知道你故意支開我準沒好事……”

男人艱難的擡手撫了撫女人的頭髮,脣微揚,“你不乖,我就知道你會再跑回來找我!”

辛研心裏又氣又疼,又不敢拽他,怕不小心碰着了他口,眼淚又該死的不受控制的越涌越多,“你個混蛋,再怎樣也不能傷自個兒的身體啊!你個混蛋……”他連說了兩遍混蛋,驟然想起男人已經流血過多,驚叫道,“不行,你現在必須跟我去醫院!”

樑逸羲失笑,攥緊了她軟軟的小手,“傻瓜!這點槍傷我若受不住還怎麼做仲翼的老大。”

“我不管,你到底跟不跟我走?”辛研是真急了,她看得到他肩膀跟腿上的槍傷啊,怎麼可能會沒事!

男人無法,對剛剛跟着辛研阿興他們進來沒多久的弟兄們使了個眼色,嘴上依了辛研。

lixiangguo

「兄弟,快點吃,吃完早點回家吧,那趙六可不是咱們這些人能夠得罪的。」

Previous article

“呵呵,成老兒,都一大把的年紀了,怎地還如此的和一衆晚輩置氣,你也不怕別人笑話!”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