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桌上的燭靜靜燃著,小小的火苗一如某人明亮的眼,也只有想起她的時侯,墨容澉的臉上才有片刻的溫柔……

窗外突起狂風,如鬼哭一般呼嘯而過,傾刻間,豆大的雨點落下來,打在窗棱上,嘈雜如墜珠。墨容澉皺起眉頭,蒙達是出了名的旱冬,這時侯怎麼下起雨來了?他嘴角扯出一絲冷笑,大概連老天也看不過眼了吧。

突然,他神情一稟,回過頭去,有人在風雨中輕輕叩響門扉。

墨容澉無聲的彎了彎唇,他要等的消息到了。

感謝尾數為9880,5736,2952(2張),9688,2016,5706的小可愛,謝謝你們的月票。

繼續求月票中。。。 楚蕭悠悠的看了一眼葉紫涵:"那要不,你搬過來,我的生活助理!"

葉紫涵頓時乖乖閉嘴:"你就當我什麼都沒說,還是你自己搬吧!"

她要是搬了家,估計她爸媽明天就知道,回國找自己算賬了。

在他們看來,自己只有住在葉墨笙家裡,才算是最安全的。

堂哥葉墨笙,雖然看起來面冷,但是心熱啊,是個很有責任心的人,她如果有一晚上不回家,他估計會把自己當天晚上在哪裡的監控視頻看完,才能放心。

楚蕭下車,看到還在車裡發獃的葉紫涵,敲了敲車窗:"想什麼呢?下車,搬家!"

葉紫涵抬頭看了一眼楚蕭,一臉苦兮兮的表情。

這是來真的啊,真的要搬家啊!

真是作孽!

楚蕭看了她一眼,下意識的伸手握拳,抵著自己的鼻尖,臉上的那抹笑容,被他擋住。

葉紫涵生氣的下車,悶悶的跟在楚蕭身後,向著別墅裡面走去。

葉紫涵跟著楚蕭上了樓,看著別墅里的東西。

她皺眉道:"你想讓我搬什麼東西?"

楚蕭挑了挑眉:"跟來來就知道了!"

葉紫涵深吸了一口氣,不管待會看到什麼,她一定要抑制自己的情緒,萬萬不能生氣。

她在心裡,第一百次告訴自己,她是楚蕭的生活助理,這都是應該的。

葉紫涵跟著楚蕭上了樓,楚蕭直接帶著葉紫涵進了書房。

看著一面牆的書架,葉紫涵深深的咽了口唾沫。

她震驚的環視了一圈,楚蕭的書房,這麼多的書,他該不會全要搬走吧!

楚蕭這個人,那麼腹黑的,這個可能性,完全有!

想到這裡,葉紫涵有一種莫名想哭的心情。

她眨了眨眼睛,看著楚蕭開口道:"楚蕭,你到底要搬什麼,你給我個準話吧,你這樣一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要砍不砍的,我憋的怪難受的!"

楚蕭輕笑了一聲:"這麼說,你很想死啊!"

葉紫涵瞪了楚蕭一眼:"你不就是想讓我死嗎?一副想要累死我的樣子,我能不擔心嗎?"

楚蕭無奈的笑著搖搖頭,向著書桌走過去。

他從桌上拿起兩本書,幾份文件,向著葉紫涵走過去:"給你,拿著吧!幫我搬家!"

葉紫涵一副震驚的表情:"就搬這兩本書?"

這幾份文件,她都沒有看在眼裡。

楚蕭笑了笑:"對啊,你拿這幾個,就可以了,跟我走吧!"

直到楚蕭出了門,葉紫涵還是有點不敢相信,他不是要奴役自己嗎?這麼輕鬆,怎麼感覺像是在做夢。

楚蕭轉過頭看了呆在原地的葉紫涵:"走啊,愣在哪裡幹什麼?"

葉紫涵還是有點回不過神:"你真的只拿這幾本東西?"

楚蕭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說:"跟我來!"

葉紫涵眼珠子轉了轉,快速跟了上去。

楚蕭帶著葉紫涵去了自己房間,他從柜子里拿出兩件衣服,裝進袋子里,遞給葉紫涵:"拿上!"

葉紫涵這才沒有那麼忐忑了,她就說,楚蕭怎麼可能讓自己那麼輕鬆呢!

結果,楚蕭把衣服給自己,轉身就下樓了。

葉紫涵跟著他走到樓下,這才反應過來:"你就拿兩件衣服兩本書嗎?"

楚蕭看了她一眼:"不然呢,你以為我要讓你把傢具搬到那邊去嗎?你放心吧,那邊明天所有的東西都送到了!"

葉紫涵點了點頭,原來如此,看來,是她多慮了。

出了門,葉紫涵將東西放在後座上,這才走到前面,上車,發動車子。

車子向著海景別墅開去。

葉紫涵開口問楚蕭:"你家的別墅,在我家左邊右邊,是哪一戶?"

楚蕭看了一眼葉紫涵:"你家左邊右邊的別墅,都可以!"

葉紫涵艱難的咽了口唾沫:"都是隔了一戶的?"

"隔不隔開都可以!"楚蕭說。

葉紫涵很難理解他的話,她皺眉道:"你的意思是,我家左右兩邊的四戶房子,都是你的?"

楚蕭看到葉紫涵皺眉,楚蕭心一緊,他說錯什麼了嗎?"

他回國之前,知道葉紫涵住在葉墨笙家裡,便高價買下了葉墨笙家左右兩邊的別墅。

只不過,葉紫涵明顯對他的話,產生疑問了。

他沉吟了一聲:"是左邊隔一戶的,具體的門牌號,我忘了,過去你就知道了!"

葉紫涵點點頭:"好吧!"

她有點鬱悶,還有人把自家房子記不清楚的,真是個奇葩。

果真是活久見啊!

車子向著海景別墅區而去。

走了大概一半的路程,楚蕭突然開口問葉紫涵:"你吃什麼?"

葉紫涵吃驚的轉身看了他一眼:"啊!"

看完了人,她才想到,自己還在開車,她趕緊轉過頭,專心開車。

她一邊開車,一邊問:"你剛才的話,是什麼意思?你餓了嗎?我這會正在開車,等我到了你家,再給你點外賣吧!"

楚蕭看著她認真的樣子,好像真的把這個生活助理當成一個工作,很認真的完成。

他輕笑了一聲:"看在你今天幫我搬家的份上,我來點外賣,你想吃什麼,我點好,到了我家,吃完我送你回去!"

葉紫涵想了想也是,不然的話,他再以生活助理要陪著他吃飯,吃完飯估計都不早了。

她開口道:"你給我來一斤小龍蝦,二十串烤羊肉,一個烤雞翅,十串烤魷魚就OK了!"

葉紫涵說完,楚蕭嫌棄的看著她:"你吃的這是什麼?"

"燒烤啊!"葉紫涵理所當然的開口道:"很好吃的,你不會是不吃吧!"

楚蕭嘴微微動了動:"我……我怎麼可能不吃,我只是覺得,燒烤不是很衛生,況且,你晚上吃這個,腸胃能受得了嗎?"

葉紫涵癟癟嘴:"這些問題,不是我應該考慮的!"

"那誰考慮?"楚蕭有點搞不懂葉紫涵了,難道自己的身體,自己不應該注意嗎?

葉紫涵笑著開口:"當然是腸胃自己去考慮了!我只管自己的口腹之慾!"

聽到葉紫涵的回答,楚蕭徹底暈倒,還能這麼理解呢!

他沒好氣的看著葉紫涵:"那我給你點你說的燒烤,然後給你點一份粥,先喝粥,墊一墊,對胃好!"

葉紫涵的心裡,微微一動。

似乎很久都沒有人這麼關心她的身體了,這個世界上,真心關心她的人,除了父母和堂哥,好像這樣的話,基本沒有人對她說。

她莫名的覺得很是感動,就連楚蕭跟她說話,她都沒有注意。

"那我就給你點了!"楚蕭說。

結果,葉紫涵沒反應。

冥夫在上我在下 楚蕭沒好氣的大聲道:"葉紫涵,你幹什麼呢?開車也不專心,你這是想幹什麼?我的命在你眼裡,一點都不值錢嗎?"

葉紫涵回過神,趕緊認真開車:"你剛才說什麼?"

楚蕭黑著臉開口道:"剛才你說的東西我已經下單了,你好好開車!以後開車別走神!"

楚蕭說完,便轉過頭,看著外面,不知道在想什麼。

葉紫涵知道自己開車跑神不對,也沒有再開口找罵。

她專心的開著車,楚蕭也沒有開口說話。

到了海景別墅,葉紫涵跟著楚蕭進了他的新別墅。

她才知道,他的別墅,的確在他們家隔了一戶的左邊。

她跟著楚蕭進了別墅,幫他把東西放下,開口道:"東西我給你拿過來了,你人我也送回來了,我先回家了!"

"坐下!"楚蕭沉聲。

"我要回家了!"葉紫涵有點固執。

"我給你點了外賣,你不知道嗎?"楚蕭似乎從葉紫涵開車走神,就有點不開心。

葉紫涵心裡有些憋屈,她剛才也不是故意的嘛,也不知道楚蕭究竟想幹什麼,黑著臉,她也不開心好不好!

她賭氣的開口道:"那你自己吃不就好了嗎!"

"我不吃那些東西!"楚蕭沒好氣的說道。

"我不想吃!"葉紫涵悶聲道。

楚蕭終於爆發了,他突然從沙發上站起來,看著葉紫涵:"葉紫涵,你到底在因為什麼不高興,我不讓你開車分神,難道是我錯了嗎?如果開車出事,我們兩個非傷及殘,難道這就是你想看到的?我既然給你點了外賣,你就坐下吃,你是我的生活助理,你既然答應下來,就要認真負責,知道嗎?"

葉紫涵莫名的有點委屈,她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低著頭:"我知道了!"

看著葉紫涵低著頭,低斂著眸子,看不清楚表情,楚蕭心裡莫名的煩躁。

葉紫涵從來沒有見過楚蕭說這麼多話,他明顯的生氣了,情緒有些不受控制。

她不想再激怒他,所以選擇了沉默。

直到很久之後,葉紫涵才知道,楚蕭為什麼會對開車分神這麼在意,因為這是他的傷痛,心裡無法觸碰的傷痛。

兩個人沉默的坐在客廳里,直到送外賣的人敲門送飯,葉紫涵才站起來。

楚蕭卻開口道:"你坐下,我去拿外賣!"

不知道為什麼,葉紫涵感覺今天的楚蕭,有點莫名的恐怖。

她點了點頭,乖乖聽話。

楚蕭走到門口,將外賣拿進來。

等到他把外賣拆開,葉紫涵才發現,他給自己買了一碗意麵。

她有點好奇,楚蕭這是怎麼做到的。

意麵,燒烤,粥,一起送過來? 「爹地會把媽咪救出來的,你別哭了。」輕輕拍著木小寶的背。

揪著紀澌鈞的衣服,用力蹭掉臉上的淚水,擦乾淨淚水后,木小寶抬起頭看到紀澌鈞臉上有淤青,「老紀,你怎麼受傷了?」

那小手指摸著自個臉的時候,紀澌鈞心裡五味陳雜,「爹地沒事。」聽到外面傳來敲門聲,扭頭去看陽台時,看到費亦行去開門了。

聽到開門聲,木小寶就害怕有人要來抓紀澌鈞,趕緊抱緊紀澌鈞的脖子。

看到兒子在自己身邊還有恐懼感,紀澌鈞心裡那種滋味特別不好受,緊緊將人護在懷裡,「沒事,應該是老馮過來了。」

沒看到進來的人是誰之前,木小寶就保持剛剛抱著紀澌鈞的手勢,直到確認進來的人不是來抓紀澌鈞的,木小寶這才放鬆抱緊紀澌鈞脖子的手勁。

費亦行本想請示紀澌鈞,卻看到紀澌鈞沖他使眼色,讓他進來。

「爹地有事跟老馮說,你想吃什麼,讓小狒狒給你做。」

木小寶站起身走了幾步,將放在挨著沙發扶手的紙袋抱起走到紀澌鈞面前,「媽咪走的時候給我做了這個,她說我肚子餓了,先吃這個。」

紀澌鈞伸手拿了一個,漢堡都涼了,看來她是一早就做好這個決定,早早就準備好了一切,「冷了,讓小狒狒給你熱了吃,留一個給媽咪。」

媽咪說,老紀吃晚飯就回來,可她卻進去了,他不要老紀為了媽咪也進去了,木小寶揪住紀澌鈞的胳膊,「老紀,我不要你也進去了,我要你跟媽咪都在外面。」

「爹地和媽咪都不會進去。」將人抱到懷裡,伸手給木小寶整理褲子的邊角。

「壞人進去。」

「對,壞人才進去。」伸手擦去木小寶眼睫毛上的淚水,「不許再哭了,不然媽咪出來以後,看到你眼睛都腫了,她還以為爹地欺負你了,還不得把我教訓一頓。」

「如果媽咪欺負你,我會保護你的。」他要相信老紀,媽咪一定很快就會出來了。

「那你要快點長大,保護爹地和媽咪還有妹妹。」

「嗯嗯。」 總裁有令,夫人非嫁不可 木小寶用力點頭。

過來的費亦行繞過茶几來到木小寶旁邊,「寶少爺,我帶你去熱漢堡吧。」

「嗯。」木小寶單手抱著紙袋,另外一隻手伸向費亦行,他不能打擾老紀,得讓老紀有時間去救媽咪。

剛剛在門口的時候,看到紀澌鈞抱著木小寶,木小寶為了木兮的事情,哭得稀里嘩啦,費亦行早就偷偷抹眼淚了,這會將人抱到懷裡后,木小寶的眼淚打濕了他的脖子,費亦行先是嘆了口氣,隨後壓住淚水。

進到廚房,木小寶看到費亦行眼睫毛濕噠噠,木小寶擦眼淚的時候問了句:「你哭什麼?」

「太太對我那麼好,她進去了,我能不擔心嗎?」

「還算你有良心,吶,等會你也可以吃一個漢堡。」還是小狒狒最好了,別人他不知道,可小狒狒會掉眼淚,那一定是關心媽咪的。

「謝謝寶少爺。」太太和寶少爺沒來之前,他可不是那麼多愁善感的人,都是太太和寶少爺對紀總那份感情,感染了他,讓他變得動不動就跟著掉眼淚。

擔心木兮的木小寶,回頭看了眼客廳那邊。

紀澌鈞從沙發起身,往陽台那邊走去和馮少啟聚在一塊談事。

出去的時候,紀澌鈞順手帶上客廳的門,門一關上,屋子裡的光線瞬間暗了不少,木小寶的心也跟著沉甸甸起來。

都市仙醫高手 他本想等著網上的報道出來,沒想到,報道沒等到,卻先等到了紀總的電話,「紀總,我已經打電話過去了,太太拒絕和任何人見面,她扛下了所有的罪名,明天一早就開庭審理,我想這裡面多少和簡南兩家有關係。」

何止是簡南兩家的人,他那個跑去勸他家兮兮替他頂罪的母親一定也會參與這件事吧,「讓你去找的人證,查的怎麼樣?」

「查到了,正在聯繫,還沒接電話。」

「打到接為止。」

「是不是需要準備預備方案?」

有幾手準備是萬全之策,只是其他人未必會讓木兮有機會出來。

紀澌鈞沒說話,馮少啟接著說道:「原本,太太有精神病病史可以用,只是之前澄清過,恐怕再用這個會適得其反。」

「儘快找到人證,其他的,我自己處理吧。」有些事,還得他自己來。

lixiangguo

平時兩人相處的時候,宋唯晴多數稱呼霍驍為少將。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