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機尾的艙門打開,兩輛戰鬥突擊車衝下機艙,在地面捲起一股股白色的灰塵。我們定睛一看。原來這跑道就是一條土路,難怪飛機在上面降落滑行的時候顛簸不停。

兩輛突擊車衝出飛機,是想觀察一下週圍的情況。做基本的戒備動作。周圍靜悄悄的,看不見一個人,也看不見一棟建築。

柳葉刀通過無線耳麥說:“頭兒,有點不正常,說好的指定位置,怎麼看不見一個人”

柳葉刀的意思是,像這種的聯合軍演,應該熱熱鬧鬧纔是,起碼t國參訓的sas突擊隊應該過來迎接一下

這麼冷冷清清,也太不夠意思吧完全沒有盡到地主之誼。

我迅速下達一條指令。“所有隊員注意,下飛機,成戰鬥隊形散開,以運輸機爲核心。”

命令一下達,全副武裝的隊員就衝出去了。

“狙擊手就位爬到飛機上面監控周圍1500米的範圍”

“狙擊手收到”

李大牛接到命令後,從艙內拿出一個彈簧墊。站在上面蹦了幾下,突然“嗖”的飛上了運輸機的機頭。

拿出一塊毛毯,鋪在上面,架起20式大口徑狙擊步槍。趴在瞄準鏡上看了一會兒,又換一個位置繼續察看。

“安全”

“突擊車注意,向前搜索1500米。發現可疑目標立即報告,遇到威脅我們安全的敵人,可就地消滅。”

三輛突擊車的駕駛員聽到命令後,迅速啓動戰車,向正北、東南、西南三個方向飛馳。這樣做的目的是清場。儘管飛機四周看不見人影,我們仍然要開闢一塊安全的區域。因爲敵對分子是不會讓你發現的。 388:寂寂無聲

三輛突擊車在坑坑窪窪的原野上跳躍着,捲起一股狼煙。突擊車上的25mm口徑機炮一直在轉動。這種戰鬥車非常先進,爲全地形戰鬥突擊車。車上搭載着機炮與輕機槍。可以以120公里/小時速度向前飛馳。

突擊車上面可以搭載6名戰鬥員,上面有通訊電臺、偵查系統。可以空投到戰場上,也能浮渡,像這種地形的場地對於這種戰鬥車是最合適不過了。 凱撒大帝,你還在這裏 三輛戰鬥車10分鐘就跑了一個來回。

“沒有發現可疑目標!安全!”

“安全!”

散佈在運—20周圍的隊員也傳來彙報,沒有發現敵情。

這的確令人費解。作爲兩國聯合軍演的主辦國,居然以這種態度迎接我們。本來飛的好好的,可在烏拉達市軍用機場降落,塔臺在我們下降高度的時候匆匆宣佈一個通知,降落地點改在120公里處的野豬林。

塔臺沒有說明原因,也沒用電臺通知具體的飛行參數,只給了一個大體的位置。如果不是飛行員與機師技術過硬,恐怕連目的地都找不到。

現在,我們的飛機是安全降落了,地方也找到了,可這裏了無人煙,看不見一個友軍的士兵。

按照國際慣例,聯合軍演的訓練場是個國際營地。應該有營房,靶場,訓練場地和器材。有的國際特種兵大賽,場地還掛着世界各國的軍旗,以表明對參賽隊伍的尊重。

然而,我們來到這個叫野豬林的地方,什麼都沒有。南邊,西北是一望無垠的平原。偶爾有山丘,也只是個小山包。中間有池塘,有小河,也有小片樹林,但不妨礙視野的延伸。

北方和東邊畢竟複雜,我們在飛機上已經看到了,是茫茫的原始叢林,往東北方向走幾十公里,是綿綿不絕的羣山。再往東邊200公里,就是著名的三角地區,是亞洲最大的毒品種植與加工走私的地方。

我望着四周的荒原,心裏頓時閃出一個念頭。是不是哪裏搞錯了?難道商部長和SAS突擊隊沒有就演習事宜達成一致?

又突然想到,那個塔臺發出的信號難道是心懷叵測的人欺詐的?如果這樣想的話,那麼這就是別人設下的一個局,讓我們故意落入這個巨大的圈套。這有點跟春雷行動類似,我們一降落,就遇到麻煩。

我迅速下了一個決定。立即讓龐大的運輸機飛走。

有兩點考慮,一是在野外,不利於警戒,這麼大的飛機在這裏,容易成爲敵人攻擊的目標。

第二個,我們12人的突擊隊不可能日夜守衛在飛機旁邊,我們還有任務。所以必須讓飛機先走。飛機走了,才能解放我們的戰鬥力。

於是我對黃磊說:“招呼大家回來,把該帶的東西帶上,叫飛機返回國內,需要什麼再來。”

黃磊立即招呼大家集合,從運輸機上搬下彈藥與糧食。

五分鐘後,飛機騰空而起,消失在白雲悠悠的天空。我頓時鬆下一口氣。命令突擊車載上裝備。成戰術隊形朝南邊挺進。

幾個兵一邊走,一邊議論。

“這裏靜悄悄的,有點不正常。”

“沒看見T國一個人,上面是不是沒協調好?”

“沒見過這樣的演習,可能他們的規矩跟我們不一樣!”

“大家安靜,頭兒在分析問題。”

幾個新兵七嘴八舌的議論着。我聽後皺皺眉頭,朝黃磊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

黃磊通過無線耳麥朝他們發火。“睜大你們的眼睛,都給我閉嘴。誰要是不想幹的話,立馬跟我滾蛋,回國內脫軍裝走人!”

目前的突擊隊,大大小小的事務都由黃磊管,李大牛協助。柳葉刀黃土坡李古力是三個小組的組長。看見黃磊發火,黃土坡也朝那些兵吼:“注意警戒,這是在國外,說不準就有事情發生,都機靈點。”

走了兩公里遠,仍然沒發現一個人影。

真是奇怪了!聯合軍演搞成這個樣子,簡直是大跌眼鏡。

找了個池塘邊的樹林,安營紮寨。佈置好警戒隊形,我躺在突擊車裏休息。

也只是表面的休息,腦子裏仍在飛速運轉,這T國的軍隊到底在幹什麼?不可能放了鴿子。 愛比煙花易冷 兩國之間達成的演習不可能就這麼打了水漂。國與國之間還是要講信譽度,這要是傳出去,那不是笑話嗎?

還有一個地方很可疑。一支外國的軍隊**,T**隊不可能不知道。如果知道,他們爲什麼不出現?

我知道他們要幹什麼了。於是命令狐狸放無人機。我就想看看,他們到底在搞什麼名堂。

禿鷲無人機像一隻靈活的鳥兒飛上天空。方圓十公里的地圖很快出現在電腦屏幕上。狐狸站在車內喊:“頭兒,有車隊!”

“再查,查清楚了再具體彙報!”

“是!”

狐狸趴在電腦上看了一會兒,一邊看一邊做記錄。完事後拿着筆記本跳下車,站在我這輛突擊車下。

“報告大隊長,發現三輛傘兵車,五輛虎式裝甲車。傘兵車的地盤爲4X4,上面各搭載一挺口徑的機槍,載員3人。輪式裝甲車爲虎式運兵車,搭載口徑的重機槍,另外這種裝甲車還具備輕型反裝甲的能力,安置着反坦克導彈,地盤6X6,時速80公里/小時,載員6人。總共人數39人。由於虎式裝甲車速度較慢,他們又要保持隊形,所以用虎式裝甲車的機動速度推算,他們大約在30分鐘後抵達我們這裏。”

“他們在我們東邊樹林40公里處,兩邊各有一座大山,看來他們在山中隱蔽了一段時間。我揣摩着這個地方有他們的眼睛。狐狸建議頭兒使用GPS干擾器,切斷他們的眼睛。”

掌姝 狐狸站在我面前眨眨雙眼,期待着我的回覆。

我問:“看清楚了是什麼人嗎?就稀裏糊塗使用干擾器?”

狐狸笑着說:“查清楚了,是T國特種部隊的小分隊,應該是sas突擊隊,他們的旗幟是黑色的骷髏旗。這是他們的戰旗,也只有在戰鬥時豎起來。”

“哈哈哈!”我大笑,拍着狐狸的肩膀說:“很好,乾的不錯,就按照你的辦法幹!” 389 請君入甕

?389:請君入甕

狐狸帶着幾個兵在樹林裏支了兩頂帳篷,然後安放了gps干擾器和無線電干擾器。

gps干擾器和無線電干擾器是兩個微型的設備,只有保溫杯那麼大,攜帶方便,是特種兵最常見的器材,可以在獨立作戰、深入敵後發揮重要作用。狐狸安放好兩個干擾器後,還專門在帳篷裏留下一張白紙,貼在醒目的位置,上書:請君入甕。

除了帳篷做誘餌,還在林子裏放置七八個煙霧彈和震爆彈。黃土坡和火眼佈置成遙控雷陣,只要sas突擊隊進入帳篷周圍50米的位置,就可以“一鍋端”掉他們。

Wшw ★тт kΛn ★c○

既然sas想跟我們捉迷藏,那麼我們也不是吃素的。我們也會跟他們來一出請君入甕的好戲。

其實對抗賽早已經開始。

稍微有點軍事常識的人都知道,運輸機在這個荒野降落之後,看不見人影,完全可以跟商部長聯繫。讓他告知事情的來龍去脈。

但我們是軍人,我們是來演習、戰鬥的。不能破壞規矩,只好就這麼糊里糊塗的過下去,哪怕前面是未知數。

除了在樹林裏的雷陣與誘餌,我還在樹林北邊與池塘岸邊的水草除安排了兩個狙擊手。

做完這些後,10個兵爬上三輛突擊車,像風一樣衝進北邊500米遠的樹林裏。

所有隊員全部使用跳頻電臺,包括禿鷲無人機使用抗干擾的傳輸線路。因爲干擾器在破壞對方通訊指揮的同時,也能對自己的電臺形成干擾。爲避免己方受損,我們早早做了準備。

禿鷲無人機一直在空中500米的高度飛行。它的體積太小,遠遠看去,就是一隻靈活的鳥兒。t**隊無論如何也發現不了我們在用無人機偵查他們。

10個兵在我的帶領下,進入茂密的樹林。

這十個兵第一次出任務,表情一個個繃得緊緊的。黃磊過去安慰他們:“放鬆放鬆,肌R放鬆了,纔可以做好戰鬥動作,神經放鬆了,纔有準確的判斷。大家不要緊張,聽大隊長的命令就是。”

不得不說黃磊是個沉穩的老兵。軍銜已經是上尉了,我覺得他的職位完全可以更高一些,幾乎可以當7308的隊長了。

我叫柳葉刀繫上可以睡覺的網兜。在兩顆大樹之間繫着,人躺在上面可以仰頭上面的藍天。

柳葉刀最喜歡幹這樣的事情,忙裏偷閒。這次我想以身作則,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讓大家遲緩緊張的神經。

柳葉刀鼓搗好之後,請我上去。我飛身一躍,穩穩躺在上面。柳葉刀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朝我豎起大拇指。

我笑道:“別以爲只有你才能這樣,想當初我當新兵的時候,比你C蛋多了。”

柳葉刀尷尬的笑了。

我拿出手持機,接通無人機的信號。sas突擊隊的車隊已經進入平坦的荒原。三輛傘兵車領頭,後面五輛裝甲車跟在後面擺開戰鬥隊形。

狐狸在一旁盯着電腦。“頭兒,魚兒上鉤了。”

我看着手持機的屏幕笑道:“進入林子再說。”

李大牛在狙擊陣地小聲說道:“頭兒,目標1800米,我已經看見了裝甲車上的發動機引擎,如果這是實戰,他們的裝甲車就成爲靶子。”

李大牛手持的20式半自動狙擊步槍是大口徑的,威力嚇人。500米左右可以S穿30mm厚的裝甲,1000米可以S穿20mm厚的裝甲,1500米左右可以S穿12mm厚的裝甲。根據無人機拍下的照片,虎式裝甲運兵車只是歐洲80年代的產品,裝甲厚度6mm,20狙擊步槍可以輕易D穿。

狙擊手打裝甲車早已經不是什麼稀奇事,可以打瞄準鏡,發動機引擎,甚至還可以打掉坦克上面的電子天線。

在合適的距離隱蔽一個狙擊手,手持大口徑狙擊步槍,完全可以打擊一個坦克連。不過,那要看狙擊手的運氣,遇到機靈的坦克炮手,能在最短的時間發現目標,當狙擊手開槍之後,可以一炮轟過去,將狙擊手幹掉。但是坦克炮手沒有經過特種訓練,也無法看到人體那麼大的目標,要想消滅狙擊手,還是有些困難的。

聽到李大牛的喊話,我是又好氣又好笑。我說:“如果這是真正的實戰,你早已經報銷了!”

李大牛詫異的問:“爲什麼?”

我說:“因爲你只有開一槍的機會。”

“起碼能幹三輛裝甲車吧?”

“那他們的傘兵車呢?”

李大牛不說話了。

其實sas突擊隊的搭配也挺合理的,如果真用狙擊手打他們的裝甲車,那麼他們的傘兵車會飛速散開。傘兵車有點像卡丁車,速度快,重量輕,在草原上飛馳一點也不弱於我們的突擊車。只不過安全係數不高,遇到輕機槍和機炮輪番攻擊,就朝不保夕。所以他們又配上了裝甲車。兩種車輛組合,可以相互掩護,彼此支援。

可見,sas突擊隊也不是吃素的。

應該說sas突擊隊的裝備比我們強悍。全部是戰車組合。而我們因爲受侷限的緣故,此次只攜帶了三輛突擊車。一輛車載4個兵,夠了。

手持機上的屏幕顯示,sas突擊隊抵達樹林200米的位置時,分成兩支隊形。

一股車隊朝我們設置的帳篷挺進。另一個車隊調轉頭,朝我們隱蔽的樹林駛來。

“有意思了,弟兄們起來,開工了!”

看見t國sas突擊隊朝我們本來,我從網兜上跳下來。指揮隊員們從突擊車周圍撤離。

柳葉刀朝我眨眨眼,指指上面的大樹。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藏在樹上,然後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我朝他揮揮手,表示同意了他的決定。

我帶着幾名隊員散開,搶佔有利地形。

有的兵藏在水溝裏,有的兵躲進茂密的草叢下,還有的兵乾脆批上叢林僞裝網,蹲在大樹底下扮成一座小山包。

兩輛傘兵車帶着三輛虎式裝甲車駛到樹林旁邊就停止了。不敢貿然進入,一個兵拿着對講機吼叫。

“我們已經到達指定位置,是否進林區搜查,請求指示。”

這個兵喊了三次,得不到迴應。

我遠遠看着sas突擊隊的那個兵尷尬無奈的表情就樂了。好戲開演了,他們根本不指定我們干擾了他們的電子信號。 390 短兵相接

?390:短兵相接

朝樹林奔來的sas突擊隊很快做出調整,戰車機動改爲徒步行進。隨着車門哐當哐當的巨響,十幾個兵從裝甲車裏鑽出來。

我的個乖乖,居然有33個兵。狐狸的估算並不準確。這種外表看起來不起眼的虎式裝甲運兵車每輛搭載了9人,加上兩輛傘兵上的6人,實際人數33人。那麼總人數是55人。

55人的突擊隊夠龐大,不知道他們是怎麼組合的?

sas突擊隊的特種兵全部按照美軍士兵的樣子攜帶武器,多功能戰術頭盔,身上的作戰服和防彈背心,以及手中拿着的m4突擊步槍,清一色的美製裝備。

t國跟大多數東南亞小國一樣,按照西方軍隊的模式建設部隊,特別是他們的特種兵,手中拿着的單兵武器不弱於任何一個國家。

但有兩個缺陷。一是沒經過系統化的訓練,戰鬥力不強。這一點很致命,因爲特種部隊是個系統的建設的工程,從前期的選拔,加培訓,再到最後的整合與作戰,需要數年的時間才能達到所期望的作戰能力。t國等特種兵爲了與國際接軌,趕上時代潮流,往往只注重硬件的建設,忽視了軟件。這就是他們的特種兵不強的重要原因。

第二個原因是,現在的特種兵集過人的膽識與智慧、先進的科技與信息支援與一體。比如我們的7308,頭頂有衛星,空中有無人機,需要的時候可以招來固定翼飛機與直升機,可以快速機動到任何一個角落展開戰鬥行爲。我的隊員有集成的信息系統,如c4isr系統。可以把戰場上的圖像傳遞到後方的指揮部,一個士兵就是一個指揮部,隊員與隊員之間可以相互配合作戰,也可以指揮其它的部隊配合作戰。 藥王重生:神醫皇妃 極大的發揮了特種兵的潛能。按照國際上的說法,這樣的特種兵,一個人能頂一支部隊,那麼我們12個人,有時候能達到一個集團軍的作戰效果。

sas突擊隊是無法達到我們這樣的信息化程度。別看他們裝備精良,沒有信息化的裝備,等於就是普通的步兵。

不過,這羣類似於步兵的特種兵還是讓我們頗爲驚訝。他們33個兵一下車,立即分成三個隊形,成北、中、南三個方向進入樹林。

他們的動作很快,踩着細碎的腳步。士兵們進入樹林便舉起槍,對周圍的樹林與灌木進行仔細的搜索。

他們的槍上裝上夜視鏡,紅外線瞄準基線。暗紅色的光線在幽暗的樹林裏一閃一閃。專業水準沒得說,只是這麼大的動作,對手還會主動現身嗎?

這支sas突擊隊進入樹林後,南北兩隊筆直C入樹林800米,然後折回,跟前面中路的一組突擊隊相互對應,幻想迂迴包抄,包我們一個餃子。

他們判斷的很準確,我們的確處於他們的包圍圈。並且我們三輛突擊車未做任何僞裝,醒目的擺在樹林中間。

突擊車上有監控攝像頭,可以無死角的偵查四周。儘管車上沒有人,但攝像頭仍然在工作。當中間一組的sas突擊隊靠近突擊車時,我已經在手持機上看見了他們。

中路的11個sas隊員突然看見了三輛嶄新的突擊車,不敢大意,他們小心翼翼的靠近,把周圍搜索一遍,當發現沒有我們的人後,他們才鬆出一口氣。這時候兩個隊員爬上突擊車,一邊摸車內的裝備,一邊喊:“從來沒看見這麼好的車!”

“是嗎?”一個貌似組長的兵登上車,好奇的東摸西摸,對我們的突擊車讚不絕口。

就在11個sas隊員放下警惕之際。一片沖天的火光在他們中間冒起。

砰砰砰!

隨着三聲巨響,樹林裏冒出幾團刺眼的強光,晃得11個兵睜不開眼,他們趕緊拉上頭盔上的防護眼鏡,可晚了,他們的眼鏡暫時性致盲,已經無法觀察周圍的情況。

緊接着,樹林裏傳來“嗤嗤嗤”的響聲,好像是什麼東西點燃一樣,一股難聞的嗆人的氣味充斥而來。11個sas隊員在突擊車周圍嗆得鼻涕直流。

“是催淚瓦斯!”

“還有震爆彈和閃光彈!”

“我們中計了!”

幾個兵相互攙扶着,小聲的議論。

“哈哈哈!”天空傳來一陣洪亮的笑聲。有個人用英語告訴他們:“不錯,你們中計了!”

“警戒警戒!”

“抓住他!”

sas突擊隊在t國也是牛*哄哄的特種部隊,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他們很快反應過來,調整了部署,想抓住那個發聲的傢伙。

只是可惜,催淚彈震爆彈閃光彈讓他們無法自由活動。他們的隊形還沒展開,腳步未穩,眼睛還沒適應樹林的光線,鼻涕與口水淚水還沒擦乾。一個人就輕飄飄從天空飛下來。

嘭嘭嘭!只聽見幾聲沉悶的響動。5個兵被這個從天而降的人打倒在地。打倒別人還不忘囑咐一聲。“你現在成爲死人,請遵守演習規矩!”

另外3個兵想端起槍瞄準,模模糊糊的,目標找不着,正忙乎着,只覺得手腕一陣疼痛,槍就被人搶走。

“你們現在成爲俘虜了,請遵守演習規矩!”

這個人嘻嘻哈哈的,幽默地說道。

“他孃的,晦氣!”

幾個兵蹲在地上,頗不服氣。但又能怎樣?人家說的是實話,這是演習,必須遵守規矩。如果這是實戰,早報銷了。

剩下最後三個兵了,其中一個是他們的組長。不管三七二十一,端起槍就摟火。

噠噠噠!

三個兵對着那個模糊的人影就開火了,子彈像水一樣潑過去。那個模糊的人影在樹林裏一閃,就不見了。

lixiangguo

這時,範先平素親信的賊曹史振聲大喊:“還不快快捉住這些府吏!否則我等今日皆死於非命!”

Previous article

聲音落下,刀曉生猛地衝向夏秋冬。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