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林浩天擺擺手,說道:「炎軍於邊境集結兵力也屬正常,他們是怕我軍打下赤國之後。再繼續南下,攻入它炎國境內。」

「是的!去探查的兄弟也有回報,邊境處的赤軍一直在備防,並沒有主動出擊的舉動。」彤磊正色回道。

「不要把話題扯遠了,我們現在說的是關口城,而不是赤國境內的赤軍!」 來自千萬年後的強者 林浩天深吸口氣,站起身形,在中軍帳內來回踱步,邊走邊嘟囔道:「要弄清楚城內的qingkuang,倒也不是沒有辦法,明日,我得親自去參戰……」

在場的眾人心頭皆是一驚,紛紛問道:「大人要親自攻城?」

「不然還能怎麼辦?」林浩天沉聲說道:「明日,我隨第一軍團出戰,不凡、無涯、關河,你三人助我一臂之力,撕開關口的城防!」

「末將遵命!」張不凡、凌無涯、關河三人齊齊插手領命。

張不凡是隨第一軍團來的炎口郡,在對赤之戰中,張不凡跟著第一軍團一直沒打過硬仗,誰知道赤國朝廷都垮台了,在炎口郡這裡反倒是碰到一塊難啃的硬骨頭。

關口之戰的第六日,金軍再次全軍出動,對關口城展開全面圍攻。

不過這一次因為林浩天的親自參戰,金軍進攻的勢頭更猛,尤其是林浩天所在的第一軍團,向前推進時,下面的將士們如發了瘋似的向前狂奔。

剛進入關口城的百步,城內的拋石機和箭陣便飛射而來。

看著空中呼嘯而至的石彈,林浩天邊閃躲也邊暗暗嘆氣,誰能想到,己方四個軍團所儲備的石彈都打光了,而關口城裡竟然仍有石彈可用,難道赤軍的城防資源是憑空變出來的不成?這次zi無論如何也要弄個清楚。

在進入關口城五十步的時候,迎面而來的箭矢已變得越發密集,即便是林浩天這時候都已護不住zi的戰馬,只能從馬跳下來,步行前進。

林浩天沖在比較靠前的位置,以他的身手,都是在身中十數箭的qingkuang下才衝到城牆底下,其他那些金軍士卒的qingkuang也就可想而知了。

到了城牆近前,林浩天立刻感覺到冥壓的存在。

冥壓由城頭散發下來,在空氣中形成一道無形的阻力,它防的不僅是金軍中的魔系冥武者,同時也讓攻城的金軍將士們的速度大受影響。

這就是冥武者多的haochu,根本不在乎因施放冥壓時所損耗的那點靈氣。

沒有親自參戰,根本無法體會到進攻關口城的困難,現在林浩天總算能理解己方的數十萬大軍為何遲遲打不下這麼一座彈丸小城了。

他長吸了一口,將手中的長劍收起,然後蓄足力氣。一躍而起,跳起有兩米多高,等他力盡時,雙手向城牆用力一抓,就聽咔嚓一聲,罩著鎧甲的手掌如同兩把鋒利無比的鉤子。深深嵌入城牆磚內。

他的身形剛剛掛到城牆,還沒來得及向攀爬,已引來城頭大批赤軍的注意,就聽頭一陣大呼小叫,緊接著,箭矢連續射下來。

林浩天咬緊牙關,身子貼著城牆,彷彿壁虎一般,橫向移動。閃躲面射下來的箭矢。

他的動作已經夠快了,但仍受到箭矢的波及,手臂連中兩箭,頭頂也中了一箭,鎧甲被近距離的勁射撞得叮噹作響,火星子都爆出好大一團。

林浩天剛把第一波的箭陣閃躲開,第二波的箭陣又至。

硬弓居高臨下的勁射,力道之大。每一箭都得超過百斤,即便是林浩天也無法連續承受。

在箭矢撞擊鎧甲的一連串脆響聲中。林浩天貼在城牆的身軀被硬生生的射落下去,落地時,他的掌中還抓著兩大把碎石。

附近的兩名金兵見狀,急忙撲前來,將手中的盾牌高高舉起,格擋赤軍的箭射。

林浩天躺在地。先是做了個深呼吸,接著雙目一眯,一個鯉魚打挺站起身形,他出手如電,抓住身邊的這兩名金兵。使上全力,將其向外甩出。

就在他甩開兩名金兵的瞬間,城頭連續落下三塊擂石,不偏不正,全砸在林浩天一人身。

「嘭、嘭、嘭!」這三塊落石砸得結實。

第一塊落石正中林浩天的肩頭,把他剛挺直的腰身又砸彎下去,第二塊落石砸在他的背,將他砸跪在地,第三塊落石則直接擊中他的頭頂,讓他的身形撲倒在地。

以他冥神境的修為,在連續承受三記落石后,都感覺頭腦昏沉沉的,有那麼一瞬間,腦中一片空白。

被他甩出去的那兩名金兵見狀,尖叫著又反衝回來,撲到林浩天近前,使出吃奶的力氣把壓在他身的落石搬開。

只是二人才剛剛搬開落石,頭頂的箭陣又至,這次林浩天已沒有餘力再去救他二人,兩名金兵在密集的箭陣下瞬間被射成刺蝟,渾身下插滿鵰翎,可直到死,二人都是撲在林浩天身上,以zi的身軀為他擋箭。

這就是戰場的殘酷,鮮活的生命只是在轉眼之間就變成血肉模糊的屍體。

林浩天推開壓在zi身的屍體,虎目也因充血而變得猩紅。他怒吼一聲,再次蓄力,彈跳而起,身軀貼著城牆向攀爬,同樣的,他仍然遭受到赤軍的集中箭射,黑壓壓的箭矢由他的頭頂以及左右兩側紛紛飛射下來。

這一次,他的手掌插入城牆磚里更深,幾乎整隻手掌都沒入其中,以此來承受箭矢的持續撞擊。

密集的箭矢釘在他的鎧甲,叮噹作響,幾乎都找不到間歇,箭矢一直不斷的射過來。

林浩天的身子是在城牆固定住了,可是他的鎧甲已開始承受不住,在箭矢的持續撞擊下,鎧甲chuxian道道的裂紋,再硬挺下去,他非但沖不城頭,反而自身的鎧甲得先被射碎。

無奈之下,他也只好從城牆磚中抽出雙手,懸在城牆的身軀又一次被射落下來。落地后,他隨手撿起一面盾牌,邊擋住頭頂的箭矢,邊舉目向張望。

區區的關口城,怎麼就這麼難打,連zi都沖不去,下面的將士們又如何能攻得去?想到這裡,他咬了咬牙關,向左右瞧了瞧,正看到不遠處己方的一架雲梯被城頭守軍推開,攀爬在面的己方弟兄們正紛紛從半空中摔落下來。

林浩天想也沒想,快步沖前去,對這些準備重新架起雲梯的金軍將士們大吼道:「你們都讓開!」

見喊話之人是大人,人們急忙向兩旁退讓。

林浩天衝到雲梯前,長達三丈開外、重達百斤的雲梯竟被他單手提了進來,他運足臂力,將雲梯狠狠甩出,就聽轟的一聲,雲梯狠狠砸在城牆。

他片刻也沒遲疑,單手持盾,另只手抽出佩劍,將其冥化的同時順勢躍雲梯,直奔城頭衝去。

林浩天在雲梯可不是爬,而是跳躍式的,身子一縱,便竄出一米,再一縱,又能竄出一米,只是幾個起落下來,他距離城頭已只剩下三米之遙。

城頭的赤軍也有注意到他,人們嘶聲大喊道:「有敵將衝來了,放箭,快放箭!」隨赤軍的吼叫聲中,箭射又至。

林浩天在雲梯的身子立刻縮成一團,並將盾牌頂於頭頂。

「叮叮噹噹!」

箭矢不斷地釘在盾牌,雖說盾身留下無數個凹痕,但也幫林浩天擋下了大部分的箭支。

趁此機會,林浩天又向攀爬出一米,而正在這時,城頭煙霧繚繞,只見兩名赤兵把一大鍋火油搬到城頭,作勢要向林浩天傾倒下來。

林浩天心頭一顫,連想都沒想,將手中的盾牌當成飛鏢來用,抖手將其甩了出去。

「唰!」

盾牌在空中打著旋,化成一道電光,正切中一名赤兵的脖頸,就聽撲哧一聲,那赤兵的脖子應聲而斷,人頭彈起好高,滾落在地。

隨著赤兵的屍體倒下,乘裝火油的油鍋也隨之傾斜,一大鍋的火油全部灑在城頭,附近的赤兵皆受其波及,人們被燙的在原地直蹦,腳底下皮開肉綻,想站也站不穩。(未完待續……) 原本他是準備找吳正宇拍攝的,不過這段時間雖然吳正宇有檔期,但是他準備起拍和拍攝的時間還需要大約一個月的過程,所以他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面只能另外挑選演員,然而圈子裡面的演員雖然很多,但是想要找到一個滿意的演員那就沒有那麼容易了,何況在無間道1裡面,反一是多麼的出彩。

而且在無間道2裡面,你也不看看這些出演角色人裡面,不是影帝,就是影后,再不濟也是一個最佳男配角,在這樣的陣容裡面,有名氣有演技的老戲骨沒有檔期,而有名氣的小鮮肉……

沒有三兩三,哪敢上梁山,在這些真正影視圈裡面的大佬們面前,他們真的是連試一試的想法都不敢有,而那些有演技的老戲骨,而那些有檔期但是沒有什麼名氣的老戲骨,雖然導演不看重名氣這東西的,但是這些人你平時要找的話,很簡單就能找出來幾個,但是在準備開拍的時候,導演卻發現,自己真的找不到一個符合反一形象又有演技的老戲骨了。

畢竟年紀問題還能夠用化妝技術來調整一下,但是氣質問題卻不是化妝就能夠調整過來的。

所以這些問題也是讓他這個大導演那頭髮最近也是掉了不少,還好離無間道2的正是拍攝還有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因為最近快要過年了,他今天就算拍攝的最快也沒有機會衝刺春節檔了,所以他也是將目光對準了明年的國慶檔。

這邊的事情暫且不提,且看我們的主角凌宸,在經過了一番奮戰之後,也是猛虎戰不過群狼,被陳賀,李晨,鄧朝等人給灌醉在酒桌上。

當他次日醒來的時候,發現外面已經陽光正好,手機上面收到了一個信息:「小宸,我們幾個還有其他的事情就先走了,看你還在睡覺就沒有打擾你,以後有時間再聚,跑男!」

凌宸也是起床洗漱了一番之後,穿上了自己剛好的羽絨服,然後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心理,在酒店裡面吃了個飯之後,便回到家裡面。

到了家之後,凌宸撲倒在自己的床上,畢竟有句古話說的好:「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啊!」

現在離過年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凌宸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面也是不打算出去了,就在家裡面寫寫字,買點排骨啃一啃不香嗎?

而且等到過年之後,他就已經是一個25歲的人了,今年一年的時間裡面,他也是到處奔波,一年十二個月,加起來也只有兩三個月的時間是在家裡面度過的,所以在今年剩下來的一段時間裡面,他也是準備在家裡面好好的休息休息!

因為背景被系統改變了的原因,他前一陣子也是去蘇杭找了一下自己從小長大的孤兒院,但是尋找了一番之後卻發現孤兒院也是憑空消失了,將他從小養大的奶奶也是被系統改變,家庭背景變了一下,然後在家裡面開始過起了享福的生活,凌宸知道的時候雖然心裏面充滿了不舍,但是心裏面也是為奶奶感覺到開心,雖然奶奶已經不認識他了,他也是成了一個真正的孤家寡人。

所以雖然家裡面很久沒有打掃了,裡面充滿了灰塵,但是他還是義無反顧的躺在了家裡面的床上休息了一會之後才開始打掃了起來。

在接下來的日子裡面,凌宸也是提前過上了老年人的生活,每天在家裡面碼碼字,早上去樓下的公園裡面練習一會八極拳,雖然生活十分的單調,但是凌宸卻是樂在其中。

時間便在悠然自得的生活之中慢慢的過去了,很快時間也是來到了新年前的幾天,凌宸也是接到了何老師的電話。

「喂,小宸啊,在哪呢?」

「何老師,我在家呢!」

「今年過年有事情嗎?」

「沒有啊,怎麼了何老師?」

「是這樣的,我們電視台今年的春晚晚會,然後缺一個演員出席,所以我也是想到了你,你看有時間來參加我們的晚會嗎?」

「啊,好的,何老師,那我今天訂票!」

「好的,到了給我打電話,我安排人去接你!」

「不用了,何老師,到時候我直接去電視台吧!」

「嗯,也行!」

掛完電話之後,凌宸的腦袋裡面還是嗡嗡的,同時眼睛裡面也是泛起了一絲淚花,畢竟所有的地方電視台裡面,最受大家歡迎的就是何老師所在的電視台了,在中國所有的電視台裡面,除了央視這個老大哥之外,何老師所在的芒果電視台就算是數一數二的佼佼者了,所以根本就不可能缺少人參加他們的春晚晚會。

甚至有很多明星,不要演出費用乃至倒貼,都想要到芒果台的春晚晚會上面去,所以說這個機會恐怕是何老師找關係才讓他能夠參加到芒果台的春晚節目上來,這個時候的凌宸心裏面除了感動就剩下感動了。

雖然因為背景改變的原因,從小到大對他視如己出的奶奶現在已經不認識他了,但是奶奶現在能夠幸福的安享晚年,他的心裏面就已經很開心了,更何況現在何老師,黃老師,胡戈,陳賀等人都把他當做親人一樣,對他很是關懷,他的心裏面也是感覺到十分的溫暖,這可能也是他在知道奶奶不在孤兒院裡面,而是和子女住在一起和睦相處,安享晚年之後能夠繼續在娛樂圈裡面走下去的原因吧。

一開始他可能是因為娛樂圈裡面賺錢快一些,但是經過了將近一年的時間,他現在繼續在娛樂圈裡面越走越遠,主要原因還是不想讓這些很關心他,為他著想的長輩失望吧。

凌宸想了一會過後便在手機上面買了一張飛往湖南的機票,並且還是商務艙。

買商務艙不是因為凌宸覺得商務艙更好一些,而是因為這個時間想要買一張票真的是太難了,不管是高鐵還是飛機,飛機還好一點商務艙裡面還能有票,但是高鐵不管是一等座,還是三等座,二等座,統統都是爆滿的狀態。

隨後凌宸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行禮,便朝著機場的位置出發。 林浩天是把對方的油鍋打翻,但他也沒有了盾牌做保護,周圍射來的箭矢又能直接釘到他的身上。他一隻手揮劍格擋,另只手死死抓著雲梯,他與城頭之間僅僅兩米遠的距離,此時卻像變成了難以逾越的鴻溝。

他本打算硬頂過對方這輪箭陣,然後再趁機沖城頭,不過對方的箭射來沒有結束,赤軍又把第二口油鍋抬了過來。

這回赤軍也學聰明了,沒有再探頭張望,人躲在箭垛后,直接把油鍋舉到箭垛,欲向下傾倒。

林浩天的冥武再高強,鎧甲再堅韌,但也架不住這些滾燙的火油啊!

他倒吸了口氣,運足靈氣,將手中的長劍靈空劈斬出去。

「唰!」

流波射出,正中油鍋,偌大的油鍋被流波硬生生掃成兩半,裡面的火油也一下子傾瀉出來。

雖說火油大部分淋空,但還是有少量濺到林浩天身,另有一些則再順著雲梯滑到他的手掌。

火油接觸鎧甲,立刻發出嘶嘶的尖銳聲,煙霧也由鎧甲散發出來。

他咬緊牙關,硬挺著火油的灼燙,繼續向攀爬,可是,赤軍接下來射出的火箭幾乎令林浩天感到絕望。

淋過火油的雲梯粘火就著,林浩天的身也隨之火起,尤其是他抓著雲梯的手掌,此時簡直變成了火掌。

如此強猛的火勢,如果不是有鎧甲罩體,他的手掌瞬間就得被燒為焦炭。

他心中長嘆一聲,原本緊緊抓住雲梯的手也只能鬆開,他的身形由雲梯方摔落下來,身燃燒的烈火讓他在下墜時就像一顆流星。

「撲通!」

林浩天再一次摔落在城牆底,而此時,這裡已是一片火海,林浩天連滾帶爬的從燃燒的火油中衝出來,然後在地來回打滾。

周圍的金兵們急忙蜂擁而。人們紛紛扯下身的征袍,拍打他身的火焰。

在金軍將士們的好一番搶救之下,林浩天身的火焰終於被熄滅,這時再看他。渾身下冒著青煙,灰頭土臉,其狀何止是一個狼狽所能形容。

身邊有金兵們支起盾陣保護,林浩天趁機坐在地,大口大口喘著粗氣,透過盾牌之間的縫隙,他看向城頭的守軍,暗暗感嘆,如此完備的城防,這根本不是靠人力所能突破的。

歇息了一會。林浩天從地站起,振作精神,準備再做一次衝鋒。

沒等他展開行動,就聽身邊的金軍將士們紛紛興奮的喊道:「塔樓!我們的塔樓來了!」

林浩天順著人們的目光往回一瞧,可不是嘛。 仙君重生 足有三丈多高的塔樓正被己方將士們推往城前,只不過塔樓在推進的過程中也不順利,要承受守軍的火箭和拋石機的打擊。

金軍的塔樓有許多都是折損的推進的路上,十座塔樓,能有三座順利頂到城前就算不錯了。

林浩天眨眨眼睛,伸手抓過來一名金兵,手指著距離他最近的那座塔樓。大聲說道:「你去!讓推送塔樓兄弟們往這邊來!」

「是!」那金兵答應一聲,甩開雙腿,飛快地跑了過去。

可是他才跑出盾陣,凌空飛來的一支箭支就釘在他的大腿,他奔跑的身子翻倒在地,都不等他爬起。接踵而至的箭矢又連續釘在他的背後,這名金兵也再沒能站起來。

見狀,又有兩名金兵奔了出去,邊跑邊閃躲周圍飛來的箭支。

林浩天咬牙,從身邊的一名金兵身奪下弓箭。透過盾陣的縫隙,將箭支射向城頭。

他每一箭射出,城頭都會伴隨著赤兵的慘叫聲,幾乎是箭無虛發。周圍的金兵士氣大振,人們紛紛捻弓搭箭,對準城頭的赤軍箭手們展開反射。

林浩天僅僅射出五箭,手中的長弓便被他拉斷,他看著城頭的赤軍,下意識地握起拳頭,對周圍放箭的金軍將士們喝道:「你們省省力氣,不要再放箭了!」

說話的同時,他扔掉手中的斷弓,接著又抓過來一把長弓,繼續向城頭放箭。

赤軍的盔甲皆為精鋼打造而成,普通金兵的箭射對他們的威脅不大,何況還是由下往射,就算能射中赤兵,也穿不透他們身的鋼盔鋼甲。

除非是神射手,箭箭都能命中敵人的面門,或是像林浩天這樣的冥武者,射出去的箭矢力道已大到能無視對方身盔甲的程度。

林浩天在射箭壓制赤軍箭手的同時,一座塔樓也被金軍推送過來。塔樓的正面有鐵皮包裹,不怕箭射,但是防不住拋石機甩出的石彈,拋石機也是對塔樓威脅最大的武器。

厲少,你老婆馬甲掉了 隨著塔樓被推到城牆前,周圍的金軍將士們也紛紛躲到塔樓的後方,林浩天放下弓箭,三步並成兩步,來到塔樓后側,順著裡面的梯子,快速地爬塔樓頂端。

在塔樓的頂部,有個兩三米寬見方的平台,面可站十數名將士,在攻城時,塔樓的軍兵可對城頭的敵軍進行面對面的平射,另外,平台前面的擋板還可以放下來,作為板橋,能讓塔樓的軍兵直接沖城頭。塔樓即可作箭塔用,也可以作運兵用,可謂是攻城時的利器。

林浩天登塔樓的平台後,向下面的軍兵大聲喝道:「向前推!盡量向前推,靠近城牆!」

下面拉動繩索的軍兵們齊聲應是,人們卯足力氣,或拉或推,將塔樓推進到城牆近前。

林浩天這時也沒閑著,手持長弓,連續向城頭的赤軍放箭。他的箭法不見得有多精湛,但是力道大的驚人,只要命中赤軍,必能貫穿對方身的盔甲。

lixiangguo

某寧將進本之後的各種給大神私聊又彙報了一遍。

Previous article

雖然不想打擊蘭德里格的積極性,但李爾還是實話實說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