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楚風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愣,卻一臉天真地笑道,「我是風兒呀,那你又是什麼人呢?」

冷魅辰冷冷一笑,唇角的譏諷亦愈加的明顯,「你不覺得你裝的太過火了嗎?我是誰,你會不知道?」

楚風的雙眸緊緊地盯著他,片刻之後才恍然地喊道,「哦,我記起來了,你就是剛剛那個漂亮哥哥。」

冷魅辰的雙眸猛然一沉,今天,這個女人已經是第二次用漂亮這個詞來形容他了,漂亮?那對他一個男人來說,是一種侮辱。

雙眸中的冰冷如極地寒冰般地直直地射向她,手猛然伸出,狠狠地扼住她的衣領,冷冷地,一字一句地說道,「是你自己坦白,還是要我來驗證,我若是沒有記錯的話,你的後背已經有一個心形的胎記。」小時候,他的父親與她的父親是生死之交,所以他與她經常在一起玩,甚至有時候還會與她一起睡,本來她就是他指腹為婚的妻子,所以大家都樂見其成,卻沒有想到後來竟然會發生了……..

楚風的心中猛然一驚,後背有個心形胎記?這個她都不知道呀,這個男人怎麼會知道的?

但是被他緊緊了扼住的衣領,讓她感覺到窒息的感覺,雙手拚命的掰著他的手,略帶哭意地喊道,「壞人,你放開我,快點放開我。」

夜魅辰的手沒有絲毫的放鬆,反而愈加的用力收緊,殘忍地笑道,「放開你?好,說出事情的真像,或者我會考慮放過你。」

楚風知道這個時候要是跟他來硬的,只怕自己占不到半點好處,說不定還會暴露了身份,腦中微微一閃,突然大聲地哭了起來,「哇….你是…你是壞人,你欺負風兒。」說話間,手還拚命地向著他的手上抓去,他那修長的手上,頓時印出幾道刺目的,帶血的痕迹。

冷魅辰微微一愣,萬萬沒有想到她會突然哭了起來,而她那幾乎瘋狂的舉動,更是讓他愕然,手上傳來的疼痛讓他狠狠地摔開了她。2k閱讀網 ?第005章不解風情(本章免費)

「小姐,小姐,你怎麼了?」紅玉聽到楚風的聲音,急急地跑了過來,看到房間內的冷魅辰,還有小姐那滿臉的淚水,不由的猛然一驚,難道姑爺對小姐做了什麼?小姐不是說姑爺不會來的嗎?

冷魅辰的雙眸一寒,冷冷地掃了紅玉一眼,冷聲道,「滾出去。」

紅玉的身軀不由的一顫,卻仍就護到楚風的面前,懇求道,「姑爺,小姐不是故意惹怒姑爺的,請姑爺饒過小姐吧。」

冷魅辰冷冷一笑,她會不是故意的?她分明是在裝瘋賣傻,看到自己手上那刺目的血痕,雙眸猛然一寒,愈加冷硬地說道,「滾出去。」一個丫頭竟然敢違抗他,只怕……..

紅玉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紅玉求求姑爺放過我家小姐,我家小姐她只是……..」

楚風裝做害怕地躲在紅玉的身邊,「他是壞人,他欺負風兒,趕他走…….」卻暗暗地示意紅玉先離開,看冷魅辰現在的樣子,說不定會傷害到紅玉。

紅玉怎麼可能會自己離開,微微轉身,望向楚風,輕聲道,「小姐,不怕,紅玉不會讓任何人欺負小姐的。」

楚風拉起紅玉,害怕地說道,「我要回去,我要回去。」說話間,便推著紅玉向外走去。

冷魅辰冷冷一笑,「回去?你以為這翌王府,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

紅玉的腳步不由的頓住,楚風便也隨著她停了下來。

「姑爺,我家小姐,她現在就像是個孩子一樣,還求姑爺能夠放過小姐,紅玉願意為小姐受罰。」緊緊地將楚風護在身後,紅玉的雙眸也閃過一絲害怕,傳言這冷少爺向來是殘酷無情的,不知道會如何對付她與小姐。

不過,不管怎麼樣,就算拼了命,她都要保護好小姐的。

冷魅辰的雙眸猛然一沉,唇角扯出淡淡的譏諷,卻同時扯過一絲殘忍,「不要再讓我看到這樣的戲碼。」

想要聯合起來騙他,他冷魅辰可能會那麼容易上當嗎?只是不明白楚熬天這麼做是何目的?

「總之,我是絕對不能讓你傷害到我家小姐的。」紅玉的身軀微微一顫,卻仍就定定地說道。

「好,很好,我不介意你留下來,看我與你家小姐的洞房花燭。」手猛然的一伸,快速地將楚風拽進了懷裡,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先鑒定她的身份。

紅玉的臉猛然一紅,擔心地望了楚風一眼,不得不退了下去。

楚風在他的懷中拚命的掙扎著,「你是壞人,我要紅玉,我不要你,你快點出去。」柔軟的嬌軀不斷的與他的身體磨蹭著。

冷魅辰微微一怔,雙眸中快速地劃過一絲連他自己都不曾發覺的異樣,「我出去?今天可是我們的洞房花燭之夜,你想讓你去哪兒呢。」

楚風的心中猛然的一驚,難道他今天晚上想要……..

可是她現在這般平凡的容貌,還是一個傻子,他怎麼會想與她洞房花燭呢?

雙眸微微抬起,茫然地望向他,「什麼是洞房花燭呀?」純凈的眸子中宛如孩童般的天真。

冷魅辰邪邪地笑道,「接下來,你就明白了。」他倒要看看她能裝到什麼時候,手猛然的扯過她的衣衫,猛一用力,衣衫頓時破裂。

楚風心中暗暗一驚,「洞房花燭就是要撕掉衣服嗎,那我是不是也要撕掉你的衣服呢。」純凈的眸子宛如一個好奇寶寶,手也同時扯向他的衣衫,她不相信他會真的要她,因為她對於自己現在這張臉太『自信』了,她絕對可以保證,他不會對這張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臉,產生那種衝動。

冷魅辰微微一怔,眸子深處不由的閃過一絲疑惑,卻並沒有阻止她手上的動作,反而多了一份刻意的試探。

只是楚風卻出乎他的意料的真的撕裂開他的外衫。

一雙小手,還在他的身上亂摸起來。

太公教過她一種很獨特的點穴方法,只要找對了那個穴位,就可以讓他動彈不得,而且,他事後還不會查覺。

只是這個穴位卻很難找,所以楚風現在裝似在亂吃他的豆腐,實際上,是在找那個穴位。

亂點一通之後,便發現,冷魅辰似乎真的不能動了。

楚風的心中微微一喜,看到直直地立著的冷魅影,雙眸微微一閃,閃過一絲捉弄,反正他現在不能動,她就讓他嘗嘗那種欲.火焚身,卻又無法發泄的滋味。

一次娶那麼多的女人,他把女人當什麼,像這種種豬,就應該讓他感受一下那種煎熬。

「相公,你怎麼了?」她一雙純真的眸子,無辜地望向他,一雙小手裝似無知地繼續在他的身上亂動,卻是處處直達要害…..

他狠狠地瞪著她,雙眸中射出似要將她焚燒的怒火,只可惜他此刻動彈不得,只能任由著她的雙手在他的身上不斷的點火。

接觸到他那完美的無可挑剔的身體,楚風的心跳也不由的加快。

恍惚是似乎味到一股淡淡的卻非常特別的香味,楚風微垂的眸子中不由的閃過一絲疑惑,再次抬起雙眸時,卻看到冷魅辰的臉上淡開絲絲紅暈。

「相公,你很熱嗎?不如我來幫你把衣服脫了吧?」關心的話語,溫柔的體貼,只是眸子深處卻隱過一絲捉弄。

他雙眸中的怒火不斷的蔓延,臉也不知是因為憤怒還是因為……愈加的漲紅。此刻感覺到她那嬌柔的身軀,在他的身上蹭出一陣,一陣的異樣,他不是沒有接觸過女人,但是卻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而那淡淡的香味更是讓他的雙眸慢慢變得深邃……,

看到他漲紅的臉,她仍就一臉天真地問道「相公,你怎麼害羞了,你剛剛不是說洞房花燭夜就是要抱衣服脫掉嗎?」隱下雙眸中邪邪的笑意,她理所當然地脫著他的衣服。

望著他完美的讓人無可挑剔的身軀,她雙眸微微一閃,卻一臉迷茫地說道,「咦,接下來要怎麼做?還是明天回去問問娘親再說吧。」再玩下去,只怕………

心似乎跳動的越快了,那股特別的香味似乎越來越濃,楚風微微蹙眉,感覺到那香氣,似乎是從自己的身上散出來的。

奇怪呀,她不記得自己在身上擦了什麼東西呀,這香氣是怎麼回事?而且這香氣太過獨特,她以前從來沒有味到過這種味道。

難道有人對她下毒,但是她也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異樣呀,心中微微一動,冷魅辰絕對不可能對她下毒,而且冷魅辰現在在這兒,應該也沒有什麼要敢在這個時候對她下毒,或許是她多心了吧。

雙眸微微掃向冷魅辰,太公說過,這種點穴法這天下,沒有幾個人可以解得開的,所以,她可以安心地睡個好覺了。

只是卻沒有想到,冷魅辰…….

隨著那種香氣越來越濃,冷魅影的雙眸中慢慢地閃過異樣,微微用力,身軀便恢復了活動,微微側身,看到她那如嬰兒一般細膩,光滑的肌膚,不由的一怔,因為她的外衫剛剛已經被他撕裂,此刻便只剩褻衣,夏天的炎熱,讓她疏忽了古代的些繁瑣,所以此刻楚風隨意的睡姿映入他的眸子,便不由的產生了一種疑惑,那種隨意,那種毫不掩飾的純真,讓他心中的懷疑不由的滯住。

「我不介意教你接下來怎麼做。」雙眸一一掃過她那裸.露的手臂,春光外泄的胸前,眸子閃處閃過一絲深邃。

美女,他見得多了,但是卻從來沒有見過,肌膚像她這般好的,而且她此刻那種隨意散出的純真,似乎帶著一種特別的吸引力,此刻,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楚風的身軀猛然僵住,太公不是說,沒有人可以解得開這個穴道的嗎?她本來還想要明天自己睡醒了幫他解開呢,可是現在,他竟然自己能解開?

驚愕在她的腦中猛然的閃過,睜開眸子時,卻是一臉的迷茫,「相公?我們現在不是應該睡覺了嗎?」雙眸微微閃動著,有著幾分純凈,有著幾分迷惑,看到他那刻意貼近的身軀,她並沒有絲毫的躲閃,只是好奇地望著他。

她自然不會問他怎麼能動的,因為太公說過,那種他獨門的點穴法,會讓人無知無覺,看冷魅辰現在的這個樣子,他應該是不知道自己剛剛被點了穴的,要不然,此刻他說不定會掐死她。2k閱讀網 ?第006章妥協?偽裝?(本章免費)

冷魅辰微微一笑,「睡覺.」深邃的眸子中卻隱著淡淡的笑意,散發出一種致命的誘惑,似乎只要微微對上,就會被吸了進去。

臉愈加的貼近她,「自然是要睡覺,只是洞房花燭夜,若是只用來睡覺,豈不是太可惜。」深邃的眸子,直直地盯著她,似乎是一種試探,又似乎只是一種挑逗,此刻只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了?

這個女人的身上散出那種獨特的香氣,還有她那吹彈既破的肌膚,對此刻的他,亦是一種從來不曾有過的誘惑,她是他今夜的新娘,他與她無論發生什麼事,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的。

楚風的心中猛然的一驚,難道他真的想要對她…….

「不睡覺?難道相公還有好玩的嗎?」靈動的雙眸中閃動著期待與好奇。還帶著幾分孩子氣的輕笑。

她不相信,他會對她現在這張平凡的臉產生那種衝動,但是她卻忽略了,她那惹火的身材,她那吹彈既破的肌膚,再加上那股不知從何而來的香氣,只怕任何男人都抵擋不了、

冷魅辰的手下意識地拂向她的臉,雙眸中隨即露出果然如他所料般的瞭然的滿意,低沉地笑道,「怎麼,你想知道?」低低的聲音中卻帶著一絲誘惑。

此刻或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著什麼。

楚風的臉上綻開興奮的笑,「是呀,風兒好想知道呀。」但是心中卻暗暗罵著,這個男人,還真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竟然對她都會有那衝動。

卻不知道,他此刻只是為了看出她的破綻,還是真的對她,總之她還是小心為妙,現在,她也只能隨著他的意思說了。

冷魅辰的雙眸中閃過別有深意的淡笑,「好,那我就來教你。」伸順著她的臉,慢慢的下移,拂過她光滑的頸,略過她散著致命誘惑地胸,雙眸微微一沉,徑直伸入了她的衣衫中,快速的滑向了她的背,觸到她那生來就帶著的心形胎記,雙眸中這才微微釋然。

楚風的心中微微一滯,看來這個男人是真的懷疑她,只是為了試探她,而並不是真的要……

卻突然感覺到,他的手已經慢慢地移向了她的胸前,並不帶多少溫柔的揉過。

楚風微微一驚,難道,他真的見色起心了,她一向知道,她現在的這副身材,還是非常惹火的。

雙眸微微一閃,隨即咯咯地笑道,「相公,好癢呀。」輕笑的聲音中帶著一絲好玩,卻也隱著一絲責怪。

冷魅辰的身軀猛然的滯住,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憤怒,這個女人,竟然對他的挑逗,說出了撓癢,他冷魅辰什麼時候變得這般不堪,竟然連一個女了都征服不了。

還是他的魅力已經消退了,以前,每個女人,看到了他,可都是主動的貼向來的,而她竟然………

只是她此刻的笑,純真的不帶絲毫的做作,讓他不由的再次滯住,他竟然對一個如只有小孩子智商的她,起了那種衝動,心底不由的閃過一絲懊惱,但是觸到她柔柔的肌膚的手,卻不曾離開,而她身上散出的獨特的香氣,更是讓他的雙眸中閃過一絲異樣,剛剛的憤怒也隨即隱了下去。

他從來沒有如此的失控過,所以的事情,只有他想做,或者不想做,但是此刻,他的心中似乎失去了平日的那種抑制力。

所有的一切,只怪那香氣太醉人,那不知從何而來的,怪異的,獨特的香氣,讓他,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心中應該有的仇恨。

他的唇猛然的覆向她的唇,似乎帶著一絲懊惱,卻似乎又隱著一絲迷茫。她是他的妻子,不是嗎?

楚風猛然的一驚,萬萬沒有想到,他竟然會突然吻住她,她的初吻,竟然就這樣沒有了,這個男人,難不成,真的想要……

但是,自己此刻,卻根本就不能阻止,若是她反抗的太明顯,可能就會露出破綻。

冷魅辰那般清明的人,只怕,她只有一點點細微的異樣,他都有覺察的到。

楚風腦中微微一閃,故意的憋住氣,片刻之後,臉便漲得通紅,胸口也不由的加劇起伏。

冷魅辰似乎感覺到了她的異樣,快速地鬆開了她的唇,看到她漲紅的小臉,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懊惱,他不應該對她做這種事,畢竟現在的她,根本就不懂這件事。

看到楚風仍就憋著氣,一臉迷茫的樣子,心中又不由的暗暗好笑,「呼吸,傻瓜。」聲音中也帶著微微的笑意,這樣的笑,帶著一絲前所未有的輕鬆,他似乎很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

微微的嘆口氣,冷魅辰整理好的她的衣衫,略帶鬱悶地說道,「睡覺。」

有誰像他這般,洞房之夜,竟然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睡覺,誰讓他娶了一個這樣的不解風情的女人呢。

此刻,他似乎完全忘記了,今天,他娶的似乎不止一個新娘。

面對這張雖然略顯稚氣,卻純真的一絲不染的臉,此刻,他的心情,竟然有著前所未有的輕鬆。

他並沒有離開,反而躺在了她的身邊,腦中閃過,小時候,她經常跟在他的身後,「辰哥哥,等等我,我可是你的新娘呀。」

「快點,煩死了。」他當時雖然一臉的不耐,但是心底卻有著幾分欣喜。

而她每次都是笑嘻嘻地跟上他。

當時,他把她當做心中最珍貴的寶貝,他以為,他會好好的照顧她一輩子。

但是,卻沒有想到,後來發生的事,將一切都改變了。

他承認,他這次娶她,是為了報復,但是卻沒有想到,她現在的是真的傻了,對於這樣的她,他又如何狠得下心,但是他卻沒有想過,若她沒有變成這個樣子,他又能否狠得下心。

心中微微一閃,眸子深處不由的閃過一絲懊惱,轉身她時,卻看到她,雙眸圓睜,怔怔地望著他,遂,悶聲道,「睡覺。」、而手也很自然的摟向她的腰。

就讓他好好的放鬆這一次吧,十幾年來,他承受了太多,太多,為了父母的仇,他忍受著別人不能忍受的苦,苦練武功,將自己的勢力不斷的擴大,而這麼多年來,別人卻只看到他的風光,而不知他背後的辛酸。

他真的累了,就讓他放任自己一次,那怕就這一夜。

不知道為何,抱著她,竟然會讓他莫明的心安,這是他這麼多年來,從來沒有過的。

楚風的心中不由的暗暗一驚,這個男人,怎麼又突然停了下來了?

她的心中不由的閃過無數的疑惑,他今天娶了那麼多的如花似玉的新娘,竟然會對她……

而且,卻在那種時刻停了下來,她剛剛可是明顯的感覺到他身體的反應呀。

這個男人,太出乎她的意料了,而她的心中,先前,對他的評價也有了些許的改變。

或者這個男人,並不是那麼的可惡。

雙眸微抬,看到他那無可挑剔的臉,眸子深處不由的閃過一絲異樣,而緊緊地被他摟著的腰上,也傳過微微的異樣,心跳也情不自禁的加快。

所有的一切,並不是心之所動,而是身體上的自然的反應,若是這樣的情形,這樣的場景,這樣的曖昧地被這麼一個帥的天神共憤的男人抱著,她還能無動衷,還沒有任何的反應的話,那麼,只怕她就不正常了。

那股獨特的香味再次的散開,冷魅影微微蹙眉,「你的身上藏了什麼香料。」這次,他可以肯定,那香氣是從她的身上發出來的。

或者,她的身上,帶了那種香囊吧,但是這種香氣,他以前從來沒有聞到過。

楚風的心中微微一怔,她也聞到了那股香氣,但是她卻可以肯定,她的身上,絕對沒有任何的香料,遂微微翹起唇,「我的身上,什麼也沒有呀。」說話間突然快速地坐了起來,「不信,你自己來看。」雙手還一邊扯著自己手上的衣服,讓本來就有些裸.露的身軀愈加的誘人。

冷魅辰微微一怔,雙眸中不由的閃過一絲錯愕,喉間卻感覺到猛然的一緊,手快速伸出,拉住了她,悶聲道,「好了,睡覺吧。」這個女人,竟然連這種自覺都沒有,竟然會在他一個正常的男人的面前,寬衣解帶,雖然他是她的相公,但是,她這樣的動作,還是讓他不由的滯住。

「以後,不需在別人面前解衣服。」悶悶的聲音中,有著一絲生氣,卻似乎還隱著一種擔心,或者是在意。

楚風剛剛也只是做個樣子,自然不可能是真的脫,如今再次的被他抱在懷裡,故做不解地問道,「為什麼?」但是心中卻暗暗劃過一絲欣喜,看來,這個男人已經相信了她了。

冷魅辰的身軀微微一怔,略帶惱怒地說道,「你的身子…….」話語微微一頓,他現在跟她說那麼多,她也未必會懂,遂,沉聲道,「我說不行,就是不行,你只要記住我的話就行了,別忘了,我是你的相公。」

楚風心中暗暗好笑,卻連連點頭道,「好,我記住了,娘親說過,要聽相公的話的。」

冷魅辰微微一愣,她的那種簡單的信任,竟然讓他的腦中閃過一絲愧疚,「好了,睡吧。」沉沉地聲音中帶著一絲無奈,他不知道,以後他要如何的對待她,真的要算他計劃的那樣嗎?2k閱讀網 ?第007章誰欺負了誰(本章免費)

當早上淡淡的陽光透過窗口撒進來時,冷魅辰才慢慢地睜開雙眸,微微轉眸,看到那沉睡中的恬靜的臉,不由的滯住,他昨夜竟然跟這個女人睡了一夜了,雖然什麼都沒有做。

有多少年,他都不曾睡得這般安穩了,但是一想到自己竟然在一個女人的房中待了一夜,而且還是仇人之女,心中就不由的暗暗懊惱。

lixiangguo

…………

Previous article

「對,就是他,而且他還向整個大晉王朝通報,說天下可以無憂!」(未完待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