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楚王臉綠了,真的很想一掌拍死兒子,但是他忍住了。

雙手一甩背在身後,一臉嚴肅的問楚雲笙。

「你有何打算?」

「讓他死。」說這話的時候,楚雲笙周身充滿了戾氣。

楚王心驚,他沒想到雲笙會這麼恨皇兄,雖然他也恨,但是他不忍無辜百姓犧牲。

「那那些百姓?」

「與我何干?」

屋裡的劉小禾若是聽到這話,肯定會擰眉,可惜在楚雲笙出來的時候已經點了她的昏穴,用了他獨有的手法。

「那你為何不直接取了他的命?」

楚王也發現楚雲笙身上的戾氣,始終不明白他為何身上會有如此重的戾氣。

「直接要了他的命豈不是便宜他了。」楚雲笙輕笑,他這一笑充滿了邪性,然後看著掃了楚王一眼,「我的事情你無需過問,在你的楚王府好好待著,若是敢壞我事,休怪我動手殺了你。」

「你要弒父?」

「呵,是又如何?」

楚王不堪一擊的往後退了一步。

楚雲笙看著楚王失魂落魄的模樣,笑了起來。

「楚王若是沒有別的事情就請回,夫人還等著我。」

說到劉小禾的時候,楚王看到他臉上露出溫柔之色,看來想要勸說楚雲笙,就得從劉小禾身上下手。

「罷了。」

楚王說完轉身走了。

楚王一走,楚雲笙回到房間,坐在床邊解了劉小禾的昏穴。

穴剛解開,劉小禾就翻了一個身,她的手甩到床外,楚雲笙就睡的這個位置,睡夢中的劉小禾甩了一個空,眉頭一皺。

楚雲笙見了,唇角上揚,拿起她的手握在手中,然後躺在她的身邊,讓她的手擱在胸前。

原本皺著眉頭的劉小禾,眉頭舒展開,唇角上揚滿意的繼續夢鄉。

兩天過去,皇上又收到前線急報,上面寫著剛去的李將軍被人暗殺取了首級,天啟還侮辱天國的人都是廢物,沒有一個能用之人。

皇上看完后硬是吐了一口血出來,再次暈倒於朝堂之上,這下大臣們是真的著急。

皇上的寢宮,皇后趕過來,見太醫正在給皇上診脈,便在一旁等候。

很快,診完脈的太醫拿出一根銀針扎了皇上的人中一下,很快皇上便醒了。

這次皇后沒有跟上次那般上前關心皇上,而是在一旁靜候皇上的差遣。

「你們都出去,皇后留下。」

「是。」

太醫跟王公公退了出去,皇后看著床上的皇上。

「皇上想跟臣妾說什麼?」

「扶朕起來。」

皇後上前把皇上扶起來,然後詢問:「皇上,你要拿什麼東西嗎?你跟臣妾說,臣妾去拿便是了。」

皇上沒有理會皇后,抬起腳步往書架那邊走,走到書架前,他按了一下機關按鈕。

書架移動開,皇后看著出現在面前的通道,詫異的看向身邊的皇上。

「下去吧。」

皇后不明的看著皇上,因為皇上似乎是打算讓她獨自下去。這下面是通往哪裡,會有什麼。

「朕讓你下去,沒聽到嗎?」皇上說完直接推了皇后一下。

皇后沒任何防備的被推了下去,然後機關合併。

皇后看著緊閉著密道門,很是絕望,就在她要崩潰的時候,身後出現一個人。

皇后驚恐,回頭一看是自己的皇兒,連忙起身。

「耀天,你怎麼在這裡?」

「母後為何在這裡?」

此時的楚燿天氣質完全變了,變得似乎更加成熟,更加清冷。

皇后也感覺到了,然後把皇上推她下來的事情告訴了皇兒。

聽完后的楚燿天眉頭一皺,向母后詢問。

「如今天國形式如何?」

「前兩天帶兵去的李將軍還未出戰就被人暗殺取了首級,如今朝中無人敢應戰,有能力應戰的楚雲笙這個時候玩失蹤,照這樣下去,不出幾天,天啟的人就要攻打到國都。」皇后一口氣說完,一臉的沮喪,「如今為不知道你父皇有何打算。」

「他打算讓你我離開國都,離開天國。」

皇后聽完兒子這話,睜大雙眸看著兒子,不明的模樣。

「既然父皇讓你下來,想必是要讓兒臣帶您一起離開。」

「為何要離開?」

「因為天國要亡。」

皇后驚恐,不明兒子為何說出這樣的話。

如果天國真的要亡,那她跟兒子更加不能走。

「皇兒,你一定有辦法打開這個機關,你快打開。」

楚燿天笑了笑,知道母后在想什麼。

要是以前,他會留下來不走,但是現在……呵,不一樣了,他發現了一個比這裡更加有意思的世界,只有去了那個世界,他會更加厲害,只要擁有了那個世界的能力。

這裡,只要他想要,還有什麼是得不到的?

名宅故夢 「母后,走吧,不要辜負了父皇。」

「不,母后不能走,眼看著天國的皇位就要到手了,怎麼能拱手讓人,你若是走了,皇位肯定會被那個賤人的孩子拿到,本宮不甘心。」

「母后即便不甘心,那也沒用。」 午夜貪歡:老公很狼性 楚燿天說完直接一個手刀劈在皇后後面,隨後抱著暈過去的母后離開。

皇上在關上機關后,喚來王公公。

王公公進來並未看到皇后,眉頭一皺,好奇的問了一句。

「皇上,皇後娘娘怎不在?」

皇上掃了王公公一眼,王公公被皇上這一掃立即低下頭。

「研墨。」

皇上冷漠的聲音響起,王公公沒有說話,老老實實的磨墨。

待看到皇上寫的內容后,王公公大吃一驚,不可思議的看著皇上。

「皇上。」

皇上寫完最後一筆,抬頭看著被驚到的王公公。

「怎?覺得朕這樣做不妥?」

「沒有不妥,只怕這道聖旨下去,天國大亂。」

「呵呵,已經夠亂了,再亂一點也無妨。」皇上說完敲了敲桌子,「帖到宮門口,昭告天下。」

「是。」

皇上的命令,他一個做奴才的無力反駁,只能遵命去做。

皇上這道聖旨上寫的內容是:擊退天啟敵軍,收回天國丟失的城池者,朕傳位於他。

聖旨剛帖出去,大臣們沸騰起來,一個個覺得皇上是瘋了,同樣也有人蠢蠢欲動。 「將軍,皇上張貼聖旨,收回丟失城池,擊退天啟者傳皇位於他。」暗十七彙報。

楚雲笙把玩著手中的茶杯,聽完暗十七的話后,嗤笑了一聲,然後詢問。

「可知太子在何處?」

「這個不知,似乎太子自那天進了皇上的寢宮就沒有出來過,今天皇後進去后也沒有出來,兩人彷彿憑空消失了般,屬下懷疑皇上的寢宮內有密道。」

「今晚去看。」

「是。」

暗十七走後,劉小禾端著自己煮的西紅柿肉片面進來,把面擱在楚雲笙旁邊的桌子上。

「你跟十七說什麼?」

「沒什麼。」楚雲笙轉身,看著紅彤彤的西紅柿肉片面,唇角上揚,「你可吃過?」

「吃了,這是剩下的,你看合不合你的胃口。」

楚雲笙笑起來:「你做的東西肯定好吃。」

「嗯,反正我覺得味道挺好,挺合我胃口。」劉小禾說完見他還不拿筷子,催促起來,「你看著我做甚,趕緊吃呀。」

她用手指著碗,眨了眨眼睛。

看她這樣,楚雲笙開始懷疑這碗面到底能不能吃了。

「那個,我還不餓,要不……」

「不餓也吃。」

劉小禾知道他是在找借口,就是不想吃這碗面,為此,她有些生氣了。

瞧媳婦生氣,楚雲笙頂著面前的面,咽了一口口水,拿起筷子一副準備赴死的模樣。

看他這樣,劉小禾翻了一個白眼,在楚雲笙剛把面送進嘴裡的時候惡作劇的對他說。

「我好像把辣椒油當西紅柿湯放了。」

「咳咳。」

楚雲笙差點噴出來,不過好在嘴裡還沒吐出來的食物證實小禾沒有再胡說八道,頓時明白小禾這是在作弄他。

不過這面的味道挺開胃,有西紅柿的酸味,沒想到西紅柿熬出來的湯味道如此之好。

「小禾,你這面味道不錯。」

「那當然了。」說完瞪了他一眼,「瞧你剛才一臉好像我下毒似的,哼,我看這面還是別吃了。」

說完伸手去端碗。

見狀,楚雲笙連忙把碗端開。

「為夫錯了,別端走。」

劉小禾瞥了雲笙一眼,然後笑了起來。

「行了,趕緊吃,糊了就不好吃了,吃完記得把湯也喝了。」

「好。」

看著認真吃面的楚雲笙,劉小禾雙手撐著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不知道為什麼,她覺得雲笙越來越帥了。

楚雲笙眼角看了她一眼,唇角上揚笑了笑,繼續吃面,並未打擾盯著他看的媳婦。

一碗面吃完,湯也喝完了,楚雲笙見自家媳婦還盯著,便轉過身,看著他家媳婦,挑眉。

「好看嗎?」

「嗯,好看。」劉小禾點頭回答,然後才回神,見他連湯都已經喝完,便起身收拾碗筷。

「讓楚二收拾就行了。」楚雲笙抓住她的手,往外喊了一聲,「楚二,進來收拾碗筷。」

「好嘞。」

楚二聲音剛落人就進來了,他拿著碗筷對將軍笑了一下,楚雲笙瞥了他一眼,嚇得楚二跑得飛快。

看著楚二逃命似的跑走,她忍不住笑起來。

跑出桃苑的楚二回頭看了一眼,見將軍沒有追上來,拍了拍胸膛,長吐一口氣。

暗一過來,見拿著碗筷的楚二一副受驚的模樣,抬手拍了他肩膀一下。

「楚二,你怎麼了?」

「哎喲。」楚二被突然出聲的暗一嚇了一跳,回頭埋怨暗一,「你怎麼走路不出聲,知不知道人嚇人嚇死人。」

「呵,大白天都能把你嚇死,估計你做了不少虧心事。」暗一說完從他身邊走過,進了桃苑。

楚二瞪了暗一一眼拿著碗筷去往廚房。

楚雲笙見暗一來了,眼底一沉,然後對小禾笑道。

「你午睡一會兒,我去處理一些事情。」

「嗯。」劉小禾點頭。

看著雲笙帶著暗一離開,她微眯雙眸,雲笙肯定在密謀什麼,而且還瞞著她。

想了想,她召來鬼。

鬼看到夫人召喚的信號,立即出現在夫人的面前。

「夫人。」

「楚雲笙最近在做什麼?」

「美人館的館主離開了國都,李將軍的事情就是出自他的手。」

劉小禾皺眉,臉一沉,接著詢問。

「近日還有什麼奇怪的事情?」

「太子三天前進皇上的寢宮就未出來,今天皇後進去后也未出來,恐怕皇上寢宮裡有密道,皇上應該是打算保住太子跟皇后。」

聽這話,劉小禾唇角上揚,諷刺的一笑。

「想不到皇上這個時候會醒悟,還真是稀奇。」

鬼見夫人說完,便繼續說。

「而且皇上今天還下了一道聖旨。」

「什麼聖旨?」

「誰擊退天啟敵軍收回丟失的城池,皇上就把皇位傳給誰。」

「呵呵,有意思,還是頭次聽聞這種事情。」

劉小禾笑起來,然後抬眸看著面前的鬼,挑眉。

lixiangguo

「我是想跟你說……」有點難出口怎麼辦?特別是人家一副任勞任怨任打任罵情緒低落的樣子,好像自己在欺負人……

Previous article

“要是沒有九陽草,小沐可怎麼辦……”羅書航滿臉愁容。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