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柳木苑當然也知道這個武道常識,而且她也了解幼蛟妖獸的厲害,若是成長起來,將會變成非常恐怖的戰鬥力。

「雲姐姐,雖然戰鬥力比之我現在這頭妖獸戰魂強大,但是我不喜歡蛇類之物,而且我不覺得我現在所煉化融合的妖獸戰魂會弱到那裡,以後我會用心培養提升它的品質,到時戰鬥力也會跟隨強大起來的。」柳木苑搖搖頭說道。

「你這丫頭,姐姐這是關係你,反正這妖獸精血我也用不上,你拿去試試吧。」雲夢溪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子,遞給柳木苑說道。

「這,姐姐,你還是自己留著用吧,或者拿出去出售也行。」柳木苑說道。

陳羽雖然不能動,不能說,但是耳朵還是能夠正常使用的,聽到來的人是雲夢溪,而且還親自將萬般難以得到的四階下品幼蛟妖獸精血拱手送人,這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啊。

想想都激動,原來找了半天的人竟然親自送上門來了,而且還帶來了四階下品幼蛟妖獸的精血。 屋子裡,兩個女子嬌滴滴的說話聲,原本冰冷的氣氛慢慢減淡了許多。

此時,陳羽卻知道若是現在不想辦法,等下肯定會有他好罪受的。

「今天出門沒有看黃道吉日,尼瑪的還真是痛不欲生。」陳羽心中鬱悶不已,看見外面雲夢溪和柳木苑的身影,根本就沒有離開的意思。

「這柳木苑難道就不怕雲夢溪發現他在床底下,日後對她的名聲不好嗎?」

時間慢慢流逝,陳羽心情越來越急躁,不斷運行一套無名心法口訣,這個是記憶中死去的陳羽從小就修鍊的功法。

兩世為人,陳羽的武道視野非常廣闊,他看得出來這套無名心法口訣,品階不低,長久的堅持修鍊,他的基礎越發牢固起來。

此時,體內十數道重要的經脈穴位全部柳木苑封住了,每次運行到關鍵之處,總是出現有心無力的局面,元氣後繼無力,最終都出現崩潰的跡象。

如此嘗試了數次,陳羽不得不嘗試換其他辦法,將腦海里能想到的各種法訣都嘗試了一遍。

「哼,這死丫頭竟然敢如此對待小爺,今日這個窩囊局面,遲早要加倍還給你。」陳羽心中冷哼一聲,他突然想到了一個突破困局的辦法。

四肢雖然無力,但經過剛才各種嘗試,已經恢復了一些行動,只是動作的幅度很小。

他緩緩將雙手挪動到胸前,然後咬牙堅持著不斷變化著法訣,淡淡能量氣息涌動而出,動作姿勢很慢,慢到很多時候凝聚的淡淡能量都消散完畢了。


「真是可惡,這死丫頭的手法不像是撼林宗普通的招式法訣,也不知道她從什麼地方學到的。」陳羽在心中怒罵不已。

如此循環往複的凝聚能量,手指有點僵硬起來,讓陳羽重新燃起的希望又再次陷入了絕境中。

「不行,怎麼也不讓那個死丫頭再得逞了。」陳羽氣道。

轟!

一股巨大的蠻力將整個大床都砸成粉碎,五隻巨爪的強烈勁氣索繞而來。

砰!

陳羽再次在慘叫聲中被柳木苑從床底下轟了出來。


剛才陳羽一直專註在化解身上的穴道封印,不知道雲夢溪早已經離開了屋子。

陳羽痛楚地在地上打滾,身上的粉末塵囂沾滿了他的身子,茫然地看著柳木苑。

「雲夢溪呢?」

「你想她來救你嗎?不要做夢了,今晚我什麼都不做,就好好的折磨你……」

柳木苑的溫柔形象此時此刻一點也找不到了。

「這還是那個柳木苑嗎?」

「難道我們所有人都被他欺騙了,這死丫頭根本就是什麼溫柔的女人,簡直就是野蠻的一頭母老虎。」

「你想怎麼樣?這事情又不是只有你吃虧,我也吃虧,從沒有被女人碰過,今日就被你給玷污了,你不能什麼都怨在我頭上。」

「你這人還真無恥,之前我真是看走遠了,原以為你如此為妹妹付出的一個人,會充滿正氣,堂堂正正的一個男子漢,竟然會幹出如此偷雞摸狗,下流無恥的事情。」柳木苑眼神充滿了漠然之色,看不出一絲的喜怒之色,就像是看著一個卑微的生物的眼神。

這讓陳羽的自尊心猛地被撞擊了一番,整個人十分難受。

陳羽整個人的臉色都變得異常難受,心中充滿了歉意,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

「哎,也罷,對不起柳小姐,這是我的錯,我不掙扎了,你給我個痛快吧,不過在死之前,我希望你能夠答應我,以後替我好好保護我妹妹,每個月幫她籌齊丹藥,助她度過怪病的發作期。」

「哼,你以為你這麼說,我就會饒過你嗎?還有,憑什麼要我幫你,這又不是我的事,她又不是我的妹妹。」柳木苑冷淡看著陳羽,不屑一顧說道。

陳羽嘴角抽了抽,無奈說道:「你動手吧。」

「你想死?想一了百了嗎?哼,這太便宜你了。」柳木苑寒霜著臉,冷聲道。

「那你想怎麼樣?」陳羽內心升起了一絲希望,期盼說道。

「想要泄我心頭之恨,殺了你太簡單了,我會讓你以後每晚都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柳木苑咬牙切齒說道。

「你……」

陳羽到現在打心裡湧現了一股寒意,這女子不是普通的女子,做起事來如此的極端,讓陳羽後悔莫及。

只見柳木苑緩緩走向陳羽,從腰間掏出一個藥瓶子,倒出一粒綠瑩瑩的丹藥,一股讓人難以忘卻的味道吹送而來,這種味道很是特別。

陳羽相信以後都不會忘卻這種氣味。

柳木苑一把抓住陳羽胸前衣襟,將他提了起來,靠近他的耳邊柔聲道:「我不怕告訴你一個秘密,溫柔之花這個外號還真起得好,我這人溫柔起來的時候,連我自己都有些討厭自己了。」

「你,你這人不會是人格分裂吧?」陳羽打了個寒顫,這死丫頭像個魔鬼。

「咯咯,你這人還真有意思,竟然連我的另一個秘密都知道,現在你可以好好記住這個畫面了,我要你這輩子都忘不了今日的事情,因為這是你一生痛苦的來源。」

柳木苑說完,將那顆丹藥喂進了陳羽的嘴裡,然後朝著他的身體不斷施起了法訣,很是玄妙怪異,像是某種隱秘的巫咒之術。

「死丫頭,你在幹什麼?快住手,你,你這是什麼巫咒!」

陳羽感覺體內突然多了一些東西,那感覺太過強烈,根本就不是什麼幻覺,而是一種實實在在的感受。

「定然是那顆丹藥的作用,還有,她的手法,難道就是激活那顆丹藥的功效?」陳羽眼光毒辣,很快就猜測到了一個大概。

然而他卻不知道這是什麼玩意,更加不知道如何去破解。

「死丫頭,你夠了,你要殺我就給我一個痛快,這般折磨人有意思嗎?」陳羽憤怒說道。

「哼,我就喜歡看見你被我折磨的樣子,等你哪天承受不住痛楚的時候,記得要來跪著求我哦,最好是在人多的公眾場所,那樣我會很快就會答應你的,像現在這般只有我和你的場面,我是不會解救你的。」

柳木苑說完,舉掌輕輕往他身上一拍,結束了施展秘術的過程。

她站起身來,兩隻手上下起舞,在小屋子的四周布置了一套陣法類的結界,然後拍拍手,一副滿意十足的表情,來到屋子裡僅剩完整無缺的一張椅子坐下,一副看戲的樣子看著陳羽。

陳羽根本就沒有去關注她,因為此刻他體內像是一個地獄般的煉獄焚場,一股強大的魔獸獵物在他的肉體內橫衝直撞,不斷吞噬他的生命力和元氣。

「啊……」

陳羽慘叫一聲,猛地滾動身體,不斷撞擊著四周的硬物,整個屋子裡發出沉悶的聲響,皮膚很快就破裂,血肉模糊起來。

慘叫聲讓人聽了靈魂都要寒顫,這猶如地獄幽靈里傳來的怒吼聲,充滿了絕望,憤怒,不甘。

柳木苑笑得很攝人心魂,這女人此時像是一個九幽惡魔,笑得很是蒼涼、恐怖。

「咯咯,怎麼樣,這種滋味很不好受吧?」 陳羽滿地打滾,好一會才氣息虛弱的停了下來,然而四肢隱隱的顫抖在說明此刻他依舊在承受著撕裂的劇痛,緊咬著的嘴唇都發紫一片,血跡斑斑。

他目光此時反而堅定起來,體內那一頭野蠻的妖獸狀玩意,不斷在吞噬著他的元氣和生命力,此時他已經到了生死的邊緣,越是如此,陳羽越發開心起來。

他不知道要如何來感謝這個柳木苑,也許老天早已經安排好,這個丫頭簡直就是他武道的救星。

陳羽發現五臟六腑隱藏的一套正反五行聚元陣開始起作用了,原本這隻有在怪病發作的時候才會出現的一幕,此時被巫咒之術激發了出來,五臟六腑的不斷翻轉,經脈元氣逆行,雖然很是虛弱,但是此刻那瘋狂暴走的妖獸狀怪物,竟然被得到了限制。

「怎麼,這點小小的痛楚就承受不住了,聽說強壯的男子能夠堅持個一個小時,你才半個小時都不到,就這般狀況了,真是無能。」柳木苑打量著陳羽,皺了皺眉說道。

「你到底想要什麼?你不像是那種十惡不赦的魔頭,一個女子做出如此的舉動,你一定是有什麼目的?」

陳羽語氣虛弱不已,他看著柳木苑的眼神,暗地卻享受著體內的正反五行聚元陣與詭異巫咒之術產生的怪物在相互抗爭的玄妙感覺。



他看得出來,柳木苑雖然今晚的表現有很大的詭異之處,但是從記憶中,這個柳木苑的外號還真不是吹噓的,她充滿了悲天憫人,大方善良的女子,今晚接連出現不一樣的局面定然是有什麼怪事發生了。

「小子,你怎麼不叫啊,痛的話就大聲叫喊出來,這裡被我布置了結界,你可以盡情的叫喊,不會有人來救你的。」柳木苑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個小瓶子。

陳羽眼神猛地跳動了一下,有些茫然地看著柳木苑。

「這是剛才雲夢溪送給她的四階下品幼蛟妖獸精血,她想要幹什麼?」

陳羽心中詫異不已,感受到體內的痛楚越來越弱,他知道定然是那個大能者給他布置的正反五行聚元陣更加強大,足以抵禦柳木苑布置的巫咒之術。

看見她那詫異的眼神,陳羽蔑視冷笑道:「哼,你有什麼招式,儘管使出來,我接著便是。」

「可惡,我就讓你嘗嘗這真正生不如死的痛苦到底是什麼樣的,別以為這四階下品幼蛟妖獸的精血對你是有好處,等下你就知道根本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咯咯……」

「哼,反正我也餓了,給我填填胃口倒也不錯。」陳羽深吸了一口氣,虛弱說道。

柳木苑秀眉一挑,冷哼道:「那就讓你試試這其中的滋味。」

只見柳木苑右手一樣,法訣變化之下,小瓶子里的妖獸精血引動出來,在她能量的變化之下,精純的赤色已經到了極致,能量包裹中的精血不斷被煉化提純,過了一會,僅剩拇指大小的幼蛟妖獸精血變得金黃一片,雖然顏色非常的淡薄,但是已經足以看出這其中蘊含的威力。

陳羽雖然此時痛楚得到了好轉,但是內心依舊對柳木苑的手段充滿了敬畏,現在他有些恐懼後撤著,然而柳木苑根本不給他任何反抗的機會。

一股凝練的力量禁錮了他的行動,然而此刻他只能睜大著眼睛,被迫吞下了那一滴淡淡的金色精血。

咳咳!

陳羽被那股夾帶而來的能量嗆得眼淚都要流出來了,他看著柳木苑越來越得意的表情,知道這金色精血定然不是他想象的那般美好。

果然,還沒有下腹,一股濃烈的能量瞬間爆發出來,體內被壓制的那條怪物像是吞吃了大羅金仙,絕世仙丹一般,瞬間爆發出更加強烈的能量,正反五行聚元陣受到強烈的反震,陳羽頓覺五臟六腑要被巨力絞碎一般,強烈的刺激讓他受了嚴重的內傷。

噗!

柳木苑沒有等到陳羽的慘叫,卻等來了他的一口紫黑的血塊,嘴角慢慢溢出新鮮的血液。

這是內傷長年累月造成的血塊,這一道狂暴的能量反噬作用,將陳羽這些年在煉獄寒潭裡激發潛力能量的暗疾內傷給震散了。

隱藏在奇經八脈里的黃色能量開始湧現出來,從各種血脈里匯聚在主經脈里,繼而被正反五行聚元陣吸收,威力不斷提升,與那巫咒之術產生的怪物相互抗衡著。

兩股強大的力量在角逐陳羽的主戰場,想要成為這身體的主宰者。

那幼蛟妖獸精血,被那巫咒之術產生的怪物吞噬完畢,形成了一股蛟龍狀的怪物,有了一種生命的氣息,這種錯覺讓陳羽不自禁打了個冷顫。

這不會最後連他也要被吞吃了吧,這怪物感覺現在像是一隻頭髮粗細的氣狀之物,難免以後被它吞食的能量越來越多,最後成長起來,那還真是十死無生了。

陳羽心中想到這裡,頓時收起了僥倖心理,他不能讓這種局面發生,否則將會超出他的控制範圍,哪怕他兩世為人,見識驚人,也沒有在它成長到成熟狀態再來處理,必須扼殺在搖籃之中。

陳羽不再理會一旁的柳木苑,哪怕她是想要繼續想各種辦法來折磨他。

意念控制下,隨著無名心法的修鍊,體內淡淡的黃色能量被他引動了,這些黃色能量陳羽知道,是死去的劍靈門八個師兄師姐們遺留下來的,大師兄將之全部灌輸到他體內然後封印起來了。

這些年,陳羽都是投入煉獄寒潭裡,藉助霜之哀石散發的氣息刺激體內潛藏的能量,去挑戰撼林宗挑戰榜的名單,得到貢獻值,或者達到巔峰狀態後去西山骨脈或者千丈擎峰捕獵妖獸,有時候也會去島外的諸海島邊捕獵海獸兌換宗門貢獻值。

此時,陳羽越發感應到大師兄最後一個舉動,竟然給他造成如此深遠的影響,幾番幫助他度過最為艱難的時刻。

現在陳羽對這些黃色能量理解更加深刻,這是納虛境強者所凝練出來的一種能量,區分於炫紋境的赤色,玄真境的橙色,納虛境強者散發出來的能量是黃色,從淡弱的黃色到精純的黃色,說明修為境界更加的高深。

而陳羽體內的那些黃色能量,既不淡薄也不精純,它存在的狀態是點點的黃色,夾雜著本身存在的赤色能量,看起來就很雜亂。

然而這些能量與正反五行聚元陣相互融合,產生的巨大能量,極其恐怖,很快就從劣勢扳了回來。

陳羽蒼白的表情慢慢豐富起來,變化萬千,時而慘痛欲裂,時而平緩淡然,時而緊皺眉頭,時而舒展開懷。

這怪異的變化,讓一旁靜靜留意著陳羽變化的柳木苑驚詫不已。 「怎麼回事?這不是我要的結果……」柳木苑神色有異,看著陳羽的反應越來越超出她的預期景象,不由怪叫一聲,猛地舉掌拍向陳羽。

轟!一聲巨響,陳羽被她的凝練掌力震飛,重重地撞擊在結界上又反彈了回來。

剛剛爬起身的陳羽看見她再度攻來的掌勁,冷哼一聲道:「你還真是小看我,區區上不了檯面的巫咒秘術,竟然想要讓我折服,真是沒有見過大世面。」

「笑話,我要殺死你,不過是彈指間的事情,既然你非要找死,我便成全你。」柳木苑冷冷說道。

陳羽感應到體內的正反五行聚元陣已經全面壓制住了那巫咒怪物,甚至將那凝練而成的幼蛟能量不斷吸收化解轉化為己用。

這一幕的出現,讓陳羽暗暗竊喜,知道不用多久,他就能脫離這柳木苑的掌控了。

陳羽一邊享受這體內的激動變化,一邊打量著柳木苑的表情。

突然,陳羽眼神不自禁跳動了一下,繼而發現柳木苑的眼睛里滲透出一絲淡淡的黑氣,還有她瞳孔里浮動的一隻影像。

影像雖然很是淡薄,但陳羽依舊發現了。

「這是什麼?」陳羽心中大吃一驚,正常人瞳孔里不可能有影像和滲透出黑氣的。

「嘿嘿,知道害怕了?」柳木苑看見陳羽面露恐懼之色,以為他害怕了,不由開懷笑了起來。

「你不是柳木苑?」陳羽緊緊盯著柳木苑的眼神,試探性問道。


「你胡說什麼?不會是被我折磨傻了吧。」柳木苑瞳孔猛地縮了縮,像是被人踩了尾巴,激動怒吼著。

若不是仔細盯著她的眼睛,陳羽還真難以發現。

「就憑你,這點巫咒之術就能把握折磨,你太自以為是了。」

陳羽猛地從地上站起來,一股淡淡的赤中帶黃的能量浮現在他的體表,形成十四個炫紋圖案,護住他身體四周。

「怎麼會這樣,你,你難道沒有被我的巫咒蠱王控制心脈?」柳木苑語氣變得不淡定了,聲音都有些怪異起來。

陳羽冷笑道:「從我活過來的那一刻起,我就發誓,這一世只有我折磨人,沒有人可以折磨我,今日同樣如此!」

「可惡,就算恢復了行動能力又能如何?本領主不會讓你得逞的,既然我不能將你奴役成巫妖王,那我也要取了你性命。」一個不屬於柳木苑的聲音突然從柳木苑的嘴裡傳來。

「咦!果然有古怪,我就說柳木苑就算再怎麼恨我,也不可能做出如此惡魔般的舉動,你是什麼人?為何在柳木苑的體內?」

陳羽驚愕了一會,突然想到了什麼,指著柳木苑驚呼喊道:「你控制了她的魂魄?」




lixiangguo

匆匆給了力量的屠夫,落地后趕緊往右邊跳開!這是命令!

Previous article

千城無淵微微一笑,炙熱的眼神看著蘇默初,身子更往前面靠近了一點,聲線低沉:「默兒,你覺得我大半夜的不睡覺來是幹什麼的呢?嗯~」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