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雪初用袖子把自己額頭上的汗給擦掉了,「你說的辦法是什麼?」

只要不是看醫生。

林雪初對醫院有著很大的恐懼。

顧靖卓的話讓林雪初想起了小時候因為生病而被醫生支配的恐懼。

腦海中那個年少的自己剛出來,林雪初就覺得自己的嘴唇一涼。

怎麼親的顧靖卓不知道。

之前自己的靈魂碎片是執行過這個舉動的。

但是在顧靖卓這裡依舊是新手。

「就是這樣。」其實在這件事結束后,顧靖卓都很佩服自己當時的勇敢以及無畏。

在林雪初的驚異下,對她證明了自己的心意。

(本章完) 林雪初推了顧靖卓一把后緩了緩氣息。

「別這樣。」

顧靖卓把林雪初抱的很緊,貼的很近。

可以聞到林雪初頭髮上的香味。

顧靖卓輕輕的撥開了蓋在了林雪初臉上的頭髮。

「這樣就不會疼了。」顧靖卓說這話的時候很強勢。

後面的林雪初因為疼痛的緣故,於是沒有再去反抗。

而且這是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我有一個問題。」見自己反抗不了后,林雪初把頭埋在顧靖卓的懷裡悶聲道,「我是不是在什麼時候見過你?」

總裁的契約嬌妻 這根本不像是在夢裡。

而是一種真實的感受。

真實到就像是在重演著當初的每一幕。

「我不知道,我在這裡是第一次見到你。」顧靖卓加大了力道。

多少次夢縈魂牽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想要跟林雪初像現在這樣般緊緊的貼在一起。

什麼都不需要考慮,也不需要說任何的事情。

顧靖卓甚至覺得自己在現在直接死亡也可以。

最想研發的機器已經成功,最想做的事情已經實現。

一個讓自己遇見林雪初,認識林雪初。

另一個,讓顧靖卓自己成就了念想。

「你喜歡我嗎?」林雪初忽然問。

想不通顧教授這樣做的理由,雖然自己一直沉浸在這之中。

「我只是想幫助你。」顧靖卓沒有正面回答林雪初的問題。

其實林雪初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問出這樣的話,但是在這個時候,有一種力量推動著她,想要去知道這件事。

顧靖卓的回答讓林雪初在一個瞬間愣了一下,然後才知道自己冒犯了。

這種話怎麼會直接問出來?

林雪初也很疑惑。

而且問這話后,林雪初自己都覺得的自己的臉皮很厚。

明明不認識……

忽然,顧靖卓放開了林雪初,「我現在出去了。」

在林雪初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顧靖卓已經坐了起來,從床上走了下去。

「我先出去了。」顧靖卓冷了下來。

林雪初應了一聲。

剛剛是自己失去了控制。

在之前,顧靖卓想過自己不會跟林雪初有任何的交集,除非排除了白晉會給林雪初帶去的一些傷害。

那之後,顧靖卓才覺得自己有資格去真的跟林雪初走到一起。

並不想讓自己變成一個只會給她帶去傷害的人。

白晉派人跟蹤自己后所在社交網路上爆出的所謂的料,其實也就是給顧靖卓一個警告。

——我可以以各種各樣的,你看見或者看不見的方式去摧毀你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

以前的顧靖卓不關注這些事,白晉的種種威脅於他,都只是單純的浮雲。

不會在激起什麼水花。

白晉

不知道顧靖卓此時真正看重的東西。

但是他會等。

會一直等到,看見顧靖卓真正的軟肋。

顧靖卓懼怕的,就是那一天。

所以必須要遠離林雪初。

金漸離大概可以猜得到顧靖卓現在的想法,只是覺得有些傷心。

這是教授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心嘗試著交出去的一次。

卻依舊被各種除了教授跟自己喜歡的人之外的事情干擾。

這條路確實哭。

金漸離想看到盡頭。

在出去後顧靖卓簡單的對金漸離說了一句話后便走了出去。

「教授,你真的不等她出來嗎?」金漸離有些猶豫。

顧靖卓第一次在金漸離面前擺出了上級的姿態,「按照我說的做。」

很果斷。

……

在林雪初完全緩過神后,她的肚子已經沒有之前那麼的痛了。

不過顧靖卓給林雪初遺留下來的問題還是有的。

為什麼自己在見到那個人的時候就會瞬間變得安心起來。

帶著百思不得其解心態的林雪初推開門走了出去。

外面的光比裡面的亮很多,但是林雪初覺得剛剛的自己是在一個滿是光的世界里存活。

「你出來了。」金漸離走到林雪初前面,給她把毛毯遞了過去,「先把你裹起來吧。」

「顧教授呢?」林雪初看了看四周,沒有發現自己想要看見的人。

金漸離道,「他已經回去了。」

「回去?」林雪初愣了一下,「回哪去了?寧國?」

金漸離點頭。

「我有些話想問顧教授,所以你可以把他的聯繫方式給我嗎?」

想起剛剛顧教授叮囑的,金漸離對著林雪初道,「那件事情教授已經解決了,他說是他連累了你,你想要什麼可以直接告訴我。」

「我有別的事要問他。」林雪初看著對面的人,「我總覺得我跟教授在什麼地方見過,可是我又想不清楚。」

金漸離笑著道,「這是你的夢吧。」

如果說之前的林雪初還認為這是夢,那麼此時的她,在跟顧靖卓進行過這樣的交流后,更多的,是從林雪初的骨子裡出來的一股熟悉感。

「可我不知道我為什麼不會對教授的行為感覺到……」林雪初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形容了。

金漸離依舊笑著,看著林雪初的時候已經變了神色,「是我讓教授幫你緩解的。」

「你?」林雪初想起了剛剛,顧靖卓把自己抱的緊緊的場景。

金漸離感覺自己說那句話的時候,額頭的冷汗都流了下來。

顧教授平時從來不會給金漸離布置什麼任務,但是剛剛就教授說的,「你想辦法讓她不要多想。」

金漸離疑惑,「什麼叫不多想?」

聽到這話,顧靖卓的臉微微紅了

一下,不過很快,他就調整好了自己,對著金漸離道,「我剛剛抱了她。」

「……所以,我應該做什麼?」

「不要讓她知道,我抱她的真實原因。」顧靖卓道。

玉階怨:清宮良妃傳 金漸離想不通了,「除了喜歡她才抱她,還有什麼別的嗎?」

「也可以只是想緩解她的疼痛。」顧靖卓說。

之後,金漸離在顧靖卓的要求下,只好把這件事模糊下來。

順帶著在最後,金漸離為了達到顧靖卓的最高目標——不讓林雪初知道自己是喜歡她的,於是便道,「其實照片上的那些場景,都是真的。」

「什麼場景?」對於忽然之間就把話題轉移了的金漸離,林雪初沒有反應過來。

「不管教授給我蓋被子還是倒茶,都是……」說這話的時候,金漸離的臉紅了。

林雪初慢慢抬起了手,「這麼說,你跟教授真的在一起嗎?」

金漸離覺得自己簡直聽到了全世界最匪夷所思的事,但是為了顧教授給自己的最高標準,於是道,「我們,還沒到在一起的地步,但是兩情相悅是肯定的……」

(本章完) 林雪初就是在一個瞬間中知道了某些事。

方嫻柔說的話都是對的……

之前的種種猜測在現在的這個時刻變得格外的有意義。金漸離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林雪初一眼,「所以之前,顧教授不管對你做了什麼,那都是我的錯,你直接怨我就好了。」金漸離說著,把自己的情緒渲染的更上一層樓。

林雪初其實是有些驚訝的,但是更多的還是心裡的某種不知所措。這算不算是什麼驚天大秘密?比網上的爆料都要來的真實。

畢竟是主人公親口告訴自己的。

之後,林雪初突然覺得金漸離的眼神都變的堅強了起來。

女神姐姐愛上我 在這樣一段或許會不被人看好的世俗情感中,林雪初覺得自己有些心疼眼前的人。

「我相信你們會好。」林雪初很乾脆的給金漸離說了這件事,或許他們需要的,更多還是一些認可。

金漸離沒想到林雪初成功的相信了自己隨便說的話,但是事已至此,話已經收不回了。

只能在風中凌亂的同時去想一些能讓林雪初更加深刻的了解這些事的機會。

接著,金漸離把林雪初直接帶到了沙發前,指了指上面的襯衫說道:「我總是提醒他不要隨便亂扔,你看看這個客廳。」

說完,金漸離過去把襯衫撿了起來。

直接把自己的心思表現了出來。

借著林雪初已經被震撼到的心靈,給她一個重擊。

顧靖卓到了機場后給金漸離發了一條信息:你可以多住幾天。

而金漸離在看見這條信息后直接利用了起來。

「他真的很讓我擔心,每次去機場都找不到什麼路,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拿他怎麼辦了。」金漸離說著,一聲嘆息。

林雪初感覺現在的金漸離有些傷心,於是便安慰道:「不管怎麼樣,既然選擇了在一起,覺得你們會有一個美好未來的。」

聽了這話后的金漸離笑了一聲,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屏保:「美好未來?我在當初淪陷的時候就沒有想過!」

金漸離舉著手機,有些不好意思的對林雪初道:「教授已經到機場了,本來我想跟他一起回去的,但是我需要給你說這些事。」

林雪初朝著金漸離點頭,不過此時此刻,除了點頭之外林雪初不知道自己應該再去說什麼了。

金漸離嘆了口氣,繼續給林雪初說著自己跟顧靖卓之間的事情。

「我覺得教授是一個很清冷的人,可是會為了一些事而付出自己的熱情。」

金漸離說的熱情是顧靖卓在林雪初身上所付出的感情,外人只感覺到很熱烈,現在直接拿來用了。

不過林雪初自動把這話帶成了金漸離說的是他跟顧靖卓之間。

最後,林雪初還是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於是

lixiangguo

程曦點了點頭,之後一行人就跟著起身,往飯廳那邊去了。

Previous article

韓楓:「不,我是來抓逃課的老師回去上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